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pecial Topics Theological Anthropology 鄒奕斌: 探討人工智能伴侶帶來的倫理挑戰
鄒奕斌: 探討人工智能伴侶帶來的倫理挑戰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hursday, 11 July 2019 23:02

探討人工智能伴侶帶來的倫理挑戰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鄒奕斌

 

1. 引言

2013年荷理活電影《觸不到的她》(Her)講述的男主角愛上一套高智能操作系統Samantha,故事中男主角發現Samantha一直在系統中跟641人談戀愛,電影中男女主角分手收場。雖然電影情節看似顛覆,但原來類似的事情已經在現實生活中發生。隨著機械人和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簡稱AI) 更人性化的發展,人在生活各方面無可避免地面臨這場科技變革。機器人已經進入人們家中、家庭,甚至婚姻關係中。普通的機械人或許不會成為婚姻帶來衝擊,但當越來越人性化AI 伴侶不單有著像人類的身體,更可以與人情感交流,人類與AI伴侶發展戀愛關係將會更普遍。在日本及中國已出現「人機」婚禮。這對家庭倫理、婚姻制度等產生的影響亦會愈大,本文試探討人工智能伴侶帶來的倫理挑戰。


2. AI伴侶的定義及發展

2.1 定義

AI伴侶的目的是陪伴人類。有專家稱21世紀初是人類及機械人互動十分重要的時間,Sherry Turkle 稱這是「機械時代」,人會與機械發展出朋友,甚至可能成為伴侶關係。[1] 機械人也會由功能性服務人類發展至社交及情感層面。AI伴侶更可以發展成為性愛機械人,目的不單是陪伴,也供人類洩慾。[2]

2.2 發展

AI伴侶的外表可以是一隻機械狗、海豹、小型機械人、智能音箱,甚至女性的模樣。 例如日本小型機械人(Kirobo Mini)可以辨識用家的表情及感情。日本在針對老人而設計的社交機械人巴洛是海豹外形,2002年被金氏世界紀錄評為「世界最具療癒效果的機械人」。[3] 中國推出的社交聊天機器人「小冰」(Xiaoice)特意被設計成「有個性」的聊天對象,目前小冰擁有5億個朋友。[4] 目前人工智慧的領域也轉向發展情感,這是電腦科學的其中一個支派,稱為「情感運算」(affective computing) 。這是剛茁芽但現在快訊發展的階段,這個領域積極關注及發展人與AI 感受互動系統。[5] Richard Yonck指目前的發展是系統及操作裝置能根據人的情緒回應及其他非語言線索,包括人沒有說出口的需求,系統能調整運作。[6]

AI機械人結合性愛功能便以AI伴侶出現。2018年被稱為「性愛機械人」元年,據資料,最少已有四家中國和美國公司推出性愛機械人[7] 性愛機械人的外表和觸感像真度更高,透過人工智能與用戶溝通及分析人的情感成為了性愛機械人的發展重點。2018性愛機械人公司RealDoll推出性愛機械人Harmony便是一個例子HarmonyAI程式的名字,用家可從愛慕、健談、妒忌、知性、詼諧等十多種預設性格中選取不同模式。[8] 現時中國已經有好幾家擁有AI功能的性愛機械人的生廠商。[9] 當中更有廠商明言性愛機械人主要用途是作為人類夥伴而非性愛機器。在日本[10]及中國已出現迎娶女機械人的真實情況。[11] 從以上看,人類和機器的界線變得模糊。AI伴侶雖然可以擁有讓人心動條件,但讓人反思的是人類是否真的可選擇AI作為伴侶?


3. 人類對AI能否投入感情?

Yonck 指當AI更人性化,能與人有情感的交流,這便有可能觸發人的加壓素和催產素等荷爾蒙,促進情感聯繫與依附行為這些本能的情緒反應。[12] 例如日本在2014年停售機械狗Aibo後,生產商為百隻Aibo舉辦喪禮並請僧侶替它們誦經。[13] 因為很多日本長者已經把Aibo當成真正的寵物,當這些機械狗「死亡」時便帶來人類的情緒反應。

Neil McArthur指現今在數碼化成長的人早已習慣與數碼和AI結伴,他的研究發現人類之間的依附關係也出現在人與科技的關係中,例如安全感和依賴感。[14]一項兒童與機器人的研究指當兒童擁有機械人時,他們了解到這不是玩具。他們想與機械人建立連結、教它們事情、甚至跟它們做朋友。[15] 有半數孩子表示他們愛機械人,機械人也愛他們。[16] 當他們長大後,很多年青人的期望是:既然他們小時候有機械人作為玩具,長大後也可以把機械人作為伴侶。[17] 有學者甚至大膽預言,未來會有人把性傾向界定為「數碼戀者」(Digisexuals[18]

隨著AI伴侶「情感運算」的發展,這代表著人與AI有著全新的互動關係。雖然現階段AI伴侶的「情感運算」仍有其侷限性,但Turkle AI伴侶加入情感,亦會把「情感」的意義縮減及變得單面向。[19] 從以上的分析,有理由相信人類可與AI伴侶投入一定的感情。


4. 社會上處境需要

AI機械人作為伴侶的概念原本是幫助長者,為他們提供簡單的家居協助,同時也讓他們有傾訴的對象。[20] 但隨著社會不同需要的出現,AI伴侶與人類也發展出不同的關係。例如性愛機械人的廠家表示希望能慰藉孤獨的男士及退休者。AI伴侶的使用者也表示它能彌補因沒有伴侶及被人拒絕的孤單感。[21] 事實上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在現實中找到結婚或戀愛的對象。跟據協康會2019年調查顯示 681835歲自閉症青年中,結果發現68%自閉症青年(46人)渴望談戀愛。但他們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想法、性格溝通困難、社交困難,難於與異性相處及解異情的情感需要,這些原因都讓他們無法戀愛。[22] 另外,根據德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 2016 年的小型研究發現,接受訪問的 263 名異性戀男性裡,超過 4 成預計會在 5 年內買入性愛機械人。[23] 在不同國家也已出現人以AI作為伴侶,甚至結婚。按以上的調查,AI作為伴侶或許能滿足社會的一些需要,但是否能解決真正的問題?


5. AI伴侶對婚姻關係的利與弊

5.1 利- 撫慰的角色

人工智能專家David Levy指某些人在現實中找到結婚對象是困難,他表示性愛機械人可以作為撫慰的角色。讓人與科技發展戀愛、性關係,甚至結婚。Yonck 也指 AI伴侶是可填補了生命空缺所需,也許能視為權宜之計,甚至作為輔導、治療之用。[24] Yonck表示對於沒有伴侶、身體缺陷或身心有障礙的人,AI伴侶是否應有空間存在確實值得反思。[25] 另外,他也提出健全的人到底有沒有權讓某些人以無有愛的方式生存?[26]

5.2 利- 減低性帶來的一些後果

人們過往對性解放在三大恐懼:懷孕、感染性病及姦情識破。從實際上考慮,AI伴侶的出現杜絕了懷孕及感染性病。這「安全」的性行為的確減低了性所帶來的一些後果。由於AI伴侶不是真人,某程度上被視為是無犯罪感的性愛。在美國一個工程師,在他的妻子還健在的時候便戀上了性愛機械人April。但這為妻子認為先生沒有「出軌」,因為她認為這只是機械人,不是真人。[27] 另外,AI伴侶或可減少妓女和賣淫的社會道德問題。

5.3 - 物化他人

當人以AI機械人化作伴侶,這是嚴重影響婚姻。Kathleen Richardson是反對性愛機械人(Campaign against Sex Robots)的推動者,她指AI伴侶只會讓人從人類間的真正關係中變得退避。[28] 她也指出如果人與妓女的性關係有著道德的問題,這同樣發生在人與性愛機械人,兩者都是把人「物化」。[29] 這種人與AI 的關係或許構成「戀物」(Objectophilia,「戀物」一般認為是人愛上了物品。「戀物」在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5) 中列為「性倒錯」(Paraphilias) [30]

5.4 - 形成孤立及自我中心

McArthurAI伴侶有可能導致人社交孤立,與真實世界愈走愈遠。[31] 最大原因是這種關係是單向的。AI伴侶並不需要感受人給的愛,它只需要提供主人能感受到的愛。AI 伴侶總是千依百順的滿足人的慾望,因為一切都是為了服務人而設定的。在這情況下,AI 伴侶即使能滿足人的需要,這也只是人一種單向、自戀傾向。[32] Turkle指社交機械人暗示了我們可以藉此閃避親密關係,但同時操控親密關係。如果我們與人的關係疏遠或辜負了彼此,機械人仍會陪伴我們,按照設計模式給予人模擬的愛。[33] 筆者認為機器人的愛,全都是預先設定好的。人對機械人的依戀也會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及與人的關係。這種模擬的情感永遠不會有情感,模擬的愛也永遠不會有愛。

5. 5 - 引伸的家庭及社會倫理問題

對於未來將會有部分人寧願選擇AI 伴侶而不是真實的人類,社會將要面對不同的倫理問題,例如要否給予某種基本的權利?2017年,AI機械人Sophia已成為先例,成功擁有沙特阿拉伯合法公民身分。[34]人與AI 伴侶的婚姻能否領養孩子?如何為孩子帶來健全的成長?另外,AI伴侶是否削弱了真正的家人及伴侶在家庭及社會的角色?在機械時代,人際關係會否被淡化?另一方面是我們如何處理人黑暗的一面,例如AI伴侶以小童形象出現、AI 伴侶被設置為被強暴的模式等。有人可能認為起碼能保護孌童及被強暴的受害人。但這些科技的進步最終能否減少道德問題?還是反讓不法之徒變本加厲?[35] AI 伴侶成為了人的伴侶,人可隨意遺棄及破壞AI 伴侶嗎?現在的法例是無法禁止人的這種行為,但正如江丕盛指人權與性權所衍生的各種問題,仍然是基督教信仰在新世紀面對的重大挑戰。[36]


6. 聖經對婚姻看法

6.1 從創造角度看婚姻

在創世記中,「神造男造女」(創1:27)。人是按神的形象被造為男或女,不會是非男非女。這「男與女」是人倫間的基本,也是婚姻關係的基礎。神為人安排了獨一而且合宜的「幫助」。這「幫助」是與「那人」不同,否則只是自戀。同時這「幫助」亦不能與那人迥異,否則彼此無法溝通。[37] 李耀全指男和女的特徵與關係都反映了神的形象,特別是祂的關係性(relational nature)、真理性(truthful nature)與慈愛性(loving nature[38] 神設立婚姻的目的包括:生育、一同作管家、親密關係及性的結合。[39] 婚姻間性的結合是深化立約的關係。[40] 聖經以「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結合,二人成為一體。」(創2:23) 向第一對夫妻宣示婚姻的美好,也表示夫妻兩人是結合為一體。「一體」是婚姻的起始點,「一體」的希伯來文「肉體」(flesh) 的意思不單是身體的結合,更包括思想、意志、感情的交融結合。神亦藉男女的結合和生兒育女設立了家庭的制度(創1:28)。[41] 這樣的家庭制度構成了人類社會最基本的特徵,透過兩性的和諧相處,人性才得以充分發揮。因此,我們的婚姻和家庭是彰顯神的榮耀。


6.2 從新約中看婚姻

在新約聖經極重視婚姻的神聖。「婚姻,人人都當尊重,共眠的床也不可污穢,因為淫亂和通姦的人,神必審判。」(希伯來書13:4) 。新約中的性交指 「二人要成為一體。」(林前6:17)。在這裡的聯合是被動式的,即使兩人連合在一起的是神自己,顯出婚姻有共屬靈層面。因此,婚姻的意義不單是身體,也是屬靈的結連。[42] 而且神所設定的婚盟也是終身之約(太19:3-10),即終身合一的愛。由此看來,婚姻一男一女的契合是十分獨特的,以致保羅以這類比基督與教會之間關係的奧祕。[43] 另外,新約以「淫亂」指一切不正當的性關係 ,在婚姻關係以外的性行為都是「淫亂」,這與拜偶像的行為並列(林前6:9),保羅稱淫亂行為的都是「得罪自己的身子」(林前6:18) 。[44]


7. 聖經對性看法

7.1 從創造角度看性

聖經對性的基本態度是正面及積極。性是神賜給所有人的禮物。[45] 聖經中「性交」是被形容為是「認識」的行動,包括與對方更深入的分享、溝通及契合communion。人類的性是兩個人深入的投入及交流,其複雜性遠超出於只是身體接觸的性。[46] 聖經對性行為的直接經文是神設立婚姻,命令人生育繁衍。因此,性必須在一男一女的婚姻基礎下。所以,真正的滿足不只是肉身的快感,更是神放在人性深處對終身合一之愛的肯定和滿足。[47] 這是「二人成為一體」中的身體、心理,心靈層面。[48]

7.2 從救贖角度看性

因著人犯罪墮落,人對性及性關係上充滿著扭曲、自我中心及操控。[49] 性的扭曲帶來各種與性有關的罪。這種自我為中心的性關係可能是情感濃烈,但只是自欺。至終會引致生命枯萎,落入低潮,並因扭曲了自身的本性而感到羞恥。[50] 但在婚姻中的親密關係是具有「親密感」(Intimacy) ,這是一份被了解、被接納的感覺。在這種不離不棄的婚姻關係中,讓人經歷像我們被上帝接納這份恩典。[51] 在關係中,大家學習放下自我中心,無私付出的愛,在關係中成長、性格走向成熟,這其實透過婚姻經歷神的救贖工作。[52]


8. 學者對AI伴侶的觀點

8.1 Noreen Herzfeld

Noreen Herzfeld指人是有「神的形像」,但AI伴侶只是人按人的形象造的。人與AI伴侶如何分享這尊貴的「神的形像」?[53] 對於AI伴侶Herzfeld 提出四個基本問題。包括:性的意義?什麼原因讓人選擇AI?我們與AI能有真正愛情嗎?這個選擇是否能幫助或影響我們屬靈成長這四個問題在建構處境下的倫理觀值得我們深思。[54] 筆者認為Herzfeld的提問帶領我們從性的意義、需求、有效性及屬靈層面思考是十分全面性的。基於首三個問題在前文已經作出探討,對於AI伴侶是否能幫助或影響我們屬靈成長? AI伴侶不屬於神所創造有靈的活人,沒有神的形象,如何達到身體、心理,心靈的深入認識與結合?我們如何在人手所造的物件上發現上帝?[55] 她指AI只是機器,它能為人完成一些工作,但只是功能上的滿足。[56] 因此,AI伴侶的確不能為人帶來屬靈提昇性的果效。

8.2 Dennis P. Hollinger

Hollinger 指基督徒在探討性論理中,當中涉及三個向度包括個人層面、教會層面及社會層面。[57] 雖然在個人層面,AI伴侶或可滿足人心靈和肉身的情感需要。從上文的調查中也反映出有一定的個人及社會需求,特別對於沒有伴侶的人士。在社會層面亦讓告訴我們,科技的進步能滿足人的需要,不過社會是否接受仍在討論當中。

從教會層面,Hollinger認為AI伴侶是違反自然及充滿個人化的。他指「二人成為一體」是兩個人最親密、最深愛的聯合。即使法律上容許AI伴侶,但人與AI伴侶的性關係一定會帶來道德上的問題。[58] 不過,Hollinger也指教會雖然在性議題上有教導的角色,但教會層面與社會層面之間常常出現忽視及洪溝。[59] 以致教會未能有效回應社會的真實需要。[60] 最明顯的例子是教會遍向專注牧養家庭,單身人士卻普遍被忽略。單身人士也容易被視為次等。[61] 近年不少學者分析單身人士參加教會遠低於有家庭人士。對於有需要的群體,教會可以提供什麼支援?他也強調我們不能期望未信群體能完成活出聖經的標準,但作為基督徒要在社會中發揮鹽和光的作用。Hollinger指我們可透過聖經的敘事,學習及發展我們的思維,以回應現實處境。[62] 例如約瑟在埃及的時候,身處異文化中的他如何面對性的試探。[63]


9. 不同學者對性與多元社會的倫理建構

在討論聖經原則後,我們需要進一步參考不同學者的研究作為處境下的倫理辨識。在現今多元文化社會中,擁抱自由,隨波逐流的跟從主流思想是否出路?筆者認同Oliver O’Donovan 指自由神學不能真的面對多元文化及倫理。[64] 自由神學只會令教會失去認真批判和作見證的能力。[65] 即使我們接納一些社會處境性現象,不代表我們基督徒與他們沒有差異。O’Donovan指出在倫理問題上,我們需具有辨識能力的多元,讓不同立場及價值的人彼此溝通及真誠連結十分重要。[66] 我們也要分清楚實際判決的不同,是倫理差異?道德上還是教義上的分歧?他提醒不能單看人表面行動而判斷,這是漠視了行動背後人的實際思考。[67] 他強調最重要的是在「愛人如己」這重要教義下。[68]

鄭順佳則表示在後現代思潮的今天,人的著眼點不再是對方是男還是女,更重要是自己與對方是否「性」味相投。[69] 人按神的形像被造成為具性特質的存有(sexual being。即人除了身體外,還是 「有靈魂的活人」,因此人的存有具備心靈及肉身的合一性的存有。[70] 神為人預備的伴侶是有能夠彼此回應的特質。這是人類的基本結構,稱為「共人類」(co-humanity),這是人類與非人類的區別所在。[71] 他指出人是男女連合的存有,包括了身體上的聯合,更重要的是男女雙方整體及全然的投入,只是肉體上的聯合是不可能的。[72] 另一方面,兩性連合的生育雖然不是絕對必要,但應被視為二人相愛的擴張和圓滿。[73] 最終人在創造主面前,人進行甚麼種類的性行為,都需要向上帝交代。人需要是為了上帝的榮耀而做。[74]

郭偉聯則指單從聖經教導不足讓我們回應現今多元的性議題。教會在現今的倫理問題上受到不少壓力,他指其中一個原因是它只有道德立場,沒有真實面對人的道德困境。[75] 聖經的敘事文體或許給我們更豐富的角度作倫理反省,也給教會借鏡除了道德立場外,教會還要真實面對與處理道德困境。他強調我們面對處境性時能否帶出憐憫的原則。[76] 在這些敘事中不難發現一些具爭議性的性關係。例如聖經沒有強調喇合的罪,也沒說她是對。這些例子都給教會突破「對或錯」的倫理框框,進一步學習如何接納及憐愛。[77]


10. 筆者的觀點

AI機械人的進步無疑給現代人生活帶來便利及改善。從這角度看,AI是人類的好助手。但當AI機械人發展越接近人類的智慧及情感時,我們也需要更多思考有關的道德問題。從本文分析,AI伴侶只有人賦予性別的機械身體,但沒有神給予的真正性別角色及身份,更沒有神賜給人寶貴的靈魂。即使AI伴侶的智慧及情感更像人類,它始終不是人類。雖然社會上已出現AI伴侶,甚至有性關係,但這不能達至神所設計在婚姻中所帶來的身心靈的結合,AI伴侶也不能與真實人類配偶相比。筆者認為AI伴侶只是沒有靈魂也沒有真實情感的物件。這種性關係是被扭曲的性,既不是神創造的心意,也不能為人帶來屬靈的成長。

雖然聖經的教導是清晰的,但現實生活卻發很多複雜的處境。聖經原則如何與這些處境對話?對某些難找到伴侶的人說,AI伴侶可能是勝於無的代替品。但筆者認為人尋找AI伴侶的背後動機才是最大的危險。AI伴侶即使擁有接近人的智慧及情感的條件,但明顯不是完整、活著的真人。這只讓人有一種接近「自戀」的行為。AI伴侶就像一場十分美好的夢,但它帶給人的愛都是被設置,最終人仍要面對現實。歸根究底,人得不到別人的溫暖才是真正的問題。人需要AI伴侶是否在尋找一種沒有風險、約束、承諾的關係?筆者的反思是為什麼我們對科技有這麼高期望,卻對人的關係期望不斷減少及害怕? 筆者認同某些人的確在尋找伴侶面對困難。在面對人真實的困境,教會可如何讓一些心靈孤單的弟兄姊妹感受到愛和溫暖?教會如何支援及牧養單身的肢體? 另外,教會也應為會眾提供兩性教育,例如正確的戀愛及婚姻觀、性觀念,如何預備自己進入婚姻等。讓會眾在一些性觀念及倫理問題上有一定的聖經基礎。

在性倫理議題上,筆者認為現今基督教在性倫理討論仍集中在離婚、同性戀及多元家庭。但AI伴侶已經在出現,這股趨勢將會引來許多的倫理上的爭議。筆者認為需要更多基督徒學者及牧者在AI的發展及倫理議題上作出回應,為這股威脅提供一套合乎基督教原則的倫理框架。


11. 參考書目

1. Christakis, Nicholas A. “How AI will Rewire us” Atlantic Vol. 323 Issue 3 (Apr 2019): 10-13.

2. Hawkes, Rebecca; Lacey, Cherie. “The Future of Sex": Intermedial Desire between Fembot Fantasies and Sexbot Technologies.” Journal of Popular Culture Vol. 52 Issue 1 (Feb 2019) : 98-116.

3. Herzfeld, Noreen L. In our Image :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the Human Spirit. Minneapolis, MN : Fortress Press, 2002.

4. Herzfeld, Noreen L. “Religious Perspectives on Sex with Robots”, Robot Sex: Social and Ethical Implications, edited by Danaher, John and McArthur, Neil. US: MIT Press, 2017. 91-99.

5. Herzfeld, Noreen L. “Creating in our own imag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the image of God,” Zygon 37 (June 2002), 302-315.

6. Hollinger, Dennis. The Meaning of Sex : Christian Ethics and the Moral Life.

(Grand Rapids : Baker Academic 2009).

7. Hollinger, Dennis. “Sex With Robots Goes Against God's Plan, Christian Ethicists Warn, Urge Ban on Child Sex Robots”, Christian Post, https://www.christianpost.com/news/sex-robots-against-gods-plan-christian-ethicists-warn-ban-child-sex-robots.html (access: 20 May 2019)

8. Malado, Jardine. “ Sophia robot creator predicts humans will be marrying androids by 2045,” Christian Today. (May 2018), https://www.christiantoday.com/article/sophia-robot-creator-predicts-humans-will-be-marrying-androids-by-2045/129381.htm (accessed April 20, 2019).

9. McAurthur, Neil. “For the love of technology! Sex robots and virtual reality” Asia Times,

https://www.asiatimes.com/2019/05/article/for-the-love-of-technology-sex-robots-and-virtual-reality/ ( access: 1 June 2019)

10. 〈自閉症青年戀愛調查:近七成憧憬愛情,惟憂溝通困難易撞板〉。《協康會》。https://www.heephong.org/whatsnews/media-release/detail/survey-nearly-70-autistic-young-people-long-for-romance-while-communication-difficulties-become-their-biggest-obstacle (下載日期2019年4月25日)。

11. 司道生、顧希合著 ; 紀榮智等譯。《 國度倫理 : 在當世處境跟隨耶穌》。香港 : 基道,2014。

12. 性愛機械人逐步逼近,人類準備好迎接未來愛侶嗎?〉。《香港01》 ,(2018321https://www.hk01.com/周報/169645/科技-未來-性愛機械人逐步逼近-人類準備好迎接未來愛侶嗎 下載日期2019/4/25)。

13. 吳慧華。〈迷惑人心的AI伴侶〉。《生命倫理》第53期(2018年9月)。 http://ethics.truthlight.org.hk/nt/article/迷惑人心的AI伴侶 下載日期:2019年4月20日)。

14. 吳慧華。〈戀上機械人—婚姻中的新小三〉。《生命倫理》第50期(2018年3月)。http://www.truth-light.org.hk/nt/article/戀上機械人婚姻中的新小三(下載日期:2019年4月20日)

15. 〈迎娶AI女機械人,大陸工程男挑戰人類倫理〉。 《基督日報》,(201828http://www.gospelherald.com.hk/news/soc_2515.htm (下載日期2019/4/25)。

16. 李耀全編。《性與靈性 : 神學探討與生活應用》。香港 : 建道神學院,2004

17. 理查.楊克著、范堯寬、林奕伶譯。《情感運算革命:下一波人工智慧狂潮,操縱你

的情緒、販售你的想法,將是威脅還是機會?》 台北:商周出版,2017

18. 〈超越次元的愛,跟初音結婚的日本男子〉。《天下雜誌》,2019123

日)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3808 (下載日期

2019/4/25)。

19. 雪莉.特光著、洪世民譯。 《 在一起孤獨 : 科技拉近了彼此距離,卻讓我們害怕親

密交流 》。台北 : 時報文化 ,2017。

20. 麥耀光、黃天逸合編。《當代婚姻關係的透視與重尋》。香港:建道,2018。

21. 郭偉聯。《情慾線 : 神學、文化與倫理析論》。香港 : 德慧文化,2018。

22. 鄭順佳。〈「性人」— 對人作為性存有的神學反省 〉。《中國神學研究院期

刊》第31期 (2001年7月) ,頁13-36。

23. 鄭順佳。〈聖交:對性連合的神學反省〉,《 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32期(2002

年1月 ) ,頁13-36。

24. 韓江雪、鄒崇銘合著。《後就業社會 : 誰是科技貴族?誰的人工智能? 》。香港 : 印象

文字,2018。

25. 關啟文、洪子雲主編。 《愛與慾 : 基督教性神學初探 》。香港 : 基道,2003。



[1] 雪莉。特克著、洪世民譯: 《在一起孤獨 : 科技拉近了彼此距離,卻讓我們害怕親密交流 》(台北 : 時報文化 ,2017) ,頁50

[2] 吳慧華:〈迷惑人心的AI伴侶〉。《生命倫理》第53期(2018年9月),http://ethics.truth-light.org.hk/nt/article/迷惑人心的AI伴侶 (下載日期:2019年4月20日)

[3] 特克:《在一起孤獨 》,頁165。

[4] 吳慧華:〈迷惑人心的AI伴侶〉

[5] 理查.楊克著、范堯寬、林奕伶譯:《情感運算革命:下一波人工智慧狂潮,操縱你的情緒、販售你的想法,將是威脅還是機會?》 (台北:商周出版,2017) ,頁28

[6] 楊克:《情感運算革命》 ,頁28

[7] 韓江雪、鄒崇銘合著。《後就業社會 : 誰是科技貴族?誰的人工智能? 香港 : 印象文字,2018),頁52

[8] 吳慧華。〈戀上機械人婚姻中的新小三〉。《生命倫理》第50期(20183月),網站:http://www.truth-light.org.hk/nt/article/戀上機械人婚姻中的新小三下載日期2019420日)

[9] 〈性愛機械人逐步逼近 人類準備好迎接未來愛侶嗎?〉《香港01》 ,(2018321日) https://www.hk01.com/周報/169645/科技-未來-性愛機械人逐步逼近-人類準備好迎接未來愛侶嗎 (下載日期2019425日)

[10] 〈超越次元的愛,跟初音結婚的日本男子〉《天下雜誌》(2019123日),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3808 (下載日期2019/4/25)。

[11] 〈迎娶AI女機械人,大陸工程男挑戰人類倫理〉 《基督日報》(201828日),http://www.gospelherald.com.hk/news/soc_2515.htm (下載日期2019/4/25) 。

[12] 楊克:《情感運算革命》 ,頁277

[13] 吳慧華:〈迷惑人心的AI伴侶〉

[14] Neil McArthur, “For the love of technology! Sex robots and virtual reality” Asia Times

https://www.asiatimes.com/2019/05/article/for-the-love-of-technology-sex-robots-and-virtual-reality/ ( accessed 1 June 2019)

[15] 克:《在一起孤獨 》,頁145

[16] 克:《在一起孤獨 》,頁152

[17] 克:《在一起孤獨 》,頁55

[18] 韓江雪:《後就業社會》,頁52

[19] 克:《在一起孤獨 》,頁206

[20] 克:《在一起孤獨 》,頁194

[21] Rebecca Hawkes, Cherie Lacey, “The Future of Sex": Intermedial Desire between Fembot Fantasies and Sexbot Technologies.” Journal of Popular Culture Vol. 52 Issue 1 (accessed Feb 2019), 111.

[22] 〈自閉症青年戀愛調查近七成憧憬愛情惟憂溝通困難易撞板〉《協康會》https://www.heephong.org/whatsnews/media-release/detail/survey-nearly-70-autistic-young-people-long-for-romance-while-communication-difficulties-become-their-biggest-obstacle 下載日期2019425日)。

[23] 吳慧華〈戀上機械人婚姻中的新小三〉《生命倫理》第50期(20183http://www.truth-light.org.hk/nt/article/戀上機械人婚姻中的新小三下載日期2019420日)。

[24] 楊克:《情感運算革命》 ,頁283

[25] 楊克:《情感運算革命》 ,頁286

[26] 楊克:《情感運算革命》 ,頁286

[27] 吳慧華:〈戀上機械人婚姻中的新小三〉

[28] Christakis Nicholas A, “How AI will Rewire us” Atlantic Vol. 323 Issue 3 (Apr 2019): 12.

[29] 楊克:《情感運算革命》 ,頁285

[30] 楊克:《情感運算革命》 ,頁279

[31] 吳慧華:〈戀上機械人婚姻中的新小三〉

[32] Hawkes, “The Future of Sex", 110.

[33] 克:《在一起孤獨 》,頁54

[34] Jardine Malado “ Sophia Robot Creator Predicts Humans will be Marrying Androids by 2045” Christian Today (May

2018). https://www.christiantoday.com/article/sophia-robot-creator-predicts-humans-will-be-marrying-androids-by

2045/129381.htm (accessed April 20, 2019).

[35] 楊克:《情感運算革命》 ,頁284

[36] 江丕盛:〈性,性別與人權〉,關啟文、洪子雲主編:《愛與慾 : 基督教性神學初探 》(香港 : 基道2003),頁18

[37] 劉彼得:〈舊約聖經性觀〉,頁44

[38]李耀全:〈從聖經看性與靈性〉,李耀全編:《性與靈性 : 神學探討與生活應用》(香港 : 建道神學院,2004) ,頁5

[39] 司道生、顧希合著 ; 紀榮智等譯:《 國度倫理 : 在當世處境跟隨耶穌》(香港 : 基道,2014),頁395。

[40] 司道生:《 國度倫理》,頁395。

[41] 李耀全:〈從聖經看性與靈性〉,頁5

[42] 張略:〈新約性倫理〉,關啟文、洪子雲主編:《愛與慾 : 基督教性神學初探 》(香港 : 基道2003),頁50

[43] 張略:〈新約性倫理〉,頁50

[44] 張略:〈新約性倫理〉,頁51

[45] 劉彼得:〈舊約聖經性觀〉,關啟文、洪子雲主編:《愛與慾 : 基督教性神學初探 》(香港 : 基道2003),頁41

[46] 關啟文:〈色情與自由主義的限制〉,關啟文、洪子雲主編:《愛與慾 : 基督教性神學初探 》(香港 : 基道2003),頁97

[47] 李耀全:《性與靈性》,頁70

[48] 鄭順佳:〈聖交:對性連合的神學反省〉,《 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32(2002年1月 ) ,頁27

[49] 李耀全:《性與靈性》,頁98

[50] 鄭順佳:〈聖交〉,頁34

[51] 郭鴻標:〈婚姻:神學與倫理—馬丁路德作為例子〉,麥耀光、黃天逸合編。《當代婚姻關係的透視與重尋》(香港:建道,2018),頁43

[52] 李耀全:《性與靈性》, 頁101

[53] Noreen Herzfeld, “Creating in our own imag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the image of God,” Zygon 37 (June 2002): 304.

[54] Noreen Herzfeld, “ Religious Perspectives on Sex with Robots” . John Danaher and Neil McArthur, Robot Sex: Social and Ethical Implications (US: MIT Press, 2018), 91.

[55] Noreen Herzfeld, In our Image :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the Human Spirit (US : Fortress Press, 2002), 91.

[56] Herzfeld, “Creating in our own Image” , 312.

[57] Dennis P. Hollinger, The Meaning of Sex : Christian Ethics and the Moral Life (UK Grand Rapids, Mich. 2009), 224.

[58] Dennis P. Hollinger, Sex With Robots Goes Against God's Plan, Christian Ethicists Warn, Urge Ban on Child Sex Robots”, Christian Post, https://www.christianpost.com/news/sex-robots-against-gods-plan-christian-ethicists-warn-ban-child-sex-robots.html (access: 20 May 2019)

[59] Hollinger, The Meaning of Sex, 226.

[60] Hollinger, The Meaning of Sex, 231.

[61] Hollinger, The Meaning of Sex233.

[62] Hollinger, The Meaning of Sex224.

[63] Hollinger, The Meaning of Sex225.

[64] 郭偉聯:《情慾線 : 神學、文化與倫理析論》(香港 : 德慧文化,2018),頁71

[65] 郭偉聯:《情慾線》,頁71

[66] 郭偉聯:《情慾線》,頁72

[67] 郭偉聯:《情慾線》,頁73

[68] 郭偉聯:《情慾線》,頁73

[69] 鄭順佳:〈「性人」 對人作為性存有的神學反省 〉,《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31(2001年7月) ,頁14

[70] 鄭順佳:〈性人〉,頁20

[71] 鄭順佳:〈性人〉,頁24

[72] 鄭順佳:〈性人〉,頁31

[73] 鄭順佳:〈性人〉,頁33

[74] 鄭順佳:〈性人〉,頁18

[75] 郭偉聯:《情慾線》,頁66

[76] 郭偉聯:《情慾線》,頁69

[77] 郭偉聯:《情慾線》,頁66

 

Last Updated on Thursday, 11 July 2019 23:04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