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People Augustine 王家銘: 歷史神學(一) 閱讀報告
王家銘: 歷史神學(一) 閱讀報告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uesday, 17 December 2013 09:54

歷史神學(一) 閱讀報告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王家銘

一、 引言

奧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是西方教會的一位神學巨擘。曾有人言:『當我們想起懷特海教授關於西方哲學是對柏拉圖的一系列腳註的評論時,我們也能同樣公正地說,西方的基督教神學也是對奧古斯丁的一系列腳註』。[1] 奧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本文是圍繞由王曉朝於2003年由道風出版社翻譯出版奧古斯丁的《上帝之城(上冊)》中的第一、二卷(1-98)所作的閱讀報告,當中的引文及頁數全部引自上文的中譯本。為免過份累贅重複,筆者在後列了引文的頁數之後便不作註腳了。下文會先有《上帝之城》的簡介,然後會在第三大段把描述和討論合在一起來作本書的重點分析。

二、 奧古斯丁《上帝之城》簡介

《上帝之城》是奧古斯丁晚年的重要神學鉅著,歷經十四年(AD413-427)才告完成。《上帝之城》是在基督教備受攻擊和質疑之時所寫就的護教作品,其中有若干的章節都包含了奧氏對基督教的敵對者的攻擊提出答辯。全書共分廿二卷,略分為兩部分:(1) 第一至十卷是奧氏重評羅馬帝國的歷史,論證羅馬地的毀滅與獨尊基督教為國教而禁絕其他偶像崇拜沒有關係;(2) 第十一至廿二卷是討論到關於奧氏的基督教歷史觀,涉及到人類社會的起源、發展和結局。[2] 所以,本文所選取的討論範圍屬於奧氏對基督教辯護的開段,他的討論也集中於回答已經存在著的從教外對基督教的攻擊和質疑及教會內的一些疑問。卷一和卷二分別有3629章,每章都有一標題明確指示奧氏所想回答的問題及所要辯護的目標。下文將會按其內容重點分析。

三、 重點分析及討論

(1) 第一卷

收錄在本書的卷一章1之前的是奧氏撰寫整部《上帝之城》的前言,道出了全書的寫作目的就是要為『最榮耀的上帝之城......作出辯護』(2)。在章1,奧氏攻擊羅馬人的忘恩負義,指他們在戰爭中當羅馬城淪陷之時,他們先是得以躲藏在基督教的教堂之內而保命,卻在逃過劫難之後把戰爭的災難歸咎於基督教(3-5)。而章2-7便詳細回應羅馬人把羅馬城淪陷的責任歸咎於羅馬獨尊基督教為國教而把其他建國以來一直『保護』他們的諸神祭祀禁絕而惹來諸神的憤怒的指責(5-11)。奧氏是以先假設羅馬人的說法是正確的,然後從建國的歷史和他們親身得以在基督教堂內受到保護兩方面指責他們忘恩負義,先是攻擊他們的品格,繼而連消帶打的指出真正能保護人的不是諸神,而是基督教的神。

從章8-28,奧氏簡短回應了為何不義的羅馬人同樣可以領受神的保護後,便轉而回答一連串從教會內部對羅馬城淪陷的影響所提出的疑問。這些疑問包括信徒在戰爭中失去財物、死亡、被俘虜及姊妹被姦污的問題,而在其中的章17-28更有詳盡的篇幅特別討論被姦污的女性可否為了保持貞潔或逃避羞辱而自殺的問題(12-44)。本段先討論章10-15的前三個問題,然後才另開新段特別討論章16-28有關問題。章10,奧氏面對信徒提問為何神會容讓他們在戰爭中失去財產,他反問信徒為何會問這個問題來回應。奧氏鼓勵信徒如果因為這些身外物的失去而覺得『痛苦』的話,應該反省為何會貪愛世界的錢財,讓這些成為信仰的攔阻(16-20)。章11-13則回應了信徒在戰爭中死亡,甚至死無葬身之地的疑問。奧氏以將來的肉身的復活來安慰信徒不要為不能安葬弟兄姊妹的遺體而不安,因為『在上帝的眼中,滿身爛瘡的乞丐被天使接走,不是將他送入大理石的墳墓,而是使他在亞伯拉罕的懷中重生,這才是豪華的葬禮(22)(20-24)。章14-15,奧氏先以舊約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也曾在異邦作俘虜但卻一直蒙神保守來回應信徒在羅馬城淪陷的戰爭中成為俘虜的不安,繼而以羅馬歷史上勒古魯斯(Regulus)也曾經被擄而不會因而歸咎於他所信奉的諸神來回應質疑者如果因為戰敗的俘虜中也有基督徒就嘲笑神無力保護他的子民是自相矛盾(24-27)。從上文的描述可見,奧氏對於信徒的答辯和其在章1-7對羅馬人的答辯相當不同。而筆者亦留意到,章15對羅馬人的回答以及章10-14對信徒的回答也有分別,奧氏在面對信徒的疑問時主要會立足於聖經的教訓和聖經人物的榜樣來回應,而在面對未信的羅馬人時,則主要以他們自身羅馬歷史中的人物事蹟來回應。面對未信的羅馬人,在答辯他們的質問時,聖經確實對他們並沒有如對信徒有著超然而絕對的權威,所以奧氏的辯護根據主要來自於他們的歷史和在邏輯理性上指出其自相矛盾之處。

16-28是卷一在內容上是自成一段的,奧氏需要回答一些在羅馬淪陷的戰役中被敵軍姦污的姊妹的兩個問題,分別是被姦污的人是否屬於犯姦淫及基督徒可否自殺。前者是信徒認為在非婚姻的關係下發生了性行為而失去貞潔的人是犯下了『不可姦淫』的誡命;後者則是信徒因為不認同強加於身上被姦污的羞辱,想以死明志,及如果在明知即將面對被姦污的命運時可否自行了斷以保持自己在世為人的貞潔(27-30)。對於兩者,奧氏皆認為不是基督徒自殺的理由。其根據主要是在第6 『不可殺人』,而信徒自己當然也是人,所以自殺就是殺害了一個人,無論如何便是犯罪了(33-35)。奧氏再提出在羅馬及教會歷史上分別有盧克萊提亞(Lucretia)、加圖(Marcus Cato)的事蹟及一些在類似的處境中以自殺來為主殉道的聖徒為例子,但都不是當前的信徒應該效法的榜樣而拒絕信徒因而可以效法他們自殺(30-3236-41)。奧氏整個教導的根據乃是認為人犯罪是基於人的敗壞了和向罪動搖了的意志,而不單是來自於犯罪的肉身。這是針對著那些無力抵抗侵犯以致失去貞潔的人是否因而犯下姦淫的問題。奧氏在卷一章16論到人的犯罪時指出:『如果意志能保持堅定,沒有動搖,但是仍舊不能無罪地加以逃避的時候,別人無論對肉體,或在肉體上做什麼事,都不是承受者的錯』(27)。建基於奧氏認為被姦污的人不應承受施暴者的罪行,奧氏在章17再反問:『為什麼要用殺死一名無辜者的辦法來逃避別人的罪行呢?』(28)。職是之故,奧氏乃提出基督徒無論在任何情況都不可自殺的教導。如上所述,本段略長的段落是集中討論信徒可否自殺的問題,但在這個問題的背後其實是被姦污的人會否因為其不能抵擋強施其身的暴行而沾染了罪惡而為神所不喜悅? 而假設這問題成立,被姦污的信徒便嘗試以某些方法去除這些強加其身的罪惡。而從奧氏的論說策略來看,他乃是先去處理那埋藏於背後的核心問題,直指罪並不會在意志堅定的肉體上發揮作用,繼而才逐個從各個不同的角度探討自殺的合理性。筆者認為這是一種類似『擒賊先擒王』的論說策略,先破問題背後的核心,然後再處理其他的枝節。這是建基於對辯論對手和周遭文化環境的認識的辯論方法。

29在內容上相對獨立,回答羅馬人質疑基督徒同樣在戰亂中受災,是不是神沒有能力保護祂的子民。奧氏當然反駁這樣的說法(44-45)。章30-35為一個小段,奧氏嘗試指出神使羅馬城淪陷的原因是要把羅馬人從敗壞的道德祭典和放縱無度的生活中拯救出來,這個災難就是神對羅馬人的一個警告(45-50)。接著在章36,奧氏則簡略地預告了在卷二會涉及的主題(50-51)。奧氏在這裡指出苦痛或災難是引領人於現在沉醉的生活中警醒過來歸向神的機會,是要開啟下文在卷二集中討論羅馬人在尊奉基督教以前所仰賴所沉迷的偶像崇拜在道德上是何等墮落的討論。

(2) 第二卷

第二卷共有29章。章1-3屬於縱論的部分,有在卷一和卷二之間承先啟後的作用。奧氏先道出他的這本辯護著作不會涵蓋所有敵對者所提出的問題而只會涉獵到他所認為重要的部分,並簡略地概括在卷一所提及過的話題。奧氏認為羅馬城淪陷的真正原因不是因為尊奉基督教而禁絕了異教諸神的祭祀,從而失去了諸神對羅馬城的保護,而是因為羅馬人因為崇拜虛榮的慾望,創造了諸神和崇拜諸神的不潔儀式,致使羅馬人的道德水平每況愈下,終致滅城的災禍降臨(54-57)。奧氏在卷二及本文篇幅沒有涵蓋的卷三,從回顧羅馬的歷史來指出即使在諸神祭祀興盛如日中天的時代,因著他們的貪婪、虛榮和邪惡所帶來給羅馬城的災難就從不斷絕,從而指斥說諸神能夠保護羅馬城的說法極之荒謬。而在卷二,奧氏先集中討論了羅馬人對諸神的祭祀與他們道德低落之間的關係。

4-8,奧氏指出羅馬人的道德低落就是表現在他們以不潔和敗壞的儀式去祭祀他們的諸神。另一方面,由於他們的諸神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接受人的崇拜卻沒有為人定下道德的標準和指令使人得以遵從,又使他們的道德愈加敗壞(57-63)

9-14,奧氏指出羅馬人一邊說他們崇拜諸神,尊崇諸神的祭祀,但卻在另一方面在法律上嫌棄那些負責諸神祭祀的人員成為羅馬公民,因為覺得那些參與諸神祭祀的人道德低下和不潔。如此的虛偽,更使羅馬人的諸神及他們的品格遭到很大的質疑(63-72)。章15,奧氏斷言指責羅馬人是為了虛榮的緣故而選擇崇拜諸神(72-73)

16-27,奧氏以相當詳盡的篇幅闡述起羅馬人的立國伊始便是建立在眾多的邪惡包括強搶民女、殺害親人、混亂、貪婪和野心等之上,以致在國家歷史上其實一直也充滿著這些敗壞的道德。羅馬人追隨諸神帶來個人道德的敗壞,使得他們自己利慾薰心,『根本不在乎這個國家的衰落和腐敗』(79),『而只關心個人能夠增加的財富』(79)。另一方面,羅馬諸神對羅馬人的道德敗壞而引致而來的毀滅,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避免之,更進一步引證到諸神根本無力保護羅馬城的淪陷(73-95)

28,奧氏指出基督教是真正能帶領人得到幸福生命的宗教,人得以在其中『解釋真正的上帝的誡命,敍述上帝的奇跡、讚揚上帝的恩賜,或者是尋求上帝的恩惠』(96)。最後在章29,奧氏勸告那些已經讀完了整個卷二的讀者要認識真正的宗教,摒棄並且批判羅馬諸神的異教,為進入上帝之城作好準備(96-98)

與卷一不同的是,奧氏在卷二不只是單純地把敵對者的攻擊和質問逐個分段來回答,反倒是透過剖析及重新評估整個羅馬諸神的祭祀系統及背後的神學理念,對其從道德觀及果效上作出嚴厲的攻擊,為自己整體的護教策略立下一個無可動搖的根基和前設。但要進入敵對者偶像崇拜的整個源遠流長的祭祀傳統和神學理念,沒有相當的學識和文化修養,談何容易。奧氏在卷二的貢獻在於指出羅馬人、羅馬諸神與羅馬城三者互為建立的關係原來都只是建立在邪惡、虛榮和敗壞之上,從根基上破壞敵對者所提出的質疑的合理性,而不把護教和宗教對話單停留在各說各話的階段。

四、 總結

奧氏之《上帝之城》堪稱其晚年的大作,蘊含他一生神學思想的結晶。再加上當時的教會正面對著眾多的攻擊和質疑,要撰寫一部全面的護教作品殊不容易。我們只從整部《上帝之城》的廿二章抽取首二章來分析討論,便覺奧氏很多用以護教及宗教對話的策略和論據都對當代的護教手法有很多的提醒和啟迪。

 



[1] 王曉朝:(《上帝之城(上冊)》〈中譯本導言〉),收奧古斯丁著,王曉朝譯:《上帝之城(上冊)(香港:道風,2003),頁xxxv

[2] 同上註,頁xxxi - xxxii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