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ocial Ethics Political Ethics 石燕薇: 論潘霍華的「非宗教基督教觀」對緬甸教會的啟迪
石燕薇: 論潘霍華的「非宗教基督教觀」對緬甸教會的啟迪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Monday, 12 February 2018 10:12

論潘霍華的「非宗教基督教觀」對緬甸教會的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石燕薇

 

 

  1. 引言

 

近年來因昂山素而逐漸被注意到的國家,緬甸,是一個以佛教為國教的國家。在一個處處林立著佛廟,注重宗教敬虔及慈善行動的國家,基督徒的信仰實踐又與佛教的宗教實踐有何分別?在一個基督教為非主流宗教的國家,教會的意義何在?筆者認為潘霍華在《獄中書簡》中所提出的「非宗教的基督教」觀,可成為緬甸教會的反思。因此,在本文中,試探討潘霍華的「非宗教基督教」觀及其對緬甸教會的迪。本文分兩個部份,第一部份試探討潘霍華的「非宗教的基督教」觀,第二部分將從該教會觀反思對緬甸教會的迪。


2. 潘霍華「非宗教的基督教」觀

潘霍華並未出版任何有關「非宗教的基督教」概念的文章或書籍。他於190624日出生於德國,[1]1933130日希特勒上台後捲入政教之爭中,後在二戰時期,因被懷疑曾幫助猶太人逃往瑞士,[2]19434月被捕被秘密警察抓捕,[3]194549日被處決。[4]「非宗教的基督教」這個觀念是在他於獄中所作的神學反思,寫於他與好友貝特格的書信來往上。因此,本文中筆者試以其《獄中書簡》中的書信為主,1940-43年寫的未完成作品《倫理學》為輔,試探討其《非宗教基督教》觀。

潘霍華的「非宗教的基督教」(Religionless Christianity)的觀念首次出現在他1944430日寫給貝特格的信中。[5]想要了解潘霍華的「非宗教基督教」觀,就必須先理解他所提出的「非宗教」的指向。在德國觀念論中,上帝由人的省中發現,[6] 認為人的本質中具有「宗教先驗性」(religious a prior),即具有在生活及認知上尋求上帝的自然傾向。這樣的觀念是一條「人到上帝」的示觀。[7]在這樣的觀念下,上帝被人約化為一個客體,喪失了的主體性及超越性,[8] 上帝的超越被簡化為對人生命問題的解答。潘霍華批評這種「宗教先驗性」的假設,認為這樣的假設是基於人自我及世界的投射,是人心轉向自我的罪的狀態的表現。[9] 他認為隨著時代的發展,人們已逐漸不再需要這樣的假設,「非宗教的時代」已然來臨。[10]潘霍華的「及齡的世界」,是從歷史現象歸納出來的事實,[11] 指向人已經成長至可以自行解決問題,而不再事事需要「上帝」為解答。他認為自十三世紀開始的人治運動,世界無論在科學、社會、政治、藝術、或倫理的發展,已逐漸走向自立自主的趨勢,「操作假設」的「上帝」已逐漸被擠出人類生活之外。[12]

面對不再需要上帝為「操作假設」的世界,基督教護教士以「形而上」及「個人主義」的論述為上帝「辯護」,向已經「成熟」不再「需要」上帝的世界證明世界在沒有「上帝」的庇護之下是無法生存的。[13]潘霍華反對傳統神學的「形而上」及「個人主義」,將「基督」與「世界」視為兩個現實(realm)。他將這樣的論述視為是「形而上」的。相較於哲學上的「形而上學」,潘霍華更關注於傳統神學中的「形而上學」。[14]他將傳統神學中「形而上」視為是「建構在自身中,與生活沒有任何本質的聯繫」的論述。[15]這樣的論述將「基督」與「世界」視為兩個現實(realm),並因此導致人尋求另一個世界的力量,而抽離於現實的生活。[16]「個人主義」的論述則是訴諸於個人的在和良心,使上帝與人的聯繫乃通過人的直覺(intuition)或良知(conscience)所發生,[17]導致人專注於指出心私隱世界的軟弱而「顯出」福音的大能。他認為這對於已認清治理自己生存的自然律的世界, 是無意義的(pointless)、卑鄙的(ignoble)、和不符合基督信仰的(unchristian)。[18]

如何在「及齡的世界」中,卻「宗教先驗性」的假設及「形而上」或「個人主義」的辯護,而言說上帝?[19] 因此他提出「非宗教的基督教」詮釋,而「非宗教的基督教」在「及齡世界」中的信仰表現為肯定世界的「真實」及「生活」,成為「為他者的存有」,將在以下各點一一闡述。

2. 1 肯定世界的「真實」

當上帝的真實向人顯示時,世界現實已經在上帝的現實中被承認,接納和復合[20] 潘霍華反對基督教護教士對「及齡世界」的低檔,那人又應以如何面對這不需要「上帝的世界呢?筆者認為對「及齡世界」的面對,與潘霍華在《倫理學》中提出的「上帝的真實」與「世界的真實」相關。他認為,示是上帝的真實在世界的中心的自我示及自我見證。[21]在耶穌基督裏,上帝的真實進入世界。[22]對上帝的真實及自我的真實發出質疑的「世界」,因耶穌基督與上帝復合,成為被上帝接納的世界 [23] 「上帝的真實」與「世界的真實」並非兩個現實,而是只有一個現實,它們在基督裏合一[24] 耶穌的真實包括了世界的真實。[25]上帝向人的啟示並非向人客觀地宣告這個世界以外的世界,而是以基督在世的拯救工作將人完全置於世界的現實之中,[26]使人透過福音經歷到生命與世界的聯繫。上帝藉基督進入世界,所以基督徒只能在「今世」(worldly)中尋找做基督徒的意義。[27]在上帝的啟示,基督福音下,人恢復原因墮落和世界的不合,重新參與世界,認識世界的真實,認識到它是一個由上帝承載的世界。[28]

基督教對「及齡世界」的辯護,如同帶著盾牌、全副軍裝的士兵,雖隔離了及齡世界的「危險」,卻也將自己與世界分離開來。這樣的信仰是部份的、抽離及迴避世界現實的。「上帝『准許』我們把祂擠出世界,以至於到十字架上。」[29]上帝的『准許』表明是上帝主動允許世界將祂推出,而非上帝被世界拋棄。在上帝『准許』被推出世界中,救恩得以成就,在被世界的推出中,上帝宣告祂是世界的主。若不是上帝的主動,這個世界並不能將上帝擠出。這「及齡的世界」是上帝的「准許」,使人認清上帝並非人當作「操作假設」的上帝,而是在被擠出世界中,以祂的軟弱和無能我們同在、幫助我們的上帝。[30]「與我們同在的上帝,就是離棄我們的上帝。」[31]十字架原是世界的「邊界」,卻因基督的復活而成為世界的中心。[32] 因此,基督徒無須因這及齡、無上帝的世界而恐懼,無須為上帝在世界中尋找位置,而是任由世界將祂「推出」。上帝在世界的「邊界」中,成為世界的「中心」。[33]「非宗教」的方式談論上帝,是基督教不再以爭論和辯護的方式掩飾這不再需要「宗教先驗的上帝」的世界,不再訴諸於「形而上」的另一個世界,無須以宗教「神化」這個世界,而是符合實在地正視及面對這個無神世界,透過放棄對上帝的錯誤認知,按上帝在基督所啟示的真實認識上帝及人在世界中的真實,如此,「這越加「無神」的及齡世界,是比未成熟的世界更加接近上帝了。」[34]

 

2.2. 肯定世界中的「生活」

潘霍華認為「非宗教的基督徒」是在世界成為「真實的人」。何謂「真實的人」?潘霍華在其《倫理學》中指出人因墮落,使得自己與本源離,一直生活在與上帝、人及萬物不和的狀態,而耶穌基督的降生、死亡和復活,使人得以參與到上帝在耶穌基督裏啟示的實在,與本源復合,恢復墮落前與上帝、人及萬物的一致裏。潘霍華指出人之所以得以進入耶穌基督的實在,乃因上帝對人的「塑造」。[35]上帝「塑造」人,使人「同有」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受死、和復活的樣式,以致能成為真正的人。[36]成為「真正的人」並非遙遠的、抽象的生命,而是人自己的、每日的生命。[37] 在《獄中書簡》中,潘霍華同樣肯定人在世界生活的整全性。他肯定人生活中的一切幸福與苦難,以複音樂中的「主調」(Contus firmus)及「對位副調」(Counterpoint來形容上帝的愛及地上的愛。[38]

我們必須有個美妙明朗的主調,沒有這主調就不可能有完全的豐滿的聲音,有了它則其他的對位調都有確定的依據,就不致於走了調或失了音,但同時保存自己一個完整的特徵。唯有這種複音音樂才能給予生命所應有的整體性,並且只要有主調在那裏運行,就可保證我們不致走錯。[39]

「主調」在複音音樂中如此重要,究竟對潘霍華來,什麼是這「主調」呢?信的開首指出「上帝要我們全心全意地愛」,後又以迦克墩信經的基督神人二性解釋「主調」及「副調」的兩者不相混亂。[40]李文耀認為,潘霍華在此是在用基督論去具體地明上帝的愛及這種神聖的愛如何包含地上的愛。[41]基督的救贖,乃是對整個人的救贖及呼召,因此,基督徒的生命不應分為在或外在,亦不單是靈魂,而是關乎靈魂及肉體、剛強及痛苦、生活及死亡、罪惡及工作、個人與社群等關乎整個人的生命。因此,潘霍華反對「得救的神秘」,即著重於人離憂慮和需要,離恐懼與渴望,離罪惡與死亡,而進入一個墳墓以外的美好避難所的論述,[42]亦反對將得救只聯繫至人的在生命。[43]他認為基督的救贖乃是關於人生命的整體,基督復活的希望乃在「以全新的方法把人送回世界上去生活」。[44]上帝「塑造」的新人性,是人每日的生命,體現在人生活中「同有」基督的樣式。[45]基督呼召人去生活,而不是進入一個新的宗教。[46]人完全得過著「今世」的生活,跟隨受苦的基督,擔負起生命中的一切責任與困難,成功與失敗,一切經驗與無可奈何之事的生命,才能學習到信心。[47] 耶穌為了自己和上帝國所要求的乃是人類生活的整體,是在真實世界生活中真實跟隨耶穌的人。

2.3. 在世界中成為「為他者的存有」

「非宗教的基督徒」是跟隨上帝在基督裏示的「為他者的臨在」,在世界中成為「為他者的存有」。[48]潘霍華指出對上帝的信仰,並非抽象地相信是萬能的。人與上帝的關係,亦並非人對超越存在的關係。[49]人對對權力的權力或至善的宗教關係,不過是人對超越的一種偽造的觀念,是人對世界的部份擴張,而非人對上帝的真實經歷。[50]人對上帝的認識,是從人遇見耶穌基督開始。人遇見基督,表示人在基督身上得到認識上帝的指南。[51]上帝在基督裏向人示的,並非以抽象的形象,而是以「為他者而臨在」的人的形象。[52]上帝在基督裏的示,正是一個透過限制自身的權能,為人騰出空間,顯示為一個無能及軟弱的「受苦的上帝」。上帝通過阻止自己的力量,自己承受痛苦來幫助人,從而的超越性。上帝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的超越性,唯獨在基督的「為他者」的生命中才體現出來。[53]這與人的「宗教先驗性」所投射、想要仰賴的的有力的神恰恰相反,上帝示自己為一個無能、軟弱和受痛苦的上帝,並唯有這位受痛苦的上帝才能幫助人。[54] 參與在耶穌基督受苦的存有中,便是信仰真意。[55] 基督徒透過基督的救恩而得的新生命,便是要活出基督捨己為人的「為他者的生命」[56]這便是悔改的意義。如何活出「為他者的生命」,關鍵在於為他者「負責」的行動上。因基督的拯救及復合而被「塑造」的新人性,是符合基督形象的實踐,而「責任」便是著實踐的體現 [57]耶穌基督的生命無疑是「捨己」及「代表他者」的生命,以「責任」去實踐耶穌基督形象的人的生命,也應該是「捨己」、「代表他者」的生命。[58] 因著基督而得的新人性,是能突破人轉向自我的狀態,願意在世界中具體以為他者「負責」的行動,跟隨基督的生命。[59]責任中的「捨己」是徹底的「無己」,是完全把自己的生命奉獻給他人的生命與行動。[60]基督徒在與上帝的相遇中,將自身置於基督的道路上,在具體的世界生活中活出「為他者的生命」,便是參與在基督的存有中,是因基督而得的新人性的落實。


2.4. 小結

潘霍華的「非宗教基督教」觀是以「基督論」為中心,強調信仰的「今世性」。「非宗教基督」的信仰表現:肯定世界的真實、肯定世界的生活及在世界中成為為他者的存有,並非三個獨立的表現,而是互為相關的。上帝在基督裏示的真實,使原本與本源離,一直生活在與上帝、人及世界不和人,得以與上帝的復合。因著與上帝的復合,得以進入耶穌救恩的新生命,使人與人及世界復合。在上帝的真實中,人與世界成為真實。「對今日的我們來,基督是誰?」基督是道成肉身進入世界,在十字架上以軟弱及無能成為人真實幫助的「受苦的上帝」,以「為他者」的樣式臨在這個世界中。所以因上帝在基督裏的示,在基督裡成為真實的人需要在「真實的世界」成為「為他者的存有」,以具體的行動符應耶穌基督。 「非宗教的基督教」便是因基督得新生命的基督徒,棄對上帝「宗教性」的論述及認知,不局限於「宗教性」的信仰行動中,而是正視這個真實的世界的發展,在世界中成為正體、真實的「人」,以為他者「負責」的行動,在世界中活出跟隨基督的信仰生命。


3. 「非宗教的基督教」觀與教會的關係

潘霍華在1944430日寫給貝特格的信中開始其「非宗教的基督教」詮釋,當中問出:「所謂教會(教會是指教堂、教區、傳道、基督徒的生活),在一個非宗教的世界裏有甚麼意義呢?」並且,在194483日寫給貝特格的信中附上他打算撰寫的一本書的綱目,該書容分為三個部分:第一章是為基督教所做的盤點,探討人的「及齡」及更正教會過去對「及齡的世界」處於防禦、守衛的狀態而不願冒險為人類服務;第二章探討基督教信仰的真義,當中探討上帝是誰、我們所真正相信的是什麼、並提出耶穌是「為他者的存在」,並以此角度對聖經名詞(如創造、墮落、復合、悔改、信心、新生命及終末的事情)進行詮釋;第三章是結論,指出只有當教會為他者而存在時,才是真教會。[61]潘霍華在這封信的信尾向貝特格表示,希望能藉著這本不超過一百頁的小書對教會的將來有所貢獻。[62] 可見潘霍華的「非宗教的基督教」神學反思是圍繞著教會的。

在《倫理學》中提出,上帝將在耶穌基督裏所示的實在,透過對教會的「任命」,以宣講、教會紀律及信徒生命等具體的形式落實在這個實在的世界中。[63]可見,「真正的」教會便是要在世界中以具體的行動,體現基督的新人性。雖然,潘霍華的那本「不超過一百頁的小書」未能完成及出版,但在其大綱的結論中提出,「為他者而存在」的教會才是教會的真面貌。[64] 他在其中提議,教會應將所有的財獻給窮苦缺乏的人,還應以協助和服務的方式參加外界的社會活動;教會牧師應只靠會友自動捐助,或兼任教外工作來維持生活;並且教會還要在社區中,使各行業的人明白在基督裏的生活,就是為他者而活。對於教會自身,教會應堅定抵擋驕傲的惡習、權力、嫉妒與欺騙,宣講節制、真實、可靠、忠實、堅定、忍耐、紀律、謙卑、虛心和知足等各種美德。最後更強調教會不可忽略自己作為模範的重要性,不單要在宣講上,更要在行動上活出基督的生命,成為具體為他者而活的示範及榜樣。[65]

潘霍華的提議正反映了「非宗教基督教」的教會是要成為「今世性」的教會,在世界中成為真實進入世界、在世界中以行動活出「為他者的存在」的基督生命。「非宗教」的基督教會不局限於「宗教性」的行動,不以對「及齡的世界」防衛的狀態,不以「宗教」為界線抽離於世界,而是要主動進入世界,承認基督在世界中的主權,在宣講與行動上體現出基督「為他者」的生命,成為具體為他者而活的示範及榜樣。


4. 「非宗教的基督教」觀對緬甸教會的

4.1.潘霍華的「及齡的世界」及緬甸的環境

潘霍華的「及齡的世界」是以西方國家的歷史現象歸納出,人類各方面的發展已逐漸獨立,不再需要上帝為「操作假設」的世界。與其不同的是,緬甸在各方面的發展落後之餘,更關鍵的差異之處是,她是佛教為國教的國家,在歷史發展中,基督教無疑亦以少數派的「宗教」模式存在。因此,她並非一個不再需要上帝為 「操作假設」,而是她所當作「操作假設」的是「別神(多神)」。在緬甸,接近90%的人口信奉佛教(南傳上座部佛教,俗稱小乘佛教),僅有7%左右為基督徒。緬甸佛教徒非常虔誠,對他們來,佛教文化就是緬甸的文化,他們基本一生都在禮佛,無論出生、命名、婚喪喜慶都要舉辦佛事活動。他們相信因果輪迴,所作所為都因著為今生來世積攢功德,熱衷於佈施僧侶、修建佛塔、行善助人等慈善事業。這在緬甸得以在英國慈善救助基金會(Charities Aid FoundationCAF)公布的「世界行善捐助指數」(World Giving Index)中連續4年位居榜首,可見一般。但其與「及齡的世界」相同的是,及齡的世界因其的成熟而不再需要「上帝」,而緬甸,因其熱衷崇拜「別神」,而將「上帝」壓縮至邊緣。

4.2. 緬甸教會的現況

雖然面對著不同的「及齡的世界」,但面對「世界」對上帝的拒,基督教對其的護教方式卻是異曲同工。在過往中,教會一直以教條式的「基要」方式存在於緬甸, 對教會肢體的關注,往往關注的是其「靈性成長」,而衡量的標準往往是在教會事奉中的參與度,肢體來到教會追求的也往往是當下「內心」的平安,對信仰生活實踐的關注卻接近於無。教會對上帝及世界的觀念,往往以二元論「善與惡」、「白與黑」論述,因此,對「世界」的關注行動,也往往以「傳福音」或「宗教性活動」的方式存在。面對「世界」的攻擊,緬甸教會以厚厚的圍牆防衛,以期在教會中「保留」上帝的位置。 或許,教會如此存在有其歷史緣由及價。但隨著2015年昂山素季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在選舉中的獲勝,緬甸政治的變遷帶來各方面的改革開放。隨著緬甸的變遷,人們的生活不再如此「簡單」,政治、社會、經濟、法律的變遷必然帶來生活及信仰上的變化及掙扎面對這樣的變遷,教會如何成為「今世性」的教會?如何進入這「世界」,體現出基督「為他者臨在」的生命?筆者在下文中試以潘霍華的「非宗教的基督教」觀進行對緬甸教會的一些反思。

4.3. 以「非宗教的基督教」反思緬甸教會

以「非宗教」的方式談論上帝,是符合實在地正視及面對這個世界,按上帝在基督所啟示的真實認識上帝及人在世界中的真實。真實地面對世界,是人成為真實的人在世界中生活。成為真實的人,是指在基督裏的人,因從基督得的新生命,以為他者「負責」的生活行動為對上帝「呼召」的回應。

教會應正視這近年來緬甸社會、經濟及政治變化的「事實」,了解在這樣的變遷中對人民生活的影響「實況」,及在佛教社群中生活的各種張力,關注各種條例的變更、城市及農村的變化,因應這些「實況」作出神學反思,並在宣講及教導關懷中作出如何在這些「實況」中跟隨基督的回應。

因基督而得的新人性,是人每日的生命,體現在日常生活中。 [66]基督的拯救和復合所帶來的新生命,乃是人的整體生活,而非局限於「教會生活」。教會的牧養應關注肢體全人的生活,不單開設聖經主題的主日學,也建立個人成長、婚前/婚姻輔導、兒童教育、性教育等各種生活相關的教導或輔導,具體幫助肢體在其身體、靈魂、罪惡、工作、婚姻、家庭、與社群的關係等所有地上生活中都使基督成為其「主調」。在不變的「主調」中,繼續以生命中的苦與樂,幸福與悲傷,成功與失敗等副調,奏出跟隨基督的生命樂章。

緬甸的佛教徒熱心於行善積德,但其所為目的是圍繞功德的積累,所以雖然他們也扶貧濟困,但最關注的功德還是修建佛塔。緬甸處處可見的金光閃閃的佛塔,與人民經濟的貧困形成對比。教會對「他者」的關注,卻要離這種「功利主義」,不將「幫助」視為天上財寶的積累。教會對「他者」的關注及付出,非關回報,而是因基督所成就的新人性的體現。而面對緬甸的開放,教會應突破「宗教性」的行動,在具體的社會及教育等發展中,成為支持「他者」的助力。例如,在緬甸的偏教育、販賣人口、殘疾人士、吸毒等問題上,探索與政府或非盈利機構合作的可能性,關注其公共利益,在這些有需要的「他者」中具體為他者作出負責任的行動。


5. 結語

潘霍華的「非宗教基督教」觀強調上帝在基督裏示的真實所帶來的「今世性」。「受苦的上帝」便是以無能、軟弱、受苦的十字架成就救恩的那位上帝,是在世界的「邊界」中成為世界的「中心」的上帝。打破「宗教性」的圍牆,進入世界,切實地在世界中生活,切實地成為為他者的存有,是具體及真實跟隨基督的回應。對於神處佛教國家的緬甸,打破「宗教性」,具體進入社群當中,是不容易的步伐。但教會無須懼怕被「世界」邊緣化,而是要堅定地跟隨基督。教會對「宗教性」的突破,具體地進入世界,是突破人性自我轉向的罪性的表現,在世界中具體成為 「為他者的存有」,是跟隨基督的「真教會」,如此的教會才能活出基督「為他者」的福音生命

(7678)

  1. 參考書目

潘霍華的翻譯著作

Bonhoeffer, Dietrich. Ethics. Edited by Clifford J Green. Translated by Reinhard Krauss, Charles C West, and Douglas W Stott. DBWE 6. Minneapolis, MN: Fortress Press, 2009.

———.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Edited by John W De Gruchy. Translated by Isabel Best, Lisa E Dahill, Nancy Lukens, Douglas W Stott, Reinhard Krauss, Barbara Rumscheidt, and Martin Rumscheidt. DBW 8. Minneapolis, MN: Fortress Press, 2010.

朋霍費爾著。胡其鼎譯。《倫理學》。香港:漢語基督敎文化硏究所,2000

潘霍華著。許碧端譯。《獄中書簡》。香港:基督敎文藝出版社,2005

其它參考書目

Pangritz, Andreas. Karl Barth in the theology of Dietrich Bonhoeffer. Grand Rapids, Mich.: W.B. Eerdmans, 2000.

Tödt, Heinz Eduard, Ernst-Albert Scharffenorth, and Glen Harold Stassen. Authentic Faith: Bonhoeffer’s Theological Ethics In Context. Grand Rapids, Mich.: William B. Eerdmans, 2007.

李文耀。《為他者的存有: 潘霍華的教會倫理觀》。香港:建道神學院,2015

艾瑞克.梅塔薩斯著。顧華德譯。《潘霍華: 牧師, 殉道者, 先知, 諜報員》。台北市:道聲,2013

鄧紹光。《界限與倫理: 潘霍華的倫理神學》。香港:香港浸信會神學院,2006

黃德榮。《潘霍華對生命的啓迪》。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2001



[1] 艾瑞克.梅塔薩斯著,顧華德譯:《潘霍華: 牧師, 殉道者, 先知, 諜報員》(台北市:道聲,2013),頁29

[2] 潘霍華被捕時被控告的罪名為「假裝為軍事情報局工作,藉此逃避服兵役的責任。」參李文耀:《為他者的存有: 潘霍華的教會倫理觀》(香港:建道神學院,2015),頁356–359

[3] 艾瑞克.梅塔薩斯:《潘霍華》,頁527540

[4] 同上,頁639–667

[5] Dietrich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ed by. John W De Gruchy, trans by. Isabel Best et al., DBW 8 (Minneapolis, MN: Fortress Press, 2010), 361–365.

[6] 李文耀:《為他者的存有》,頁366

[7] 同上,頁367

[8] 同上,頁367

[9] 同上

[10]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362.

[11] 黃德榮:《潘霍華對生命的啓迪》(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2001),頁60

[12]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425426.; 潘霍華著,許碧端譯:《獄中書簡》(香港:基督敎文藝出版社,2005),頁121

[13]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426–427; 潘霍華:《獄中書簡》,頁122

[14] Heinz Eduard Tödt, Ernst-Albert Scharffenorth, and Glen Harold Stassen, Authentic Faith: Bonhoeffer’s Theological Ethics In Context (Grand Rapids, Mich.: William B. Eerdmans, 2007), 33.

[15] Tödt, Scharffenorth, and Stassen, Authentic faith, 33.

[16] Ibid.

[17] Ibid, 34.

[18]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427.

[19]潘霍華認為巴特是第一個在這方面作出論述的人,但卻認為他並沒有達到一個合乎邏輯的結論,並已走向「示實證主義」。他在1944430日、194455日、194468日的信件中3次提及巴特是第一個在「宗教性」上提出批判的人,但卻認為其推論已走向「示實證主義」。但他對什麼是「啟示實證主義」並未作出詳細的解釋。Andreas Pangritz對此作了詳細的研究,分析及回應不同學者對此點的揣測,並在最後結論中認為並認為潘霍華是站在「隱密的操練」立場批評巴特的神學論述在信仰的各個要點具有說得過於詳細的危險,認為這樣的論述失去了信仰的神秘性。Andreas Pangritz, Karl Barth in the theology of Dietrich Bonhoeffer (Grand Rapids, Mich.: W.B. Eerdmans, 2000), 71–114.

[20] Dietrich Bonhoeffer, Ethics, ed by. Clifford J Green, trans by. Reinhard Krauss, Charles C West, and Douglas W Stott, DBWE 6 (Minneapolis, MN: Fortress Press, 2009).

[21] Ibid, 54.

[22] Ibid.

[23] Ibid.

[24] Ibid, 58.

[25] Ibid.

[26] Ibid, 59.

[27] Bonhoeffer, Ethics, 59.

[28] Tödt, Scharffenorth, and Stassen, Authentic faith, 31.

[29]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479; 潘霍華:《獄中書簡》,頁141

[30]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479; 潘霍華:《獄中書簡》,頁140141

[31]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479; 潘霍華:《獄中書簡》,頁141

[32] 李文耀:《為他者的存有》,頁391

[33] 同上

[34]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482.

[35] 朋霍費爾著,胡其鼎譯:《倫理學》(香港:漢語基督敎文化硏究所,2000),頁67–72

[36] 同上。

[37] 同上,頁188

[38]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394; 潘霍華:《獄中書簡》,頁112–113

[39] 潘霍華:《獄中書簡》,頁113

[40] 同上,頁112–113

[41] 李文耀:《為他者的存有》,頁388

[42] 潘霍華:《獄中書簡》,頁128

[43] 同上,頁134–135

[44] 同上,頁128

[45] 朋霍費爾:《倫理學》,頁67–72

[46]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482.

[47]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485–486; 潘霍華:《獄中書簡》,頁145–146

[48] 潘霍華:《獄中書簡》,頁196

[49] 同上

[50] 同上

[51] 同上。

[52] 同上。

[53] 同上

[54]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479; 潘霍華:《獄中書簡》,頁141

[55] 潘霍華:《獄中書簡》,頁142–143

[56] 同上,頁142–143

[57] 朋霍費爾:《倫理學》,頁188; 鄧紹光:《界限與倫理》,頁157

[58] 朋霍費爾:《倫理學》,頁194

[59] 同上

[60] 同上,頁195

[61] 潘霍華:《獄中書簡》,頁194–198

[62] 同上,頁198

[63] 朋霍費爾:《倫理學》,頁176–181

[64] 同上,頁198

[65] 同上

[66] 朋霍費爾:《倫理學》,188

Last Updated on Monday, 12 February 2018 10:38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