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pecial Topics Theology of Work 梁文亮:安息神學對職場信徒的意義
梁文亮:安息神學對職場信徒的意義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Wednesday, 30 June 2010 12:32

安息神學對職場信徒的意義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梁文亮

1. 前言

 

「忙碌」好像成為香港人生活的寫照和量度人生價值的準則,在事事講求效率和成就的社會裡,「忙碌」表示一個人有意義,清閑卻反映他無所事事。教會的生活也不知不覺被這些觀念衝擊,往往星期日比六日更忙碌。舊約聖經教導以色列人世世代代要守安息日,甚麼工都不可作,到底現今的信徒需要守安息日嗎?對於職場信徒來說,何謂過安息日?安息日的意義是什麼?本文嘗試先從聖經探討安息日的意思;然後從《創造中的上帝》一書研究莫特曼怎樣討論這課題;最後,本文嘗試提出一些關於安息日的迷思和安息神學對職場信徒的意義。

 

2. 安息神學的聖經基礎

 

2.1 舊約的安息神學

 

2.1.1 安息日

 

安息日的規定最早記載於出埃及記十六章。出十六21-30告訴以色列人,六日收取嗎哪,第七日就不能收取。十誡亦要求以色列人記念安息日,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出二十11)。「安息日」被定為聖,凸顯這日的神聖。1

 

經文顯示,安息日是神親自設立,祂在六日創造後安息,成為我們過安息日的榜樣。神在第七日「歇了祂一切的工,安息了」(創二2),是因為「天地萬物都造齊了」(創二1)。要留意的是,神沒有說祂創造後疲倦而需要休息。2希伯來文的shabbat有完全、美善,好像月圓一樣的意思。3因此,神歇了祂的工,意義不在休息,在於「圓滿」。4赫舍爾(Heschel)指出,創造不只是六日,而是七日,第七日創造的是menuha,安息的出現使被造世界得以「圓滿」。5守安息日是要記念神從「混亂到秩序」那「圓滿」的創造過程。6人在第六日被造,受造後第一個完整的一天,不是工作天,而是安息日。7人有神的形像,人跟隨神守安息日,體現神的形像的真實。8再者,是神設定工作與休息的時間規律,守安息日讓我們知道神是時間的主,時間是祂所賜的禮物。9

 

安息日是否所有工都不可作呢?十誡所規定的是「無論何工都不可作」,10五經一些經文則說「甚麼勞碌的工都不可作」。11十誡所規定的,似乎有絕對休息之意,「一切可以理解的盡力,不論有無技巧、重或輕、都被譴責。」12但另有學者指出,「六日要作工」和「無論何工都不可作」中,「工」的意思都是指勞碌的工,即維生的職業,現代中文譯本譯作「日常的工作」。由此看來,安息日不是禁止所有工作,只是針對令人疲憊的事務。13十誡原只籠統規定安息日「無論何工都不可作」,五經其他經文有進一步的規定,例如耕種和收割時要守安息日(出三十四21),建造會幕時不可在安息日生火(出三十五3),安息日撿柴要被處死(民十五32-36),耶利米呼籲在安息日擔擔子入耶城城門(耶十七21),以賽亞禁止人在安息日以操作為樂、或辦自己的私事(賽五十八13-14)。筆者認為,這些規定與「勞碌的工」的解釋吻合,安息日不是叫人不作任何的工。

 

此外,十誡多是禁令,只有守安息日和孝敬父母兩項是正面的命令。這樣看來,安息日的重點不在乎「不作」什麼,而是「作」什麼,上帝呼籲我們在安息日享受祂的禮物,不為自己糊口或自我成就而勞碌。14清教徒主張除敬拜讀經外,什麼都不可做。東歐基督徒以主日為慶典,上午崇拜,下午郊遊。我們需在兩者中間取得平衡。15

 

申五12-15出埃及記的「記念安息日」變為「守安息日」,又將守安息日的原因,由記念神的創造轉到記念神的拯救,16學者認為,出埃及記的重點在宗教的屬靈涵義,申命記在於道德的屬靈涵義。17另有學者則指出,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過程,是一個與「創造」息息相關的過程,記念祂的拯救,是讓子民得享神「創造」的「圓滿」,讓他們的生活「安息舒暢」。18

 

2.1.2 安息年和禧年

 

安息日的概念在五經伸展至安息年和禧年。每逢第七年是安息年,有幾件事要留意:第一,不可耕種(出廿三10利廿五4);第二,地所出的要給貧窮者作食物(出廿三11利廿五6);第三,要轄免債務(申十五2);最後,要釋放奴僕(申十五12),這些其實是禧年的模擬行動。19

 

利未記似乎沒有禁止全年一切活動,只是要求不耕種田地、不收割、也不修理葡萄園(利廿五4-5)等賺錢養生的體力勞動。與安息日一樣,遵守安息年,重點不在工作與不工作,也不在乎工作多少,而在乎是否委身神聖工。20所謂安息,是改變生活程序,停止為己生計勞神費力,將精神用於與神相交和與人團契。21

 

至於禧年,即第五十年,同樣不可耕種收割;吃地中自出的土產利廿五11-12;申廿五10-22)。若百姓不耕種,那裡有食物呢?神對百姓說,祂必在第六年賜足夠的出產,地便出三年的土產第八年要耕種,到第九年便可吃其收成利廿五21-22;申廿五21-22禧年的命令是要以色列人完全倚靠休耕前的出產過活,而且,他們要將農業社會最大的資產(即奴僕)釋放,這些是對神的信心的考驗。22神希望我們過的生活,不是倚靠自己的能力和財產,而是單靠神的信心。

 

「地要安息」是擬人法的描述,表示以色列人雖進入應許之地,但地的主權仍屬於神。守安息年不是一個經濟措施,而是信仰行動。23透過平均分配,經濟得以平衡,以色列人可在地上安然居住(利廿五18)。24另外,土地要在禧年時歸還原有人,此規定旨在避免土地由少數人擁有,保障耕者能擁有或贖回自己的土地。這些規則反映神重視財產是否公平分配,社會是否出現壟斷,有沒有關心饑餓、窮困、不能自力更新的人。土地不能永賣、奴僕可被贖回、安息年內土地出產要歸窮人等原則,顯示神的照顧,不會使人因為某次經濟上的失敗而不得翻身。25神以公平待人,也不斷賜予機會,讓人發揮自己,完成神所托付管理大地的使命。

 

2.2 新約的安息神學

 

2.2.1 福音書的安息神學

 

福音書談到安息日的記載,主要針對耶穌與法利賽人對安息日的爭論,事件包括:掐麥穗(太十二 1-8;可二 23-28;路六 1-5),醫治枯乾的手(太十二9-14;可三 1-6;路六 6-11);醫治被鬼附的女人(路十三10-17);醫治患水臌的人(路十四1-6);在畢士大池醫治病了38 年的人(太五 1-18);醫治生來是瞎眼的人(太九 14-16)。

 

門徒在安息日掐麥穗充饑耶穌在安息日治病。耶穌以人的需要為基礎去理解安息日,所有對人有益的事情,都是安息日可以做的。26所以,在安息日掐麥穗和醫病並沒有犯罪。安息日是為了賜福給人,安息日的重點不在規條和誡命,人才是安息日的中心。27因此,一切令生命變得豐盛的行為,在安息日都可行。28而且,「人」應該比「守安息日」重要,所以,一切憐憫人的事情在安息日都可以做。29

 

耶穌是安息日主,衪享受安息日的方式就是做父所喜悅的事:創造、再創造、休息、帶給人安息。30人要守安息日,不是為了規條,而是要回應設立安息日的主的心意。31所以,安息日是叫人降卑,放下手上所作的工來記念神,32激發信徒去思想神的美善,享受與神的關係。33安息日沒有本然意義,並非必然存在,安息日的目的完全在乎安息日主。34

 

2.2.2 希伯來書的安息神學

 

希伯來書作者在第四章1-13節提到曠野一代的以色列人因不信不能進入安息,但就算因相信也只是獲得進入衪安息的應許,尚未完全安息,約書亞帶領的一代進入了迦南地,卻未完全進入衪的安息。其實作者重新解釋何謂「安息」,作者在第9節提出另一「安息日的安息」,有異於在迦南地的安息(第8),亦與上帝創造後歇了祂的工的安息(第10)聯系起來。進入神的安息實質上等於抵達天上的家鄉(十一1416),來到神所預備的有根基的城(十一10),獲得更美長存的家業(十34)。35

 

迦南地的安息只是一種預表,表示信徒最終要享受天上真正和永恆的安息,就是創造完成後上帝所享受的「安息」的原型。36神的安息表示工作的完成,意味由此而生的滿足和歡樂。信徒進入安息是一種分享上帝滿足和歡樂的狀態。37信徒因信已進入安息的過程,但要竭力持守,直到至終獲得天上永恆的安息。38

 

3. 莫特曼論安息日

 

莫特曼在1926年學生於德國漢堡,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十六歲就被召入伍,十八歲上前線,十九歲被擄。在家國淪陷、煙火四起的時代,他開始研習神學,認識盼望的意義。他的神學從神在歷史中的具體經驗出發,回應人類當前實存的處境。他在1964年和1972年分別撰寫《盼望神學》(Theology of Hope)和《被釘十字架的上帝》(The Crucified God)。針對自然環境和生態危機的問題,他在1985年出版了《創造中的上帝》(God in Creation)。

 

莫特曼不認為第七日創造了「安息」,在《創造中的上帝》一書,莫特曼指出,上帝在第七日不創造,安息在於祂的存在和到場,通過安息實現創造的完成。39安息日並非繼六日工作之後的休息日,相反,整個創造的工作是為安息日的緣故而設。40創造可被視為神以祂的製成品來顯示自己,但只有安息日才是神顯示自己本身。創造的完成有三方面,第一,上帝本來是走出自身投入到祂的創造中,祂在安息日擺脫工作,返回自身。41第二,祂停下工作去休息,同時亦面對祂的作品而休息,被造物存在於上帝面前,與上帝一起生活。上帝的「歇下」,被造的世界在上帝面前得以自由,不再完全被上帝決定和操控。「安息」能真正體現被造世界的本性。42第三,上帝在祂的作品中休息,藉著祂的休息,上帝整個地存在於受造物中。43

 

通過安息日,上帝完全現身於被造物中,安息日就得著祝福。這祝福不是透過創造,卻是加在創造之上、超出創造之外的。44所以,祝福不是因為上帝的活動,而是來自上帝的臨在。45祝福亦不只是給予被揀選的以色列人,而是給予全世界。46安息日被定為聖日,這是聖經第一次提到「聖化」。47被聖化的是時間,所以,安息日是以色列人最神聖的時刻,比其他節日更神聖,安息日的誡命是十誡中最長的。48上帝的安息是創造的高峯,創造的上帝透過安息日達到祂的目標,而所有的受造物都被邀請來慶祝這個日子,體現自然界是上帝所造的。49

 

安息日一方面是對上帝創造的永恆安息的紀念,亦一方面是對彌賽亞時代的永恆安息的應許。50申命記吩咐以色列人守安息日,為要記念上帝領他們出埃及。對以色列人而言,出埃及和安息日是分不開,出埃及讓以色列人擺脫奴隸的制度,是外在的自由,安息日則是內在的自由;出埃及是對上帝歷史的經驗,安息日則是對上帝創造的經驗;出埃及看見行動中的上帝,安息日則經歷臨在的上帝。51

 

土地要過安息年,表明安息日不僅是人類的節日,它是整個創造物的節日,全地都要狂歡。52禧年除了慶祝土地的安息外,更要釋放被壓迫的,使他們得自由。利廿六33-34說:「我要把你們散在列邦中、我也要拔刀追趕你們,你們的地要成為荒場、你們的城邑要變為荒涼。正在那時候地要歇息,享受安息。」上帝要救祂的土地,甚至可容讓百姓被擄,土地在七十年不耕作,讓它得到充分的歇息,然後使百姓重返家園。地這樣歇息,是百姓住在其上的安息年所不能得的(利廿六35)。53莫特曼認為,上帝叫人過安息日,目的在於讓人停止對土地的干預和損害,讓人欣賞上帝最初創造的美麗。54

 

莫特曼說,安息日、安息年和禧年最終超越歷史,指向彌賽亞。55耶穌與法利賽人就安息日的爭論,不是要擺脫安息日誡命。其實耶穌並沒有違背安息日的誡命,他醫治趕鬼,實為宣佈彌賽亞安息日的開始,是上帝國的來臨,釋放人得自由。所以,耶穌實現了立約的誡命。56

 

初期教會門徒在七日的頭一日聚集擘餅,這個基督教節日的起源模糊不清,但它並非源自猶太安息日。57基督教主日不是廢除猶太安息日,也不應該以一個取代另一個。58一般相信,初期教會猶太信徒繼續遵守律法和安息日,之後他們作為特殊的基督教團體聚集在自己的家中。59對於他們,主耶穌與使徒共享最後晚餐具有特殊意義。60安息日有異於主日,安息日為上帝的創造而感恩,主日記念主耶穌從死裡復活帶給我們的希望;安息日讓我們分享上帝的安息,主日讓我們分享復活主的榮耀。61

 

所以,猶太安息日把我們的目光轉到上帝的創造,預示末日的安息,基督教主日將焦點放在基督復活的「新的創造」,迎向新的創造的未來。62莫特曼提議我們可在一周工作後,於星期六在上帝面前休息,在這晚上感受神聖創造的「完成」,然後在主日把全人聚焦在新的創造而復活的自由之中。63

 

4. 有關安息日的迷思

 

我們或許對安息日存有一些誤解。第一,安息日不是什麼東西都不作。首先,工作不是錯,上帝是一個工作的神,神亦叫人工作,透過管理其他受造物和「全地」(創一26),繼續神創造的計劃。64此外,如上文述,無論何工都不可作」只是針對令人疲憊的事務,指維生的職業,或日常的工作。所以,安息日不是禁止所有工作。而且,創世記第二章的「安息」(menuha),不是一個消極的概念,它含有積極的意義,意指幸福、安穩、平靜、和諧。65希伯來書的作者亦呼籲我們要竭力進入那安息(來四11),作者好像說,進入安息是要努力「製造」出來。66對猶太人來說,守安息日是一個有意向的行動,表明他們是被揀選的民族,不隨波逐流。67

 

第二,安息日的設立不是為了恢復我們的體力。一方面,神不是為了休息而設立安息日,而是祂運用其自主權不受工作的操控68;另一方面,安息日的設立不是為了提高我們的生產力,安息才是整個創造工作朝向的目的,安息日才是創造的高峯。69過安息日是叫我們放下效益主義,不執著目標導向。70安息日不是為工作而設,反之,工作日是為安息日而設。71

 

第三,安息日不是閑暇。所謂閑暇,是無須工作時,為了從工作中恢復過來而從事的活動。史蒂文斯(Paul Stevens)指出,閑暇是個人的選擇,安息日是神的召命(出廿8);閑暇的中心是人自己,安息日的中心是神;閑暇傾向追求享樂;安息日邀請人默想上帝。72世界所有的是工作和消閑,聖經提出的是工作和安息,若我們真正過安息日的生活,就可以減少世上消閑的需要。73

 

5. 安息神學對現代信徒的意義

 

到底安息日對職場信徒是否仍有意義?我們嘗試以下列幾點作出討論。

 

5.1 分別

 

如莫特曼所言,安息日被定為聖日,這是聖經第一次提到「聖化」。過安息日是叫我們分別出來。第一,我們將一天分別出來,與其它日子不同,那日是記念神的創造和拯救,承認神的主權,慶祝基督的復活。74安息日被分別為聖,不表示其它六日是世俗,安息日的重點是敬拜,使敬拜成為生活的中心,其它日子都接連起來,有聖潔的性質。75安息日改變我們對其它日子的看法,更小心從事在六日所做的事,藉此向別人反映神的恩典,加深與神的關係。76第二,過安息日讓我們一班信主的人被分別出來,昔日以色列人藉著守安息日作為與神的獨特關係之憑證,今日我們將安息日分別出來歸給神,表示我是屬神的,是聖潔的選民,因此要以這一天見証我是屬神的,與別不同,不隨波逐流。第三,過安息日將我們的工作分別出來。工作本身未必能讓我們找到意義和滿足,77我們只有在耶穌裡才找到意義和滿足。守安息日讓我們以不同的眼光看六日的工作,它是我們遇見神,事奉祂,與祂「合作」去繼續創造這個世界的地方,78這樣,工作就有意義。

 

5.2 釋放

 

現今人的價值取決於生產力和效率,在分秒必爭的世代,一日停止工作便好像比別人落後。上帝「歇下」祂的工,將自己從創造的工作釋放出來,亦釋放了被造的世界。誠如莫特曼所言,上帝既參與創造的工作,而不受工作的控制,有能力抽離被造世界的自由。安息日叫我們記念神的拯救和釋放,給我們不受牽制和約束的自由。79

 

有幾點值得提出,第一,安息日釋放我們不受工作的約束和操控。每隔七日便有一天停止生產,讓我們改變在其他日子的生活態度,不再擔心在其餘日子的生產力。80第二,安息日釋放我們對人的價值。若不再以生產力和成就去衡量人的價值,我們對自己、別人和神的看法就不一樣。我們更願意花時間與別人一起,相聚的時間不一定要做甚麼特定的事。81第三,守安息日也改變屬靈生活的態度,我們可能在主日參與很多教會活動,擔任多個事奉崗位,主日變得忙過不停,根本未能真正親嘗安息,靈修要有光照,聽道要有得著,與弟兄姊妹相交要有成績。安息日提醒我們,「所是」比「所行」更重要,我們需要從「成就」、「工作」、「為神做點事」中被神釋放,82不再以生產力和成績去衡量我的屬靈價值和神人關係。我們可到神面前謙卑靜默,不發一言,等候上主發落,把一切都交託給祂。

 

5.3 信心

 

以色列人在曠野收取嗎哪時要守安息日,在應許地要守安息日、安息年和禧年,這些都是交託、信心的生活。我們在星期日不工作,我會比不上別人嗎?不做生意,我的生活會有缺欠?安息日的讓我們不用為了供應自己而工作,認定神是供應的主,單單等候神按己意和時間成就祂的旨意,作個向神放手、停止扮演神的信徒。83停止扮演神不等於被動地坐下來,信心的操練使我們不需逞強地追求保障,不需對每個問題都有答案,不需控制時間表和生產力。當認清自己只是神的僕人和管家,便可盡力發揮神所賜的恩典和資源。84

 

5.4 慶祝

 

神的安息是要欣賞自己的工作,而產生歡樂的感受,所以,安息日是慶祝的日子。首先,慶祝不是個人化的,我們需要集體敬拜,與信徒一起團契。85所以,安息日不單是獨處安靜,更是與別人分享神恩,享受與神與人建立關係的日子。第二,守安息日是多元的,可以到教會敬拜神,與信徒團契相交,又可以一群人到郊外享受神的創造,又或與家人準備一頓豐富的晚餐、一起歡樂。或許你會覺得這樣花時間很浪費,神的創造的確有浪費的意味,野花在無人注視下仍然綻放,數以萬計的種子沒有機會發芽,86創造是非功利的,安息日的慶祝好像小孩子的嬉戲一樣,不講成效和目的,單單以神為樂。87

 

5.5 盼望

 

如莫特曼所說,猶太安息日把我們的目光轉到上帝的創造,預示末日的安息。救贖之意不單在從困境和罪惡拯救出來,更是進入生命、自由與前瞻。基督的復活,使我們靈命得到更新,展望將來的永生。88所以,安息日是預嘗永生的安息,終有一天我們可以完全明白menuha,不過,現在每七日便有一天懷著盼望和信心去慶賀「圓滿」。89若前述的慶祝是回顧性,這裡所談的就是前瞻性了。過一個有盼望的生命,是我們對什麼威脅和衝擊都不懼怕,因為主耶穌已從死裡復活,連死都無懼還有什麼可怕呢?

 

5.6 關懷

 

安息日提醒我們神的創造的主,人的被造,一律平等無分高低。90耶穌重視安息日,祂喜歡用安息日去關懷病人和弱者,幫助他們回復神最初賜給人的平等,使別人都可享有禧年的釋放。安息日和安息年的命令,提醒我們對弱者窮人的關懷,安息日不是坐著休息,而是主動分享和服侍的日子。91安息日讓我們將視線從自己轉移到別人身上,我們有否使別人從束縛中被釋放,是否願意花時間去擁抱別人。透過與別人分享物質和屬靈財產,我們可將自己從重擔中釋放出來。92所以,我們可在安息日參與一些義工探訪活動,或開放自己的家款待朋友,又或寫一個電郵和打個電話慰問遠方親朋。

 

5.7 順服

 

誡命和規條不是安息日的中心,安息日的重點是安息日的主,著重的是安息日的精神。安息日叫我們順服上帝所命定的工作安息秩序、遵守上帝所規定的道德秩序、發揮上帝吩咐的功能秩序、享受上帝賜予的恩賜秩序、和維繫上帝喜悅的關係秩序。93

 

6. 結語

 

筆者同意莫特曼所言,創造的高峯非人的被造,而是上帝的安息。上帝透過安息日達成祂的目標,慶祝安息日的人承認世界是上帝所造。94守安息日應該是一星期生活的高峯,它使我們真正認識與神與人和與世界的關係。

 

安息日讓我們從工作中釋放出來,停止人所作的工,單單仰望上帝。安息日改變我們對工作與休息的規律、對六日工作的態度,甚至對工作成就的看法。它讓我們由衷為到神已賜予我們的而感恩和慶祝。

 

 

 

參考書目

 

中文

 

禤浩榮。《創造神學》。香港:天道,1998

褟浩榮。《永恆的十誡》。香港:天道書樓,2001

鄺炳釗。《創世記 (卷一)》。香港:天道書樓,1997

鄺炳釗。《創世記 (卷上)- 創造與拯救的上帝》。香港:明道社,2004

莫特曼(J. Moltmann。隗仁蓮等譯。《創造中的上帝》(God in Creation: An Ecological Doctrine of Creation)。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

曾念粵主編。《莫特曼的心靈世界》。台北:雅歌出版社,1998

唐慕華(Marva Dawn)著。陳永財譯。《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Keeping the Sabbath Wholly)。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2006

赫舍爾(Abraham Joshua Heschel) 著,鄧元尉譯。《安息日的真諦》(The Sabbath: Its Meaning for Modern Man)。台北:校園,2009

史蒂文斯(Paul Stevens)著。陳永財譯。《七日全職信仰》(Seven Days of Faith)。香港:天道書樓,2003

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基道書樓,2007

馮思聰著。余滿華譯。《安息日 --神人同工的始與終》。恩霖中華國際協會,2008

賴建國著。《出埃及記(卷下)》。香港:天道書樓,2005

洪同勉著《利未記》香港:天道書樓,1995

唐佑之。《韻律與和聲 -- 利未記獻祭與節期》。香港:真理基金會,2004

馮蔭坤著。《希伯來書(卷上)》。香港,天道書樓,1995

古特立著。校園編輯小組譯。《丁道爾新約聖經註釋--希伯來書》。台北:校園書房,1999

布瑞蒙著。楊金蘭譯。《聖經信息系列--希伯來書》。台北:校園書房,2007

萊特著。王仁芬譯。《認識舊約倫理學》。台北:校園書房,2001

羅秉祥。《公理婆理話倫理》。香港:更新資源,2002

馬可‧格林(Mark Greene)著。曾淑儀譯。《歡天喜地星期一---職場事奉的召命》(Thank God it’s Monday)。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2002

劉國偉〈「創造」,「工作」與「安息」〉下載自http://gcfmacau.blogspot.com/2007/05/blog-post_08.html下載日期為2010323日。

 

英文

 

Bass, Dorothy C., “Rediscovering the Sabbath : The Sabbath is the most challenging--and necessary--spiritual discipline for contemporary Christians”, : Christianity Today, 41 no 11 S 1 1997, p 38-43.

Bass, Dorothy C., “Keeping Sabbath : Reviving a Christian practice”, Christian Century, 114 no 1 Ja 1-8 1997, p 12-16.

Camp, Phillip, “The Lord’s Supper as Sabbath Observance”, Restoration Quarterly (2009) 51 No. 2, 81-92.

Diddams, Margaret, “Rediscovering Models of Sabbath Keeping: Implications for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Journal of Psychology and Theology (2004) Vol 32 No. 1, 3-11.

Geller, Stephen A., “Manna and Sabbath. A Literary-Theological Reading of Exodus 16”, Interpretation 59(2005)1, 5-50.

Grenz, S. J., “Burnout : The Cause and the Cure for a Christian Malady”, Currents in Theology and Mission, 26 (6, 1999) 425-430

Macek, Petr., “The doctrine of creation in the messianic theology of Jürgen Moltmann”, Communio viatorum, 49 no 2 2007, p 150-184.

Moltmann, Jürgen, “The Sabbath: the feast of creation”, Journal of Family Ministry 14 no 4 Wint 2000, p 38-43.

Peterson, Eugene, Christ Plays in Ten Thousand Places,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5

Weiss, H., “The Sabbath in the Fourth Gospel”,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110(2, 1991)311-321

 

 

 

 

 

1 從出埃及記至申命記,「安息」一字以動詞形態共出現了7次,而名詞「安息日」及「聖安息日」則共出現24次。參看劉國偉:〈「創造」,「工作」與「安息」〉,下載自http://gcfmacau.blogspot.com/2007/05/blog-post_08.html,下載日期為2010323日。

2 如鄺炳釗所述,有學者認為神疲憊需要歇息只屬臆測,因為神命立就立(詩三十三9),根本不費氣力,那會疲憊。參看鄺炳釗:《創世記 (卷一)》(香港:天道書樓,1997),頁164

3 唐佑之:《韻律與和聲 -- 利未記獻祭與節期》(香港:真理基金會,2004),頁98

4 張祥志:〈從舊約「創造神學」看安息日的意義〉,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香港:基道書樓,2007,頁51鄺炳釗也認為,「歇了一切的工,安息了」不是指神要休息,而是停止,因工作已經完成,神就停止創造。參看鄺炳釗:《創世記 (卷上)- 創造與拯救的上帝》(香港:明道社,2004),頁56。但禤浩榮覺得,神設立安息日是叫人休息,使人重新得力面對工作。不過,他的論點是從工作與休息都有同等意義的進路來說。參看禤浩榮:《創造神學》(香港:天道,1998),頁40-4166-68

5 赫舍爾(Abraham Joshua Heschel) 著,鄧元尉譯。《安息日的真諦》(The Sabbath: Its Meaning for Modern Man)(台北:校園,2009),頁36。他提到menuha是與神復和,是一個沒有衝突、爭論、恐懼和懷疑的狀態。唐慕華更指出menuha是預賞永生的狀態。參看唐慕華(Marva Dawn)著,陳永財譯。《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Keeping the Sabbath Wholly)(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2006),頁64-65

6 張祥志:〈從舊約「創造神學」看安息日的意義〉,趙崇明、邵樟平合編:《當工作遇上安息》,頁55

7 賴建國:《出埃及記(卷下)》(香港:天道書樓,2005),頁59

8 賴建國:《出埃及記(卷下)》,頁55。參看唐慕華著:《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頁47。唐慕華指出,這個形像特別集中在關係上,三一神相互關係,影響我們與信徒在安息日相交的彼此關懷。

9 Eugene Peterson, Christ Plays in Ten Thousand Places,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5, p.111.

10 出十二16;二十10;利十六29;廿三32831;民廿九7;申五14

11 利廿三78212535;民廿八182526;廿九11235

12 陳文芳:〈舊約的工作觀〉,《當工作遇上安息》,頁16

13 洪同勉:《利未記》香港:天道書樓,1995,頁669-670

14 賴建國:《出埃及記(卷下)》,頁417

15 賴建國:《出埃及記(卷下)》,頁60

16 參申五1215:「當照耶和華你 神所吩咐的,守安息日為聖日。 … 要記念你在埃及地作過奴僕.耶和華你神用大能的手、和伸出來的膀臂、將你從那裡領出來、因此、耶和華你的神吩咐你守安息日」。

17 唐佑之:《韻律與和聲 -- 利未記獻祭與節期》(香港:真理基金會,2004),頁93

18 張祥志:〈從舊約「創造神學」看安息日的意義〉,《當工作遇上安息》,頁57

19 洪同勉:《利未記》,頁720

20 洪同勉:《利未記》,頁686

21 洪同勉:《利未記》,頁686

22 萊特著,王仁芬譯:《認識舊約倫理學》(台北:校園書房,2001),頁56

23 洪同勉:《利未記》,頁721

24 唐慕華著:《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頁102

25 羅秉祥:《公理婆理話倫理》(香港:更新資源,2002)頁291

26 邵樟平:〈從福音書的安息日爭論反思安息日的神學〉,《當工作遇上安息》,頁71

27 邵樟平:〈從福音書的安息日爭論反思安息日的神學〉,《當工作遇上安息》,頁72。正如耶穌說:「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可二27

28 邵樟平:〈從福音書的安息日爭論反思安息日的神學〉,《當工作遇上安息》,頁76

29 Leon Morris,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Matthew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92), 305,引自蘇遠泰:〈精義與實踐 -- 禪宗的開悟與安息日的意義〉,《當工作遇上安息》,頁88

30 史蒂文斯(Paul Stevens)著,陳永財譯:《七日全職信仰》(Seven Days of Faith)(香港:天道書樓,2003),頁204

31 邵樟平:〈從福音書的安息日爭論反思安息日的神學〉,《當工作遇上安息》,頁72

32 蘇遠泰:〈精義與實踐 -- 禪宗的開悟與安息日的意義〉,《當工作遇上安息》,頁98

33 邵樟平:〈從福音書的安息日爭論反思安息日的神學〉,《當工作遇上安息》,頁77

34 蘇遠泰:〈精義與實踐 -- 禪宗的開悟與安息日的意義〉,《當工作遇上安息》,頁99

35 馮蔭坤:《希伯來書(卷上)》(香港,天道書樓,1995),頁274

36 馮蔭坤:《希伯來書(卷上)》,頁275

37 馮蔭坤:《希伯來書(卷上)》,頁274

38 馮蔭坤:《希伯來書(卷上)》,頁276

39 莫爾特曼著,隗仁蓮等譯:《創造中的上帝》(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頁373

40 趙崇明:〈當安息日遇上香港社會的麥當奴化〉,《當工作遇上安息》,頁118

41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74

42 趙崇明:〈當安息日遇上香港社會的麥當奴化〉,《當工作遇上安息》,頁128

43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75

44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76

45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78

46 Moltmann, Jürgen, “The Sabbath: the feast of creation”, Journal of Family Ministry 14 no 4 Wint 2000, p 38-43, at 40.

47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79

48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82

49 莫特曼著,曾念粵譯,〈重現大地〉,曾念粵主編,《莫特曼的心靈世界》(台北:雅歌出版社,1998),頁171

50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83

51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84

52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86

53 莫特曼著:〈重現大地〉,《莫特曼的心靈世界》,頁172

54 Moltmann, Jürgen, “The Sabbath: the feast of creation”, Journal of Family Ministry 14 no 4 Wint 2000, p 38-43, at 41.

55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87

56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90

57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91

58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93

59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91

60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92

61 Moltmann, Jürgen, “The Sabbath: the feast of creation”, Journal of Family Ministry 14 no 4 Wint 2000, p 38-43, at 42-43.

62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94

63 莫爾特曼著:《創造中的上帝》,頁395

64 史蒂文斯著:《七日全職信仰》,頁3-4。參看劉國偉:〈「創造」,「工作」與「安息」〉,下載自http://gcfmacau.blogspot.com/2007/05/blog-post_08.html,下載日期為2010323日。

65 赫舍爾著:《安息日的真諦》,頁36

66 史蒂文斯著:《七日全職信仰》,頁204。「竭力」含有急切的意味、極度集中精力,全力以赴,與希伯來書作者提出的嚴肅警告一致。參古特立著,校園編輯小組譯,《丁道爾新約聖經註釋--希伯來書》(台北:校園書房,1999),頁119,及布瑞蒙著,楊金蘭譯,《聖經信息系列--希伯來書》(台北:校園書房,2007),頁122

67 唐慕華著:《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頁111

68 Diddams, Margaret, “Rediscovering Models of Sabbath Keeping: Implications for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Journal of Psychology and Theology (2004) Vol 32 No. 1, 3-11, at p.6.

69 趙崇明:〈當安息日遇上香港社會的麥當奴化〉,《當工作遇上安息》,頁119

70 趙崇明:〈當安息日遇上香港社會的麥當奴化〉,《當工作遇上安息》,頁120

71 赫舍爾著:《安息日的真諦》,頁24-25

72 史蒂文斯著:《七日全職信仰》,頁187-188

73 史蒂文斯著:《七日全職信仰》,頁205

74 唐佑之,《韻律與和聲 -- 利未記獻祭與節期》(香港:真理基金會,2004),頁98

75 唐佑之,《韻律與和聲 -- 利未記獻祭與節期》,頁103

76 唐慕華著:《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頁117

77 史蒂文斯在討論傳道書第二章後,發現傳道者認為工作是不長久、得不到欣賞、沒有成果、不公平和令人不能自拔。「我們將不會因著信神而在工作上找到滿足,只會透過工作的體味而在神裡面找到滿足。」見史蒂文斯著:《七日全職信仰》,頁6。不過,褟浩榮認為,人有神的形像,被神托付去管理大地,參與神創造的過程,所以工作是有意義和滿足的。見褟浩榮,《永恆的十誡》(香港:天道書樓,2001),頁293-294

78 史蒂文斯著:《七日全職信仰》,頁7

79 唐佑之,《韻律與和聲 -- 利未記獻祭與節期》,頁99

80 唐慕華著:《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頁19

81 唐慕華著:《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頁21

82 史蒂文斯著:《七日全職信仰》,頁194

83 唐慕華著:《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頁30-31。參看張天和,〈如何作一位「七日聖徒」--歸回安息〉,《當工作遇上安息》,頁165

84 唐慕華著:《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頁31

85 唐慕華著:《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頁201-202。參看唐佑之,《韻律與和聲 -- 利未記獻祭與節期》,頁100

86 史蒂文斯著:《七日全職信仰》,頁192

87 史蒂文斯著:《七日全職信仰》,頁193

88 唐佑之:《韻律與和聲 -- 利未記獻祭與節期》,頁101

89 唐慕華著:《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頁67

90 唐佑之:《韻律與和聲 -- 利未記獻祭與節期》,頁102

91 唐慕華著:《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頁155-6。參看Diddams, Margaret, “Rediscovering Models of Sabbath Keeping: Implications for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Journal of Psychology and Theology (2004) Vol 32 No. 1, 3-11, at p.8.

92 唐慕華著:《俗世中安息日的操練》,頁131

93 張祥志:〈從舊約「創造神學」看安息日的意義〉,《當工作遇上安息》,頁61

94 莫特曼著:〈重現大地〉,《莫特曼的心靈世界》,頁171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