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人物 多瑪斯˙亞奎那 黃志昂: (讀書報告)《神學大全》第五冊部分內容
黃志昂: (讀書報告)《神學大全》第五冊部分內容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五, 24 一月 2014 14:19

(讀書報告)《神學大全》第五冊部分內容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黃志昂

亞奎那多瑪斯著。劉俊餘譯。《神學大全》。第五冊。台南市:高雄市:碧岳學社;中華道明會,2008。頁55-190

概覽

《神學大全》分為三大部分,第一集探討上帝,第二集探討理性受造物朝向神的旅程,第三集探討作為人的基督是我們朝向上帝的道路。寫作背景是當時道明會修士需要更全面的神學作為實用神學的訓練,以致足夠他們應付牧養的職責(講道和聽懺悔)。所以,寫作目的是提出一個根據整全神學的基督教道德觀。[1] 可見倫理在全書中有重要的位置,而筆者亦對亞奎那的德性倫理很有興趣,所以選讀《神學大全》第二集第一部其中的第五十五至六十七題(關於一般德性virtus的討論)作為報告。

德性的部分,分為五個討論點:第一,德性的本質(第五十五題);第二,主體(五十六);第三,區分(五十七至六十二);第四,產生的原因(六十三);第五,特性(六十四至六十七)。

《神學大全》的第二集,有一個重要的前設:第二集第一部的前言中提到人是按神的形象造的,形象是指理性、自由意志和行為主權。在此前設下閱讀,才能恰當地理解亞奎那的德性倫理是從神學的脈絡論述,而不是哲學或人類學。

第五十五至六十七題內容

第五十五題:亞奎那先討論德性的定義。他認為人的德性是習性(habitus),[2] 是行動方面的,亦是善的習性(1-3節)。這是接續上文有關習性的討論,亦與第4節德性的定義有關。亞奎那舉出了一個定義作討論:「德性是天主在人內,但不靠人而造成的心靈上之善良品質,使人正直生活,無人用之於惡。」(4節)這是出於倫巴都(Peter Lombard)的《語錄》(Sentences),[3] 亞奎那予以肯定,因它是根據奧古斯丁而來的,指這定義包含了德性的所有根本特徵。他以亞里斯多德(Aristotle)的四個存有的原因(質料、形式、動力和目的)來分析這定義,並提出以「習性」替代「品質」更為合適。對於定義中「德性是天主在人內,但不靠人而造成的」,亞奎那認為是天賦或灌輸(infused)方面的德性。若刪去了,便是一般德性的定義,包括後天賦予(acquired)和天賦的。

第五十六題:討論過德性的定義後,亞奎那論到德性的主體,即質料因。他認為靈魂的機能(power of soul)、智性、憤情和慾情,以及意志都是德性的主體,但感官知覺能力卻不是(13-6節)。德性的主體取決於是否在智性和理性上。亞奎那有意把智性的德性(如學識和技術,稱為相對的德性),與使人成為善的德性(如愛德和正義,稱為絕對的德性)分別出來。因為智性的習性是工具性的,有可能被濫用而不是指向善,便違反德性的定義。因此,亞奎那主張絕對的德性之主體只可以是意志,或一些受意志推動的機能。

第五十七至六十二題:德性可區分為三方面:智性、道德和神學。第一方面,智德。分為理論性(speculativum,本書譯為「鑑賞性」)與實踐性(practicum)。理論性的智性習性具有產生善行的能力,所以是德性之一。(五十七題1節)這習性有三種:悟性、科學和智慧。悟性能直接明白基本原理,科學運用理性探求知識,智慧則思考事情的第一因,即與上帝有關的。(五十七2)而實踐性的智性習性(技術)能使所作的成為善或美好,所以亦是德性之一。可以說,理論性的智德是聰明智慧,實踐性的智德是手藝。[4] 但智德與意志並沒有必然關係,一個聰明人或手工藝家不一定有道德或穩定情緒。(五十七3

第二方面,道德的德性,有四樞德:審慎、節制、勇毅和正義。其中審慎亦同時屬於實踐性的智德,對於道德德性是不能缺少的。(五十八4-5)這四種德性最早由柏拉圖提出,而書中對德性與人類靈魂的關連則是亞里斯多德的思想,亞奎那把它們基督教化,調解有衝突的地方。例如:《倫理學》指上帝不具有這四種德性,而亞奎那引用奧古斯丁,再推論四樞德是先在上帝之內,成為信徒信仰生活的德性。(六十一5)另外,亞奎那認為樞德比智德重要,因為樞德不單使人產生善行,更可使人善用此能力。(六十一1

第三方面,神學的德性,有信德、望德和愛德。(六十二;林前十三13)這是獨有的德性,以上帝為對象,而且由上帝灌輸給我們。它們使人有分於神的性情,以致人能達到一種超出人天性的幸福,靠的是上帝的恩典。亞奎那認為愛德是所有德性之母和根源,是一切德性的形式,因為愛德能使德性完美。(六十二4)所以神學德性是最高的德性類別,尤其以愛德為最大。

第六十三題:德性產生的原因。亞奎那指人天生是有德性的傾向,只是不完美。(1節)而以人的理性為標準的德性,是可憑人的行為產生。以上帝律法為標準的德性,不是由人的行為產生,只能藉上帝的介入。(2節)亞奎那辯證天賦的與後天賦予的德性從根本就是不同:種類(species)、產生的來源、對象和目的。自然習得的道德德性使人善於處理人的事情,而天賦的道德德性使人活出基督徒的生活、成為神家裡的人,並以愛為第一命令、對神話語的信心、對將來復活的盼望。(4節)

第六十四至六十七題:關於德性的特性。其中之一是中庸(mean),亞奎那延伸亞里斯多德的「黃金中庸」(the golden mean),不單應用到後天賦予的德性,天賦德性也適用。(六十四)這對德性的討論是重要的基礎。極端的灌輸德性可能被看作宗教狂熱。

亞奎那接著論到德性的另一特性,就是完美德性之間是有聯繫的。例如若不審慎,便難以節制。一個人不可能有審慎,但所有道德德性是不完美的;相反亦然。(六十五1)道德德性在人的努力下是可以獲得,這情況是可以沒有愛德,像教外人一般。但這種道德德性從本質看是不完美的,是相對的德性,不絕對地指向最終目的。只有與愛德一起從神灌輸的德性,才是完美和真純的德性。(六十五2

最後是的特性是德性在來世的持續。亞奎那認為道德德性、智德、信德和望德都不會在來世存留,只有愛德是持續。愛德不因榮福的完滿而消失。(六十七)

本書的貢獻

這部分對一般德行的討論,看到亞奎那對基督教德性倫理的貢獻。在當時以奧古斯丁學派為主的學術思想環境下,採用亞里斯多德的思想,重建基督教德性倫理亞里斯多德是西方文明中首位對倫理學提供系統性論述的哲學家,他的倫理學是以人的目的為出發點,進到美德的論述,為追求幸福人生。然而亞里斯多德的倫理學有著一個重要問題,他的倫理學是以目的論為取向,本質卻是自然主義。所以便產生自然主義謬誤的問題:以人的「本然」,即是靈魂,包括理性和非理性部分,推論出人的「應然」,即是德性。可見,這類德性會較為個人化和主觀,而缺乏一個為他者的社群性德性和客觀標準。亞奎那的方法論是把亞里斯多德的哲學和倫理基督教化,調和兩者之間的衝突。再加上基督教的元素,解決了自然主義謬誤的問題。基督教強調上帝是造物主,萬有從祂而來,亦屬於祂,所有道德標準應從神而來,就是神的啟示(包括聖經、道成肉身的基督,自然也是啟示之一)。這標準是絕對的,而不是大多數人認為好便是好。

亞奎那在傳統德性之上,加上神學德性(信、望、愛),顯出他神學的創見。亞奎那把本來是自然獲取的傳統德性(四樞德)增添「從上帝灌輸」的一面。除了這轉化的工夫,還有整合。他把聖經中的信、望、愛與德性整合,讓人了解信徒應具備甚麼德性,以致與教外人有所不同。筆者認為這三個神學德性使基督教倫理更整全,因為信德的對象是上帝,望德的對象是自己將來的復活和獎賞在上帝的應許中落實,愛德的對象是上帝和人。[5] 向上、對內、對外也兼顧了。

討論的地方

關於「灌輸」的觀念。亞奎那指灌輸德性是上帝不用人的力量而在人的內裡造成的,但仍需要人的同意。其動因是上帝,由人作行動。(五十五4)這似乎是上帝以超自然的方式把這類德性「灌輸」給人,使信徒有特殊的德性。另一方面,神學德性是上帝灌輸的,對象是上帝。因為聖經啟示,人才能知道有這些德性。(六十二1)那麼,是否人天性有宗教觀念,只是需要有聖經啟示,調校正確的對象,便能信靠、指望和愛上帝?一般人自然地為到能力不能控制的事求神問卜、拜偶像,所以說人天性是具有宗教觀念。如果是這樣,人是根據聖經啟示,透過理性分辨,重尋真正造物主。這模式的「灌輸」是指學習或知道一個外來的事實──聖經真理,不是超自然的行動。亞奎那沒有很多討論「灌輸」如何運作,筆者認為是因為這不是德性討論的重點,重點是亞奎那為到分別一般人從自然獲取的德性與從神而來的德性。聖經講到信徒因信重生,領受了聖靈,便應靠聖靈行事,聖靈在信徒內裡結出果子。(加五22-25)相信出於聖靈而造就品格的果子,與亞奎那主張的灌輸德性有很相似的地方,可以為「灌輸」的觀念作為補充。

關於亞奎那的德性倫理的發展。亞奎那的德性倫理跟隨亞里斯多德的思想,以理性為主導,加上基督教獨有的真理補足了理性的限制。從個人的德性修養提升至以上帝為對象的德性。筆者認為亞奎那的倫理可向社群倫理發展,讓信徒了解在一主、一信、一洗、同為肢體的前提下,應當如何生活和相交。聖經中有很多信徒之間的倫理教導,例如耶穌吩咐門徒彼此相愛,讓人認出他們是主的門徒。(約十二34-35)保羅叫信徒保守合一的心(弗四1-3),各司其職(弗四11-16)。這些可作為為他者的社群倫理之基礎。

 



[1] Stephen J. Loughlin, Aquinas' Summa Theologiae: A Reader's Guide (London: T & T Clark, 2010), 9.

[2] 習性與習慣不同,亞奎那指的是一個傾向(dispositio)。見第四十九題第一節。

[3] Stephen J. Pope, ed., The Ethics of Aquinas (Washington, D.C.: Georgetown University Press, 2002), 119.

[4] 現代人看這兩方面的智德為才能。

[5] 雖然亞奎那認為神學德性全是指向上帝,但筆者認為對上帝應許的盼望可延伸到自己,因為應許的對象是信徒。而愛德一方面是信徒愛上帝,另一方面愛的對象可以延伸到人,因為神愛祂的兒女,給信徒力量實踐愛人如己。(約一四7-811-1219)。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