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專題 成聖論與靈修神學 鄭永欣:馬丁路德與加爾文的成聖觀
鄭永欣:馬丁路德與加爾文的成聖觀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一, 23 三月 2020 22:47

馬丁路德與加爾文的成聖觀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鄭永欣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para-margin:0in;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 table.MsoTableGrid {mso-style-name:"Table Grid";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priority:39; mso-style-unhide:no; border:solid windowtext 1.0pt; mso-border-alt:solid windowtext .5pt;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border-insideh:.5pt solid windowtext; mso-border-insidev:.5pt solid windowtext; mso-para-margin:0in;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 table.MsoTableLightShadingAccent5 {mso-style-name:"Light Shading - Accent 5"; mso-tstyle-rowband-size:1; mso-tstyle-colband-size:1; mso-style-priority:60; mso-style-unhide:no; border-top:solid #4472C4 1.0pt; mso-border-top-themecolor:accent5; border-left:none; border-bottom:solid #4472C4 1.0pt; mso-border-bottom-themecolor:accent5; border-right:none;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para-margin:0in;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color:#2F5496; mso-themecolor:accent5; mso-themeshade:191; mso-font-kerning:1.0pt;} table.MsoTableLightShadingAccent5FirstRow {mso-style-name:"Light Shading - Accent 5"; mso-table-condition:first-row; mso-style-priority:60; mso-style-unhide:no; mso-tstyle-border-top:1.0pt solid #4472C4; mso-tstyle-border-top-themecolor:accent5; mso-tstyle-border-left:cell-none; mso-tstyle-border-bottom:1.0pt solid #4472C4; mso-tstyle-border-bottom-themecolor:accent5; mso-tstyle-border-right:cell-none; mso-tstyle-border-insideh:cell-none; mso-tstyle-border-insidev:cell-none; mso-para-margin-top:0in; mso-para-margin-bottom:0in;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line-height:normal; mso-ansi-font-weight:bold; mso-bidi-font-weight:bold;} table.MsoTableLightShadingAccent5LastRow {mso-style-name:"Light Shading - Accent 5"; mso-table-condition:last-row; mso-style-priority:60; mso-style-unhide:no; mso-tstyle-border-top:1.0pt solid #4472C4; mso-tstyle-border-top-themecolor:accent5; mso-tstyle-border-left:cell-none; mso-tstyle-border-bottom:1.0pt solid #4472C4; mso-tstyle-border-bottom-themecolor:accent5; mso-tstyle-border-right:cell-none; mso-tstyle-border-insideh:cell-none; mso-tstyle-border-insidev:cell-none; mso-para-margin-top:0in; mso-para-margin-bottom:0in;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line-height:normal; mso-ansi-font-weight:bold; mso-bidi-font-weight:bold;} table.MsoTableLightShadingAccent5FirstCol {mso-style-name:"Light Shading - Accent 5"; mso-table-condition:first-column; mso-style-priority:60; mso-style-unhide:no; mso-ansi-font-weight:bold; mso-bidi-font-weight:bold;} table.MsoTableLightShadingAccent5LastCol {mso-style-name:"Light Shading - Accent 5"; mso-table-condition:last-column; mso-style-priority:60; mso-style-unhide:no; mso-ansi-font-weight:bold; mso-bidi-font-weight:bold;} table.MsoTableLightShadingAccent5OddColumn {mso-style-name:"Light Shading - Accent 5"; mso-table-condition:odd-column; mso-style-priority:60; mso-style-unhide:no; mso-tstyle-shading:#D0DBF0; mso-tstyle-shading-themecolor:accent5; mso-tstyle-shading-themetint:63; mso-tstyle-border-left:cell-none; mso-tstyle-border-right:cell-none; mso-tstyle-border-insideh:cell-none; mso-tstyle-border-insidev:cell-none;} table.MsoTableLightShadingAccent5OddRow {mso-style-name:"Light Shading - Accent 5"; mso-table-condition:odd-row; mso-style-priority:60; mso-style-unhide:no; mso-tstyle-shading:#D0DBF0; mso-tstyle-shading-themecolor:accent5; mso-tstyle-shading-themetint:63; mso-tstyle-border-left:cell-none; mso-tstyle-border-right:cell-none; mso-tstyle-border-insideh:cell-none; mso-tstyle-border-insidev:cell-none;}

「你們要聖潔,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上帝是聖潔的」(利192),聖潔一詞 Kadosh 有「分別」(בדל)的意思,[1] 上帝要祂的子民過聖潔的生活,從罪裏分別出來。[2] 加爾文亦言:「成為聖潔是徒生活的目標。[3] 成聖是人因信稱義後透過真理的道基督面前領受不能自取的祝福(約1716-17[4] 新生命開始,從不順服回轉歸向上帝,生命聖靈栽培成長(彼前12。雖受到「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影響,但信徒出生活的方向,分別為聖[5]

中世經院哲學的學者認為人藉著善功一級一級往上爬,後來俄坎William of Ockham提倡簡化原則Principle of Simplicity,威克里夫John Wycliff和約翰胡司John Hus主張人可直趨上帝;到十六世紀的改教運動帶來重大的改變,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和加爾文John Calvin同為著名又具影響力的改教先[6] 本文會探討馬丁路德和加爾文在成聖觀上異同之處,下文分為六部份:成聖的需要、成聖的主體、成聖的媒介、成聖的起點、成聖的過程和成聖的終點。

1.

聖潔的人才配得上聖潔的上帝相交,但世上沒有義人(羅310),所以罪人必先成聖潔(利192),才能親近上帝。人要意識到自己的需要(太912;可217),才會著手處理罪。不過,原罪的影響嚴重到連自己也察覺不到;[7] 馬丁路德與加爾文承繼奧古斯丁的主張,對原罪有相同的理解:人在罪性中受困而有犯罪傾向,除非上帝介入,人就無法自拔。[8] 路德曾陷入屬靈低潮(Spiritual Crisis),直言「屬靈的新人屬血氣的舊人住在一個人之內原來肉體與靈性相爭」,「人的心靈滿有罪惡死亡咒詛」,[9] 越想符合上帝的標準成聖越發現自己沒有愛上帝與愛鄰舍的心反而生發與為敵的心[10] 外在的人行善內在的人,惟內在的不敬虔叫人有罪[11]

加爾文同樣指出亞當的叛逆擴散到他所有後裔,「因人心充滿罪惡,我們便喪失了上帝原先賜給我們的義袍……因為我們總是自以為義這種驕傲是每一個人與生俱來的。」人滿足於自己虛有的義,甚至幻想自己為上帝[12] 原罪破壞面的上帝形像人愛行惡不能不犯罪的地步[13] 不順從上帝的治理使落在的震怒下,祂恨惡已敗壞的受造物。[14] 為罪哀傷,成為改的原因和起頭,同時產生新生命的果子。[15]

2.

路德和加爾文都認為聖靈成聖主,主導整個成聖過程,帶領和保守人心。[16] 正如路德所言:「上帝藉着使人成聖的聖靈受榮耀。」[17] 不能自己信靠基督,信心乃是聖靈的工作,使人稱義及重生,祂呼啟導,保守在真信內。[18] 而加爾文亦提到「不要想用理性的辯論說服人確信聖經……除非聖靈在人心裏印證,否則人不會接受它;聖靈滲入我們的心,說服我們。聖靈是內在的教師,開通人的耳朵解開奧秘,啟示的道路(林前12029)。[19] 二人同樣重視聖靈的啟廸,而加爾文跟隨奧古斯丁的想法,更著眼於聖靈的釋放工作:人因私慾成罪的奴僕無法下決心擇善行;惟有聖靈喚醒信徒,賜下復活的盼望,使他們得釋放、得潔淨(林前611[20]

3.

路德指出上帝的的話語是成聖媒介。[21] 他直言:「靈魂缺少別的都不緊要但少不了上帝的道……因爲這道就是生命的道。」聖經使人得生命(4:4),在基督裏得自由836),並教訓人行善。[22] 加爾文也有近似的思想:人要籍聖經的亮光,否則活在無助中,且失去選擇真理的自由[23] 因為上帝藉聖經向啟示自己使原先對模糊的認識變得清晰,正確地認識獨一真神[24] 聖經恢復上帝形像的基礎。[25]

4.

稱義是成聖的起點信主一刻兩者同時發生上帝宣告為義內在開始更新路德把稱義和成聖並列,「只因信,非因行爲,心靈得爲上帝的道稱義成聖……成爲上帝的兒女」。[26] 加爾文同樣認為「聖潔的生活與神白白稱人為義是分不開的,福音提供人罪的赦免」。[27] 二人指出信心是被動地領受,而非善功而得,且因信平息上帝的怒氣。路德強調信心是上帝單方面行動,全是恩典,罪人完全地被動;[28] 因基督而平息上帝的忿怒,人才能在祂面前冒生活。[29] 而加爾文認為信心是聖靈特別的恩賜;上帝在法理上為義,平息怒。[30] 再者,兩位神學家都提到信主後可認識隱藏的上帝:但此非加爾文的重點,只輕輕提到基督彰顯父榮耀的本體(來13,「唯有在基督的面上,我們才尋見那看不見的父神。[31] 反而路德為駁斥當時的榮耀神學而發展出十架神學,主張人只可看見上帝的背面(出3218-33),祂既隱藏又啟示的,有絕對的主權決定以降尊紆貴的十架來彰顯自己;[32] 人不透過十架,無法走上成聖之路。[33]

救恩包括稱義與成聖,二人的救恩論上同樣提到「與基督聯合」,但路德著眼於他所提倡的「喜樂的交換」(Joyful exchange加爾文雖是他的跟隨者,則把重心放在「通過信心與基督聯合」。[34] 路德只在信心的教導上提及「聯合」,指出人信靠之時抓住基督,人心與祂聯合為一體,上帝才成為人的上帝。[35] 加爾文主張人因信擁有基督Christ become ours祂就居住在我們心中residence of Christ in our hearts),猶如接,信心使信徒嫁接在基督身上,與聯合[36] 須持續不斷地學習「信」(117[37]

5.

路德與加爾文在以上四部份的取向大致相近,但對成聖過程有較大的差異,不可說二人有分歧,他們涉的範疇差不多,不過路德屬第一代改教家,因應當時環境,主力改革外在世界,加爾文則著重內在世界的更新,因此二人的差異在於方向和重點不同。

5.1

中世紀,人的身份取決於出生的階層(stand),教會認為聖職人員的「屬靈身分」(geistlich stand)享有特權,有別於平信徒(weltlich stand);路德強批評為偽造的概念,[38] 強調外在的人所行的不影響內在的人,「屬肉體的事沒有一樣關係靈性的自由。」[39] 所以,成聖生活不在乎地點,乃在乎活在上帝面前屬靈操練在日常生活活出上帝的道[40] 家庭、工作和教會創造秩序(schöpfungsordnungorder of creation,因罪而敗壞,但可在上帝的應許中被轉化為聖一切屬世的事都有屬靈意義。[41] 看似俗世工作,實際是對上帝的讚美,更是討祂喜悅的順服。下文先介紹路德主張聖化家庭、工作和教會三方面,然後省覽加爾文的補充。

5.1.1 路德認為家庭是最好的屬靈操練場所,由於第四誡當孝敬父母所以家庭是首先屬世秩序[42] 婚姻的價值A Sermon on the Estate of Marriage中,提到創造的法令高於獨身的誓約128;可109),所有人有權過真正的婚姻生活,避免陷入情慾的試探修士和修女回復自由,在婚姻中活出上帝的心意[43]

5.1.2 創世時,上帝已命定要工作,來維持創造秩序。中世紀指定職業召命(berufvocation用於聖職的呼召[44] 由路德開始泛指屬世工作,因外在的人所作的沒有屬靈與屬世的分別,影響不到內在的人所以工作不能以屬靈或屬世來判別高低[45] 人在上帝安放的崗位(station)服事祂就是履行天職(calling肯定工作屬靈意義成聖生活落實在日常工作體驗上帝的同在和供應。職業與得救無關,上帝不關心職業的形式(林前717,只注目於在工作中服侍祂的心靈。[46]

5.1.3 路德在1520年撰寫的著名改教論文《致德意志民族基督教貴族書》,打破中世紀教會腐敗的聖職制度,當中提出「信徒皆祭司」(priesthood of all believers),貫徹外在的人所作的沒有屬靈與屬世的分別,因基督不是有兩個身,一個屬世,一個屬靈,而是只有一個身體,所以所有信徒享有同一的屬靈身分,除職事和工作外,屬靈與屬世間沒有分別(den des ampts odder wercks halben),大家領受同一的洗禮、同一的福音、同一的信心。[47] 信徒洗禮都成為祭司,身份源於基督:我們是祭司,因衪是祭司;我們是神子,因衪是神子;我們是王,因衪是王(彼前29;啟16[48] 沒有廢除專職性的事奉,他用祭司(sacerdos)和僕人(minister)來區分兩個職事,在1523年的《論按立教會僕人》(De instituendis ministris Ecclesiae)提到,祭司不等同於僕人,祭司水和聖靈洗禮而生,僕人奉召授職而成,代表教會推行聖工,不過退休或解職後,就回復為平信徒的祭司身分。[49]

在祭司的職務中,路德從「愛鄰人」的角度去闡述教牧職分。上帝呼召信徒成為一體,彼此聯絡(加62;林前122226「聖徒相通」(communio sanctorum,每個信徒都彼此的鄰人,在教會中彼此相愛信徒皆祭司成為教會的內在動力,一起分擔職事,實踐成聖的生活。[50] 他強調祭司有資格到上帝面前為別人禱告,彼此宣告上帝的道。聆聽鄰人遇上的麻煩,就是私下告解的服事,鄰人可聽到告誡或安慰的教牧之言而得釋放,分擔罪的擔子(太1818)。教會就是代禱的群體,幫助鄰人在代禱中克服軟弱,生命不再孤單,因有基督和教會同在[51] 此外,他認為純正地傳福音教會的標記以福音為中心與罪人分享(communio),對罪人作教牧上的關懷。[52]

5.1.4 雖然聖化外在世界不是加爾文的重點,但他指出信徒與世界「可區分但不可分割」(distinctio sed non separatio),拋棄世界等同拋棄世界的創造主,所以信徒蒙召委身在世界中工作,表達對創造主的忠誠和愛,唯獨上帝榮耀soli deo gloria[53] 他承繼路德的思想,認為上帝分派人在祂安置的崗位上,人不能凌駕上帝去評價工作的地位,而且每份工作都有上帝的臨在和施恩,人有共同的責任在上帝的花園中勞動。[54] 比較路德,他更重視群體中成聖,在教會分享基督的益處,成為成聖的代表。他不但認同信徒間私下告解的服事,更主張向全世界公開認罪;同為基督的身體,群體謙卑能承載肢體的軟弱,共同面對困境,一起恢復上帝的形[55] 此外,他以學校和母親比喻教會:教會是一所永不能畢業的學校,信徒需要不斷勸勉正確的教導,上帝的大能制服教會是信徒的母親,將兒女聚集在教會的懷抱中,藉上帝的道終生撫養他們,如母親般關顧。[56] 他進一步推展,除非有教會成為母親,就不可能有上帝成為父親,所以教會要關心靈魂的拯救建立和擴展上帝的國[57]

5.2

路德的神學重心不在成聖觀,甚至有人認為他在「因信稱義」止步;的確他很少著墨於回轉更新,但人在成聖過程中學習行善愛人。加爾文作為路德的跟隨者,路德冒死爭出改教初步的框後,加爾文進而探討內在的成聖,重點在於恢復上帝的形像,下文分別介紹「恢復上帝的形像」、「與主同死同復活」和「行善行義學愛人」三部份。

5.2.1 亞當的身體是從泥土地造出來上帝向亞當吹了一口氣,上帝給人的靈魂印上上帝的形像(創27。加爾文指出「上帝的形像指上帝原先賜給亞當的尊嚴,因他當時有悟性且他的情感也在理智的支配下……他當時將他一切卓越恩賜的榮耀都歸給上帝。」[58] 原初的人有認識上帝的能力,能回應創造天地的主加爾文認為認識上帝就是認識人和上帝的關係,就是宗教上的敬虔上帝更予充分理性可以認知永恆和今世事物,賦予超自然的能力,包括追求公義和純潔的心、愛上帝的心、信心、對鄰人的慈善之心,有能力去遵行上帝的話。不過,人逾越自己的範圍,選擇墮落,中斷和上帝的關係,恩典不在灌注在人身上,同時失落超自然的能力,混亂理性使偏離當敬拜的對象,以致偶像崇拜或迷信罪使人變質,上帝對立。[59]

加爾文認為「人墮落後,上帝的形像沒有完全被毀滅,但形像已敗壞到所存留的部份也是可怕的殘缺。」[60] 因著上帝愛,不接受人的邪惡,就尋找人裏面殘餘的上帝形像,繼續愛人;因著上帝愛,祂計劃恢復人裏面上帝的形像,基督作為中保。[61] 「基督被稱為第二個亞當,也因為祂,使我們重新獲得真正和完整的尊嚴。重生最終的目的就是祂使我們重新獲得上帝的形像(西310;弗424)。」[62] 他主張成聖sanctification等同於不斷重生regeneration,重生就恢復上帝的形像到原初的樣上帝重新聯合,學習順服上帝的旨意,新生命是悔改的自然產物。他指出稱義不等同成義,人不會在信主一刻突然全然成義而不再犯罪,而是一步步更新上帝的形像。[63]

5.2.2 加爾文反對中世紀經院哲學悔改紀律行動;他主張基督藉信心使人成聖,甦醒人心認識上帝,同時為自己的罪而悔改。「悔改不但是藉著信心而來,也是信心所產生的。」[64] 悔改的希伯來文 t’shuvahחשובה),有回轉的含意,[65] 加爾文定義為生命真正地歸向神,離棄自己,治死舊人,穿上新人。[66] 他強調信心是悔改的源頭,所以悔改是成聖的一部分願意與基督同死同復活[67] 即治死老我(mortification),向新生命活(vivification)。[68] 基督同死,才能使與生俱來的敗壞不再作王;與基督同復活,使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羅66一切屬血氣的性情與神為仇(羅87),與上帝(羅87),所以成聖的第一步是要否定自己的本性將罪釘死,同時在聖靈裏重新做人,在本性轉換更新,努力實踐敬虔生活基督同死同復活即是與上帝聯合,與上帝復和

5.2.3 路德和加爾文都建基於奥古斯丁的神學,認為自亞當開始人的本性墮落,上帝的恩典才可扭轉犯罪的向去行善[69] 路德陷入屬靈低潮時,越想靠自力行善成聖,越發現自己沒有愛上帝與愛鄰舍的心[70] 成聖在於對基督的信心,推動和引導人作出自發性的自主行動。他指出人墮落後沒有良善(羅718),必須先因信得著外加的義,才能順服於上帝而行善,走上成聖之路。[71] 所有善都源於信,並從信中流出來,因信使人開放自己領受上帝恩典,行善的能力由上帝賜予,惟有在上帝的義上建立的才是真善工。[72] 稱義不是由善功產生,相反行善是稱義的自然結果,是人對上帝感恩的回應。[73] 愛人是善行的一種,愛人的心是救恩的禮物,同樣由信產生,而信在愛中發揮信的功能(加56。他直言:「我們看祂是眞實公義……心靈就全然聽從上帝的旨意,甘心情願照上帝所喜悅的待祂,爲祂盡心盡意辦理一切[74]

加爾文同樣提到願意行善和行義的心來自聖靈,「除非人心先完全被潔淨,否則人無法行義」,「善行不是自己的功勞」。[75] 但他較路德看重內在動機,批評得救前的人憑自力作的善行會被不潔的心敗壞,「人不可將神親自稱為污穢的行為當作義行」,而真正的善行乃是以動機衡量。[76] 人因信稱後,信徒所行的善在上帝面前才被算為義(羅422」,「信徒的善行蒙上帝悅納就如完全瑕的」。[77] 此外,他把愛人放在尊重上帝的形像之上,信徒先學習尊重他人,「不管我們遇到任何人,我們不但會尊重他,也會善待他,並將它視為自己的朋友,從心裏感到自己的卑微,並尊敬別人」,看重別人的利益超過自己的利益(彼前410)。[78] 即使對方是仇敵,也要視他身上上帝的形像受損傷害他等同傷害上帝的形像,所以要尊重在人裏面上帝的形像注視在人裏面上帝的形像,能去饒恕愛。[79] 信徒要言行舉止都要榮耀上帝

6.

試煉或爭戰Anfechtung,拉丁文 tentatio不僅表達撒旦在靈性上的試探,也表達徒在生命過程中信心的掙扎(太2636-44;路2241-44)。[80] 處於終末前的中間階段in between),天國已然但未然(already but not yet):隨基督降,天國已在歷史中開展,現在天國仍在進程中,然而全面實現卻仍在未來,要等基督再來。路德和加爾文的觀點一致,認為因信稱義後,信徒的新生命並非已經完全,地上世界仍受撒但干,不斷與外在的試探和內在的情慾爭戰,但在聖靈的引導下逐漸更新,直等到那日

6.1

路德強調被稱義的人同時是義人和罪人(simul iustus et peccator[81]兩種人住在一個人之內林後4:16,原來肉體與靈性相爭加五章十七節[82] 仍然依附在本性上,新人不斷,體驗內心的自由與肉體的罪性爭戰加爾文同樣描述靈性生命是戰場,信徒還是罪人,未完全恢復上帝的形象在今生仍受到邪惡的困擾,每天和自己的惡性搏鬥,重生之人仍有罪的餘燼在他們裏面燃燒,不斷產生引誘犯罪的私慾,仍然受情慾惡魔的捆綁。[83]

6.2

路德坦言成聖過程是信徒一生的爭戰,上帝透過試煉把信徒拉近祂。信徒要天天除去罪惡,新生命不斷依賴福音的應許,在信心中靠得勝,進步正是不斷地重新開始。[84] 加爾文指出上帝並沒有嫌棄人的軟弱,就如基督雖責備,但沒有不認他們,更勸他們離棄小信(太825-26)。祂要信徒天天認罪悔改,在聖靈藉禱告堅固信心(詩2714;賽74,預備行善(弗210。信徒要盡力離棄自己,與基督同死同復活,治死私慾,與基督聯合,順從上帝的帶領,心意更新變化(弗423)。[85] 而路德更帶出確信(fiducia)的盼望(spes:外在的人雖在掙扎中受苦,內在的人卻得著真正的自由(約836),靈魂被基督從罪中釋放,裏面一天一天的更新。[86]

6.3

加爾文指出成聖是個緩慢的過程,上帝持續不斷除掉選民身上的敗壞,被聖靈重生,使他們作祂的聖殿the temple of God),爭戰唯有離開世界後才得結束,「在他們回天家時,上帝的形像將臻於完美的榮耀。」[87] 路德就直言成聖工夫永在今生不會達至圓滿,在無限進程(becoming)上,完全成聖只能在復活之日才發生[88]

7.

馬丁路德和加爾文的成聖觀可謂和而不同,涉的範疇不同,卻能互相補足,使成聖觀趨於完整。他們肯定聖靈和聖經的重要性,提醒人不能靠自力成聖。路德把代禱視為私下告解的服事,點出代禱的重點在於求赦,即與上帝復和,要得著上帝自己,而加爾文指出信徒不單要個人悔改,更主張集體公開認罪;這兩點為現代教會所忽略,值得我們深思和反省,重新檢視禱告的方向和目的,不再單單注視今生的物質世界,乃要回轉認識罪的破及仰望上帝的屬性和拯救。論到行善,路德強調「愛鄰人」,而加爾文從恢復上帝的形像而帶出人要互相尊重及愛仇敵,他倆跳出中世紀的律法主義,而從更高的道德層次論善功,就如主耶穌所言,「愛」是律法的總綱(太2237-40),提醒人以愛的角度出發行義行善,因愛上帝而愛人,因尊重上帝而尊重人。最感動筆者的是兩位神學家對人性的體諒,二人按理性論述神學思想,但字裏行間流露出生命的內涵,不從高傲的象牙塔及評論世人的罪,反而謙卑在上帝面前去仰望上帝的憐,路德經歷過屬靈低潮,深刻體會人性的軟弱和罪的綑綁,致使他能仔細地描繪人在罪中的掙扎,以及體諒人不能自制的無奈,從而領悟上帝奇妙偉大的愛,主動成就救恩,拯救人出絕望的困境。此外,路德的聖化工作論和加爾文的屬靈操練,對現代信徒有別具意義的提醒,下文會介紹及討論。

7.1

路德指出屬靈操練不在乎地點,在乎活出上帝的道,為工作添上屬靈意義,職業(vocatio附帶著神聖召命,信徒要在工作中與上帝同行。他提醒沒有上帝的供應,人努力也不足維持生活(詩1271,所以信徒可支取恩典去工作,體驗祂的看顧。既然工作寓於恩典中,便不需憂慮,只管憑信心生活。他批評不工作的人如同賊汲取別人的血汗,推卸應負的責任,為上帝所憎偷懶亦屬不敬虔,同樣違反上帝的命令。不過,上帝並非要人不止息地工作,設立安息日為要讓人休息及敬拜祂。所以,人要忠心工作來回應上帝的恩典,是個人道德的最高表現履行上帝給人的務,成聖生活落實在工作[89] 加爾文補充:若每個人確信上帝親自安排工作崗位,接受的呼召,便會甘心樂意地在自己的崗位上盡本份,不發埋怨且忍耐到底。[90]

7.2

路德和加爾文強調成聖不是人靠自力去遵行律法,否則淪為律法主義,惟有上帝親自介入才可逆罪性去行善。路德提到得救的人同是義人和罪人,與生俱來的敗壞仍會誘導人去犯罪,人一生免不了靈性上的爭戰。加爾文指出成聖的第一步是要否定自己的本性,就是人認識自己的本相,並不斷地離棄自己,治死舊人基督同死。新生命則是恩典,信使人開放自己在聖靈裏重生,在本性更新,作出自發性的自主行動去行善愛人。因此,屬靈操練就是拒絕情慾的引誘,使老我不再作王,在聖靈的引導下恢上帝的形像,效法基督,順服上帝活出上帝的道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91]

馬丁路德與加爾文致力推動宗教改革,成果有目共睹,他們的神學思想對後世深遠。路德強調稱義與成聖全是恩典,「成聖使心靈成爲眞實平安自由,充滿百般福氣,成爲上帝的兒女。」[92] 加爾文指出認識自己及認識上帝的悟性由上帝所賜,向人解開奧,「願意行義的心來自聖靈,使我們的靈魂成為聖潔,賞賜我們新的思想和情感,我們才能正當地被稱為新造的人。[93] 他們的成聖觀從理性的層面闡述上帝的真理,又信徒以愛回應上帝的愛,在聖靈的光照下愛人行道,活出新生命的樣式。

內文7900字)


參考資料

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著,和士謙、陳建勛譯。《基督徒的自由:附路德講道詞八篇》。香港:道聲出版社,1992

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著,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翻譯小組譯:《加爾文基督教要義
(上冊)》第二版,台北:加爾文出版社,2011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基督宗教對話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台北:中華信義學院出版社,2007

丘恩處《猶太文化傳統與聖經》美國:紐約神學教育中心,1999

伯恩特.漢姆(Berndt Hamm)著,李淑靜、林秀娟譯。《早期路德信心的突破》台灣:
中華信義神學院出版社,2017

保羅.阿爾托依茲(Paul Althaus)著,段琦、孫善玲譯。《馬丁路德神學》。台北中華
信義神學院出版社1999

洪同勉。《利未記》。香港:天道書樓有限公司,2006

李麗娟神學的阿基米德點:基督論,以及贖罪論、救恩論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16

麥格夫(Alister E. McGrath)著,蔡錦圖、陳佐人譯。《宗教改革運動思潮》,增訂版。香港基道出版社2006

拜爾(Oswald Bayer著,鄧肇明譯。《路德神學:當代解讀》。香港:道聲出版社,2011

基里沙和基夏花夫婦著,王大民譯《吹響得贖的號角――以色列的秋季節期》香港:選民事工差會香港分會,2017

喬治(George T.)著,王麗澤譯。《改教家的神學思想》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9

奧爾森(Roger E. Olson)著,吳瑞誠、徐成德譯。《神學的故事》。台北校園書房
出版社2002

楊慶球《成聖與自由:王陽明與西方基督教思想的比較》香港:建道神學院,1996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第二版香港:基道出版社,2005

張勝為比較東正教與加爾文之拯救論與神合一或悔改重生〉(台灣:台灣神學院神學研究所導學碩士論文,2015Ir.taitheo.org.tw/bitstream(查閱日期2019/6/18)



[1] 洪同勉利未記(香港:天道書樓有限公司,2006),522

[2] 基里沙和基夏花夫婦著,王大民譯《吹響得贖的號角――以色列的秋季節期》(香港:選民事工差會
香港分會,2017),86

[3] 約翰.加爾文著,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翻譯小組譯:《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第二版,(台北:
加爾文出版社,2011),頁563

[4]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基督宗教對話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台北:中華信義學院出版社,2007),
5961

[5] 李麗娟:神學的阿基米德點:基督論,以及贖罪論、救恩論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16
234-235

[6] 楊慶球:《成聖與自由:王陽明與西方基督教思想的比較》香港:建道神學院,1996),頁24-26

[7]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71

[8]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第二版(香港:基道出版社,2005),頁192

[9] 馬丁路德著,和士謙、陳建勛譯:《基督徒的自由:附路德講道詞八篇》(香港:道聲出版社,1992),頁921

[10] 伯恩特.漢姆著,李淑靜、林秀娟譯:早期路德信心的突破》(台灣:中華信義神學院出版社,2017),
220222223244246247

[11] 馬丁路德:《基督徒的自由》,頁14

[12]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3-5

[13] 同上,頁188189204

[14] 同上,頁191192195489

[15]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180

[16]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62

[17] 馬丁路德:《基督徒的自由》,頁12

[18]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65113

[19]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4243217438

[20]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159175;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242437

[21] 拜爾著,鄧肇明譯:《路德神學:當代解讀》(香港:道聲出版社,2011),頁357

[22] 馬丁路德:《基督徒的自由》,頁1116

[23]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頁192

[24]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34-35

[25]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167-168

[26] 馬丁路德:《基督徒的自由》,頁121318

[27]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483

[28]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頁26-27伯恩特.漢姆:早期路德信心的突破》,頁438

[29]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頁26-28,李麗娟:神學的阿基米德點》,頁150

[30] 張勝為:〈比較東正教與加爾文之拯救論與神合一或悔改重生〉(台灣:台灣神學院神學研究所導學
碩士論文,2015),頁14-15

[31]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442

[32] 奧爾森著,吳瑞誠、徐成德譯神學的故事》(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2,頁463

[33] 楊慶球:《成聖與自由》,頁348687

[34]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172

[35] 保羅.阿爾托依茲著,段琦、孫善玲譯:《馬丁路德神學》(台北中華信義神學院出版社1999),
72317318

[36] 張勝為:〈比較東正教與加爾文之拯救論與神合一或悔改重生〉,頁14-15

[37]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54

[38] 麥格夫著,蔡錦圖、陳佐人譯《宗教改革運動思潮》,增訂版(香港基道出版社2006),頁285-286

[39] 馬丁路德:《基督徒的自由》,頁10

[40]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頁60-65

[41] 拜爾:《路德神學:當代解讀》,頁148-153172

[42] 拜爾:《路德神學:當代解讀》,頁173-175

[43]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頁60-63

[44]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377

[45] 馬丁路德:《基督徒的自由》,頁14

[46]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頁64-6678-80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375

[47]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286287313315

[48] 喬治著,王麗澤譯:《改教家的神學思想》(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9),頁75-76

[49]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285-286314-315拜爾:《路德神學:當代解讀》,頁335-336

[50] 喬治:《改教家的神學思想》,頁76

[51] 保羅.阿爾托依茲:《馬丁路德神學》,416-418428431432

[52] 喬治:《改教家的神學思想》,頁212;保羅.阿爾托依茲:《馬丁路德神學》,頁425

[53] 喬治:《改教家的神學思想》,頁201;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374

[54]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375-376

[55]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162-163181-183喬治:《改教家的神學思想》,頁213

[56] 喬治:《改教家的神學思想》,頁214-216

[57]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300-301喬治:《改教家的神學思想》,頁217

[58]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139

[59]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122126-130137

[60]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140

[61]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130

[62]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140

[63]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135158-159

[64]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483

[65] 丘恩處:《猶太文化傳統與聖經》(美國:紐約神學教育中心,1999),頁219

[66]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487

[67] 李麗娟:神學的阿基米德點》,頁235

[68]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158

[69] 伯恩特.漢姆:早期路德信心的突破》,頁535553

[70] 伯恩特.漢姆:早期路德信心的突破》,頁220222223244246247

[71] 保羅.阿爾托依茲:《馬丁路德神學》,頁405427;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375

[72] 拜爾:《路德神學:當代解讀》,頁347-350楊慶球:《成聖與自由》,頁72

[73]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157

[74] 馬丁路德:《基督徒的自由》,頁19

[75]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643652

[76]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639643

[77] 同上,頁675676

[78] 同上,頁571572

[79] 石素英:成聖觀的對話,頁138-139

[80] 李麗娟:神學的阿基米德點》,頁241

[81] 伯恩特.漢姆:早期路德信心的突破》,頁548

[82] 馬丁路德:《基督徒的自由》,頁9

[83]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491

[84] 拜爾:《路德神學:當代解讀》,頁357-360;李麗娟:神學的阿基米德點》,頁242

[85]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458459499500567644

[86] 楊慶球:《成聖與自由》,頁74

[87]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141490

[88]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頁31楊慶球:《成聖與自由》,頁50

[89]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頁64-6678-80

[90]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597-599

[91]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490

[92] 馬丁路德:《基督徒的自由》,頁18

[93] 約翰.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頁217221222489

LAST_UPDATED2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