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pecial Topics Theology of Work 梁頴階:從神的護理看工作對人的意義
梁頴階:從神的護理看工作對人的意義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uesday, 29 June 2010 21:42

從神的護理看工作對人的意義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梁頴階

1. 古與今工作觀的變化

一直以來,工作場景隨着社會環境的變化不斷改變。以往工作與家庭和敬拜聯繫在一起,「家」就是工作的地方,而人透過呈獻神所賜予和從生產而獲得的東西去敬拜上帝。1 人可透過工作,建立美德,令人性得以展現,因此工作對個人的善美、對家庭生活以至社會的共善是有所貢獻的。2 人既然是按着神的形象與樣式受造,透過工作,人得以參與在創造主的活動當中,並且在人能力所及的範圍內繼續發展這活動,與創造及救贖的主一同工作。3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就曾於1981年發表《工作通諭》(Laborem Exercens)表達這種工作觀:把人的工作連於天國,信徒的召命就是要建立一個平安、和諧、公義、友愛的社會,維持公平的社會秩序,這一切都是天國的特質,藉着與他人一起工作,也為他人工作,一同治理大地,在相互交往中經歷愛。4

但時至今日,以上對「工作」的願景已約化為與「職業」等同。5 工作的人被視為生產工具,是功能的提供者,尤有甚者是一台機器。6 被割裂的工作-「職業」-成為「工作-商品-薪水-消費」循環裡的一個單元,人的工作產生商品、提供服務,賦予賣家市場中的出售價值,同時成為買家搜羅的消費價值,但人所獲得的卻是剩下來被丟棄的價值。7 環顧當今的職場景況,不難發現以下令人為之汗顏的共通點:工作時間過長、對員工的表現期望極高、面對欺壓與不公、鮮有表達與個人發展的空間、未能盡用個人的技能與才華等。8 這些現象引發工作態度的兩極,其一是工作狂(workaholic),其二是偷懶狂(shirkaholic),兩者都忽略了與周圍環境、社群建立關係的向度,生活變得無意義,或許塞爾茲的說話可成為現代人的反醒:「工作的要義,並非為了『人必須工作才能生活』,乃是『人活着就是要工作』。」9 那麼為何人活着就是要工作?

有人視工作為必要的麻煩,為了生存,為了糊口、養活妻兒,不得不忍耐去做,認為這是墮落帶來的可怕後果。墮落雖然使工作成為苦工,因大地受咒詛,人必要汗流滿面才能從地裡得吃,這是不爭的事實,但卻忽視了工作原來並非源於墮落,乃是源於神的創造。另一方面,也有人視工作本身沒有意義,只是為達到某些目的的必要途徑,10 例如:置業、成家立室、無憂的退休生活、追求更美好的休閒生活,忽視了工作本身是因我們具有神的形象而來。

神是工作者,人也是工作者,我們分享了神的形象和治理權。11 工作是一種神人的合作,神謙卑自己,以依賴我們的合作來抬舉我們,就如創造與栽植、自然與培育、素材與手工。12 工作即是敬拜,所做的是為了使神得榮耀,是我們每天向上帝所呈獻的全人包括身、心、智 (羅十二1-2、弗六7)

有學者嘗試對工作下一個定義:工作就是花費能力(或是勞力或是腦力,或二者兼備)來服事別人,工作者因此能實現自我,貢獻社會(帖前三10-13、提前五8、弗四28),並歸榮耀給神。13 也有學者認為「工作是上帝所賜的一項途徑,讓我們藉此在彼此服事中實現我們的共人性,並以上帝的國度為參照點。」14

 

2. 工作神學建構的歷程

面對當今對工作看法的扭曲,有必要以基督信仰回應職場的現況。現時工作神學發展的進路主要有兩大方向:第一,工作的靈性層面;第二,工作的道德層面。筆者認同實在需要塑造一種有堅固聖經及神學基礎與時代處境互動對話的工作神學。15 在這篇專文中,筆者會回顧過去工作神學的發展路向,從中探討建構工作神學的困難,盼能成為將來工作神學發展的助力。當中,筆者會從神的護理探討工作對人的意義,並兩者的關係,並以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第XVI-XVII章有關神的護理作為基礎理論。撇除工作可塑造人的品格外,工作在現世生活中本有成就神心意的向度。在工作中,人要敬畏地接受、體驗神的護理。而在神的護理下,人要達至對工作的忠誠、滿足工作給予的責任。當人體認神在護理這個世界,人便能有力量去面對工作中的困難、重擔、患難、突發的事情。

現在先從古希臘的思想作起點。在古希臘,工作被視為奴隸必須履行的事情或是一種對生命的咒詛。於主前五世紀,有一些城市甚至發出法令禁止人民工作,理由是工作被視為重擔和苦工。希臘的二元論思想使早期和中世紀教會劇化了工作與靈性的分割。

改教時期,馬丁路德為了回應中世紀時期對一般工作的輕蔑及對作修士或神職人員的高抬,於是提出「召命」的觀念,指出一切的召命都是基督徒服侍鄰舍、護理世界的行動和敬拜上帝的途徑,由他的名句:「神藉你才能擠牛奶」可了解之。

直至十七世紀中期清教徒的時候,「召命」的觀念被世俗化,至淪為「職業」。職業意味將工作變得越趨個人化,日漸失去敬拜主和服侍社群的向度,做成工作、家庭和教會生活的割離。職業成為對身份、社會地位、生活保障、收入福利的肯定,工作的終極目標是為了自我的實現,生命的成功是在於事業的成功,判斷一個人成功的標準是以他的物質富裕、專業能力和職業高低去決定,而工作也只是為了謀生而已。16

有見及此,有學者建議可從兩方面去建構工作神學,17 第一是從聖經中作整全的研究,18 第二是從神是創造者、神是救贖與復和者、19 神是再創造者,即從天父、聖子和聖靈的度向,20 以教義信條去建構工作神學。近來也有學者提出從人論出發,將工作套用進一個屬靈關係的框架,即是人與上帝、人與他人、人與自己、人與世界的四重關係去作研究。21 這與Jonathon Gibbs的研究發現有相近似的地方,他追溯1970年後期有四種圍繞工作神學的互補關注(complementary concerns): 22 其一,是以神為中心的向度去探討工作,當中以巴特23 和莫特曼的工作神學為代表。第二,以人類為中心的向度去探討工作,透過工作達至個人的終極,當中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1981年所發表《工作通諭》為代表,尤其是背後的人觀和工作觀。24《工作通諭》專注於維護人作為工作者的尊嚴和權利,譴責違反的情況和為改善提供指引。人是工作的主體,工作是為人而設,藉着工作實現其人性,回應上帝的召命成為位格者。25 第三,是以工作與人類群體及解放的關係為框架建構工作神學。第四,以工作與大自然的關係為探究主題。26

 

3. 建構工作神學的阻礙

在中世紀時期,神學家將神對人的呼召分為兩類型:「宗教的呼召」、「世俗的呼召」。遵行上帝的旨意就是留在上帝為人預備的崗位上,忠於祂托付人的召命。27

馬丁路德的「唯獨恩典」帶出一個罪人只有藉着神的恩典,透過信心才能被神接納,得着永生和屬靈的自由。28 因此,生命中一切的事情,包括宗教行為和人類的世俗工作,都要返回到救恩和稱義的層面作定位,放在信心的基礎上重塑其意義。「因信稱義」的教義打破中世紀一直以來的「宗教呼召」與「世俗呼召」的層級之分。人在世間一切的工作,除了幫助維持社會秩序之外,對天堂可謂顯得沒有價值,因為進入天堂的路也不是透過人的努力或工作可以換取,而是只有靠恩典、唯靠信心才能打開救恩之門。

因此,路德透過重新詮釋林前七1729 指出當神呼召人回應救恩時,同時呼召人接受我們現有的工作或社會場景或生命角色,作為神對我們直接的呼召及得以服侍鄰舍的途徑,這就是我們對地上工作召命的回應, 因此所有呼召和工作在神的眼中都是平等。路德並沒有提出人的工作是神聖的觀點,更枉論能產生屬靈或屬天的價值。 路德在 1520年的 Treatise on Good Works 指出一般的工作只是「工具式」的神聖,作為顯出神的子民順服地回應上帝拯救之恩及對世界普遍的護理。工作不能保證,也不能與恩典結合以致能導引人進入天堂,因此工作沒有永恆的意義。30

路德看工作在信心的基礎上,並沒有聖俗之分。路德看人回應工作的呼召,是上帝護理世界的途徑,以滿足我們和鄰舍生活上的需要,透過服事別人來事奉神,將來要向神交賬。工作在今世的屬靈意義在於善用恩賜活出信徒皆祭司的職份,是神聖的使命,是為主而作的。因此在永恆的角度上,工作是有價值。路德破除工作行為成為得著救恩的條件,將聖俗二分的思想廢去。從工作的成果來看,筆者認為仍有可待探討的空間,那就是工作的終極意義。若世界最終會有毀滅的一天,而也會有新創造的臨到,那我們得要問上帝最終極的拯救會是怎樣?有什麼東西神最終導引至永恆?受造的世界中,地上物質、肉體和靈性的終局將是怎樣?是靈魂體整全的拯救,還是只有內裏的人和靈魂?這對今世人類的工作又有什麼意義?工作是否神最後拯救的方法?以上的問題一直困擾在職信徒。但若然從神正在護理世界的角度去探討,卻可為工作有沒有終極意義的問題帶來啟發,這也是本文會探討的地方。

除了以上討論留下的困擾外,筆者發現當今有不少思想文化亦阻礙着職場神學的建構,現試列如下作為將來發展工作神學時,與當代處境對話的接觸點:31

  • 實際的無神論:假設沒有神的存在,因此工作無須向神負責,神也不會插手干預,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忽略了神的參與。這與神在護理世界的真理相違。

  • 反唯物主義(anti-materialism) :這主義來自奧古斯丁,強調屬靈的事物勝過物質的世界,至令一些信徒在擁有金錢及消費享受時產生罪疚感,營商變成是一個重擔,而默想是較高層次的活動。另一方面,將神國的擴張等同於教會的擴張(只有教會的事工才是聖工和事奉),輕忽將神的國度擴展進入世界當中,也是令職場神學仍在起步階段的原因。

  • 否定自然神學及有關文化的神學:這間接阻礙工作神學的建構。

  • 平信徒的地位與影響:在職場,信徒忽視自己為教會、為基督身體的代表,在缺乏教會的支持或禱告下,工作只有成為信徒的價值與身份的象徵。

  • 信徒的主要使命是跟隨牧者的意願:牧者的角色是要使人成為教會事工的義工,而不是裝備他們在職場事奉。

  • 信徒放棄職場作為發揮影響力的地方:他們集中注意力在現代性(modernity) – 世俗化、多元論、城市化、享樂主義、自我中心、唯物主義、消費主義等,形成與鞏固了在私人信仰世界與公共層面之間的一堵牆。

 

  1. 從聖經看神護理的描述

從聖經中,可看見上帝是一位工作的神,祂一直在工作(詩一二一4、約五17、創二3、太十一28、來四)。相應於人的工作崗位,神是一位建築師(箴八27-31)、神是醫治者(可二1217)、神是教導者(太七28-29)、神是編織者(詩一三九13-16)、神是園丁/農夫(創二8-9、三8 ;約十五1-8)、神是牧羊人(詩二十三、約十)、神是陶匠 (耶十八1-9、羅九19-21)、神是持家的人(路十五8)32 上帝乃工作者的觀念,可指上帝及人是「共創者」(co-creator),也可指上帝是護理者,33 而筆者在本文會探討後者的角色。護理是指神的智慧和權能不斷履行對世界的維持和管治,以達至祂的旨意。34

我們得知神是創造者、愛的施行者、拯救者、領導者。35 祂是一位工作的神(詩一二七1-2、賽五十五10、可四26-29、林前三7-9),神托住天地萬物,使萬物立於不墜之處(西一16-17、來一:3),神供應宇宙萬物各層面的廣泛需要(詩一010-30),神在歷史中掌權,使祂的心意得以貫徹實現(申十一1-7) 36 神的護理就是神不斷投入於受造物中,保存他們,維持他們被造時的特質(徒十七28、尼九6),在受造物的每舉動中,神協助他們,導引他們發揮本身的特質(詩一014、伯三十八22-30),及引導他們達成祂的旨意。37 而利未記第二十六章與申命記二十八章將人遵守神的誡命律例典章與否,成為神傾福或降災的原因,當中可見神在世界中掌權並與人的互動。38

 

  1. 從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第XVI-XVII章看神的護理

加爾文神學看神是對世界和人類有主權獨一的一位。從一開始,神與人的關係不是對等,神與人的關係並不是平等的伙伴,祂的榮耀及偉大致使祂對一切受造者並沒有欠下什麼。 根據加爾文的看法,上帝對世界的護理包含所有人類(信者與不信者)和一切受造之物。39 加爾文從大自然感悟神在引導和護理着這個世界,例如海洋與陸地兩者清晰的界線,兩者不會互相超越淹蓋。40 而季節變更的循環、晝夜的更替等都成為神正在護理的引證。一切事情的發生都因上帝自由地、有智慧地、出於美意而來,由祂的決意顯生。一切事情的發生由上帝預定,而受造物雖有自由意志,但他們的自由是在上帝的預定當中。神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但這不是祂的預見,而是他的旨意決定將來要發生什麼。41

現在試從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詳細看神護理的主題。神以祂的大能滋養和管理祂所創造的宇宙,並以自己的護理統治全宇宙。加爾文認為創造與護理有密不可分的關係。42 神不但是萬物的造物主,也是永恆的掌管者和護理者,祂令世界運轉,也扶持、滋潤和保護所創造的一切(詩三十三613;詩三十二613-14;詩一027-30、詩十七28)。每一個真正相信宇宙是神所造的人,同時也會相信神護理祂自己的作為。

加爾文認為沒有任何偶然發生的事。43 聖經所教導有關神的護理與偶然是相違背的。環境順逆的發生,並不是偶然,也不是命運,而是在神隱密旨意的掌管下。加爾文以神在造太陽之前決定先造光作為例子,好讓人不會以為太陽是使萬物生存的根本。又以神使太陽懸掛在相同的位置兩日不落(書十13)和使日影倒退十度(王下二十11)的神蹟,說明日出日落並不是無意識的本能。即使在季節固定的更替循環中,仍有很大的變化,以致使人深信每一天都是有神特殊護理的掌管。

而神的護理掌管萬物。44 神宣稱自己是無所不能,並不是混亂的行動,而是護衛、有效、主動、持續性的無所不能。祂仔細地掌控一切,祂不是只讓萬物依循祂原先預定的次序而行,而是沒有一件事能在祂的允許之外發生(詩一一五3、一一三3)。神的旨意是主動和確定的。神的護理不是侷限於大自然的普遍定律中。若沒有神的護理,我們無法逃脫因遭遇到危險時的懼怕,以為神無法救我們脫離險境。因此無任何受造物有超出常規的力量,它們皆受制於神隱密旨意的管理或無所不知的主動預旨。

至於護理的性質不是只在乎預知,祂的護理也不是雜亂無章,好像宇宙、人的事及人本身,雖靠神的大能運作,卻不受神的控制。掌控意指有權柄並按照一定的秩序統治手下的一切,每一種受造物都受到大自然某種隱密的動力驅使(約五17、徒十七28、來一3)45 一般護理的錯誤在於否定聖經已明確啟示神的特殊護理。

每一件事都在神的護理之下。46 在律法書和眾先知書中,神常常敘述與證明神必然和特殊的報應,我們不能將神的護理侷限於幾個事件上(太十29、詩一一三5-6)

當中神的護理特別在乎人類。47 從耶十23及箴十六19可見,耶利米和所羅門將大能歸給神,也將人的選擇和決定歸諸於神。聖經表明連那些看來似乎最偶然的事情也在神的手中 (出二十一13;箴十六33;箴二十九13;箴二十二2)。世上富人、窮人攙雜,但他們的處境都是耶和華所定的。詩七十五6-7說,有人尊貴、有人卑賤,都出於祂隱密的計劃。

神的護理也包括大自然 (出十六3、民十一31、拿一4)48 天上、地下的一切受造之物都聆聽神的吩咐,讓神隨己意使用他們。神不但在眾受造物中以祂一般的護理維持大自然的體系,而且這護理在各受造物身上也有特殊的計劃。

神的統治並掌管萬象,祂從永遠預定一切將有的事,並在如今以自己的大能施行祂的預旨。不但天地、沒有生命的受造物,甚至人的計劃和意圖,都受神護理的控制,以至完成神為它們所預定的目的。加爾文承繼奧古斯丁的原則,否定因人有選擇,因而有偶發之事,因人的選擇也在神的預旨中。

每件事件真實的起因、大多數發生之事的秩序、目的以及必然性,都在神的旨意中,並向我們是隱藏的。49 我們無法預知未來發生的事,但在心裡,我們確信所有將發生的事都是神早就預定的。

加爾文緊接着探討神護理對人的意義。我們要敬畏地接受神的護理(申二九29、伯二六14、伯二八21), 奧古斯丁曾說:「雖然我們並不十分明白神的護理,但神以最好的方式對待我們,所以我們當樂意遵守神的律法,並同時接受律法對我們的判決,而神的護理就是不改變的律法。」50

神的護理並不能使我們推卸責任,51 神的護理也不應當作為我們不籌算的藉口。52 那限定我們生命的神,同時也將我們的生命交托我們自己保護,祂也為我們安排極好並能保守這性命的方式,祂也賜給我們預料及預防危險的能力,免得這些危險在我們沒有察覺時奪去我們的性命。神賞賜人謹慎和計劃的能力,藉此使人在神的護理下保守生命。相反地,由於人自己的忽略和懶惰,神預定的災難便臨到他們。謹慎和愚昧是神護理的工具。神透過祂賜給人的方法去護理祂的世界。我們不能以神的護理為藉口犯罪而不受罰。53

神的護理安慰信徒。54 既然神的護理主要在乎人,其次是其他受造物,所以基督徒確信兩者都在神的掌管下。神隨己意扭轉人的心,也迫使他們照祂的旨意行。對神的祝福心存感恩,在患難中忍耐,以及不為未來憂慮,都必然來自相信神的護理。55

確信神的護理使我們在患難中得益處。56 既是出於神的旨意,因此我們必須忍耐,不只是因為無人能抵擋神的旨意,也是因為祂對百姓的旨意都是公義和有益的(創四十五57-8;創五十20、伯一21、撒下十六11、詩三十九9)

 

  1. 神的護理與人的工作之關係與意義

神的護理既是宇宙性的,包涵一切,包括「好」與「不好」,沒有限制。這認知可重塑人工作時的心態,人也要面對工作中的「好」與「不好」。從「我」的角度看,「好」可以是一些順應自己主觀心願的事情,也可以是一些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有把握的任務、人際關係、應對等等。而「不好」除了是以上所述的反面外,也涵蓋面對工作計劃或籌算以外所發生的事情,例如經濟環境的急速逆轉、公司策略方針的改變、人事的調遷等。我們若將這些「不好」置放在神在護理的框架下,便不會視之為「意外」或是「失控」。筆者認為確認神在世界中護理,尤其是在我們工作中的護理,可幫助信徒面對工作中突如其來的「不好」,一些看為不可能的事情隨時是可能發生的,但我們知道這不是出於偶然,而是在神的護理下發生。

神的護理不單臨到祂自己的兒女,也對其餘未信的人顯出祂的美善(太五45)。這讓筆者思想到工作的意義不是為了實現「我」這個主體,也有服侍別人與建立社會的向度。從現實生活具體化的類比思想,神的創造可看為由無到有,而神的護理可看為維修與保養,不單是保留好的,更是棄掉不好的,而基督的角色就更是將舊的信念賦予新的意義和發展。57 我們的工作是參與在神的護理工作當中,為社會帶來改變,促進更新,改變社會趨向美善。

神既是個別性地關心屬祂的人(路十五3-7,約十3-6111427,太十30),我們的活動與神的活動並非彼此不相干,神的護理包含人的作為。神會藉著一些管道包括人的作為,完成祂心中的計劃。在神的護理下,工作有成就神心意的向度。正如馬丁路德所說:「透過做鞋,鞋匠在服事上帝,順服從上帝而來的召命」。58 而因着神護理並個別性地關心屬祂的人,生活的保障並不完全是來自工作賦予的保障,如薪金、醫療福利待遇等,更不單來自上司對下屬的看顧恩寵或公司制度的保障。筆者認為神在護理世界的真實,是提醒工作者不要將生命的保障錯誤置放在人或物之上,忽視掌管萬事萬物的主宰。既然工作者不知道自己現今所做的事的結局如何,他便應用神給他的智慧竭力追求對他有益的事。然而他也不會依賴外在的援助並信靠他們,反而會時刻仰望神的護理,也不會因現今的忙碌而忽略默想神的護理(撒下十12)59

神在祂的治理中有至高的主權,祂獨自決定祂的計劃並知曉每一項作為的意義。這亦成為人在面對工作中的困難、重擔、患難、突發事情時的支持與安慰。確信神的護理,以幫助我們承受工作的重擔,也使信徒樂於投靠神。在工作的憂慮和恐懼中得釋放,使心得寬慰。確知父神以祂的全能統管萬事,以祂的權炳和旨意統治萬民,以祂的智慧掌管宇宙,甚至沒有任何事能在祂的預定之外發生,確知神親自保護他們。

神的護理是美善的,祂為了我們的益處而做,或直接帶來美善的結果,或把惡人所謀的轉向,或使其偏向美好的結果。人的工作不可忽略神在護理的向度,人所能控制或改變的實在有限。在現今工作場景中,工作時間過長和充滿壓迫,一定程度上源於人要掌控一切的慾望。神正在護理的信念正是人得以放手享受安息的基礎。

縱然人的工作是有限和會朽壞,這也是聖經中的描述(傳二18-26、羅八20-23、林前十五58),不過,藉着認知神在永恆中護理,人為主而作的工作在永恆中是有意義的(賽六十五22-23),而這也是神對我們的提醒:對工作要有適度的期望但不要以地上的一切包括工作成為永恆的家鄉。從神的護理看人的工作,可避免對工作作聖俗二分的劃分,以為只有個別的聖工才有永恆的意義。

 

  1. 總結

在總結以上的分析之先,得先看看基督徒對世俗工作抱持以下四種不同的看法所引致的後果:

1. 認為信仰對我們的工作只產生少許意義,此類信徒傾向爭取時間履行一些他們看為有神同在的事工,例如個人靈修禱告。

  1. 認為信仰對所有工作產生少許意義,此類信徒會嘗試在工作中尋求服侍人的機會。

  2. 認為信仰只對部份工作產生較偉大的意義,此類信徒會選擇可直接服侍人的工作。

  3. 認為無論是何時,是在工作中,還是非工作中,信仰的實踐都同樣重要。持有此信念的信徒會感到壓力,尤其是在工作的時候。

筆者認為在工作中信仰的實踐是十分重要,也應疏解當中的困壓。本文嘗試回顧過去工作神學的發展路向,從中探討建構工作神學的困難。從神的護理去看人的工作,可開展出工作的意義、工作在生命中的定位和面對工作時應有的態度。安息日的設立使人不致被治理地的責任所吞噬,也讓人醒覺工作不是人生的目標和全部,人不能單靠自己來改造世界,也不能單靠工作來完滿實現他的人性,而神在護理正是人得以放下工作,享受安息的基礎。

神創造我們,有着祂的形象與樣式,縱然與祂有別,但人在工作中卻反映祂的和諧性、創意性、關係性和生產性。我們活在一個已然但未然完全被拯救的世界,即使最富享受性、最有意義的和對人類最有重要性的工作也有勞累和令人沮喪的面相。即使我們的動機正確,我們為着上帝的榮耀而做,為着服侍別人而做,我們在工作中最好的成就和產物也會面臨衰敗。我們建立的美好也可被人利用成為行惡的工具,我們的工作無可避免會做成人與人之間和環境的破壞,但從神的護理看當今人的工作,我們曉得一切仍在祂穩妥的照管當中,為要成就祂隱密的旨意。

8. 參考書目

 

Cosden, Darrell. The Heavenly Good of Earthly Work. Milton Keynes [England]; Peabody, Mass.: Paternoster Press; Hendrickson Publishers, 2006.

 

Fahlbusch, Erwin, and others, eds. The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ity. 5 vols. Grand Rapids, Mich.: William B. Eerdmans, 1999-2005.

 

Hardy, Lee. The Fabric of this World: Inquiries into Calling, Career Choice, and the Design of Human Work. Grand Rapids, Mich.: W. B. Eerdmans, 1990.

 

Kooi, Cornelis van der. As in a mirror: John Calvin and Karl Barth on knowing God: a diptych. Translated by Mader, Donald. Leiden; Boston, Mass. : Brill, 2005.

 

Larive, Armand. After Sunday: A Theology of Work. New York; London : Continuum, 2004.

 

McClintock, John, and James, Strong. Cyclopedia of biblical, theological and ecclesiastical literature.12 vols.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 House, 1981.

 

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Eugene: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01.

 

Preece, Gordon R. The viability of the vocation tradition in trinitarian, credal, and Reformed perspective: the threefold call. Lewiston, NY; Queenston; Lampeter: Edwin Mellen Press, 1998.

 

Stevens, R. Paul. The Marketplace Ministry Handbook: A Manual for Work, Money and Business. Vancouver, BC: Regent College, 2005.

 

Stevens, R. Paul. The Other Six Days: Vocation, Work, and Ministry in Biblical Perspective. Grand Rapids, Mich.: W.B. Eerdmans, 2000.

 

Tiessen, Terrance L. Providence & prayer : how does God work in the world? Downers Grove: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加爾文著。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翻譯小組譯。《加爾文基督教要義》。兩冊。台北:加爾文出版社,2007

 

格魯登∙韋恩著。林莉如等譯。《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一》。香港 : 學生福音團契,2001

 

馬可格林著。伍鳳媚譯。《牧養新契機 : 開展職場牧養新一頁》。香港:香港專業人才服務機構,2004

 

郭玉璋。〈從工作神學看工作對信徒的意義〉。《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041230日。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ChristianAtWork/KwokOnWork.htm〉。

 

郭鴻標。〈從聖經看工作的意義〉。《時代論壇》第二零零五期(2003126日),頁 6

 

陳淑燕。〈論工作神學與信徒在職場關係〉。《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041230日。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ChristianAtWork/ChanOnWork.htm〉。

 

〈朝向職場神學的建構〉。《基督教週報》第一九九七期(2002128日),頁 1

 

斯托德著。劉良淑譯。《當代基督教與社會》。台北:校園,1994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香港:宣道,2004

 

楊慶球。〈儒家與基督教看工作的道德承擔〉。《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四十六期(20091月),頁37-60

 

福音遍傳世界洛桑委員會著。婁志翔等譯。《青蛙與蜥蜴:市場牧養事工的反思》。香港:基督徒畢業生團契,2008

 

鄭順佳。〈工作神學初探-從工作通諭說起〉。《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四十六期(20091月),頁61-90

 

鄧少民。〈工作神學-工作與召命 〉。《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05331日。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ChristianAtWork/TangOnWork.htm〉。

 

薜門、韓立克著。林曉葭等譯。《職場大贏家》。台灣:橄欖,2007

1 R. Paul, Stevens, The Marketplace Ministry Handbook: A Manual for Work, Money and Business (Vancouver, BC: Regent College, 2005), 304.

2 鄭順佳:〈工作神學初探-從工作通諭說起〉《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四十六期(20091月),頁64

3 鄭順佳:〈工作神學初探-從工作通諭說起〉,頁65-66

4 鄭順佳:〈工作神學初探-從工作通諭說起〉,頁76

5 Stevens, The Marketplace Ministry Handbook, 303.

6 馬可格林著,伍鳳媚譯:《牧養新契機 : 開展職場牧養新一頁(香港 : 香港專業人才服務機構,2004),頁27-30

7 Armand, Larive, After Sunday: A Theology of Work (New York; London: Continuum, 2004), 27.

8 Darrell, Cosden, The Heavenly Good of Earthly Work (Milton Keynes [England]: Peabody, Mass.: Paternoster Press; Hendrickson Publishers, 2006), 13.

9 斯托德著,劉良淑譯:《當代基督教與社會》(台北:校園,1994),頁259

10 斯托德著:《當代基督教與社會》,頁257

11 斯托德著:《當代基督教與社會》,頁258-259

12 斯托德著:《當代基督教與社會》,頁266

13 斯托德著:《當代基督教與社會》,頁268

14 鄭順佳:〈工作神學初探-從工作通諭說起〉,頁83

15 〈朝向職場神學的建構〉《基督教週報》第一九九七期(2002128日),頁 1

16 薜門、韓立克著,林曉葭等譯:《職場大贏家》(台灣:橄欖,2007),頁25-33

17 Stevens, The Marketplace Ministry Handbook, 304.

18 例如,有學者提出從聖經的教訓(創三17-19、四10、四12、五29;傳一2-3、三9-11)作分析,確立工作的意義需要處理三大課題:第一是恢復與神的關係 (接納自己乃被造的事實,不以工作來作自我肯定和自我價值的基礎),第二是恢復與人的關係(地受咒詛的原因是人離開神及因人際關係的破裂),第三是恢復與地的關係。參考:郭鴻標:〈從聖經看工作的意義〉《時代論壇》第二零零五期(2003126日),頁 6

19 例如,有學者提出從上帝國度的四重救贖建立工作的神學框架:1. 與神的關係復和與復興;2. 與自己的關係得到復和和整全,自我真正身份的新發現;3. 與人的關係復和與和諧共處;4. 與人、與大自然及與神建立和諧的關係,以致能自由地成長,彰顯上帝的榮美。 參考:Cosden, The Heavenly Good of Earthly Work, 76-77. Volf, Miroslav,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Eugene: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01), 152-154.

20 有學者指出基督徒是救恩初熟的果子,聖靈在基督徒團契中作工,祂期望透過祂的子民對世界帶來影響。一個人本身受天資與社群互動的塑造,當有一天他認識了主,住在上帝的同在中,便面對一個新境況的挑戰:他要領受新的屬靈禮物恩賜,用全新的方法與心態去面對周圍的環境。上帝呼召、賦予及裝備基督徒在他們的職業中工作。基督徒履行世上的工作,聖靈幫助他們在神的國度中與神合作同工,成全創造,更新天地。在一定程度上,非基督徒也同樣受聖靈的敦促,他們的工作也是與神的合作同工,參與在改變世界的活動中,即時他們未必察覺。參考:Miroslav, Work in the Spirit, 111-112, 115 & 119.

21 鄭順佳:〈工作神學初探-從工作通諭說起〉,頁84

22 Gordon R, Preece, The viability of the vocation tradition in trinitarian, credal, and Reformed perspective: the threefold call (Lewiston, NY; Queenston; Lampeter: Edwin Mellen Press, 1998), 16.

23 巴特的工作神學認為工作使人有別於上帝,也使人有別於其他不用工作的被造物。工作是人的活動,與上帝護理的相應,以肯定人的生命存在。工作為召命,為人回應國度的行動,以上帝的行動為參照點。工作是人對上帝命令的順從以及成就人性的定律。參考:鄭順佳:〈工作神學初探-從工作通諭說起〉,頁80

24 有學者認為《工作通諭》帶有二元主義(dualistic) 及將工作科層化(hierarchical)的意念。《工作通諭》將工作的主體性優於客體性並以科層性的模式展現,因認為這是神對世界的命令:人比資本優先、人的超越比事物優先、靈性比物質優先,最終引申至屬靈超越屬世。不過學者並沒有否定《工作通諭》對批判現今物質主義充斥的社會所起的正面作用。參考:Cosden, The Heavenly Good of Earthly Work, 27-28.

25 鄭順佳:〈工作神學初探-從工作通諭說起〉,頁63-64

26 另外,Preece也指出可將工作神學歸納為以下三類:第一類,以聖經作建構(literalist/scripturalist type),代表人物為K.BarthW. Bienert A. Richardson,困局在於當今的社會模式和科技已與聖經的年代極大不同,不能直接徵引聖經的工作教義套用至現在的處境;第二,以先驗/人類學的角度(Transcendental/anthropological approach) ,代表人物為上世紀的Schleiermacher H. Bushnell,今世紀的 K. Rahner Thomist Joseph Pieper;第三,以批判神學(critical theology) 為度向,其代表為 Schussler Fiorenza。參考: Preece, The viability of the vocation tradition in trinitarian, credal, and Reformed perspective, 13.

27 Cosden, The Heavenly Good of Earthly Work, 41.

28 Cosden, The Heavenly Good of Earthly Work, 38.

29 ‘……remain in the calling (work/station) you were in when you were called (to salvation).’

30 Cosden, The Heavenly Good of Earthly Work, 41-42.

31 Larive, After Sunday, 149-155. 馬可格林:《牧養新契機 : 開展職場牧養新一頁》,頁14-19

32 Stevens, The Marketplace Ministry Handbook, 304.

33 福音遍傳世界洛桑委員會著,婁志翔等譯:《青蛙與蜥蜴:市場牧養事工的反思》(香港:基督徒畢業生團契,2008),頁87

34 John, McClintock and James, Strong, Cyclopedia of biblical, theological and ecclesiastical literature, vol. 8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 House, 1981.), 707

35 R. Paul, Stevens, The Other Six Days: Vocation, Work, and Ministry in Biblical Perspective (Grand Rapids, Mich.: W.B. Eerdmans, 2000), 119.

36 薜門、韓立克:《職場大贏家》,頁79-81

37 韋恩 · 格魯登著,林莉如等譯:《聖經教義與實踐 · 卷一》(香港 : 學生福音團契,2001),頁236

38 Larive, After Sunday, 12.

39 Cornelis van der, Kooi, As in a mirror: John Calvin and Karl Barth on knowing God: a diptych, trans. Mader, Donald (Leiden; Boston, Mass. : Brill, 2005), 132.

40 Kooi, As in a mirror, 135.

41 Terrance L, Tiessen, Providence & prayer: how does God work in the world? (Downers Grove: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232-233.

42 加爾文著,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翻譯小組譯:《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台北:加爾文出版社,2007),I.XVI.1

43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2

44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3

45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4

46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5

47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6

48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7

49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9

50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I.2

51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I.3

52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I.4

53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I.5

54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I.6

55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I.7

56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I.8

57 Larive, After Sunday, 157-158.

58 Stevens, The Marketplace Ministry Handbook, 304.

59 加爾文:《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冊》,I.XVII.9

Last Updated on Tuesday, 29 June 2010 22:25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