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Method of Christian Ethics 陳素飾: 閱讀報告
陳素飾: 閱讀報告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hursday, 29 August 2019 22:36

閱讀報告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陳素飾

⼀、引⾔
要建構⼀套基督教倫理學,其依據為何︖衛斯理提出的四⼤⽀柱包括聖經、傳統、理性、經驗。⽽其中,聖經是神的啟⽰,所以不論在信仰教義的層⾯上,還是⽣活倫理的層⾯上,同樣是基督徒的最⾼權威。因此,基督教倫理學的建構必須從聖經出發。
是次閱讀的兩份資料分別從新舊約聖經建構其倫理觀,為讀者提供思考基督教倫理的聖經基礎。兩書作者透過描述經⽂內容,加上嚴謹、正確⽽有深度的釋經,整合出古時神的⼦民、早期教會和先賢如何在不同處境裡忠⼼地傳承信仰和⼀些核⼼的倫理遠景(moral vision)。作者更引導讀者從經⽂中的世界推展到現今的時代處境,仔細演譯⼀些重要的倫理議題。以下會先簡述兩本書的內容,再作出整體的分析和評論。
⼆、內容描述
1. 《基督教舊約倫理學》
《基督教舊約倫理學》(下稱《舊》)分為三⼤部分。在第⼀部分「舊約倫理學架構」中,作者萊特(Christopher J. H. Wright)提出⼀個以「上帝」,「以⾊列」和「應許之地」三⽅⾯構成的中⼼範式(paradigm),並分別以神學、社會、經濟三個角度論述其建構舊約倫理學的的框架,確⽴了舊約倫理學的⼤原則,為下⽂討論⽴下基礎。在第⼆部分「舊約倫理學主題」,作者把中⼼範式的應⽤擴展至「上帝」,「⼈類」和「⼤地」三⽅⾯,討論如何把舊約倫理原則應⽤在實際處境上。第三部分「舊約倫理學研究」則檢視了從初代教會到當代的倫理研究進路和發展。
在本書中選讀的資料,內容圍繞⽣態、貧窮、政治與公義這四個倫理議題。在第四章「⽣態與⼤地」中,作者以創造論作為討論⽣態倫理觀的起點。因為⼀切都是神創造的,整個世界都屬於衪,是神所掌管的,但世界同時是神賜予我們的。⼈類活在上帝所賜下、所交託的世界下,有責任要與整個受造界⼀同頌讚與榮耀上帝,因為上帝的創造本是好的(⾴148-149)。⼈類對其他受造物的治理,須效法「上帝的形象」(imago Dei)(⾴154-157),以僕⼈式的王權互相服待(⾴158-161)。另外,作者亦指出上帝、⼈類、⼤地三者關係之密切(⾴176),如⼈的墮落與地所受的咒詛有連帶關係(⾴166-169)︔ 社會的公平正義與⾃然界的和諧也密不可分(⾴173)︔ 以⾊列與上帝的⽴約關係,也表現在他們得著或失去⼟地的歷史中(⾴171-172)。最後作者指出救贖的終末盼望是指向新的創造(⾴180)。
在第五章「經濟學與貧窮」中,作者指出在創造時,⼤地是賜給所有⼈的,眾⼈應共享⾃然資源(⾴189),並有責任和權利從事⽣產性的經濟活動(⾴190)。可惜現實中,⼈類墮落導致資源的衝突、⼯作的敗壞、永不滿⾜的期望和不公平的分配等問題(⾴191-196)。作者接著指出救贖神學對⼈類經濟的意義。以⽴約為基礎的經濟學使以⾊列的經濟體系恢復創造的價值和原則,其中著重的並非⾃身利益,⽽是以愛和相互⽀持為基礎(⾴200)。最後,作者指出貧窮問題的主要成因是欺壓、剝削和濫權(⾴215-217),並以舊約不同⽂體的內容對此作出回應。他認為本著對上帝性情和應許的認識,基督徒對解決世界貧窮問題應持有終末的盼望。(⾴226)
第七章「政治與列國」中,作者指出種族和⽂化的多元,是神創造的⼼意(⾴271)但墮落後⼈類社會失序,神就透過以⾊列這獨特的政治實體,使世⼈明⽩衪對世界的⼼意(⾴269)。接著,作者審視在舊約五個不同時期中上帝⼦民的身份、國家政府的特質以及上帝⼦民對上帝概念的認知(⾴276),再從中找出規範來為權柄定位。他認為根據以⾊列政治神學的探討可⾒:所有權柄來⾃上帝︔政治權柄來⾃⼈民又來⾃上帝︔政治權柄⾏使應有僕⼈模式。此乃討論政治倫理的前設和原則。最後,作者指出以⾊列的終末觀帶來普世視野的觀念,因列國正「觀看」上帝對他們的⼀切作為,並最後會因此得益 (⾴310-311)。上帝的終極⼼意是在列國中創造⼀群⼦民,⼈類⼀切都要更新,指向最後那個新秩序的榮耀盛景。
第八章「公平與公義」談及上帝所展⽰、要求、應許的公義。作者指出「公平」與「公義」是舊約倫理的基礎,根植於上主的性情 (⾴319)。作者對「公義公平」這詞作出字義分析:公義有正確、準確意思︔公平則有撥亂反正,介入錯誤意思,多⽤在司法訴訟。當它們並列出現時所表達的意思,不單指向符合某群體所接受的⾏為標準下正確的⾏為或狀態,更是⼀種⾏動的呼籲,意指以軟弱者的冤屈為⼰任,為他們辯護 (⾴320-321)。在以⾊列歷史中,他們體現上主的公平公義,如出埃及事件就是上主在兩⽅⾯—審判和救贖—彰顯其公平正義⾏動的典範。(⾴325)在詩歌智慧書中,可⾒公義是上帝對以⾊列的要求,⽽公平是上帝對⼈間掌權者的優先要求。最後,上帝的公義是延至末世的,上帝應許衪終必來到,並將會實現他所⽰範和要求的公義在⼈間。

2.《基督教新約倫理學》
《基督教新約倫理學》(下稱《新》)共有四部分。在第⼀部分,作者海斯(Richard B. Hays)歸納每卷書的神學信息,從保羅書信,到福⾳書,到約翰著作和啟⽰錄,個別探討其基督倫、教會論、末世論以及其敍事世界如何作為倫理⾏動的場景,然後建構出⼀套新約倫理觀。第⼆部分指出新約倫理的⼀貫性,作者歸納了三個焦點意象—群體、⼗架與新造,作為建構倫理意境的起點。第三部分提出聖經倫理的五種詮釋策略及應⽤原則。第四部分討論具體的倫理課題。
在本書中選讀的資料集中描述四福⾳及啟⽰錄如何建構倫理⽣活意境。在第三章「⾺可福⾳:背起⼗架」中,作者指出⾺可福⾳是⼀則有關彌賽亞被釘⼗架的故事。耶穌之死和受苦有⼀種典範性,是⾨徒理當跟隨的樣式(⾴81) 。⾺可強調外在單純的順服,⽽不是內⼼的動機和意向,只有以⾏動跟隨主的才是真⾨徒 (⾴83) 。他認為蒙召作⾨徒,就是作僕⼈,⼀如耶穌捨⼰所顯出的僕⼈樣式,受苦服事⼈,棄絕對權⼒的渴望。(⾴108)⽽⾺可的末世論強調神國⼀直存在的「未來」性。在⾺可的短篇結局裡,⾨徒縣在復活信息跟親身經歷復活主這兩者之間,期待著未來在主再來時與衪的相遇,也強調了末世快來的急切性,這份期待不容許在作⾨徒的激進要求上有任何妥協的可能。(⾴115-116)因此⾨徒必須儆醒,以捨⼰和犧牲的服事,背起⼗字架來跟隨主,以⾃身⽣活,作主⾨徒,來補上全書結局。(⾴121)
第四章「⾺太福⾳:為天國受訓」指出⾺太以耶穌作為教師,他是有權威的,他承接和延續律法,他⽤帶有權柄的⽅式重新闡釋律法,也成全律法(⾴127-128)。⽽⾨徒則是⼀群為天國受訓的⼈,是⼀個屬於耶穌、講求完全的倫理群體(⾴130),要在世界彰顯神末世公義的特性。因為⼈的⾏為根本上是由品格所長成的,所以⾺太著重愛、憐憫和饒恕,以此為教會⾏動倫理的標準。⼈必須在愛的雙重誡命及憐憫的光照下,重新解讀律法上的每件事。(⾴134-135)。⾺太的末世論強調將臨國度的信息,指出耶穌基督滿有權柄的與衪的⼦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這樣的末世觀亦成為教會倫理⽣活的理據:順服神的動機,是不斷⽴基於每個⼈在末後審判時所要得到的奬賞或懲罰。(⾴142)
第五章「路加福⾳—使徒⾏傳:透過聖靈的能⼒得釋放」。路加筆下的耶穌是充滿聖靈能⼒的僕⼈。彌賽亞的作為,是釋放⼈得⾃由的⼯作 (⾴117)。基督也是先知、神的受膏者、公義的殉道者。⽽教會則是帶著聖靈能⼒的、蒙⼤恩的新⽣群體。聖靈降臨在信徒身上,使之有⼤能和傳福⾳的喜樂,延續耶穌的任務,向受捆綁之⼈傳揚釋放⾃由的信息 (⾴160-162),「攪亂天下」。路加的末世觀削減對⽴即性末世的期待,淡化末世的警號,強調⾨徒要專⼼作宣教任務,不只是堅忍等待末世來臨。(⾴174-175)⽽末世聖靈的澆灌,要使帶著聖靈⼤能⾏事的教會成為⼀個末世的群體,把神要成就的未來帶入到教會⽣活中,可以向世⼈⾒證復活的⼤能,並全然翻轉有權⼒與被壓迫者的未來。(⾴176)
第六章是「約翰福⾳及約翰書信:彼此相愛」。約翰所描寫的耶穌是從天⽽來的那個⼈,是形⽽上的,彰顯出屬天榮耀(⾴187),並強調衪既是神又是⼈,因⽽產⽣出強烈的弔詭張⼒。約翰描寫教會是耶穌的朋友,住在耶穌裡,但她與世格格不入,甚至是與世全然隔絕。彼此相愛似乎只是內部相愛,這是因為當時教會遭到猶太⼈拒絕和排斥,教會要重新定義⾃⼰--「我的國不屬這世界」。在被仇恨的世界中,教會內部的彼此相愛,是團體⾃保的⾏動,也成了真光的記號(⾴196-197)。約翰肯定教會要延續耶穌在世上的任務,照衪的樣式⽣活,受到同樣的待遇(⾴191)。選擇與猶太⽂化情境相隔離,甚至抗衡的⽴場,從根本上決定了約翰福⾳的倫理觀:⼀個⼈若不交出特權地位,就無法成為跟隨耶穌的⼈。
(⾴198)約翰把現今和未來兩種末世論並列呈現,認為信徒已經與基督出死入⽣。末世的審判因耶穌降⽣已來到世間,不⽤等到將來。(⾴200-201)。保惠師也「住在」教會當中,持續同在,讓⼈經歷到因住在耶穌裡⽽有的永⽣(⾴202-203)。另⼀⽅⾯,約翰也強調末⽇復活,展⽰了已實現和最終末世論之間的張⼒。
第八章是「啟⽰錄:與獸抗戰」,作者指出啟⽰錄透過精⼼想像的意景,讓⼈明⽩教會是個與邪惡勢⼒相爭的另類群體(⾴231)。書中強調基督是被殺的羔⽺,他順服至死⽽掌權,透過受苦⽽勝過世界 (⾴233)。⽽教會作為耶穌的跟隨者,其召命正是像耶穌⼀樣受苦⽽取勝,成為忠信的⾒證,抗拒世上帝國的不公不義,宣告權柄全屬上帝(⾴235)。啟⽰錄的終末論強調新天新地,有指向未來末世救恩的詩意表達,為信徒帶來安慰,並呼召教會悔改,看清獸及假先知的謊⾔跟虛妄,警覺地對抗迷惑⼈的勢⼒,得神所應許的獎賞(⾴241)。
三、整體評論
1. 治學嚴謹,忠於聖經
在後現代主義的氛圍下,正典權威被貶低,聖經內容被視為處境化及過時,但兩書作者均認定上帝所啟⽰的正典的價值,致⼒忠於經⽂,按各書卷背景及神學⼤原則仔細詮譯,帶出倫理整合,重新演繹聖經的跨世代的意義,⼗分寶貴。
《舊》的進路⼗分清晰,「上帝」,「以⾊列」和「應許之地」的三角中⼼範式(paradigm)有助函蓋⼤部分的經⽂。萊特帶領讀者進入規條背後以⾊列⼈與上帝間的關係,在這個神⼈互動的⼤故事、⼤脈絡裡思考其倫理觀,非常有系統地重構舊約場境,並引⽤⼤量經⽂佐證。他也著重神學反思,在每⼀章都分別以創造、墮落及終末的神學角度去檢視不同的倫理議題,致⼒表述舊約倫理對今天基督徒⽣活和思想的適⽤性。創造論讓讀者知道,在上主創世的⼼意裡,世界本是美好,但⼈的墮落導致不同的倫理問題出現,但終末的願景卻帶給讀者盼望脫離這些倫理困境。⽽最後,《舊》在第三部分羅列了歷來倫理研究的學術辯論,對各種研究進路加以評論,點出其研究⽅法、詮釋的問題,並提供了「延伸閱讀」的書⽬,同時具備歷史闊度和討論深度,適合神學⽣作進深研究之⽤。
《新》的⽬標是要「反思教會的⽣活如何被新約的⾒證⼈塑造。」(p159) 海斯認為該⽤聖經⾒證來引導教會⽣活。因此,本書著重如何從聖經建構倫理的⽅法,特別是聖經的詮釋及歸納成原則的過程。他提出「新約倫理的四重任務」:從解釋新約證⼈的道德意境的描述(釋經)開始,通過這些多元⽽不同的意境的綜合,到基督教倫理中聖經的運⽤(詮釋學任務),最後是將新約形成的道德應⽤於當代⽣活的務實任務。⽽且,作者非常重視聖經本身的內容,他認為每⼀書卷的神學與倫理觀是分不開的,所以往往先仔細研讀經⽂,並以經⽂作為起始點,再歸納每卷書的神學信息,以教會論、基督論和末世論作出仔細分析。海斯充分認識到批判性的聖經學術和當代道德困境的複雜性,也對新約敘事的獨特性有深切了解,因此,不論是描述聖經、歸納聖經、詮釋聖經以致總結出倫理原則的任務,海斯都以嚴謹認真的態度對待之。他不但研究聖經各書卷特異性的價值,更嘗試尋找⽅法去貫穿整本聖經的命題或敘事,梳理新約聖經中不同書卷看似不⼀致的的問題,整合性地理解聖經,以致能夠提供論理基礎,成為跨時代的信息讓信徒得以作倫理判斷,其中所作的整合功夫實在值得欣賞。
總括來說,兩本書都是治學嚴謹,忠於聖經的好書,為我們提供了⼀個非常好的聖經基礎,讓我們整全認識聖經的倫理教導。聖經是我們⾏事為⼈最⾼的標準,我們可以此為規範,再發展出更多具體的倫理議題討論。
2. 內容豐富,深入淺出
要以新舊約眾多書卷作為研究範圍,然後再從新舊約聖經各類型的故事、歷史、詩歌中選出數個神學信息成為新舊約聖經的焦點主題,成為建構倫理觀的基礎,實在不容易。然⽽,兩書作者學術⽔平很⾼,表達⼿法也深入淺出。
萊特的寫作原意是要成為普羅⼤眾都讀得明⽩的⼀本書(⾴28),因此他以易於理解的⽅式呈現不同的材料。但本書的學術價值卻並沒有為了遷就讀者的程度⽽減少。書中內容豐富,包含範圍很廣:聖經原⽂字義、神學家的看法、古時以⾊列民的⽣活及其他相關背景等資料,作者都⼀⼀羅列,⽤以解說其舊約倫理觀,開闊了讀者的視野,幫助⼀般讀者都能在學術層⾯上較全⾯並多角度地認識舊約聖經中的敍事。
海斯⽂筆流暢,演譯新約作者的敍事及其背景時,都像說故事般,描述具體,起承轉合,有條不紊,使彌賽亞故事更顯⽴體,吸引讀者沉浸於聖經的敍事世界中,讀起來充滿趣味。雖然作者有深厚新約研究的根基,但他寫作時卻能從信徒的角度出發,嘗試引導讀者⼀同發掘耶穌及早期教會的故事在今天的倫理意義,深入淺出,幫助讀者能輕易明⽩及跟隨其脈絡,也幫助讀者更加體會新約倫理的多元性。作者在背後的篩選、歸納、組織和鋪排的功夫,實在值得欣賞。
3. 切合時代需要,引發教會反思
普遍⾹港信徒對從基督教倫理學或新舊約倫理學的認識僅屬表⾯,⼀⽅⾯是因為⾹港教會缺乏深入探討基督教倫理學的氛圍和平台,另⼀⽅⾯是因為中⽂的倫理著作⼤多是圍繞⼀些熱⾨議題⽽作,少有以整體舊約或新約聖經為基礎、論及聖經倫理怎樣指導倫理抉擇及重視從聖經建構倫理的過程與⽅法的學術著作。
但筆者認為倫理責任是需要被重視的。教會作為聖靈⼤能所帶領的群體,需要在不認同、不了解基督教信仰的⽂化下去⾒證基督的⼤愛,不斷努⼒、忠誠地回應神對教會的呼召。信徒理應學習在不同處境中去作負責任的決定,察驗經⽂對我們的意義,作出相應的判斷和⾏動。特別是⾯對⽇新⽉異的倫理挑戰,深入認識新舊約經⽂所表述的基督教倫理意境,明⽩其中的倫理建構⽅法論,反思傳統和⾃身信仰是很重要的。《舊》與《新》嘗試把聖經世界與當今世界作「視野融合」,把現代詮釋者與古代作者的視域融合,成功建構了以聖經為基礎又切合時代需要的倫理觀,正正是⾹港教會非常需要拜讀的著作。
雖然兩書相對較集中研究聖經的場景,只有較少部分著墨於具體的倫理議題,未必能處處與今天教會處境對照,或直接為信徒提供快捷的答案,但作者對經⽂的嚴謹詮釋,奠下了最重要的基礎,讓信徒可以持著優良的聖經原則,⾃⾏延續發展具體的倫理討論。因此,⼆書作為基督教倫理學的入⾨著作,最適合不過。
四、閱後反思
《舊》提出神學、社會與經濟整合的倫理三角,《新》描述群體、⼗架與新造的倫理意境,兩者分析的材料與進路均不盡相同,然⽽,筆者發現,若綜合比較兩書所建構的倫理觀,仍然可以在不同之中觀察及歸納出⼀些倫理的基礎性規範,兩書作者所提出的觀點不約⽽同地帶給筆者相同的洞⾒,就是倫理的宗教性,即⼈與上主之間的關係,以及倫理的社群性,即⼈與⼈之間的關係。其實,這兩個⽅⾯,是息息相關的,下⽂會詳述之。
1. 倫理的宗教性—⼈與上主之間的關係
雖然整部舊約的敍事橫跨不同時代,⽽在不同時代中,神的⼦民有不同的表述或⾏為表現,但《舊》的作者萊特並不認為在不同時期或不同群體之間存在完全不同的道德準則,反⽽他,他認為,以⾊列有⼀個共同的「故事」,可以為道德反省提供了⼀個框架,⽽這個故事,正是以⾊列作為上帝⼦民的故事。這故事重視以⾊列⼈與神的⽴約關係,並以神賜的⼟地作為貫穿整部舊約的主軸。舊約透過描述以⾊列民得著和失去⼟地,探討以⾊列民如何認知和體驗他們與上帝的關係,從⽽探討他們的倫理觀念。
⾸先,作者強調⼤地是屬於上帝,也是上帝所賜的,⼈類須認清⾃⼰的身份,並效法「上帝的形象」(imago Dei),以恩慈對待其他受造物,作好管家的職份,以榮耀上帝。同時,權柄也是屬於上帝的,⼀切權柄皆來⾃上帝。透過律法,上帝教導⼈順服其主權,以愛上帝為優先。種種由墮落後開始出現的倫理問題,都可歸因於⼈與神關係的破裂。當⼈與上主之間有正確的關係,⼈類才得以正確運⽤上主所賜的權柄,合宜地管理上主所賜的⼟地,此為⽣態倫理及政治倫理之基礎。
其次,不論是⽣態、貧窮、政治或公義的議題,所有⼈類倫理⾏為的起始點和基礎均為上帝的創造及衪本身的美德。在「公義」的⼀章,作者以上帝為核⼼進⾏反思,指出「公平、公義」是根植於上主性情,因此,在回應貧窮或政治的議題上,舊約倫理要求神的⼦民踐⾏公義,歸跟究底其實是要求神的⼦民按上帝的形象⽣活,反映上主的性情⽽已,這與新約⿎勵⼈追求活出耶穌品格如出⼀轍。再者,作者認為神的⼦民在⾯對世界上各種倫理問題時,可從舊約聖經中看⾒終末的盼望,這份盼望也是本於對上帝性情和應許的認識。綜上所述,可⾒倫理的宗教性。
《新》的內容同樣強調倫理的宗教性,同樣把倫理放置於⼈神關係中。海斯並沒有視新約為單純的道德規範或戒律規條,⽽是著重新約中各個敍事場景,如何描述神藉著耶穌的道成⾁身、受死與復活,透過得救群體的⾒證,傳達出衪拯救、轉化世界的故事。因此,要活出新約的倫理觀,必須進入這個有關耶穌基督和早期信徒的敍事中,將基督視為最終的基礎和榜樣。這是⼀種以基督為中⼼的倫理建構⽅法,強調信徒群體無論在何境況,均需追隨基督。正如他在書中指出:⾺太熱切呼召⼈在道德上要完全,不是叫⼈遵⾏⼀套道德規條系統,⽽是強調背後更深層的⽬的:徹底改變⼈⼼,要⼈活出基督的品格。(⾴131)⾺可認為蒙召作⾨徒,就是作僕⼈,⼀如耶穌捨⼰所顯出的僕⼈樣式。(⾴108)。路加強調耶穌是教會事奉的楷模,⽽約翰的倫理基礎和規範則是以效法耶穌這個⼈為依歸(⾴205)。凡此種種,與活出上帝形象亦是同⼀回事。2. 倫理的社群性—⼈與⼈之間的關係倫理的宗教性不單使⼈內省⼈神關係,更推展到倫理的社群性。在兩書的敍述中,倫理的社群性也是顯⽽易⾒的主軸。倫理並非只關注⼀個⼈與上主的關係或⼀個⼈⾃⼰的個⼈選擇⽽已,更是需要在群體中去探討,在⼈與⼈的關係中實踐的。
《舊》強調倫理學的社會性⽽非個⼈性,因為舊約是始於⼀個社會應該如何成為「聖潔的民族」的願景。儘管舊約中的主要關注點是以⾊列民族,但其倫理含義也延伸至其他民族。在第⼆部分中,八章中有七章均是與社會問題有關的討論。可⾒作者對倫理社群性的強調。當然,個⼈和家庭也很重要,但舊約當中的誡命或吩咐,關於個⼈應如何表現的指引和教導,也同時是為了建⽴⼀個敬虔的群體⽽設,因此,作倫理反思時,必須要思想家庭和個⼈如何融入更⼤的社會、經濟、政治和神學體系。
如《舊》提到⼈類須效法「上帝的形象」(imago Dei),其實推展到社會的層⾯,就是以恩慈對待其他受造物,公平分配經濟所得,建構互助互愛的理想社會。⽽有關權柄的論述,指⼀切權柄皆來⾃上帝,也需要推展至群體之間,指向政府、學校、職場、家庭,甚或教會層⾯的應⽤。例如,作為在上者需要尊重上帝的權柄,採取僕⼈的模式去⾏使權柄。⽽作為社群的⼀員,這種對上帝擁有絕對及最終權柄的確信,能指引信徒如何理解地上政權,履⾏政治責任。⽽⾯對地上社群中不公義的事情時,對上主的信⼼及終末論的盼望也給信仰群體⼒量去忍受既濟未濟的當下,接受上帝應許尚未完全實現的現實,並竭⼒追求和實踐公義公平,尋求政制和政治的改變。
《新》演譯倫理的社群性,可⾒於作者的釋經取向及新約聖經中對教會群體的描述。⼀⽅⾯,海斯認為我們需要梳理新約不同書卷的不同倫理邏輯,先嘗試從新約的時代背景及各成書背景去理解新約作者和編修者的觀點、他們書寫聖經的原因等,才能夠從這上⾯建⽴倫理,及新增⾃⼰的觀點,合出整個新約的倫理邏輯。這樣的詮釋學已肯定了⼀個社群對倫理意境的重要性。我們不能說新約擁有統⼀的倫理,正因成書時代不同,社群在變遷,因此,新約的倫理意境似乎也在改變,以應對當時代的社群。但海斯指出它們有著同⼀的中⼼,就是耶穌的事件,⽽這倫理的宗教性同樣推展出倫理的社群性,就是教會所作的事情。
《新》提到教會是⼀個被上帝的恩典召喚出來、講求完全、帶著聖靈能⼒、有權柄延續耶穌所⾏的神蹟奇事、彼此相愛的新群體,因此,她與世上各種組織不⼀樣,但她並非離世孤⽴的群體,她不滿⾜於只有倫理的宗教性,更強調倫理的社群性,她所有的特質,使她能夠讓福⾳的真理得以廣傳。她屬於上帝,遵守上帝的旨意,以耶穌為楷模,追隨使徒的教導和榜樣,並希望以⾒證活出其所信,抗衡不屬上帝的⽂化和政權,影響及顛覆世界。
事實上,倫理抉擇從來都是需要在社會的層⾯裡實踐的,這也是基督教倫理的公共性。最突顯這⼀點的莫過於約翰所提出的倫理場景。海斯認為約翰福⾳不是只在呼召個⼈信主,或叫⼈接受⼀套教義,⽽是要⼈聽⾒約翰的信息後,進入⼀個新的群體,「進⾏危險的社會重新定位」,帶出「我的國不屬這世界」,全然與其⽂化根源和社會環境勢不兩⽴,並且⽢願為這毫不妥協的忠誠抉擇,付出⼀切社會代價(⾴197-198)。⽽啟⽰錄同樣強調教會與世界之間要有鮮明的畫分,這是聖徒的召命,毫無妥協餘地。神⼦民現階段最重要的呼召,就是要忠⼼⾒證,忍受世上勢⼒⽽來的仇恨對⽴,甚至選擇跟隨耶穌的道路,透過殉道,以義⼈受苦來勝過邪惡(⾴237-239)。這樣困難的社群性倫理實踐當然也是建基於對基督掌權及終末盼望的信⼼才可以做到,可⾒倫理的宗教性及社群性實為⼀體兩⾯的銀幣。
筆者相信,雖然新舊約聖經均有不同的⽂化背景及社會狀況,或產⽣了不同的倫理關注及主題,但新約是舊約的延續,新約和舊約的連續性是不容忽視的。耶穌所處時代,仍要以舊約的歷史背景來理解,舊約的應許經⽂,仍要靠新約的成全來完滿。因此,今天的教會可以如何整合兩約聖經中的倫理教導仍是必須思考的課題。就以上分析,兩書不約⽽同地帶出的兩點洞⾒—倫理的宗教性及社群性—或可作為進⼀步研究的材料,成為把新約和舊約整合為正典倫理學的基礎。
五、結語
《舊》以創造論為基礎,以⼈類、上帝和⼟地之間的「三角」關係作為框架來建構舊約倫理學,進路清晰,內容豐富,涵蓋的倫理議題相當全⾯,也能成功連繫至今天社會⾯對的不同議題,引發反思,是不離地的佳作。
《新》承認新約中的不同書卷之間的張⼒,書中設法聆聽及了解各種⾒證⼈所描述的上帝救贖⾏動的故事,並通過使⽤三個焦點圖像—群體、⼗字架與新創造—來歸納整合之,推演出其範式,進路新穎,⾒解精彩,是值得⼀看再看的作品。
兩書作者對聖經及神學都有透徹的了解,他們的詮釋進路雖然不⼀樣,但同樣有認真的治學態度,忠於聖經經⽂,盡可能把所有的經⽂都納入考量,⽽非斷章取義般引出倫理守則或規條。兩書均以嚴謹的釋經為基礎,引導讀者認識聖經中不同的倫理⾯貌,再引伸至現今倫理,內容豐富,切合信徒需要。除了就各類型⽂學體裁及各書卷、有關背景和歷史進⾏全⾯仔細的討論,兩書也把較重要的神學概念如創造論、終末論等課題融入書中各部分去演繹,⾏⽂流暢,表達清晰,深入淺出,使讀者能輕鬆接收⽽不覺深奧沉悶,有助當今倫理反省,實在是倫理學入⾨的好書。
閱畢兩書的選讀部分,帶給筆者有關倫理的宗教性及社群性兩個向度的反思,筆者也相信這兩個向度可以作為進⼀步研究的材料,成為把新約和舊約整合為正典倫理學的基礎。
最後,筆者深盼兩書能引起教會對倫理學有更多的關注和反思,更新他們的視野,如兩書作者所期望的活出身為神⼦民的典範意涵及⾜以㨔動世界的倫理意境。

Last Updated on Thursday, 29 August 2019 22:59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