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走向「愛」─上帝
淺評《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潘曉雲
0 0 1 1282 7311 Home 60 17 8576 14.0 96 800x600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JA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Calibri;}

1. 引言

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是記述來自台灣的作家 ─九巴刀在中學階段,與他的同伴一起追求同一位女同學的愛情故事。其中所表達的不是什麼可歌可泣的驚世愛情,故事所表達的是最真實、最單純、最青澀的愛情故事,也就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經歷的、最實在的愛情故事。正因如此,這電影在每一個上映的地方都掀起一番討論熱潮,這是無論在教會內外都熱烈討論的話題。縱然電影所表達的愛情,都是充滿青春的單純、自我與激情,但這正正是這部電影的吸引之處,因為這正是不少觀眾(也是教會弟兄姊妹)的「那些年」。為了向這熱潮作出回應,雖然電影所表達的只是充滿青春與激情的「愛」,但本文旨不在指出人的愛的淺薄以顯出上帝的愛的偉大,乃是透過這齣戲所引發起人對青春愛情的回味與嚮往,導引人到上帝這愛的源頭當中。

2. 電影內容簡介

故事背景設定於1994年台灣彰化縣精誠中學,亦是導演兼編劇的九把刀的母校。故事圍繞著主角柯景騰(下稱柯)與他的好友,他們都擁有共同喜歡的女孩-沈佳宜(下稱沈)。柯騰是班上的搗蛋份子,而沈則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故事講述柯因被老師懲罰更換坐位,坐到了沈佳宜前面,透過沈在學業上對柯的指導與勸勉,從此兩人不知不覺的逐漸喜歡上了彼此。直至升上大學,柯與沈一直都保持曖昧關係,當中柯曾因為害怕失敗的緣故,他錯失了沈答應做他女朋友的機會。後來,柯認為男生都要在女生面前表現自己最強的一面,於是舉辦了一場「自由格鬥賽」。賽後,沈怪柯幼稚,不能理解為何柯騰要辦比賽把自己弄傷;而柯則認為,沈不能理解他想在她面前表現出勇敢的一面,兩人因此大吵一架。在大雨中,柯騰痛苦地放棄追求沈佳宜。最後,結局兩人未能成為戀人,成為了永遠的好友。

電影改編自同名小說作品,電影導演兼小說作家的九巴刀,刻意於電影中改編了小說的部份內容,但由於小說內容較為忠於「那些年」的事實,故本文將以小說內容作為基礎來撰寫本文。

3. 「愛」的定義

中文語「愛」的原素,在希臘語裡是由不同的字來表達。在基督教信仰裡,我們一般會提及的「愛」字是「γάπη (Agape),但在哲學字典裡,「Agape」與我們一般所用的「love」是分開解釋的。在多神信仰的希臘文獻裡,Agape是很少出現的。[1]在基督教的詞典中,γάπη (Agape)「對某人熱切的關心和關注的特質」的意思,可翻譯作「尊敬、喜愛、關心、愛」。這不限於十分親密的關係,且在一般希臘文中很少指性方面的吸引。[2]而哲學詞典對Agape」的解釋,是弟兄姊妹般的、無私的愛。[3]若在哲學詞典裡翻查「love」的解釋,詞典會用希臘文的「Eros(ρως)加以解釋。「Eros」一詞隱含慾望(desire)、盼望(longing)、不平衡(disequilibrium),也包含有性吸引的性質(sexual in nature)[4]另外,還有Philia(φιλία) 友好、友誼、友愛的意思 [5] 等不同希臘語表達不同層面的愛。

此外,從心理學的層面來看,也有心理學家指出Eros」與Agape」的不同。Clyde HendrickSusan HendrickJohn Lee的理論開發了愛的態度指標,稱為愛的風格。其將人際關係分為六個基本類別,分別為情慾之愛(Eros)、遊戲之愛(Ludus)、友誼之愛(Storge)、現實之愛(Pragma)、依附之愛(Mania)和利他之愛(Agape)。他們指出情慾之愛(Eros)是基於對方的外表而產生的熱愛,而利他之愛(Agape)則是有憐憫的、無私的愛,即使是面對與自己無關係的陌生人,利他之愛(Agape)也能顯出這無私的愛。他們認為這種愛是一種哲學上的愛多於人所能擁有的愛,認為只有耶穌、甘地等非常人才可實踐出來。[6]

這種利他之愛(Agape)也就是魯益師(C.S.Lewis)在《四種愛》裡所說的「無所求之愛」。他指出人類的「無所求之愛」與上帝的「無所求之愛」相近,但只是一種「肖似上的相近」,而非一種「舉步上的接近」。他將之分為屬世的「無所求之愛」與屬天的「無所求之愛」。屬世的「無所求之愛」雖然不吝於給予,但它的給予,並不以被愛者本身的價值觀為依歸,而是以自己的價值觀為依歸。它給予被愛者的,不是被愛者本人嚮往的東西,而是它覺得被愛者「應該」嚮往的東西。而且屬世的「無所求之愛」所愛的對象,多多少少本質上就有某些可愛之處,如親人、愛人或朋友。但屬天的「無所求之愛」卻不以自己的立場為立場,而只求能給予被愛者他本人所嚮往的東西。屬天的「無所求之愛」所愛的對象,卻會愛那些本來不可愛的人,如罪犯、敵人、小心眼的人。[7]

集中到本文所要談論的愛情上,同樣地,愛情確實也有與上帝的愛相近,只是,這種相近,也是「肖似上的相近」,而非「舉步上的相近」。愛情本身的某些特質,的確可以成為促使我們舉步邁向上帝的助力。例如,愛情中的那種全身心投入,就很可以引為作我們愛人與愛上帝的範式。又例如,如同大自然可以讓我們領略到何謂「榮美」,愛情也可以讓我們領略到何謂「恩慈」。但愛情的這種功能,只有在受到一些更高原則的規範和限制的情況下,才可能發揮出來。[8]所以,即使人與人之間的愛情有多美滿,這種愛也只是「肖似」上帝的愛。因為無論是「無條件的愛」與人的愛情,在本質上便與上帝的愛有所不同(因此哲學詞典也將「love」與「agape」分開做兩個字詞來解釋),跟本不可以作出比較,在上帝面前,人的愛跟本沒有什麼可以誇口。

人的愛與上帝的愛不但在本質上有所不同,而且,聖經所定義的愛是 ─「神是愛」(約壹四8),「愛」是上帝自己。因此,正如本文引言所說,本文旨不在要比較人的愛與 神的愛,以致揭露人愛的淺薄來顯出上帝愛的偉大。本文乃是透過這齣戲所引發起人對青春愛情的回味與嚮往,由人的愛的特質看上帝愛的特質,以導引人到上帝這愛的源頭當中。

4. 情愛的痴狂與上帝的痴狂

首先,《那些年》其中令觀眾回味的,是它勾起了各人年少時,為愛情而所付出的那份熱血、那份瘋狂,甚或是荒唐。柯在初中是個喜歡在課堂亂開玩笑,不喜歡讀書的學生,全級名次總在後面徘徊。後來,他不但為了與喜歡的女孩子比高分而瘋狂努力讀書,做他不喜歡做的考卷,更為了所喜歡的女孩子的一句說話,而在高中入讀自己不喜歡的「自然組」,投考大學時,所投考的科目也是沈喜歡的科目。

「如果愛情不能使一個人變成平常不會出現的那一個人,那麼愛情的魔力也未免太小了。………直到現在,我依舊是,隨時都準備為愛瘋狂的男子漢啊!」[9]正如作者自己所言,他是個為愛瘋狂的男子,他整個中學生涯彷彿都是為了愛情而努力讀書,他的人生目標就是要在升上大學時追到沈。所以他是這樣總結的:「國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學兩年,喜歡這個女孩的每一天都讓我朝氣十足,每次從夢中醒來都知道今天生存的意義。」[10] 但最後,在一場格鬥賽中,柯的這份「熱血」,成為了沈的「幼稚」,最後兩人在愛情的路上分道揚鑣。

4.1 敢於痴狂

愛情成了柯的生命力,一種為之生,為之死的生命力。沒有了愛情,使他痛哭失聲,沒有了愛情,使他得尋覓另一個女孩子作女朋友以持續他的生命力。柯的敢於去愛是一種瘋狂的態度,對於清醒的人而言,瘋狂是一個禁區,近似一種不可知的奧秘。[11]故此,筆者也難以理解這份瘋狂。然而,的而且確,人的一生沒有多少可以放膽瘋狂的機會,也沒有多少的年少輕狂的「勇氣」敢於痴狂,敢愛就得敢瘋。[12]就是這種瘋狂、這種痴狂讓觀眾再三回味,回味自己的青春,回味年少的輕狂。

實用主義的年代把痴、把傻視同為愚昧,是思想的偏見和獨斷,人類的文明就是因為痴、因為傻而被創造得光鮮艷麗的。也就是因為愛情帶給人一份前所未有的感覺,任何的痴傻都變得不難理解,只有在愛之外的人或無緣於愛的人才存有偏見和獨斷,自以為是的輕蔑愛。[13]

4.2 上帝的痴狂

這種痴狂對清醒的人來說是不可知的奧秘,對於同樣擁有實用主義的筆者,也會看柯的熱血、瘋狂為「幼稚」、「愚昧」。然而,上帝對我們的愛,何嘗不是一種瘋狂、一種痴狂?柯的痴狂在於他喜歡沈八年,沈成為了他的人生目標、他的生命力,但柯的痴狂是因為沈是個可愛的人,並且這愛帶著希望沈成為他女朋友的期許。但上帝的痴狂是,祂以祂獨生兒子,耶穌基督的一生,以死贖罪成為耶穌一生的人生目標,並且最瘋狂的在於,耶穌押上一生是為了一班不可愛的罪人,「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 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五8) 上帝的瘋狂更在於祂愛我們以先,對我們並沒有什麼期許,祂不求我們的回報,因為任何帶著期許的愛,一定是已經折扣過的愛。[14]

若對清醒的人、擁有實用主義的人,愛情的瘋狂是不可知的奧秘,那麼對於不信的人,上帝與耶穌基督的瘋狂難怪也是奧秘。所以,林前一18說,「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 神的大能。」上帝與耶穌的瘋狂、十字架道理的愚拙,乃在於其不可言說的愛的理由。因為不能解釋,所以被看為愚拙。愛,並沒有太多的理由。沒有人可以將愛的理由說得清楚,因為愛本身要比愛的理由更為優先,愛不會少於愛的理由,愛的理由終究可以被取代。[15]若能把愛的理由說得清楚,則無法真正在愛中。若真要為上帝的愛尋找一個理由,純粹便是因為祂是愛,「祂愛因為祂愛」(He loves because He loves)[16]

但「 神是愛」這個理由跟本沒有人可以言說清楚,「祂愛因為祂愛」也只有祂自己能測透。既然沒有人能把「愛」言說得清楚,對於這不能解釋、不能測透的奧秘,人只可以通過體驗的方式進入。「我們不必把愛說得清楚,重要的在於去學習、去追求、去生活,只有將自己拋置在愛中,才真正品味到何為愛。」[17]所以,唯有藉著信心跟隨主耶穌,信徒才能真正淺嘗十架的愛。

大概沒有什麼比「愛」更徹底、更難以言說和理解,所以「愛」只能用「瘋狂」、「痴狂」來形容。柯雖然敢於痴、敢於狂,但因為他害怕失敗,他選擇了不聽取沈的答案,好讓自己可以繼續喜歡沈,他終究還是愛自己。耶穌卻為罪人痴狂到底,祂的愛是「自我捨棄」(self-giving)的愛。耶穌他以神子的身份背負世人的罪愆,承受審判的刑罰,又以人子的身份順從服事,滿足受造物當盡的本份。這兩個行動具體地詮釋了這份「自我捨棄」的愛,[18]一份「瘋狂」的愛。

5. 不變的愛

愛情明明是最短命的一種愛,但它偏偏最喜歡地久天長的承諾。這絶不是虛偽之語,而是肺腑之言。即使再多的經驗也不可能讓一個人從幻覺中甦醒。某個意義下,愛情確有權力做這種承諾。愛情就是有一種魔力,讓身在其中的人無法接受它是一善變之物的事實。[19]

當柯追求沈的時候,他是說:「我想娶妳。我一定會娶到妳,百分之百一定會娶到妳。」這是人對愛情的追求,追求天長地久的愛情,追求一生一世的愛情,縱然這只是高中時候的柯。很多觀眾都因為柯和沈最後沒有走在一起而感到惋惜,因而勾起各人對錯過的人和事所感到唏噓、嘆息。在愛裡,人會發出「不朽」的要求,人都追求不變。

在聖經中有幾處經文描述神是不改變的,在詩篇一零二篇中,詩人將神的本性與天地對比:「天地都要滅沒,你卻要長存;天地都要如外衣漸漸舊了。你要將天地如裡衣更換,天地就都改變了。惟有你永不改變,你的年數沒有窮盡!」(26-27)神自己說,雖然祂的百姓已偏離祂的律例,但是「耶和華是不改變的」(瑪三6),雅各也說:「在祂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雅一17)[20]祂是那位昔在、今在、永在的上帝。

雖然我們要看 神的不變或祂的恆常性,可牽涉幾方面去看。例如,從祂不會有數量上的改變去看,因為神已經是盡善盡美,祂不會再增添任何東西。又如祂不會有性質上的改變。祂不會改變祂的心思、計劃,或作為,因為這些都奠基於祂的本性。但我們可集中看的,是 神的可靠性。祂明天將如同今天一樣,祂會按著應許行動,祂會實現諾言,信徒能夠倚賴這點。耶利米哀歌三22-23道:「我們不至消滅,是出於耶和華諸般的慈愛,是因他的憐憫不至斷絶。每早晨這都是新的;你的誠實極其廣大!」[21]

上帝的不變顯現了祂的可靠,他這不變的屬性,也表示祂對我們的愛會永遠不變。人追求不變的愛,但偏偏愛情往往是善變的。柯在與沈分道揚鑣後,很快便結交了女朋友,而沈也快速交了個男朋友來作出回應。

心理學家羅伯特‧史坦伯(R.J. Sternberg)的愛情三角理論(Triangular Theory of Love)指出,完整的愛(consummate love)需要包含親密(intimacy)、熱情(passion)和承諾(commitment)[22]而柯對沈的愛情,可以說是只包含熱情的「迷戀」(infatuation),又或是親密與熱情給合而成的「浪漫之愛」(romantic love)。沒有了承諾,不能成為不變的愛情。不過即使包含這三個原素的婚姻中的愛,人也不能保證它「不變」,否則也不會有這麼多婚外情。

愛要「不變」,需要指向不變的上帝。約壹四7-8:「親愛的弟兄啊,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神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神而生,並且認識神。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因為神就是愛。」經文指出「凡有愛心的,都是由神而生」,而「神」「就是愛」。上帝已藉著耶穌基督,將我們帶進祂這不變的「愛」中( 神差他獨生子到世間來,使我們藉著他得生, 神愛我們的心在此就顯明了。不是我們愛 神,乃是 神愛我們,差他的兒子,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這就是愛了。」[10]),或許進入上帝不變的愛,就是人尋找不變愛情的出路。

6. 愛‧回家 人對愛的渴望

一個人如果是主動地把愛情當作往事,那他就是要彻底拋棄、埋葬、忘卻這段愛情,如果這難以做到的話,那麼,至少他會將之封存起來,放到心底最深的一個角落,而且小心提防不要它顯露出來,更不要想要去繼續它了。一個人如果由於客觀的情勢被迫地將愛情變成了往事,那麼她/他會無限地念這段愛情,把它奉為一段珍藏的記憶,他會不斷地接它出來回味,一有機會他就會想要續寫這段愛情。[23]

對於九巴刀來說,這段感情是「由於客觀的情勢被迫地將愛情變成了往事」,那客觀的情勢就是:「成長,最殘酷的部份就是,女生永遠比同年齡的男孩成熟。」一場荒謬而「熱血」的格鬥賽,將這情勢表露無遺。沈怪柯幼稚,不能理解為何柯騰要辦比賽把自己弄傷;而柯則認為,沈不能理解他想在她面前表現出勇敢的一面,以致柯不得不放棄追求沈,因為沈否定他的熱血,也就是在否定他。後來他們雖各自奔馳,各自有自己的男女朋友,但他們卻又彼此纏繞,總在對方分手時,看會否有走在一起的機會,纏繞直至沈結了婚。這段關係成了九巴刀的「青春」,是他珍藏的記憶,所以「一有機會他就會想要續寫這段愛情」。結果他透過電影再一次回到自己的青春,並透過電影的情節,再一次表達他當年對沈的情感。

九巴刀懷愐回味他的青春,觀眾也藉着電影集體回憶自己的青春。結果,無論在網路世界上,或是在報章雜誌專欄,都有不少人在評論這齣戲,或是在回顧自己的故事,總之這齣戲就是勾起了各人的思緒,可能是過去熱血的青春,可能是過去的遺憾。但在當中有一篇文章卻這樣寫道:「當下的我們愈骯髒醜陋,我們就愈需要《那些年》這種曖昧的純愛故事來淨化自己的人生。要是青春離你還近,你根本不必緬懷青春;要是你現在愛情幸福圓滿,你才不會有時間回憶多年前那段無法圓滿的愛情;要是你這些年來過得很好,又怎麼需要頻頻回顧那些年遺忘了的錯過與微小?」[24]

的確,若這些年我們都過得好,實在不需要懷面過去的美好,但可能正正因為很多人都過得不怎樣好,所以大家都渴望尋找一份純真的愛來「淨化自己的人生」。因為愛是一種解救,能為心靈匱乏的人生尋獲一所家園。愛情的天真和浪漫使人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寬慰不安的靈魂、撫慰受傷的心靈。[25]

自創世記人被逐出伊甸園開始,人存在的狀態就是漂泊,直到找到愛,愛為漂泊的人建築了一間溫暖和舒服的「家」。「愛」是唯一一條重回家園的路。《創世記》第一個殺人犯 該隱,遭上帝的處罰,上帝卻在他身上留下一個記號,這是一個愛的記號,愛給漂泊的人有一個安全的等侍,即便受罰仍需要帶著「希望」活下去。愛給漂泊的人帶來希望,活下去的希望。[26]這個「家」並不遙遠,也很實在,因為「上帝是愛」,上帝是我們要尋找的「家」,祂是能寬慰不安的靈魂、撫慰受傷心靈的源頭,也是每個不安、受傷心靈的歸屬。

7. 總結

在神學層面上,談及對 神的認識時,我們可以從其傳遞和不可傳遞之屬性認識祂。不可傳遞的屬性,指那些獨特但不能在人身上找到相匹配的特質,如無所不在。而可傳遞的屬性是指那些至少有一部分可在祂所造的人類身上找到的特質,其中便包括愛。雖然在神身上愛是無限的,但在人裡面至少可以找到愛的部分的形式。[27]

正如魯益師所言,愛情確實與上帝的愛「肖似」。人對愛情的盲目與瘋狂,肖似上帝對人(甚至是罪人)的盲目與瘋狂。人對不變的愛的追求,肖似上帝對我們不變的愛。但即使人最偉大的愛,也只不過是上帝神聖的愛的一扇窗。[28]自創世記以來,人的狀態便是飄泊,但既然上帝已藉著耶穌基督,邀請人進入祂這不變的愛中,人便不再需要尋尋覓覓,應該走向上帝,走向真正的「愛」。


參考資料

參考書目:

Barth, Karl. Church Dogmatics.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G.W.Bromiley. Vol2.1. Edinburgh : T. & T. Clark, 1957.

C.S.Lewis著。梁永安譯。《四種愛》。台北:立緒,1998

Erickson, Millard J.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 卷一》。台北:中華,2004

Jeanrond, Werner G. A theology of love. London ; New York : T & T Clark, 2010.

Nothing greater, nothing better : theological essays on the love of God. Grand Rapids, MI : William B. Eerdmans, 2001.

Simon BlackBurn,. Dictionary of Philossphy. Oxford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Ted Honderich,.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Philosophy. Oxford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九巴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台北:春天,2011

石衡潭。《電影之於人生》。中國:山東,2008

曾慶豹。《上帝的愚拙與聰明的人─傾聽十字架上之真言》。香港:建道,2000

鮑爾編輯。丹克修定版主編。麥啟新中文版主編。麥陳惠惠、麥啟新譯。《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9

參考文章:

Triangular Theory of Love . http://www.hofstra.edu/pdf/community/slzctr/stdcsl/stdcsl_triangular.pdf

Valarie King, Six Styles of Love. http://valarie-king.hubpages.com/hub/Understanding-Different-Types-of-Lovers

Volf, Miroslav. “God is love”. Christian Century 127 (11/2/2010) : 29-34.

花師奶。<那些年我們有沒有愛過>。《星島日報》,2011111日。http://member.healthyd.com/space.php?uid=326&do=blog&id=45115

劉高昇。<論巴等神學中的「神愛」神學> 。中國神學研究院哲學博士論文,2011



[1] 鮑爾編輯、丹克修定版主編,麥啟新中文版主編,麥陳惠惠、麥啟新譯:《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9),頁8

[2] 麥啟新:《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頁8

[3] Ted Honderich,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Philosophy (Oxford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18.

[4] Simon BlackBurn, Dictionary of Philossphy (Oxford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216.

[5] 麥啟新:《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頁1609

[6] Valarie King, Six Styles of Love. http://valarie-king.hubpages.com/hub/Understanding-Different-Types-of-Lovers

[7] C.S.Lewis, 梁永安譯:《四種愛》(台北:立緒,1998),頁154-155

[8] C.S.Lewis著:《四種愛》,頁131-132

[9] 九巴刀著:《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台北:春天,2011),頁164

[10] 九巴刀著:《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台北:春天,2011),頁255

[11] 曾慶豹著:<情愛的痴狂─愛情哲學的第一誡「除你以外」>, 曾慶豹著:《上帝的愚拙與聰明的人─傾聽十字架上之真言》(香港:建道,2000),頁134

[12] 曾慶豹著:《上帝的愚拙與聰明的人─傾聽十字架上之真言》,頁131-132

[13] 曾慶豹著:《上帝的愚拙與聰明的人─傾聽十字架上之真言》,頁132

[14] 曾慶豹著:《上帝的愚拙與聰明的人─傾聽十字架上之真言》,頁134

[15] 曾慶豹著:《上帝的愚拙與聰明的人─傾聽十字架上之真言》,頁132

[16] Barth, Karl. Church Dogmatics.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G.W.Bromiley. Vol2.1 (Edinburgh : T. & T. Clark, 1957), 279.

[17] 曾慶豹著:《上帝的愚拙與聰明的人─傾聽十字架上之真言》,頁134

[18] 劉高昇:<論巴等神學中的「神愛」神學> (中國神學研究院哲學博士論文,2011), 23

[19] C.S.Lewis著:《四種愛》,頁136

[20] Millard J.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 卷一》(台北:中華,2004),頁421-422

[21] Millard J.Erickson著:《基督教神學 卷一》,頁422-423

[22] Triangular Theory of Love . http://www.hofstra.edu/pdf/community/slzctr/stdcsl/stdcsl_triangular.pdf

[23] 石衡潭:《電影之於人生》(中國:山東,2008),頁38

[24] 花師奶:<那些年我們有沒有愛過>,《星島日報》,2011111日。http://member.healthyd.com/space.php?uid=326&do=blog&id=45115

[25] 曾慶豹著:《上帝的愚拙與聰明的人─傾聽十字架上之真言》,頁139

[26] 曾慶豹著:《上帝的愚拙與聰明的人─傾聽十字架上之真言》,頁139

[27] Millard J.Erickson著:《基督教神學 卷一》,頁404-405

[28] Volf, Miroslav, “God is love”, Christian Century 127 (11/2/2010): 33.‘The greatest human love is a window into the infinity of divine love.’

 
« 最先前一個21下一個最後 »

JPAGE_CURRENT_OF_TOTAL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