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pecial Topics Ecological Theology 林麗盈:安德魯‧林基動物神學初探--從聖經看人類與動物的關係
林麗盈:安德魯‧林基動物神學初探--從聖經看人類與動物的關係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Friday, 13 January 2012 10:06

安德魯‧林基動物神學初探:從聖經看人類與動物的關係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林麗盈

 

 

1. 引言

一般的神學思考都會集中在人與上帝的關係,相對人與上帝以外的關係卻甚少討論。但今天社會上愈來愈關注人與動物的關係。安德魯‧林基(Andrew Linzey) 70年代開始致力參與動物福利運動,亦努力在推動有關動物的神學探討。他的第一本有關基督教及動物權益的作品是1975年的《動物權》(Animal Rights),其後他陸續發表了其他有關基督教和動物權益的文章累積至今多達200多篇。[1] 1994年林基出版了《動物神學》(Animal Theology)一書 ,引起基督教界學者更多的討論,即使到十多年後仍有學者針對這一本書的內容和內在的神學思想提出不同的看法。本專文將會集中透過研讀林基《動物神學》的第一部分有關神學原則建構,藉此淺析林基如何從上帝的角度看待人類與動物的關係。另外亦會提出不同學者對林基動物神學的討論,作出一點反思及評論。

 

2. 背景:人類對待動物態度的錯誤理解

林基強調,一直以來的社會發展中,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都深受基督教中一些傳統觀念所影響,並形成根深蒂固的觀念,在與動物互動的關係上影響深遠。

林基指出,人類一直都認為自己在上帝的創造中是較為優越的,[2] 而且上帝又把管理萬物的職份給予了人類,因此人類在評估與動物之間的關係上,就順利成章的認為人是可以任意對待動物。林基認為,基督教的傳統一直誤解了聖經所授與給人的管理權柄(stewardship),將之解讀以及實踐為統治(dominion)甚至是獨裁(despotism),因為在上帝的授權之下,人類就認為自己有權利任意對待和處理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事物,包括動物。[3] 在這個觀念影響之下,人類就很容易認為動物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服務人類,因此動物就僅僅被視為一件工具來供給人類使用。[4] 林基對於這個社會現象感到十分不滿。因此在《動物神學》一書中,林基在書首就直接提問了三個問題:1. 人類是否應該向動物表達尊重? 2. 人類是否應該為動物負上一定程度上的責任? 3. 動物本身是否有其權利? 林基認為這三條問題的答案都應該是肯定的。[5] 林基認為動物不但有其應該被人類尊重的權利,而且更認為人類必須要為動物負上一個更重要的責任。

3. 安德魯‧林基動物神學的中心思想:以耶穌基督為榜樣服事動物

林基認為,人類要為動物負責任,並不是只是消極地單單避免動物會受到傷害和痛苦。[6]人類面對動物---既是一群弱小以及沒有自衛能力的群體,就應該不只是單單給予平等的對待(equal consideration),而是應該投入一個更大的關注(greater consideration),因為弱小的群體理應得到道德上的優等對待(moral priority)[7]

 

林基強調這一種要對動物投入更大的關注,並不等同坊間動物權益運動強調平等的精神(Equality Paradigm),即只是將所有群體的利益與需求都只是擺在同一個基準點之上,相反,人需要以一個更甚於平等的自我犧牲的態度,來服事和照顧動物,[8] 而這一個服事理念正是來自於耶穌基督服事的榜樣。耶穌在世上的時候,就是長時間的在弱小、被社會所遺棄忽略的群體中給予細心的照顧,這就是耶穌為人類所立下的榜樣。林基更指出人類在萬物(即包括動物)中有一份的優越,正正是由於人類獨有一份從上帝而來的關愛和服事精神(generosity),也是上帝單單賜予給人類的特質,人類亦因此應該好好善用這個特質。[9]

 

換言之,林基認同本質上人類以及動物的能力和價值並不相等,但人和動物之間的關係絶對不應該是「用家」以及「被使用」的關係。那麼,要正確地認知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林基認為必需從上帝的創造中尋找上帝原本的心意。

 

4. 人類與動物的關係:從創造看上帝心意

上帝不但創造萬物,林基從上帝創造世界的次序中發現到人與動物之間是有一個不可分割的共同關係,因為人類和動物擁有一個共同的起源(co-existence):人和動物都是在第六日一起被創造的。而從創世的次序可以看到萬物與上帝的親密程度,而動物和人就是共同處於一個與上帝最親近的位置,[10] 並且也代表著人類和動物的命運是緊緊相連的。故此,林基認為人類是應該與動物和平共存。

 

5. 人類與動物的關係:盟約的關係

人類和動物的命運密不可分更加可以體現於上帝與人類所立的盟約。林基認為,上帝與人類所立的盟約並不只是跟人類所立的。創世記中記載在洪水之後,上帝強調這一個「彩虹之約」不但是跟人,更是跟世上所有的生物所立的(創九12)。而這個與萬物立約的記號單是在創世記中就出現了5次之多。[11] 林基進一步引用卡爾巴特(Karl Barth)的看法:「論到上帝願意與萬物立約,就表明人與地上萬物有一個『福禍與共』的關係,而動物與人類更是特別地在這個盟約下一同承受祝福與咒詛。」[12] 這一個「福禍與共」的關係,同樣反映了人類與動物應該和好及和平相處。[13]

 

6. 動物的價值及權利

林基非常重視上帝創造世界所包含的意思。他認為上帝創造所有一切的萬物都是美好的,因此,每一樣受造物本身都有其獨特的存在價值,而受造物的價值就只能由本身的創造者,也就是上帝自己所賦予。[14] 因此,人類並不應該自私地從自我利益出發,透過判定動物對於人類的用處來肯定他們的價值,而是要從上帝的眼光出發。在林基的眼中,從上帝的創造以及與萬物訂立盟約之中,可以看到動物的價值不但很高,更是跟人類不相伯仲。而進一步要討論人類與動物的關係,林基認為要從探討動物的權利入手,因為權利能反映自身的價值。

 

林基指出,從神學角度而言,上帝除了是唯一能賦予受造物本身的價值,同時亦是制定所有受造物的權利(Theos rights)的源頭。因為權利本身正正是用於彰顯受造物的內在價值,而能夠肯定受造物的內在價值的,亦也只有創造者---上帝自己。[15] 所以,林基反對人類視動物為自己的財產而任意使用,相反,人類應該因著發現動物在上帝的心意中有其獨特的價值,甚至從創造以及盟約的關係中發現動物的價值是跟其他受造物不同、同時亦跟人類的價值最接近的時候,便對動物表達尊重,尊重他們生存的權利,與他們和平共存,更進一步是以一個犧牲的精神服事照顧動物。

 

7. 實踐:以耶穌基督的榜樣----博愛典範

當人類願意從上帝心意的角度出發,肯定動物本身應有的價值以及尊重時,就會改變對動物的態度。但人類在對待動物的程度上的界線是如何設立的呢?林基表明這條界線在聖經中沒有直接表明,卻惟有從耶穌基督的榜樣中找到。[16]

 

李鑑慧在演譯林基這方面的基督論做得很簡潔和容易明白。根據李鑑慧理解林基在這方面的想法,總結出人類必須先對基督有兩個認知:「動物如基督般無辜受難」以及「人類如基督般服事弱者的道德義務」,然後才會有一個具體的標準思考應該如何對待動物[17]

 

林基強調,基督在十字架上受苦的形象,正正是象徵著所有無辜者受苦的形象。因此,當人類關注動物權利的時候,就會留意到動物在屠宰場、實驗室等等的處境,也就會體會到本質上動物就如耶穌一般無辜的受害。不過,人類對動物無辜的受苦有一定的認知後,接下來也需要體認到基督的另一層本質,才會有具體的行動:謙卑的服事以及不計代價的犧牲精神,簡而言之,就是要學習耶穌基督不計代價去服事,這就是林基動物神學的核心實踐理念:博愛典範(Generosity paradigm)。林基指出,主耶穌的教導是對有需要的群體作出幫助(太廿五35-36)。而人類本身的優越性並不只是在於上帝賦予人類有管理世界的權柄,而是在於人類有能力去額外關顧其他的弱小群體,因此人類必須學習耶穌基督犧牲服事的榜樣。[18]

 

林基更直接指出,要學習如基督一般服事照顧動物,就必定代表人類的生活模式會作出改變,要確實地實踐博愛典範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動物實驗、以獸獵和釣魚作為康樂活動、甚至是人類的肉食習慣,都是林基所反對的。不過,要放棄這些的活動,也代表著人類的生活習慣和發展步伐都會受到影響。但林基認為改變現有的生活態度比將社會進步建築在動物的痛苦身上來得更為重要,因為這才合乎上帝的合意。[19]

 

8. 不同學者對安德魯‧林基的動物神學的回應

不同的學者對林基的動物神學有很多不同的迴響,本專文試列舉其中值得討論的幾個論點。

8.1. 從舊約角度

舊約聖經學者Mark McEntire主要從林基解釋的創世記內容提出疑問。在《動物神學》一書中林基提到上帝與人立約,其實也關係到與動物的相處。林基認為︳上帝原本的心意是想人成為一位素食者,因為上帝起初只是吩咐人要管理動植物,以及賜蔬菜給人作為食物,並沒有吩咐人要食肉(創一28-30)[20] 挪亞洪水之後,上帝告訴人可以以動物作為飲食,純粹是因為要遷就人的罪性(創九4-5)[21] 所以,林基認為人類應該回復一個素食的習慣,回歸到上帝原本的創造秩序之中,也算是與動物的關係復和。McEntire就著這個論點提出了幾點疑問:[22]首先,如果林基所說上帝原本的心意是要人不傷害動物,成為一個素食者,那麼應該如何解釋上帝在阿當和夏娃犯罪以後給予他們獸皮來遮蔽身體呢(創三21)?另外,林基以人類和動物同於第六天創造、以及上帝在洪水後與萬物立約,來說明人類與動物應該和平共存。但如果這個說法成立的話,又如何解釋在洪水之前,上帝已經吩咐該隱要以動物獻祭呢?

 

McEntire就以上的問題提供了一個解答的方向。McEntire不否認林基是可以用這些的經文來作為支持動物神學有關的論點,但他也作出了一個提醒:創世記本身是一個敘事文體(narrative),當中所描述的內容和社會現象跟現代的世界有很大的差距,是在今天的社會不會經歷得到,例如人能在地上生活幾百年(創五)、神的眾子會與地上的人交合(創六4)等,這些的故事用今天現代的眼光已是構成了一個故事性世界(narrative world)。由此可以進一步思想,林基所提出有關上帝要求人類在飲食習慣上有差別之約,究竟是屬於故事性世界的描述,還是真的與上帝要求人類作出飲食上的改變? 因著創世記的故事性特色,McEntire認為要明白創世記,就不能輕易地用直接解讀的方式去理解,因此,林基以創世記所記載的兩約內容去成為支持素食的論據並不具說服力。[23] McEntire強調,因著文化背景的不同,舊約的教導內容並不適宜直接套用到現代的社會應用之中,而林基的動物神學的主要論點則是建立於舊約的教導之中,成為其動物神學的弱點之一。[24]

8.2. 從新約角度

David M.May主要從新約的角度提出疑問。May認為林基動物神學的建構主要都是依靠哲學家和神學家的學說論點來作支持,引用研經學者論點的比例相對較少。而在引用新約經文教導時,則傾向使用「引證文字」的方法(proof-text method),即用經文來證明自己的想法和論點。在林基的動物神學中,就大量使用經文來證明:動物是由上帝創造,因此是值得被尊重的。[25] May指出,林基使用大量經文來去證明自己的論點,卻忽略了分析經文本身的社會和文化背景。May再引用Bruce Malina對使用「引證文字」方法的評語:「引證文字」方法會讓經文成為一個被利用的工具,而非真實的見證上帝的教導。[26]

 

May從林基所引用的新約經文指出其問題:林基在《動物神學》中時常強調上帝願意道成肉身來到世界是因為上帝對弱勢社群的愛,[27] 而且引用了不少的新約經文去支持這個論點(如:可八32、約十三2、林後八9)。可惜的是,如果認真細心閱讀林基所引用的經文,其實並不能看見以上的結論。[28]

 

另外,May亦察覺到林基刻意引用很多明顯地提及動物的經文,但其批評與McEntire相似,認為林基引用經文時只是表面解釋經文的意思,卻無視經文中的故事特性。[29] 例如論到耶穌在曠野與野獸一起(可一13)、耶穌講的一個比喻:在安息日仍會把羊從坑中救起(太一13)等,用這些經文表明上帝心意願意人跟動物復和,當中的應用意思是比較牽強。

 

除此之外,May對林基從基督論發展出來的動物神學思想亦有很多疑問。林基其中一個中心思想是要從耶穌基督的榜樣學習博愛典範,服事弱勢社群。May發現儘管聖經中並沒有明言耶穌教導人類對待動物應有的態度,但林基已沒有多加解釋就直接認為「弱勢社群」就必定包括動物在內,因此結論就是人類要效法耶穌基督犧牲的服事來照顧動物。[30]而林基最常引用的一節經文就是:『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十五40)成為林基信念的基礎。但是實際上這段經文的背景是否正在處理人與及動物的關係卻未能確定。

8.3. 從神學角度

另一學者Sally Smith Holt嘗試從神學角度分析林基的動物神學思想。Smith主要圍繞兩方面提出疑問。一是有關耶穌道成肉身的問題,另一個則有關動物權利的問題。

 

林基認為現今的世界,自從阿當和夏娃犯罪後,已經是一個墮落的世界。因此,很多社會現象的出現根本是違背了上帝原本的心意,其中最明顯的是捕食的習慣(predator-prey relationship)[31] 。既然萬物皆處於這個墮落的世界,因此,所有受造之物都需要救贖。Smith就在這個問題上提出了更進一步的疑問,動物究竟需要什麼樣的救贖?是跟人類一樣需要耶穌基督的救贖?動物又是否跟人一樣因為犯罪而需要耶穌基督的救贖?那麼動物有能力犯罪嗎? 這一連串的問題,Smith認為林基並沒有解釋清楚,林基只是直接的講出他認為上帝透過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已經足以讓所有受造物得蒙拯救。Smith並不滿足於林基的描述,他認為要林基有必要為動物需要救贖的原因解釋清楚,因為這會很影響人類對待動物的態度。[32]

另一方面﹐有關動物權利的討論,根據林基的說法,人類是有責任照顧和尊重動物的權利。因為動物的權利並不是由人來決定,而是由創造主上帝來決定。但Smith就質疑林基只是粗略地說明動物有其權利是因為出於上帝的賦予,因此人與動物的權利界線便劃分得十分模糊。雖然林基也有說過:「不同種類的受造物在自我醒覺到上帝的存在是有不同的程度」(different forms of life have increased capacities for responding self-awareness in the presence of God),因此上帝對不同的受造物也會有不同程度的權利賦予。但林基卻未能指出何種生物會有對上帝這一份的醒覺。[33]相對於同樣熱忱於維護動物權益的彼得辛格(Peter Singer)[34]他會將動物權利建基於功能(utility consideration)之上,界線就會比較清楚。這條權利界線的清晰度Smith認為十分重要,因為這會影響人類在實踐上的決定。

 

不過,在討論動物權利的同時,Smith也同樣認為,只談論權利最後也只會陷入功利主義之中。[35] Smith列舉了一個例子:在權利為本的角度(rights-based approach)之下,當要面對選擇的時候,道德倫理層面上其中一個標準是「避免最大的傷害」。但實際上我們能如何衡量一個人受苦的程度呢?又或者,當人和動物陷入同樣一個受苦的狀態時,雖然他們都擁有權利,但最後往往都會選擇拯救人類,因為在權利為本的角度之下,機會(opportunity) 就成為決定性因素之一。人會覺得人比動物更有機會貢獻社會,回饋社會,從而選擇拯救人類,其結果可能仍然是不公平。由此可見,權利為本的角度仍有其自身的限制。因著以上的種種原因,Smith認為林基「以權利為本」的人與動物的關係上在實行上也會很多的困難。

9. 林基對對各界的回應

9.1David M.May的回應

林基面對不同人士對其動物神學的意見,也積極地與之作出回應。面對May批評其動物神學缺乏研經學者的認同,並集中採用「引證文字」方法去建立其神學思想,林基認為自己是被誤解。針對使用「引證文字」方法的批評,林基也作出回應。他認為聖經的確沒有十分清楚和直接的內容說明有關動物的權利,不過,這樣並不代表動物權利並不重要。因為正如聖經中也沒有明言人的權利,但人權卻最常被討論。林基強調,人要花更大的氣力從聖經教導中努力找出有關動物的權利,是因為聖經是人類為人類所寫成的(written by human beings for human beings),因此,即使經文是在討論有關動物的事宜,也只會是以人為中心(humanocentric views on animals),而在描繪人類與動物關係上也只會一面倒地顯示出動物的工具性(instrumentalist views of animals),忽略動物本身其他重要價值。[36]因此,要從經找出有關動物權利的內容,就必須從多角度解經。

 

在引用經文方面,林基坦誠自己也許並不是選取了最恰當的經文來作透徹的分析,但是林基堅持,耶穌基督成為人類的榜樣向弱勢社群展示出關愛服事的精神是無可置疑的,亦幫助人類從基督教神學角度出發改善人類「統治」動物的相互關係。[37]

 

9.2Mark McEntire的回應

另一方面,林基也對McEntire的評語作出回應。McEntire認為林基的動物神學對於舊約的文化時代背景而言是完全的陌生,因此不適宜直接把其教導應用出來。林基對此不以為然,並以現今動物權益運動的理念跟聖經舊約的神學觀念作比較。現今動物權益運動強調動物本身都有自己獨特的內在價值,那其實跟聖經觀念中,動物是上帝所創造,因此動物應該獨立於滿足人類的需要和慾望是互相吻合的;從挪亞方舟所訂立之約,亦可以至少可以看到在上帝、人類和動物有一個共同的連繫(common bond),這個現象跟社會上有關強調物種之間也有一種「親密關係」(kinship),因此也要彼此互相尊重的動物倫理非常近似。[38]林基認為舊約其實有很多不同的教導都間接彰顯了上帝對人和動物要和平共存的心意,[39]

即使不是直接說明,但最低限度已可以使人明白到人在對待和使用動物時應該顧及道德上的限制(moral limit)[40] 因此McEntire批評動物神學跟舊約無關是不成立的。

 

9.3 Sally Smith.Holt的回應

林基也回應了Smith對其動物神學的疑問。針對萬物是否需要救贖的問題,林基堅持耶穌道成肉身的救贖是為到所有的受造物而作的 [41]。林基引用教宗約翰聖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的看法,認為耶穌取了肉身來到世上,並不單單代表祂取了人類肉身的模式來救贖人類,而是取了肉體的模式(not only human nature but…everything that is flesh),代表耶穌是會拯救整個可見的世界,因此必定會包括動物在內。林基亦再進一步解釋動物需要的救贖內容,林基認為動物所需要的救贖不是為了處理罪,因為動物沒有自由意志,是不會犯罪的。雖然動物不會犯罪,但林基認為救贖這個概念仍適用於動物,因為需要從被人類殘暴對待以及墮落的捕食習慣(predator-prey relationship) 大自然系統中得到釋放。因此聖經也說明了人和動物的救贖是互相緊扣的(羅八18-24)。林基也因而再一次強調人類要成為素食者的重要性。人類對動物不可能進行完全的救贖,但至少人類可以與上帝同工預先實踐上帝的國度在世上,[42]幫助動物脫離大自然的捕食制度,減少不必要的痛苦。

 

而有關動物權利的探討,林基重申動物有其獨立、不受限於人類的內在價值,是因為動物都是上帝的受造物。人類是被上帝特別賦予權力去照顧動物如上帝護理他們一樣。林基從來都清楚明白從神學角度只是高舉「權利」的話必定有不足的地方,因為「權利」的用處只是在於幫助人類刻劃道德上的界線,從而釐定人類對其他物種不應該做的事。所以,人類對待動物的態度除了講「權利」,更需要做到「慷慨」、「關顧」、「愛」、「福利」和「保護」,這些都是論到要對動物履行的責任。[43]

 

10. 對安德魯‧林基動物神學的評論與反思

從林基的《動物神學》中,可以看到林基認為上帝喜悅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應該是彼此和平共存,不存在捕食和被捕食或用者和被利用的關係。而且人類會付上代價,花盡己力照顧動物,讓他們免受不必要的痛苦。

 

讀過林基所寫的《動物神學》,會對林基致力結合動物與神學之間的關聯的熱忱所吸引,因為林基能夠從一個特別的角度:把動物放在世界創造中一個與人類十分相近的位置,並從聖經中分析上帝期望人類對待動物應用的態度,是一個很好的提醒。

 

筆者並不反對林基所言,基督教傳統有時太過著重「以人為中心」,特別是談論到上帝與人之間的關係時,就很容易強調人類的獨特性,也因此容易自視過高,而忽略人類與身邊萬物的關係。例如2010年一套記錄片《海豚灣》拍攝到日本和歌山的太地市漁村的漁民以殘暴的手法屠殺海豚,引起社會極大的迴響,[44]亦引起人類應該如何對待動物作出爭論。

 

林基的動物神學就正正是針對人類這一份的「盲點」而提出另類、看似不是「以人為中心」的動物神學。筆者說林基的動物神學是『看似不是「以人為中心」』,是因為其中心思想是特別著重提出動物有其比其他所有萬物都不同的獨特價值,刻意在整個創造中將動物置放於一個非常特別的位置,因此並不是「以人為中心」。但與此同時,林基的動物神學仍是「以人為中心」的,因為林基亦強調人類是需要採取相應的行動,來回應動物應有的價值和權利。

 

林基願意投放心思建構動物神學來喚起人類對動物生存素質的關注是社會一大貢獻,不過,當細心研讀其論點時,特別是從聖經教導的論點,卻能夠發現不少過於刻意經營的論點,而引起很多應該如何解讀聖經上的爭拗。例如在舊約中McEntire提出在洪水之前上帝雖然指示過人要食素,卻未能解釋上帝仍會在阿當夏娃墮落後給了他們一塊獸皮去遮蔽身軀。林基都在這一類釋經問題的回應上都刻意迴避去解釋,反而只是一再強調耶穌基督服事弱小社群是一個毋容置疑的事實,因此人類要切實仿傚。[45] 筆者在研讀林基的動物神學思想時更常有一個疑問:即使我接受自己有能力、也應該如耶穌基督一般服事弱小的社群,也認同動物有其尊嚴和權利,但從來也沒有說明為何動物就是等於弱小社群。但林基的思想進路似乎認為這一點是不需要額外的解釋。讀完《動物神學》之後,讓人感覺林基有一個很強的神學理念,看來是合理,但卻未能詳細地以聖經的角度去解釋其觀點。

 

除此之外,也許是由於林基開始建構動物神學是由動物保護行動開始,[46]因此,林基的神學論述主要著重於爭取動物本身的權利。但是我們不得不留意在今天的社會中,縱然社會仍有很多人類不公平對待動物的事件發生,但另一方面,社會同時又開始走向另一個極端:對動物過份的溺愛。這也許也是林基最渴望看見的社會情景:人類願意按耶穌基督的榜樣付上更高更大的代價去服事照顧動物。可是當看見社會上有些人為了照顧動物而三餐不繼,[47] 又或者愈來愈多人寧願養寵物,也不再去思想生兒育女的事,間接把動物看成自己的兒女的時候,[48]就不得不再去深入思想對善待動物的這一條界線應該設立在哪一個水平,這亦是Smith的疑問[49],但林基就只是含糊地解答認為只有從耶穌基督的身上直接學習得到。[50] 事實上,這些的社會現象都是值得在建構動物神學之中加入的討論範圍。

 

11. 結論

從林基的動物神學中,可以激發我們思考人類應該怎樣對待動物才算得上是合乎上帝的合意。即使林基的動物神學在論據上仍有很多缺欠,但卻是一個學習理解動物神學的入門參考。

 

12. 參考書目

1. Linzey, Andrew. “The Divine Worth of Other Creatures: A response to Reviews of Animal Theology.Review & Expositor, 102 (2005): 111-124.

2. Linzey, Andrew. “The Theological Basis of Animal Rights.” Christian Century 108 (Oct 1991): 906-909.

3. Linzey, Andrew. Animal Theology. Urbana :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1995.

4. May, David M.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 New Testament Perspective.” Review & Expositor, 102 (2005): 87-93.

5. McEntire, Mark.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n Old Testament Perspective.” Review & Expositor, 102 (2005): 95-99.

6. Smith, Sally Holt.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 Theological Perspective.” Review & Expositor, 102 (2005): 101-109.

7. Singer, Peter著,祖述憲著。《動物解放》。青島:青島,2004

8. 李鑑慧。〈基督教與動物解放:安德魯‧林基之動物神學〉。《神學與教會》第二期(20036),頁442-461

9. 〈《海豚灣》香港上映〉《香港海豚保育協會》下載自〈http://www.hkdcs.org/en/m_en/dolphins/captivity_issues/the_cove_movie.html

10. 〈「養貓狗對家庭生活的影響」問卷調查記者會〉《寵物閑情》,2011814日;下載自〈http://popart.hk/news/index.cgi?id=jk&action=view&number=602

11. 〈河南六旬老人十餘年傾家蕩產救助流浪狗〉《中國新聞網》,201156日;下載自〈http://big5.chinanews.com:89/sh/2011/05-06/3020800.shtml

 



[1]李鑑慧:〈基督教與動物解放:安德魯‧林基之動物神學〉,《神學與教會》第二期(20036),頁447

[2] Andrew Linzey. Animal Theology. (Urbana :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1995), 29.

[3] Linzey. Animal Theology, 71.

[4] Andrew Linzey “The Theological Basis of Animal Rights.” Christian Century 108 (Oct 1991): 907.

[5] Linzey. Animal Theology, 71.

[6] Linzey. Animal Theology, 39.

[7] Linzey. Animal Theology, 28.

[8] 李鑑慧:〈基督教與動物解放:安德魯‧林基之動物神學〉,頁453

[9] Linzey. Animal Theology, 33.

[10] Linzey. Animal Theology, 34.

[11] Linzey. Animal Theology, 34.

[12] Linzey. Animal Theology, 35.

[13] 李鑑慧:〈基督教與動物解放:安德魯‧林基之動物神學〉,頁452

[14] Linzey “The Theological Basis of Animal Rights.” 907.

[15] Linzey “The Theological Basis of Animal Rights.” 909.

[16] Linzey, “The Theological Basis of Animal Rights.” 908.

[17] 李鑑慧:〈基督教與動物解放:安德魯‧林基之動物神學〉,頁453

[18] 李鑑慧:〈基督教與動物解放:安德魯‧林基之動物神學〉,頁454

[19] Linzey. Animal Theology, 44.

[20] Linzey. Animal Theology, 34.

[21] Linzey. Animal Theology, 127.

[22] Mark McEntire ,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n Old Testament Perspective.” Review & Expositor, 102 (2005): 96.

[23] McEntire ,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n Old Testament Perspective,” 97.

[24] McEntire ,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n Old Testament Perspective,” 99.

[25] David M.May,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 New Testament Perspective.” Review & Expositor, 102 (2005): 88.

[26] May,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 New Testament Perspective.” 88. 引用自Bruce Malina, "The Bible: Witness or Warrant: Reflections on Daniel Patte's Ethics of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Biblical Theology Bulletin 26 (1996): 82

[27] Linzey. Animal Theology, 106.

[28] May,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 New Testament Perspective.” 89.

[29] May,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 New Testament Perspective.” 90.

[30] May,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 New Testament Perspective.” 91.

[31] Linzey. Animal Theology,81.

[32] Sally Smith.Holt,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 Theological Perspective.” Review & Expositor, 102 (2005): 103.

[33] Linzey. Animal Theology,23.

[34] 彼得辛格是一名動物權益運動的積極分子,著有《動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 一書,主張人與動物皆平等。是為爭取動物權益的代表作。(Singer, Peter著,祖述憲著。《動物解放》。青島:青島,2004)

[35] Smith,Sally “A Review of Andrew Linzey’s Animal Theology from a Theological Perspective.” : 106.

[36] Andrew Linzey, “The Divine Worth of Other Creatures: A response to Reviews of Animal Theology.” Review & Expositor, 102 (2005): 112.

[37] Linzey, “The Divine Worth of Other Creatures: A response to Reviews of Animal Theology.”: 113.

[38] Linzey, “The Divine Worth of Other Creatures: A response to Reviews of Animal Theology.”: 115.

[39] 林基反駁McEntire即使舊約中上帝原本對人要素食的命令以及與萬物立約也不夠說服力改變人類根深柢固對待動物的態度,但可在舊約中找出更多不同的經文看到上帝對人類對待動物的心意。例如:萬物要得著安息是上帝最終的目標(創二1-3)、上帝定意要護庇世上萬物(詩一四五9) )、義人會顧念照顧動物(箴十二10)等。Linzey, “The Divine Worth of Other Creatures: A response to Reviews of Animal Theology.”:116.

[40] Linzey, “The Divine Worth of Other Creatures: A response to Reviews of Animal Theology.”: 116.

[41] 林基認為除非決定採用只是從聖經用字面解釋去解讀耶穌道成肉身只是為了男人(man),也就代表耶穌的救贖連女人和其他生物也不包括在內。如果不接受以上解釋的話,就代表必須接納上帝是為所有活物而捨身的。Linzey, “The Divine Worth of Other Creatures: A response to Reviews of Animal Theology.”: 117.

[42] Linzey, “The Divine Worth of Other Creatures: A response to Reviews of Animal Theology.”: 118.

[43] Linzey, “The Divine Worth of Other Creatures: A response to Reviews of Animal Theology.”: 122.

[44] 香港海豚保育協會《海豚灣》香港上映《香港海豚保育協會》下載自http://www.hkdcs.org/en/m_en/dolphins/captivity_issues/the_cove_movie.html

[45] Linzey, “The Divine Worth of Other Creatures: A response to Reviews of Animal Theology.”: 113.

[46] 李鑑慧:〈基督教與動物解放:安德魯‧林基之動物神學〉,頁447

[47] 〈河南六旬老人十餘年傾家蕩產救助流浪狗〉《中國新聞網》,201156日;下載自〈http://big5.chinanews.com:89/sh/2011/05-06/3020800.shtml

[48] 一個有關飼養寵物的調查中發現,有近五成家中有養寵物的受訪者表示,從沒計劃生育子女。〈「養貓狗對家庭生活的影響」問卷調查記者會 暨「小孩與寵物攝影比賽」頒獎禮〉《寵物閑情》,2011814日;下載自〈http://popart.hk/news/index.cgi?id=jk&action=view&number=602

[49] 參本文:8.3 部分

[50] 參本文:9.1 部分

 

Last Updated on Tuesday, 17 December 2013 11:27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