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Method of Christian Ethics 周潔瑩:如何運用以賽亞書第五章進行基督徒倫理思考?
周潔瑩:如何運用以賽亞書第五章進行基督徒倫理思考?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Saturday, 18 October 2014 16:53

如何運用以賽亞書第五章進行基督徒倫理思考?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周潔瑩

1. 引言

以賽亞書第五章又名葡萄園之歌,是上帝對一班不懂打理祂葡萄園的園戶作出嚴禁的警誡、懲罰和審判的詩歌散文體。神的子民在神的土地上可以安然居住絕對是恩典,奧古斯丁指出個人及社會的正義是個人在社會裡感到幸福的原因。那麼,一個不公不義的人,必然會導致不公不義的社會。奧古斯丁指出人墜落後,記憶出現問題,人忘記上帝![1] 就如以賽亞書中稱以色列人最核心的問題就是「因為他們厭棄萬軍之耶和華的訓誨,藐視以色列聖者的言語。」

當人不再紀念上帝時,神的子民能否繼續在神的土地上安然居住呢?為何不可呢?神、人和土地有甚麼關係呢?為何人的行為會影響他們在土地上的福份呢?這對今日作為基督徒又有甚麼倫理上的提醒呢?


2. 神的國度: 看土地的真正意義

1. 人與土地密不可分:

土地是神創造的一部分(創一9-10[2],而人的創造是出自土地中的塵土(創二7[3]。創一28[4]則強調當神賜福給人的時候,土地是必然的賞賜,因為神要人遍滿地面。但同時人亦要管治好這土地的一切。除此之外,創三17[5]也導出人犯罪時,土地都會被咒詛,使人不得安然居住。因此人與土地的關係是十分密切的,而人的際遇,是福是禍,都是與土地有關的。

2. 一切從約開始 :

從神與亞伯拉罕立約開始,土地便成為以色列人歷史中重要的一環。創十五導出神領亞伯拉罕出迦勒底的吾珥,目的就是要將這地賜你為業。其實這約是相向的(創十九17-19節錄)[6] 神賜人土地為業,人則要永遠稱耶和華為神,遵守耶和華的約,不是止於與亞伯拉罕,其後再與以撒重申這約(創二十六3-5)。[7]

出埃及後,神顧念祂的百姓,並在呼召摩西來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進入那應許之地(出三8)。[8] 直到離開埃及,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在何烈山與他們立約,頒下十誡,並稱“你們要照耶和華─你們 神所吩咐的謹守遵行,不可偏離左右⋯⋯使你們可以存活得福,並使你們的日子在所要承受的地上得以長久。”申五32-33節錄。人要享受土地必要謹守遵行這約,不可偏離左右。因此萊特稱土地的應許是族長時代揀選思想中重要的一環,是神救贖的最終目標,也是維繫這永約的重要因素。人若違反約的規定,審判便是被逐出這應許之地。直到人悔改,約的關係得以復和,人才能回歸這土地。土地具體地見證兩件重要的事:1) 上帝在祂與以色列人的關係歷史中掌權;2) 見證了這層關係所蘊含的道德和實際要求。[9]

3. 土地原屬於主

「地不可永賣,因為地是我的;你們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利廿五23。地不可永賣,因為這個土地的擁有權原屬於神,人只是寄居在祂的土地上。38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曾領你們從埃及地出來,為要把迦南地賜給你們,要作你們的 神。 ,神強調贖回以色列人從埃及出到迦南的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進入這片屬於神的應許之地代表以色列人不是地主,而是客旅。[10] 以色列人被救出埃及後,雖然不再是埃及的奴隸,但神要以色列人記住他們全屬於主,已經是神的僕人,他們得以在神土地上居住的條件,就是在這土地上忠心和服事神,好好地作一個客旅確作的事情,不要以為自己是當得的,便任意妄為。[11]

4. 土地是以色列人的身份象徵

立約的應許中包含土地,對以色列人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因為沒有土地就沒有國家。[12] 因著這約,以色列人不單成為神國的子民,也在神賜的土地上立國,建立屬他們自己的國土,他們的產業。這個立國、擁有自己的土地和安居樂業的信息,到了神與大衛之約(撒下七10-11節錄)[13]更加的明確。

小結:

神、土地和人的關係是建基於盟約,雙方都有責任和權利。上帝的責任就是引領他們到達應許之地,保護和守衛祂的子民在這土地上安然居住、平安穩妥。上帝的權利就是有一班屬祂的子民、僕人能忠心服事祂;而人的責任就是尊耶和華為神,一生遵守祂的訓誨。人的權力不單可以在這土地上安然居住,更有國家、人民的身份,不再是雜居、流離在曠野,別人的國家的奴隸,終日受苦!人若遵行神的訓誨,便是守約;守約和施慈愛的上帝必定會守護他們到底!可是,結果往往令神失望!

3. 歷史文化角度: 看傳統對土地的看法

1. 沒有土地觀念的祖先

以色列民族的祖先原本是不認識神的人,在家鄉米所波大米亞敬拜別的神。當神呼召亞伯拉罕並向他顯現時,他才認識祂(約二十四214) [14] 創世記記載撒拉死後,亞伯拉罕對赫人說:「我在你們中間是外人,是寄居的。求你們在這裏給我一塊地,我好埋葬我的死人,使她不在我眼前。」創廿三4節錄, 亞伯拉罕仍在生時,整個民族都未有固定的地土,更不要說國家的觀念。神的呼召和盟約完全改變了亞伯拉罕和整個民族的命運和關係。根據這個約,一群混雜和寄居的人被揀選出來,召聚連結在一起,建立一個新和獨特的社會。這個獨特的群體,一個雖然有血統關係,卻不單血統,而以共同和唯一的上帝所豐富給予的歷史經驗為根基的社會。後來,他們因約被帶到應許之地 -迦南,成為支派同盟組織,並且逐漸發展擴大成為一個具有規模和系統的民族。[15]

2. 土地平均分配

一個支派按著人口數目確定了它的分地大小之後,要藉著拈鬮來確定它的位置在那裡,或先用拈鬮方法確定分地位置,再按人口多少決定分地的大小,免得貧瘠或容易有危險的土地沒有人要。這樣平行人的思想和拈鬮的機遇,也說明這不單是人的因素,神也在其中參與。[16]

3. 安息年

利未記廿五1-7記載,六年要耕種田地,也要修理葡萄園,收藏地的出產。第七年,地要守聖安息,就是向耶和華守的安息,不可耕種田地,也不可修理葡萄園。廿五3-4,安息地指示以色列人全部土地在同一年內休息,是強調社會和人道的觀點,顧及窮人和野獸享有土產的權利。而且安息年另一個重要的原則就是那時,你要在以色列眾人面前將這律法念給他們聽。申三十一10, 安息年並非使人閒懶消閑,實是分別出來研六神話語,學習敬畏神的日子。[17] 可想而知,神在約下,不但要人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來親近神,服事人,絕非肚滿腸肥,自我荒淫度日。

4. 禧年的制度

利未記廿五8-17記載了第七個安息年,就是禧年。當年七月初十日,你要大發角聲;這日就是贖罪日,要在遍地發出角聲。 吹角經常是節期的一個程序。舊約首次提到吹角是在西乃山與神立約,吹角號召以色列人,吹角號召以色列人,也是神降臨的情境,提醒神子民要嚴肅,因神臨格同在。因此禧年同盟約有好深的關係,是救贖臨到的象徵,人能從罪中釋放的記號。各人要歸自己的產業,各歸本家。你若賣甚麼給鄰舍,或是從鄰舍的手中買甚麼,彼此不可虧負。等的規定都要使窮人從貧困的桎梏中得解脫,可以從新在社會中獲得自由身份,因為一切的債務地業得豁免。人便能彼此豁免虧欠,在神面前享受自由的福氣。加上35-38節積極的吩咐,你的弟兄在你那裏若漸漸貧窮,手中缺乏,你就要幫補他,使他與你同住,像外人和寄居的一樣。不可向他取利,也不可向他多要;只要敬畏你的 神,使你的弟兄與你同住。你借錢給他,不可向他取利;借糧給他,也不可向他多要。 叫人明白神不單要人彼此不可虧負,釋放貧窮人;神還要以色列人建立人道立場的社會倫理,要主動去幫助窮乏人。[18] 因為上帝要以色列永遠記住他們由埃及為奴之地被救贖和釋放出來到迦南應許之地,不再為奴的恩典。[19]

5. 不可永賣

「地不可永賣,因為地是我的;你們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利廿五23。地不可永賣後有一個名詞,並沒有清楚翻出來, צְמִתֻ֔ת (Lev 25:23 WTT)是一個傳統的法律用字,通常用於房地產交易中,賣主沒收土地的專利。因此這裡是禁止人出售神土地的專利權 the title of Gods land,因為這個權原屬於神,人只是寄居在祂的土地上。[20]

6. 公平審議

在神的土地上居住,神不單規定人要顧念窮人,更要公平對待每一宗事和每一個人,因此耶和華說:「你要在耶和華你 神所賜的各城裏,按著各支派設立審判官和官長。他們必按公義的審判判斷百姓。不可屈枉正直;不可看人的外貌。也不可受賄賂;因為賄賂能叫智慧人的眼變瞎了,又能顛倒義人的話。你要追求至公至義,好叫你存活,承受耶和華你 神所賜你的地。」申十六18-20, 這一條誡命足見上帝對人在土地上公平地生活是十分重視的。

小結:舊約的社會和經濟建基在耶和華的業權和人的管業權上。由於上帝是土地的業主,因此祂有資格在祂的百姓當中,平均分配和重新分配土地。而人,作為神的管家,在受托的土地負責。不單要勤勞工作,歡喜快樂享用神所賜的一切; 更要顧念神所愛的人的需要,幫助貧窮和缺乏者,建立一個健康社會和倫理的國度。


 

4. 以賽亞書第五章經文背景

以賽亞書第五章1-7節又名葡萄園之歌,其後有六個禍哉神諭,與之間的關係很密切,都是上帝對錫安前途的計劃和作為,因此第五章必需要整章一起解讀須互參互解,[21] 以致我們能夠從經文中,看當時的社會和倫理生活有著可能的關係。

如上所言,這是上帝對錫安前途的計劃和作為。錫安是一個甚麼的地方呢?為何對以色列人如此重要呢?錫安神賜給以色列一塊十分之重要的土地,是他們立國的地方,又是宗教的核心,而整個王國歷史都不能脫離錫安,以色列都在這裡經歷過上帝許多的保守。在所羅馬門時代,約櫃是放在錫安城,聖殿建成後,約櫃才放進聖殿。以賽亞時代,錫安更被比喻為整座耶路撒冷城,可想而知錫安的重要性。[22]

這城與大衛家的傳統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學者稱為「錫安傳統」,他們相信耶和華必定保護耶路撒冷,與這城的人同在,如上文第2部分所言,這是神和人之間的約定,人能安然住在神為他們所預備的地方,建立自己的國家。因此這城曾經是一個充滿忠信及公義之城,困苦的人可在其中尋找保護。可是,在以賽亞的時代,這城竟然淪為「妓女之城」,並有兇手居住(賽一21)[23] 在其中。[24]

5. 以賽亞書第五章經文大鋼及其反映的社會和倫理生活。

. 第一小段:五1-7

這首葡萄園之歌指出當時應該是住棚節,百姓理應在葡萄園歡喜快樂地舉行豐收慶典。[25]葡萄的種植在鐵器時代,已經成為一項重要的民生經濟作物。因此以葡萄園來比喻亦要帶出其對當時年代的重要性。[26]

以賽亞連續運用五個動詞[27]來充分帶出上帝對葡萄園的勞力和辛勤,而地點又在肥美的山崗上,因此指望出產上等的好葡萄是理所當然的。更重要一點是上帝為了這個指望,蓋了一座樓,是堅固的、永久的居處,可讓人在這裡安然享受地所出的葡萄。又鑿出壓酒池,不是簡單的酒榨池,而是一個長久儲藏之所。先知用了園戶要作帶出神要作的,而葡萄園要結的帶出以色列人要結的,這兩個關係跟盟約中的要求是相同的。[28] 這裡喻表上帝在這土地上,預備了很多,盼望他的子民在其上安然,永久地居住。同時,上帝都期望他們因著這些能行公義,好憐憫,行出約的規定(結出好葡萄)。可是,他們卻結出野葡萄,完全地使神失望和傷心!如此,神要警告以色列人,他們不能結出美好的果子,是違反了他們之間的盟約關係,神理所當然地是可以不再履行這盟約,致神人之間約的關係破裂!

5-6, 因著上一小段的發展,這兩節所言的是意料之內的悲慘結局,以賽亞用了平行對稱的句式帶出審判神諭 -以色列人的危機,不止外在,更是內在的,表示他們國家必有內憂外患,他們更要被趕出這片土地 -應許之地。[29]

7,這一節是全段經文的重點。第一,先知用「問審比喻」的重點是要百姓醒悟自己的罪惡,他們就是園戶。  先知以一個如此尖銳的控告他指望的是公平,誰知倒有暴虐(或譯:倒流人血);指望的是公義,誰知倒有冤聲。!作結。這反映當時的社會充滿暴虐(或譯:倒流人血)和冤聲,更有不公不義的倫理問題,令到上帝感到失望,要懲罰這班以色列人。值得留意,這裡的冤聲或哀叫聲都不是簡單或輕度的,因為這個字原文是不常用的,最出名一次就是十災的最後一災,殺長子,可想而知,這個哀叫聲是何等的嚴重!

. 第二小段:五8-25

這班人作了甚麼事情,使當時的社會和倫理生活如此淒慘呢?第8-25節中六個禍哉便清楚告訴我們。

第一禍 (8-10) 就是宣布侵吞產業的人有禍了,他們「不留餘地」的手段令到百姓苦不堪言,只顧自己獨居境內,完全違反上帝律法的定規和精神。神便宣判其房屋的結果是無人居住,其地的出產則小得淒慘,令人不敢相信。

第二禍(11-17)就是飲食宴樂的禍。這約是神人關係的約,雙方的關係必然是互動,但這班人終日只管宴樂,不顧念耶和華的作為,也不留心他手所做的。整段先知都以一種挪揄的口吻暗示這些人的無知,以為自己可以供應自己,好豐富,終日宴樂,不顧念神。但實際上是飢餓和乾渴。他們以為自己是高,神降他們為卑。他們的榮耀、繁華、快樂,卻是在陰間的。最後更以一個「豐肥人的荒場」指出他們的無知。神必定懲罰他們,因為祂才是那個聖者,是真正「因公平而崇高」、「因公義而顯為聖」的那一位。

第三禍(18-19)指出以色列人在罪惡中被捆綁,根本都不能自拔!接著先知用了雙重反諷「好使我們看看」、「好使我們知道」帶出這班無知的人輕慢神的審判,不相信神會成就其作為!真是可惡,先知便不用再詳細說明審判的內容,因為他們的無知已完全掩閉了他們的身、心、靈。

第四禍(20)強調他們的罪絕對不只一個人,而是一個群體,一個民族,整個社會。他們都是是非不分的人,為使自己的罪行顯得合理,可以繼續行惡而不感罪疚。[30] 他們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如此一個顛倒是非的社會,可想而知是極其混亂的。

第五禍(21)是指出以色列人不依靠神,只依靠自己的聰明。這班人若真是智慧人就應該知道自己的結局,因此如第三個禍開始,先知已沒有多說他們的懲罰和結局會如何。[31]

第六禍(22-25)是最後一個,也是最嚴厲的一個禍哉神諭,亦是整個禍哉神諭論集的總結論。當中,因為他們厭棄萬軍之耶和華的訓誨,藐視以色列聖者的言語。24下更是整段的核心信息。第六禍若是整個禍哉神諭論集的總結論,這下半節就是整個禍哉神諭的高潮,因為這總結了以色列的核心問題,就是棄絕了神。 [32]

. 第三小段:五26-30

這段經文是一個小結論,但也是一個引言導出第六章耶和華嚴厲的宣告,以及第七章亞述的危機。 以色列人能在神的土地上安居樂業的條件,就是世世代代稱耶和華為神,遵守祂的律列典章。在以賽亞時代,這班人不依靠神,只依靠自己,神便洗用精良的敵軍趕他們出耶路撒冷。上帝刻意不用超自然的力量去管教以色列人,反而要以引入大量強項的外族,是要帶出一個事實,就是土地的主宰是耶和華。而然無論外族如此的強,他們都其實是聽從神的命令來攻打以色列人。而且當神的子民選擇離棄神的時候,他們便不得這安全和保障。[33]

最後一節(30)帶出一個終末的境象,盡是艱難黑暗。[34] 而賽八章20節所言這黑暗是因為他們若不按這標準說話﹐就得不到曙光。。因此其實這光是常在的,只是以色列沒有依靠祂。故呂紹昌解釋這光是昏暗,以賽亞以一種置諸死地而後生的信息,與第六章一脈相承,而且要達到一個高峰,人要如以賽亞般與神相遇,悔改認罪,便能看見真光  。 [35]


 

6. 從以賽亞書第五章所反映出當時的社會、倫理問題

1. 「正直」的德行

按盟約的要求,以色列人在土地上要遵守祂的誡命,不可屈枉正直,不受賄賂 (申十六18-20),但以賽亞稱那些人「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因受賄賂,就稱惡人為義,將義人的義奪去。」,他們為了名利,顛倒是非,致很多不公不義的事情發生。伯奇稱先知倫理的基礎就是公義,而個人「正直」的行為是促進一個圓滿關係的意願和行動。[36] 因此個人沒有了「正直」的行動,使整個社會變得不公不義。而以賽亞在20節提到的三個分詞,הָאֹמְרִ֥ים 和兩個 שָׂמִ֙ים都是強調不只一個人,而是一個群體,一個民族。可想而知,當時是一個顛倒是非,不公平、不公義的社會問題時有發生。

2. 失去身份

當時社會與經濟發展,因著納稅與行政體系的形成,歷史的部落結構已經逐漸被瓦解,經濟已經漸趨城市化。因此土地被少數居住在城市的地主所控制,社會產生不公義的情況。加上納稅與天然災害,使得農人失去他們的土地,失去在舊有制底下的保障,也失去了以色列百姓所有的特色 -獨立自主並擁有土地的尊貴身份,那是聖約所賦予的特權。  [37]

3. 荒淫度日

居住在城市的地主,有土地的一群,忘記了土地的原屬主人-上帝,以為自己擁有了財富,便終日飲酒宴樂,「清早起來追求濃酒,留連到夜深」。他們極其富有,有很多的土地、房屋,致「以房接房,以地連地,以致不留餘地的」。他們完全忘記了神的吩咐,上帝設位安息年,禧年時,人才真正安息。但安息時是要專心聆聽神的訓誨,但那些人卻不務正業,自以為是!因此神就懲罰他們,趕逐他們離開耶路撒冷,因為神要將自高的解為卑。

4. 土地不停耕作

當時的社會貧富懸殊,有地者則終日飲酒宴樂; 無地者則要終日受到欺壓。很多以色列人失去了世襲的土地後,淪為無地的工人,在工作的地方也遇到不公平的對待。他們在葡萄園裡建造(葡萄園可能是指牧人的工作),非常苛刻,工資是低過生活所需,生活非常艱苦。[38] 以色列人的傳統完全被瓦解,土地不再是平均分配,沒有安息日,安息年,更莫說禧年!工人工作艱苦,土地都出現問題,「三十畝葡萄園只出一罷特酒;一賀梅珥穀種只結一伊法糧食。」神的懲罰都是他們手所作的。種的是甚麼,收割的也是甚麼。[39] 這是上帝於第一、二個禍哉帶出的重點。

7. 基督徒倫理思考

1. 黑白分明

神的誡命是清楚的,我們必定要行公義,好憐憫,不可屈枉正直;不可看人外貌,也不可受賄賂。但在今日社會要決定黑和白,真的絕不容易。土地的真義是公平分配,但在人多地少的地方,我們怎樣理解這件事呢?中國人來香港是一件有益的事或是有害的事呢?旅遊業沒有中國旅客會完蛋!但粉領的居民因他們的到訪則秩序大亂;莫再說雙非孕婦所生子女所引致的學位不足。面對這個複雜的人生和急劇改變的社會,要作正確的道德判斷並不容易,我們必須依靠上帝,培養成熟的道德識別力來回應這個世界。[40]

2. 市場經濟導向的社會反思:

社會和經濟轉型,城市化和市場經濟導向的社會底下,各人都認為謀利生財是天經地義,主張「擁有私人財產」、「自由競爭」和「政府不干預」。 [41]香港的樓市便是市場經濟導向的重災區,政府不加建公營房屋,不願承擔社會責任,導致私人樓佔市場大部分的市場,樓價不斷上升!上帝要祂的子民顧念貧窮人,絕對不是只看自利!社會責任是神所看重的,人若自顧自己獨居境內,那跟葡萄園戶又有甚麼分別呢?!

3. 救濟貧窮

貧窮之根源通常有三:1) 受無良僱主剝削;2)不幸遭遇;3)懶惰或揮霍理財。從上文可見,神要我們對社會正義的要求處理第一和第二個根源。而第三個根源就是致力見我們不要作這等懶惰或揮霍理財的人。因此在市場經濟中,政府、教會和各人都要致力透過執行社會公義,消除貧窮,而政府更加要提供最基本的福利安全網給貧窮人。

4. 身份的確定

身份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十分重要的。奧古斯丁強調人其實不能靠自己得著美德和優美的生活,要幸福,一定要依靠上帝。[42] 人一定要放低自己,承認上帝是主,我們是僕人,以基督徒、神的子民身份來決定自己的行為指標的標準。不可再單單看自己的財利,要以上帝的道德願景來建造一個公平公義的幸福城市。

8. 總結

土地是神賜予人的安居樂業的地方,人原本可以在其上安然居住,但因人的罪,只顧自己的財利和享樂,不顧念神及神的子民。因此神的土地上出現不公不義,貧富懸殊,是非不分的社會,是人所惡,神所恨的事情。神的審判最終致以色列人失去家園,被擄至巴比倫國。今日,作為基督徒,看到不公不義,貧富懸殊,是非不分的社會,只能盼望那新天新地的主,為祂的子民帶來公平的審訴!


 

書目

比爾.阿諾德、布賴恩.拜爾著。文子梁譯。《舊約透析 : 全方位研讀舊約》 。香港 : 國際聖經協會,2001

呂紹昌。《以賽亞書》卷一。《天道聖經註釋 》。香港:天道書樓出版社,2014

洪同勉。《利未記》卷下。天道聖經註釋。三版。香港:天道,2000

陳俊偉。《舊約:神學與信息》。聖經研究叢書,二版。香港:天道書樓出版社,2009

曾祥新。《民數記》。天道聖經註釋。香港 : 天道2006

黃福光。《舊約倫理》。教會倫理系列3香港 : 香港浸信會神學院,2007

黃嘉樑、梁國權、雷建華。《舊約先知書要領》。香港 : 基道2007

萊特。黃龍光譯。《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台北: 校園書房,2011

羅秉祥。《公理婆理話倫理》。香港:更新資源,2002

Blenkinsopp. Joseph. Isaiah 1-39: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Anchor Bible. New York : Doubleday, 2000.

Brueggemann Walter. Isaiah 1-39, Westminster Bible companion (Loui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1998),

Kleinig W. John. Leviticus, Concordia Commentary. Saint Louis : Concordia Pub. House, 2003.

Journals :

郭鴻標。教會與「幸福城市」關係的神學反省。建道神學院。2013

Chaney. L. Marvin. Whose Sour Grapes? The Addressees of Isaiah 5: 1-7 In The Light of Political Economy. in the San Francisco Theological Seminary .

 



[1] 郭鴻標:“教會與「幸福城市」關係的神學反省”,建道神學院,2013 。

[2] “神說:「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事就這樣成了。神稱旱地為「地」,稱水的聚處為「海」。 神看著是好的。”創一9-10

[3] 耶和華 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裏,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 創二7

[4] 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 創一28

[5] “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裏得吃的。” 創一28

[6] 我要與你並你世世代代的後裔堅立我的約,作永遠的約,是要作你和你後裔的 神。我要將你現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賜給你和你的後裔永遠為業,我也必作他們的 神。 你和你的後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約。” 創十九17-19節錄

[7] “你寄居在這地,我必與你同在,賜福給你,因為我要將這些地都賜給你和你的後裔。我必堅定我向你父亞伯拉罕所起的誓。我要加增你的後裔,像天上的星那樣多,又要將這些地都賜給你的後裔。並且地上萬國必因你的後裔得福都因亞伯拉罕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吩咐和我的命令、律例、法度。」”創二十六3-5

[8] “我下來是要救他們脫離埃及人的手,領他們出了那地,到美好、寬闊、流奶與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亞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

[9] 萊特著、黃龍光譯:《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台北: 校園書房,2011),頁253。

[10] John W. Kleinig, Leviticus, Concordia Commentary (Saint Louis, MO : Concordia Pub. House, 2003), 540-549.

[11] John W. Kleinig, Leviticus, 552.

[12] 陳俊偉:《舊約:神學與信息》,聖經研究叢書,二版(香港:天道書樓出版社,2009),頁41

[13] 我必為我民以色列選定一個地方,栽培他們,使他們住自己的地方,不再遷移;凶惡之子也不像從前擾害他們。我必使你安靖,不被一切仇敵擾亂,並且我耶和華應許你,必為你建立家室。撒下七10-11節錄

[14] 陳俊偉:《舊約:神學與信息》,頁41。

[15] 陳俊偉:《舊約:神學與信息》,頁46。

[16] 曾祥新:《民數記》,天道聖經註釋(香港 : 天道,2006),頁552。

[17] 洪同勉:《利未記》卷下,天道聖經註釋,三版(香港:天道,2000),頁737-738。

[18] 洪同勉:《利未記》卷下,頁740-749。

[19] John W. Kleinig, Leviticus, 551.

[20] John W. Kleinig, Leviticus, 540-549.

[21] 呂紹昌:《以賽亞書》卷一,頁215。

[22] 黃嘉樑、梁國權、雷建華:《舊約先知書要領》(香港 : 基道,2007),119。

[23] “這城原來是忠貞的,現在竟跟妓女一樣!以往的居民都是公平正直的人,現在卻只有兇手。” 賽一21

[24] 黃嘉樑、梁國權、雷建華:《舊約先知書要領》,119。

[25] 呂紹昌:《以賽亞書》卷一,頁217-219。

[26] 呂紹昌:《以賽亞書》卷一,頁221。

[27] 五個動詞:刨挖、撿去、栽種、建造、鑿出

[28] 呂紹昌:《以賽亞書》卷一,頁226。

[29] 呂紹昌:《以賽亞書》卷一,頁227-228。

[30] 比爾.阿諾德、布賴恩.拜爾著,文子梁譯: 《舊約透析 : 全方位研讀舊約》 (香港 : 國際聖經協會, 2001),頁357。

[31] 呂紹昌:《以賽亞書》卷一,頁243。

[32] 呂紹昌:《以賽亞書》卷一,頁244 - 248。

[33] Walter Brueggemann, Isaiah 1-39, Westminster Bible companion (Loui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1998), 56.

[34] Joseph Blenkinsopp, Isaiah 1-39 :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Anchor Bible, New York : Doubleday, 2000, 222.

[35] 呂紹昌:《以賽亞書》卷一,頁256-257。

[36] 黃福光,《舊約倫理》,教會倫理系列3(香港 : 香港浸信會神學院,2007),頁138。

[37] 陳俊偉:《舊約:神學與信息》,聖經研究叢書,二版(香港:天道書樓出版社,2009),頁350。

[38] Chaney. L. Marvin Whose Sour Grapes? The Addressees of Isaiah 5: 1-7 In The Light of Political Economy in the San Francisco Theological Seminary .

[39] 呂紹昌:《以賽亞書》卷一,頁237。

[40] 羅秉祥:《公理婆理話倫理》(香港:更新資源,2002),9。

[41] 羅秉祥:《公理婆理話倫理》,278。

[42] 郭鴻標:“教會與「幸福城市」關係的神學反省”,建道神學院,2013 。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