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exual Ethics Birth 鄭玉娟: 生殖科技作為基督徒不育夫婦出路之探討
鄭玉娟: 生殖科技作為基督徒不育夫婦出路之探討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Saturday, 26 March 2016 19:50

生殖科技作為基督徒不育夫婦出路之探討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鄭玉娟

一. 引言

近半個世紀,有關生殖科技及基因研究之醫學發展如高速火箭,1978年,全世界第一位試管嬰兒誕生,[1]2000年人類基因組計劃工作草圖完成,[2]2006年完成染色體測序。無性繁殖,胚胎籂查,甚至基因治療已在全球進行,香港醫院亦有提供部份服務。[3]

據統計,香港每六對夫婦便有一對不育,[4]基督徒當無幸免。而當世界正廣泛接受生殖科技作為常規輔助時,[5]教會內懷疑的聲音猶在,小信,私慾,干預神工,扮演神…..等等的批評,對已經長期因不孕受盡壓力的肢體更是為難,未敢將經歷不孕到尋求生殖科技輔助的艱難宣之以口,做成肢體關係隔膜。

聖經從來沒有為生殖科技提供答案[6],神學信仰與是否允許體外受精行為,亦沒有直接聯繫。[7]然而,生殖科技所引發的倫理爭議不少,教內討論亦有不同意見。

對基督徒而言,生育不單單是個人的權利或滿足的問題,而是愛在內在實現,也是神對人類生命承傳任務的執行。[8]基督徒面對生命倫理問題並非如機器般的決策者,卻是一個帶著個人經歷,不同群體成員的身份,以及對上帝、對身處的世界、對自身所當行的信念的信仰踐行者。[9]

科技發展日新月異,本文論及的生殖輔助技術主要指體外受精(IVF/試管嬰兒),然而,體外受精只是單一技術,技術本身固有爭議,由此技術所引起的其他可能性爭議更大由生殖科技引發的倫理問題多不勝數,本文只能就幾個經常觸及的問題作省思及處理。

二. 體外受精(IVF/試管嬰兒)的使用

懷孕本身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即使夫婦雙方生育能力正常,有正常的性行為又沒有避孕,女方在每次月經周期內的懷孕機會亦不會超過25%,不能成孕的機會遠高過成孕的機會,[10]不孕的原因卻未盡可知。[11]

部份已知做成不孕問題,如簡單的輸卵管阻塞或子宮內膜異位等,可以手術及藥物處理,這類醫治身體病症的處理方法相信已不做成倫理爭議,[12]但其他更複雜的盆腔或輸卵管問題,或男性精子數量或活力不足,就需要靠體外受精技術輔助。過去體外受精技術的應用多用於女性出現生育問題,最近,體外受精已開始運用於男性的生育能力受損的個案。[13]

體外受精,又稱無性繁殖,因卵子受精過程與性行為分割。醫療人員首先為接受治療的女性注射激素刺激卵巢,以超聲波掃描監察反應,待卵泡成熟後在陰道超聲波引導下抽取。取卵當天收集及處理精子,並與抽取卵子混合培養或注射入卵子內,卵子成功受精成為受精卵,並開始分裂成為胚胎,兩日後再以超聲波引導移植入子宮內。[14]

一般情況下使用體外受精治療的夫婦會使用自己的精子及卵子,胚胎亦會植入妻子的子宫。然而若夫婦二人的卵子及/或精子本身出現問題,技術上可尋求第三者的精子,卵子,甚至胚胎。如妻子身體有問題,如患有盤骨病、沒有子宮、曾經數度流產、健康欠佳不宜懷孕等,技術上可透過代母[15]植入夫婦的胚胎,由代母懷孕生子。然而香港法例規定禁制商業性質的代母懷孕。[16]

體外受精的治療程序已經相當安全,甚少出現併發症,[17]然而簡單如注射流感疫苗亦有風險[18],因此治療其間所可能出現的風險應被評估,接受治療的一方應該明白要承擔的風險的可能性,治療成效也當加入評估,才決定是否進行。

如果醫學的目標是以對抗身體健康的損失,恢復人類健康及促進人類繁榮,那麼透過醫療的方法使不能成孕的成孕,是技術上一個巨大的成就。[19]

三. 對生殖科技的兩極態度

天主教對於生殖科技的觀點植根於自然法則,以及人是按著神的形象所造的信念,[20]婚姻中的性、生育和養育子女有嚴格聯繫。而根據自然法則,在生育過程中,如一切進展皆按著神最初的設計,性關係將自然引致受孕和生育,這是神設計的本意。[21]

天主教會於1968年發出人類生命(通諭)》,[22]強調夫婦藉著親密而聖潔地結合,並藉此傳授人類生命的行為,是正當和高貴的,任何婚姻行為本身該是為傳授人類的生命,人不能隨意切斷夫婦性行為所包含的兩種意義:結合和生育。1987年再發出《生命祭(Donum Vitae)》,提出卵子受精一刻新生命就存在,是獨立個人,而凡具有位格的生命應享有人的基本權益,生命尊嚴受到尊重,不被任意侵犯。此宣稱賦予人類胚胎全部道德尊嚴。[23]

人的生命始於那一刻,以及在婚姻中傳播生命的特殊性,[24]加上研究雖不能證明,卻被認為支持胚胎在受孕一刻同時被賦予靈魂,[25]這些觀點直接限制生殖科技的應用,因此天主教的傳統反對一切生育輔助科技。

女權主義者往往以更多的關係性,更具體化,及更情感化定義自主,與主流道德理論家對人性自主的觀點不盡相同。[26]他們就生殖科技的應用提出數個觀點。

其中一派認為在男性主導的社會,女性不單只擔任生育的功能,更會被生育能力所定義,加上生殖科技都在男性的操控之下,更加強女性受男性統治的狀況,令女性被物品化,[27]嬰兒變成可買賣的「產品」。[28]因此生殖科技對女性的生活,健康、安全、生育選擇,做成可預期的影響。當女性以提供代母服務換取金錢,是出賣自己的尊嚴。[29]而允許女性出賣代母功能,對女性來說是侮辱,去權,[30]甚至是痛苦的根源。[31]他們渴望將母親身份和女性身份之間本質上的聯繫切斷。[32]

他們一方面理解和同情不孕女性的強烈痛苦,然而不孕女性對生育治療的希望,被看作是默許傳統的性別角色和以性別為基礎的不公平社會分層。[33]他們從女性的自主角度全面抗拒生殖科技。

另一派持完全相反意見的女權主義者則認為能出賣代母功能是賦權給婦女,由女性自主自己的身體,因此剝奪這種權利並不符合她們的自主地位。[34]這批人士大都全面接受生殖科技。

然而還有第三類的女權主義者,他們認為女性與他人聯合是滿足和感受親密的來源。[35]他們結合女權及母親的經驗,認為女性渴望生兒育女的意願的力量比所謂的父權社會文化規定來得強大和根本,激進的女權主義錯在否認作為母親的自主性,以及將問題過度簡化,沒有為複雜及多樣性經驗留下餘地。而且,單只社會壓力不能解釋很多尋求生殖輔助的女性都受過教育,並且已有不少人生成就,但仍然希望為人母親,渴望生兒育女,甚至願意付出十月懷胎的代價。[36]他們從自身的渴望接受個別的生殖輔助技術。

四. 福音派對生殖科技之關注

福音派認為夫妻間性關係的首要原因是聯合夫妻,而不是生育。[37]對生育在婚姻關係的整體完整性中不可或缺這點一直保持開放。婚姻並不封閉,不只涉及夫婦二人或雙方共同利益,不僅是「自我」與「對方」或「我」和「神」的事情,而是兩人共同在神的同在中,且因神的同在,孩子-從神而來的禮物-來到。[38]

福音派並不全面接受生殖科技,卻也不完全抗拒,接受在某些情況下可以應用生殖科技,但往往仍存在問題,認為在一夫一妻制度之下,並且不存在故意浪費胚胎,[39]及不干擾胚胎基因本質下,應用生殖科技程序較為合適。因此在使用生殖科技輔助生育亦有界線。

(一). 醫療科技介入自然

一些倫理學家擔心試管嬰兒不可避免地跨越了界線,生命由禮物的賜予變成被塑造的產品。他們認為,自然受孕的孩子是「為父所生」而非被造,在子宮以外孕育的孩子卻反映現代人想成為自己的製造者。[40]

然而,神創造人類,並授予管理世界之責,在已經墮落的前提下,神仍然持續給予人類發展自然的潛力,並且得出技術成果,帶著創造性地工作,甚至在某種意義上,超越自然的局限性。[41]這應被視為是神的工作和祂賞賜給人的智慧成效。

而且,就技術而言,體外受精的程序並不涉及改變卵子、精子或胚胎之本質,所植入母體的胚胎與在母體內自然結合的胚胎不存在分別,程序只在促成卵子與精子的結合,再讓其發揮內存的能力,因此單單體外受精技術並不干預人的自然本質。

生殖科技受倫理關注另一原因是改變基因的可能,人類正在改變一些關於人類的本質之觀念。[42]

按照傳統醫學理解,評定個人的健康包括其生理、功能和疾病的外顯徵象,即是,當有疾病的症狀顯出時,人才被評定為生病。然而科技發展至可以從所擁有的遺傳性狀,即可確定患病。

預防性醫學比基因技術發展還要早,後者卻可被看作是更科學地加強疾病預防。然而在臨床醫學上,難以想像醫生評定擁有誘發性基因卻未有病徵的人為病人。而且,更需要追問的,是這些被認知的「病情」,將如何被理解,並在社會及政治的運作中被使用。當認知誘發性基因的存在,預防醫學只是調整生活方式或藥物治療,以減少發病可能性。但當客觀因素無法改變,這樣的知識將可能導致「潛在病者」及其家屬更大的焦慮並影響健康,[43]亦可能帶來更大爭議的基因治療。

(二). 胚胎的身份

胚胎的處理在生殖技術中是一重要的議題。事實上,體外受精技術使用至今已經有大量「閒置」的胚胎被冷凍儲存或棄用。[44]

對於胚胎的身份何時成為人,學者有不同的說法,從卵子受精一刻(受精卵又稱接合子),細胞分裂、變化(有稱前胚胎階段),[45]胚胎成形,著床,大腦發育開始運作,胎兒能夠體驗感覺,胎動,外觀有人形模樣,離開母體可自行生存,到嬰兒自然出世,每一階段都可有論據支持,但都只屬生物學的闡述。[46]天主教則宣稱卵子受精一刻即擁有位格,是獨立的人。

位格是形而上的概念,超越了可證明的可能。[47]胚胎的道德地位根本上不是科學問題,而是哲學問題。科學可以講述胚胎的生物實體,是否活著,甚至是否人類,但胚胎是否有位格卻是哲學性的,而科學觀測無法為哲學問題提出最終確定的答案。[48]

人的本質不是靜態的,而是連續性的發展,並依靠於與他建立相互關係的人,他們提供他個體的實際發展,以及有關他的敘事關係。當準備好建立關係,就可開始作個人的敘述,這是承認一個人存在的道德因素。[49]

當胚胎著床,與另一人(母體)建立了直接而不可分割的關係,這人將提供他個體的實際發展,胚胎透過產生的激素確立其存在及與人連接,[50]母體知悉胎兒的存在,並將開始有關他的敘事關係。

其他生物學上支持著床的胚胎為人的論點有:同卵雙胞胚在著床前一刻方才由胚胎分裂並一同著床;估計有20-50%的接合子在著床前自然流產;[51]細胞將最終成為胚胎或胎盤和羊膜囊,在這階段前仍未能區分;及首個解剖學特徵,即所謂的原條,亦在這階段出現於其後會發展成脊柱的位置[52]

本文傾向以關係性定義胚胎著床後介定為人,棄置胚胎不等同殺人,然而接合子是潛在的人,因為一旦植入母體並著床,就有自然成長的可能。以接合子作胚胎研究亦涉及其他倫理問題,此文未及處理。

五. 生殖科技作為基督徒不育夫婦的出路

對極度希望生兒育女的夫婦,不孕症為他們帶來的是複雜混合的情緒,憤怒、挫折、失望,甚至會因長期的不孕狀況而感到絕望,或引至心理疾病。[53]心理疾病當然可以透過輔導或心理醫生處理,然而如果成因在於不孕,則以生殖輔助技術嘗試解決成因問題,亦是一法。

生殖科技印證了科學的形象,擁有無限的能力,帶來進步,使人類戰勝自然的限制和障礙,可以滿足自己的慾望,但這種毫無限制的進步必然意味著極大的風險。通過延伸人類對生命的控制,同時將人類暴露於不可預見的危險。[54]

生殖輔助的吸引力引人注目,其誘惑亦可以理解,但會促使人再進一步深入向前,我們需要認識並抵制它的誘惑,[55]免得逾越界線。基督徒夫婦在接受生殖輔助時必須謹記保持婚姻的神聖與純潔,尊重生命,尊重神。

(一). 生殖科技應用在神聖與純潔婚姻之內

婚姻中二人成為一體的概念,超越單純的身體上的親密,而包括情感和精神的合一。雖然創世記將婚姻和生育連上,卻並不意味生育必須從婚姻中的性而來,而是必須是在夫婦二人完全的婚姻關係中發生。創世記一、二章及利未記十八章對非法婚外性行為的禁令是保障家庭,避免家庭遭到破壞,[56]核心家庭作為調解社會的力量,而家庭對於最大化公共利益至為重要。[57]

夫婦二人接受生殖輔助,若只使用丈夫的精子及妻子的卵子,而胚胎植入妻子的體內自然成長,體外受精技術在整個程序只作為輔助的角色,促成二人生育後代,如此並無破壞夫妻二人間婚姻的神聖與純潔。

然而若程序涉及第三方,即捐精、捐卵或捐胚胎的人士,甚至代母,雖然不涉及性關係,但家庭關係有如讓非婚約中的第三者介入,出現家庭結構的偏移。[58]加上孩子若得悉生理上與父,或母,或父母並沒有血緣,家庭關係更容易出現裂口。任何引入第三者的治療方案,對婚姻及家庭實在弊多於利,不應進行。

(二). 尊重生命.尊重神

據醫學文獻,超過七成高齡產婦胚胎有不正常的染色體數目,可能導致著床失敗、慣性流產或反覆異常妊娠,如唐氏綜合症,加上夫婦本身可能患有遺傳病,體外受精可以幫助具有做成基因異常胎兒或先天性遺傳病的高風險夫婦,在實驗室進行基因異常篩選。例如透過種植前遺傳學診斷,在植入胚胎前測驗胚胎是否有特定遺傳病或染色體缺陷,選擇移植沒有嚴重遺傳或染色體缺陷的胚胎,避免傳遞父母的遺傳病到下一代;[59]或透過種植前遺傳學篩查,檢測胚胎染色體數目,以避免移植染色體數目不正常的胚胎。[60]使用有關程序只有那些不攜帶異常的胚胎被植入母體,可避免了需要產前診斷和墮胎,[61]然而此類技術的使用應只限於避免做成胎兒嚴重異常或先天性遺傳病的惡果。此外,科技發展雖然已可以做到選擇胎兒性別,甚至改變某些身體特質,[62]然而,生育孩子並非擁有一件製成品,或商場揀選貨物,夫婦應當尊重孩子生來的獨特性。

為增加妊娠機會,在進行胚胎移植時,一般會放多個胚胎入母體,亦因此增加多胎妊娠的機會。對於只希望懷一個小孩的夫婦,這無疑超出期望,然而胚胎已經與母體建立關係,生命當受尊重,法例亦不允許純粹為因應有關夫婦要求懷有較少孩子而進行減少胚胎。[63]除非母體未能承擔,生命安全受威脅,但減胎手術亦涉及風險。父母應盡力照顧胎兒的成長,然而,若清楚了解多胎並非夫婦可承擔的情況,應與醫生溝通直接限制胚胎移植數目。

尋求醫療科技處理身體問題,並不等同於信仰上對神沒有信心。反之可以視為病者相信神透過醫療科技作治療行動。然而接受治療者也不可將治療人員視為全能,可以治療身體所有病症。[64]

即使科技如此發達,為不孕症帶來新希望,體外受精技術的成功率亦只達到大約三成,[65]不少夫婦即使接受多次治療最終亦要失望而回。

基督徒的生命歷程與人不同在於相信神的介入,不孕夫婦在走過生殖輔助治療的過程需要認定神的同在,無論成功與否,過程中是神與夫婦二人一同走過的路,基督徒夫婦亦應在過程中持續察驗神的心意,體會生命的意義。


六. 總結

有人以不孕夫婦透過生育科技追求孩子視為尋求個人慾望,[66]不應鼓勵。然而,將渴望生育視為滿足個人慾望,是物化了孩子,將孩子視為父母追求擁有身外之物,如車子、電腦等。孩子在母體內成長、出生、長大,與父母之間建立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父母與子女獨特的愛的聯繫。不孕夫婦渴望生育所希望的是得著親子之間那份獨特的關係。

不孕之傷痛如此之深,其一原因乃在生兒育女之能力是許多人心目中對其性別身份之認同,不論男性或女性,在不孕的掙扎中均自覺失敗,而該乏力感重壓在他們身上,揮之不去,有時甚至令一方對不孕配偶產生憤怒甚至怨恨。[67]家庭聚會本來是溫馨的場合,然而對於不孕夫婦處身其他家庭成員的孩童歡笑之中,令本來的傷痛更見尖銳,甚至想避而遠之。每年的父母親節,當社會及教會都在推廣回饋親情之時,對不孕夫婦卻像錐心之刃,不停提醒他們那未完之夢。[68]

雖然社會、心理和人口因素會降低個人生育的渴望,然而這強大的願望一般都內存在於成年人中,[69]人在個人生理的傳承上見到人本體的意義和重要性,因此對生育小孩的願望實難以理性言喻。愛的行為不是由簡單的理性意志約束,而是一份來襲的熱情。[70]有如夫妻、有如朋友,是渴望建立關係、彼此相愛而不是擁有或操控。不孕夫婦渴望的是神賜予與孩子之間那份獨特的親密、獨特的愛。

舊約並不認可婚外性關係,新約更只接受一夫一妻制的異性婚姻。[71]神設計人類為有性的生物,在一個充滿愛的婚姻關係中表達性,並以受孕和生育為婚姻的自然成果。[72]婚姻和生育連結十分重要,但這連結的關係是從整體衝量。[73]

生殖科技為不孕夫婦帶來曙光,然而治療過程亦有相當風險,對女性尤甚,治療期間有機會經驗到各種精神困擾,如焦慮、緊張、憤怒、抑鬱、罪惡感、挫折感、以及失落感等,甚至可能需要心理輔導。[74]面對生殖輔助治療不會比面對不孕容易,成功故然開心,屢試失敗的傷痛更不容忽視。在治療過程中出現無論是身體、精神以至情緒的困難,夫婦二人需同心正視處理,必要時更應叫停。

生殖科技除了增加生育機會,其誘惑更在於可為不孕夫婦帶來無盡的可能,因為這技術同時開放了其他多個層面的可能性,例如引入他精、他卵、他人的胚胎、甚至代母。[75]但一些行為本身完全錯誤,蠶食人性的文明,[76]例如將自然生育的能力降格成為可以用錢購買的過程,又或優生政策,讓部份人的生命比別人的看似有更高價值。[77]然而,有關生殖科技之使用,做成了女性身體,甚至孩子被異化,[78]問題不在生殖技術本身,而是這些技術在社會系統中如何被使用。[79]

對於醫療倫理所要處理的有關個人自主,善行,公義等,均不可能在真空的環境中進行,我們如何理解及實踐原則,將受自身的信仰或倫理標準所影響或引導。因此我們如何重視人的價值將影響我們對生殖科技使用的態度。[80]

神將保護生命的任務委託給整個人類的族群,並不分基督徒或非基督徒。[81]宗教信仰的主要功能不是用來描述世界或確定特定行為的正確性或不正當性,而是要建立一個明白自己對世界有特殊使命的群體。[82]

基督徒的生命有很多責任,建立家庭是其一。女性的生育最佳時間有生理限制,既然體外受精技術在守著婚姻的神聖與純潔,以及尊重生命,尊重神的前提下,合理作為生殖輔助,基督徒不孕夫婦實在無需浪費時間爭扎,安心靠著神尋求輔助,同時欣然接受神在過程中賞賜的經驗。

所有艱難的生命倫理決定均涉及受苦,這些倫理決定不僅僅是對醫療危機的回應,同時是對受苦者以及受苦所帶來的誘惑的回應。[83]香港人生活及工作壓力不少,有時候容易迷失,做成生活次序混亂,教會不防多提醒適齡夫婦注意家庭崗位,避免錯失時機,同時更要提醒道德倫理的界線,抵抗無盡追求的誘惑。



[1] Peter Singer, Practical Ethics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 123.

[2] Science : Scientists Complete Rough Draft of Human Genome, 2000/6/26, The New York Times On the Web, 下載自(下載日期2015/12/2

[3] 香港大學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輔助生育治療服務範圍,下載自<http://www.obsgyn.hku.hk/ivf/tc/subfertilitytreatment.html>(下載日期2015/12/2);以香港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為例,提供的生育輔助技術服務包括:以促性腺激素誘導排卵/刺激卵巢, 夫精宮內授精 (AIH),體外受精及胚胎移植(IVF)和細胞漿內單精子注射(ICSI) ,凍存胚胎解凍後移植(FET) ,種植前遺傳學診斷(PGD),種植前遺傳學篩查(PGS),冷凍儲存精液、卵子及胚胎,配子和胚胎捐贈計劃,生殖整形,及附睪精子抽取術和睪丸組織精子提取術。

[4]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網頁:健康資資:不育,下載自<http://www.famplan.org.hk/fpahk/zh/template1.asp?style=template1.asp&content=sexual/srh.asp&nsrhref=2>(下載日期2015/12/2

[5] Peter Singer, Practical Ethics, 123.

[6] David VanDrunen, Bioethics and the Christian Life : A Guide to Making Difficult Decisions (Wheaton, Ill. : Crossway Books, 2009), 104.

[7] Stanley Hauerwas,  Suffering Presence : Theological Reflections on Medicine, the Mentally Handicapped, and the Church (Edinburgh : T & T Clark, 1986), 143.

[8] Gilbert Meilander, Bioethics : A Primer for Christians (Grand Rapids, Mich. : William B. Eerdmans Pub., 2013), 25.

[9] David VanDrunen, Bioethics and the Christian Life : A Guide to Making Difficult Decisions, 21.

[10]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網頁:健康資資:不育,下載自<http://www.famplan.org.hk/fpahk/zh/template1.asp?style=template1.asp&content=sexual/srh.asp&nsrhref=2>(下載日期2015/12/2

[11] 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病人須知,下載自<http://www.chrt.org.hk/tc_chi/patients/patients_abo.html>(下載日期2015/12/2

[12] Stanley Hauerwas, Samuel Wells, ed., The Blackwell Companion to Christian Ethics (Malden, MA ; Oxford : Blackwell Pub., 2004), 478.

[13] Irshai Ronit, Fertility and Jewish Law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Orthodox Responsa Literature, trans. Joel A. Linsider (Waltham, Mass. : Brandeis University Press, 2012), 204.

[14] 香港大學婦產科-<體外受精及胚胎移植參考資料>,下載自<http://www.obsgyn.hku.hk/ivf/tc/information%20sheet/6c-OGRM216%20Information%20on%20IVF%20Private-Chinese.pdf>(下載日期2015/12/2

[15] 羅秉祥:<生育倫理學問題初探>,<<哲學雜誌>> 12期(19954月),頁118

[16] 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在香港可否 進行代母懷孕,下載自<http://www.chrt.org.hk/tc_chi/patients/patients_faq_q.html#q4>(下載日期2015/12/2

[17] 香港大學婦產科-<醫院管理局關於選擇體外授精(IVF)病人的指引>,下載自<http://www.obsgyn.hku.hk/ivf/tc/information%20sheet/2c-Recruitment%20guideline%20in%20HA%20for%20IVF%20Chi.pdf>(下載日期2015/12/2);可能出現的併發症包括:多胎妊娠,卵巢過度刺激症,宮外孕,由超聲波引導取卵手術引致的併發症,可能與將來發生卵巢癌有關,但這個關聯現時仍未有充分的科學證據支持。

[18] 醫院管理局健康資訊天地-<流感疫苗-打?不打?>,下載自<http://www21.ha.org.hk/files/PDF/rehabexp/Seasonal%20influenza%20vaccination%20Q&A.pdf>(下載日期2015/12/2

[19] David VanDrunen, Bioethics and the Christian Life : A Guide to Making Difficult, 121.

[20] Morris, John F., ed., Medicine, Health Care, and Ethics : Catholic Voices. (USA: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Press, 2007 ProQuest ebrary), 45.

[21] Scott B.Rae, D. Joy.Riley, Outside the Womb : Moral Guidance for Assisted Reproduction (Chicago : Moody Publishers, 2011), 57.

[22] 梵蒂岡教廷文獻-人類生命(通諭),下載自<http://www.catholic.org.tw/catholic/popbook6-1.php#pbb01>(下載日期2015/12/2

[23] 陳文珊。<前胚胎道德地位與母胎關係芻議——試論基督宗教之觀點>,<<應倫通訊>> 31期,下載自<http://in.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31/06.html(下載日期2015/12/2

[24] Scott B.Rae, D. Joy.Riley, Outside the Womb : Moral Guidance for Assisted Reproduction, 61.

[25] Morris, John F., ed., Medicine, Health Care, and Ethics : Catholic Voices, 47.

[26] Bonnie Steinbock, ed, The Oxford Handbook of Bioethics (Oxford ; New York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263.

[27] Irshai Ronit, Fertility and Jewish Law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Orthodox Responsa Literature, 207.

[28] Irshai Ronit, Fertility and Jewish Law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Orthodox Responsa Literature, 216.

[29] Bonnie Steinbock, ed, The Oxford Handbook of Bioethics, 259

[30] Bonnie Steinbock, ed, The Oxford Handbook of Bioethics, 260.

[31] Irshai Ronit, Fertility and Jewish Law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Orthodox Responsa Literature, 10.

[32] Irshai Ronit, Fertility and Jewish Law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Orthodox Responsa Literature, 206.

[33] Irshai Ronit, Fertility and Jewish Law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Orthodox Responsa Literature, 206.

[34] Bonnie Steinbock, ed, The Oxford Handbook of Bioethics, 260.

[35] Irshai Ronit, Fertility and Jewish Law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Orthodox Responsa Literature, 10.

[36] Irshai Ronit, Fertility and Jewish Law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Orthodox Responsa Literature, 214.

[37] James R. Thobaben, Health-care Ethics : A Comprehensive Christian Resource (Downers Grove, Ill. : IVP Academic, 2009), 338.

[38] Stanley Hauerwas, Samuel Wells, The Blackwell Companion to Christian, 475-476.

[39] James R. Thobaben, Health-care Ethics : A Comprehensive Christian Resource, 337.

[40] Stanley Hauerwas, Samuel Wells, The Blackwell Companion to Christian, 478.

[41] David VanDrunen, Bioethics and the Christian Life : A Guide to Making Difficult, 104.

[42] Celia Deane-Drummond, Genetics and Christian Ethics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6), 3.

[43] Deane-Drummond, Genetics and Christian Ethics, 5.

[44] Peter Singer, Practical Ethics, 124.

[45] 陳文珊。<前胚胎道德地位與母胎關係芻議——試論基督宗教之觀點>,<<應倫通訊>> 31期,下載自<http://in.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31/06.html(下載日期2015/12/2

[46] Scott B.Rae, D. Joy.Riley, Outside the Womb : Moral Guidance for Assisted Reproduction, 89-95.

[47] 司道生、顧希著,紀榮智等譯。«國度倫理-在當世處境跟隨耶穌»(香港:基道,2014)頁315

[48] Scott B.Rae, D. Joy.Riley, Outside the Womb : Moral Guidance for Assisted Reproduction, 85.

[49] Julie Clague, Bernard Hoose, Gerard Mannion, ed, Moral Theology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Essays in Celebration of Kevin Kelly (New York : T & T Clark, 2008), 94.

[50] Scott B.Rae, D. Joy.Riley, Outside the Womb : Moral Guidance for Assisted Reproduction, 94.

[51] Scott B.Rae, D. Joy.Riley, Outside the Womb : Moral Guidance for Assisted Reproduction, 94.

[52] Peter Singer, Practical Ethics, 125.

[53] Scott B.Rae, D. Joy.Riley, Outside the Womb : Moral Guidance for Assisted Reproduction, 16.

[54] Irshai Ronit, Fertility and Jewish Law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Orthodox Responsa Literature, 204.

[55] Gilbert Meilander, Bioethics : A Primer for Christians, 21.

[56] Scott B.Rae, D. Joy.Riley, Outside the Womb : Moral Guidance for Assisted Reproduction, 41-42.

[57] James R. Thobaben, Health-care Ethics : A Comprehensive Christian Resource, 337.

[58] James R. Thobaben, Health-care Ethics : A Comprehensive Christian Resource, 337.

[59] 香港大學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種植前遺傳學診斷(PGD),下載自<http://www.obsgyn.hku.hk/ivf/tc/pgd.html>(下載日期2015/12/2

[60] 香港大學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種植前遺傳學篩查(PGS),下載自<http://www.obsgyn.hku.hk/ivf/tc/pgs.html>(下載日期2015/12/2

[61] Peter Singer, Practical Ethics, 124.

[62] Deane-Drummond, Genetics and Christian Ethics, 7.

[63]人類生殖科技管理局-<生殖科技及胚胎研究實務守則>,頁16 ,下載自<http://www.chrt.org.hk/tc_chi/service/files/code.pdf>,(下載日期2015/12/2

[64] Gilbert Meilander, Bioethics : A Primer for Christians, 9.

[65] 香港大學瑪麗醫院輔助生育中心-成功機率,下載自<http://www.obsgyn.hku.hk/ivf/tc/successrate.html>(下載日期2015/12/2

[66] Martin Rhonheimer, Ethics of Procreation and the Defense of Human Life : Contraception, Artificial Fertilization, and Abortion (Washington, DC, USA: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Press, 2010. ProQuest ebrary), 158.

[67] Scott B.Rae, D. Joy.Riley, Outside the Womb : Moral Guidance for Assisted Reproduction, 16.

[68] Scott B.Rae, D. Joy.Riley, Outside the Womb : Moral Guidance for Assisted Reproduction, 16.

[69] James R. Thobaben, Health-care Ethics : A Comprehensive Christian Resource, 335.

[70] Gilbert Meilander, Bioethics : A Primer for Christians, 13.

[71] James R. Thobaben, Health-care Ethics : A Comprehensive Christian Resource, 337.

[72] David VanDrunen, Bioethics and the Christian Life : A Guide to Making Difficult Decisions, 119.

[73] Stanley Hauerwas, Samuel Wells, The Blackwell Companion to Christian, 476.

[74] 香港大學婦產科-<體外受精及胚胎移植參考資料>,頁6,下載自<http://www.obsgyn.hku.hk/ivf/tc/information%20sheet/6c-OGRM216%20Information%20on%20IVF%20Private-Chinese.pdf>(下載日期2015/12/2

[75] David VanDrunen, Bioethics and the Christian Life : A Guide to Making Difficult Decisions, 121.

[76] David VanDrunen, Bioethics and the Christian Life : A Guide to Making Difficult Decisions, 11-12.

[77] Irshai Ronit, Fertility and Jewish Law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Orthodox Responsa Literature, 204.

[78] Wells, Samuel. ed..Christian Ethics : An Introductory Reader (Malden, MA : Wiley-Blackwell, 2010), 273.

[79] Irshai Ronit, Fertility and Jewish Law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Orthodox Responsa Literature, 209.

[80] Gilbert Meilander, Bioethics : A Primer for Christians, 1.

[81] David VanDrunen, Bioethics and the Christian Life : A Guide to Making Difficult Decisions, 33.

[82] Stanley Hauerwas,  Suffering Presence, 143.

[83] David VanDrunen, Bioethics and the Christian Life : A Guide to Making Difficult Decisions, 61-62.

Last Updated on Sunday, 27 March 2016 13:52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