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exual Ethics Marriage 林綺湘: 從「盛女愛作戰」看今日適婚女性基督徒的幸福觀
林綺湘: 從「盛女愛作戰」看今日適婚女性基督徒的幸福觀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hursday, 19 December 2013 11:43

從「盛女愛作戰」看今日適婚女性基督徒的幸福觀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林綺湘

從「盛女愛作戰」看今日適婚女性基督徒的幸福觀

() 引言

近日「盛女愛作戰」節目播出後,引起了不少熱烈討論和迴響,因節目本身不但反映本港「剩女」問題嚴重,更渲染了一種似是而非的價值觀,就是女性要「幸福」就只有婚姻一途,[1] 女性嫁不出就等於失敗,就算你事業多成功,也難逃別人冠以「剩女」的負面標籤;今日,面對教會女多男少,適婚女性基督徒多的是,更有不少姊妹認為只有結婚才能得到幸福,在此,筆者嘗試探討「幸福」與婚姻的相關性,並以聖經、神學角度,闡釋基督教的幸福觀念和婚姻觀,最後,以保羅倫理角度,探討作為教會群體,應如何與適婚單身姊妹同行?

()「剩女」問題

在本港,女多男少是不爭的事實,香港傳媒喜歡以「剩女」、「中女」、

「敗犬」等[2] 稱呼去形容高學歷、高收入的高齡單身女性,[3] 好像如果趕不上30歲前結婚,女性一生就會完蛋,[4] 就是不幸的一群。[5]

200220-44歲適婚年齡組別中,女性比男性多213,000人,據政

府統計處《香港人口推算2010-2039》指出,香港由2009年每千名女性對

889男性,將下跌至2039年的744人,[6] 可見男女比例嚴重失衡,女性將更難覓得結婚對象[7] 並預計未來平均每3名適婚女性,就有一人找不到結婚對象,而教會的比例更可能高達一半或以上。[8]

據「2009香港教會普查簡報」指,全港教會超過六成是女性,佔會眾

比率已由199960.2%上升至200962.3%,約有二十萬人,更高於全港女性人口比例近一成。[9]

() 「幸福」觀念

3.1 「幸福」定義:

廿一世紀,「幸福」成為中國人關注的議題,溫家寶總理在2010年十一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宣稱要讓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將「幸福」賦予前所未有的政治地位;其實,「幸福」一詞是於甲午戰爭後由日本傳入中國,及至二十世紀才被廣泛使用。[10]

在港人心中,「幸福」就等於銀行有滿滿的存款、工作前途光明、有理想的生涯規劃等;而「幸福家庭」就是能坐擁園林海景、五千呎會所,還有一個180度的無敵大海景。可見,幸福的定義是因人而定,似乎亦是因文化而定的。

3.2 不同文化的幸福觀比較:

3.2.1 個人幸福與集體幸福

在西方,「幸福」一方面是指快樂的感覺(hedonic),能趨吉避兇,另一

方面指追求人生終極生存意義(euadimonic),在信仰層面,「幸福」甚至可以與感覺無關,痛苦亦可成為幸福之源;[11] 在中國,儒家《禮記》「福」者,是個人意願的順利實踐,在孔子眼中,個人幸福應以德行和修養為要;中國講求集體文化,脫離群體利益的個人幸福是沒有意義的,「小我」要犧牲以成全「大我」。[12] 故中國人較偏重國家民族的集體性幸福;[13] 但西方則較關注個人幸福。

3.2.2 幸福內涵

在中國人眼中,「幸福」即《尚書》所指的「五福」:即壽、富、康寧、修好德、考終命;[14] 而古希臘亞里士多德則認為「幸福」包括優生、孩子多而好、適當財富、善意批評、名譽、健康、美、強壯、身體魁梧、良好的競技道德、晚年安穩、朋友多而親善等。[15]

3.2.3 福之途

要獲得「幸福」,希臘人認為必須征服自然,努力爭取,向外求索;

相反,中國人崇尚「天人合一」,[16] 認為幸福是要向內求,人只要調節自身的心理狀態,達致與自然和諧,物我兩忘的境界便得到「幸福」。[17]

() 從神學角度看「幸福」

4.1 古希臘哲學:

古希臘理性主義者蘇格拉底認為有道德的人就是最幸福的人;而柏拉圖認為要獲得「幸福」,人需要擺脫肉體束縛去接近真理,[18] 在古希臘世界,善與幸福是聯繫在一起的,[19] 故幸福包括善行和德性;[20] 亞里士多德則指幸福是靈魂合於德性的現實活動;神學家阿奎那亦認為追求幸福就是追求至善;而崇尚感性快樂的伊壁鳩魯則指,幸福需建立於快樂的基礎上。[21] 故「幸福」大體應與「道德」、「善行」相關。

4.2 奧古斯丁:

基督教思想家奧古斯丁認為人對「幸福」的渴求是自然本性,因為神創造人時,將對幸福的渴求放於人本性中,但選擇以什麼方法來獲得幸福,就是人的自由意志;他更認為因為人有原罪,「幸福」是不可能在現世中得到,最高幸福是「至善」,只有賜永恆生命的上帝(幸福的源頭)才能使人找到幸福,故「我尋求你天主時,是在尋求幸福的生命」。[22]

() 「盛女愛作戰」中的幸福觀及婚姻觀

「盛女愛作戰」主要是以六個月時間追蹤五位香港女性(Gobby, Suki, Bonnie, Mandy, Florence)的求愛經歷,於半年內,她們會接受化妝師、髮型師進行外形大改造,從人生教練、兩性關係導師,學習吸引異性、兩性相處之道及心理學技巧,並由婚姻介紹所顧問介紹對象,參加單身派對和快速約會等社交活動,六個月後看她們能否覓得如意郎君。[23] 節目大力鼓吹「女性要得到幸福的唯一途徑就是結婚」,女性的人生成就(幸福)就建基於「婚姻」,所以,「嫁不出就是失敗/次等」,[24] 要覓得愛郎,就必須努力經營外表包裝,就如爽朗的「男仔頭」Bonnie要扮作小鳥依人。

筆者當然完全不能認同,但「以貌取人」似乎是人性通病,曾有某名牧公然表示樣貌不好的女傳道是「教會的羞恥」。[25] 在愛情及婚姻觀方面,節目更渲染扭曲的女性價值和男女關係,女性的自我價值是建基於能吸引多少異性;[26] 男女間祟尚「自我式的愛情觀」,追求被愛的自我陶醉感覺(:浪漫感、性、被愛、禮物等)[27] 更吹噓一些似是而非的婚姻觀念(如:「不合則離」純自我滿足思想),當中Gobby曾離婚和多次同居。[28]

可見,不同的人似乎對「幸福」都有不同的演譯,那麼,從聖經角度,又如何闡釋「幸福」?

() 從聖經角度看「幸福」

其實,聖經沒有直接經文闡釋「幸福」的,故筆者嘗試從其反面「不

幸」以反照「幸福」的真義。

6.1 從「不幸」反照「幸福」:

在聖經,第一件發生的「不幸」事件,就是因始祖亞當和夏娃驕傲,不願降服於上帝吩咐,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跨出自己被造物的身份而僭越神的地位,而反叛的結果帶來整個人類受咒詛,[29] 故當人自以為擁有神的能力,可以靠己力改變命運時,「不幸」就會臨到。第二件「不幸」事件就是建造巴別塔,人要傳揚自己的名(創十一4),違背神創造的原意(創一26),聚集一起來彰顯自己的成就與能力,試圖離開神而獨立自主,為自己製造名聲,背叛(罪的本質)換來的結果是人要四散各地(創十一8-9),再次證明,當人自以為能靠己力改變命運時,「不幸」事情就會發生。

相反,當人倚靠神,順服神的吩咐,「幸福」就會隨之而來,不需人

主動爭取,像亞伯蘭被召全然是神主動(創十二1-2),結果他得到偉大名聲,成為多國之父,後裔更成為大國。[30]

總的來說,首先,「幸福」是無需人主動爭取的,一反「盛女愛作戰」

中,女性要刻意經營外表以博取異性好感;第二,人本身是按神形象而被

造,不用以成就和能力(如:分辨善惡的能力、要表揚人的名聲)來證明自己

的價值,正如節目中,女性要以「成就(婚姻)來衡量自己的成敗和價值」,

其實,女性本身已有神尊貴的形象,有神賦予的價值。

6.2 與「幸福」相關的觀念:

由於《和合本》沒有經文直接提及「幸福」,反而福」字及其合成詞(如:賜福、蒙福、得福等)就出現超過五百次,[31] 筆者嘗試以詩一二八和太五3-10為例,來闡釋「蒙福」之路。

經文():詩一二八

詩一二八開首,已開門見山指出「敬畏神」是義人蒙福之路,[32] 1אַ֭שְׁרֵי 有福」指敬畏耶和華,信靠上帝,遵守神的道,最終便得神賜福,而第4節的יְבֹ֥רַךְ蒙福」則表明只有神才能賜福予人;[33] 將此詩與詩一及二篇(詩篇序言)對照,就會發現大家同樣論「福」,「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詩一2)、「凡投靠祂的,都是有福的」(詩二12)

詩一及二篇好像一個開括號,和一個關括號(詩一二八),將「有福」這個主題包括其中。[34]

經文提及妻子的品行,特別提及「內室」(詩一二八3),「福」包括妻子忠貞,她的生命「好像多結果子的葡萄樹」(v.3),對以色列人來說,當提及「栽種葡萄園」(結廿八26)是指安然居住,享受收成,可見,當妻子持家有道,丈夫便無後顧之憂;而兒女「好像橄欖栽子」(v.3)《和修版》譯作「如同橄欖樹苗」,在舊約,橄欖油可以將燈常常點著(出廿七20),代表兒女常常為家庭帶來生氣、盼望和喜樂,家人歡慶團聚「圍繞你的桌子」(v.3),神屬天的恩福臨在,像臨到錫安一樣,故婚姻象徵神在地上掌權的真理。[35]

既然「福」是指兒女成群,安居樂業,那麼,「女性幸福是建基於婚姻」就應該成立;但筆者並不認同,因詩一及二和一二八同樣論「福」,衡量準則同樣不是已婚與未婚,而是能否「敬畏耶和華、遵行祂道」(詩一二八1,2,12)

可見,婚姻似乎與「幸福」無必然關係,反而「敬畏神」就可以「得福」,而「幸福婚姻」是建基於兩個敬畏神的人,當夫婦生命緊扣於神,就好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永遠不會搖動(詩一3)

經文():太五3-10

在新約,耶穌在登山寶訓同樣提及「福」,八種屬天的福氣都以「有福」(幸福)來表達。[36] 首先,蒙福信徒是「虛心」(心靈貧窮《呂》)的(v.3),能認清自己無助的生命本相,真正「靈裡貧窮」才能有空間讓耶穌進入心裡;「哀慟」(v.4)的信徒為自己的罪而深感悲痛;而「溫柔」(「柔和」《呂》)(v.5)不是軟弱,真正的溫柔謙卑能體認上帝比我們更能管理我們的生命,讓人甘心順服於「基督裡」;「饑渴慕義」(v.6)的信徒熱愛公義;「憐恤人」(v.7) 是因我們先蒙神憐憫,才能饒恕和同情他人;「清心」(心裏潔淨《呂》)(v.7)是信徒心靈純淨對神敬虔,彰顯神的聖潔;而「使人和睦」(締造和平《呂》)(v.8) 指因耶穌先賜下平安、喜樂的福氣,信徒才能與人和好;而當我們願意「為義受逼迫」(v.9),耶穌就保證我們有作天國子民之福。[37]

故當天國子民看清自己生命本相、悔罪和謙卑,並甘心順服,倚靠賜福的上帝,[38] 福氣就自然臨到。耶穌沒有將基督徒的「福」(幸福)跟「婚姻」扯上任何關係,所以,聖經中的幸福()觀念與婚姻沒有什麼關係,幸福與否,反而與能否「謙卑順服神」有關,而當人不順服神和潛越神(不敬畏神),想憑己力彰顯自己,就不能得到「幸福」。

() 「婚姻」與「幸福」的相關性

7.1 反面立論~結婚不一定達致幸福:

從上文,我們看見「幸福」與「婚姻」沒有必然關係,基督徒的幸福絕不是建基於婚姻,而是建基於對神的敬畏、忠誠和順服。

從社會學角度,據一份有關「幸福感」的調查指出,美國約有六成夫婦認為自己的婚姻是幸福的,但每年卻有幾百萬對夫妻離婚,這是否暴露「不幸福」的真相;[39] 香港又如何?離婚數字由1981年的2,060宗上升至2006年的17,424宗,激增八倍,而單親媽媽數字,以2002年的數字與早十年前相比,急增近兩倍,香港更成為亞洲國家中,離婚率高踞第三位的地方。[40] 教會信徒又能否倖免於難?據統計,基督徒離婚率與世俗人差不多,現代基督徒崇尚真我,不再拘泥於作有名無實的掛名夫婦,甚至無懼教會紀律而選擇離婚;當然,沒有離婚亦不代表一定幸福,華人文化忌諱離婚,可能情願選擇「包二奶」也不離婚。

既然「幸福」根本不能倚靠婚姻,[41] 「結婚」不一定能讓人得到幸福,那麼,婚姻的作用何在?從正面看,「婚姻」在聖經中的角色是什麼呢?與「盛女愛作戰」所吹噓的「婚姻觀」又有何不同?

7.2 正面立論~婚姻的角色:

7.2.1 聖經中的婚姻觀

經文():創二18, 21-24

從創二21-24我們看見神「造男造女」(創一27),設立婚姻的原意,[42]

因神視亞當獨居不好,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原文:適合他的幫手)(創二18),聖經的重點是「自捨」,是「我是否他的好幫手?」而「幫手」原文在聖經中出現了21次,有16次是指神保護幫助人[43] 於是神在亞當身上取了一條肋骨πλευρῶν原文指「旁邊」,雖然我們不知道是指那種器官,但肯定是很接近「心」(以色列人認為情之所在),造成(建造成)一個女人(創二21-22),亞當看見她就立刻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創二23),等同說:「我終於找到了」,「骨」表徵「強壯」,預表堅貞的愛情;「肉」指親密關係(創三十七27),表達永遠牢固的親密關係。[44] 作者故意採用兩個音相近的字,希伯來文「女人」(°iššâ) 和「男人」(°îš)來強調男女二人的關係是親密而平等的,[45] 女性不是從屬於男性的,彼此是需要對方補己之不足。可見,婚姻的精神應是「捨己」,而不是如「盛女愛作戰」般追求「自我式愛情」和自我滿足的陶醉感覺。

創二24展示了一張婚姻藍圖:「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46] 首先,人要「離開父母」,作者用了兩個動詞「離開、連合」,「離開」指放棄和捨掉,[47] 離開「原生家庭」(family of orgin),不再在肉身上、心理上倚賴父母,與妻子組織新家庭,[48] 如夫婦任何一方未能離開父母獨立,就不能有幸福的婚姻。婚姻第二方面本質,就是「與妻子連合」ροσκολληθήσεται(LXX創二24及弗五31),是指「使黏在一起」,有「因愛而死纏不放」之意(創三十四3譯作「繫戀」)「連合」指委身、忠心、永久,[49] 作者暗示婚姻等同「立約」,[50] 由對父母的忠誠轉而對配偶的忠貞,丈夫要把妻子的利益放在首位,指二人因愛在身體、社交和屬靈上結合。[51] 故倘若夫妻間缺乏身、心、靈的連合互通,就不能出現幸福的婚姻。第三方面本質,就是「二人成為一體」,「一體」σάρκαμίαν指性關係上的「一體」,等同於「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創一23),有「骨肉」(blood-relatives)之意(創廿九14),在希伯來思想中,肉體(flesh)包括整個人,身、心、思想、意志等,藉性關係合而為一[52] 故如果夫婦間在性關係上出現第三者,與他人「成為一體」,[53] 就不能有幸福婚姻了。所以,幸福婚姻不是必然的,關鍵是夫婦能否持守及踐行這張創世的婚姻藍圖,[54] 這與「盛女愛作戰」渲染的自我式愛情觀截然不同。

經文():何西亞書一至三章

婚姻更重要的是彰顯神與子民立約的關係,[55] 神以先知何西亞妻子歌

篾對丈夫不忠,何西亞仍對妻子不離不棄,象徵以色列人對神違約背信(婚約),但神仍等待子民回轉,是創二21-24婚姻約章的反面教材。故幸福婚姻是建基於對配偶的「忠誠」和不離不棄的愛,這與「盛女愛作戰」中「不合則離」的愛情觀,成了強烈的對比

經文():太十九5-6;可十6-9

耶穌重申在創二21-24的基礎上,故此ὥστε結論就是:「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兩個人,乃是一體的了。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太十九5-6 ;可十6-9)神設立婚姻,將二人「配合συζεύγνυμι即「放在同一軛下」,而且是「不可分開」的μὴ χωριζέτω (林後六14),從婚姻藍圖引伸人應尊重婚姻制度,不能輕言離婚。[56] 一反「盛女愛作戰」或時下「合則來,不合則去」的想法,聖經強調的婚姻是「一結不離」(太五31-32,十九3-9;路十六18),婚姻能否幸福還要看雙方是否願意一直委身、堅持及共同付出。[57]

經文():林前七1-9

連保羅自己也主張不嫁娶為妙(v.1,7),婚姻不是必然的,保羅自己劬是獨身,但當「與其慾火攻心,倒不如嫁娶為妙」(v.9)這明顯與「盛女愛作戰」所強調「女性幸福在於婚姻」唱反調,筆者反思,難道保羅不幸福?

7.2.2 從神學反思看婚姻

a. 從創造角度看婚姻

上帝是婚姻的創立者,祂在創世之初,已為全人類的婚姻訂下了模

楷,給亞當造了配偶,神看是「好」的(創一31),並以此而立下婚姻制度,成為典範,自此,婚姻是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的委身和立約(創二24)[58]

b. 從救贖角度看婚姻

從救贖角度,首先,婚姻有其「聖約性」(Covenantal Significance),當中包含委身和立約,彰顯神對立約子民的專一和忠誠(申七6-9)[59] 在「恩典之約」中反映神的捨己、饒恕和愛。第二,從「基督性」(Christological Significance)意義看,妻子當順服丈夫,如同順服主,丈夫也當愛妻子,如同基督愛教會(弗五21-33),基督與教會的關係成為夫婦關係的模範(model),而基督是教會的頭,丈夫是妻子的頭(弗五23),丈夫在婚姻中有領導、權柄和責任,而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妻子是丈夫的身子(弗五28-29),身子需要被愛、保護和顧惜,可見,婚姻充分反映基督與教會的聯合(林後十一2;弗五22-33)。第三,從「末世性」(Eschatological Significance)角度,婚姻是「終極前」(penultimate)的制度與現實,夫妻在「終極前」當盡本份,同享天上羔羊婚筵,迎娶教會作基督新婦,一同歡喜快樂,盼望神終極的愛、榮耀和公義。[60]

雖然「婚姻」在不一定達致「幸福」,但當面對現實上,適婚姊妹眾多,故筆者嘗試以保羅倫理角度,探討教會群體應如何與適婚姊妹同行?

() 教會如何與適婚姊妹同行

事實上,多數(70%)單身女性都渴望結婚,而大部份女性信徒更會盼望以基督徒為終身伴侶,可惜,教會男女比例嚴重失衡,任由如何配搭,也無法解決擇偶的困境,故愈來愈多的單身女信徒對找到如意郎君感絕望[61]

作為天國同行的群體,教會應如何與單身姊妹同行?過去,教會一味

迴避她們渴望結婚的困擾,將問題焦點轉移,大談獨身恩賜與單身生活的快樂,好像當她們發現單身的快樂時,就會打消渴望結婚的念頭;但可惜,不管教會如何歌頌單身的美,亦不能治本,單身姊妹仍然面對不同程度的心理和生活壓力。[62] 在此,筆者嘗試以保羅的倫理教導,[63] 以基督徒生命中的信、望、愛,來探索與適婚單身姊妹同行之路。

8.1 信:十字架~基督恩典與生命再造

第一,這氣條同行之路必須建基於信心,而這「信」必然是從基督的

十字架而來,祂擔負了人的罪,彰顯神的公義(羅三24-26)和慈愛(羅五8),因基督的順服,建立了捨己的典範(加一4, 20)[64] 我們藉與基督聯合,對基督順服和信靠(羅一5, 十六26),舊我與基督同釘十架,不再受罪的轄制(羅六14),新我與基督一同復活,在身份上「已然」宣告(indicative),因著神兒女身份的認定,引伸出行為的「應然」命令(imperative),靠著聖靈,不再犯罪,生命得以不斷更新,被塑造成基督的樣式(加四19)[65]

面對單身,教會應教導她們明白結婚不是唯一出路,認定「在基督裡」得著神女兒的身份,效法基督的順服至死的典範(腓二8),鼓勵她們在婚姻的事上降服在神的旨意下,等候神的預備,順服神的安排,即使需要受苦(孤單、社會壓力等),也不應像「盛女愛作戰」的主角般,刻意改造自己而求覓得愛郎;或像聖經中的巴別塔事件,為自己爭取名聲,靠己力去改變命運,要深信神才是「幸福」的主動賜予者。

第二方面,因舊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架,不再作罪的奴僕,拒絕對神和對人心懷怨憤;面對性的困擾,應學習把性精力升華,轉化到有益的事情上(如:事奉、義務工作、運動等),正如保羅提醒我們要「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林前九27)[66]

8.2 望:新造~末世盼望

因著「信」基督而來的恩典,盼望等候主再來,所以,第二方面,因基督的受死和復活,藉十字架將信徒由肉體、罪惡及死亡的景況,帶到聖靈、自由及生命的新世代,成為新造的人,信徒盼望基督再來,最終承受聖潔及公義的國度;可惜,基督徒雖是天國子民(腓三20),但肉身仍活在地上,面對天國和地上的張力,救恩的「已然」(already)和「尚未」(not yet)同時並存。[67]

今日,單身姊妹面對著現世的困難,包括心理上的孤單感,[68] 連德蘭修女也認為孤單感是「世上最嚴重的毛病」;[69] 還有由朋輩、同事、家人、自我及中國傳統觀念而來的期許及壓力,[70] 加上,性的困擾、財政困難、照顧年老父母的重壓等;[71] 據英國政府在2008年一項調查指出,未婚與同居的單身女性自殺率較已婚女性高出兩倍,且有逐年遞增的趨勢,[72] 而未婚姊妹的自我形象亦往往較已婚者為低。[73] 所以,教會應教導單身姊妹明白自己擁有未來盼望,以致能輕看今世的壓力,能歡喜快樂面對今世;正如保羅因對主再來的盼望,明顯地傾向獨身,他勸未婚者若是可行,要守素安常(林前七8-9, 20, 24, 25-27),雖然每個人所領受不同,但今世終會過去,不論處於何種社會地位(已婚抑或未婚),都應盡量不受其纏繞。[74]

而在「等候」主再來的同時,單身姊妹也要努力服事(douleuein)神,[75]

人教會普遍男尊女卑,要知信徒皆祭司,男女應有均等的事奉機會,不應貶低女性的恩賜,男女可各自為教會的使命而獻上自己;[76] 教會可鼓勵單身姊妹應發展專長和興趣,令生活變得有意義和不平凡,作個單身快樂人擴闊人生的選擇空間,重整人生方向和目標,走出守候的困局。[77]

8.3 愛:蒙贖群體~基督的愛

盼主主再來的動力,當然源於基督的愛,故第三方面,教會應教導

身姊妹明白,只有基督才能滿足她們愛的渴求,並鼓勵她們將生命連於愛的源頭(上帝)[78] 認定自己是神所愛的,早在母腹中已被神揀選(詩一三九13-14)沒有什麼能與基督的愛隔絕(羅八35),奧古斯丁《懺悔錄》第十卷:「……我的心除非安息於袮,不然我就永不得安息。」只有上帝自己才能填滿我們心靈的「真空處」(空虛感)[79] 學習單單以神為樂。[80]

此外,藉效法基督,將「愛」實踐出來,互相服侍,讓單身姊妹經歷

被愛,學習愛人;教牧一方面應以平常心,體諒和關心單身姊妹,[81] 多聆

聽她們的需要,支持及尊重她們,不要表現過分擔心,以免變相施壓,並

幫助她們正確地處理情緒;[82] 另一方面,教會亦可透過崇拜講道或特別主

(如:婦女主日、家庭主日及情人節等),教導會友明白「單身」與「結婚」

在神眼中同樣重要,[83] 破除傳統文化的枷鎖(如:「婚姻是人生必經之事」、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等),藉此幫助弟兄姊妹有正確的態度面對單身肢

體。[84]

教會應否為單身姊妹安排「相親」?[85] 這點筆者不太認同,因這不是

教會的使命,反而我們需正視,如何為她們提供一個屬靈的「家」,促成教

會與她們、未婚和已婚的信徒在靈性上互相支持,[86] 彼此結連,成為「國

度的同行者」。[87]

() 總結

神愛世人,並不在乎我們是單身抑或已婚。有婚姻不等於一定幸福,真正的「幸福」是取決於人是否敬畏神,順服及倚靠神;而「幸福婚姻」必須建基於兩個敬畏神的人結合,愛的本質是「捨己」,「主為我們捨己,我們從始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原文:欠了)為弟兄捨命。」(約壹三16)已婚信徒要靠主,突破人性的軟弱,才能以主不離不棄的愛去愛對方,[88]

守從神而來的婚姻;[89] 不像「盛女愛作戰」的「自我式的愛情觀」或時下「合則來,不合則去」的想法。

能認清自己的無能,甘心順服及敬畏上帝,認定自己「在基督裡」得

回神兒女的名份(羅八15-16),有聖靈內住心裡,更新我們的生命,結出聖靈的果子(加五22-23),幸福就自然從神而來,[90] 正如巴斯噶(Blaise Pascal):「不認識上帝,世間就無美善可言;人愈親近上帝,就愈幸福;愈遠離上帝,就愈不幸福。這是千真萬確的。」[91]

() 參考書目

Bruner, Frederick D. Matthew, a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87.

Charry, Ellen T. “‘God and the art of Happiness.” Theology Today 68(3) (2011): 238-252.

Keener, Craig S. A Commentary on the Gospel of Matthew.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99.

Wright, Sheila. “‘I have no horror of being an old-maid’: Single women in the Religious Society of

Friends 1780-1860.” Quaker Studies 16/1 (2011): 85-104.

〈大齡單身女性〉《維基百科》(2012424日版);下載自

http://www.zh.wikipedia/wiki/%E5%89%A9%E5%A5%B3(下載日期:2012522)

白雪。〈古代中國和希臘幸福觀對比研究〉。《山西農業大學學報》第10卷,第12 (20119

),頁1280-1283

艾金遜著。匯思譯。《基督教應用倫理學》。香港:天道,2006

谷耀寶。〈亞里士多德的兩種幸福觀〉。《唐山師範學院學報》第34卷,第1 (20121),頁1-6

周永明。〈「幸福」在中國的不幸〉。《二十一世紀雙月刊》第121(210110),頁34-38

吳秀紋:〈向標籤「剩女」說不〉《明光社》,201085日;下載自

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title/n48

侯士庭著。周一心譯。《追求真幸福的實現》。台北:中福,2011

《香港人口推算2010-2039》香港:政府統計署,2010

香港離婚率201127日版本;下載自

http://blog.yahoo.com/_KBZ2VDZMJ6LOVDIBB4ZI5ZRQGM/articles/120315(下載日期:2012522)

〈信仰眼看「盛女」潮〉。《時代論壇》,2012422(1286),頁1-2

孫亦平。〈道教與基督教的幸福觀比較-以葛洪與奧古斯丁為例〉。《宗教大同》第9 (201012),頁21-36

海斯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台北: 校園書房,2011年。

徐濟時。《好在倫理》。香港:天道,2009

陳若愚主編。《榮耀的基督與當代信徒-基督工人神學院三十年院慶文集》。美國:基督工人神學院,2003

陳若愚主編。《離婚與再婚-基督徒的觀點》。香港:中神,1994

〈盛女愛作戰〉《維基百科》2012522日;下載自

http://www.zh.wikipedia.org/wiki/%E7%9B%9B%E5%A5%B3%E6%84%9B%E4%BD%9...〉。

〈「盛愛男女」的反思〉。《時代論壇》,2012422(1286),頁12

陳錦友。《當以嘴親子:從詩篇結構看其信息》。香港:天道,2009

張國定。《詩篇(卷四)》。香港:天道,2011

賈璐。〈淺析中西幸福觀比較〉。《傳承》第28(2011),頁42-43

賈詩勒。《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1996

華侯活著。何碧瑩譯。《馬太福音研經導讀》。香港:天道,1992

潘玉娟。〈單身婦女的牧養〉。《基督教週報》第2115(200536)

http://www.christianweekly.net/2005/ta10300.htm(2012512日下載)

蔡玉萍。〈向踐踏單身女性尊嚴的節目說不〉《婦女資源網》(2012424);下載自

http://www.womenresources.org/archives/16089?print=1(下載日期:2012522)

〈貌美才能獻給神?伍山河牧師失言引起軒然大波〉《基督日報》2012424日;下載自http://www.gospelherald.com.hk/news/edu_417.htm

滕張佳音主編。《華人女教牧今貌-香港、台灣、北美三地統計研究》。香港:建道,2011

鄺炳釗。《詩篇(一~二十篇)──稱頌顧念人的神》。香港:明道社,2008

鄺炳釗。《創世記》。香港,天道,1997

薩拉著。文逢參譯。《瀟灑高飛──享受單身.活得逍遙》。香港:宣道,2003

 



[1]蔡玉萍。〈向踐踏單身女性尊嚴的節目說不〉《婦女資源網》2012420日版;下載自〈http://www.womenresources.org/archives/16089?print=1(下載日期:2012522)

[2] 〈大齡單身女性〉《維基百科》(2012424日版);下載自〈http://www.zh.wikipedia/ wiki/%E5% 89%A9%E5%A5%B3(下載日期:2012522)

[3] 在西方先進國家,年過30的單身女性者眾,她們並沒有被標籤化,還被稱讚更具有女人味和魅力,追求者衆,而西方國家的傳媒,亦不會以所謂剩女和中女等帶有貶意的詞語來形容她們。

吳秀紋:〈向標籤「剩女」說不〉《明光社》,201085日;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 org.hk/

article/title/n48〉。

[4] 反而年過30歲的單身男性就被尊稱為「鑽石王老伍」、「藍籌股」和「筍盤」等,絲毫不損他們在市場上的吸引力。

吳秀紋:〈向標籤「剩女」說不〉《明光社》,201085日;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 article/title/n48〉。

[5] Sheila Wright, “‘I have no horror of being an old-maid’: Single women in the Religious Society of Friends 1780-1860,” Quaker Studies 16/1 (2011): 85.

[6]《香港人口推算2010-2039(香港:政府統計署,2010),頁5

[7] 吳秀紋:〈向標籤「剩女」說不〉《明光社》,201085日;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

article/title/n48〉。

[8] 滕張佳音主編:《華人女教牧今貌-香港、台灣、北美三地統計研究》(香港:建道,2011),頁174-

175

潘玉娟:〈單身婦女的牧養〉,《基督教週報》第2115期,200536日:〈http://www.christianweekly.net/ 2005/ta10300.htm(2012512日下載)

[9] 滕張佳音主編:《華人女教牧今貌-香港、台灣、北美三地統計研究》,頁29

華人教會仍是以女信徒為主,今天香港和台灣的華人教會,男女比例約為四與六之比,中國教會是三與七之比,農村教會更達二與八之比;適婚單身女信徒比男性信徒高出一倍至四倍。

[10] 在很多中國文學巨著(如:紅樓夢)中,也未見「幸福」一詞,反而「福」字就出現頻繁。

周永明:〈「幸福」在中國的不幸〉《二十一世紀雙月刊》第121(201010),頁34-35

 

[11] Ellen T. Charry, “‘God and the art of Happiness,” Theology Today 68(3) (2011): 252 .

周永明:〈「幸福」在中國的不幸〉,頁37

[12] 白雪:〈古代中國和希臘幸福觀對比研究〉,頁1281

[13] 這點可從梁啟超推崇「人類全體的幸福」、另可從歌曲《東方紅》和《國際歌》提及的都是群體幸福可見一斑。

[14] 賈璐:〈淺析中西幸福觀比較〉《傳承》第28(2011),頁42

白雪:〈古代中國和希臘幸福觀對比研究〉,頁1281

[15] 白雪:〈古代中國和希臘幸福觀對比研究〉,頁1281

[16] 賈璐:〈淺析中西幸福觀比較〉,頁42

[17] 白雪:〈古代中國和希臘幸福觀對比研究〉,頁1282

[18] 孫亦平:〈道教與基督教的幸福觀比較-以葛洪與奧古斯丁為例〉《宗教大同》第9 (201012),頁28

[19] 谷耀寶。〈亞里士多德的兩種幸福觀〉《唐山師範學院學報》第34卷,第1 (20121),頁2

[20] 白雪:〈古代中國和希臘幸福觀對比研究〉,頁1280

[21] 賈璐:〈淺析中西幸福觀比較〉,頁42

白雪:〈古代中國和希臘幸福觀對比研究〉,頁1281

[22] 孫亦平:〈道教與基督教的幸福觀比較-以葛洪與奧古斯丁為例〉,頁27-29

[23]〈盛女愛作戰〉《維基百科》。2012522日;下載自〈http://www.zh.wikipedia.org/wiki/%E7%9B%9B%E5%A5%B3%E6%84%9B%E4%BD%9...〉。

[24]〈信仰眼看「盛女」潮〉。《時代論壇》,2012422(1286),頁1

[25]〈貌美才能獻給神?伍山河牧師失言引起軒然大波〉《基督日報》。2012424日;下載自〈http://www.gospelherald.com.hk/news/edu_417.htm〉。

[26] 徐濟時:《好在倫理》(香港:天道,2009),頁156

[27] 同上,頁190

[28] 同上,頁154

[29] 侯士庭著,周一心譯:《追求真幸福的實現》(台北:中福,2011),頁165

[30] 侯士庭:《追求真幸福的實現》,頁166-167

[31] 周永明:〈「幸福」在中國的不幸〉,頁35

[32] 鄺炳釗:《詩篇(一~二十篇)──稱頌顧念人的神》(香港:明道社,2008),頁40

[33] 張國定:《詩篇(卷四)(香港:天道,2011),頁266-267

[34] 陳錦友:《當以嘴親子:從詩篇結構看其信息》(香港:天道,2009),頁78

[35] 張國定:《詩篇(卷四)》,頁268-269

侯士庭:《追求真幸福的實現》,頁204-205

[36] 華侯活著,何碧瑩譯:《馬太福音研經導讀》(香港:天道,1992),頁46

[37] Craig S. Keener, A Commentary on the Gospel of Matthew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99), 165-172.

Frederick D. Bruner, Matthew, a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1987), 157-181.

華侯活:《馬太福音研經導讀》,頁46-49

侯士庭:《追求真幸福的實現》,頁204-205

[38] Bruner, Matthew, a Commentary, 156.

[39] 侯士庭:《追求真幸福的實現》,頁201

[40] 離婚率第一位是台灣,第二位是日本(1999/11/30明報)〈香港離婚率〉,201127日版本;

下載自〈http://blog.yahoo.com/_KBZ2VDZMJ6LOVDIBB4ZI5ZRQGM/articles/120315(下載日期:

2012522)

[41] 徐濟時:《好在倫理》,頁189

[42] 這是一段非常重要的經文,耶穌會於太十九5及可十7-8重申。

[43] 徐濟時:《好在倫理》,頁191

[44] 鄺炳釗:《創世記》(香港,天道,1997),頁243-247

艾金遜著。匯思譯:《基督教應用倫理學》(香港:天道,2006),頁17

[45] 陳若愚主編:《離婚與再婚-基督徒的觀點》(香港:中神,1994),頁6

[46] 同上,頁16

賈詩勒:《基督教倫理學》,頁314

[47] 申十二19, 十四27, 廿九24,三十一8

[48] 鄺炳釗:《創世記》,頁249

陳若愚主編:《離婚與再婚-基督徒的觀點》,頁6

艾金遜:《基督教應用倫理學》,頁19

[49] 民三十六7;申十20

[50] 鄺炳釗:《創世記》,頁249

[51] 海斯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台北:校園,2011),頁466

[52] 陳若愚主編:《離婚與再婚-基督徒的觀點》,頁7-8

艾金遜:《基督教應用倫理學》,頁19

[53] 鄺炳釗:《創世記》,頁250

艾金遜:《基督教應用倫理學》,頁19.

[54] 徐濟時:《好在倫理》,頁192

[55] 舊約中,充滿了神的子民作為妻子的象徵(何一至三;耶三1-5;賽五十四4-7)

艾金遜:《基督教應用倫理學》,頁18

[56] 陳若愚主編:《離婚與再婚-基督徒的觀點》,頁8-10

[57]〈「盛愛男女」的反思〉。《時代論壇》,2012422(1286),頁12

徐濟時:《好在倫理》,頁154

[59] 因耶和華是「忌邪」(嫉妒)的神(出廿4,6)

[60] 陳若愚主編:《離婚與再婚-基督徒的觀點》,頁12-15

[61] 在「1996香港女教牧普查」中,單身女教牧有五成半盼望結婚,四成半盼保持單身。

滕張佳音主編:《華人女教牧今貌-香港、台灣、北美三地統計研究》,頁24

[62] 滕張佳音主編:《華人女教牧今貌-香港、台灣、北美三地統計研究》,頁175-176

[63] 海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頁24-62

[64] 同上,頁35-37

[65] 陳若愚主編:《榮耀的基督與當代信徒-基督工人神學院三十年院慶文集》(美國:基督工人神學

院,2003),頁80-81

[66] 薩拉著,文逢參譯:《瀟灑高飛──享受單身.活得逍遙》(香港:宣道,2003),頁202-203

[67] 陳若愚主編:《榮耀的基督與當代信徒-基督工人神學院三十年院慶文集》,頁76-77

[68] 在「2009香港教會女教牧問卷調查」中,有兩成香港單身女教牧覺得單身是未夠完全,平平淡淡

一成多的人感心靈掙扎和孤單寂寞等負面感受。

滕張佳音主編:《華人女教牧今貌-香港、台灣、北美三地統計研究》,頁21-22)

[69] 薩拉:《瀟灑高飛──享受單身.活得逍遙》,頁31

[70] 潘玉娟:〈單身婦女的牧養〉,《基督教週報》第2115期,20053月〈http://www.christianweekly.net/2005

/ta10300.htm(2012512日下載)

[71] Wright, “‘I have no horror of being an old-maid’: Single women in the Religious Society of Friends

1780-1860,” 94.

[72] 滕張佳音主編:《華人女教牧今貌-香港、台灣、北美三地統計研究》,頁175-176

[73] 同上,頁12

[74] 海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頁65

[75] 同上,頁27

[76] Wright, “‘I have no horror of being an old-maid’: Single women in the Religious Society of Friends 1780-1860,” 97.

[77] 潘玉娟:〈單身婦女的牧養〉,《基督教週報》第2115期,200536日〈http://www.christianweekly.net/2005/ta10300.htm(2012512日下載)

滕張佳音主編:《華人女教牧今貌-香港、台灣、北美三地統計研究》,頁132, 208-209

[78] Wright, “‘I have no horror of being an old-maid’: Single women in the Religious Society of Friends 1780-1860,” 87 .

[79] 侯士庭:《追求真幸福的實現》,頁294-295

[80] Charry, “‘God and the art of Happiness,”, 238.

[81] 教會對年老的單身姊妹的感情和生活照顧支援是責無旁貸的。

[82] 潘玉娟:〈單身婦女的牧養〉,《基督教週報》第2115期,200536日:

http://www.christianweekly.net/2005/ta10300.htm(2012512日下載)

[83]〈信仰眼看「盛女」潮〉。《時代論壇》,2012422(1286),頁1

[84] 潘玉娟:〈單身婦女的牧養〉,《基督教週報》第2115期,200536日:

http://www.christianweekly.net/2005/ta10300.htm(2012512日下載)

滕張佳音主編:《華人女教牧今貌-香港、台灣、北美三地統計研究》,頁145, 176

[85] 滕張佳音主編:《華人女教牧今貌-香港、台灣、北美三地統計研究》,頁177

[86]〈信仰眼看「盛女」潮〉。《時代論壇》,2012422(1286),頁1

[87] 滕張佳音主編:《華人女教牧今貌-香港、台灣、北美三地統計研究》,頁216-217

[88] 徐濟時:《好在倫理》,頁189

[89] 濟時:《好在倫理》,頁154

[90] 同上,頁190

[91] 侯士庭:《追求真幸福的實現》,頁163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