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pecial Topics Theology of Worship 潘美蘭:閱讀報告 “Taking Revival to the World"
潘美蘭:閱讀報告 “Taking Revival to the World"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uesday, 27 September 2011 14:46

閱讀報告 “Taking Revival to the World"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潘美蘭

 

 

 

1.引言

英文文章 Taking Revival to the WorldAustralia's largest and most influential church extends its reach to London, Paris, and Kiev.是作者Cassandra Zinchini20071026,在英文基督教報章Christian Today上刊登的報導,[1] 現在於互聯網上,也同樣可以找到這篇報導。[2]這報導首頁有一幅很「壯觀」的相片,相中的觀眾神情激動,一致向舞台的表演者舉手喝采。霎眼看來,讀者以為是一個大型音樂會的報導,但版面中心卻有一個具吸引力的大字標題「把復興帶到全世界」,這正是眾基督徒的心願。文中的主角是澳洲一間被譽為規模最大和具最大影響力的教會(Hillsong Church)。澳洲是一個擁有人類歷史文化相對較短的地方,但它的教會正在影響其他不論在文化及宗教歷史上比它更悠久的地方─歐洲。這對很多人來說,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但對基督徒來說,卻是一件神奇妙的作為。因此,這文章對基督徒大有吸引力, 因為他們都想了解Hillsong是如何發展為如此巨大的超大型教會(mega church),這教會怎樣復興起來,不但復興自己,更展開復興全球的行動。讀者希望從文章中獲得更多的啟迪及成功教會的經驗。


2.文章的結構及內容

這篇文章分為以下內容及小標題:

i. 引言:教會增長(Church Growth)

ii. 教會背景:難於分類Hard to Classify

iii. 教會對外的影響力:Hillsong 的因素The Hillsong Factor

iv. 教會的教導重點:獲得-施予Getting to Give

v. 教會對外的事工
對基督教界:在你所在之處復興Revival Where You Are
對社會:神的因素The God Factor

vi. 總結:年青的歐洲人The Young Europeans

 

i. 引言

作者以「教會增長」為文章的引言,透過Hillsong教會在倫敦舉行的二千人敬拜會的場面,向讀者展露該教會的興旺情況。作者介紹這教會只成立了二十年,便成為了全澳洲在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教會,並且不斷向全球增長。單是它的週末崇拜,已穩定地吸引了二萬人參加,而它透過衛星電視所播放的節目,相信全球有四億的觀眾。這教會以其音樂聞名,它的音樂及詩歌光碟具有大的影響力。文章描述這教會在倫敦舉辦的名為“Hillsong Conference Europe”的歐洲會議時,活靈活現地報導了一幕使人心感震撼的情境,似乎要告訴讀者他們在敬拜中是何等的投入及「合一」。他們的宣言是要藉着建立一所以聖經為基礎的大教會,去接觸及影響全世界,其影響力要達到人類生活的每一個範疇。

 

ii. 教會背景

要了解教會今日的情況,必先要認識其背景及發展經過。「難於分類」就是介紹Hillsong及其創辦人的背景及堂會建立的過程。於1983年侯斯敦(Houston)夫婦帶領侯斯敦父親所牧養的教會的四十五名信徒到位於西北悉尼的新聚會點植堂,於2000年他們將自己教會的會眾及其父親所牧養的會眾合併,並改名為Hillsong。至於侯斯敦這創辦人,作者報導他為了確保自己生命不斷成長,每逢週五或週六總會獨自禱告及委身。他的健康教會理念是來自詩篇92:13的「發旺在我們神的殿裏」。[3]他認定神的心意是要祂的子民可以在其環境下得以發旺。作者描述Hillsong的發旺已達到一個非凡的規模及擁有多元化的宣教事工,以致宗教學者難以把這教會分類。它不屬靈恩運動的第一及第二波。雖然它是神召會的成員教會,但侯斯敦評論Hillsong很少受這宗派的塑造,又與傳統五旬宗有所不同。作者引用了Peter Wagner 所寫的「聖靈第三波」(The Third Wave of the Holy Spirit),表示超大型教會如Hillsong是第三波的例子。這類教會強調聖靈在信徒個人及全部的宣教事工中不斷工作,而大部分的領袖沒有對傳統五旬宗的說方言及「被聖靈擊倒」等表達那麼重視。

 

iii. 教會對外的影響力

Hillsong 的因素」主要是介紹Hillsong的影響力。作者形容它的影響力已超越宗教範疇,並有足夠的政治影響力影響澳洲的選舉,所以評論員形容此為「Hillsong 的因素」。因為Hillsong內有相當數量的選舉投票權,所以有政治家因於選舉前到這教會拜訪而被批評對此擁有二萬多人的教會作政治遊說工作。它的影響力足以使人感到威脅。

iv. 教會的教導重點

由於Hillsong的影響力極重要,作者在「獲得-施予」探討另一個富爭議的Hillsong宣教問題,就是它的教導及實踐。他提及澳洲及美國的基督教組織及個別的基督徒皆批評Hillsong的教導,指控包括以下幾點:

§ 作為參與「操作的健康及財富運動」(manipulative health-and-wealth movement)的一份子

§ 促進有害的興盛(prosperity)教導

§ 缺乏重視傳統的基督教教義

§ 以經濟結果來量度靈命的成功及作為祝福的標記

§ 重視金錢財富,教會增長方法和「恩典神學」(“theology of blessing”)

作者引用學者Clifton的博士論文內容,指出Hillsong有「獲得-施予」的教導,但多年來一直輕視別人對它的批評,但現在侯斯敦卻迴避使用「興盛」一詞,取而代之是一個概念,就是有信心的基督徒該在生活的每一方面都能「發旺」。作者又舉出例子說明侯斯敦能夠很快處理對他們的指控。

 

v. 教會對外的事工

「在你所在之處復興」提及Hillsong並不認同五旬宗對復興的傳統看法,就是視復興為教會基礎或教會組織的事項,而教導自己信徒將復興帶入世界是個別信徒的責任,這可能是Hillsong的影響得以向全球擴散的原因之一。侯斯敦認為教會必須把其焦點向外。他並建立Hillsong網絡(Hillsong Network),提供資源給地區教會領袖,讓他們參加Hillsong的課程,藉此幫助他們建立自己的教會。

 

「神的因素」中,作者論及倫敦Hillsong為何在過去四年,可以在每十二個月便把人數增加一倍,其部分原因是市場口碑,音樂質素及使人歡快的崇拜。侯斯敦卻認為他們的增長,神的因素很大。他相信那麼多人參加他的教會是因為他們真正得到幫助,而數以千計的人得到幫助是不可置疑的。文中就舉了一位信徒(Christine Caine)的見證來說明。繼而介紹了Hillsong的各樣社會關懷工作,其目的是去減少失業、罪惡及濫用藥物酒精等問題,當中又舉了一些例子為證。Hillsong基金(Hillsong Foundation)負責很多不同的外展行動,包括一些發展中國家的滅貧工作。Hillsong歐洲會議集中圍繞的主題是幫助貧窮的人,他們相信這是福音的重要部分。

vi. 總結

最後以「年青的歐洲人」為結束,場景是Hillsong的歐洲會議,和引言的內容前後呼應。這部份以一對歐洲人父子參加那歐洲會議為開始,其子乃是少年人,但已期望在中學畢業後便報讀Hillsong所辦的國際領袖學院。這段落提到父子是參加一間小型的聖公會教會的當代崇拜(contemporary worship service),文章提到這類小型教會一般的做法,就是有兩堂崇拜,較早的是傳統敬拜,然後有專為年青人而設的當代敬拜。Hillsong已正影響歐洲小教會的信徒,特別是年青人。就歐洲文化景觀而論,Hillsong是成功的。倫敦Hillsong的主要會友是新一代的年輕專業人士。最後,作者指出Hillsong教會是不斷把音樂及信息傳到教會以外,並進到有需要的人當中。

3.討論

結構及內容:全文的篇幅雖然短,而且結構又簡單,但內容十分豐富,使讀者由教會的背景、內部的信念與教導、以及對外的影響力及擴展,都有初步的了解。作者的引言寫得十分生動,把Hillsong崇拜的場面形容得淋漓盡致,使讀者有置身於其中的感覺,特別對基督徒讀者來說,更感興奮,使人羡慕,令人有讀下去的動機。

 

為當代的教會寫文章一點也不容易,因為如Hillsong這類的超大型教會,內裏有很多元素,但作者有效地引用了不同人的分享及見證,來表達教會的背景理念及實況。作者對教會一些有爭議性的指控,都舉出有份量或有說服力人士的批評。作者以「年青的歐洲人」來總結文章,其實是很有意思的。因為歐洲的教會沉寂多時,是最需要復興福音的地方,而Hillsong的影響力直捲歐洲,並大大的影響當地的青年人,他們正是未來歐洲教會的棟樑,表明了歐洲教會可望在Hillsong的外展方針下得到復興。

 

雖然文章的內容沒有清楚表達作者對每一議題的立場,但它卻帶出很多的神學的問題,供讀者從神學的角度去思考及反省,以下是其中一些例子。

 

群體:從教會論而言,教會是具有地方性及普世性的,並且是由神的子民組成的群體。[4]這文章的主角是一所有形的超大型教會,文中提到Hillsong週末崇拜出席率為二萬人,我會問究竟那些會眾是從那裏來的?這不排除當中有些是其他教會的會友,有些是慕名而來參觀的非信徒,我們可憑這數字去斷定它的興旺情況嗎?這對全球基督徒增長及對普世教會復興的意義有多大呢?這超大型教會有沒有可能把所有參加者都記錄在案,甚或他們有沒有詳細的會友名冊?會友的資料相比參加聚會的人數對了解這個群體更為實際! 真正的教會是由真正的信徒組成,他們在其中可以互相聯絡交通。雖然Hillsong擁有全球四億的觀眾收看其廣播,我們斷不能就以這人數為教會的信眾,這只可反映它的影響力。

崇拜:教會的其中一個活動就是敬拜,而敬拜是以基督為中心。[5]Hillsong第一次的歐洲會議中,參加者只見舞台而不見祭壇,他們看不見嚴肅的氣氛而只見燈光及音響效果,他們以投影的一句話「教會不是在世界外面的,世界則在教會的外面。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在那裡祂說話及行動,並一切事物充滿了祂的同在」(The Church is not peripheral to the world; the world is peripheral to the church. The church is Christ’s body in which he speaks and acts and fills everything with his presence) 及音樂的奏起便拍掌歡呼。他們的焦點是在主耶穌身上,還是自己的身上呢?他們的喝采是因為主的同在,還是那使人激動的氣氛呢?他們是敬拜者,在聚會中服事神;還是參加音樂會的觀眾,在享受台上的表演呢?他們跨國的合奏及獻唱,多少是為了榮耀神,多少是自我陶醉於那壯觀的安排之中?不過至少他們的表演足以使人對基督教會的「合一」而感嘩然。

 

根據馬丁路德及加爾文有關真教會標記的觀點,第一個標記是正確地宣講神的道。[6]這文章沒有交代這聚會的講道內容,又沒有提及當中有沒有講道,但透過那牧師在台邊的動作(站着喝着咖啡,腳後跟上下彈跳着),她正在傳遞着什麼信息呢?她可正確地宣講神的道嗎?她可以把人帶到神的面前嗎?神的道似乎已淪落為在銀幕上走動的宣言呢!

教會的存在目的:聖經教導信徒要傳福音(太28:19及徒1:8),這宣講福音的工作是教會的功能及主要事奉,[7]可是Hillsong最出名的是它的音樂,而不是人藉着它來認識上帝。這些歌曲是否就是唐崇榮牧師所提及的受市場導向下的產品,而根本並非在宣講聖經的道呢?[8]唐牧師又論及何謂聖詩,聖詩是「必須要有聖道的真正意義在裏面好的聖詩一定是表達信仰的提升事奉的振奮精神的」。[9]Hillsong所寫的詩歌“Shout to the Lord”,估計全球每週有二千五百萬人唱頌。參考此歌的歌詞,雖然它有提及耶穌是救主及避難所,我們必須歌頌神等等,但內容未見充實地載有福音的信息,除了它的富時代感的旋律使人陶醉及興奮外,我們不會期望這首歌可會對信徒在信仰上有很大的幫助。因此,這首歌未必能達到唐牧師所談論的好聖詩的要求。

社會關懷是教會另一個使命。耶穌關切貧窮和受苦的問題,教會若要接續祂的事奉,必須要服事那些窮困及受苦的人。[10]Hillsong的城市關懷事工及對發展中國家的扶貧工作,大大發揮了教會對社會及他人的責任,我同意侯斯敦的意見,就是教會的目標是要跨越自己的牆去幫助貧窮的人,並且開始製造一連串的改變。幫助貧窮人是福音重要的部分。

 

Hillsong的宣言是要接觸及影響世界,包括人的生活中每一個的範疇,政治也在其中。他們有意圖地影響社會的政治,而他們龐大的規模的確有能力對政治產生很大的影響,我對此現象有所保留。我們明白耶穌是帶給人類和平的愛和福音,祂並非政治的君王,我相信教會的角色不適宜有政治性。超大型的教會,領袖們要更加小心,不要鼓吹以政治手段來「改變」世界,因為這會使教會陷入政治風波,不但失了見證,亦給政黨利用或視為威脅,有礙教會的聖工。我並不是認為信徒不應盡公民本份去參與政治活動,而是認為教會不該用其集體性的影響力去左右政治的發展。

 

教會的教導:文章提及Hillsong的內部教導及實踐受各方的批評,主要是他們的成功/興盛神學及恩典神學。侯斯敦在教會的歐洲會議上的開場白說「耶穌擁抱貧窮人,但不是擁抱他們的貧窮。如果我們沒有神的啟示,就是神需要我們建立自己的生活,我們就不能建立他人的生活。」如果他要講的是生活上的富足,就曲解了耶穌所教導的「施比受更為有福」的教訓(20:35)。耶穌鼓勵信徒將自己所擁有的分給窮人,並不是凡跟隨祂的,就要在財富上獲取更多,使自己有多餘的可分給窮人,這不是顛倒神的道理嗎?況且彼得在癱子面前提到自己金和銀都沒有,只可奉耶穌的名醫治他(3:6),這不是表示使徒都不需要有錢財,何況是我們呢?還有主耶穌呼招少年的官時,吩咐他要變賣一切家財去分給窮人,然後還要來跟隨祂(路18:22),祂並沒有叫他留下家財來跟隨他,讓他可以繼續分給窮人。所以各方對Hillsong在教導上的指控並非沒有根據。

 

教會的增長:作者認為倫敦Hillsong的快速增長,部份原因是市場口碑,音樂質素及使人歡快的崇拜,而他引用的例子主要都是該教會的信徒得到幫助及醫治。作者是否想反映那些信徒的信心只是在今生的事上,他們未必因福音帶來的滿足而參加教會呢?作者可能暗示這教會增長是基於它市場主導的成功神學。唐牧師指出北美一些大型和超大型教會,只宣講成功神學,而丟棄基督教重要的信仰核心。雖然他們仍在復興,並帶領很多人來教會,但這只是假象,是虛假的復興。[11]這正是各界對Hillsong的批評,它缺乏基督教教義的教導,又以經濟收益為屬靈成功和恩典的指標。

 

還有一點可以有助我們認識Hillsong增長的原因,就是可否界定它為靈恩運動第三波的「產品」。Hillsong1983年成立,在五年內增長二十倍,按湯紹源牧師所指第三波靈恩運動,是源於1980年代的葡萄園團契,[12]與文中的Peter Wagner所指Hillsong是屬第三波的資料吻合。余佩英表示靈恩運動第二及第三波的追隨者,早不以靈恩派自居。[13]文中又提到侯斯敦描述Hillsong少受神召會宗派的塑造,又不如傳統五旬宗的強調聖靈充滿及說方言等表徵,正是Peter Wagner所形容靈恩運動第三波的教會。所謂泛靈恩運動,他們是高舉高度個人化的感受及高度超越性的現象,[14]Hillsong強調個人復興有所類同。泛靈恩運動有其吸引之處,但不在於領人悔改歸主。泛靈恩教會常常以高增長率見稱,但它們最常吸引的是信徒而不是非基督徒。這反映一些事實,其中一個關鍵的因由是信徒中的「消費主義」,就是尋求滿足一己的需要。另一個原因是信徒的「後現代化」,是感覺掛帥的結果。[15]

我欣賞Hillsong對小型地區教會的領袖提供資源去訓練他們,又同意侯斯敦的觀點,就是要建立地區教會,而不是取代它們。因為我深信各類型的教會都有它們的存在意義及使命,神並沒有叫我們建立單一的有形教會。不過,我盼望Hillsong所幫助的地區教會領袖,不要只顧人數上的增長,也要注重信徒在質素方面(如聖經知識)的成長。我更希望Hillsong的人數增長是真信徒的增長,同時又不是因吸納其他教會信徒而導致的增長。

4.結論

這文章給讀者對超大型教會各方面有所認識,同時又帶出很多問題給讀者思考及反省。我們不能夠只憑教會「輝煌」的外表和人數增長的情形來斷定它是否成功,是否復興,增長背後的原因並教會的教導才是判斷的基礎。有神的同在,有聖潔合一的群體,並有健康的增長,才是健康的教會。信徒更要省察自己參加教會的原因,自己在教會及社會中所發揮的使命,並要注重個人靈命成長及對聖經的知識,才不會給一些超大型教會的外表成功所吸引。神的合一教會,並不是一所單一有形的教會,如果人盲目地不斷追求自己的教會全球化並超大規模的增長,恐怕會陷於與昔日的人建造巴別塔的同樣罪中,就是「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創11:4)。此外,教會的影響力越大,教會中的眾領袖們的權力就越大,他們將要面對很大的誘惑,如處理失當,或稍一跌倒,可能使教會導致如昔日羅馬天主教教會的腐敗光景,至終釀成日後的教會分裂。

 


參考書目

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增訂本。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2005

韋恩格魯登著。黃婉儀、麥陳惠惠譯。《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三。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7

唐崇榮。《國度、教會、事奉》。台北:中福,2007

 

廖炳堂編。《靈恩運動的反思》。普及神學叢書。二版。香港:建道,2008

參考網頁

全威唐崇榮:撒旦的投資與基督教的衰微()〉。《香港:基督日報》,201009220500。下載自〈http://www.gospelherald.com/news/min-15307-0/唐崇榮:撒旦的投資與基督教的衰微()-基督日報〉。下載日期2011724日。



[1] Cassandra Zinchini, Taking Revival to the World: Australia's largest and most influential church extends its reach to London, Paris, and Kiev., Christianity Today 51(2007)10: 34-40.

[2]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07/october/44.34.html?start=1

[3] Casandra Zinchini, “Taking Revival to the World: Australia’s Largest and Most Influential Church Extend its Research to London, Paris and Kiev,” Christianity Today 51(2007)10: 36.

[4]韋恩格魯登著,黃婉儀、麥陳惠惠譯:《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三(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7),頁720

[5]艾利克森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增訂本(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2005),頁316

[6]韋恩格魯登:《聖經教義與實踐》,頁727

[7]韋恩格魯登:《聖經教義與實踐》,頁733及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頁309

[8]唐崇榮:《國度、教會、事奉》(台北:中福,2007),頁161-162

[9]唐崇榮:《國度、教會、事奉》,頁151

[10]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頁317

[11] 全威唐崇榮:撒旦的投資與基督教的衰微()〉,《香港:基督日報》,201009220500。下載自〈http://www.gospelherald.com/news/min-15307-0/唐崇榮:撒旦的投資與基督教的衰微()-基督日報〉。下載日期2011724日。

[12] 廖炳堂編:《靈恩運動的反思》,普及神學叢書,二版(香港:建道,2008),頁191

[13] 廖炳堂編:《靈恩運動的反思》,頁223

[14] 廖炳堂編:《靈恩運動的反思》,頁205

[15] 廖炳堂編:《靈恩運動的反思》,頁208

 

Last Updated on Tuesday, 27 September 2011 14:48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