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exual Ethics Divorce and Remarriage 黃國德:基督徒的再婚反思
黃國德:基督徒的再婚反思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uesday, 25 March 2014 13:42

基督徒的再婚反思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引言:

離婚不再是新鮮的社會倫理問題,而且還會有不斷地上升的趨勢。同樣的,再婚的趨勢亦會有持續地攀升,這是全球的趨勢。因此,筆者相信基督徒的再婚也是如此。

因此,筆者首先會從客觀的數據分析略談離婚與再婚的現況。其次,簡略地釐定再婚的定義與範圍。第三,淺談基督教的再婚三觀,從而對再婚有初步的認知。第四,從聖經與神學的角度,焦點性的探討舊約與新約主要的再婚經文,並作出倫理的判斷與立場。最後,筆者嘗試建議一些教會牧養再婚者的原則與實務。

1. 再婚數據統計

筆者從全球(以美國為代表)、中國與香港對再婚的客觀數據來看再婚的上升趨勢,從而作為基督徒對再婚作出聖經、神學與倫理的反思。

a. 全球的再婚情況:根據National Healthy Marriage Resource Centre2009年對美國再婚的統計發表文彰顯示,[1]2001年有10,232,000宗再婚的夫婦(佔總結姻17.7%),以及2,106,000宗的第三次再婚或遲婚人士(佔總結婚3.6%)。此外,此文章也透露很多美國人都至少再婚一次:12%的男士已婚兩次,13%的女士已婚兩次,以及結婚超過三次以上佔3%[2]在台灣,根據02-13年各縣市人口的結婚與離婚統計顯示,[3]55,835對夫婦離婚(粗離婚率2.4%),男士再婚有22,198人(佔23.71%的再婚率),女士再婚有21,207人(佔12.1%的再婚率)。

b. 中國的再婚情況: 根據婚姻家庭法律服務網的文章〈再婚與再婚家庭研究〉顯示,中國在20世紀8090年代,再婚者從50萬到60萬人之多開始攀升到70萬人以上,而每年的再婚人口已佔登記結婚人數的二十分之一左右。[4]另外,中國的離婚率從2008年到2012年持續上升的趨勢(表一),而粗離婚率增長近40%,這也無形中反映再婚的狀況。從1991年至2008年(表二),中國的再婚持續增長接近三倍之多。因此,中國的離婚與再婚的社會倫理問題是應正視與關注。

表一:中國辦理離婚手續的數字統計(萬對)[5]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辦理離婚

226.9

246.8

267.8

287.4

310.4

粗離婚率

1.71%

1.85%

2.0%

2.13%

2.3%

表二:中國再婚的統計數字(萬對)[6]

 

1991

2001

2008

倍數

再婚

81.6472

112.4869

224.1

2.74

 

c. 香港的再婚情況:香港的離婚與再婚家庭的數目明顯有上升的趨勢。根據香港版的號角月報的一項調查顯示,近這10年離婚數字高出5成,而再婚的家庭數字持續攀升,由1981年的2,100多宗,增至1991年的近4,900宗,2012年更升至 8,354宗。[7]另外,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所做的調查有另人擔心的狀況(表三),近這27年(從1986年至2012年)雙方屬於再婚增加14.6倍之多,總計再婚的數字攀升約6倍,而女性的再婚人數多於男性的1.1(表四)。

表三:按初婚,離婚與再婚的婚姻數字統計[8]

婚姻類別

1986

2001

2012

倍數

雙方均屬初婚

34088

25285

40841

1.2

離婚判令

4257

13425

21125

5.0

再婚類別的劃分:

新郎初婚而新娘再婚

1404

2490

4540

3.2

新娘初婚而新郎再婚

1377

2926

6912

5.0

雙方均屬再婚

552

1857

8090

14.6

再婚的總計[9]

3333

7273

19542

5.9

表四:按性別劃分的再婚數目(相對每千名人口的再婚數目)[10]

性別

1996

2006

2012

倍數

男性

1.1

2.9

3.3

3.0

女性

1.1

3.7

4.5

4.1

合計

1.1

3.3

3.9

3.5

我們可以藉著以上的統計數字客觀地下一個初步的推論,就是離婚與再婚有持續攀升的趨勢。筆者深感遺憾未能尋獲有關基督徒的離婚與再婚統計數字,可是筆者相信教會也有上升的趨勢。因此,教會作為社區的見證群體,理應在這議題上有預防與牧養的措施,從而減少與改善再婚的可能性與危機。

2. 再婚的定義

根據《婚姻家庭大辭典》,再婚被指為原配偶一方死亡(喪偶)後,或因與原配偶離婚後,再次進行的結婚。[11]再婚是以終止原有的婚姻關係為前提,若不終止原婚姻關係又結婚,這視為重婚,[12]兩者是有分別的。本論文所提及的再婚是指前者,就是一段婚姻關係的結束,而進入第二次的合法結婚。[13]

3. 基督教的再婚三觀[14]

基督教對再婚有不同的看法,基本上可分為三種的觀點與立場:離婚後不能再婚,在姦淫或被棄後離婚能再婚,以及超越姦淫或被棄的情況離婚能再婚。

a. 離婚後不能再婚(No Remarriage After Divorce

持這立場的學者Gordon J. Wenham認為基督徒離婚後絕不能再婚。他提出四個階段作為其支持的立論。首先,早期首三世紀的教會普遍性都支持這看法,主張在新約的聖經教導是絕對不容許基督徒離婚後再婚,特別是早期的教父們都一致同意。[15]這立場認為這是使徒對再婚的態度,再婚是犯罪的行為。第二階段是對新約聖經的看法(馬太福音除外),認為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七章與羅馬書七章的教導,以及馬可福音十章與路加福音七章有關記載耶穌的教導,都是指向禁止基督徒離婚後再婚。[16]另外,保羅在林前七10-11與羅七2-3都很清楚的表明基督徒離婚後也不能再婚。這觀點有三個的立論:首先,保羅基於耶穌的教導證明他的教導;[17]其次,夫妻雙方都不能離婚;以及若丈夫主動離棄妻子,妻子不能再婚。然而,在可十11與路十六18有兩方面的討論。首先,丈夫對其妻子犯姦淫是一項罪行,這是基於耶穌引出一個互相性的婚姻律法:丈夫的不忠正如妻子不忠的罪責。其次,耶穌表明不容許一夫多妻制,因為離婚假定容許再婚並非姦淫的羞辱。這兩段經文的重點是若其中一方離婚後再婚,他或她犯了姦淫的罪,因為雙方被婚約所約束。

第三個階段是對馬太福音的看法。馬太福音容許離婚後再婚是基於耶穌說講的兩個短語:五32和十九9[18]這立場認為太五32是獨特的,離婚的行動導致婦人若再婚就是犯了姦淫的罪。[19]從經文的上下文,容許離婚後再婚在32節上是推進32節下,焦點是男人恣意妄為的行為,而且耶穌是譴責各類不忠的行為,並非提供再婚的理由。這裡是建基於三個重要的立論:離婚後再婚就是犯姦淫;離婚本身(除了淫亂之外)等於犯姦淫,以及離婚(除了淫亂之外)後再婚也是犯姦淫。[20]此外,這立場認為太十九9是針對法利賽人為離婚而辯護的爭論。耶穌清楚指明離婚是違犯神創造的目的(十九4-6),而有關離婚後再婚,作者馬太在10-12節提出不應再婚的理由。[21]

最後的階段就是猶太教的處境。他提出三個原因,首先耶穌不贊成當時猶太人的觀點;第二,耶穌不認同猶太人對於舊約律法的詮釋,以及語言學的謬誤,就是當耶穌論及離婚(apolyein)這個字,祂只是指分開(separation),而非有再婚的權利。[22]

持這觀念者的立場非常鮮明:無論在甚麼情況下離婚,離婚後絕對不能再婚。

b. 在姦淫或被棄後離婚能再婚Remarriage For Adultery or Desertion

William A. Heth為聖經容許離婚後再婚是在這兩個情況下,就是配偶在不道德的性關係上不悔改,以及被不信的配偶遺棄。[23]此觀點有幾方面的立論作為其支持的看法。首先,婚姻是個可解除的契約為其核心觀點。他認為創世記二24所用的「離開」與「連合」是指向放棄一方的忠誠而開始另一方的忠誠。其次,婚姻契約的設立是包括誓言與責任。[24]第三,婚約是可以解除的。最後就是有關婚姻的性忠貞,保羅指到婚姻的性關係(林前七2-5)是雙方共有的責任(obligation),丈夫與妻子願意成為對方的滿足。[25]第二個立論是,聖經認為所有的離婚並非錯誤。[26]這觀點基於申命記二十四1-4與瑪拉基書二16的詮釋。[27]申二十四1的「不合理的事」(a matter of indecency)是指一個正當或者有律法效用的離婚理由,而「不喜悅」(hates)不是指離婚本身,卻是指離婚的主要動機而言。這裡的意思是強調有關合理與不合理的離婚,而非論及離婚是錯誤的問題。同樣地,瑪二16「我恨惡休妻」的主詞(subject)大概不是耶和華,而是指向那人。[28]因此,這裡是指向一個有正當離婚的理由:悲劇性,所以神在這裡沒有強烈的譴責。第三個立倫認為「離婚」在第一世紀是指有權再婚的同義詞。在第一世紀的猶太人婚姻,整個正式離婚的目的,乃是自由地再婚。[29]第四個立論是有關耶穌在馬太福音的教導。耶穌在太十九3與五32所表達有關離婚的看法和理由與薩米(Shammai)一樣,而且耶穌用相同的字眼。[30]此外,這立場指出合法與有律法效用的離婚(姦淫是正當的離婚原因)是包括有權力再婚在內,而且在第一世紀沒有任何人會否認清白的無辜者離婚後再婚。再者,耶穌限制合理的離婚原因和離婚後再婚,乃因針對在不道德的性關係上不悔改的人。立論五是有關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七15對立婚與再婚的觀點。保羅容許受害的一方在合法的情況下離婚,之後是有自由的權力再婚。

持這立場者主張離婚者若基於婚姻的不忠,以及被不信者遺棄而離婚,在這樣的情況下離婚後是有自由的權力再婚。

c. 超越姦淫或被棄的情況離婚能再婚(Remarriage For Circumstances Beyond Adultery or Desertion

Craig S. Keener主張聖經容許那些無辜者再婚,包括被配偶遺棄或被證實對配偶持續不忠的離婚者。首先,在可十10耶穌並非反對那些遭受困難而離婚者,[31]卻是維護他們,而且耶穌是使用生動的修辭方式表達,重點是禁止破壞一個婚姻,而不需要永久性的專一在離婚狀態。[32]此外,他認為耶穌是以誇張法的態度表達,而非按照字面的意思,作者提出五方面的觀察支持這看法的可能性。[33]第三,在新約的六段有關離婚的經文,有四段是論及對無辜者為例外的情況(太五32;十九9;林前七1527-28)。

最後,這立場堅持在姦淫、被不信者遺棄,以及被虐待的情況下離婚是許可的(當然不是社會上的作法-因意見不合或因發展而分開的離婚)。當然,耶穌的教導絕不認同離婚,不過,無論我們是否贊同離婚的原因,我們將要承認再婚會是合法的婚姻。

 

4. 聖經的再婚觀[34]

新舊約聖經提及有關再婚的經文不多,焦點一般都會放在離婚的議題上。因此,筆者主要探討新舊約聖經直接提及,或者涉及再婚的經文,並且處理重要的釋經與詮釋,從而帶出聖經對再婚的論點與神學觀。

a. 舊約聖經的再婚觀

舊約最明顯與直接、最主要提及婚姻,離婚與再婚的經文就是申命記二十四1-4。學者們對於這段經文的解釋有不同的詮釋與結論,關鍵在於經文本身的語法:條件子句(Protasis)與結果子句(Apodosis)的位置判斷。普遍的解釋是將條件句與結果句都放在第一節,[35]亦即是條件句為「見她有什麼不合理的事,不喜悅她」,而結果句為「就可以給她寫休書」。[36]這樣翻譯的重點放在離婚是基於他看見妻子有「不合理」的事而不喜悅她,目的是表達容許離婚的獨立禁令。[37]然而,現今許多詮釋學者與譯者有另類的看法,[38]他們都認為第一至三節是條件句,而第四節才是結果句。[39]首先,在希伯來文聖經的第一個字是連接詞כִּי ,基本的意思是如果或萬一(if or in case),在文法上是從hypotaxis)的用法,[40]這連接詞表示是一條案例的律法。[41]因此,這連接詞明顯帶出條件句:「若這事情發生」將會引發某個結果的發生或出現。

此外,這段經文要處理的就是有關經文的「不合理的事」到底是指字面上的「不合宜的性行為」或者是比喻的「可恥的事情」?在希伯來文的「不合理的事」(עֶרְוַ֣ת דָּבָ֔ר )在字義上是男女的生殖部位(nakedness),即是有赤身露體的含意。[42]同樣的字在上文的二十三14(或希伯來文是15節)譯為「污穢」,是指人的排泄物。為這緣故,「不合理的事」不可能指姦淫,因為根據利未記二十10,被治死是姦淫的懲罰,而非離婚。Sprinkle認為「不合理的事」最合理的解釋,就是指廣泛和象徵性的「不正當的行為」或「不體面與不相稱的行為」,雖然這些行為並非指微不足道的事,可是基本上它是違犯了婚約的本質。[43]此外,他也認為律法沒有具體的表明「不合理的事」,乃因這裡不是要提供一個離婚的理由,律法目的乃是禁止離婚者與前夫再婚。[44]

其次,經文的結果句清楚的說明:離婚者若要再婚,絕對不能與前夫複合。經文提出三個重要的原因。首先,是這婦人已經另有一段婚姻(這是她個人的選擇),已經與前夫結束了先前的婚姻關係,而且這被污穢的,不能再娶她為妻。第二,כִּֽי (因為或for that的連接詞[45]清楚的強調這是在耶和華面前לִפְנֵ֣י [46]所憎恨的。最後,不可使耶和華所賜的土地蒙受污穢。

小結:這段經文的正文意思並非指向命令所有的離婚,乃是假定離婚已發生,若隨後她(離婚者)要與其他人結婚,她是被禁止與前夫再婚。[47]既然如此,筆者認為經文的重點與目的是強調不能與前夫再婚(第四節為結論句),而並非表示不能與其他人再婚的可能性,何況上文的第二節表明容許她再嫁人。[48]意思即是,若有人在正當的情況下離婚(寫休書),她或他是可以選擇再婚,只不過若再婚後又再離婚,卻不能再與第一任的前夫再婚。[49]

b. 新約聖經的再婚觀

新約聖經提及有關再婚的經文,主要是耶穌與保羅的教導,記載在馬太福音五31-32與十九3-12,馬可福音十2-12,路加福音十六18以及哥林多前書七10-16

i. 馬太福音五31-32與路加福音十六18

無論誰離棄妻子,總要給她離婚書』(呂)。這句話是引自申二十四1-4的縮短版。[50]這裡的「休妻」明顯是指向離婚,希臘文ἀπολύσῃ的意思是與妻子或丈夫解除一段婚姻關係。[51]這裡似乎提供離婚的合法性:寫給對方的離婚書。耶穌的回應是:『凡離棄妻子的,除非為了淫亂的理由,便是叫她受姦污;無論誰同被離棄的婦人結婚,就是犯姦淫。』(呂)。從字義理解,希臘文的πορνείας(淫亂)是指進行不道德的性行為,違法性交、行淫,以及賣淫的意思。[52]Instone-Brewer認為這兩段經文並非指向法利賽人,乃是針對希律與希羅底的不正當的婚姻而言[53]-他們各自離婚,目的就是再婚,耶穌認為這樣的行為是姦淫,因為沒有正當的離婚原因。[54]因此,Instone-Brewer將這兩段經文翻譯為:[55]

『除非妻子有淫亂的行為,否則凡是休妻的,就是(好像希律一樣)使妻子犯通姦罪;無論誰娶離了婚的婦人(好像希律娶希羅底一樣),就是犯通姦罪了。』(太五32

『凡好像希律一樣,休妻另娶就是凡通姦罪了;取離了婚的婦人(如希律娶希羅底),使犯通姦罪。』(路十六18

根據Instone-Brewer的理解,從太五31-32的上文,有三句登山寶訓的言論與希律有密切的關係,這三句的重點是:[56]

21-26:「你認為你是無辜的殺人,因為你心是這樣做?你犯了謀殺的罪。」

27-30:「你認為你的通姦是無辜的,因為你的心裡有慾望?你犯了通姦的罪。」

31-32:「你認為你的通姦是無辜的,因為你有離婚證書?你犯了通姦的罪。」

首先,希律渴望他兄弟的妻子-希羅底(有關心裡的慾望)。其次,希律在不正當的情況下與他的妻子離婚(有關不是在淫亂下而離婚)。最後,希律與離過婚的希羅底結婚(有關與離婚者結婚)。

在路十六18作者所使用的字表示適合在希律的身上。這裡動詞ἀπολελυμένην(被休)的語法是用反身動詞(reflexive middle),即ὁ ἀπολελυμένην應譯為「離了婚的婦人」而非「被休的婦人」[57]這最合適用在希羅底身上,因為她開始他自己的離婚;而且上文(16節)作者刻意提及施洗約翰,因為只有施洗約翰指出希律所犯的罪[58]

小結:耶穌在這裡並非提出一個容讓離婚的律法或者一個嚴謹的場合狀況,[59]祂更不是認為所有與離婚者結婚(再婚)就是犯姦淫的罪,耶穌的重點乃是藉著希律與希羅底的不正當的離婚而再婚的情況下,才是犯了姦淫的罪。[60]因此,若在正當的情況(如被虐、被迫等),或者並非在姦淫的情況下而離婚,再婚是容許的。

ii. 馬可福音十2-12與馬太福音十九3-12

聖經作者在這兩段經文都強調法利賽人要試探耶穌對離婚與再婚的看法。[61]從他們的對話以及作者是用的字眼可以看出耶穌對離婚與再婚的觀點。[62]

法利賽人問:「人用任何理由休妻都合宜嗎?

耶穌問:「摩西是怎麼吩咐你們的?

法利賽人回答:「摩西准許人寫了休書,就可以休妻。

耶穌回應:「因為你們心硬,摩西才寫這條誡命給你們。......

明顯法利賽人的觀念是希列學派的立場-任何理由都可以離婚。耶穌認為摩西根本沒有「吩咐」他們離婚,乃是「容許」在姦淫的情況下離婚,這裡在暗示就算在姦淫的情況下,離婚並非強制性的。[63]換言之,離婚並非淫亂的必然結果。[64]其次,耶穌再強調摩西容許他們離婚,乃因他們心硬的緣故。這個字在希臘文σκληροκαρδίαν的字義是不屈的心心硬固執以及頑固的意思。[65]Instone-Brewer認為「心硬」是指不忠與拒絕不願饒恕妻子的配偶。[66]在耶穌的眼中,就算希列法庭批准某人離婚,若這人沒有正當的離婚理由,耶穌不會承認這離婚的合法性與有效性,而這人固然就犯姦淫了。[67]

小結:明顯耶穌的離婚與再婚觀是建基於祂對舊約理解:婚姻是一夫一妻制,神配合的,沒有正當的理由,人不可分開。耶穌所講的休妻另娶或嫁就是犯姦淫罪(可十11),是指不正當的離婚理由而言,若有正當的離婚理由,離婚者是可以再婚的。

 

iii. 哥林多前書七10-16

有關保羅論到離婚與再婚,林前七章是最重要的經文。保羅在這裡因應當時的希羅社會的「分開的離婚」(Divorce by Separation)制度,以及當時普遍性運用的字作為其表達的背景。在這制度之下,家主可以隨意通知其配偶離開(ἀφίημι)這家,鑒於這樣偶可以隨意離開(χωρίζω)家庭。[68]這是哥林多教會當時的社會習俗:可以隨意離婚,而再婚更是一樣。值得留意的是,保羅不單運用當時所用的字眼,而且在次序上也相同:妻子不可離開(χωρίζω形容妻子行動)丈夫,而丈夫也不可離開(ἀφίημι形容丈夫的動作)。[69]

另外,保羅在第10-11節是採用希羅社會的背景。在第10節的「離開」,在希臘文χωρισθῆναι動詞的意思是藉著離開某人而分開,[70]而在文法上有兩個用法,被動語氣[passive mood](被離開)或者中性的關身語氣[reflexive mood](自願離開),[71]這裡應該指後者,即婦女提出離開。[72] Instone-Brewer認為這裡的「離開」是保羅因應希羅社會慣常的做法為背景(χωρίζω在當時是一個合法離婚並且普遍性所用的字眼),應理解為某人主動或自願(reflexive)地提出離婚的意思。[73]

最後,有關不信者對信徒提出離婚,後者是否能容許再婚,保羅的觀點很清楚:「由他去吧.....在這種情況下,就不再受約束了」。這裡有個值得留意的過程,保羅已經在上文提及基督徒應該嘗試維持這段婚姻,[74]不應馬上採用一般希羅社會的做法:「分開的離婚」。[75]若經過挽回與復和的過程,最終無法改變,保羅說:由他離開(χωριζέσθω[76]吧!而且不要受這約束,因為神的呼召是要你們和睦。Instone-Brewer這樣理解:最實務性的解決方案(pragmatic solution)是保羅建議那些在這樣情況下離婚的人,又無法做任何挽回的行動,理應考慮為一個正當的離婚,他們不再受婚約的約束,以及可以自由的再婚。[77]

小結:保羅不建議夫妻隨意提出離婚,並且隨意再婚,正如當時希羅社會的做法。保羅也認為當一方主動提出離婚(特別是非信徒),另一方(信徒)不是馬上考慮離婚或再婚,乃是盡力進行雙方復和的行動。若主動的一方堅持要離婚,被動的一方就由對方離去(七12-15)。最後,保羅認為被棄的一方不再受婚姻的約束,並且可以自由的再婚。

筆者引用Instone-Brewer對於耶穌與保羅的離婚與再婚觀點,作為對新舊約的總結與筆者的立場:[78]

i. 耶穌與保羅認為沒有正當的理由離婚是不正確的,雖有正當的理由也不鼓勵離婚;

ii. 耶穌與保羅都確認舊約的離婚理由;

iii. 舊約容許在配偶犯姦淫、被缺乏照顧,以及被虐待的情況下離婚;

iv. 耶穌與保羅都譴責在沒有正當離婚的理由下再婚,但是在有正當理有下可以再婚。

5. 教會如何牧養再婚者

21世紀的教會不可能避免或逃避面對基督徒再婚的倫理問題。因此,教會務必設立一些牧養再婚者的準則、措施與機制,從而有助離婚者與再婚者積極地面對前路。筆者建議三個重要的牧養模式:回溯婚姻的本質,教會對再婚者的結婚與事奉準則,以及實務性的牧養。

a. 回溯婚姻的本質

首先,教會必須以教育信徒為基礎,讓信徒在婚姻的認知上有扎實的基石。海斯針對離婚與再婚提出六個婚姻本質的建議:[79]

i. 恢復新約聖經對婚姻的看法:婚姻是作主門徒的事;

ii. 教會務必肯定歷來有關婚姻的教導,持續強調婚姻是在人與神面前的立約,離婚絕對違背神的旨意,限於某情況下方能使用;

iii. 婚姻的基礎不是愛的感覺,而是愛的實踐;

iv. 教會對於離婚的夫婦一定要持續的支持;

v. 離婚後不可排除有再婚的可能性;

vi. 教會必須為離婚且選擇不再婚、沒有婚姻顧慮者專心服侍的人,提供深厚的友誼與溫馨的團契生活。

筆者認為這六方面的建議是教會絕對不可缺少的一環,教育與實踐必須是共存以及互相補足的。另外,《家庭:從基督教觀點探討當代家庭》的作者認為基督徒的婚姻應該有四方面的特質:委身、調適性、權威,以及溝通;Balswick將傳統婚姻、現代婚姻以及聖經原則的婚姻以這四方面的特質的重點比較。[80]筆者認為這正正是現今婚姻出現問題的關鍵,當基督徒的婚姻以聖經原則為基礎與實踐,相信絕對不會步入離婚與再婚的路。

最後,筆者簡略建議教會實踐的管道。首先,教會可在講台宣講一系列的婚姻信息,包括婚姻的本質、離婚與再婚,從而鞏固與加強聖經的婚姻觀。其次,亦可以透過主日學系統性的教授一系列的聖經的婚姻倫理觀,同時也在團契邀請一些專家分享當代的婚姻倫理議題,從而有助信徒面對與克服婚姻的倫理問題。第三,教會投放更多的金錢購買有關婚姻、離婚與再婚的資源,包括書籍、DVDMP3等。

b. 教會對再婚者的結婚與事奉準則

教會必須強調預防勝於治療的觀念,不單提供系統性的教育與教導,並且提供一些信仰的準則與問題發生的處理措施與機制,有助防治與鞏固婚姻。筆者以宣道會為例,教會必須有宗派的手冊清楚列出信仰與神學立場、信徒應有的倫理操守、紀律守則等。例如,有關離婚與再婚方面,清楚列出聖經對離婚與再婚的原則、紀律方案,以及其他指引。[81] 此外,筆者認為教會必須為離婚者或者再婚者提供一些事奉主的準則與渠道,務求達到對他們有適切的牧養與融入教會的群體,讓他們能夠從新在婚姻的路上蒙受祝福與支持。[82]

 

c. 實務性的牧養

除了以上兩方面,更重要的乃是提供適切與實際的牧養。筆者在這裡提出兩個主要的建議:客觀評量(再婚輔導Prepare MC[83]與支持網絡(《家新》恩愛夫婦營)[84]。筆者建議一個夫婦成長的牧養藍圖。目的是讓夫妻在成長路上有客觀的評量、與其他夫婦建立一個夫婦成長的支持網絡與系統,最終達成共同成長。[85]

恩愛

夫婦營

夫婦

跟進小組

「再婚輔導」(Prepare-MC 評估

夫婦共同成長

共創活力的婚姻專題小組聚會

圖一:夫婦成長的藍圖

「婚後成長」(Enrinch)評估

 

對於再婚者,再婚輔導的客觀評量是極為重要,有助客觀的分析過去的錯失與未來的改善。因此,筆者建議再婚者務必在再婚前九個月進行一個針對再婚的婚前教育與輔導,從而建立再婚者對第二段婚姻的信心與新的方向。筆者相信若教會有一個夫婦成長的藍圖,必成為夫婦的婚姻成長路上莫大的祝福,以及社會的見證。

總結:

基督徒的再婚乃是取決於離婚的原因。從現實的角度,我們無法阻止人離婚,充其量只能作出提醒與預防的作用。筆者絕不贊成基督徒離婚,這是新舊約的觀念與原則,若堅決要離婚,必須有正當的理由,例如配偶犯姦淫、被虐待,缺乏照顧,或者生命受威脅的情況下,可以選擇離婚(他或她可以不這樣選擇)。離婚後,他或她有自由的權力選擇再婚,同樣的,他或他可以不這樣選擇。此外,作為教會若知道基督徒已離婚,並打算再婚,絕不能袖手旁觀、火上加油或者傷害對方,應該建設有系統的紀律與支援措施,從而幫助或勸勉再婚者如何積極地面對前面各方面的生活,包括第二次的婚姻。筆者堅信預防勝於治療的道理,因此教會必須做好預防的教育,從而建立穩固和健康的婚姻聖經與神學基礎。

最後,正如Morris所說:離婚可能會發生,但並不表示要容許它發生,婚姻是一生的。[86]同樣的,再婚也可能會發生,雖然有正當的理由離婚、以及再婚的權力,並不表示我們要這樣決定,因為神看婚姻是一生之久。

參考書目:

《宣道會手冊》。香港:宣道會香港區聯會,2013

江麗蓉、陳江宜、鄭米雪、鄭志偉、姚凱研。《再婚資料統計報告》。20106月。

李文慧編:〈大陸離婚率「爆表」 傳北京離婚率高達39%〉,大紀元,20131116。網址:http://www.epochtimes.com/b5/13/11/16/n4012126.htm.

香港政府政府統計處:《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13年版》

孫寶玲。《馬可福音:福音之路》。香港:明道社,2011

海斯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台北:校園,2011

麥啟新。〈聖經中離婚與再婚的觀念〉。《山道期刊-家庭》卷14第一期(總第27期)(20117月),頁45-71

彭立榮主編。《婚姻家庭大辭典》。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1988

劉少平。《申命記(卷下)》。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2003

鮑爾編。麥陳惠惠、麥啟新譯。《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香港:漢語聖經,2009

Archibald T. Robertson著。詹正義編譯。《哥林多前後書》。活泉新約希臘文解經,卷六。美國:美國活泉,1991

Balswick, Jack O. and Balswick, Judith K. The Family: A Christian Perspective on the Contemporary Home. Grand Rapids: Baker, 2007.

Brewer, David Instone. Divorce and Remarriage in the Bible: The Social and Literary Context.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2002.

Koehler. Baumgartner, The Hebrew & Aramaic Lexicon of the Old Testament (HALOT) (Bibleworks: 2013) 電子軟件。

Lundbom, Jack R. Deuteronomy: A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Wim N. Eerdmans, 2013.

Morris, Leon.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Matthew. Leicester: Apollos, 1992.

Remarriage Trends in the United States: A Fact Sheet, National Healthy Marriage Resource Centre, FS-1-09. 網址:

http://www.healthymarriageinfo.org/resource-detail/index.aspx?rid=2994

Sharon Jayson, Remarriage rate declining as more opt for cohabitation, USA TODAY, 12 September 2013。網址:

http://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2013/09/12/remarriage-rates-divorce/2783187/.

Sprinkle, Joe M. Old Testament Perspective of Divorce and Remarriage. JETS 40/4 (December1997) 529-550.

Wenham, Gordon J., Heth, William A., Keener, Craig s., Remarriage After Divorce in Today's Church: 3 View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6.

02-13 各縣市人口結婚和離婚對數及結婚和離婚率按性別及結婚次數分〉。網址:http://sowf.moi.gov.tw/stat/year/y02-13.xls

〈再婚與再婚家庭研究〉「婚姻家庭法律服務網」。網址:http://www.hj31.com/ShowArticle.shtml?ID=20096181415117337.htm

離婚遲婚再婚──近年香港婚姻概況〉,「號角月報香港版」21032月。網址:http://www.cchc-herald.org/hk2/2013/02/theme02.php

「生命與婚姻啟迪培訓有限公司」,網址:http://bpcc.bethelhk.org/lmel/

「再婚的概念定義」,法律教育網。網址:http://www.chinalawedu.com/new/21604_3500_/2009_5_7_li0084517590020.shtml

「國際家庭更新協會,簡稱〈家新〉」,網址:http://www.cffc.org/

 



[1] Remarriage Trends in the United States: A Fact Sheet, National Healthy Marriage Resource Centre, FS-1-09. 參網址:http://www.healthymarriageinfo.org/resource-detail/index.aspx?rid=2994

[2] 根據USA Today的文章中的調查顯示,美國近這20年的再婚率下降40%,從1990年,1,000對離婚或喪偶者,其中有50對是再婚者;而2011年,1,000對離婚或喪偶者中,有29對是再婚者。此報告表面上似乎美國的再婚問題有改善,可是,此報告發現背後真正的原因就是,美國人在這段時間對同居越來越持開放的態度(從1990年至2012年,同居率從5.1%攀升至11.3%,遠超兩倍以上),而且寧願選擇同居而非結婚或再婚。這種的觀念與做法導致再婚率持續下降。Sharon Jayson, Remarriage rate declining as

more opt for cohabitation, USA TODAY, 12 September 2013。網址:http://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2013/09/12/remarriage-rates-divorce/2783187/.

[3] 02-13 各縣市人口結婚和離婚對數及結婚和離婚率按性別及結婚次數分〉。網址:http://sowf.moi.gov.tw/stat/year/y02-13.xls

[4] 〈再婚與再婚家庭研究〉「婚姻家庭法律服務網」。網址:http://www.hj31.com/ShowArticle.shtml?ID=20096181415117337.htm

[5] 李文慧編:〈大陸離婚率「爆表」 傳北京離婚率高達39%〉,大紀元,20131116。網址:http://www.epochtimes.com/b5/13/11/16/n4012126.htm

[6] 轉自江麗蓉、陳江宜、鄭米雪、鄭志偉、姚凱研:《再婚資料統計報告》(20106月)。

[7] 離婚遲婚再婚──近年香港婚姻概況〉,「號角月報香港版」21032月。網址:http://www.cchc-herald.org/hk2/2013/02/theme02.php

[8] 香港政府政府統計處:《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13年版》,頁43-44

[9] 再婚的統計數字包括:「新郎初婚而新娘再婚」,「新娘初婚而新郎再婚」以及「雙方均屬再婚」,不包括「雙方均屬初婚」與「離婚判令」。

[10] 香港政府政府統計處:《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44

[12] 「再婚的概念定義」,法律教育網。網址:http://www.chinalawedu.com/new/21604_3500_/2009_5_7_li0084517590020.shtml.

[13] 因篇幅所限以及本文的焦點是再婚,筆者不會用很多篇幅處理有關合理性(聖經容許離婚的經文)的離婚討論。例如配偶離世而結束的婚姻(喪偶)、姦淫而離婚、被不信者離棄而離婚,以及被虐待而離婚等原因。筆者認為神根本不贊成或容許基督徒離婚,因為在神原先的創造是沒有離婚這回事的。若基督徒選擇離婚的話,無論是正當的原因與否,雖然神不喜歡或厭惡,可是神還是有憐憫祂兒女的心,包括他們日後選擇再婚。筆者要澄清一點,神憐憫人並非表示祂的認同與贊成,乃是基於神憐憫的屬性而容許基督徒有再一次結婚的機會。

[14] 筆者主要按照Remarriage After Divorce in Today's Church: 3 Views的三位代表性的作者對基督徒的再婚論述,而簡略地帶出三種不同的再婚神學立場與其立論,從而對再婚的三種不同的神學取向與立論有基本的認知。

[15] Hermas, Justin, Athenagoras, Theophilus of Antioch, Irenaeus, Clement of Alexandria, and Origen都明確地主張離婚後再婚是被判為有罪的。此外,早期的希臘神學家,例如Basil, Gregory Nazianzus, Apollina-rius, Theodore of Mopsuestia, and John Chrysostom,都維持傳統的基督徒立場:福音不容許離婚後再婚。同樣地,早期的拉丁教父都持守相同的觀點與立場,例如Tertullian, Ambrose, Innocent, Pelagius, Jerome, and AugustineGordon J. Wenham, William A. Heth, Craig S. Keener, Remarriage After Divorce in Today's Church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6), 21-23.

[16] Wenham and others, Remarriage After Divorce In Today's Church, 24-27.

[17] 林前七10其實不是我吩咐,是主吩咐」《新漢語譯本》,希臘文:οὐκ ἐγὼ ἀλλὰ ὁ κύριος

[18] 32:「凡休妻,若不是為淫亂的緣故,就是叫她做淫婦」,十九9:「凡休妻另娶的,若不是為淫亂的緣故,就是犯姦淫了」。

[19] 這立場主張耶穌在登山寶訓對十誡的第七誡的解釋,耶穌把焦點完全放在男人身上,以及男人對避免陷入試探的步驟。首先,導致離婚或者婦人犯姦淫的主因是男人好色看見女人(28節),以及男人犯嚴重罪行的進程:思想眼睛他者犯姦淫(與離婚者再婚)。

[20] Wenham and others, Remarriage After Divorce In Today's Church, 29.

[21] Wenham and others, Remarriage After Divorce In Today's Church, 31-32.

[23] Wenham and others, Remarriage After Divorce In Today's Church, 59.

[24] 這立場認為神是整個婚姻的見證者(witness)與實施者(enforcer),因此,若夫婦要違背其誓言,是會導致神的怒氣。

[25] 保羅這觀念是基於古代近東的婚約或合約而來,婚約的條款是文字記載或著口頭的方式,這些的責任能從一個婚姻都另一個婚姻。同樣地,性的忠誠也是古代近東婚約裡重要的條款,而且姦淫為死罪的懲罰確實是記載在古代近東和舊約當中(利二十10;申二十二23-24,以及耶二十九23Wenham and others, Remarriage After Divorce In Today's Church, 62.

[26] 這觀點認為離婚可分為正當的理由離婚(Divorce with justifiable grounds)與毫無理由的離婚(Divorce without grounds)。

[27] Wenham and others, Remarriage After Divorce In Today's Church, 63-64.

[28] 這立場的學者認為耶和華說:「那人恨惡休妻和強暴待妻子」,而非耶和華恨惡休妻的事情。

[29] 正如猶太人對於離婚有這樣清楚的表達:「看哪,你有自由去與任何男人結婚」,原著為:「Behold, you are free to marry any man.」。Wenham and others, Remarriage After Divorce In Today's Church, 67.

[30] 薩米學派強調「合理」(indecency)這字,並且明白這字是指姦淫。此外,他們認為只要有不忠的證據以及被證實,妻子可以選擇離婚。

[31] 耶穌對他們說: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姦淫、辜負他的妻子」。

[33]i)耶穌習慣性使用誇張法或其他生動的修辭法表達,而且古代的演講家也慣常使用誇張法,再者猶太人的智者都用它;(ii)太五32的上下文是使用誇張法;(iii)耶穌其他的教導事實上是假設婚姻的可溶性(dissolubility of marriage),這裡的意思是耶穌在別處反對婚姻是不能溶解的實體論(marriage is ontolocially indissoluble);(iv)馬太兩次詳述無辜者的離婚是例外的個案(太五32,十九9),強調耶穌容許不忠而離婚,而且允許無辜者再婚,因為她的離婚是合法的;(v)保羅在林前七章受聖靈啟示詮釋耶穌的教導,而帶出另一個容許再婚的例外情況。筆者在這裡帶出其重點,細節請參Wenham and others, Remarriage After Divorce In Today's Church, 106-109.

[34] 筆者在這篇幅不會處理其他有關離婚的經文,皆因筆者的重點是探討基督徒的再婚。因此,筆者會將焦點放在牽涉再婚的經文上,例如有提及再嫁、另娶或者再婚等的字眼上,從而作出一些倫理的反思。

[35] 「和合本」與「新譯本」聖經明顯是將「就可以寫休書」(和)和「他就可以給她寫休書」(新)作為結論句。

[36] Joe M. Sprinkle, "Old Testament Perspectives On Divorce And Remarriage", JETS 40/4 (December 1997), 529-530.

[37] Jack R. Lundbom, Deuteronomy: A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Wim N. Eerdmans, 2013), 670.

[38] 例如Keil, Craigie, Thompson, Mayes, Kalland, Merrill, RSV, NIV, NASB, 呂振中譯本(呂)等。

[39] Sprinkle, "Old Testament Perspectives On Divorce And Remarriage", 530.

[40] HALOT的字典Hal4219. Koehler. Baumgartner, The Hebrew & Aramaic Lexicon of the Old Testament (HALOT) (Bibleworks: 2013) 電子軟件。

[41] 劉少平:《申命記(卷下)》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2003),頁278

[42] HALOT的字典Hal7316Baumgartner, The Hebrew & Aramaic Lexicon of the Old Testament, Bibleworks電子軟件。新譯本與呂振中:「醜事」,思高譯本:「難堪的事」,現代中文譯本:「可恥的行為」,和修版:「不合宜的事」。

[43] Sprinkle, "Old Testament Perspectives On Divorce And Remarriage", 531.

[44] Sprinkle, "Old Testament Perspectives On Divorce And Remarriage", 531.

[45] 中文的《和合本》、《新譯本》、《思高譯本》,《呂振中譯本》,以及英文的RSV, NASB, NET都將這意思表達出來。

[46] NIV譯為the eye of the Lord.

[47] Sprinkle, "Old Testament Perspectives On Divorce And Remarriage", 530.

[48] NIV, RSV, NET, NASB都譯為becomes(成為),而中文譯本都譯為容許的意思:《和合本》與《新譯本》都譯為「可以」,《呂振中》:「去跟著別人」,《現代中文譯本》:「再跟別人結婚」,《思高譯本》:「又去嫁給另一人為妻」。

[49] Lundbom, Deuteronomy, 670.

[50] 有關離婚書是給予婦女的保障,讓反覆無常的丈夫驅使他的妻子離開家,以及之後聲稱她還是自己的妻子。丈夫必須給妻子一份文件,讓她有權力再與其他人結婚。Leon Morris,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Matthew, The Pillar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Leicester: Apollos, 1992), 120.

[51] 鮑爾編,麥陳惠惠、麥啟新譯:《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香港:漢語聖經,2009),頁180

[52] 鮑爾:《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頁1299。不同的譯本都有類似希臘文的意思-《新》,NASBRSV:「不貞(unchastity)」;《思》:「姘居外」;NIV:「sexual immorality(不道德的性行為)」。

[53] 參考馬太福音十四3-4,馬可福音六17-18。這兩段經文的記載有關希律與希羅底的再婚,都是聖經作者記述歷史的事蹟,而非當時發生的事件。

[54] 引自麥啟新:〈聖經中離婚與再婚的觀念〉,《山道期刊》第27期(20117月),頁61

[55] 引自麥啟新:〈聖經中離婚與再婚的觀念〉,頁61-62

[56] David Instone-Brewer, Divorce and Remarriage in the Bible: The Social and Literary Context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2002), 160.

[57] 麥啟新:〈聖經中離婚與再婚的觀念〉,頁61。《呂》的翻譯比較接近:「所離棄的人」。

[58] Instone-Brewer, Divorce and Remarriage in the Bible, 160-161.

[59] Morris,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Matthew, 120.

[60] 從第一世紀的文獻,例如《米示拿》的〈論離婚訴狀〉中這樣記載:「有了休書,你(妻子)就可以嫁人了。」。明顯在猶太人休妻的討論中,僅是為了能再婚。引自孫寶玲:《馬可福音:福音之路》(香港:明道社,2011),頁300

[61] 馬太福音十九3和馬可福音十2ἐπηρώτων(試探),意思是指試圖透過資詢去誘陷他人。鮑爾:《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頁1208

[62] 筆者在這裡使用《新漢語譯本》,而且交替使用這兩段經文的內容,目的是要將兩者的對話更清晰。斜體為筆者強調與處理的重點所在。

[63] Instone-Brewer, Divorce and Remarriage in the Bible, 143.

[65] 鮑爾:《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頁1414

[67] 麥啟新:〈聖經中離婚與再婚的觀念〉,頁61

[68] Instone-Brewer, Divorce and Remarriage in the Bible, 190-191, 199.反之,猶太人的婚姻制度建基於約束的觀念之下:夫妻雙方受束縛於婚約的責任,離婚是需要離婚證書方為有效。

[69] Instone-Brewer, Divorce and Remarriage in the Bible, 199.

[70] 鮑爾:《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頁1667。這個動詞的雖然是被動式,很多時候具主動的意思。

[71] Instone-Brewer, Divorce and Remarriage in the Bible, 198-199.

[72] Archibald T. Robertson著,詹正義編譯:《哥林多前後書》活泉新約希臘文解經,卷六(美國:美國活泉,1991),頁102

[73] Instone-Brewer, Divorce and Remarriage in the Bible, 199.

[74] 11節的「不可再婚」並非指離婚後不可以再婚,保羅乃是指希羅社會的做法:離婚後又隨意再婚,因為隨意離婚與再婚在當時是一個普遍性的做法。「不可再婚」應連接「跟丈夫復和」,保羅的重點是要嘗試做挽回與復和的行動,而非夫妻面對無法解決的問題,以離婚作為解決的方法。

[75] Instone-Brewer, Divorce and Remarriage in the Bible, 201.

[76] 這裡的動詞是命令式(imperative),這個字有離婚的意思。明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保羅命令無辜者接受離婚。鮑爾:《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頁1667

[77] Instone-Brewer, Divorce and Remarriage in the Bible, 203-204.

[78] Instone-Brewer, Divorce and Remarriage in the Bible, ix.

[79] 海斯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台北:校園,2011,頁495-497

[80] Jack O. Balswick and Judith K. Balswick, The Family: A Christian Perspective on the Contemporary Home (Grand Rapids: Baker, 2007) , 87-96.

[81] 《宣道會手冊》(香港:宣道會香港區聯會,2013),頁53-55

[82] 教會必須了解他們離婚是否有正當的理由,離婚後的生活方向與經濟狀況,以及多久方能再婚或參與教會的服侍。對再婚者而言,教會應提供一些針對再婚者的婚前教育與輔導,是否能在教會進行第二次的婚禮與機制,以及再婚者的領導範圍等,從而有助積極的邁向新的婚姻之路。

[83] 參「生命與婚姻啟迪培訓有限公司」,網頁:http://bpcc.bethelhk.org/lmel/

[84] 參「國際家庭更新協會,簡稱〈家新〉」,網頁:http://www.cffc.org/

[85] 首先,筆者鼓勵再婚者先進行離婚的輔導,接受針對再婚的婚前教育與輔導(「再婚輔導」Prepare-MC)。然後,婚後參加《家新》的恩愛夫婦營,從新建立兩人對婚姻有全面性的認知與基礎,以致夫妻能夠對親密關係有基本的概念與實踐技巧。從夫婦營後的跟進小組當中,再度操練營會的教導與學習,同時在這過程中建立夫妻的支持網絡,從而促進夫妻在成長路上的同伴與同行者。至於虛線婚後成長評估與共創活力的婚姻專題小組聚會,對於已參加恩愛夫婦營的夫婦們,這是作為增進夫妻親密關係的加強版,從而幫助個人或夫妻在婚姻的路上邁向共同成長的方向與目標。反之,對於無法參加恩愛夫婦營的夫妻,他們可以從虛線作為成長的開始點,透過做婚後的成長評估了解兩人的婚姻與家庭現況,以及增進成長的方向。然後,再透過共創活力的婚姻專題小組,繼續學習與改善,同時亦藉著小組其他的夫婦建立婚姻路上的支持網絡與同行者,從而共同邁向成長的目標。

[86] Morris,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Matthew, 122.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