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pecial Topics Theology of Work 潘美蘭:從基督教工作神學看基督徒失業問題
潘美蘭:從基督教工作神學看基督徒失業問題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Wednesday, 30 June 2010 11:02

從基督教工作神學看基督徒失業問題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潘美蘭

1引言

如世界其他的大都會,香港是一個繁忙的都市,市民往往要面對嚴重的工作壓力,加上近十年來發生在香港的金融風暴、沙士爆發及金融海嘯等等,使很多公司及機構面臨重大的經濟危機,裁員及公司倒閉,司空見慣,基督徒都難以獨善其身,很容易如一般的上班一族,被迫成為失業大軍的一員。在經濟不景及市場極大的競爭下,尋找工作變得越來越艱難,同時使失業的時間拖得越來越長。今天,在大部分香港基督徒的人生中,難免有機會遇上失業問題,在等候新的工作期間,容易對自己、對神及對社會產生懷疑或不滿,他們不單可能會懷疑自己的能力及價值,亦會問例如以下的問題「聖經不是要人工作嗎?為何自己卻找不着呢?」「神沒有為我預備適合的工作,是神的問題,還是我的問題?」等等。信仰危機的出現,對個人及教會做成的影響,是不容忽視的。既然失業可算是信徒一般會遇到的問題,本文嘗試從基督教工作神學的角度,去探討何謂失業,以及針對基督徒在失業期間常遇到的問題,嘗試從工作神學及其他神學課題作出反思及從中尋找出路。

 

2基督教工作神學

2.1工作的一般定義

在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中,有關工作的英文字有「Work」、「Job」及「Vocation」。「Work」是指利用身體或智慧能力去做某事情或製造某事物(特別與休息玩樂或消遣為對比);亦可解作為職業的工作,尤指為了賺錢的。「Job」是指到定期得到酬勞的職位,而「Vocation」是指(認為自己適合於做某事的)使命感(尤指社會上或宗教上的)及(對某種工作的)天生的愛好或才能,亦可作行業或職業。

 

眾所周知,要為工作下定義,實在是一件極之困難的事。有些定義定得太狹隘,如現今及西方的看法,將工作等同受薪的職業。但有些定義卻是太廣泛,就如約望保祿二世,他把工作等同於人類一切的活動,就是指到人完成的一切事物,不論它的性質或工作環境,包括獲取食物、發展藝術及科學和提升道德及文化水平等。Volf的較簡單調解的定義,指出工作就是一件有工具性的活動(instrumental activity)為了滿足需要。他所指的範圍比受薪的工作更闊,因為包括了謀生及無酬金的家務。1

 

2.2 聖經中的工作觀

要了解基督教的工作神學,必需從聖經的工作觀開始。基本的基督教工作神學議題,可從神對世界所作的工作來形容,當中包括創造、立約、道成肉身、審判、成聖等。2聖經中描述神是工作的神。聖經敘事中充滿着很多有關工作的事情。 創世記一開始,便將神描述為工作者,而在最後一章的啟示錄中的新創造的異象裏,同樣敍述神在工作。3

 

三一神的工作是聖父的創造,聖子的救贖及聖靈的更新。工作在傳統中有其價值,神是透過創造,管治和救贖宇宙來工作,而人類是被神呼召以生命及工作來回應。4我們可從三一神的工作看人工作的意義。

 

聖父的工作:按創世記的記載,神創造天地,又以自己的形象創造了人,他把人放在自己的園子中,叫人看守及管理神所創造的萬物(創一至二章)。可惜,創世記三章1719節提到,人因犯罪,地受咒詛,人便「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裏得吃」,又要「汗流滿面才得餬口」。雖然人要在工作上勞苦,但這不是一種咒詛,而是地受咒詛後的結果。5 墮落前的亞當領受生命的恩賜,工作為了完成神的使命,是以神僕人的身分參與神的創造,去管理大地。然而,在墮落後,他成為土地的僕人,要在艱難的環境下以工作謀生,因此,工作的性質由為了完成神的命令而工作,變為以工作來維持生計。6

 

在舊約中,神已展開拯救以色列人的工作,祂救他們離開埃及,從苦工的勞役中被釋放出來(出一8-14)。7另外,神對以色列人有很多拯救工作的應許,如以西結書三十六章3336節及約珥書二章1819節所記載。神救贖的工作,乃是聖經中常提到服從神命令的人,在工作上可蒙福(利二十六36;申二十八114;箴三910及箴十六3),但若不服從,工作便受咒詛(利二十六1416申二十八1520詩七十八46、一零九11;伯五5、十五20;箴五10)。因此,工作是事奉的方法。8祂又為工作定下秩序,六日的創造後,在第七日停止工作,並定下此為安息日給以色列人遵守(出二十8-11;申五12-15)。安息表示歸回上帝,人要停止作工,專心親近神,以此服事神,9安息使以色列人在勞苦的工作中得安歇。神救贖之工在耶穌基督身上更為彰顯。

 

聖子的工作:新約同樣重視工作,並且把它放在基督的名稱下來解釋,就是祂的事奉、神蹟和救贖(約四34)。道成肉身,成為拿撒勒人一位木匠,這顯出工作的必需性及美善性,10但這工作並沒有終極重要性,而祂的真正工作是與父上帝的工作同類,因為祂說「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約五17)。祂與上帝同樣承擔創造工作,但指向的是新的創造。11耶穌死在十架上救贖人類,當人悔改歸主時,祂賜他一種新的存有,因為他的工作接受了一個清楚的意義。他在基督的新創造中成為祂的同工。林前三9提醒信徒,他們是神的同工,首要任務是傳揚福音,所以工作不但是一種責任,或視為遵行律法,而是向基督救贖之恩作感恩回應。

 

聖靈的工作:聖靈的工作是改造信徒性格,更新他們生命。加五22-23展示一種以和平建立群體性格,聖靈內化改造了人心的工作(羅八9-11)。因此,救贖使神和人的關係重建,更新改造人的性格,人的尊嚴得以重建,使人藉工作重新得生命的尊嚴。12

 

因此,人要工作是完成神的使命。神藉着人的工作表明自己的旨意,當人遵行神的誡命時,神便透過人工作的果效祝福人(利二十六3-13,賽六十五23),否則,神同樣透過空虛及徒勞無功的工作去懲罰不聽命的人(傳二22-26;利廿十六19-20及申二十八33)。神要人從工作中經歷信靠的功課,吩咐人將所做的,交託給祂(箴十六3)。祂在工作的秩序中,叫人守安息日,為要提醒人要放下一切工作去敬拜祂,同時使人類不至成為工作的奴僕。人的工作,只是為了神而作,目的是討神的喜悅(西三22-1)。

 

從個人的層面,工作是使人得餬口,享受神所賜的福,吃喝自己辛勞得來的成果(傳二10-1124、五18-20;詩一二八2),但並不是為了求富(箴二十三4-5)。聖經都有責備懶惰不做工的人(箴六6),而且斥責他們不可吃飯(帖後三10)。勤力工作可以成為別人的榜樣(徒廿33-35;帖前二9),不倚靠別人生活,是美好見証,使教外人也來尊重(帖前四11-12)。

 

工作對社群也有功用,將賺得的去扶助軟弱人(徒廿33-35)。人當作正經事,不可傷害他人,並彼此相助(弗四28),工作亦是人當盡的本份,是人對社會負責的表現(弗三8-11)。

 

2.3歷代神學家的工作觀

討論完聖經中有關工作的意義及要求,信徒可從更廣濶的範疇,從歷代的神學家的工作觀,去了解基督教工作神學,這些觀念都同時影響西方國家對工作的看法。

 

從主後3001517年,人強調神聖與世俗工作分割的倫理觀,即大眾的(praecepta),是對所有信徒有效;小眾的(consilia),對小數神職人員有效。經院哲學家亞奎那採用亞里士多德的思想,着重「默觀的生命」(contemplative life)過於「行動的生命」(active life)。默觀的生命可引發理智(intellect )來追尋神和使神聖生命內在化,而行動的生命由理性(reason)操控,觀察理性(speculative reason)是指向神的愛,實踐理性注重對鄰舍的愛。13這表示工作的唯一真正的原因是使人有可能去默觀神。首先,工作可提供現在生活所需,沒有它默觀是不可以進行的。其次是透過安靜及引導靈的內在強烈情感,沒有它,人是不足以去達致默觀的。這看法使人懷疑,因為當人忙碌於外在的活動時,豈能同時令自己達到神聖的默觀呢?14

 

主後15171730年,為了對抗中世紀羅馬天主教會把修道院提升至「神聖使命」的層次,宗教改革家便使用「職業」(Beruf)和「聖召」(vocatio)的概念,來闡明所謂平凡的工作,也可以榮耀神。15路德強調,只要過一個神聖及完全討神喜悅的生命,又完全地遵從神的旨意,人不需要成為修士或修女,又無需不斷參與宗教性活動,只要做一份普通的工作及過正常的家庭生活,已完全討神喜悅了。16他認為聖經中的教導是以工作服事神和鄰舍,但強調罪人只受他的信來被審判,工作對救贖沒有什麼作用。17工作不會使人獲得公義,而是藉着工作,人可得以控制自己身體的表現。他以林前七20說明工作是神的召命,給予每一個人特定的崗位,所以人是不應該轉換他的工作的。18

 

相若的時期,在另一地方的加爾文重申,神創造人是為了工作。19他將工作的成功視為神的祝福,並認為所有工作都是同等價值的,不論是男人謀生的工作,或女人作她的家務,或工人擔任他的職責,當他們是為神而作的,神會視他們的工作是神聖及聖潔的。20他強調「只要我們順從自己所得的呼召,無論甚麼工作在上帝心目中都是有價值和重要的,也沒有所謂卑賤的工作。」。21他授予人的工作有屬靈的尊嚴及價值,是前所未有的觀點。22他又認為聚積財富是神的祝福。23他與路德在可否轉工作的觀點上有所不同,主要是由於他身處的日內瓦在1560年間,出現嚴重的失業及貧窮問題,所以加爾文的觀點是容許人轉換工作的。24

 

由十六世紀中期至十七世紀末期,清教徒跟隨路德及加爾文,提到工作時都用「召命」一詞。他們認為神要大部份的人做普通的工作,目的是事奉祂及榮耀祂,所以工作是最屬靈的活動,人應該開心地工作,而基督徒的工作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他們責備人的閒暇,但又教導那些單是為賺錢而努力工作的,不會比閒暇的好,目的是要信徒明白,工作是服事神。25他們又強調工作也是為人服務。26清教徒不會為賺取金錢而內疚,認為在管家的觀念中,他們是有權使用金錢,但卻反對人的貪婪及使用不誠實的交易手段。在他們的觀念中,人可以主動選擇工作。27在後期的英國清教徒時代,召命與職業的分別已大大失去,最為人所知的是韋伯的論文「更正教徒的倫理」。工作漸漸變為只是一個途徑達到(一)有效率的生產、盈利及潛在的消費力;(二)可能證明一個人的宿命。28

 

今日的工作,如Karl Marx所形容,是「疏離的勞動」(alienated labour),工作不單是被看為無意義的,更實在是毀壞基督徒的生命,人長時間的工作使人不能在主日上教會,並影響與家人及鄰舍的關係。由於多人失業及各種問題,當代的基督徒作家想完全擺脫把工作視為召命的觀念。29Volf認為路德召命觀中有含糊不足之處,所以他以聖靈論去看工作。他提升工作至與神合作,暗示人必需嚴肅地使用他個人恩賜去克服疏離。這不單是把工作以宗教性理解為與神合作而在思想意識中讚揚工作,而將工作轉化為在新創造的「計劃」中,以神授予的能力與神合作。以召命觀去理解工作,與聖靈論去理解的有所不同,後者無須堅持職業選擇是一次過的,以及不是每個人只有一份正確的工作。人可以在快速轉變的環境中轉換工作,不論如何,人不會為轉工而被質疑為無信心。這看法更適合現代社會需要。30

 

學者Cosden Darrell發展了一個工作有三重性質的觀念,包括(一)工具性(instrumental),工作被描繪為達致目標的手段,它不單只關乎餬口及經濟,更是有助人更親近神及參與祂對人和世界的救贖計劃,以及深化與基督的團契,透過工作使人靈命成長;(二)關係性(relational),同樣工作是達致目標的手段,透過工作使人得到滿足感,同時工作有助建立人類社交及社會結構等;(三)本體性 (ontological),指到工作本身是目標,工作本質上是多過其工具性和關係性部份的總和。它的本體性是超出及多於它的功用本質。在安息日的參與中,工作有自己的內在價值,它內在地成為敬拜的行動,它能讚美主。工作有終末的意義,在上帝的新創造中工作被轉化而得榮耀。31

2.4小結

在基督教的工作神學中,工作是具意義的。在聖經的教導中,神是作工的神,工作是神的命令與旨意,一方面人以工作事奉祂及鄰舍,另一方面是神給人的恩典,透過工作使人享受工作的滿足及成果。同時,藉着工作的果效,教訓人遵行神的律法。歷代的神學家同樣重視工作,他們大致認同以上聖經的教導,但隨着時代的變遷和不同社會環境的需要,他們的觀點也有所不同。宗教改革時,他們所講的工作,是不限於有酬金的工作,也包括無酬金的家務及義務工作等,但到清教徒年代後期,工作已等同於賺取金錢的工作。此外,路德和加爾文視工作為召命,清教徒也跟隨他們的思想,但他們在人可否轉工及人可否選擇工作的事情上有所分歧,但這點是由於環境不同所致。到了近代,乏味及沉重的工作,產生了不少個人及社會問題,而且世界多處有嚴重的失業問題,沒有就業的基督徒,不能被看為神沒有給任何意義予他們的生命中。因此,有些基督徒不再以工作為召命的觀點去理解工作,把工作視為與聖靈同工,參與神的新創造,又或以工作的多面性質去理解工作。

 

3 從基督教工作神學看失業

自從工業革命之後,失業是一個普遍的問題,近日的環球金融危機,使問題更加惡化,在基督教工作神學中,如何理解失業及它的意義呢?

 

基督教工作神學的討論中,不多的篇幅提到失業的問題,有的都是以社會角度去看,例如有沒有可接受的失業率水平,32又或因着失業的現象,而改變工作的定義,更多在職塲宣教的討論中,以倫理的角度來提醒基督徒企業家及高級職員,如何在裁員的過程中遵照神的公義,為主作見證。很少討論有關從個人層面了解失業的意義及基督徒如何面對失業問題。要了解何謂失業,先從聖經說起。

 

聖經中的工作觀,是受主前二千年到主後一百年,地中海東部的經濟形式影響。那時,社群一般是遊牧民族或農民,一切工作都是以家庭為中心,並且多以擁有土地權為核心。33他們沒有失業的困擾,擔心的都是因自然的災難或戰爭的影響,以致無法畜牧,農耕失收,使他們無法維生。聖經的觀念中,是因為他們沒有聽從神的誡命,祂便降災懲罰他們(利二十六1416申二十八1520詩七十八46、一零九11;伯五5、十五20;箴五10)。在新約時代中,城市人會有一門的手藝謀生,如使徒保羅,他是做帳棚的。有些人會子承父業,如耶穌跟約瑟為木匠,及彼得兄弟為漁夫等。只有殘障的人,才沒有工作,要等待人的賙濟(使三2。人若沒有土地又沒有謀生本能,他們或可作有錢人的僕人,在耶穌的比喻中,也有很多提到有關僕人的故事(路十二4148、十六112及十九1127)。耶穌論及葡萄園的比喻中(太二十110),反映當時有些沒有工作的人,在市集中等待人的雇用,做一些散工。那時,失業的問題可能並不嚴重,又或沒有人關注,所以沒有解釋失業的原因,以及談及人如何面對。相反地,聖經中有很多叫人工作及有關工作態度的教導,以及施比受更有福的道理,要人將有餘的去施予貧窮人及幫助軟弱的人。如果我們簡單地將舊約的概念套用在失業的事情上,把它看為神對基督徒因不遵主吩咐,而作出的懲罰,是很危險的。因為在約伯的故事中,他雖是個義人,神也容讓他失去一切,包括他勞碌得來的產業,影響生計。這樣看來,我們不能單以聖經的工作觀看失業。

 

以上提到歷代神學家在工作神學探討中,沒有討論有關個人失業的議題,他們多以倫理的角度探討失業。Fensen有以下的討論。早期教會裏,人是有足夠的工作及恩典去分享的。神給予世界一切的需要及工作,讓所有受造物去分享物品。上帝的生命分享給世界的生命。人的生命是因聖靈的能力在耶穌基督中神完全的生命裏而被接受、改變及完全。同樣,教會要反映如此的豐盛分享(sharing-in-abundance)。在教會的經濟(the church’s economy)中,世界已擁有一切它所需的,所渴望的是所有受造物可以參與在這豐足中。這情景在徒二4447可見。早期使徒工作,包括分派財物、傳福音、預備食物、禱告及買賣。在基督裏的新生命,不會因處於這種不活躍的靜修中,使生命的勞動消失。而是人將自己多於生活所需的每一件東西來回報社群及上帝。人繼續工作,繼續擁有財物,買賣貨物,但將所有的分享共用,這並不是為了公平公正,而是因為神的生命已邀請他們進入更大的完全。34他認為神的豐富,是永遠有足夠的工作給人做的。因為人意圖保護自己而不把財產和工作與人分享,創造的豐富才不能延伸至一些人。35如此看來,早期的信徒中沒有因失業而產生什麼問題,他們有良好的安全網互相扶持。今日的失業問題都是歸咎於人的自私,是從倫理的角度去解釋。

 

不過Volf嘗試從聖靈論工作觀去幫助人主觀地處理失業問題。他認為失業者感到空虛及厭惡和心靈內覺得自己沒有機會把自己貢獻給社會的抑鬱感,比起他因失業而產生的財務問題所帶來的困擾更大。失業時間越長,使人自感無用及視自己生命為無意義。缺乏有意義的活動會毀滅人的自我尊重。從聖靈論工作觀的角度,失業者不會被剝削所有神授予的才能,他亦不會因此而沒有神聖的委託及有意義的活動。他只是在眾多神賦予的能力中,不能以其中指定的一項去服事神及鄰舍。失業的,並不代表沒有工作,而是從一份工作中釋放出來,使他可以做其他有意義的工作。他承認這是不足夠的,人要客觀地處理失業問題,如透過創造新職位或更平均地分配工作。36

 

筆者相信,我們要從工作神學中去理解個人失業的原因及意義是不足夠的,是需要其他的神學論去一併考慮,如苦難神學等。以下是探討基督徒在失業時會常遇到的問題,從中嘗試以神學的理論去反思及尋找出路。

 

4基督徒面對失業時常遇到的問題及出路

4.1物質方面

4.1.1金錢管理

失業期間,最容易遇上的是財務困難。在基督教管家的教義中,教導信徒人只是財物的管家,並非物主,37所以在我們賺錢的同時,要作神忠心的管家,好好的管理自己的財物,免得在失業期間,受到錢財短缺的困擾。處理失業者主觀的情緒時,可從神護理的角度去得安慰。耶穌提到天父的保守作為時,祂教導門徒不要為生活所需而憂慮,並應許他們先求祂的國和義時,神會賜他們一切所需(太六2434)。38從客觀的角度,在信徒中間,要遵行神要我們彼此相愛的心意,雖然不是要如早期使徒般,凡物公用(使二4447),但要將自己有餘的分給正在失業中的弟兄姊妹,互相幫助(弗四28)。

 

 

4.1.2身體操練

失業者在閑暇期間,因意志消沉,容易疏忽照顧身體,信徒該自我省察,利用這個時間操練身體,加強意志,要記念身體是神的殿(林前三16及六1920)。路德認為藉着工作,人可以控制身體的表現,所以人如果沒有工作時,更要小心看守自己身體,以免放縱它(帖前四4)。

 

4.2 心靈方面

4.2.1 與自己的關係

自我身分認定:工作決定人的個人及在社會上的身份,39所以當人沒有工作時,地位被看為低些。對不能負起養家的責任,人容易引起罪疚感。40失業的痛苦,往往是由於因失去在社會中被認為是寶貴及受欣賞的一份子之身份,而帶來的心靈創傷。41失去安全感及自我形象破碎,容易出現信心危機及其他嚴重後果。當失業信徒開始對自己身份產生懷疑時,要以神的救贖觀去看自己。那就是當人悔改歸主時,信徒已成為神兒女的身份(約一12),而且這拯救是無條件的,全是神的恩典(弗二89),不會因為我們沒有工作而改變。

價值觀:在經濟掛帥的社會,沒有工作,人會自卑,感到羞恥,貶低自己的價值。Karl Marx認為我們往往給工作價值評得太高,相信只有工作,便可救贖我們。去衡量工作的價值,無需假設人類可從工作而得拯救。只有神的恩典救贖我們,我們的工作,只是回應神的恩惠,並不是接獲恩典的途徑。42對自我價值感懷疑的信徒,在尋找出路時,必須回到神的創造論之下。每一個存有都是神所造的,都有價值,是神所喜悅的。43失業的信徒與所有信徒一樣,生命都有很高的價值,因為基督以自己的血買贖他們(太廿六28)。

 

4.2.2與神的關係

對神的信心與順服:失業是信心的考驗,要加倍儆醒,要耐心等候,不該向神發怨言,更不應用自己手法(特別是不擇手段)去獲得工作,對神要有順服的心。在工作神學中,工作是神賜人恩典的明證,但失業時,我們不該以為神沒有賜下恩典,而是要以神的護理觀去面對。神是掌管人生命的,祂使人貧窮或富足(撒上二67),操縱人的地位(路一52),大衛因神在他生命中有主權而得安慰(詩三十一1415),繼續在逆境中信靠主(詩七十五67910),即使被認為是在生命中的意外狀況裏,主也是掌權者(箴十六33)。44神護理中的一個重點,是信徒並非可免於危險或試煉,但在其中得到保守(彼前一6、四12),人要歡喜接受考驗,證明自己的信心是真實的(彼前四13、一7)。45失業的信徒當以信靠順服的心去面對失業時的逆境。

屬靈操練:人在壓力和忙碌中,容易倚靠主,親近主。但在失業一段時間後,會因日子閒散,而忘記仰望上帝。在工作神學中,認為工作有神召命的旨意,信徒要知道祂對自己的召命及下一步的心意,便要多祈禱,操練信心的禱告。禱告主要是在我們自己裏面創造一種正確的態度來面對神的旨意。祈禱並不是叫神來成就我們的旨意,而在於我們像神一樣關心祂的旨意成全,祂要我們有恆心的禱告(路十一810)。46藉此機會作好屬靈操練,建立美好的人神關係。

 

      1. 與人的關係

在談及三重工作性質時,其關係性是表明工作是有助建立人際社交及社會結構。路德的工作觀也表示人可以以工作服事神及鄰舍。失業是否破壞與人的關係呢?失業者,一般因自卑而隱藏自己,或因經濟理由縮減社交活動。從工作神學角度,失業本身不會破損人際關係,因為工作的定義,並不是限於有酬金的工作。失業者要放開狹隘的工作觀,藉家務、教會的事奉及社會義務工作去建立更好的人際關係。

 

4.3時間管理

4. 3.1 作息有時

失業人士,因為沒有規律的上班時間,容易放縱自己,日夜顛倒。神的創造工作是有秩序的,有晚上,有早晨,為之一日。六日的創造後,祂在第七天停止一切的工作,並為人設立安息日(創一1至二3)。神的創造,為人的生活定下秩序模式,使人作息有時,就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詩一零四23),又使人不成為工作的奴隸,要他們守安息日,放下工作來事奉祂。失業信徒要認定失業並不是被神遺忘,要自我約束,努力過平衡的生活,不要自暴自棄。47

 

4.3.2善用時間

第六世紀的(The Rule of St. Benedict)中,指出游手好閒是靈魂的敵人,因此修會為修士定下緊湊的工作時間表,要他們做工或讀聖經,這表示信徒必需忙於工作。48使徒保羅亦曾經斥責那些甚麼工都不作,反倒專管閒事的人,要求人安靜作工(帖後三11)。因此失業的信徒要善用時間,積極參與事奉及公益工作。把握機會去檢討人生,了解神對自己餘下日子的旨意。49此外,敬拜是事奉神一種,楊世禮甚至認為工作原是敬拜。50信徒可利用此段時間,過一個美好的敬拜生活,這是討神喜悅的事。

 

4.4尋找新工作

4.4.1態度

失業的信徒在尋找工作的過程中,不要氣餒,不要失去工作的信心或興趣,認定神沒有撇棄自己,祂仍然是掌權的,是賜人工作的主,神是會透過工作來繼續祝福自己的。有工作時,要欣然接受。因為神對人的呼召,包括要人接受此工作就是神所賜的。51主吩咐人在一生的行為中,須重視自己的職務。若人相信自己的職務是神所指派的,就會愉快地去執行任務,在神心目中沒有所謂卑賤的工作。52了解這點,薪酬就不再是首要的考慮條件了。

 

4. 4.2 甄別

Badcock認為當兩份工作同樣吸引,同樣在倫理上是被接受時,最基本的問題不再是關心聯繫於選擇其中一份時的道德價值,而是選擇者希望自己成為怎樣的人,他如何選擇自己生活的方式,及他在兩份可選擇的工作中,可得到滿足感的分別。53筆者相信選擇工作時,基督教工作神學觀、基督教道德及倫理是重要的考慮。

公司或機構的背景:神賜信徒的工作,必定是合乎祂旨意的,所以雇主的背景是重要的考慮。不合道德及基督教倫理的公司或機構,明顯的包括有關色情、賭博及高利貸的行業,我們必定不會考慮。同樣一些與異教掛勾的機構,信徒要謹慎,因為工作是事奉神,如果在工作中不知不覺地服事了假神,會惹神的忿怒(王下十七35;耶廿五6)。雇主的聲譽及價值觀也可作參考。

工作性質及個人恩賜:工作的性質,信徒要考慮它是否違背基督教的道德倫理,其次是它可否配合個人的恩賜。因為在保羅的分工教導上,重視各人的恩賜(羅十二68),按恩賜去選擇工作,有利發揮個人潛能,提升工作的果效及個人滿足感,對個人及社會也有益處。所以信徒不該隨波逐流,往往以行業的前途及發展潛質為重要的考慮因素。

4.5教會支援

最後一點不可不提的,是信徒能否勝過失業時的考驗,有賴教會的支援。特別是信徒領袖,牧者及信眾很容易忽略或低估了他們要面對的信心及屬靈危機。筆者曾失業達年多的時間,起初信徒都會多關心,常問候,但日子久了,他們或偶然送上鼓勵性的金句卡,見面時會誠諾為我禱告。其實,失業時間拖得越長,信徒的信心及屬靈危機就越大,可惜,同時間,牧者和弟兄姊妹的關心反而變得更少,所以教會應該有更完善的策略,去支援失業的信徒。在有信徒失業時,為他們設立關顧小組跟進他們在心靈上及物質上的需要。牧者要多以聖經的教導安慰他們,這樣才有助他們更容易在重重的問題及疑惑中尋找出路。

 

5 結論

基督教的工作神學,探討了工作的意義及使命。但由過往至今的工作神學的討論議題中,很少提及失業的意含。有的,都是因應社會中的失業現象,為工作意義加以修改。或者在回應失業的問題上,以宏觀的角度及客觀的倫理分析,去探討解決社會中失業問題的方法。但有關失業對個別信徒的意義,就沒有甚麼深入的探討。如果信徒單以工作神學的角度去理解何謂失業或失業的含意時,只有以工作意義的相反來推論,如此分析,失業便會理解為人因犯罪而得不到神的祝福;神對某人沒有什麼召命;更嚴重的是那人不應該生存。這個推論很不妥當,較為可取的是Volf的見解,認為失業只不過是神把某人從特定一項的工作中釋放出來,目的是要他做其他有意義的工作。因此,單以基督教工作神學去看基督徒失業問題是不可行的,必須配合其他神學理論來闡釋,例如苦難神學,視失業為信徒的一種苦難的考驗。對失業的信徒,在面對種種問題時,反映他們對失業的誤解,所以他們要從中反省及為自己尋找出路,方法除了用工作神學的進路外,要加上其他的神學論,如創造論、救贖論及護理論等等,去解決問題及尋求出路。要勝過失業時的重重難關,最重要是教會的支持和牧者及教會肢體以神的話語去不斷安慰和提醒。

 

 


參考書目

Badcock, Gary D. The Way of Life: A Theology of Christian Vocation. Grand Rapids:Eerdmans, 1998.

Cosden, Darrell. A Theology of Work: Work and the New Creation. Eugene:Wipf & Stock, 2006.

Fensen H. David. Responsive Labour: A Theology of Work. Kentucky: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06.

Frame, John M. The Doctrine of the Christian Life. A Theology of Lordship. Phillipsburg: P&R Publishing, 2008.

Hart, Ian.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1. Martin Luther (1483-1546).”Evangelical Quarterly 67 (1995):35-52.

Hart, Ian.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1. Martin Luther (1483-1546).”Evangelical Quarterly 67:1 (1995):35-52.

Hart, Ian. “The Teaching of the Puritans about Ordinary Work.”Evangelical Quarterly 67:3 (1995):195-209.

McLelland, Joseph C. The Other Six Days: the Christian Meaning of Work and Property. Richmond, Va: John Knox Press, 1961.

Placher, William C., ed. Callings: Twenty Centuries of Christian Wisdom on Vocation.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5.

Preece, Gordon R. The Viability of the Vocation Tradition in Trinitarian, Credal, and Reformed Perspective : the Threefold Call. New York: Edwin Mellen Press, 1998.

Volf, Miroslav.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Eugene, Or: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01.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增訂本。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2000

加爾文約翰著。徐慶譽、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中冊。五版。香港:基督教文藝,1995

馬可格林著。曾淑儀譯。《歡天喜地星期一:職場事奉的召命》。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2

司徒永富等。《笑傲職場》。香港:天道,2005

楊牧谷編。《當代神學辭典》。台北:校園書房,1997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基督徒生活叢書。三版。香港:宣道,2005

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貢獻 〉。《建道學刊》第二十九期(2008),頁109-140

郭鴻標。〈職場召命與教會觀念 〉。《宣道牧函》第三十七期(20046)

鄭順佳。〈工作神學初探-從《工作通諭》說起 〉。《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四十六期(20091),頁61-90

 

 

 

參考網頁

 

李佩儀。Walter Bruggemann Living Toward a Vision – 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10126日。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 。下載日期2010130日。

聖經對工作的觀點〉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study.com〉。下載日期2010128日。

胡志偉。〈應~市井工作觀的重建〉。《香港:基督教週報》第1920期(2001610日。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weekly.net〉 。下載日期2010123日。

郭鴻標。〈職場神學(二)〉。《香港:基督教週報》第2003期(2003112日。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weekly.net〉 。下載日期2010123日。

郭鴻標。〈職場靈修〉。《香港:基督教週報》第2004期(2003119日。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weekly.net〉 。下載日期2010123日。

郭鴻標。〈從聖經看工作的意義〉。《香港:基督教週報》第2005期(2003126日。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weekly.net〉 。下載日期2010123日。

楊偉文。職場神學在香港發展近況的一些觀察和反思〉。《香港:時代論壇》,2004822日。下載自http://christiantimes.org.hk〉 。下載日期2010123日。

郭玉璋。〈從工作神學看工作對信徒的意義〉。《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041230日。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下載日期2010128日。

陳淑燕。論工作神學與信徒在職場關係〉。《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041230日。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 。下載日期2010128日。

張國棟。「職場神學」評論(上)〉。《香港:時代論壇》,2005128日。下載自http://christiantimes.org.hk〉 。下載日期2010123日。

張國棟。「職場神學」評論(上)〉。《香港:時代論壇》,200524日。下載自http://christiantimes.org.hk〉 。下載日期2010123日。

鄧少民。〈工作與召命 〉。《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05331日。下載自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下載日期2010128日。

郭鴻標。〈回應張國棟對「職場神學」的評論〉。《香港:時代論壇》,200548日。下載自http://christiantimes.org.hk〉 。下載日期2010123日。

 

1 Gordon Preece, The Viability of the Vocation Tradition in Trinitarian, Credal, and Reformed Perspective : the Threefold CallNew York: Edwin Mellen Press, 1998, 5-6.

2 David Fensen, Responsive Labour: A Theology of Work (Kentucky: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06), ix.

3 Fensen, Responsive Labour, 22.

4 Fensen, Responsive Labour, 21.

5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貢獻 〉《建道學刊》第二十九期(2008),頁113

6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貢獻 〉,頁114

7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貢獻 〉,頁117

8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貢獻 〉,頁117

9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貢獻 〉,頁115

10楊牧谷編:《當代神學辭典》(台北:校園書房,1997),頁1211

11Joseph McLelland, The Other Six Days: the Christian Meaning of Work and Property (Richmond, Va: John Knox Press, 1961), 17.

12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貢獻 〉,頁123

13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貢獻 〉,頁125-126

14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Eugene, Or: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01), 70.

15楊牧谷編:《當代神學辭典》,頁1212

16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1. Martin Luther (1483-1546).” Evangelical Quarterly 67: 1 (1995):36.

17 Ian,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1. Martin Luther (1483-1546).”:39.

18 Ian,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1. Martin Luther (1483-1546).”: 43-45.

19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 (1509-46).” Evangelical Quarterly 67: 2 (1995):121.

20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 (1509-46).”:128-129.

21加爾文約翰著,徐慶譽、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中冊,五版(香港:基督教文藝,1995),頁189

22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 (1509-46).”:135.

23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 (1509-46).”:134.

24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 (1509-46).”:125.

25 Hart, “The Teaching of the Puritans about Ordinary Work.” Evangelical Quarterly 67: 3 (1995):195-196.

26 Hart, “The Teaching of the Puritans about Ordinary Work.”: 201.

27 Hart, “The Teaching of the Puritans about Ordinary Work.”: 202, 204.

28 Preece, The Viability of the Vocation Tradition in Trinitarian, Credal, and Reformed Perspective, 9-10 .

29 William Placher, C., ed., Callings: Twenty Centuries of Christian Wisdom on Vocation(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5), 328.

30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115-117.

31 Darrell, Cosden, A Theology of Work: Work and the New Creation (Eugene:Wipf & Stock, 2006) , 26-27,181-185郭鴻標:〈基督教工作神學對社會和諧的貢獻 〉,頁131

32 Fensen, Responsive Labour, 53.

33楊牧谷編:《當代神學辭典》,頁1212

34 Fensen, Responsive Labour, 7.

35 Fensen, Responsive Labour, 58.

36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155156.

37 McLelland, The Other Six Days, 2.

38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增訂本(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2000),頁590

39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27.

40 馬可格林著,曾淑儀譯:《歡天喜地星期一:職場事奉的召命》(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2),頁34

41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38.

42 Fensen, Responsive Labour, 38.

43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頁580

44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頁599

45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頁591

46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頁613

47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基督徒生活叢書,三版(香港:宣道,2005),頁97

48 Fensen, Responsive Labour, 31.

49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頁98

50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頁9

51 McLelland, The Other Six Days, 87.

52加爾文約翰著,徐慶譽、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中冊,頁188189

53 Gary Badcock, The Way of Life: A Theology of Christian Vocation (Grand Rapids:Eerdmans, 1998), 130.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