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Method of Christian Ethics 黃志昂:讀書報告──《基督教倫理學導論》
黃志昂:讀書報告──《基督教倫理學導論》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hursday, 30 May 2013 10:17

 

讀書報告──《基督教倫理學導論》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黃志昂

史丹利‧葛倫斯著。江淑敏譯。《基督教倫理學導論》。台北:華神,2004396頁。

內容

本書是作者在神學院任教十五餘年,教授倫理學所累積的心得。作者從福音派的立場探討人類的道德任務,目的是為基督徒的倫理生活奠定基礎。內容可分為四大部分:哲學(第一、二章),聖經神學(第三章),歷史(第四、五章),基督教倫理在後現代背景下的神學建構(第六至八章)。這些都是基督教倫理的重要元素。

整本書的引言指出現今倫理探索的需要和大眾對倫理的關切提升,接著,第一章開始在較廣泛的西方哲學思想中探討倫理,當中涉及許多倫理學的理論,如規範倫理學、分析倫理學、義務論、目的論、品格倫理學、自然主義、直覺主義等等。然而,以人類理性來探求倫理,只能把倫理的基礎回到人類的理性,沒有出路。第二章,作者介紹五個希臘倫理思想。原因是不單西方哲學,基督教倫理也受著這些思想影響。第三章指出聖經中關於倫理教導的各種敘事如何匯集在基督身上,概覽新、舊約的聖經主題,穿插著基督論、聖靈論和末世論幾個神學重點。當中「愛」出現在好幾個主題中。第四章探討基督教傳統中的三個倫理思想典範:奧古斯丁、多瑪斯‧亞奎那和馬丁路德,他們各有不同的進路。第五章概觀當代七種基督教倫理學觀點,介紹並評論十三個當代基督教倫理學者的思想。

前幾章作者介紹了不同方面的倫理學,有哲學、聖經、傳統和當代基督教倫理。第六章,作者開始建構他的社群主義倫理系統,從一般哲學倫理,到宗教倫理,再發展到基督教倫理。作者指出當代的倫理學從「行為」的研究轉向「品格」,個體的探討轉向社群的強調。(頁240-241)這轉向產生了後現代特有的倫理多元論,倫理不再是普遍原則,道德標準在社群之間變得相對化。作者相信基督教倫理是處理異質社群間道德標準衝突的出路,因為基督教信仰的啟示倫理與哲學家建構的一般倫理涵蓋同一片領域。支持他這論點的有兩點論據,第一是一切人類倫理學背後那一份道德使命感,正是神聖旨意對人類生命的衝擊。(頁246)論據二是人類對於善的誠摯追求,就是在尋求神的旨意。(頁247)當然,作者亦知道一般倫理與基督教倫理有著一個根本的差異,就是一般倫理全然以人為中心,而基督教倫理則以神為根本。(頁249)要解決此差異,作者採取第三章所提及的奧古斯丁進路,就是基督教倫理重構一般倫理的思想,他稱之為「轉變」。(頁250)使一般倫理放在一個具超越性的基礎上,不致走進理性的死巷。作者從基督教觀點分析第一章所介紹的「分析倫理學」三種理論,指出其中的自然主義較受基督教福音派肯定其正當性。(頁253)繼而巧妙地以末世觀點把它「轉變」,把自然主義所說的「本然」由現在時態「轉變」為未來式。(頁254)這樣使基督教倫理與哲學倫理接通了一道橋樑。作者認為基督教倫理並不侷限於教會,而適用於普世,是因為基督教的啟示倫理與全人類的倫理探求都來自普世性的神聖旨意,以及因為末世的新天新地是宇宙萬物的目標。(頁256-257

作者把基督教倫理與一般倫理接上關係後,進一步探討基督教倫理對於當代的社群品格倫理所提供的出路,作為他的倫理系統建構的最後一步。以神為中心的基督社群尋求生活體現並傳遞著主耶穌的生活理想,而不單是追求個人利益。(頁262)但作者發現社群倫理的問題在於排除了任何普世倫理的可能。(頁263)而且,後現代主義認為每一種宗教社群都是出路,於是基督教倫理的獨特性亦隨著「條條大路通羅馬」的心態被模糊化了。作者對問題的回應是其他宗教未能讓人獲得對神最深層的認識,然後以三位一體的神為基礎,指出教會反映出神永恆的真實,是對世界宣講神對人類的普世性計劃。

作者表明基督教倫理作為後現代思潮下的社群品格倫理轉向的出路後,在第七章為基督教倫理奠定神學基礎。進入第八章,作者闡釋「愛」是基督教倫理實踐的內容,提及四種愛(親愛、友愛、情愛和聖愛),並以例子說明。

本書的貢獻

本書作為基督教倫理學的入門或學生的參考書,提供很好的導論。從哲學、希臘傳統、聖經神學、到過往基督教倫理學家的思想,內容豐富,深入淺出的介紹,並清楚界定哲學中的用詞和概念,使沒有接觸過基督教倫理學的人(正如筆者)也能對這課題有所掌握和認識。相比其他的倫理學書籍(大部分會簡單介紹一下道德哲學中的理論或倫理分析的方法論,接著便大量篇幅分析和討論成書時的熱門倫理議題),大多缺乏聖經神學、歷史和當代倫理學思想的基礎。本書很值得推介作為入門導論。

本書另一貢獻是作者在第六章為教會在後現代文化下,嘗試建構一套基督教的「社群倫理」,並辯解其普世的價值是多元主義的出路。從作者其他的作品可見他對後現代主義有深入的了解和研究,使他能夠敏銳後現代主義對倫理學的關切。這份努力,作當代詮釋的工夫,是值得欣賞的。其中把哲學倫理的自然主義以末世觀點「轉變」來接上基督教倫理,是十分精彩。沒有扭曲基督教的思想,亦沒有以哲學理論代替聖經的啟示。

爭議的地方

作者從下發展他的社群倫理系統,從一般哲學倫理(以人為中心),到宗教倫理(有超越性基礎),再發展到基督教倫理(以神為中心)。他努力的把基督教倫理與一般哲學倫理和宗教倫理接上關係,多方的理據都是基於基督教的神學,把一般倫理基督教化。例如把一般倫理學探討定為對神旨意的尋索,以及指出只有在三一神的基礎上才能完整呈現社群的終極意義。為要證明基督教倫理才能滿足後現代主義下的社群品格倫理。筆者有以下幾點討論。

1) 三一神的團契,是作為基督教社群恰當的類比嗎?

為了回應後現代主義,作者以三位一體的神作為人類社群生活倫理目標的超越性基礎,亦是社會的最高參考點,因為這樣能夠建立共通的平台(社群)作溝通。然而我們要問的是基督教倫理的基礎是甚麼?是神親自作為一個超越性社群的典範樣式讓人仿效?如果這是正確,每一個位格之間的互動如何體現出道德生活或模造對方的品格?另一問題是神要遵守自己所定的道德法規嗎(例如不可殺人)?

作者繼而指出「愛」是基督教倫理的內涵,人最根本的倫理任務是回應神的愛,效法祂的樣式彼此相愛。(頁292)筆者認為聖父與聖子之愛尚可從聖經中找到(太三17,約十五10,約十四31),但聖靈與另外兩位格(聖父和聖子)之愛卻找不到經文的描述。再者,對人來說,神是完全的他者。人如何能仿效一個不能類比的典範呢?可見,三位一體作為人類社群的類比有其限制,亦沒有足夠聖經根據。筆者相信基督教倫理應理解為神給予人類的道德命令,以聖經啟示為基礎。

2) 基督教群體本身的道德多元

作者極力強調基督教倫理的普世性,以解決後現代主義中多元化約定論conventionalism)。平心而論,基督教信仰的確有普世的一面,但無可否認,它亦有獨特的一面使它與其他社群不同,例如聖經的權威、原罪對人的影響、救贖、信徒是神的兒女、是分別為聖的等等。所以,單以普世的一面去證明基督教倫理是人類共同所追求的,而忽略相異的一面,便顯得理據較片面。

而且,單看基督教自身群體,對倫理的事務亦有著多樣性的表現。不一定是統一見解,而是在一個光譜裡。就如近期香港的熱門話題,同性戀、公民抗命、政治取向。這更難說服基督教倫理是多元主義的解決方案。

3) 所謂新天新地的永恆團契是怎樣的呢?

作者指倫埋探索的焦點不再侷限在現在,而是以人類存在的最終目的為導向(即末世新天新地)。問題是在新天新地的倫理是怎樣的呢?在「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的地方(啟二十一4),只有得救的信徒,他們都像耶穌(約壹三2),這時候的倫理是最理想的嗎?一個不再有掙扎的地方,有些現世的倫理抉擇恐怕已不適用。所謂邁向最終的目標亦恐怕變成空談。筆者認為應踏實的跟從神在聖經中的吩咐去行,過於把將來理想化。

作者提到基督教倫理內涵是全盤的愛,這包含四種愛,其中之一是情愛。但主耶穌回應撒都該人時,說:「當復活的時候,人也不娶也不嫁。」(太二十二30)那麼,在新天新地中,有某方面的愛可能不能完全彰顯,限制了作者提出的基督教倫理傳統主題:愛。

這樣看來,新天新地中的最終倫理目標顯得不明確,亦與作者主張的「全盤的愛」其中的部分有所矛盾。

 

Last Updated on Thursday, 30 May 2013 10:17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