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重尋都市中的美--城市空間運用的神學反思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楊嘉健

 

 

v\:* {behavior:url(#default#VML);} o\:* {behavior:url(#default#VML);} w\:* {behavior:url(#default#VML);} .shape {behavior:url(#default#VML);} 0 0 1 1539 8777 Home 73 20 10296 14.0 96 800x600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JA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1.0 引論

當我們討論到美的課題的時候,政府、建築師、都市規劃師、以及發展商等等正在熱切地討論城市需要如何的美,教會總是在這些事情後知後覺,因為教會很少討論美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我們不知如何討論美的課題。[1]。真正「美」的追求除了指一個有美感、悅人眼目的事物外,更關乎有關上帝所定下和諧的創造秩序、人被賦予的角色、以及救贖的問題。因著上帝向教會揭示真理,所以基督教必需要首當其充的回應這些問題。所以筆者希望透過現代社會城市的空間運用,探討基督徒在一個已虧缺的社會底下如何重尋美,並以一個怎樣的「美」的原則來與社會對話,共建一個真正「美」的城市。

2.0 上帝起初的創造的秩序

“起初 神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創1:1-2)。”上帝以六天的時間創造天地。這六天當中的頭三天,上帝分別將光與暗分開了、空氣與水分開了、以旱地從水中分出並露出來,空間就是這樣的出現了。筆者發現這個空間的建構上包含了一個三步曲的行動:就是上帝先創造,然後介入在混沌(disorder)當中,繼而作出整理(reorder),並以自己的意志(God’s freewill)將一切化作美好(order in accordance to God’s will)。因此筆者視這為美的空間的典範,是一個完美的世界,因為上帝看一切所造的為好。

2.1 人在地上的角色

2.1.1 管家(stewardship

在創世記當中,我們可以看到上帝以自己的形像造了人,讓他們在其中治理全地。[2] 在第六日的時候,上帝以自己的形像造了人,上帝的形像並非指向上帝在物質面目,而是指向上帝的屬靈上的特性。[3] 上帝創造人的時候就好像一位陶家藝一樣,用了地上先存在的泥土(pre-existing clay)造成人。[4] 在創造的過程當中我們可以看到人身份上的特別,因為上帝以自己的「形像」為人塑形,並將自己的氣吹進人的體內,使人成為有靈的活人。[5] 透過這舉動,上帝要讓人看到自己與祂之間存在著相似的關係,並且是上帝自己刻意地將人從祂整個的創造世界中分別及提升出來。[6] 在這裡出現了一個「主次」的關係。及後,上帝就是將人帶到一切活物前讓人為牠們起名,這是要表明人在屬靈上比萬物優勝。[7] 另外,萬民都是因著人而開始生發,以至加爾文認為萬民也是為人類創造。[8] 這讓人更加清楚自己在世存在的目的,就是要成為神的代表,並以神所賦予的權力來作管理者。[9] 以上一切的事主動權是由上帝發出,人既然由地土而出,所以有責任在地上維護地上的秩序。

2.1.2 協助的創造者(co-creator

加爾文相信創造力是上帝所賦予給人的其中一個形像。他借用奧古斯丁的言論,說明人被賦予的自然才能是因著犯罪的原故而敗壞,而超自然的才能也因犯罪的故罪全被剝奪,就是一切對永恆生命及生活的知曉與盼望。[10] 手藝被視為自然才能的其中一種,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擁有學習每項藝術的技能,但差不多每人均有其獨到之處,所以也被視一種天賦的能力,表現出上帝的形像來。[11]

人除了有學習的能力之外,也有發明及改進的技能,但當中所涉及的「創作的技藝」、「方法的傳授」、與「較精深的造就」不是每個人都擁有,而擁有的只限於少數的人,所以這被視為上帝所給予他們的特別恩典。[12] 正如每個人都有設計的能力,但不等如每個人都能做出好的設計。若有人對某種創作有一定的天份,加爾文認為這全是屬於上帝所賜下的恩慈,而不應該此才幹視為自出,而這才幹的發放,是上帝隨己意分發的。[13] 雖然人擁有上帝創造的形像,人始終是受造物,所以人在創作上的角色永遠不能超越上帝,或與上帝平等。在創世記管家角色的大前題底下,人只是一個授權者而不是一個賦予權力者,所以人在地上的角色就是擔當「協助的創造者」(co-creator)的角色,而不是創造者的角色,一切要以尊重創造者為依歸。

3.0「美」的定義及源頭

當我們討論到美的課題時,每個人的定義和看法都不一樣。美屬於一樣主觀的東西,而不是一門科學,很在乎該事物為人所帶來的個人的感受。[14] 因著人在不同的文化底下成長,不同地方的人都有著不同的世界觀,所以每人的審美眼光都不同。所以,當某種看法被廣泛認同的時候,美的標準可以是一種約定族成的觀念。[15] 雖然每人對美的認知都不同,自然界是人類其中一個學習美的觀念源頭,使人有能力來評價人的創意。[16] 雖然美沒有特定的標準,但以下幾項的描述可作為參考的指標。一個美的事或物能喚醒人的心中的快慰,使人感到滿足;但相反地,使人快慰的事或物不一定是美。[17] 另外,美與真理和善是分不開的,而真正的美是不造假的,所以是誠實的表現。[18]

在阿奎那的神學當中,他認為「美」有三方面的要求:第一,是完整或完美(integrity or perfection),而如果物本身有缺欠的話,這就被視為醜(ugly);第二,要有適當的比例或和諧(proportion or harmony);第三,是要有光彩或清晰(brightness or clarity),若果物件擁有光彩的色彩則被視為美。[19] 他在三一上帝當中的聖子耶穌基督的身上是能體驗到這份「美」。阿奎那認為子作為道(Word)就是發放出智慧的光/光輝,在祂裡面沒有任何的罪或缺欠,所以基督道成肉身在地上能夠完完全全地彰顯出父的形像。因而被視為「美」。[20] 所以,這裡的「美」是超越了地上觀感上的美,更是地上一切造物美的典範、基準和源頭。[21]

所以,總結以上阿奎那對「美」的定義,我們可以得出以下的結論:罪使人有缺欠導致神的形像無法完全地彰顯出來,所以人是醜的。基督的救贖是要將地上的失衡重整,讓一切的人和事才能歸回上帝原來的規律當中運作,上帝的形像才能被正常地彰顯,真正的「美」才能澄現出來。

3.1 為何需要追求「美」?

3.1.1 人需要「美」

人自創造以來已經有追求上帝的向心,因為上帝造人的時候將自己的存知放在人的心中,讓人的天性當中有神存在的觀念。[22] 人無法逃避上帝存在的事實,因為正如保羅在羅馬書當中所提及—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1:20)。希伯來聖經指出地上萬物都要盡上一個基本的道德責任,就是要呼籲人和萬物以讚美和崇敬來回應上帝,就正如詩篇當中詩人呼籲天地大海和其中的活物向上帝發出讚美。[23] 但因著人被罪所蒙閉,失去了尋求上帝的方向,只能依照自己和肉體以虛空好奇的心來推測判斷上帝。[24] 所以,人需要基督的救贖,將人從罪的混沌當中拯救出來,並作出重整,讓上帝在人身上的形像可以回復罪進入世界前的樣式,使人與上帝的關復和。因此,人需要「美」。

3.1.2 萬物秩序需要「美」

3.1.2.1 上帝的秩序變成亂序,助長了罪的顯生和蘊藏

舊約聖經當中其中一個關注的個課題,就是人類世界與非人類世界之間的關係。Robert Murray指示當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宇宙的契約(The Cosmic Covenant),就是創世記當中我們可以見到神、人、及萬物的一個基本互動關係,這個是屬於上帝所定立的規律,當中包括社會的秩序和自然秩序。[25] 這個約將以色列的社會秩序和自然秩序連結起來,自然的秩序也關係著以色列王的興衰。[26] 上帝原來的創造秩序因罪的原故變成亂序,因為每個人都以自我中心的向導來發展世界。因著這種不協調的產生,助長了罪在社會的顯生和蘊藏。而以色列人的律法及禮儀的目的就是要重整這些失衡,為人類及自然世界提供一個平衡的出路,也要為人類世會的道德作出界線,在當中維護社會上不同人的生命及其生存的尊嚴。[27] Murrary從人類學的角度來詮釋以色列人與上帝的約,讓我們明白到維護創造的秩序(就是超自然、自然、人的道德及社會秩序)的重要性,而人類就是要在其中作管理的角色。[28]

3.1.2.2 人「管家」角色的失衡

在創世記1:26當中「管理」一語的希伯來語原來不是指支配,而是指管理。可惜教會對上帝的命令的詮釋有所誤解:就是從人要治理大地,變了人要征服(dominion)大地,使人誤解這裡的解釋是指無情的開發地土。雖然自然秩序彰顯上帝的公義和智慧,但人卻是選擇敬畏上帝,卻不敬重上帝所賜予的禮物。[29] 因此,教會要為此事負上一定的責任。基督徒需要在失衡的空間中擔當「美」(秩序)的追求者,因為這是神在地上管家的原來角色(管理維繫,而不是征服)。一個按著上帝秩序運作的人及空間能夠彰顯上帝的美及榮耀。

3.2 教會在追求「美」上的挑戰和必要性

在討論如何重尋「美」以先,我們必先要對「美」的追求這課題作出肯定。在華人教會的社群當中,我們對世界的看法或許會受著二元論所影響。二元論提倡屬靈屬世二分,並否定一切屬世事情的價值,基督徒只管做好屬靈的工作,而不需參與屬世的工作,因為屬世的事已經達到無可救藥的地步,要留待基督回來自然有解決的方法。[30] 然而我們未必每個信徒都好像倪柝聲所提倡的教導一樣,但我們或多或少會把世界的價值輕看了。

在加爾文的思想中,他不但沒有否定世界在失衡後的價值,反而提出人要尊敬及肯定世界的價值,畢竟這世界是神所創造的;另一方面,人亦不可以輕看罪對世界所帶來的影響,並要對墮落的世界作出批判,也要以救贖它為目的。[31] 雖然沒人能在這個世界中看見上帝,但人卻可以從中經歷祂,而上帝亦會透過美事的經歷來觸碰人。[32] 因此,美事是上帝讓人經驗祂的出口。所以,教會要在這個大前題底下重尋城市中的美才有價值。筆者希望以「空間」作為重尋「美」的探討課題,因為這關乎我們如何實踐管家及協助創造者的角色。

4.0 如何在有虧缺的城市當中重尋「美」的空間

人被趕出伊甸園後,人始終有一個回到原始根本的樂園(back to paradise)的渴望。[33] 所以他們為自己制造一個私人的樂園,這個可能是他的家,也可能是一個在異國風情小島上的一個住處,讓自己能逃出城市的空間,獨享那份原始的渴求。「美」的空間除了指一個有美感、悅人眼目的空間,更是指向一個在上帝的創造秩序底下運作正常的空間,而不在於你對空間上可以玩弄的權力。因著我們是管家和「協助的創造者」(co-creator)的角色,首要反思的問題是「誰是主人」。

4.1誰是主人?

字樂窩是每個人都渴望得到,但對社會當中基層的人來說,這可算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今天雖然發展商為人建造美好的居住,設計師為人打造一個優美的居住空間,但這一切仿彿只是有錢人的權利,貧窮人卻無份分享這些美事。一切的問題都在乎地土運用的問題:地土的主權誰屬?

五經對於土地使用十分關注,因為當中其一個重要的課題是要讓人知道上帝對地土的擁有權及賜予權。[34] 雖然我們今天面對的是一個結構性的地土使用問題,今天商業社會的土地買賣情況卻是比昔日希伯來人的社會分地複雜,而兩者的權力管治核心也不同(神治社會vs. 政府管治社會),但我們仍然可以從昔日上帝為他們賜下的律法當中找到可參考的重點。有關地土的律法當中其中一個重點在於上帝對窮人的關顧,因為土地不屬於任何人,而是屬於上帝,所以窮人在上帝面前也有使用地土的權利,為的是要保障窮人的利益,建造一個公平的社會。人要重視上帝為創造者,而自己的角色則是管家,使用土地的權利應該是建基在創造者與管家的關係上,為免人過份的使用地土的資源及空間。[35]

在這個大前題下,教會可以如何回應?筆者認為耶穌昔日潔淨聖殿的行動為我們帶來很好的提醒。昔日猶太人在聖殿的外院當中進行買賣和兌換銀錢的工作,雖然為過節的人帶來方便,但卻是將外邦人進聖殿向上帝祈禱的機會沒殺了。[36] 今天在我們當中寄居的貧窮人已經被政治和大商家嚴重的打壓,教會會不會無形中參與在其中?教會正正是一個「美」的空間,為人的亂序帶來希望的地方,但卻是一個最難接觸的地方。偶像的寺廟是一連七天的開放,可憐教會只會在星期天開放,甚至有些基督徒連自己的身份也是星期天才開放。我們會不會像猶太人一樣,在城中做買賣,生活在安舒的地方,卻是將貧窮人拒於教會之外,讓教會的功效失衡,成為一個members only的俱樂部?「無牆教會」是一個我們今天值得反思的問題。無牆不單只在於教會的建築物和運作本身,更關係到基督徒在社會上的角色身份及見證,以及如何過一個成聖的生活。這是我們與社會對話前首先要反醒的問題,免得我們自己本身就成為白沾地土多行不義的人。

4.2 美好家園=失去家園?

建設美好家園不單是每個人的願望,更是每個國家都希望實踐的行動,因為這正正是關乎著國際間自己的體面和形像。一個評定城市是或國際化的方法是觀察該地方有多少地標性的建築。城市與城市之間的競賽讓都市發展急劇升溫,一天成為世界之最,第二天卻被奪去名銜。

2008奧運會當中,北京讓人眼前一亮,鳥巢、水立方等世界級建築實在令人歎為觀止。但當中政府卻是花了四千萬將整個城市更新,當中包括三分二的四合院被迫清拆。[37] 杜拜,一個近年來在中東發展急的國家,當中有很多世界級奇觀的建設,實在令人驚嘆,仿彿就是造物主再次重臨地上一樣。在人眼中看為「天堂」的背後,卻是來自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勞工每日二十小時的輪班工作,一星期六日半在酷熱的沙漠中工作的成果。[38]

人要在地上高舉自己的名,讓自己成為創造主的角色。聖經當中巴別塔的故事正是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城市中上演,人的角色錯配,從協助創造的管家變成了創造主,最終吃苦的也是歸回自己身上。美好的家園原來一點也不美,因為當中的秩序失衡,人卻是受到不公義的對待。一個美的空間關係著城市與當中居住的人之間的和諧,就算城市被測劃得有多美,但人在其中卻是過著一個非人的生活時,一切都是徒然。

4.3地的安息

原始社會的社會秩序及發展是建基於自然秩序之上,否則會出現不和諧的情況出現。[39] 現今的城方發展則與這些原始社群相反,社會系統的發展可以跟自然法側完全無關。一切以人作為建設的中心點,高速的經濟發展以及人管家角色的錯配差不多讓城市每一寸的地土都被人用盡。科技的發展讓人認為自己可以征服自然和宇宙。最後,城市中只有一小撮的「靜土」餘下,讓人忘記了人是需要依靠上帝所定下的自然秩序所生存。[40] 城市空間就是少了一份留白的空間讓人有機會思想到上帝的存在。歸回根來是現在已發展城市的唯一出路。

回歸根本就是要回到上帝的創造秩序當中才是「美」。筆者認為這並不是指要將一個地方變回上帝原來創造的模樣,也不是只要加強綠化。因為筆者相信上帝原是容許人在地上發展建造,因為祂賦予人有創造和管理的能力,可以在祂的秩序下自由發展這地。而我們可以從創世記當中看到一切的事情從一個花園開始,最後的啟示錄卻以一個城市的形像作為終結。上帝的榮耀從前彰顯在一個自然的環境當中,如今卻是彰顯在一個廣大光輝的城市當中。[41] 由此可見,我們可以知道上帝並不是拒絕城市的發展,而問題是在於人沒有按照上帝所定的秩序下發展城市,而是照著自己的意願來發展城市。

筆者認為讓自然介入及讓地土安息是在城市中重尋「美」一項重要的原則,因為背後意味著「誰是上帝」的課題。在今天這個已建成的城市當中,要在當中尋找留白安息的空間的確有點困難,而我們又不可強行將現有的建築拆毀,留出更多空地來作安息的空間。因為我們要知道空地不等如安息,筆者認為真正的安息在於你要知道誰是上帝,並願意停下來,將主權放下,思想記念上帝的作為。所以,城市要更多的「空間」(而不是空地或公園)來讓人能夠思想上帝。在擠迫的城市空間,藝術品是一個可供考慮的媒介讓人重尋「美」。

在墨西哥Cancún附近某海域廠的海底有一個雕塑公園,名為Museo Subacuático de Arte。這個海底雕塑公園當中有近400座人像雕塑,而他們都是藝術家按著當地居民所造成,當中包括有小孩子、會計、木匠、85歲高齡的修女等等。這個雕塑群不是一件孤芳自賞的藝術品,而是一件帶有信息的藝術品,使人與藝術品產生交流。藝術家將其命名為“The Silent Evolution” ,目的是要告訴人「我們都面臨着許多嚴峻的環境問題。」(參:7.0附錄)

筆者認為這是一件很好的藝術品來表現出以上所提及安息空間的元素。第一,當這些雕塑被放在海底的時候,因著時間的原故,雕塑慢慢地成為自然的一部份。海中的生物進注在其中,並在雕塑上建立自己的安樂窩。因著自然的介入,讓這藝術品能與自然融和,產生和諧的感覺。第二,雖然藝術品處於海底,但它的出現能讓人思想,為繁忙的城市帶來停頓的空間。

雖然我們不知道該名藝術家是否基督徒,但加爾文認為一件好的藝術品所發出的光輝正正是要榮耀上帝的,因為這一切都是出乎上帝。[42] 一件帶有信息的藝術品就能發出如此的光輝,一方面能為人帶來一份喜悅,另一方面又可為城市增添一份美感;在思想作品背後的含意時,藝術品能為城市帶來一個留白的空間,成為城市中可安息和停頓的地方,讓人思想和看見藝術家背後的真正的「美」。

5.0 總結:真正「美」的發現

一個真正「美」的空間除了要悅人眼目,使人心得快慰之外,更需要在當中傳遞正確的信息,要能讓人經歷上帝,讓人看到物在祂的規律底下正常運作所帶出的和諧。聖經當中預言地上的世界會有終結的一天。而在新聖城當中,人要在其中真切的體驗和正確使用上帝所賦予的創造能力和才幹,完完全全的彰顯上帝的形像。[43] 這個帶著上帝應許的空間是一個已復和的空間,也是一個終極「美」的空間。

基督徒是上帝在地上使用的一個復和使者,是要帶使命的進到失衡的城市當中。當基督徒在地上以一個正確的態度來追求和建構「美」的空間時,就是將過去、現在、將來結連起來。一方面就是將亂序重整,將一切歸回上帝的秩序;另一方面是將未來新天新地的盼望和形像投射在地上,使「美」的空間成為一個窗口,讓眾人透過這個窗口望到將要來臨的新天新地,並向人發出邀請與基督復和,讓這個新天新地也要成為他們的盼望。
6.0
參考書目

Aquinas, Thomas. The Summa Theologica Part I QQ. XXVII-XLIX. London: Burns

Oates & Washbourne Ltd., 1921.

Hans Urs Von Balthasar. Volume I: Seeing the Form. The Glory of the Lord - A

Theological Aesthetics. Edinburgh: T & T Clark, 1982-1991.

Hans Urs Von Balthasar. Volume VI: Theology: The Old Covenant. The Glory of the

Lord - A Theological Aesthetics. Edinburgh: T.&T. Clark, 1982-1991.

Brown, Frank Burch. Religious Aesthetics. A Theological Study of Making and

Meaning. New Jerse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m 1989.

De Gruchy, John W. Christianity, Art and Transformation. Theological aesthetics in

the struggle for justic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1.

Gorringe, Timothy. A theology of the built environment : justice, empowerment,

redemption.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

Harries, Richard. Art and the beauty of God : a Christian understanding. London:

Mowbray, 1993.

Northcott, Michael S. The Environment and Christian Ethics. N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Smith, David W. Seeking a City with Foundations-Theology for an Urban World.

Nottingham: Inter-Varsity Press, 2011.

Wynn, Mark. Faith and place : an essay in embodied religious epistemolog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McGrath, Alister E.著、王瑞琦、劉良淑譯。《基督教神學手冊》台北:校園,1998


7.0 附錄

墨西哥CancúnMuseo Subacuático de Arte - “The Silent Evolution”

照片來源:www.sculptureatwork.com

照片來源:www.dullneon.com


照片來源:www.theloweroad.com

照片來源:www.greenpeace.com



[1] David W. Smith, Seeing a City with Foundations. Theology for an Urban World. (Nottingham: Inter-Varsity Press, 2011), 37.

[2] 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創1:28

[3]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上冊》(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55),頁104-109

[4] Hans Urs Von Balthasar, Volume VI: Theology: The Old Covenant. The Glory of the Lord - A Theological Aesthetics (Edinburgh: T.&T. Clark, 1991), 88.

[5] 參:創1:27, 2:7

[6] Hans Urs Von Balthasar, Volume VI: Theology: The Old Covenant, 89-90.

[7] Michael S. Northcott, The Environment and Christian Ethics (N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182.

[8]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上冊》,頁123

[9]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上冊》,91

[10]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上冊》,頁176

[11]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上冊》,頁178

[12]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上冊》,頁179

[13]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上冊》,頁181

[14] John W. De Gruchy, Christianity, Art and Transformation – Theological aesthetics in the struggle for justice. (N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1), 56.

[15] John W. De Gruchy, Christianity, Art and Transformation – Theological aesthetics in the struggle for justice ,56.

[16] John W. De Gruchy, Christianity, Art and Transformation – Theological aesthetics in the struggle for justice ,57.

[17] John W. De Gruchy, Christianity, Art and Transformation – Theological aesthetics in the struggle for justice ,56.

[18] Richard Harries, Art and the Beauty of God – A Christian Understanding, (London: Mowbray, 1993), 11.

[19] Thomas Aquinas. The Summa Theologica Part I QQ. XXVII-XLIX. (London: Burns Oates & Washbourne Ltd., 1921), 147.

[20] Thomas Aquinas. The Summa Theologica Part I QQ. XXVII-XLIX, 147.

[21] 而一切能在上帝的創造原意中正常運作的,都被視為「美」,只是世界上除了基督外,沒有人能夠達到這個標準,因為世人都犯了罪,在上帝面前是有虧缺的。筆者認為基督的救贖表現出上帝在創造當中的屬性,所以人需要重尋「美」。

創世:混沌(disorderà 上帝按自己的意志整理和創造(creation and reorderà 一個按照上帝規律而成的世界(God’s order

救贖:人因罪的原故而有缺欠和失衡(disorderà 上帝的救贖(redemption in order to reorderà 人從罪中被拯救,與神重新結連(back to God’s order)。

兩者之間都有涉及disorder à reorder à order的原素,所以「美」除了是關乎上帝形像的彰顯外,也是關乎祂的創造秩序

[22]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中冊》,頁9-11

[23] Michael S. Northcott, The Environment & Christian Ethics, 180.

[24]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中冊》,頁12

[25] Michael S. Northcott, The Environment & Christian Ethics, 164.

[26] Michael S. Northcott, The Environment & Christian Ethics, 168-169.

[27] Michael S. Northcott, The Environment & Christian Ethics, 182-183.

[28] Michael S. Northcott, The Environment & Christian Ethics, 172.

[29] Michael S. Northcott, The Environment & Christian Ethics, 197.

[30] 倪柝聲:〈特會、信息、及談話記錄(卷六)附錄一—基督徒對國家社會的態度〉,《倪柝聲文集—第二輯,第二十六冊》(台灣:台灣福音書房,中華民國81年),頁248

[31] Alister E. McGrath著、王瑞琦、劉良淑譯:《基督教神學手冊》(台北:校園,1998),頁280-281

[32] Richard Harries, Art and the Beauty of God – A Christian Understanding, (London: Mowbray, 1993), 35.

[33] David W. Smith, Seeing a City with Foundations. Theology for an Urban World, 19.

[34] David W. Smith, Seeing a City with Foundations. Theology for an Urban World, 187.

[35] Tim J. Gorringe, A Theology of the Built Environment-Justice, Empowerment, Redemption. (N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 77.

[36] 外院是為外邦人設立向耶和華祈禱的地方。

[37] David W. Smith, Seeing a City with Foundations. Theology for an Urban World, 37.

[38] 同上,頁36

[39] Michael S. Northcott, The Environment & Christian Ethics, 166.

[40] David W. Smith, Seeing a City with Foundations. Theology for an Urban World, 26.

[41] David W. Smith, Seeing a City with Foundations. Theology for an Urban World, 26.

[42]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中冊》,頁179

[43] David W. Smith, Seeing a City with Foundations. Theology for an Urban World, 26.

 
« 最先前一個12345678910下一個最後 »

JPAGE_CURRENT_OF_TOTAL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