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exual Ethics Marriage 樊翠玲: 從基督教倫理觀看「盛女愛作戰」
樊翠玲: 從基督教倫理觀看「盛女愛作戰」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hursday, 19 December 2013 11:06

從基督教倫理觀看「盛女愛作戰」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樊翠玲

(一) 引言

《盛女愛作戰》(下稱《盛女》)是一套專以探討香港單身女性、「港女」現象及男女關係的電視節目。節目中指出現時香港適婚而未婚的女性數字不斷上升的社會現象。內容亦以真人實景的製作手法,以六個月的時間追蹤五位單身女性的求愛經驗。於半年內她人們需接受一班化妝師、髮型師等幫助,進行外形大改造;由兩性關係導師,教導吸引異性、兩性相處之道等技巧;並由婚姻介紹所顧問介紹對象,參加單身派對、快速約會等社交活動等……藉以幫助她們脫離單身女性行列。[1]

這節目播出後成了全城熱話,筆者從家人、朋友圈子、牧養的青少年中都聽到不少對節目中的五位單身女性的評論,認為她們當中有些人遲遲未能談戀愛,是因為她們本身的問題。整套節目成功渲染了「盛女」現象的「可怕」、「盛女」的不濟,並以數位「專家顧問」來「改造」她們。但這數位「專家顧問」團隊,同時也成了大眾的評擊對象,他們一方面滿有把握地給予「盛女」們專業意見,但他們自身的「專業」,卻沒有為他們本身帶來「美滿」的感情生活,甚至有的沒有談戀愛、試過異地戀、姊弟戀、多角戀,成為第三者,亦有被第三者介入,也有剛失戀的…… 而他們所應用的「改造」手法,也被批評為「商業化」,不斷要「盛女」參與整容、整形手術,是為這些整形公司宣傳。[2]

 

筆者認為《盛女》實在過份渲染了「剩餘」的可怕,披著一副關心社會現況、改善社會「盛女」問題的外表,但內裡所宣揚的信息卻是扭曲了人的價值、將人的價值物化,使女士迷失了人之所之為人的核心價值,是與基督教的倫理觀相違。

 

不少團體也就此節目作出不同強度的回應,筆者也嘗試從基督教倫理的立場就此節目所帶出的價值觀作出回應。本文先對社會現況作出分析,其後分析《盛女》所帶出的倫理問題,並嘗試以基督教倫理觀作出回應。

 

(二) 「盛女」字義

從網上資料看「盛女」的字義:「盛女」一詞由「剩女」演變而來。「剩女」是內地講法,意指因種種原因,一直未有歸宿的大齡女性,這些人很大部分是高學歷、高收入、高智商的「三高」人群。這類女性,在日本被稱為「被男人扔掉的女人」,外國也有類似說法,為「3S女人」,即Single(單身)、Seventies(大多數生於上世紀七十年代)、Stuck(被卡住)。[3] 而香港近年,也會採用「中女」、「剩女」[4] 或「敗犬」[5] 來形容年適婚而未婚的女士(尤其是有事業基礎的女性)。

 

(三) 社會現況

由政府統計處出版的《香港的女性及男性---2011年版》,統計處表示在過去二十年間,香港人在婚姻及家庭狀況方面均有明顯的變化。女性在家庭生活中的角色產生很大的改變。在1986年至2010年期間,從未結婚的女性數目上升了61.3%,而男性則上升16.2%。女性平均初婚年齡由1981年的23.9歲,升至2010年的28.7歲;而男性的初婚年齡則由1981年的27.0歲,升至2010年的31.2歲。[6] 這現象可能因為大多數的人接受教育的時間增長,推遲了踏進社會工作的時間。從這些數據顯示香港人的遲婚現象越趨普及。

 

就統計數字來看,從未結婚的人口(從15歲起計)有1,987,800人,其中女的佔1,003,700人,男的佔984,100[7] 女性比男性只多出約19,600人,當中的男女的比例平均約為974,300人,大約是一比一。盛女問題似乎並非如大眾傳媒所渲染般嚴重。

 

坊間流傳導致「盛女」數目年復一年的上升,其因素可能與愈來愈多香港男性選擇與中國內地的女性結婚有關1986年至2008年期間,香港男性與內地女性結婚數字由1986年的15,776宗大致上升至2006年的28,145宗,2008年則下降至19,003宗,2010年更下建至13,446宗。雖然香港女性與內地男性結婚也有上升的趨勢,但數字仍然相對較少,在二零零八年只有3,948宗,2010年下降至3,441宗。[8] 可見中港婚姻對「盛女」的情況影響不大。

 

另一種因素,可能是與女性的教育水平提升有關根據統計數字,2010年具有大學程度的男性佔46.3%,而女性佔53.7%,比男性高出7.4%[9] 而女性的經濟比從前亦漸趨獨立,從2010年的統計數字看,女性的平均收入每月為1,0000元(不包括外地傭工),與男性的12,000元(不包括外地傭工)相距不遠[10] 女性的學歷提升,促使經濟能力也越來越強,自主能力也提高,不再需要依賴男性生存,婚姻已經不是女性的唯一人生方向。

綜合以上資料顯示,香港人因接受教育的時間比從前長,推遲了結婚年齡;女性的教育水平高了,也較有自主能力,擇偶條件也相應的提高;而在男女適婚比例大致平衡的情況下,「盛女」問題的產生,似乎不是真實反映社會現況,反而是耳濡目染的情況下而形成的一種「恐慌心態」。

 

(四) 《盛女》分析

《盛女》的開場白:「情場如戰場,在香港這個戰區,女性戰情告急。香港女性成就雖然拍得上男性,但擇偶困難就難多了。女性到適婚年齡仍然單身,會被稱為剩女。很多女人說對象難求,到底怎樣才找到好男人呢?」[11] 這真人實景的節目的五位女主角(請看附頁簡介),雖然渴望得到愛情,但卻因為種種原因而一直未能遇上如意郎君。節目開宗明義要幫助她們找到「好男人」,助她們脫離「盛女」行列,改善香港的「災情」。未婚的人是在「單身災區」中,必須奮力作戰才能離開災區。

 

節目告訴我們,女人到適婚年齡而未婚,主要有四大原因:一,是因為她們對戀愛、婚姻有不設實際的期望;二,外型不討好;三,是因為她們與男士相處時欠缺技巧;四,欠缺機會。因此,節目中出現了四類的「專家」:人生教練、婚姻資詢師、性向測驗分析導師,幫助認識、了解自己,提升自信;化妝師、美容師、型象顧問,幫助改變形象;兩性溝通技巧導師,教導如何運用一些方法、手段來留住男士的心;婚姻介紹,製造結識異性的機會。

 

這些專家顧問團隊在節目中擔當了重要的角色,這五位女主角能否如願,便視乎女主角們是否願意依從他們的專業意見,改造自己。他們所提供的「專業意見」,都受到他們的一些價值觀所支配。而這些價值觀,也可能是已是現今社會中潛移默化已久的觀念。筆者嘗試歸納以下四點:

 

1. 單身是問題

在社會結構中,單身的狀態的確會承受不少外來或內在的壓力。要抗衡「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意識型態並不容易,因為身邊的家人,朋友,甚至自己也一直在這種氣候下被模塑,社會把選擇不結婚或遇不到合適對象的情況,塑形為一種只有女性才會犯的錯誤。單身又好像是一種病,因為個人性格上的毛病而導致在適婚年齡也找不到合適伴侶。節目中不斷渲染「盛女」問題嚴重,而單身行列是必須要負出努力、改造才能脫離的。兩性關係導師Santino 指出,因為人面對愛情沒有知識,所以才會說「緣份天注定」,世上沒有一樣東西是永恆不變的,不變的只有女性的魅力,要令對方迷戀你。因此,必須掌握對方的心理,運用技巧提升女性魅力,奪得對方的心。

 

2. 將女性視為商品

社會傾向將男女比例當作供求關係來了解單身男女的婚姻擇偶處境,[12] 因為適婚而未婚女性的數字較男性多,需要較供應大。因此,要得到愛情,便要運用策略、技略,將自己包裝、升值,以致能夠獲得欣賞,「購買」回家。

 

節目中提及現在已有25歲的女性找婚姻介紹所幫忙尋覓伴侶;更有20歲的大學生參與極速約會(Speed dating),她們都擔心自己到25歲仍然是無人問津,希望在30歲以前結婚。化妝師Jessica 也指男士都喜歡樣子討好、身型標準的女孩子。而化妝、打扮可人、減肥、甚至接受醫學美容,只是將不完善的地方加以改善,這樣可增加大齡的女子的市場競爭力,以免被較年輕的女士比下去。

 

3. 把「美」的價值外在化

節目著重以美容效果、外表打扮來,視覺感觀來定義「美」。女性要變得動人,便無可厚非地要負出大量金錢來妝扮自己。至於內在美方面,節目除了有一位婚姻資詢師曾在給予一位女主角意見時,提及過要建立自己的人生目標,建立令自己感到自豪的事外,幾乎沒有提及。兩性關係導師更主張要以「技巧」來掩飾自己內在的性格。有些時候,為了要令男士渴望得到自己,便要懂得有技巧,把關係拉遠,令對方感到必須負出努力才能得到。節目中,導師教導女主角,為了不要太容易被對方掌握,可以隨便撒謊欺騙對方。可見為了要建立「美」的形象,內在品格變得不重要。

 

而節目中,有不少人生教練與女主角訪談的對話。從主角們分享她們的生命歷程中,不難發現她們當中,有的生命都曾經歷過不少傷痛,她們的自我形象低、對自己沒有信心,不能相信、接納自己與生俱來的特質。但生命導師的角色竟然不是助她們從自身經歷中找到正面建立自己的資源,而是說出一些加以否定她們價值的說話,更著她們從外在的資源 --- 打扮,來建立自信。

4. 將建立男女關係的場所視為戰爭場所

如前文提及,《盛女》一開始便渲染:「情場如戰場,在香港這個戰區,女性戰情告急……」男性是女性要爭奪的目標,其他的女性(不論任何年齡階層)都是競爭對手。要得到男士的青睞,便要比其他女性優越。

節目中,婚姻介紹、極速約會、酒吧、網絡空間等……都是結識異性的戰場,女士盡情在當中展露、散發自己的魅力,吸引男士主動「搭訕」;男士便被塑形為一群單會被女士外表特質吸引的生物。女性要懂得運用技巧,以「45度」迷人的角度凝視對方,挑動對方爭競的心,令對方用盡一切、負出一切去得到自己。

 

以上四點 --- 單身是問題、將女性視為商品、將「美」的價值外在化、將建立男女關係的場所視為競爭場所,除了反映《盛女》的價值觀外,也反映了現今社會的意識型態。女人的真正價值受到傳統觀念、社會風氣、商業化、物質主義等觀念衝突而變得模糊。

 

為現世的基督徒,雖然受到後現代思潮的衝擊,但仍深信在上帝面前是有一套道德倫理價值能夠定準。人的被造是有其獨突的身份、目的及使命。下文將會以基督教倫理立場來回應上文提及《盛女》當中所突顯的社會道德價值觀。

 

(五) 從基督教倫理看《盛女》

1. 單身是問題

《盛女》當中的價值觀認為「婚姻是人生必經階段」,沒有經驗過婚姻的人是不完整、有所缺欠的。因此,要使出任何方法擺脫「盛女」的名號,以「嫁出去」為目標。但這種的觀念卻與聖經的教導再違背。

楊詠嫦博士指出,在舊約神學中,可以發現有兩種規律,分別為創造規律和救贖規律:

創造規律表明人是適宜結婚,原因是神要求人類要「生養眾多,遍滿全地」(創一27-28),人要有效地治理大地,完成神在人類生上的計劃,需要配偶的幫助(創二18-24)。但要注意經文中提及「獨居不好」,不是指一個人不結婚便不是完全人;而「二人成為一體」,也不是說單身人士有所缺欠,[13] 要有「另一半」才是完整。人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個體,夫妻二人是兩個獨立個體的結合,在神眼中不應分開。因此,在創造的規律下,結婚是好的,不結婚是例外。而婚姻是有其屬靈意義的,聖經中當以婚姻關係來反映神與衪子民的關係(賽六十二4-5;結十六;何西阿書)。[14]

除了創造規律外,漸進啟示的救贖規律,亦貫穿了整本聖經。舊約時期先知耶利米,被神呼召守獨生,向猶大國宣講審判與拯救的信息(耶十六1-4)。若按創造規律看,他的人生並不完美,但若從救贖規律的角度看,他以單身的身份,憑著信心完成神的托付,這樣的生命是達到了神創造他的目的。除了他的例子外,新約中也不乏一些單身的例子,如保羅、施洗約翰等……. 他們的例子證明了婚姻「不是人生必經之路」,不是一個必然定律。人生有更高的目的,就是要遵行上帝在我們生命中的旨意,完成上帝交予我們的托付。[15]

因此,基督教倫理觀認為,單身並不是問題。按聖經教導,婚姻不是人生必經的,單身或已婚只是一種狀態,不會加添或減低一個人的價值。而無論單身或已婚,我們的生命都是屬於神的,我們怎樣活我們這生,都需要向神交代。

 

另外,兩性關係導師Santino 認為世界上只有女性的魅力是永恆不變的,其實的事物都會改變。他的言論也未免將男女之間的關係放得太大。在基督教的價值觀中,世界上的確沒有一樣東西是永恆不變的,人世間的情愛,夫婦間的關係,也只在現世,不是永恆的。因此,他所認為不變的「女性魅力」,其實也有轉變、衰殘的一天。若女性真以此來確認自己的地位、價值、配得被愛的條件,那將會是極之可悲的事。只有神是獨一,而且永恆不變,衪愛我們,更關切單身者生命、心靈上一切的需要。衪期望我們找到衪創造我們的目的、在我們生命中的計劃,在生命成長的歷程中更認識自己,更認識天父。

 

2. 將女性視為商品

《盛女》中認為大齡的女性要擺脫單身行列,必須透過美容、妝扮來提升市場的競爭力。這種觀念無擬將女性視為商品,大量生產一批又一批迎合市場口味的女孩子。獲得男士青睞便為有市場價值,無人問津的便為剩餘的「貨尾」(surplus)。

 

但女性真正的價值,是否就建基於市場反應?我們每一個人(包括男與女)與神的關係是創造者和受造者的關係。我們是神「照著自己的形象」創一27)所創造的。

 

希伯來tselem(形象,image)和demut(形象,likeness[16] 原來的意思是相似但並非一樣(similar but not identical),並含有代表(represent)的意思。換言之,人是與神相似,而且更是代表他。而這兩個字都是動態詞句(dynamic term),即是去形象神,去代表神。因此,當聖經說我們是神的形象時,一方面是強調神與人生命的關係;另一方面又強調人的使命是去形象神。因此,在聖經中「形象」與「榮耀」就是同義詞,「形象」神就是榮耀神,「人為神的形象」就是人為神的榮耀的意思。人的生命是至聖的,因為人的生命在某些方面帶有神的形像。因此,創世紀九章6-7節提到:「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做的。」[17]

 

另外,在古代世界中,形像是具有功能的意義。一位神祇的雕像或肖像,是表示那位神祇在地上擁有權柄,即一個君王的肖像,是代表這位君王在他所征服的地土上擁有權柄。[18]

因此,女性的價值,不在於有沒有「市場價值」,而是我們本身已經擁有一尊貴身份,擁有神的形象的人,是要成為神在地上的代表,表明神在世上有絕對的主權。

 

3. 將「美」的價值外在化

《盛女》中著重以美容效果、外表打扮來,視覺感觀來定義「美」。社會價值中,女性很容易認為吸引不到異性的原因,是自己不夠好,所以只要她漂亮一點,裝扮好一點,溫柔一點,便能遇到好的男士。

 

不少教導兩性關係的基督教著作,也有教導未婚的基督徒,要留意在外觀上花點心思打扮整齊,好建立健康的形象吸引,為未來的戀愛關係作好準備。[19] 但在基督教的價值觀中,外表妝扮不應是一個人「美不美」的主要價值所在。聖經中的教導是較為重視一個人的品格的。

彼得前書三章3 – 4節:「你們不要以外面的辮頭髮、戴金飾、穿美衣、為妝飾、只要以裏面存着長久溫柔安靜的心為妝飾.這在 神面前是極寶貴的。」另外,使徒保羅對於女性的「美」亦有相仿的觀點:「又願女人廉恥,自守,以正派衣裳為妝飾,不以編發、黃金、珍珠和貴價的衣裳為妝飾﹔只要有善行,這才與自稱是敬神的女人相宜。(提前二9-10

聖經的觀點,「美」是從一夥敬畏神的心而發的,因為敬畏神而在外產生出善行。真正的「美」是內化的,也是有持久的影響力,能影響身邊的人,鼓勵別人認識神。這與以外在打妝吸引異性、運用技巧賣弄女性魅力,使異性神魂顛倒的目的截然不同。

4. 將建立男女關係的場所視為競爭場所

《盛女》地男女關係的建立視為戰場,仿佛除了男女感情關係外,便不能容許有其它的情感在當中。但根據聖經的教導,兩性的關係並非只有愛情。

 

根據創世記二章的記述,上帝吩咐亞當為各式各樣的動物起名,但卻未能找到幫助他的「配偶」(二20)。「配偶」一詞,原文可譯作「相應者」(correspondence)或「配對者」(counterpart);前者是幫助和相互適應的關係,後者是彼此理解、交談、回應,以致相容式共存的關係。這樣的關係,除了指男與女,也可指人類社群的生活。因此,單身人士不是「正在尋找另一半的人」,而是「與異性相交的人」。「配偶」不是「互補者」或「另外的一半」,而應是指男與女、其衍生的社群生活及男與女的相交。[20] 夏娃的角色是亞當的「幫助」,是針對上帝賦予亞當的任務而言,需要二人一起完成。男與女的關係可以是夥伴的關係,是有別於婚姻的。男女的配合,目的是為事奉上帝,而不是彼此「轄制」。

 

(六) 總結

作為女性(也屆於適婚而未婚的年齡),無可否認地,筆者心目中也有一種人本然對關係的需求。若從基督教的人觀來看,人是需要從關係中找到認同、定位和價值。[21] 而關係大致分為兩類:橫向的關係(horizontal relationship)及縱向關係(vertical relationship)。

 

橫向的關係(horizontal relationship),是包括人與其他人的關係及人與自己的關係。我們生於家庭中,自我的意識也是在關係中發展,在關係中我們能認識自己,又能被人認識。人不能孤立地存活,必須與人連結,人的滿足也源自於他人。而兩性關係中存在著一種彼此連結的推動力,推動著異性雙方對關係的渴求。[22]

「盛女」現象之所以能引起公眾「恐慌」,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人們將婚姻視為偶像,對婚姻關係存在著不少「迷思」,認為婚姻關係能消除一個人的孤單感,有了戀愛便能帶來幸福,將一生的希望也幸福也寄望在婚姻之中。適婚而未婚的女性容易因為追求進入戀愛關係中而迷失自己,聽取很多世界的價值觀來改造自己,實在是將自己的安全感建基在虛浮的根基上。

 

在基督教的價值中,所有的橫向關係都是短暫的,會隨著人生命的結束便會結束。只有縱向關係 --- 人與神的關係,才是永恆的。「人」的身份之所以能夠確定,是因為人與神的關係是永恆的。[23] 與神的永恆關係,才能使人有把握、有安全感,不計較地上的得與失,勇於接納現時單身狀態的生活,矢志在地上活出神的「形象」,與男性建立和諧夥伴關係,完成神的托負、見證神、榮耀神。若女士們真能明暸女性在神眼中的身份、地位、價值,那麼「盛女」現象實再並不如社會渲染的可怕。

 


(七) 參考書目

Millard J. 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21月初版。

Philip Koch著。梁永安譯。《孤獨》。台北:立緒文化,19976月初版。

海斯(Richard B. Hays)著。白陳毓華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112月初版。

麥卡倫著。南南南譯。《解毒後現代》。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37月初版。

萊特(Christopher J. H. Wright)著。黃光龍譯。《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112月初版。

楊牧谷等著。《壞鬼神學(21課程)》。香港:明風出版,20068月第四版。

楊詠嫦著。《聖經的單身觀》。香港:播道神學院,20075月初版。

陽、撒母耳亞當斯著。便雅憫設計製作公司譯。《七挑八選意中人:如何知道就是他/她》。香港:浸會出版社,2005

鄭順佳著。<單而不獨:對單身貿性的神學和倫理反省》。《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36期(20041月),頁47-80

駱穎佳著。《後現代拜物教(新編)--- 消費文化的神學批判》。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有限公司,20107月新篇初版。

關啟文、張國棟篇。《後現代文化與基督教》。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20044月。

蘇穎睿著。《基礎神學 --- 信仰進深21課》。香港:宣道出版社,2006

網上資料

《從「盛女爭議」看戀愛婚姻文化》,下載自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72074&Pid=2&Version=1286&Cid=942&Charset=big5_hkscs

《盛女愛作戰》節目網上重溫,下載自http://mytv.tvb.com/lifestyle/bridewannabes/128960#page-1

「盛女愛作戰」維基百科網頁: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B%9B%E5%A5%B3%E6%84%9B%E4%BD%9C%E6%88%B0

王希真:「做盛女,不做人造剩女」一文,下載自http://lifestyle.etnet.com.hk/column/index.php/internationalaffairs/lowu/9969

政府統計處出版。《香港的女性及男性》。20011年版,頁29-33,下載自http://www.statistics.gov.hk/publication/stat_report/social_data/B11303032011AN11B0100.pdf

面書「向盛女愛作戰說不」群組:http://www.facebook.com/saynotobridewannabes

項婉婷著,《盛女的剩餘價值》,下載自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72307&Pid=2&Version=1288&Cid=721&Charset=big5_hkscs

錢鋒著。《「盛愛男女」的反思》,下載自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72084&Pid=2&Version=1286&Cid=641&Charset=big5_hkscs

 


附頁

節目中五位女主角簡介:

 

Gobby30歲),餐廳經理,是五位主角中唯一位曾經結婚的,育有一名女兒。但25歲時丈夫另結新歡,離婚收場。她也曾進入另一段戀情中,可惜也是失敗告終,在關係中受盡傷害。她認為自己學歷低、外表不漂亮、離過婚、有小朋友,年紀開始大,難以找到伴侶。節目中旁白在介紹她時,經常形容出她「沒有自信,充滿負能量的Gobby」。

 

Suki28歲),銀行職員,在參與節目的幾個月前男朋友變心,失戀的她因為抑鬱而令體重下降至100磅。她是唯一一位在節目中找到男朋友的,因她擁有「小鳥依人,活潑開朗」的性格。

 

Bonnie29歲),市場文員。個人較為直率,被形容為「義氣兒女」,雖然個性較為豪邁,但也害怕孤單,期望身邊能有伴侶可依靠。

 

Mandy,高級客戶經理。是一位典型的「三高」女士,學歷高、收入高、智商高。因為專注事業而一直未有談戀愛。她認為愛情不是她人生的所有,若然遇不到合適對象便寧可單身。她在第三集後決定退出節目,原因是因為她已經了解了自己在愛情方面的取向。

Florence39歲),會計師。家庭背景良好,名校出生,擁有碩士學位。十年前失戀後,一直不能開展新戀情,潛意識不斷將所遇到的男士與前度男朋友比較,對伴侶有很高要求,執著於等待真愛出現。她經常被專家團隊評為「脫離現實」,想追求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但卻沒有想到自己的條件及社會實況,仍然以尋找男朋友的心態來找找丈夫。

 



[1] 參「盛女愛作戰」維基百科網頁: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B%9B%E5%A5%B3%E6%84%9B%E4%BD%9C%E6%88%B0

[2] 有網上評論指出這些「專家團隊」其實根本沒有任何的專業資格,而他們所發表的言論或行為更對參加者心理上帶來負面影響,詳情可參http://www.facebook.com/saynotobridewannabes

[3] 參王希真:「做盛女,不做人造剩女」一文,下載自http://lifestyle.etnet.com.hk/column/index.php/internationalaffairs/lowu/9969

[4] 「剩女」是中國大陸的用詞,指剩餘的女性,在北京,這樣處境的女性有超過五十萬之多。

[5] 有日本作家指出,年過三十的女性,即使事業有成,但只要是適婚而未婚就是「敗犬」;而能夠結婚就是「勝犬」。

[6] 參政府統計處出版。《香港的女性及男性》。20011年版,頁29-33http://www.statistics.gov.hk/publication/stat_report/social_data/B11303032011AN11B0100.pdf

[7] 2010年全港總人口為7,067,800,女性有3,575,300人,而男性則有3,310,500人。

[8] 同上,頁3143(表2.4

[9] 同上xxvi

[10] 同上xxvii

[11] 《盛女愛作戰》第一集,下載自http://mytv.tvb.com/lifestyle/bridewannabes/128960#page-1

[12] 從「盛女爭議」看戀愛婚姻文化,下載自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72074&Pid=2&Version=1286&Cid=942&Charset=big5_hkscs

[13] 認為單身是有所缺欠的想法,只是希臘神話的思想。古希臘相傳人本是一種雙頭雙面,四手四腳的靈物,後來造物的神害怕人越來越聰晞,便一刀將人劈開成兩半,於是世上就有了男與女,注定他們一生都將苦苦尋覓自己的另一半

[14] 楊詠嫦著。《聖經的單身觀》。香港:播道神學院,20075月初版,頁16-8

[15] 同上,頁19-21

[16] 創世記一章2627節,五章13節,九章6節。創世記一章2627

[17] 蘇穎睿著。《基礎神學 --- 信仰進深21課》。香港:宣道出版社,20065月初版,頁129-130

[18] 保羅神學辭典

[19] 陽、撒母耳亞當斯著。便雅憫設計製作公司譯。《七挑八選意中人:如何知道就是他/她》。香港:浸會出版社,2005。

[20] 鄭順佳著<單而不獨:對單身貿性的神學和倫理反省》。《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36期(2004年1月),頁50-1

[21] 希伯來文lysh是個關係性的字。

[22] 蘇穎睿著《基礎神學 --- 信仰進深21課》,頁132-3鄭順佳<單而不獨:對單身貿性的神學和倫理反省》,頁54-55

[23] 蘇穎睿著《基礎神學 --- 信仰進深21課》,頁132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