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pecial Topics Theology and Film 李穗洪:「我看見你」——從電影《阿凡達》看「他者」的關係
李穗洪:「我看見你」——從電影《阿凡達》看「他者」的關係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Wednesday, 30 June 2010 10:18

「我看見你」——從電影《阿凡達》看「他者」的關係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李穗洪

  1. 引言

《阿凡達》是一套賣座的荷李活電影,當中有來自印度教的詞語和形象,亦挾雜著印度教、新紀元運動、1 基督教、反侵略戰爭、反殖民主義等思想元素,有基督徒視為異教或反基督教的電影,也有推崇其與基督教相似的元素。此電影既然是從非基督教角度所拍攝的一套商業電影,筆者不在本文為以上爭議去作出定奪。2 電影中類似「道成肉身」的情景、控制自然界的神「艾華」雖引起了有趣的討論,但筆者的視線卻停留在男主角與不同人的模糊關係,並納美人的一句對白:「我看見你I see you」。

不少學者從「關係性」去探討神論、基督論和人論,「他者」關係成為「人的存有

的重要部份,疏離的「他者」關係使人格(Personhood)變得模糊,成為後現代社會的嚴重問題,故此筆者將透過電影的情節和觀念,去探如何討解決。我們將會看到人惟有依靠、進入和學效關係性的上帝,才能修補受破損的「他者」關係,以邁向人的完全。

  1. 《阿凡達》的故事簡介

潘朵拉星充滿神祕與和諧的氣息,原居民納美人擁有藍色皮膚和十尺長尾巴,與自然和諧共處,崇拜大地之母「艾華

。地球人RDA公司在此開採「難得素

礦產,並建立保安部隊。其科學家培養納美-人類混血的「阿凡達Avatar」(意為化身),通過靈魂轉移術,以基因配合的人類「架駛」他們,進入納美人群落,進行文化交流並研究此星球的生物圈。一名阿凡達架駛員身亡,其哥哥前海軍陸戰隊隊員傑克接替其工作,下身癱瘓和缺乏科學知識的他被保安部隊和阿凡達研究部領導葛蕾絲博士歧視。保安隊長柯邁斯上校以醫治其下身為酬勞,要蘇傑克做臥底,搜集納美人的資料和想法,以備談判或開戰。

傑克跟隨葛蕾絲以阿凡達形態到森林,但與隊伍失散。納美人奈蒂莉巧遇並把他帶回了部族居住地「家園樹

,部族精神領袖莫亞對這名「夢行的戰士」感興趣,指示奈蒂莉向傑克傳授納美人生活方式。傑克開始學習納美人語言和戰士技術,期間傑克匯報情報給葛蕾絲和柯邁斯。幾經過艱苦,傑克獲接受為納美人族員,成為奈蒂莉的親密情侶。

柯邁斯向公司主管播放傑克的日記,顯示納美人不會接受談判,誘使下令摧毀家園樹。葛蕾絲雖指這會影響星球有機體連接的神經網路,但主管只給她和傑克一小時去游說納美人,傑克向納美人披露他的最初任務,奈蒂莉認為傑克出賣納美人。

保安部隊發射火箭摧毀家園樹,引致納美人死亡,包括奈蒂莉的父親。葛蕾絲和傑克被公司囚禁,葛蕾絲在逃走過程中受傷,傑克制服迅雷翼獸而重獲納美人信任,被回應:「我看見你。」葛蕾絲傷重而死,莫亞稱她和艾華一起。傑克祈求艾華幫助納美人戰勝,傑克帶領納美人戰士和人類作戰,傷亡慘重,但野生動物突然攻擊保安部隊。最終,人類被打敗並被遣返回地球,艾華幫助傑克轉化成為真正的納美人。

  1. 《阿凡達》反映的「他者」關係

    1. 不平等的「他者」

電影中的地球人視納美人為低等土著並開採礦石的障礙,為了經濟利益而剝奪納美人對家園的主權,己身完全凌駕他者,他者成為己身的棋子或工具,充分反映殖民主義,顯示兩者存著不平等的「他者」關係。

    1. 邊緣化的「他者」

保安部隊的一班士兵視下身截癱的傑克為保安隊的笑話,葛蕾絲視無科學研究背景的他為研究的障礙,納美人視他為愚笨的「夢行的戰士」,不同「他者」群體對傑克都存在著不尊重和否定的觀感。不合乎被群體的標準的他者便被「邊緣化」和淘汰,這些關係為傑克塑造了在他者眼中偏低的「人格」價值。

    1. 衝突性的關係與本體的迷失

傑克同時擔演多重角色,作為葛蕾絲的研究員,收集納美人資料作研究;作為柯邁斯的臥底,收集軍事情報;作為納美人的實習生,努力學習成為納美人族群的一份子。這些多重關係存在著衝突,使傑克漸漸弄不清自己的本體、存在、身份和價值,迷失的他弄不清楚自己的角色,甚至在拍攝日記時,已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

    1. 被接納的「他者」

傑克一直都被人邊緣化和排拒,但這位「他者」被納美人族群接納傑克成為族民時,納美人的一句「我看見你」表達族群對「他者」的認同,使他真正加入了這群體。其中一位納美人說:「每個人出生兩次,第二次的出生是當你成永遠成為你的群體的一份子。」群體中他者們的接納對一個人格的存在有很大影響。

  1. 人是關係性的存在

《阿凡達》讓我們觀察到他者關係對本體有著影響,現在我們再從基督教神學角度去探討人的存在並他者間的關係之意義。

    1. 本體優先於關係?

當代神學人類學的研究頗為接受「人是關係的存有」的觀點,雖然有哈理斯反對關係在本體上先於人,但是,人的本體在她的推論中,變成為一個沒有可變經驗內容、自足、不變、同一性的先驗實體,任何與他者的關係只會改變本體的偶性,而不能改變其本質。3 海德格提出:「無世界的單純主體並不首先存在,無他人的絕緣自我歸根到底也不首先存在。」人由起初便與世界有親密的共存關係。4 根頓則提出:「位格並非只是進入彼此的關係中,而是在關係中彼此互相建構而成。」5 他者和他性成為「人」位格的必須。6

「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創二18Von Rad

「獨居」應被定義為「無助」,神為亞當尋找「幫助者」,可見人是被創造為於群體中生活,須幫助他者和被他者幫助。7 神為亞當所預備的「幫助者」同為人類,卻是不同性別,可見神要創造的不只是人的生命,並且是人的社會性和相異的他者的關係性。8

John Zizioulas

「人」和「個人」分別為二個概念,指沒有「人」只是個人性的人,「人」必是與外在有「相通」的「人」。9 個人本體假定了關係性的存在先於人透過與他者的關係來積極肯定自身的本體,10 個人只在有了關係後,才能肯定自己有意義地真實存在。故此,人是關係的存有,世上沒有「沒有關係而存在

的人,人總是為其他獨特的他者而存在。11 傑克便在關係模糊時,也迷失了自己,關係與本體是難以分割。

    1. 個體性與社群性的張力

根頓說:「作為一個位格是需要在獨特性和自由中被建構而成的,即人存在於社群中而被他者賦予空間而成的。他性與關係持續地成為兩個既是核心又具反向性的觀念,惟有同時賦予這兩個觀念適度的強調,人性才得以完全實現。」12 個人性與社群性在創造時是平衡的,但人的罪卻破壞了這平衡。13

由於人對世界不能避免地有開放性,便會形成與社會的各種緊張關係。14 個人不能脫離他者而單獨完成人的使命,而共同體是人完成使命的必須階段。15 一方面,個體須依靠社群來生存,包括父母的養育、人對性的渴求、人類在經濟活動的互相依賴,人不能脫離社群。16 另一方面,個體對世界和自己的經驗,又有自己的角度,並總想爭取不受社群控制的空間。

個人主義和集體主義的衝突是無可避免的,17 人須在兩者之間徘徊,而極端地單單依靠任何一極都是極度危險,前者可以顛覆社群,後者可以摧毀個體性,18 個體性與社群性在爭扎中的人的生命裡,將持續地對抗和混雜著,擁有科研技術和興趣的葛蕾絲與擁有資源和利益的RDA也存著這張力。

    1. 關係成全個體

當個人幫助他者而加強個人與他者的共同群體,個人生命亦得以實現。19

      1. 個體對關係的內在渴望20

一個人如在荒島獨自生活,沒有他者跟他分享、交談,就如失去一切,包括其人性。21 所有人都經歷、需要並渴望與他者的相互性,他者關係是培植個人成長和對他者益處的關懷的營養土地。22

與他者建立關係往往需要一些付出或犧牲,但社會仍充斥著追求浪漫愛情的理想;23 藝人和追星夢者不斷追求被他者崇拜;政客們追求對他者的控制,可見人的內心深處是渴望他者關係,正如傑克對於納美人的認同感到興奮。

      1. 群體使個體成長24

神給人關係性和群體性的本能,使他能與他者交往,在理智、情緒、身體、靈性上認識自己,發現和發展其人性,否則,就是病態,個體成長會遭到阻礙。25 人生旅程的開始總是不成熟的,只有經過不同人生階段,與不同他者在不同場境相遇,才會成長和彰顯神的形象。26

亞伯拉罕、雅各、約瑟、大衛都在不同時期,與不同他者交流,或在不同的群體中生活,才漸漸成長和被塑造成後期的他們,正如傑克在納美人群體生活中成長。

      1. 參與群體使個體完滿27

人是為社會和群體而被造,其理智、情緒、身體都是以他者為對象,並需要他者的回應和生活在群體中,其各方面才能得到滿足,28 人要在有他者的群體中尋找到自己的完成。29 在與他者的隔絕中,生命變成無意義,人必須與他者發展有意義的聯繫。30

士師記中的耶弗他是好例子,他需要在曾經拒絕他的基列人群體中取得認同,甚至在當中帶領這民族群體完成打敗亞瑪力人的使命,他才成為完滿。後來,他的女兒因他的魯莽錯誤而得到悲劇結局,這家庭群體的遺憾也使他的個體人生得不到真正的完滿。參與群體使人完滿,就如納美人說的「第二次出生」。

  1. 「他者

  2. 關係的現今挑戰

工業社會和現代主義將他者關係改寫,當我們踏入後現化的時代,他者關係的問題惡化。

    1. 人格的割裂解體

休謨約化「人」為不斷聚合散離的感覺單元;科學主義約化「人」為一組生物化學作用;馬克思約化「人」為經濟結構產物和歷史巨輪中的其中一個齒輪;費希德思想約化「人」為社會、文化元素的合成品;叔本華約化「人」為意志呈顯的現象;後現代思想家巴特斯約化「人」為成偶聚散的文化符號單元;31 而電影中所有RDA員工被約化成賺錢工具。

後現代思潮固然將人看為一堆符號,資訊時代和網絡世界使人進一步淪為資訊垃圾。32 人格的自我解體在現今社會日益嚴重,人先後失去理性、意志、內在性,已經沒有主體性或整合的人格,只剩下單純對外來經驗刺激的條件反射,或溶解在「文化溶液」(cultural solution)中的分解物。33 當人格被割裂解體而與他者相交時,他們的關係也自然會浮現問題。

    1. 個人主義與「去根化」

電影中的所有地球人離鄉背井來開發外星,他們的家庭和傳統都被淡化,只剩下各人的利益,與熱愛家園和傳統的納美人形成強烈對比。

在我們的世界中,個體性不斷被極端地放大,形成自私的個人主義,使貪婪成為人生動力,金錢成為絕對的終極目標、成功指數。34 各人盲目追求以別人的代價所換來給自己的「自由

,如同士師記的「任意而行」,世界再沒有絕對的道德標準,各人依據自己的墮落良心行事。但良知在不同地區、時期、民族的內容和標準,有著驚人的差異,35 這為社會帶來災難。

在過去社會,人的共同體生活不是由個人本能操控,而是依賴社羣傳統的軌道進行和發展,36 人透過家族去認識自己和他者;在現今社會,年青人否定一切被視為枷鎖的傳統,更以否定家庭來尋找屬於自己的「我」和證實自己已成為成人。37 年青人持續替換工作、性伴侶、地區、朋友,不斷地透過從關係中抽離,以重新「發明

自己。38 這種去根化現象,使人失去傳統、穩定關係,甚至人的身份也變得模糊。

    1. 否定和非人化他者

當人尊重他者,才等於認真地當他為人,而每個人都尋求從他者的認同,來證實自己完成其特殊使命,故此,所有他者間的關係和聯繫只可以在互相認可的基礎上發展。39

現實世界與納美人的遭遇相似,當人視他者生命如同其他被造物而非神的形象,墮胎便不是什麼道德問題。40 人類歷史中不少人殘殺他者後而全無罪疚,正因為沒有承認對方的人性,但當他們這樣做時,也喪失了自己的人性,41「非人化他者」往往是人將自己的自由絕對化和無限制化的產物,42 並導致世界上的種族清洗、恐佈襲擊、戰爭的主因,使人彷彿淪為工具。

    1. 全球化與邊緣化

神在創世記委派人類「代表

神「管治

大地,但當人類拒絕依靠神後,以自己的知識和能力代替,人「取代」神「支配」大地。43 潘朵拉星不能逃避遠在宇宙另一個角落的星球群體所入侵,不肯跟隨合作的則被邊緣化;而在我們所處的地球村裡,「高等

文化也在兼併或同化「低等

文化群體。

一群來自工業發達國家,仗依聰明、財富或權勢的人或集團先發現,進而霸佔及壟斷資源或資訊,發展出跨國企業王國,他們掛起自由貿易的旗幟,將第三國家的資源加工、包裝和推廣至市場。各式的產品為他們帶來豐厚利潤,但只有微少金錢返回第三國家。面對全球氣候曖化,工業發達國家只維護既有利益,卻要落後國家承受氣候變化的後果。

全球化不單在經濟上破壞公義,所有人和國家被這形勢迫致無法不跟隨那上些遊戲規則,亦使那些在這競賽中落後的被邊緣化、忽略、排擠、剝削。即使成功加入地球村,西方價值觀也會湧入和取代原有價值觀,物質主義加速社會腐敗,道德水平下滑,44 使他者關係疏離。

  1. 在神裡建立他者關係和個人本體

面對破損和失控的他者關係,45 人類須從上帝尋找根本性的幫助,重建合乎創造旨意的他者關係。上帝願意與被造物相通,希望神性的生命成為人的生命。46

    1. 透過關係的上帝看待「他者」

電影中的「我看見你」表達對他者的接納,但上帝是關係的源頭,所以人要以三一上帝的角度看「他者」。

      1. 神的形象

納美人接納傑克,因看見他能跟隨他們的標準,融入群體,傑克也用納美人傳統所尊重的途徑去重建他們對自己的接納,但任何與標準偏差的發現都可以破壞這種接納。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創一27)當代基督教神學家普遍接受Karl BarthDietrich Bonhoeffer的說法,認為神的形象乃關係。47 上帝沒有給人類權力去控制大地或「他者」,更沒有授權男人去控制女人,反而是委託人類關顧大地和「他者」,並叫男人和女人成為伙伴和互為幫助者。48 當我們看與他者的關係為神的形象時,彼此間的接納將會更徹底,並會以積極的互助行動實踐。

相反,暴力的管轄和怠惰的奴性都是違反神的形象中他者關係,前者以權力支配他者或敵視、拒絕被邊緣化的他者,衍生貧富懸殊、歧視及暴力,後者退縮降服權勢下,培植極權主義,二者都破壞神創造的人性。49

當人參與上帝和他者的生命,與神和別人進行愛的相交,並與大自然持正常的關係,便能實踐神所賜我們相通的能力,完成神創造人的目的和實踐神的形象。50

      1. 走進他者社群

創一27展示神的本質是關係,人類在犯罪前的相交性和互相依賴性表達了神眼中「好」的關係,「神希望人類活在團契的形態裡,能“向他地"(toward others)“為他地"(for others)與別人一同生活。」故此,人必須與相異的「他者」在團契關係中尋找和塑造人性。51

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的耶穌基督沒有歧視或轄制他者,而是謙卑地獻出生命,走進與自己相異的群體,與外邦人、稅吏、妓女、窮人相交,展現出神和受造物的相交性。52

真人性是社群式,拒絕與相異的他者以平等互重的平台相交,是逃避和扭曲人性。53 教會和信徒作為分別為聖的品格群體,須回應和跟隨從沒停止眷愛創造世界的神,傾盡本份去接觸、服待世界。54

傑克進入納美人的家園學習和吸收他們的文化,甚至最終要成為與他們一模一樣的真正納美人;而信徒卻要仿放耶穌活在他者中,服待他們,但卻要以獨特生命去感染更新他者。我們不只是做社會的一份子,而是做社會的光和盬。

    1. 進入愛的關係

《阿凡達》沒有直接提及愛的關係,但納美人能與動植物合體的尾巴卻顯示「連合」的重要,奈蒂莉又說自己在艾華面前與傑克「連合」。而基督教強調的是神的愛,人不是在神面前結連,卻是信徒一起進入神的愛。

神性的愛不只是神位格間的關係之結果,而是三一上帝的本體。55 愛的開端就是認同對方的存有價值,即真正地當他者為人,56 正是解決非人化問題的根本配方。罪導致人類自己喪失愛的能力去解決他者的問題,不能完全地反映神的形象,所以上帝是愛的唯一方案。

      1. 愛的參與

人類的愛其實是參與神的愛,我們被愛以致進入愛。57 基督作為新郎,祂是去愛的那一位,而作為新婦的教會是被愛和以愛回應的一方。58 神性的新郎喚起新婦的愛,將她的潛力轉化成行動,如同母親微笑的形象能喚起孩子的愛。59 聖禮將信徒帶進深入的三一上帝之愛,是神真實的自己、位格間的絕對並無限的委身,神位間的每一個「我」等同每一個「你」。60

信徒在三一神性的完全參與在於其與神和鄰舍的本質性關係,不是靠人的努力,而是靠神容許我們進入衪最深入的聯合。61,62 當我們在基督裡愛父和鄰舍時,正表達基督在我們裡面去愛父和鄰舍。63

信徒必須透過刺激鄰舍去愛神,以帶同他們一起進入神裡面。64 因著真實參與神性的相通而神是愛,信徒也成為愛。65 在位格神裡面的相愛與互通,比在非位格神的面前結連更真實和有力量。

      1. 愛的誡命

Aderienne von Speyr理解主要求門徒要像父那樣完全的吩咐是指向門徒對鄰舍的愛。66 「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約十三34)神的愛和鄰舍的愛是一個整體,因為主親自吩咐門徒要彼此相愛如同祂愛門徒,並藉此回應祂的愛,愛是我們被救贖的方法和結果,恢復了神起初原意中的人性。67

聖禮使聖徒在神裡面經歷祂的恩典,基督成為了「神的愛

和「鄰舍的愛」的「相遇處」,當我們愛基督時,便是愛神和愛鄰舍,因為祂同時有二者的身分。68 基督的整個人生都表現出對父的絕對順服之愛,完成一切父所差遣的使命,所以信徒都要順服主的吩咐去愛他者。

從神直接領受的愛的誡命及主耶穌順服的榜樣,比電影中納美人所強調的傳統更能使人去接受和愛與自己差異的他者。

      1. 愛的傳遞

Hans Urs von Balthasar說:「耶穌是聖父向人類所流出的愛。」69 我們只是從神接收這份傾慕和恩惠的愛,亦須豐富地與鄰舍分享這愛。70 當人願意接受耶穌的豐富進入自己時,不單代表被愛,也包括了願意透過自己向他者傳遞這愛,71 信徒需要將與神的「我-祢」關係擴展至所有同樣從基督領受生命的他者。72

因為門徙的愛的源頭是神無限的愛,所以他們對他者的愛也可以是無限。73 約十三34的吩咐不是模仿基督的愛,而是真實地參與基督的愛,故此,不能將神的愛與鄰舍的愛分別。74 他者們的相通只有在聖禮中完全實踐,75 基督在信徒裡面並透過信徒活出衪的聖禮生命,將自己作禮物透過信徒傳遞給其他人,直至祂的愛傾流至全人類。76

讓納美人與他者結連的尾巴是虛構的,而且他們主要傳遞的是思想,但基督徒的生命卻是流通的管子,傳遞主耶穌的生命與愛,能解決一切關係的問題。

    1. 轉化為身體的關係

電影營造了一個神秘並和諧的生命網絡關係,且像強調大自然的生態糸統,但沒有深入描述;而基督教強調身體的關係。

「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並且各自作肢體。」(林前十二27)「因他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弗二14-15)信徒在信主前可能是滿有冤仇,但基督在十字架使不同背景的信徒都可以兩下歸為一體。信徒們只要維持在基督的身體內,便能彼此和好。77

      1. 本體的獨特

「若全身是眼,從那裡聽聲呢﹖若全身是耳,從那裡聞味呢?但如今,神隨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若都是一個肢體,身子在那裡呢?」(林前十二17-19

神喜悅他者間有廣闊的「他者」關係,尤其是他者間的相異,那種單單只與背景相同的「他者」相交的態度是「不好」的,只是物以類聚的自戀式關係,不能反映神的形象。78人必須

相異的「他者」相交,方能尋找到真正的自我存有,並實現神所創造的人性。79

人與他者在身體內認可彼此的差異,並甚至為了互相補足而培養出新的區別,80 或從聖靈領受不同的恩賜,以致身體得以被建立,所以個體的獨特性沒有失去。雖然神對人類整體有普遍、一致的呼召,但是神同時對每個肢體也有獨特的呼召,在基督身體內扮演獨特的角色。

      1. 平等的關係

「眼不能對手說:我用不著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不著你。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他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我們俊美的肢體,自然用不著裝飾;但神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林前十二21-25

正如三一上帝的位格間存在著同等關係,基督身體內的肢體是同等的,彼此互相尊重、愛惜、幫助。與基督身體相反的是任何對他者的二元論意識形態,包括性別、種族、階級和一切的歧視,甚至優越感,81 將人類帶進基督身體,有助社會重建平等、尊重、互愛的關係。

      1. 「他者」的互通

「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林前十二26

人以自由、信任、順服去回應上帝的呼召,欣喜地進入這親密的關係,在這基督身體內開放地分享、聆聽、關愛和被愛。82 因著他者們在身體內的互通和緊扣,每個肢體都會積極地並不自覺地塑造他者的生活。

信徒透過聖靈去參與他者的生命,是與他者進入新的基督身體關係,一起經歷由單獨和自我中心的人,轉化為與他者相通的人。83 根頓指最理想的人際關係不是個體透過他者使自我完滿,而是自身與他者彼此持續犧牲己利以轉化對方,84 基督身體內的互通最能表達這境界。

即使是非主流的少數個體被社會拒絕或邊緣化,但因基督的救贖,都可以轉往化成基督身體的獨特部分,從而在基督裡重建與他者的關係,重獲失去的身份和形象。

  1. 總結

電影《阿凡達》讓我們反省到現今社會的很多他者關係,但人絕不能像傑克單靠一己之力,或只單獨向非位格神祈求,就解決這些問題;人惟有進入和學效關係性的位格上帝,才能以愛建立健康的「他者」關係,以助人邁向完全。

當然,我們可以預期只有新天新地的來臨,他者關係才能得以完全的醫治。但坦桑尼亞前總統Julius Nyerere作見證,告訴人他在那國家為公義工作的原因,是他看人是在神的形象中所創造。85 愛能遮掩很多的罪,並產生包容和接納,在地上的信徒應接受相異的他者,恨惡罪但愛惜每位罪人,積極以神的愛去修補社會上受損的他者關係,預備進入新天新地經歷完全的他者關係。

 

  1. 參考書目

Ankerberg, JohnWeldon, John著。逸萍譯。《印度教的真相》。香港:天道,2000

Ankerberg, JohnWeldon, John著。逸萍譯。《新紀元運動的真相》。香港:天道,1998

Beliefnet. “Is 'Avatar' Anti-Christian? Anti-Corporate? Anti-Development?” Beliefnet (29 December 2009). Available from 2009/12/is-avatar-anti-christian-anti-.html>.

Bracken, Joseph A. “Personhood and Community in A New Context.” Horizons, Vol.35.1 (2008): 94-110.

Finger, Thomas. Review of Communion and Otherness: Further Studies in Personhood and the Church, by John Zizioulas, Christian Century (May 2008), 39-40.

Hamilton, Christopher. “Simone Weil’s “Human Personality”: Between the Personal and the Impersonal.” Harvard Theological Review, Vol.98.2 (2005): 187-207.

Hertz, Toddy. “Avatar.” Christianity Today (17 December 2009). Available from .

Karkkainen, Veli-Matti. Christology: A Global Introduction - An Ecumenical, International and Contextual Perspective. Grand Rapids: Baker Academic, 2003.

Klingbeil, Gerald A. “Between “I” and “We”: The Anthropology of the Hebrew Bible and Its Importance for a 21st-Century Ecclesiology.” Bulletin for Biblical Research, Vol. 19.3 Issue 1 (2009 ): 319-340.

Lazareth, William H. Persons in Community: Theological Voices from the Pastorate. Grand Rapids, Michigan: Willia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2004.

Medley, Mark S. Imago Trinitatis: Toward a relational Understanding of Becoming Human. Lanham, Maryland: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2002.

Miller, Rebecca LuElla. “Avatar and Christianity.” A Christian Worldview of Fiction (January 2010). Available from 2010/01/04/avatar-and-christianity.html>.

Naude, Piet. “It is Your Duty to be Human: Anthropological Questions in a Post-Liberation South Africa.” Criterion, Vol.46 (Spring/Summer 2008): 6-19.

Omar, A. Rashield. “Embracing the “Other” as an extension of the Self: Muslim Reflections on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13:2.” Anglican Theological Review, Vol.91.3 (2009): 433-441.

Pannenberg, Wolfhart著。李秋零、田薇譯。《人是什麼:從神學看當代人類學》。香港:卓越,1994

Pearse, Meic. “Problem? What problem? Personhood, later modern / postmodern rootlessness and contemporary identity crises.” Evangelical Quarterly, Vol.77.1 (2005): 5-12.

Robbins, Anna M. “Something in coming? The human person as moral agent in individual and corporate expression.” Evangelical Quarterly, Vol.78.4 (2006): 313-339.

Russell, Edward. “Reconsidering Relational Anthropology: A Critical Assessment of John Zizioulas’s Theological Anthropolog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ystematic Theology Vol. 5.2 (2003), 168-186.

Russell, Letty M. Becoming Human.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Westminster, 1982.

Schumacher, Michele M. “Ecclesial Existence: Person and Community in The Trinitarian Anthropology of Adrienne Von Speyr.” Modern Theology, Vol.24.3 (July 2008): 359-381.

Schwöbel, Christoph. “Imago Libertatis: Human and Divine Freedom.” In God and Freedom, ed. Colin Gunton, 57-81. Edinburgh: T&T Clark, 1995.

William, A. N. ‘Instrument of the union of hearts’: The Theology of Personhood and the Bishop.”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ystematic Theology, Vol.4.3 (November 2002): 278-300.

余達心〈為人而戰一探索二十一世紀人觀重建的起點〉《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 282000),頁13-28

唐佑之。《凡人論》。香港:真理基金會有限公司,2008

楊以仁。〈我的阿凡達神學與意識形態〉20101月。下載自〈http://tcc-pastor.blogspot.com/2010/01/blog-post.html〉。

武林英雄帖。「基督教」與「新紀元運動」的人觀比較。《武林英雄帖》網站。19841120日。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misc/newage.html〉。

曹偉彤。《人性與德性:由重視真人性到重尋德性倫理》。香港:浸信會神學院,2004

趙崇明。〈人是關係的存在―比較海德格與根頓對主體形而上學的批判〉。《建道學刊》第21期(2004年),頁59-82

關啟文。〈由人的超越到神的存在―約翰——麥奎利的人類論證〉。《建道學刊》第16期(2001年),頁57-81

關啟文。〈基督教與人的生存―約翰——麥奎利的人觀〉。《建道學刊》第14期(2000),頁87-103



1 電影中的大地之母「艾華

,反映萬有在神論Panentheism,「神」不會站在正邪的任何一方而只會維持宇宙的平衡,與新紀元思想接近。參考Rebecca LuElla Miller, “Avatar and Christianity,” A Christian Worldview of Fiction (January 2010), available from. .


2 楊以仁:〈我的阿凡達神學與意識形態〉(20101月)下載自http://tcc-pastor.blogspot.com/
2010/01/blog-post.html

 

3

趙崇明:〈人是關係的存在 ― 比較海德格與根頓對主體形而上學的批判〉《建道學刊》第21期(2004年),頁60-61

 

4

趙崇明:〈人是關係的存在〉,頁66

 

5

趙崇明:〈人是關係的存在〉,頁70。引述Colin E. Gunton, The One, the Three and the Many (Cambridge: CUP, 1994), 214.

 

6

趙崇明:〈人是關係的存在〉,頁71-73

 

7
 Letty M. Russell, Becoming Human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Westminster, 1982), 70-71.

 

8

唐佑之:《凡人論》(香港:真理基金會有限公司,2008),頁132

 

9
 Veli-Matti Karkkainen, Christology: A Global Introduction - An Ecumenical, International and Contextual Perspective (Grand Rapids: Baker Academic, 2003), 135.

 

10
 Christoph Schwöbel, “Imago Libertatis: Human and Divine Freedom,” in God and Freedom, ed. Colin Gunton (Edinburgh: T&T Clark, 1995), 68.

 

11

趙崇明:〈人是關係的存在〉,頁73。及A. N. William, “ ‘Instrument of the union of hearts’: The Theology of Personhood and the Bishop.”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ystematic Theology, Vol.4.3 (November 2002): 284.

 

12

趙崇明:〈人是關係的存在〉,頁73。引述Colin E. Gunton, “Trinity, Ontology and Anthropology: Towards a Renewal of the Doctrine of the Imago Dei” in Persons, Divine and Human: King’s College Essay in Theological Anthropology, ed. Christoph Schwobel and Colin E. Gunton (Edinburgh: T&T Clark, 1991), 56.

 

13
 Klingbeil, Gerald A. “Between “I” and “We”: The Anthropology of the Hebrew Bible and Its Importance for a 21st-Century Ecclesiology,” Bulletin for Biblical Research, Vol. 19.3 Issue 1 (2009 ): 336.

 

14
 Pannenberg, Wolfhart
著,李秋零、田薇譯:《人是什麼:從神學看當代人類學》(香港:道風山基督教叢林,1994),頁100

 

15
 Wolfhart
:《人是什麼》,頁100-101

 

16

關啟文:〈基督教與人的生存―約翰——麥奎利的人觀〉《建道學刊》第14期(2000),頁92

 

17
 Anna M. Robbins, “Something in coming? The human person as moral agent in individual and corporate expression,” Evangelical Quarterly, Vol.78.4 (2006): 314.

 

18

關啟文:〈基督教與人的生存〉,頁92

 

19
 Pannenberg, Wolfhart
著,李秋零、田薇譯:《人是什麼:從神學看當代人類學》(香港:道風山基督教叢林,1994),頁102

 

20

關啟文:〈由人的超越到神的存在―約翰——麥奎利的人類論證〉《建道學刊》第16期(2001年),頁70

 

21

唐佑之:《凡人論》,頁133

 

22
 Medley, Imago Trinitatis, 175.

 

23

關啟文:〈由人的超越到神的存在〉,頁71

 

24

關啟文:〈由人的超越到神的存在〉,頁70

 

25

唐佑之:《凡人論》,頁133-134

 

26

關啟文:〈基督教與人的生存〉,頁90

 

27

關啟文:〈由人的超越到神的存在〉,頁70

 

28

唐佑之:《凡人論》,頁132

 

29

關啟文:〈基督教與人的生存〉,頁90

 

30

唐佑之:《凡人論》,頁134

 

31

余達心:〈為人而戰一探索二十一世紀人觀重建的起點〉《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28期(2000年),頁17-21

 

32

余達心:〈為人而戰一探索二十一世紀人觀重建的起點〉,頁23

 

33

余達心:〈為人而戰一探索二十一世紀人觀重建的起點〉,頁14-16

 

34
 Piet Naude, “It is Your Duty to be Human: Anthropological Questions in a Post-Liberation South Africa,” Criterion, Vol.46 (Spring/Summer 2008): 10-11.

 

35
 Wolfhart
:《人是什麼》,頁104-105

 

36
 Wolfhart
:《人是什麼》,頁100

 

37
 Meic Pearse, “Problem? What problem? Personhood, later modern / postmodern rootlessness and contemporary identity crises,” Evangelical Quarterly, Vol.77.1 (2005): 8.

 

38
 Pearse, “Problem? What problem?” 8.

 

39
 Wolfhart
:《人是什麼》,頁103

 

40
 William H. Lazareth, Persons in Community: Theological Voices from the Pastorate (Grand Rapids, Michigan: Willia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2004), 56.

 

41
 Joseph A. Bracken, “Personhood and Community in A New Context,” Horizons, Vol.35.1 (2008): 108.

 

42
 Schwöbel, “Imago Libertatis,”, 76.

 

43
 Russell, Becoming Human, 77-78.

 

44
 Piet Naude, “It is Your Duty to be Human: Anthropological Questions in a Post-Liberation South Africa,” Criterion, Vol.46 (Spring/Summer 2008): 10-11.

 

45
 Russell, Becoming Human, 79-80.

 

46
 Mark S. Medley, Imago Trinitatis: Toward a relational Understanding of Becoming Human (Lanham, Maryland: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2002), 2.

 

47

曹偉彤:《人性與德性:由重視真人性到重尋德性倫理》(香港:浸信會神學院,2004),頁16

 

48

曹偉彤:《人性與德性》,頁14

 

49

曹偉彤:《人性與德性》,頁21

 

50
 Medley, Imago Trinitatis, 2.

 

51

曹偉彤:《人性與德性》,頁17

 

52

曹偉彤:《人性與德性》,頁20

 

53

曹偉彤:《人性與德性》,頁21

 

54

曹偉彤:《人性與德性》,頁173

 

55
 Michele M.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Person and Community in The Trinitarian Anthropology of Adrienne Von Speyr,” Modern Theology, Vol.24.3 (July 2008): 360.

 

56
 Wolfhart
:《人是什麼》,頁116

 

57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61.

 

58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61.

 

59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61.

 

60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62.

 

61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63.

 

62

這是指位格上,而非本體上的聯合,所以人沒有真正成為神。可參考Mark S. Medley, Imago Trinitatis, 171.

 

63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70.

 

64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64.

 

65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72.

 

66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72.

 

67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64-365.

 

68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65.

 

69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65.

 

70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72.

 

71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72.

 

72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72.

 

73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73.

 

74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73.

 

75
 Thomas Finger, review of Communion and Otherness: Further Studies in Personhood and the Church, by John Zizioulas, Christian Century (May 2008), 40.

 

76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74-375.

 

77
 Schumacher, “Ecclesial Existence,” 374.

 

78

曹偉彤:《人性與德性》,頁17

 

79

曹偉彤:《人性與德性》,頁17-18

 

80

曹偉彤:《人性與德性》,頁104

 

81
 Medley, Imago Trinitatis, 175.

 

82

曹偉彤:《人性與德性》,頁20

 

83
 Medley, Imago Trinitatis, 5.

 

84
 Bracken, “Personhood and Community in A New Context,” 98-99.

 

85
 Russell, Becoming Human, 83.

 

 

Last Updated on Wednesday, 30 June 2010 10:28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