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主選單

全球基督教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首頁 社會倫理 政治倫理 林建誠:昔日先知、今日傳媒
林建誠:昔日先知、今日傳媒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Publisher   
週三, 24 六月 2020 14:36

昔日先知、今日傳媒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林建誠

 

一、引言

自香港「雨傘運動」以後,民間社會與政府之間的信任大幅下跌,政府一方面處處顯出對大財團的傾斜,同時又對官方消息的發放選擇性地發方,香港傳媒工作者代表已不止一次表達不滿,同時過去幾年,香港傳媒機構相繼「染紅」及被指受到中央政府干預其新聞自由,著實令不少新聞工作者感到非常憂慮,擔心「第四權」聲音逐漸被滅聲而公義的聲音無法彰顯時,社會的價觀必然隨之而淪喪。加上自「雨傘運動」後,社會撕裂異常,政府與民間張力對立。與此同時,與香港關係密不可分的中國大陸,近年對言論拑制的力度,越發嚴厲,曾經有心為社會盡責的傳媒人,在整體大環境氣氛下,無奈地選擇離開這一行業,公義的聲音,越來越弱小。香港這個曾在港英時期被視為言論高度自由的殖民城市,是不少外國著名傳媒機構及通訊社以此地作為亞太地區的傳媒中心。反觀今日,一些機構已移師到新加坡,傳媒步入寒冬已是事實。今天香港這個曾經以言論自由及司法獨立為「核心價值」的城市,還有沒有公義的將來?當下傳媒工作者該抱著一個怎樣的態度去面對?筆者作為一前資深傳媒工作者,嘗試從神學、聖經、及基督徒傳媒工作者的親身見証,通過舊約中幾位最具代表性的先知,察看他們當時的處境中,怎樣堅守立場,敢於面對強權與不公義,甚至公民抗命,為社會道德價值日漸崩壞的今天社會帶來甚麼樣的反思。同樣在這樣一種大環境氛圍下,應用到今天傳媒工作者的社會責任和堅持「真話」立場上,實有互相呼應之妙。

二、先知的角色與職能

A. 先知的角色

舊約時代,以色列民與上帝之間的溝通的媒介,就是藉著先知。換言之,先知就是上帝的代言人。先知無分男女,皆可被上帝揀選,例如在創世記,被稱為猶太人之父的亞伯拉罕,聖經也描寫了他有「先知」身份。(創207)亞伯拉罕被神揀選,成為萬國之父,然而他在聖經中先知的角色並不明顯。先知沒有性別限制,古時也有女先知例如摩西的姊姊米利暗,舊約描述她拿著鼓,眾婦女跟著她拿鼓跳舞時,都以先知來稱呼她。 (出1520)其他女先知,包括士師時代的底波拉,她是以色列人的士師;(士師記44)還有列王時代的戶勒大等。(列王紀下2214)可見以色列的先知是沒有性別排斥的。[1]

B. 先知的職能

1. 摩西 – 最偉大的政治領袖

摩西學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以為可以為民族同胞幹一番大事,當時的以色列民族尚未成國,只是在強國埃及下被勞役的「廉價勞工一族」。摩西看見自己民族活在水深火熱中,比起他自己的王子地位看得更重。及至在四十年後,摩西從一個已經年邁的牧羊人,承擔起拯救以色列百姓的領袖,成為以色列史上最偉大的先知。(申34:10)從當時代的處境看,帶著上帝權柄及使命的摩西,面對當時的埃及政權,除了政治問題外,也要面對其埃及的宗教信仰日漸蠶食以色列民的一神信仰。摩西的杖變蛇,吃掉法老王術士的蛇,正是以色列的一神信仰,與埃及的異教信奉多神的對決,就是一例,摩西以公義和憐憫的政治從壓制和剝削的政治中解救出來。[2] 藉著摩西,上帝為以色列帶來「自由」(liberty),因為是神透過摩西領百姓脫離為奴之地,若以今天的政治詞彙來描述,或者以「解放」更恰當。其次是制定「律法」,相當於今日的「法律」標準,還有在《利末記》中記述的道德秩序等。[3]

2. 撒母耳 –三重身份皇室的監督者

撒母耳從小就在有信仰氛圍下成長,他除了作為上帝的代言人之外,亦是舊約時期最後一位士師,他同時也是上帝的代言人,聽從上帝吩咐為以色列民奔走,膏立以色列第一位王帝掃羅,他既祭司也是士師更是先知。撒母耳其中一項職能,就是監督以色列民,有沒有偏行歪路,並替百姓向上帝代求作:「至於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撒上1223

3.以利亞 –最惹火?「打不死」的行動者

以利亞的身份與職能是頗為特殊,他是在眾多具有先知職份的舊約人物中惟一一位沒有經歷死亡的先知。以利亞在以色列的救贖歷史上的角色獨特,他的特殊地位僅次於摩西。[4] 舊約列王紀上十七章至列王紀下二章是記述以利亞的作為。當時的政治環境處於以色列南北分裂後,以色列的亞哈王繼承父親暗利的政治野心,並娶洗頓王公主耶洗別為妻。耶洗別把崇拜巴力偶像的異教文化引入以色列,甚至褻瀆上帝,在首都撒瑪利亞這個政治及宗教重心,一洗而變成異教殿堂巴力神廟。(列王紀上16:31~32)這種政治手段融合宗教洗腦,以色列民漸漸失去敬拜獨一真神,普遍被社會上的異教風俗同化。想一想整個北國以色列,只有七千人沒有妥協去做異教徒。(王上19:18)以利亞承載著恢復以色列民宗教信仰及社會道德的責任,獨力與強大的亞哈耶洗別政權對決。或者再仔細從舊約經文看看,亞哈王所犯下的惡行。列王紀上二十至二十一章,記載了亞哈為了要得一地主拿伯的葡萄園,在耶洗別的教唆下,謀殺拿伯並奪取人家財產,這事件顯示當權者是以權力來操控國家的司法系統,把伸張公平正義的法律體系破壞得蕩然無存。[5] 以利亞的武器就是上帝所給予的能力與勇氣,值得留意的是,以利亞當時是以一人之力應付四百五十個有政權撐腰的巴力先知,比對今天的語境來說,豈不是民間弱小陣型的政治與宗教對決?當然以利亞還是有七千同路人為他打氣。(列王紀上19:18) 以利亞以行動去向亞哈王權說不,發出的信息也不單只針對王權,同時也正好給那些沉迷於俗世、沒有上帝在心中的以色列全國上下一記重重的掌摑。

4.耶利米–憂心國運的信息員

耶利米出生的年代,正是南國猶大淪亡前國家黑暗時期。這位生來就有祭司的身份。他被稱為「淚眼先知」並非無因,這是因為自他年輕時就蒙揀選成為猶大國的先知,足足四十年。他自公元前621年,即猶大王約西亞在位十三年時,就被上帝選為先知,向百姓宣告上帝的話。直到公元586年耶路撒冷淪陷猶大亡國,期間共歷經五位王帝,包括:約西亞、約哈斯、約雅敬、約雅斤和西底家,身為祭司的他,眼見猶大國岌岌可危,百生仍然在不同的領域上敗壞,包括: 1. 宗教上的敗壞;包括在聖殿裏擺放偶像玷污聖殿,甚至崇拜異教,設立丘壇,點火焚燒自己的子女。(耶利米書7:30~31

2.道德的敗壞。「我怎能赦免你呢?你的兒女離棄我,又指著那不是 神的起誓。我使他們飽足,他們就行姦淫,成群地聚集在娼妓家裡。」 (耶利米書5:7~9

3. 社會良知的敗壞。「你們若實在改正行動作為,在人和鄰舍中間誠然施行公平,不欺壓寄居的,和孤兒寡婦,在這地方不流無辜人的血,也不隨從便神陷害自己,我就使你們在這地方仍然居住。」(耶利米書7:5~7)甚至有假先知,亂說預言,只說百姓喜歡聽的說話,誤導當時的百姓。(耶利米書27:9~10) 然而數十年的先知生涯,即使耶利米苦苦哀告,以淚洗臉希望百姓回轉,似乎都沒有得到國民理會,耶利米甚至遭到粗爆對待,就連跟自己職份相同的祭司巴施耶戶,為了箝制耶利米的言論,竟然毆打耶利米,把耶利米鎖起來。(耶利米書20:1~2)然而耶利米始終沒有忘記上帝對他的託咐,繼續忠言逆耳地向政權及宗教份子直言相諫。無奈耶利米數十年的苦苦相勸,無法改變人心的敗壞,最終南國被巴比倫攻陷,猶太餘民被擄到巴比倫,結果要七十年後,被擄子民才回歸耶路撒冷。還是古列王的「皇恩浩蕩」(從歷史神學去看,其實這也是蒙上帝憐憫,同時應驗了上帝當日藉耶利米宣告,懲罰過後,以色列子民最終還是回歸耶路撒冷。筆者年前曾到伊朗一遊,特意去到設拉子城這個古代波斯的帝都,到古列王墓前憑吊。

: 古列王座落在伊朗中部設拉子市的古城區

這片荒蕪的平原,沒有美侖美煥的壯觀墓園建築,更沒有什麼中國人的風水劃地,就只是一座由花崗石砌上去的墓碑。想象一下這樣的一位外國君王,當年還願善待以色列百姓,允許其餘民歸回,反而橫梗跋扈的以色列民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壞與上帝所立的摩西之約。

5. 瑪拉基 – 末代先知

瑪拉基的特別之處,除了是他是舊約聖經中排到最末發言的先知,此後上帝沒有與以色列民說話數百年。這段被稱為沉默時期,整個世界局勢都發生了劇變。國際政治上,希臘帝國版圖曇花一現,但文化哲學卻影響深遠;軍事及硬件設施,還有政治體制,由羅馬帝國取代。瑪拉基書作者沒有在說話中直接說要停止預言,而是過了一段時間,人們才逐漸意識到預言終止。猶太史學家約瑟夫說。大約在波斯王阿達薛西時代,即大約主前450年,「嚴格意義上的先知承傳」就止息了。[6] 瑪拉基書有一特點,除了它是舊約最後的預言外,就連瑪拉基這個名字也值得探討。瑪拉基( (מַלְאָכִֽי的名字,在希伯來語中是直接翻譯,原意是「信息傳達者」,換句話說,根本這位「瑪拉基」可能是一位寂寂無名的「信息傳遞者」,然而這位無名氏,卻肩負著以色列民進入新約時代前最後一名上帝的「代言人」。

瑪拉基與尼希米是同時代人物,正是被擄回歸後重建聖殿圍牆之時。猶太餘民雖然回到耶路撒冷,但迅即固態復萌,生活敗壞,對聖殿敬拜毫不尊重,甚至祭只顧自己利益,把不合符獻祭標準的祭物獻上,促使瑪拉基向他們發出嚴厲責備,他猛烈抨擊當時的祭,虛有其表,認識自己的宗教信仰就行出來的就連外邦人都不如。此外,以色列民道德的敗壞,沒有從亡國中汲取教訓。行邪術、起假誓、犯姦淫、以及欺壓老弱婦嬬。 (瑪拉基書3:5)

C.先知的處境

上文提至的五位先知,從時序上由摩西這位政治領袖帶領著一個逐漸人多興為奴民族,擺脫了政治及異國宗教的捆綁,繼而為百姓制定律法、社會道德及倫理責任,再而更高層次的宗教生活;撒母耳的先知角色,由一個神權統治的以色列社會過渡進人權統治年代。及此國內王室權鬥劇烈、國際政局又不穩,內憂外患下,以色列國分裂,先知以利亞可謂臨危受命,繼續承擔監督者及責備者的角色,以行動去回應不公義的政權。當以色列民屢勸不改最終失去上帝保守要亡國之際,先知耶利米沒有放棄機會,繼續盡其先知責任發出譴責及呼籲,希望以色列回轉,然而經過七十年被擄回歸,以色列民對復國失去熱誠時,不單沒有從中反省兼且放任自己,無論在宗教生活或社會責任方面皆與當初摩西之約背道而馳,先知瑪拉基大膽地以一寂寂無名的「上帝傳話者」去譴責以色列民。上述五位先知,時代背景雖不盡相同,但所面對的處境,其實非常相似。從以下圖表可以大致看出,從他們處理這些社會問題、宗教問題、倫理問題時,立場都非常一致。 例如在整個社會風氣敗壞之時,無論是以利亞或或耶利米,以至瑪拉基,皆無視外在勢力的壓迫,奉上帝之名提出譴責。在社會上貧富不均,富人欺壓窮人的時候,先知們深明白這種有違上帝心意的社會倫理,他們皆當仁不讓地走在責備最前線。舊約學者萊特(Christopher J.H.Wright)指出,舊約的一項特色是「貧窮問題」。其成因是複雜的,除了一些自然因素例如自然災害導致農作失收之外,更多是人為因素,主要包括:

1. 剝削社會弱勢(如孤、寡及外來人口)

 

2. 剝削經濟弱勢(如苛徵重稅、資方剝削勞方等)。

 

3. 剝削種族弱勢 (例如外邦女子路德這些外來移居者所面臨的困境,還有亞伯拉罕對待夏甲,就連大衛王也對赫族人烏利亞做出卑劣行為)。

 

4. 宮廷權力濫用與腐敗* (如所羅門王後期統治時明目張膽剝削北方支派使自己財富猛爭) *筆者再加添一項:持續的權鬥導致國家衰落

 

5.司法腐敗及造假指控 (亞哈貪婪民間的葡萄園,以自己演譯的法律去達成自己的私慾)。[7]

摩西不懼法老的政權強大,以利亞無懼亞哈王的人多勢眾,在公義面前他們都能立足於天地。

D.先知與政治的必然關係

先知的出現,離不開政治因素;摩西面對法老的是政治打壓與被奴役者的公義對決。撒母耳面對的是神權管治或人權管治的政治對決,然而這一次上帝讓步,最終以色列民自食其果,淪為亡國之民。以利亞與巴力先知是真神與假神的信仰對決,以利亞與亞哈耶洗別集團角力,也是仗義執言與濫權枉法的對決。耶利米的動蕩時代,恰恰也是真先知說真話與與假先知說謊言的政治對決。到瑪拉基的時代,已是宗教淨化與宗教斂財的政治對決了。如此推斷,先知的特質,除了是維護上帝的公義及純正信仰外,亦要對當前的政治力量有批判的膽量與勇氣。

三、今天公共領域下的先知角色

昔日的先知既有洞察社會弊端的觸角,又敢於在大時代下抗拒混濁的污水。這點從筆者過去從事超過四分一世紀的傳媒工作看來,其性質與使命可謂極其相似。從以下比較,大抵可以讓我們理解,今天傳媒人應該擔演一個怎樣的角色、負上甚麼樣的使命、以及需要有哪些與昔日先知一樣的特質,在紛亂世代中追求公義。

1.昔日先知是上帝的傳話者, 今天傳媒是為公眾發聲的提問者

過往先知帶著上帝的使命,向不公義的政權說出其弊政,反觀今日,

傳媒 工作同樣帶著記者賦與的使命,在眾多社會及倫理問題的當下,發出質疑的聲音。從舊約的倫理探討中,學者萊特(Christopher J.H.Wright)指出,任何人類文化在思考其主要倫理概念時,公平正義佔非常重要地位。其他許多倫理觀念其實都要有賴公平正義,否則社會基礎便崩壞,舊約聖經正正強調這一點。若然公平正義蕩然無存,整個宇宙秩序根基也會瓦解。[8]

2.昔日先知是追求公義,今天的傳媒是要洞察不公義

香港近幾年出現不少社會矛盾,其中部份原因是源於社會瀰漫著一股不正之風,以買賣樓宇為例,平常百姓已難以負擔超級昂貴的樓宇價錢,樓價動不動以千萬價錢計,政府聲稱推行甚麼壓抑炒風措施,卻另一方面,又對一些人採取迂迴方式買樓房藉此節省樓宇置業稅,置若罔聞。嚴重削弱了政府的公信力,作為傳媒工作者,理應提出質疑並敢於揭露背後內情。

3.昔日先知是政權的監督者,今日傳媒是政府的質詢者

過去無論是士師時期的撒母耳、或是王國分裂時期的以利亞,他們都肩負著對政權監督的任務,由於王權擁有軍隊,又能行使行政權力,這很容易導致濫權或公器用情況,亞哈王篡改法律已是一例。同樣在今天,傳媒也應肩負起「第四權」身份,對政府採取應近符苛刻的質疑,祈使政府不要妄自尊大,小心行使權力,尤其行政運作、警務人員職權、以及政府財政稅收等涉及重大民生事情上,進行有效監督是以可以防止權力過大。[9]

4.昔日先知是憐憫貧窮,今日傳媒是關顧弱勢

無論是摩西、以利亞、到瑪拉基等不同時代的先知,憐憫貧窮都是他們

的核心主題。學者萊特引術另一舊約倫理學者羅德(Cyril S.Rodd)

出:『貧窮對以色列來說並非道德問題,因貧窮而所導致社會地位的喪失和恥辱,才是真正的問題。物質上的貧窮很少成為舊約主題,反而是社會中的不公和欺壓,令到一些人茁壯,即令一些人衰微,才是舊約所在意的。』[10]

而今日傳媒工作者的責任,其實也是應當站在弱者一方,為他們發聲,才不至於在這個欺壓的社會中,繼續被剝削。基督徒傳媒工作者更應學效耶穌的榜樣,「耶穌出來,見一群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於是開始教導他們許多事。」(馬可福音634)一直關注香港社會議題的袁天佑牧師指出,香港政府花費龐大金錢去建經濟收益不多的高鐵,犧牲了對貧窮老弱的援助,實在是將這些人「邊緣化」,將貧者邊緣化,等同將他們放逐到「荒野」。[11]

四、先知與傳媒工作者的共同元素

總結上述討論和引證,不難發現,昔日的先知與今天的傳媒,時空相隔雖逾二千年,但對於為民請命、向強權說不的情操幾近一樣。總括而言,可以從以下一句廣東俗語的四字辭語概括。

(courage):是膽識、是勇氣和識見,面對強權而無所畏懼。

(justice):是正義,也就是舊約先知追求的公義。

(mission):是使命,

(fair) :是公平,只有公平的社會制度、及司法系統,才不至於導致很多極權國家一般的冤假錯案發生,今天傳媒人應該追求的。每個時代每個社會,公平正義都是大眾關心的議題,反思舊約對於法律的執行,及律法書提供的具體內容,相信對活在當下的我們會裨益不少。[12]

參考書目:

1. Michael Kirwan 著,李駿康譯。《政治神學導論》。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
2012年11月初版。

2. Paul Marshall 著,鄭寶旋譯。《神旨.人治-從聖經看政、經、社會》。香港:

福音證主協會,1990年

3. 江大惠編。《基督徒與政治》。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 198511

出版

4. John M.Frame .《The Doctrine of GOD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4

5. Bernhard W.Anderson. 《The Contours of Old Test theologyFortress Press

6. Christopher J.H.Wright 著,黃龍光譯《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台灣: 校園書房

出版, 2011年初版。

7. Richard B.Hays著《基督教新約倫理學》。台灣:校園書房,2011年初版。

8. 林鴻信著。《莫特曼神學-上帝的應許是人類的盼望》。台灣:校園書房,

20188月增訂版。

9. 奧古斯丁著,周士良譯。《懺悔錄》。 台灣商務印書館,20186月版

10. 劉進圖著。《迎風而立》。香港:明報出版社,20159月第二版。

11. 蘇鑰機、張宏豔、譚蕙芸、李玉茹主編。《一人一故事》。香港:天地圖書

公司 20106月。

12. 李少南編。《香港傳媒新世紀》。 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15年第二版。



[1] Joseph Blenkinsopp, 先知職在以色列的發展史 / 鮑根索著 ; [宋蘭友]., 初版.. (香港: 公教真理學會, 1998), 47.

[2] Walter. Brueggemann, The prophetic imagination / Walter Brueggemann.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78), pg16.Moses dismantles the politics of oppression and exploitation by countering it with a politics of justice and compassion.”

[3] W. Robertson Smith (William Robertson), 以色列的先知及其歷史地位 / 威廉.史密斯著 ; 孫增霖譯., 第1版.., 上海三聯人文經典書庫 59 (上海: 上海三聯, 2013), 頁97

[4] Willem. VanGemeren, 舊約先知書概論 = Interpreting the prophetic word / 范甘麥倫(Willem A. VanGemeren) ; 湯定民, 戎翰譯., 初版.., 麥種基礎教育系列 (South Pasaden, Calif.: 美國麥種傳道會, 2013), 60.

[5] Christopher J. H. Wright, 基督教舊約倫理學: 建構神學, 社會與經濟的倫理三角 / 萊特著 ; 黃龍光譯., 初版.., 里程碑 (台北: 校園, 2011), 217.

[6] Bruce K. Waltke, 華爾基舊約神學 / 華爾基, 俞明義著., 初版., 參考叢書 (香港: 天道, 2014), 1044.

[7] Wright, 基督教舊約倫理學, 216~217.

[8] Wright, 基督教舊約倫理學, 318.

[9] 黃天賜, “新聞與香港社會真相 (圖書, 2013) [WorldCat.org],” 96, http://www.worldcat.org/title/xin-wen-yu-xianggang-she-hui-zhen-xiang/oclc/843748708&referer=brief_results.

[10] Wright, 基督教舊約倫理學, 213.

[11] 袁天佑, 走進時代的信仰 / 袁天佑著., 初版., 2017, 175.

[12] Wright, 基督教舊約倫理學, 373.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H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para-margin:0in;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Arial;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areast-language:ZH-CN; mso-bidi-language:HE;}

LAST_UPDATED2
 
全球基督教與處境神學反省,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