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Method of Christian Ethics 吳嘉輝:閱讀報告:新舊約倫理學
吳嘉輝:閱讀報告:新舊約倫理學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uesday, 13 February 2018 16:47

閱讀報告:新舊約倫理學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吳嘉輝

綜合部份

是次閱讀的資料有關舊約及新約倫理學,而兩份資料主要是從新舊約聖經建構其倫理觀。有關舊約倫理觀的資料,內容關乎生態、貧窮、土地、政治與公義等之倫理議題;而有關新約倫理觀的資料是綜合新約各卷書的神學信息,然後建構出來的一套倫理觀,從馬太福音到啟示錄,按作者所寫書卷做歸納。筆者認為新舊約聖經均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及社會狀況,故此產生了不同的倫理關注及主題。然而,他們相同的是,兩者內容都是討論如何從聖經建構出倫理學從推理到判斷的過程及方法。

一、舊約倫理學-生態、貧窮、土地、政治與公義

在舊約倫理學的其一關注是生態倫理觀,而其討論的起點源於創造論。舊約聖經以「神創造天地」為始,舊約以色列社會認定一切都出於耶和華。世界是上帝掌管及賜予我們。因此,在上帝掌管及賜下的世界下,我們問:上帝的創造有甚麼旨意?我們活在上帝所賜下所交託的世界下有何責任,而這份責任包括:人與人的關係、人與大自然的關係等等。若用一句話總結生態倫理觀的原則就是榮耀上帝。因為上帝的創造本是好的,我們受上帝所託管理世界,理當以我們的言行來表現出神創造世界的美好。

第二是關注貧窮問題。作者認為在創造論下,眾人共享自然資源,工作是中性且不帶來勞苦,人亦可以享受公平分享經濟活動的成果。但現實是,自墮落後,世界變得自私自利,帶來惡性競爭,造成資源衝突,繼而形成不受約制的增長(貪婪錢財、土地、享受等)、及不公平分配(窮人被欺壓)。貧窮問題就此而生。簡言之,作者認為貧窮問題屬社會問題,社會亦不應欺壓窮人,窮人可以得到額外的對待。但論到如何可終結貧窮?作者認為需要把握創造論的首要原則,體認墮落的真實性,進而根據以色列對經濟問題(特別是因欺壓所造成的貧窮問題)的系統回應,整理出典範的細節,同時本著對上帝性情和應許的認識,堅信新世界的終末盼望。

土地在舊約聖經有著獨特的關注。對以色列人而言,土地是產業、土地是子嗣關係的具體明證、上帝子民活在應許的土地上。所以,土地意味著保證、接納、祝福、分享以及實際責任。在此,作者提出一個從聖經建構倫理的方法。他分別以典範論、終末性、預表論的詮釋來舛構整全的土地倫理。有關典範論詮釋,作者把「上帝、以色列、土地」典範轉移至「上帝、墮落人類、受咒詛大地」;有關終末性詮釋,他把「上帝、以色列、土地」延伸至「上帝、蒙救贖人類、新創造」;有關預表論的詮釋,把「上帝、以色列、土地」預表「上帝、教會、團契」。作者認為在用構出倫理的過程雖考慮不同的進路,不應側重以上某一方式。

第四個舊約倫理關注是「政治與列國」,關於以色列與列國的關係。起初,以色列民族屬神治統治,沒有明顯及有組織的政治組織,但論到與其他民族、國家,例如:迦南人、近東地區民族,後來的列國等之關係都有其政治性。所以,書在本章討論政治與列國的倫理時,首要問的是:哪個時期的色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作者大概歸納成數個時期:一、漂流的家庭:族長時期,二、得解放的國家:從出埃及到士師時期,三、體制性國家:君主政體時期,四、受苦的餘民:被擄時期,五、與眾不同的群體:被擄歸回時期。然後,再從出抽出典範或歸納原則來解釋其政治倫理。作者建議在討論舊約政治倫理時,先為政治倫理定位,成為討論之前設。一、所有權柄來自上帝;二、政治權柄來自人民又來自上帝;三、政治權柄行使應有僕人模式。以此,成為討論每一時期之政治倫理之原則。

第五個倫理關懷有關「公平與公義」,公平與公義常是先知關注的問題。在本章,作者主要對有關「公平」、「公義」的詞語作出字義分析。在此簡單總結,公義:英譯righteousness,原文有正確、準確意思;公平:原文有撥亂反正,介入錯誤意思,多用在司法訴訟等。作者認為公義是上帝對以色列的要求,而公平是上帝對人間掌權者的優先要求。最後,上帝的公義是延至末世的,最終的公義是終末式的審判,上帝應許會向人間一切所有的施行公義。

二、新約倫理學-群體、十架與新造

論到有關新約倫理學的部份,作者從所有新約聖經中歸納了三個焦點,作為建構倫理意境的起點,那就是群體、十架與新造。作者認為每一書卷的神學與倫理觀是分不開的,所以先歸納每卷書的神學信息,然後以書卷中呈現的教會論、基督論和末世論(即群體、十架與新造)作為我們建構倫理觀的討論。

作者先從保羅書信開始,從保羅書信歸納其主要神學關注:一、新造:末世論與倫理;二、十字架:忠心的典範;三、蒙贖的群體:基督的身體。保羅認為耶穌的死與復活預表末世來到、且帶來天啟式的倫理意境。保羅以末世眼光看待現世世界,故對身邊的事高度容忍,對「主快來」存有警覺心。在末世中,教會置身於宇宙性的爭戰之中,這是一場是屬靈戰爭。教會作為得贖的福音,需要傳福音且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保羅認為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成為忠心的典範。我們作為信徒需要效法基督,與基督一同受苦。保羅的書信對象是教會,他們認為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活祭」且從中帶出教會的召命,就是要按神的心意而變化。

有關馬可福音的信息:背起十架。作者認為當中的基督論是有關賽亞被釘十字架的故事,而門徒就是一群跟隨釘十架的基督的人,而末世論的中心是儆醒。馬太福音的信息:為天國受訓。作者認為當中的基督論:耶穌是夫子(教師)。我們是作為教會是整體群體,且為天國受訓,以愛和憐憫為標準,亦成為教會的行動倫理。當中的末世論:神與我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大使命)。這樣的末世觀亦成為我們倫理生活的理據。

路加福音及使徒行傳的信息:透過聖靈的能力得釋放。當中的基督論是主的靈在我(耶穌)身上,路加筆下的耶穌是充滿聖靈能力的僕人。他把耶穌列在以色列先知傳統、認定是神是受膏者、是公義的殉道者(強調耶穌的無辜)。路加的教會觀是帶著聖靈能力的,這是個新生的群體:眾人都蒙大恩(被解放、信耶穌),然而教會則被帝國認為是攪亂天下。路加的末世觀認為天國已降臨,我們要專心作主的見證,不是再期待末世來臨。末世聖靈的澆灌要全然翻轉有權力與被壓追者的未來。

約翰福音及約翰書信的主題:彼此相愛。約翰所描寫的基督是從天而來的那個人,道(話語)就是神。教會是彼此相愛,是耶穌的朋友,不再稱為僕人。然而從歷史背景,約翰所屬的教會因信耶穌而被猶太人排斥。所以,他們有反會堂、反「世界」、反猶太傳統的傾向,引伸出他們的教會觀有「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的觀念,這是與猶太文化情境隔離的倫理觀-「不屬這世界」。論到末世論:我們是與基督出死入生的。約翰強調末日復活,而強調神的話帶有審判及賜生命的能力。

啟示錄的主題是:與獸抗戰。當中強調基督論是被殺的羔羊,基督主權與凱撒主權相反,基督掌管世上的國。教會忠心的惟一典範和行動模式,像耶穌一樣受苦取勝,成為忠信的見證。當中的教會觀重視「聖徒的召命」。世界雖然受到獸的攻擊,但面對獸的勢力,約翰呼召教會忍耐、信靠、不可隨意動武,額上凡有羔羊之名為印記的,都要像基督一樣受苦。因為最終是有新天新地,這亦是啟示錄中的末世觀。在未來救恩的意境,教會才能看清惡獸及假先知的謊言跟虛妄。現在,我們等侯主再來時,終極末世意境帶來安慰,呼召教會悔改,使教會得所應許的獎賞,叫信徒驚覺地對抗當迷惑人的勢力。

評論部份

一、忠於聖經,嚴謹建構倫理觀

筆者認為兩位作者都是一流的聖經作者,忠於聖經,認定聖經是我們行為規範的最高指標。他們的倫理討論都是經過嚴謹的釋經後總結得來的。特別是新約倫理學作者,海斯(Richard B. Hays)先將每卷新約聖經中的神學信息精煉出來,從聖經建構道德遠象(moral vision),然後就從每卷新約聖經的終末論、教會論、基督論來建構倫理觀。持定怎樣的末世觀決志我們今天的行事取態,我們作為教會的一員,教會觀影響我們的行動;而基督作為信徒的效法對象,基督論決定我們的典範模式。海斯(Richard B. Hays)透過群體, 十架與新造(即代表終末論、教會論、基督論)這三個焦點涵蓋27卷新約聖經的主題,然後進行深入的倫理討論。在書中,海斯亦有提出反駁,反駁為何其他主題不能成為深研倫理討論的焦點(例如:愛、相交等等)。舊約倫理學學者萊特(Christopher J. H. Wright)則選用神學角度、社會與經濟的角度來建構出倫理觀。在舊約倫理學第5章,Wright 提出了救贖三角(上帝、以色列、土地)為倫理的三角關係,附以不同向度的倫理三角才詮釋聖經,有其創見之處。

兩位學者所選取的焦點都是經過深入的批判,務求以所選用的焦點或角度能涵蓋最多的聖經,以致詮釋準確。書中有不少篇幅都是論到作者對經文的詮釋,不在此詳細討論。若說聖經是我們行事為人的最高標準,那麼從如何從聖經嚴謹地蒸餾出倫理學的原則、典範、模式將是我們應竭力追求之事。在此,兩位學者成對聖經的嚴謹態度是我們討論倫理的重要基礎。筆者欣賞他們竭力從聖經歸納出焦點(vision),成為討論倫理的開始。

二、描述及歸納工夫了得,倫理敘述處理得好

如上所言,兩位學者忠於聖經,亦尊重聖經作者,致力發掘作者原意,實為大師風範。特別是新約作者,先描述每卷新約聖經的特色,然後再歸納成一個神學信息,再進行主題分析(終末論、教會論、基督論)。然後再從眾多的神學信息之中,嚴選數個神學信息成為新約聖經的焦點。在此,海斯把少不少功夫在處理經文,亦由此反映作者對聖經的描述與歸納盡顯功架,舊約學者如是,不在此詳細討論。他們除了描述及歸納的工夫上了得,還再敘述故事中建構倫理處理得好。新、舊約聖經有不少的故事、歷史、事蹟等,且統稱為敘事。我們要問的是:這些「敘事」背後有否其倫理價值?若有,該如何從「敘事」中建構出倫理?畢竟,敘事不同於律法或原則,明文規範具體內容,相對清晰。然而,從敘事歸納出倫理教導的方法眾多,例如:典範性、終末性、社會性的詮釋將帶來不同的倫理教導,難度極高,且未必有單一的結論。筆者在此非常欣賞兩位學者的對於敘事處理,提供各種的方法,且平衡使用每種方法。從敘述當中重建聖經作者的世界觀,再把這些世界觀套在現代之中。書中提供不同聖經詮釋方法,從而引伸出不同的倫理討論,然後作者對此一一處理,不作花巧迴避或側重某一進路的詮釋。

三、著重如何從聖經建構的過程與方法

兩本書均著重如何從聖經建構倫理的過程與方法。我們所閱讀的資料是有關聖經的詮釋及篩納成原則的方法,少有具體討論現代倫理議題。雖然在書的後半部份(不在我們閱讀的範圍)有討論一些倫理議題,如同性戀、貧窮問題、離婚與再婚等。但筆者認為書的重點放把從聖經建構倫理的方法與過程,而不是具體倫理議題之討論。本書特色是描述聖經、歸納聖經、詮釋聖經以致總結出倫理的原則。筆者認為這本書著重方法論,適合深入討論聖經倫理學之開始。回想起佔中後,在網上出現不少文章論及「順服掌權者」之問題。有的引用羅馬書解釋,有的引用舊約先知,如先知書等,有的引用神學家的政治倫理,然而這些神學家的政治倫理都是從耶穌的事蹟,聖經所記載而建構出來。說到底,以上的都是以聖經為基礎。所以,聖經倫理學成為我們討論倫理的基礎。筆者認為著重「如何從聖經建構倫理的過程與方法」,能讓我們對聖經有整全認識,亦讓我們不會側重於某一、兩段經文而嘩眾取寵。筆者認為,當前基督教倫理學之其一缺環就是:信徒對聖經倫理之建構的過程與方法。若信徒對聖經建構倫理的方法論有更多認識,將能更了解自身的行動與理念。所以,筆者認為此書共一寶貴之處在於其對聖經倫理建構的方法論。

四、待續發展具體倫理討論

兩本書都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極好的聖經基礎,讓我們整全認為聖經的倫理教導。若說聖經是我們行事為人最高的規範,我們拿著這些規範將能發展出更多具體的倫理議題討論。從整本書的結構而論,書中大量篇幅用在嚴謹詮釋之上,相對少的放在倫理議題討論上,這算是美中不足之處。筆者必須補充本書能夠從聖經嚴謹歸納出倫理教導是難能可貴的。不過,現代社會變得複雜,倫理議題亦顯得更多元、複雜。除了從聖經嚴謹地歸納出倫理之外,我們還需要對現實社會的情況有更多的掌握才能把聖經的倫理教導應用在今天。本書為我們提供了優良的聖經基礎,然而我們還需要一條橋,一條把聖經倫理教導應用在今天的構樑。誠言,這條橋同樣不易建構,不過筆者期待信徒們能拿著優良的聖經原則,待續發展具體倫理討論。

 

例如,基督教倫理學與世界(secular world)學問如何接軌?基督教倫理觀如何與哲學相融合,世間的學問與基督教倫理整合?或用其他字眼來表達-「公共神學」,基督教倫理作為公共神學之一環。筆者認為基督教倫理學不應只是閉門造車,自說自話,更是希望以「見證」影響世界。再者,論到世俗倫理學之發展,也為我們基督教倫理學提供更多的參考,如:just war theory與舊約戰爭觀之融合、基督教倫理與一般倫理學之分類:目的論、義務論、德性倫理學(virtue ethics)等之整合等等。筆者相信,除了從聖經向度建構倫理學之必須外,更需要參考更重向度來建構整全的倫理學。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