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Life Ethics Stem-Cell Research 李麗華:探討「複製人」所帶來的衝擊及神學反思
李麗華:探討「複製人」所帶來的衝擊及神學反思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Wednesday, 30 June 2010 12:17

探討「複製人」所帶來的衝擊及神學反思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李麗華

  1. 引言

遺傳工程的發展為人類帶來多方面的貢獻,例如在醫學上、1農業上、環境保護上和化學工業上。因此,許多人早已預測,本世紀將會是遺傳工程的世紀。2單從表面看來,這類貢獻似乎會為人類帶來祝福,但最終的後果是否會變成對人類的咒詛呢?3最令人擔憂的,莫過於十年前複製羊的誕生對整個世界所帶來的震撼,會否牽起下一個更震撼人心的事情發生—複製人。筆者內心曾一度浮現出一個疑問,若沒有法律禁止此等行為,究竟複製人會對人類的社會,甚至整個世界帶來怎麼樣的衝擊或影響呢?就被複製的人本身而言,又有甚麼社會倫理的問題出現呢?究竟誰來負責承擔其後果呢?究竟複製人的爭議之處在哪裏呢?在倫理、道德上需要考慮的是甚麼?筆者盼望藉著本文一一去探討。

 

 

 

  1. 複製生命的主要成因及發展

生命是由細胞開始的,每個生命含有最少一至十兆個細胞,而細胞核(nucleus4是細胞的核心,負責維繫細胞的運作。生命的最基本單位源於基因,自複製羊「桃莉」的誕生,5引發世界各國對複製人背後的倫理作出激烈的爭議。讓我們先了解何謂複製,進而探討複製生命這種遺傳工程的發展。

  1. 複製的定義–所謂複製,是指無性生殖(Clone,或「單源」)。無性生殖指源自同一代,具相同遺傳形質的群體,毋需靠生殖細胞精子與卵子的結合,而遺傳完全由提供細胞核的一方來承擔,整個過程沒有經過基因重組,6有異於雙胞胎。7複製人的發明來自試管嬰兒,就是把別人卵子內的細胞核吸出,然後將想要複製某個人的細胞內的細胞核放進這個卵子,當這卵子幸運地發育成功之後,再將這胚胎植入子宮內孕育,所生出來的嬰兒就是複製人。8這種生物科技是由研究幹細胞9開始。

  2. 複製生命的主要成因–誠然,試管嬰兒的成功,幫助不育夫婦解決生育的問題。遺傳工程師努力不懈的研究,確實為人類帶來科技的新喜訊和突破。筆者個人很同情不育的夫婦,試問哪對恩愛夫婦不渴望有他們自己的產業呢?遺傳工程已能滿足他們的素求。然而,我們無法否定成功背後的犧牲有多大,進入廿一世紀的今天,醫學科技突飛猛進,複製人似乎成功在望,又可以為不育夫婦們提供一個生育的新方法或選擇。

  3. 複製科技的發展

  1. 複製科技的初期發展–1996年複製羊的誕生,10舉世矚目,成為複製科技的創舉,甚至令人震驚!遺傳工程師對幹細胞的研究將更加進取。11

  2. 複製科技的近代發展(廿一世紀)–遺傳工程的發展一日千里,除了對醫學及農業作出重大貢獻之外,還帶來新展望。

    1. 挽救瀕臨絕種的動物–「桃莉」的誕生,證明了有性生殖的動物能藉著人工方法以無性生殖的方式繁殖,有學者認為可解決瀕臨絕種動物的危機,更可利用此技術複製人類器官作醫學用途。12筆者個人認為,前一項用途看似很有意義,但細想一番,瀕臨絕的動物之所以面臨絕種的危機,是跟人類濫用地上的資源,有助調節地球溫度的樹林不斷減少,導致全球暖化,這才是問題的根源!即使能繁殖瀕臨絕種的動物又如何?牠們賴以生存的空間已不復再,究竟是誰應該負起這個責任?或許你我皆有份!環保的問題不解決,絕種的問題仍然會存在,甚至會惡化。至於第二項用途,對直接的病患者該是喜訊,但背後所付出的代價及倫理的問題,又有否認真和詳細思索過呢?

    2. 物學工程新科技–近年生物學家發展出一種新技術,將成年幹細胞改變為具分化能力的誘導多功能幹細胞(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 簡稱iPS),且在白老鼠身上成功地治療鐮刀型紅血球疾病。這種技術的突破之處,就是毋需胚胎幹細胞也可製造出有需要的器官,更可避免有關的生命倫理的道德問題。13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維他命CiPS的形成大有幫助,然而,我們在發展科技時需顧已及人,衡量背後的代價,確保這類科技能使人類生活得到改善。14

 

  1. 複製人所帶來的衝擊

複製人實在帶來許多倫理上的爭議,這些議題正衝擊著我們所身處的社會,甚至整個世界,其影響將會是重大的,過於我們所得到的種種好處。15在現實生活中,有許多事情是我們能夠做,但卻不是應該做的。16相信有人會有疑問,究竟何謂道德、倫理?從西方的傳統角度去看,道德泛指人類行為的規範或價值取向,而倫理(ethics)則對動機、行為及品格之善的評價和規定作反省。倫理道德的研究,可以敘述性或規範性作進路。17

  1. 在世界的層面

  1. 挑戰整體倫理觀及道德規範–從遺傳工程與生物工程的角度去看,究竟社會應如何衡量新進科技與人類生活運作的關係,這是倫理學(Ethics)的範圍。18倫理學最簡單的定義,是人類行為的原則或標準。19若要找出不同的社會和文化背景下的倫理觀念之間的共通點,首先要了解不同文化的傳統背後的世界觀20,它是人類對現實的了解和對自己的存在意義之解釋。21道德標準應建基於人對自己的認識,然後才鑑定在社會中的行為。22倫理學所面對的難題就是相對或絕對的倫理觀念。前者最極端的立場是倫理上的自我主義(Ethical Egoism),道德標準是追求個人最高的享樂,而享受和快樂則因不同種族、文化和教育背景而異。23假如每個人都以自我為中心,就會產生爭戰局面,無法維持正常的人際關係及文化發展。故此,在相對和絕對的討論中,出現兩種倫理學上的主流: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和本份主義(Deontological Theories)。24複製人的實驗過程中所犧牲的生命,已抵觸最基本的倫理及道德規範25。再者,它乃是一項虛偽的「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自私行為,違反公平原則。筆者認同潘博士的看法,大多數的倫理學者皆相信人類的道德觀是絕對的,儘管在不同的文化與政治制度下執行方式不別。26遺傳工程是西方社會經過科學革命洗禮後的產品,科技帶來全球現代化。27今日科學界中很少基督徒,因科學革命使人產生自大狂和反傳統,西方文明卻深受基督教文明的薰陶。故此,潘博士認為,基督教的「己所欲,施於人」的教訓,可能是最好的倫理標準,作為鑑定遺傳工程的發展和方向。28這才能減少對世界的衝擊。

  2. 妄顧安全,犧牲無辜生命–當生物科技牽涉到人類時,應首先衡量和評估其風險及利益。29許多實驗的失敗是由於妄顧安全、對細胞分裂過程不夠了解、或科學的不確定因素所致。30西方國家對幹細胞的研發最大的爭議就是:何時才算人類生命的開始?有些團體認為,凡是體內外受精的「受精卵」,就是「人」的生命個體;因此使用任何人類胚胎來研究幹細胞乃是不道德的行為,違反社會倫理的。31持不同意見的社會人士與團體則認為受精卵在母體的子宮中開始成長後才算是「人」的生命個體的開始,所以使用試管授精後培養而成的胚胎來做幹細胞研究,並不算違背倫理。32科學研究的自由是否能駕馭一切,那就可以不重視或踐踏他人的利益?此等行為影響了整體社會的公義和平等。正如強調了某些人的自主權,就必會損害複製人本身的自主權和利益,一隻複製羊成功的背後是經過二百七十六次的失敗,其中包括多隻複製羊的死亡換取得來的,若繼續研究複製人的話,不知會犧牲多少條性命才可取得一次的成功,複製人所受到傷害無法估計。33有人認為,複製人加上人類基因工程的研究對人種的發展帶來新的變數。這涉及人種的優劣取捨和種族優生論的復甦,而有權有勢者,如西方的強勢民族,將容易佔盡優勢,弱勢民族則更易被排擠,甚至滅絕。34筆者心中甚憂慮將來會出現希特拉二號,屠殺無辜生命。從最壞一方面去看,很容易成為被恐怖主義者利用的良機,所帶來的後果,足以引發人類前所未有的大災難!因此,筆者極之贊同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李瑞全教授的勸諭—「政府和學界實需立即作出相應的評估,否則等到複製人出現才回應,或讓他人捷足先登,佔盡優勢,可能已難追趕。」35

  3. 違反基本人權–在二次大戰前,未經同意,對活人進行實驗屬非法的。這是當時許多國家所默許的,不久,德國納粹的惡行被揭發後。自此之後,在1949年產生了第一條對人類研究的醫學道德條約,且在十五年後獲得通過。36世界衛生組織(WHO)1997311日發表一項聲明:複製人是不道德的(unethical)。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1997725日也發表了一份草案禁止複製人。世界衛生組織(WHO)、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和美國的國家生物倫理委員會(NBAC)37 ,並由麥克林(Ruth Macklin) 提出複製人破壞了人的尊嚴,他們認為研究複製人的科學家必須尊重個人的獨特性和多樣性(包括膚色、文化等),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一面,並在其中肯定了自己一部分的價值,而複製人正是侵犯了人的尊嚴和獨特性,38同時亦剝奪每個孩子在母親子宮中孕育的權利。39每當中國中共政府判處異見人士監禁,總有西方國家的人權支持者起來抗議,並要求釋放異見人士。然而,筆者發現一件有趣的事,就是「只許官府放火,不許民間點燈」。即是說,那些自命宣揚自由民主,聲稱強調人權的西方國家,豈不是違反基本人權的國家嗎?早在八十年代後期,英國在試管嬰兒的研究較美國為之「進取」,兩國對試管嬰兒的醫學研究取不同的態度之同時,前者竟成為後者試圖迎頭趕上的對象,40最少英、美、意等國已不斷複製動物(尤其牲畜),不論在明或在暗,都沒有預先公告於世,41這已是一個隱藏的危機。

  1. 在社會的層面

  1. 如何處理「次貨」複製人?–從試管嬰兒的實驗已得知,受孕的過程,容易帶來卵子的傷害,帶來複製人在身體和精神上的不正常,科技出錯所產生的複製人應如何處理,也是一項嚴重的道德問題,將他們人道毀滅,還是要政府花錢去養育他們?42在實驗的過程中,總有誤差或失敗的時候,43假如實驗過程中所生產的複製人出現「次貨」,該怎樣處理這個「次貨」複製人?視他為次等貨物嗎?佛烈采認為,一個有遺傳缺陷或患重病的嬰兒沒有生存的權利,甚至那些有遺傳缺陷血統的人無權生育。44不但雷斯特不認同此種漠視人命,甚至缺乏人性的言論,筆者個人也強烈反對。一個身體有缺陷的人不代表他在世上沒有價值,在神眼中,他仍是寶貴的,也可以成為別人的祝福,例如在早前來港分享個人見證的力克‧胡哲(Nick Vujicic45,便是一個很好的「人辦」。究竟誰有權去評定一個人的價值?一個也沒有!只有我們的創造主才有這樣的權利,而且,神從來不會嫌棄地上任何一個人,還愛世人到一個地步,祂將祂的獨生子耶穌賜給我們。雷斯特指出一個遺傳陷阱,每個人生命都始於父母的遺傳結合,大多數的人出生時都相當健康,但沒有一個人可以避免一些遺傳的缺陷(無論是有害或無害的)。46換句話說,沒有一個人是完全健康的。遺傳是透過精子和卵子的結合過程中傳送的。47難道就此便要將有問題的生命人道毀滅嗎?反倒,這才是不人道的做法!生育者應抱開放的態度去接納自己的嬰兒,視子女為生命的禮物。48

  2. 如何處理法律責任–複製人不像試管嬰兒,由兩性的基因結合而生殖出來,他與原型人49都是由同一基因而產生出來的,他並非原型人的任何親屬。50那麼,誰來承擔撫養「複製人」的責任?複製人的社會倫理身份複雜到一個難以釐清的地步,從生理的角度看,他既可以是原型人的子女,卻是原型人橫殖出來的一個個體。51當中所牽涉到的法律(如財產承繼的問題)及許多倫理上的爭議。52

 

  1. 妄想取代已故親人–每個人的成長和成功,都有天時、地利、人和三大要素配合,一名優生的成長也需要在這三方面的客觀環境下被培育出來,即使一個複製人接受與原型人相同的教育,也無法擁有與原型人相同的際遇,其生活圈子亦不可能完全相同,且永遠不可能完全重複過去的養育過程,以致影響後天的發展(最少身高、智商未必相同)。所以,妄想複製人取代已故親人是天荒夜談的事,也即是說,複製優秀人才的論點根本是不成立的。53

  1. 在個人的層面

    1. 有身份認同的困難–根據李瑞全教授的分析,複製人的個體的身份自我認同(self identity)出現變化,複製人與他的原型人並非雙胞胎,而是原型的一個複製品。另外,若是以捐精方式去複製人,而捐精者又已死去,那麼,究竟複製人的父親是誰?若複製人知道其父或母的身份,複製人難以有自我身份認同及獨立價值,他的腦海必然出現一個很現實的疑問—究竟我是誰?54基於實用主義,複製人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自身的權益定必被忽略。55

    2. 黑狗偷吃,白狗當災–由於複製人的生理及外貌都與原型人相同,也 會引致原型人出現類似自我身份認同的問題,其獨一性亦因此而喪失。56從原型人的角度去想,萬一這個複製人犯了罪(無論大小),必會為原型人帶來「一身蟻」!

 

  1. 複製人帶來的神學反思

在遺傳工程的倫理議題上,最少有三個立場是直接跟聖經有關連的。第一個是自然的道德規律(Natural Moral Law);57第二,人乃按神的形像被造,且是萬物的管家(God’s steward of His Creation);58第三,賢德的倫理(The Ethics of Virtue59。除此之外,筆者在下文將會探討其餘的立場。

  1. 侵犯神的主權–舊約倫理的其中一部份回應了神整個創造的秩序,而舊約聖經強烈要求神的子民順服獨一真神的命令,排斥偶像及二元論,要愛護別人。敬畏耶和華乃智慧的開端(詩一百一十一10;箴一7,九10),這智慧傳統乃倫理的首要原則。根據上帝創造宇宙的前設,加上人按神的形像被造的信念,肯定人類生命的神聖與及平等。若果人類在技術上真的能複製生命,雷斯特認為那就是世界末日近了,神不會加以阻止的。60人類細胞核四十六條染色體,能夠被植入一個沒有細胞核的卵細胞中,隨著化學變化,卵細胞開始分裂和成長,再由胚胎發育成胎兒,與一般生育的過程一樣。61然而,這只是透過新科技所製造出來的生命,62並非以神創造生命的方法而孕育出來的生命。63此外,聖經已向我們闡明,我們是無權掌管生命的,就連一根頭髮都無法叫它不掉下來,更何況生命!因為「賞賜的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約一21)只有神才是掌管生命的主。同樣道理,我們根本無權奪去無辜的生命。(創九6;出二十1364複製科技除了會犧牲無辜生命之外,另外一個引申出來的問題就是,人應否改良自己的品種?有學者認為,可以透過生物工程改良人類的「品種」或提高人類的優越性,但問題是,我們應否保留現有的狀態?神喜悅我們私自改變祂對創造每個人的獨特性嗎?65複製科技能使人(尤其科學家)驕傲,神容許人建造方舟,但卻不可以建造巴別塔,免得人自高自大,為自己建立權力架構,66而不再尊崇創造人類的主。(創十一1–2)人在地上的角色是事奉神,而不是扮演神。67筆者很喜歡一個古老的玩笑—假若神已經想我們飛的話,祂就永不會給我們鐵路了。68

  2. 違反聖經的倫理觀–神為人類設立婚姻,是讓男女結合得到祝福,由兩性所締造出來的家庭有父母雙親,是一個完整美滿的家庭。因此,有性是人本體完整性的重要構成部份,人要藉著兩性結合才能達至最高的生命成全,也讓下一代在這健康的家庭倫理中經歷愛、被孕育和被照顧成長,一代一代的繁衍下去,當中蘊含著屬靈的美意。69無性繁殖卻失去這個屬靈的完整性,更違反神造男造女的原意,與及神所設立的自然定律。

  3. 人類怎能長生不死–希伯來書九章27節已清楚說明:「到了時候,人人必有一死,死後有上帝的審判。」羅馬書第五章12節也如是。即使是複製人,總有死亡的一天,這是人墮落後要承擔的後果,絕對不能代替正版人延續生命,縱使有人聲稱有長生之法,豈不是荒謬之說嗎?70很多人盲目地喜愛新鮮事物,卻不會想到它有多怪誕,被接受的程度和帶所來的影響!71

  4. 不尊重生命–Raymond G. Bohlin曾引用C.S. Lewis的一句說話:「…科技永不只代表人類支配大自然,也牽涉到一些人控制其他人的權力…」。72假如將複製人當商品般作販賣用途73,會破壞人的尊嚴與獨特性,74在舊約時代作神的子民,敬虔與倫理是不能分割的,正如雅各書所說的信心與行為也是不能分的一樣,而生命的一切都與神和祂的目的互有關連。75每個人都是按神的形像被造,神看著是好的,祂已命定每個人的生命藍圖。76我們是基督以重價買贖回來的。因此,在神面前,人是尊貴,我們要保護所有人類生命,絕不可濫用科技,藉複製破壞人尊貴的形象。77雷斯特曾在其著作中引用德國神學家潘霍華對胚胎生存的權益的一番話,78筆者也極為認同,胚胎都是有生命的,即使生下來有殘障,應同樣獲得尊重!再者,人看生育已不如從前,將孩子視為大家庭的同伴,現在卻傾向於視為一個從技術程序出來的製品,可任意被人支配或丟棄。79究竟人視生命何價?人有權利任意待人嗎?主耶穌曾這樣教導祂的門徒(包括活在今天的信徒)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又愛鄰舍如同自己」。(路十27Peterson認為人與神的關係見於主耶穌所吩咐的,乃是如此。換句話說,盡上一切去愛神愛人。80

  5. 扭曲神創造女人的心意–一對不育的夫婦追求有自己遺傳的孩子是無可厚非的事,然而,是否每個女性都必須生育才算是一個完滿的女人呢?世人(特別是信徒)扭曲了神創造女人的心意,甚至有些女性借生孩子,企圖去挽回已危在旦夕的婚姻。神創造夏娃的目的,是為協助亞當管理大地,而不是強調女人是生育機器。筆者作為一位女性,極之不滿任何人貶低女性的價值。在神的眼中,女人與男人同樣尊貴!更令人擔心的是,假如無性繁殖成為同性戀者繁殖單性的後代81,這必不是神所喜悅的事。從基督教的傳統而言,父母並不是擁有子女,也沒有權利有孩子,懷孕乃神所賜的禮物,而非人的選擇。親自孕育孩子更不是成立家庭後非做不可的事。82

  6. 人會變得冷酷無情–複製人將會正面衝擊我們的人際關係。假若甲君死了,一般人都不會將複製的甲君第二取代甲君這個正版人,甚至對已死的甲君沒有多大的哀傷。然而,再深思的話,若複製人出現,我們會較少在意那個已存在的。83筆者同意Francis Kamm84的見解,他提出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筆者覺得,若複製人在不久的將來果真出現的話,我們的社會將會變成何等可悲的社會,或許將來再不用舉行甚麼追思會,甚麼安息禮拜了,因人類的情感已變得冷漠,亦不配稱為神的兒女!

  7. 製造更多犯罪的良機

  1. 複製人的技術被不良份子利用的危機–不論任何對人類有益處的科技,只要落在壞份子手中,就會變成傷害人的武器。1939年,愛因斯坦去信給美國總統羅斯福,催促他研究建立原子彈的可能性,因為愛因斯坦擔心希特拉的科學家會率先發明原子彈,那就會成為希特拉侵略世界的武器。85進入廿一世紀,面對恐怖襲擊的威脅,複製人的技術若成功的話,誰敢保證這項遺傳工程的新科技不會成為恐怖份子的新寵兒?很可能會出現「地下複製市場」也不足為奇。86那時候,將會製造出更多犯罪良機!87神賜人有自由意志,尚且會犯罪,複製人也有自由意志,必然也會罪犯。最好的做法就是完全禁止複製人類。88筆者嘗試引用香港政府的禁毒宣傳口號:「不可一,不可再。」即使有可能成功,連一次也不可以複製人類,絕不容許有例外情況。89

  2. 掛羊頭,買狗肉–以幫助不育夫婦為名90,以謀取不道德錢財(成本較低)為實。91在歐美社會出現的「精子銀行」,專門收集諾貝爾得主和一些「優秀」青年男子的精液,並以高價賣給不育夫婦,以及一些不願結婚又想生育的單身女子,藉人工受孕生育優資的下一代。92從聖經第一宗謀殺案—該穩殺亞伯已經看見人心的詭詐。人墮落後,罪入了世界,漠視愛別人的責任。人是萬物的管家,而並非操控者!假若有一天複製人成功「生產」的話,會出現怎樣的世界?筆者察覺到,潘博士的論點與Reinhold Niebuhr有共通之處,兩者皆將有關的倫理問題與人的罪性相連。93沒錯!人墮落後,罪便由一人入了這世界,且要面對死亡。(羅五12

  3. 濫用科學作利己工具–有些贊成複製人的支持者認為,複製人能提供大量士兵和工人。可是,無論將複製人當作士兵或工人,這想法都是利用複製人,作利己工具,且極有將複製視為當作次等人類之嫌,有點兒缺乏人性。94筆者不禁在想,對宣教差傳事工有負擔的基督徒都會求莊稼的主,打發更多工人到禾場去收莊稼,難道我們複製工人,就可以解決宣教工人不足的問題嗎?答案已在有良知的讀者心中了。

 

 

 

 

 

  1. 總結

「複製」的遺傳工程究竟是人類的祝福,抑或是咒詛?筆者很喜歡潘博士引用阿拉丁神燈的例子。複製科技沒有對錯之分,屬中性,就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樣,要用得其所。95生物工程學家若善用遺傳工程的話,就能繼續造福人群,相反,便會遺禍人間。96潘柏滔博士相信,現代人若能以博愛精神來推己及人,生物工程將是廿一世紀的一個重要工具,可用作減輕人類痛苦,和促進世界和平的偉大事工上。97既然複製人無法避免帶來種種傷害別人利益或生命的話,禁止複製人是應該的。98另一方面,假如基督徒對無性繁殖不作任何回應的話,將必被世俗的世界觀所取締99(見附錄三)那時,我們的世界將必走向難以挽救的地步。最後,容許筆者借用Donald M. Bruce的一句話作結束: “Our challenge is to continue to keep pace with technological change, bringing informed, vigorous, and faithful moral vision equally to the scientific world and the public arena.” 100誠然,聖經並非我們獨一的依據,但當中所記載的教導卻是基督教倫理學最重要的基礎。101除此以外,教會的傳統、思維和切身感受,同樣是不可或缺及輔助性的依據。102隨著科技的發展,我們的倫理觀應與時並進,103不是隨波逐流,或被世俗化,而是應該因應科技的進步所帶來的衝擊和灰色地帶作出適切的修訂,填補當中的漏洞,免得被不法份子有機可承,確保人類得到最大的利益。

 

(全文完–8,041字)

  1. 附錄

附錄一:結構基因的調節功能104

 

 

 

 

 

 

 

 

 

 

 

 

 

 

 

 

附錄二:如何讓基因進入其他細胞105

 

 

 

 

 

要轉殖基因到另一細胞有不同的方法。一種是利用載體( Vector) 。載體為將新基因帶進宿主細胞核的東西,通常為細菌的質體( Plas mids ,如左圖)或者是病毒。先將新基因及病毒的引子( Promoter) 與質體拼接後,然後利用細菌的繁殖複製( 拼接的質體會隨細菌細胞複製而複製) ,使拼接新基因的質體數量增加後,再使成千上萬的質體去感染宿主細胞( 比如說某種植物的細胞) ,質體即可將新基因帶入宿主細胞核並嵌入宿主DNA 分子的某個位置上。

 

另一種方法是在新基因及病毒引子與質體拼接、並利用細菌增殖而增加數量後,再把新基因切出來,塗佈在由金製成的微顆粒,然後利用基因槍將這些由金顆粒做成的微小子彈打入宿主細胞核,希望新基因能因此嵌在宿主細胞的DNA 分子的某個位置上。( 資料來源:B r e w s t e r K n e e n ,“Farmageddon : Food and the Culture of Biotechnology”, p-203, published by New Society Publishers , 1999.) ( 編者整理)

 

 

附錄三:猶太/基督和世俗人文主義者的世界觀106

 

猶太/基督徒

世俗人文主義者

有造物主

人是神特殊的創造

生命的主權屬於神

生命神聖的原則

不可不擇手段來達到目的

沒有造物主

人從動物進化而來

生命的主權屬於人

生命品質的原則

可以不擇手段來達到目的

 

 

附錄四:道德識別107

 

參考書目

艾金遜著。匯思譯。《基督教應用倫理》。香港:天道,2002

余達心、江丕盛等著。《複製人—祝福抑咒詛(修訂版)》。香港:基道,1999

威廉‧端力斯著。馮美昌譯。《認識舊約神學主題》。台北:校園,1996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1996

雷斯特、夏非尼著。匯思譯。《複製—神蹟或危險》。香港:天道,1988

潘柏滔博士。《遺傳工程與的人的未來》。台北:雅歌,1995

秉祥。《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香港:宣道,1992

Brannigan, Michael C. Ethical Issues in Human Cloning: Cross-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NY: Seven Bridges Press, 2001.

Cole-Turner, Ronald. Ed. Beyond Cloning: Religion and the Remarking of Humanity. Harrisburg, Pa.: Trinity Press International, 2001.

Demy, Timothy J. & Stewart, Gary P. Ed. Genetic Engineering: A Christian Response: Crucial consideration in shaping life. Grand Rapids, Mich : Kregel Publications, 1998.

Nussbaum, Martha C. & Sunstein, Cass R. Clones and clones: facts and fantasies about Human Cloning. NY: Norton, 1998.

Peterson, James C. Genetic Turning Points: The Ethics of Human Genetic Intervention. Grand Rapids, Mich.: W.B. Eerdmans Pub., 2001.

Robin Gill, ed.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Christian ethics. Cambridge, U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1.

Sandel, Michael J. The Case against Perfection: ethics in the age of genetic engineering. Cambridge, Mass.: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Voneky, Silja (Editor); Wolfrum, Rudiger (Editor). Human Dignity and Human Cloning. Leiden, , NLD: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2004.

參考期刊及文章

李瑞全。〈複製人的倫理困惑〉《應倫通訊》第2期〈器官移植專題〉。下載自〈 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14.html〉,下載日期(2010/3/20)。

張慕皚。〈複製人的道德問題〉《教牧期刊》第5期(19985月),頁153–161

黃煥彰、倪筱芬。〈基因工程與複製人倫理議題之探討〉《Taiwan Watch》第五冊第1期(2003春),頁4–15。下載自〈www.taiwanwatch.org.tw/magazine/v5n1/v5n1-001.pdf〉,下載日期(2010/4/14)。

趙大衛:《生命複製》。下載自環球廣播〈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pastoral/lifecloning07.html〉,下載日期(2010/5/19)。

劉漢杰。〈複製人的倫理爭辯〉〈海外校園〉第48期(2001/8)。下載自〈http://www.oc.org/web/modules/smartsection/item.php?itemid=1259〉,下載日期(2010/5/12)。

蕭蔚鋒。〈幹細胞與複製人〉《生命倫理》第二期(2010/3)。

 

參考網站新聞 / 文章

曉戎。〈分析:地下複製市場的供求〉。《BBC中文網》,20010808日。下載自〈http://news.bbc.co.uk/hi/chinese/news/newsid_1454000/14547492.stm〉。

〈人類複製〉。《BBC中文網》,20020606下載自http://news.bbc.co.uk/hi/chinese/news/newsid_1471000/14714522.stm〉。

〈邪教欲复制人類世界上第一個克隆人今年將出世〉《大紀元》,200119日;下載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1/1/9/n31889.htm〉。

〈各界聲討複製人〉。《大紀元》。2001329日。下載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1/3/29/n64395.htm〉。下載日期(2010/3/20)。

國家倫理委員會〈http://bioethics.georgetown.edu/nbac/general.html

1 電腦乃是一副精密的計算機,電腦的軟體只需按照人所輸入程式,便可以大量複製和操作。同樣道理,細胞也是精密的製造工廠,只也按照內含的基因程式,或外來的特製基因,來製造有用的蛋白質。特製基因好比電腦的軟體程式,支配著細胞的運作,而重組的去氧核酸可在細胞大量複製。分子生物學家幸運地發明一種嶄新的技術,稱為聚合酶連鎖反應(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能把小量的去氧核酸大量擴展和製造出多量的基因和探針(這基因探針是用作配對特製基因),增加這些探針的敏感度。聚合酶連鎖反應使分子生物學家迅速地大量製造所需用的去氧核酸,對人類遺傳學大有貢獻。遺傳工程師能將外來的特製基因,轉移到細胞核內,有助他們研究細胞核中的基因控制整個細胞的複雜運作,突破傳統的研究(傳統的遺傳學需要依賴在自然中產生突變的基因,來研究突變後的基因表現,但有其限制,不易被鑑定)。在美國一些先進的醫學院已設立分子醫學課程(programs in molecular medicine)培訓新一代的醫生,加強他們對遺傳工程及其相關產品的認識,迎上廿一世紀的醫療技術研究的步伐。詳參潘柏滔博士:《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台北:雅歌,1995),頁77–80115

2 遺傳基因的隨意轉移,為遺傳學帶來基命性的突破。遺傳工程師透過重組去氧核酸的技術,隨意從細胞中提煉特製基因,而這些特製基因能隨意轉移到不同細胞內,基因間的互動和細胞分化上的功能,都可在實驗中作深入研究。在工業和醫學上,人工轉移亦可應用在生物技術和基因治療。將外來基因轉移到細胞核內的方法最少有四種:第一種是去氧核酸的變質作用(DNA-mediated transformation);第二種是顯微注射(microinjection);第三種是原生質融合(protoplast fusion);第四種是藉著濾過性病毒或細胞之間的基因轉移作用傳播外來的基因(natural transfer by viruses or plasmids)。舉例,體細胞的基因治療是針對先天遺傳的缺陷,可代替有缺陷或不存在的重要的酶或不可缺少的蛋白質。當這類遺傳工程引進的新基因的細胞能繼續生長,若較在病人體內原有的缺陷細胞的生長率為高,會代替病人原有的骨髓細胞。透過周詳的實驗計劃、受監控的安全措施、病人的選擇、醫療設備等等的配合,為要提高治癒的機會,大大減低對病人的危險性。潘柏滔博士:《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780–83158–59

3 遺傳工程雖然可以改善環境污染,但也可以帶來嚴重的經濟損失,更令人擔憂的是,它為人類基因遺傳所帶來的污染,實在難以想像!參有機農業全球資訊網(Organic Agriculture information centre),下載自〈http://info.organic.org.tw/supergood/front/bin/ptdetail.phtml?Part=org20090420〉,下載日期〈2010/4/14〉。另參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61

4 細胞核中有不同的染色體(Chromosome),染色體內含遺傳物質去氧核酸(DNA),決定細胞及整個生命的屬性和形態。大部份動物的繁殖是以有性生殖(Sexual Reproduction)方式進行,即是說,有男性一半DNA的精子與女性一半DNA的卵細胞結合,就會形成全數DNA的受精卵,然後發展成一個新生命。參蕭蔚鋒:〈幹細胞與複製人〉《生命倫理》第二期(2010/3),頁2

5 複製羊「桃莉」在出生後六年死於關節炎。Voneky, Silja (Editor); Wolfrum, Rudiger (Editor). Human Dignity and Human Cloning. (Leiden, NLD: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2004), 56-57.

6 黃煥彰、倪筱芬:〈基因工程與複製人倫理議題之探討〉Taiwan Watch Vol.5, No.1 / Spring, 2003。下載自〈www.taiwanwatch.org.tw/magazine/v5n1/v5n1-001.pdf〉,下載日期(2010/4/14)。另參Voneky, Silja (Editor); Wolfrum, Rudiger (Editor). Human Dignity and Human Cloning.( Leiden, NLD: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2004), 55, 64.

7 Demy, Timothy J. & Stewart, Gary P. Ed. Genetic Engineering: A Christian Response: Crucial consideration in shaping life. (Grand Rapids, Mich : Kregel Publications, 1998), 261.

8 黃煥彰、倪筱芬:〈基因工程與複製人倫理議題之探討〉Taiwan Watch Vol.5, No.1 / Spring, 2003。下載自〈www.taiwanwatch.org.tw/magazine/v5n1/v5n1-001.pdf〉,下載日期(2010/4/14)。

9 幹細胞是身體中尚未分化(Differentiate)成特定細胞類型的細胞,擁有自我更新的能力,進行細胞分裂,補充老化或死去的細胞,和分化能力,變成身體上不同類型的組織或器官。人體的幹細胞有不同類型,各具不同的分化能力(生物學上稱為功能,Potency),這些幹細胞按其分化能力之高低次序可分為:全能(Totipotent)幹細胞、多功能(Pluripotent)幹細胞、多潛能(Multipotent)幹細胞及自我更新但沒有分化能力的專一性(Unipotent)幹細胞。在我們身體內的幹細胞都是成年幹細胞,屬多潛能的類型,具有限的自我更新和分化能力。因此,科學家可從胚胎幹細胞製造出有需要的組織類型,用於修補身體受損的組織、器官、或測試細胞對藥物的反應。用在實驗研究的胚胎幹細胞主要來自墮胎胎兒或試管受精過程中多出來的胚胎,因抽取胚始幹細胞的過程會破壞胚胎的緣故,胚始應否算是生命仍是個爭議,所以有人認為用胚胎幹細胞作研究與殺害生命沒大分別,使幹細胞研究大受評擊。在喬治布殊在任期間,美國政府也曾禁止使用國家經費作此類研究。參蕭蔚鋒:〈幹細胞與複製人〉,頁2

10 多莉是藉體細胞複製技術而產生的,在過程中,研究員將一顆從白臉母羊乳線細胞抽取的細胞核,植入一顆由黑臉母羊取出,被移除細胞核的卵細胞。這個細胞隨即便擁有在物質上類似受精卵和白臉母羊一樣基因組合,此細胞經電流刺激,分裂成胚胎,植入另一隻母羊的子宮內,成長為一隻跟白臉母羊相同的複製品。蕭蔚鋒:〈幹細胞與複製人〉,頁2

11 Brannigan, Michael C. Ethical Issues in Human Cloning: Cross-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NY: Seven Bridges Press, 2001), 241-43.

12 蕭蔚鋒:〈幹細胞與複製人〉,頁2

13 蕭蔚鋒:〈幹細胞與複製人〉,頁3

14 同上。

15 Nussbaum, Martha C. & Sunstein, Cass R. Clones and clones: facts and fantasies about Human Cloning. (NY: Norton, 1998), 59.

16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1996),頁196

17 規範性倫理又可分為一般性規範倫理和應用性規範倫理。前者與個別道德理論的界定及維護相關,複製人如能在世上成就最多的善或最少的惡,便是道德上對的行為。後者則關注到特殊的倫理問題,複製人在生物醫學倫理的規範下。詳參余達心、江丕盛:《複製人—祝福抑咒詛(修訂版)》(香港:基道,1999),頁13

18 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32

19 同上。

20 人類的世界觀只有三種主要的系統:一元論、二元論,和基督的一神論。一元論無分「創造主」與「創造物」,亦不追索世界的起源,因萬物都是真理的一部份。歷史上其中一個古文明—中國正是這個系統之代表。二元論以創造主(形而上)與創造物(形而下)為相對的領域,兩者間有個鴻溝,如何超越這鴻溝是因人而異的問題。基督教的一神論為倫理學帶來嶄新的意念。全能者創造了萬物,祂按祂的形像造人,目的是要使人類表彰祂的榮美,並經歷祂的慈愛。可是,人卻偏行己路,離棄創造主,從此罪進入世界,這位創造主如慈父般,對人仍不離不棄,等待人的回轉,並且無條件的以祂獨一愛子的生命作拯救人的贖價。詳參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33–36

21 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32–33

22 同上,頁133

23 同上,頁136

24 功利主義這種思想的表表者乃十九世紀的兩位英國哲學家,其簡單的定義是任何能使最多人得到最大快樂的行為是對的。(筆者個人對此思想極不認同,因為最多人感到快樂的行為絕不代表是對的,有可能這種快樂是建基於別人的痛苦之上,最重要是視乎聖經怎樣教導。)功利主義者的道德標準是相對的,他們會犧牲少數去成全多數的利益,甚至生命。六百萬的猶太人的大屠殺正是這種觀念的犧牲品。何謂本份主義。按德國哲學家康德的見解,他認為一切行為的標準不在於結果,而在於能否「放之四海皆準」(universalizability),這種行為的準則亦稱為「次序上的必須」(Categorical Imperative),即是「本份」或「義務」。康德認為人最少有三項責任:第一項是無論有何結果,撒謊總是不對;第二項是人是受益者,而非被利用者;第三項是義務分完全和非完全兩種:前者是必須是常遵守的(如不可害人),而後者則屬可能遵守的(如主動愛人)。用於一個患不治之症者的話,前者就是醫生必須讓他知道病情真相,後者的義務是盡力醫治病人,避免病人有不良後果,但醫生可以不接受醫治病人。康德的本份主義填補了功利主義的漏幣。然而,本份主義亦有其缺點,當不同發生衝突時,康德的系統無法作出取捨。詳參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37–39

25 主要的道德規範包括不傷害人(Non maleficence;不論蓄意或無意)、造福他人(Beneficence)、功利的應用(Utility)、公平分配(Distributive Justice)、自主權(Autonomy)。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45–47

26 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48

27 同上,頁148–49

28 同上,頁149

29 Voneky, Silja (Editor); Wolfrum, Rudiger (Editor). Human Dignity and Human Cloning. (Leiden, NLD: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2004), 126.

30 Demy, Timothy J. & Stewart, Gary P. Ed. Genetic Engineering: A Christian Response: Crucial consideration in shaping life. (Grand Rapids, Mich : Kregel Publications, 1998), 271.

31 此處所指的人類胚胎包含試管授精後剩餘要丟棄的胚胎。陳正茂:〈幹細胞帶來的新希望與倫理爭議〉。下載自〈http://www.taiwancenter.com/sdtca/articles/3-05/6.html〉;下載日期〈2010/4/14〉。

32 陳正茂:〈幹細胞帶來的新希望與倫理爭議〉。下載自〈http://www.taiwancenter.com/sdtca/articles/3-05/6.html〉;下載日期〈2010/4/14〉。

33 作者劉漢杰是骨外科醫師,美國天鄰基金會主席。劉漢杰:〈複製人指日可待〉〈海外校園〉第48期(2001/8)。下載自〈http://www.oc.org/web/modules/smartsection/item.php?itemid=1259〉,下載日期(2010/5/12)。本文改編自〈複製人的倫理爭辯〉,《義顯之聲》第三十四期。此外,在人類的實驗效果不理想有三個原因:第一,這種顯微注射技術在白鼠身上已不理想,即使在牲畜中作實驗,效果亦未如人意;第二,外來基因的注入過程會引致受精卵染色體產生不良後果;第三,顯微注射應用在病人身上的機會少,且困難重重。總之,基因治療可應用在體細胞的治療上,卻未能應用在性細胞的治療上。詳參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59–60。詳細數據參Demy, Timothy J. & Stewart, Gary P. Ed. Genetic Engineering: A Christian Response: Crucial consideration in shaping life. , 268.

34 李瑞全:〈複製人的倫理困惑〉,《應倫通訊》第2期〈器官移植專題〉,下載自〈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14.html〉,下載日期(2010/3/20)。

35 事實上,有能力和正在進行類似的科學研究,如物種基因改良,基因工程研究,基因療法等國家或機構,都大有能力製作「複製人」。參李瑞全:〈複製人的倫理困惑〉,《應倫通訊》第2期〈器官移植專題〉,下載自〈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14.html〉,下載日期(2010/3/20)。另參Cole-Turner, Ronald. Ed. Beyond Cloning: Religion and the Remarking of Humanity. (Harrisburg, Pa.: Trinity Press International, 2001), 101.

36 該項條約大概要求:實驗符合道德和科學原則,有科學實證;要仔細評估利害;在醫生的保護、解釋及同意下,方可進行實驗。此條約給予醫生很高的評價和信任,卻導致隨後許多醫生在實驗過程中的不道德行為。更令人詫異的是,美國某位不道德的醫生,竟被同僚先後選為美國癌病協會的副主席及主席!詳參雷斯特、夏非尼著,匯思譯:《複製—神蹟或危險》(香港:天道,1988),頁75–77

37 該委員會工作的目標確定和促進政策和慣例,以確保科研,衛生保健的提供,技術創新是一個道德上進行負責任的態度。有關該委員會之其他資料,詳細〈http://bioethics.georgetown.edu/nbac/general.html〉 。

38 《反對Human Cloning的觀點》。下載自香港大學

http://slits.cite.hku.hk/Slits%20Chinese/Award/slitsSWeb/group21/anticlone.htm〉,下載日期(2010/5/10)。

39 余達心、江丕盛:《複製人—祝福抑咒詛(修訂版)》,頁27

40 由於研究試管嬰兒引致胚胎死亡的評擊,美國政府曾一度禁止撥款支持研究試管嬰兒的工作,可是,當英國兩位醫生成功「泡製」第一個試管嬰兒之後,激發美國的科學家再次提起對試管嬰兒研究的撥款。詳參雷斯特、夏非尼著,匯思譯:《複製—神蹟或危險》,頁72–73

41 Brannigan, Michael C. Ethical Issues in Human Cloning: Cross-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NY: Seven Bridges Press, 2001), 241-43.

42 張慕皚:〈複製人的道德問題〉《教牧期刊》第5期(1998/5),頁155

43 趙大衛:《生命複製》。下載自環球廣播〈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pastoral/lifecloning07.html〉,下載日期(2010/5/19)。

44 雷斯特、夏非尼著,匯思譯:《複製—神蹟或危險》,頁150

45 力克‧胡哲出生於澳洲墨爾本,父母都是基督徒,父親是牧師。力克是這個家庭的頭生兒子,他天生便沒有四肢,只有兩隻很小的腳,其中一隻只有兩隻腳趾,除此之外,他是個健康的人。參〈http://en.wikipedia.org/wiki/Nick_Vujicic〉。

46 雷斯特、夏非尼著,匯思譯:《複製—神蹟或危險》,頁101。另參Peterson, James C. Genetic Turning Points: The Ethics of Human Genetic Intervention. (Grand Rapids, Mich.: W.B. Eerdmans Pub., 2001), 280, 347.

47 同上。

48 余達心、江丕盛:《複製人—祝福抑咒詛(修訂版)》,頁52。另參Sandel, Michael J. The Case against Perfection: ethics in the age of genetic engineering. (Cambridge, Mass.: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45, 47, 49.

49 複製人在基因上與所出自的個體為完全相同的個體,李瑞全教授稱後者為原型人。詳參李瑞全:〈複製人的倫理困惑〉,《應倫通訊》第2期〈器官移植專題〉,下載自〈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14.html〉,下載日期(2010/3/20)。

50 複製人既非原型人的子女,又不是其兄弟姊妹。參李瑞全:〈複製人的倫理困惑〉。

51 李瑞全:〈複製人的倫理困惑〉。

52 同上。

53 劉漢杰:〈複製人指日可待〉〈海外校園〉第48期(2001/8)。下載自〈http://www.oc.org/web/modules/smartsection/item.php?itemid=1259〉,下載日期(2010/5/12)。本文改編自〈複製人的倫理爭辯〉,《義顯之聲》第三十四期。另參趙大衛:《生命複製》。下載自環球廣播〈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pastoral/lifecloning07.html〉,下載日期(2010/5/19)。Brannigan, Michael C. Ethical Issues in Human Cloning: Cross-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 157.

54 李瑞全:〈複製人的倫理困惑〉。

55 作者為骨外科醫師,美國天鄰基金會主席。文章改編自〈複製人的倫理爭辯〉,《義顯之聲》第三十四期。劉漢杰:〈複製人指日可待〉〈海外校園〉第48期(2001/8)。下載自〈http://www.oc.org/web/modules/smartsection/item.php?itemid=1259〉,下載日期(2010/5/12)。

56 李瑞全:〈複製人的倫理困惑〉。

57 中國人視「自然的道德規律」這種思想為「天理」、「正氣」或「禮」,仍未能解釋其源頭。直至十三世紀的神學家亞奎那將聖經的創造系統引申來發展這套理論:創造主對受造物定方向和目的,這是神的法規(Divine Law),遍滿宇宙,供人去發掘,它的終極來源是神的永能與智慧,只是人因罪性的緣故,不願體會神的法規,所以神藉聖經和教會,將祂的法規顯明在人心,作為生活的規範。亞奎那也引申亞里士多德的目的論(teleology):萬事或萬物的存在皆有其目的,神賜人理智去察驗自己的存在目的。因此,道德的標準是順乎人性的,人具生存本能,促進自己和別人的生存,其責任在遵守社會的道德標準,維持社會體制,因這些是人生存之所需,也是神的旨意。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42。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我們所身處的華人社社會,必須將基督教的倫理觀「本色化」(即是以中國人的文化去演繹)。那麼,我們也需要認識羅秉祥提出的中國道德文化的課題,找出共通點份作入點,有助與傳統思想的中國人就有關的倫理課題作對談。參羅秉祥:《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香港:宣道,2000),頁232-33

58 聖經中的創造神學,為人的本性下了最重要的定義—人是按神的形像被造,而神的形像有四種解釋:其一是人有嚮往神的靈性;其二是人具管理萬物的統治性;其三是人的道德觀念:最後是人與人之間互相維繫的人際關係。科學發展所關注的,就是人是神委托去統治萬物的管家。神造萬物後被看為好的,人可運用所有資源養生和發展文化,然而,要抱持兩種態度:感恩的心和管理萬物的謹慎。英國的神學家和生物化學家Peacocke認為,管家的責任是代表神去監督、管理和控制萬物,更是與神同工、同創造與同探究的代理人,基於神對被造物的照顧,人應以神所賜的創作能力,與神一同改造生物。然而,人只是在神那「無中生有」的創造上改造而已,在實驗室中控制基因,從而改進被造物,使生物盡量發揮其本能。假若人失去對創造主的敬畏和責任感,便會誤用他擁有的創造力損害人類。所以,作神的管家這觀念,依然是維繫人與被造物的關係的最佳系統。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43

59 賢德的人以內在賢德的傾向(Virtuous Disposition)為出發點。賢德的定義是倫理學上之討論焦點,自我主義和功利主義均以為賢德的標準是相對的,本份主義以理智的自我規律為本,柏拉圖認為人有四種賢德:智慧、自制、勇氣和公義。奧古斯丁以愛神作為一切賢德之總和。亞奎那將聖經中的信、望、愛加進去,成為神所賜的七種賢德。聖經注重神改造人品格的結果—九種屬靈果子。(加五22)作者指出,所有倫理系統皆贊同賢德的品格是需要培養的。聖經亦教導栽培的重要性(箴廿二6),其重點是神的恩典。人要藉著神的救贖、聖靈的內住,才可產生賢德的品格。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43–45

60 雷斯特、夏非尼著,匯思譯:《複製—神蹟或危險》,頁57

61 同上。

62 有學者發現,遺傳工程中的複製人雖然可以幫助不育夫婦解決問題,可是科學家在複製青蛙的實驗中,發現導致不育的機會率很高,即是說,在複製人中也會出現同樣問題。張慕皚:〈複製人的道德問題〉《教牧期刊》第5期(1998/5),頁155

63雷斯特、夏非尼著,匯思譯:《複製—神蹟或危險》,頁57

64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1996),頁194

65 不僅Peterson否定改良人類品種所帶來的好處,另一位具相同立場的學者甚至認為,改良人類的基因就是品種自殺的行為。Peterson, James C. Genetic Turning Points: The Ethics of Human Genetic Intervention. (Grand Rapids, Mich.: W.B. Eerdmans Pub., 2001), 278-80.

66 艾金遜著,匯思譯:《基督教應用倫理》(香港:天道,2002),頁266

67 基督徒與人文主義者對生物醫學問題的態度截然不同。前者乃是事奉神,後者卻是扮演神。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頁197

68 作者引述那個古老玩笑的英文版是 “If God had intended us to fly, he’d never have given us the railway.” Nussbaum, Martha C. & Sunstein, Cass R. Clones and clones: facts and fantasies about Human Cloning. (NY: Norton, 1998), 59.

69 余達心、江丕盛:《複製人—祝福抑咒詛(修訂版)》,頁50

70 在生物醫學的角度而言,人體冷凍學是有可能使患上不治之症的人延長壽命,問題是能夠做不代表應該做。神早已命定每個人生命的壽數。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頁209

71 Nussbaum, Martha C. & Sunstein, Cass R. Clones and clones: facts and fantasies about Human Cloning. (NY: Norton, 1998), 234.

72 Demy, Timothy J. & Stewart, Gary P. Ed. Genetic Engineering: A Christian Response: Crucial consideration in shaping life. , 275.

73 作者Raymond G. Bohlin聯想到一個可怖的例子,將預先冷藏的複製孩子的照片給有意交易的父母預覽,為求讓他們選上與已死去的孩子完全一模一樣的複製孩子,然後進行相方交易。Demy, Timothy J. & Stewart, Gary P. Ed. Genetic Engineering: A Christian Response: Crucial consideration in shaping life. , 267.中國時報也指出複製人將擾亂人倫關係,父母將可以「訂作子女」,其後遺症卻難以收拾。參〈各界聲討複製人〉。《大紀元》。2001329日。下載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1/3/29/n64395.htm〉。

74 Carson Strong認為,複製人類仿如工廠生產貨品一樣,失卻神創造人所擁有的基因獨特性。另一文章的著者Richard A. McCormick, S.J. 己經離世,他曾是Notre Dame 大學的神學教授。Brannigan, Michael C. Ethical Issues in Human Cloning: Cross-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75, 149.

75 舊約倫理是神性格的表現。在宗教以外並無道德可談,神是美善的源頭。神的旨意在律法上可見,這是人對神的道德標準深信不疑的主因。再者,人是按神的形像被造的,有能力活出神的性格。換句話說,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僅是平等和公正,也是有建設性和修睦的可能性。詳參威廉‧端力斯著,馮美昌譯:《認識舊約神學主題》(台北:校園,1996),頁159–62

76 Demy, Timothy J. & Stewart, Gary P. Ed. Genetic Engineering: A Christian Response: Crucial consideration in shaping life., 72-73.

77 余達心、江丕盛:《複製人—祝福抑咒詛(修訂版)》,頁48。另參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頁211

78 潘霍華對胚胎生命的權益作這樣的強調,一個胚胎的存在本身,是神創造人類的心意的證據,所以胚胎的生存權利是神所賜的,任何刻意的剝奪就等同謀殺。雷斯特、夏非尼著,匯思譯:《複製—神蹟或危險》,頁72

79 艾金遜著,匯思譯:《基督教應用倫理》(香港:天道,2002),頁266

80 Peterson, James C. Genetic Turning Points: The Ethics of Human Genetic Intervention. (Grand Rapids, Mich.: W.B. Eerdmans Pub., 2001), 65-66, 68.

81 Cole-Turner, Ronald. Ed. Beyond Cloning: Religion and the Remarking of Humanity. (Harrisburg, Pa.: Trinity Press International, 2001), 101.

82 艾金遜著,匯思譯:《基督教應用倫理》(香港:天道,2002),頁265

83 Brannigan, Michael C. Ethical Issues in Human Cloning: Cross-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NY: Seven Bridges Press, 2001), 127.

84 Francis Kamm是紐約大學的哲學教授。

85 雷斯特、夏非尼著,匯思譯:《複製—神蹟或危險》,頁131

86 曉戎:〈分析:地下複製市場的供求〉《BBC中文網》,20010808日;下載自〈http://news.bbc.co.uk/hi/chinese/news/newsid_1454000/14547492.stm〉。

87 有消息指一神秘生物試驗室突然向外界宣佈,它們將在20011月正式開始從事人類克隆試驗,並希望能在2月份完成首例人類克隆胚胎的受孕過程。第一個克隆人將在今年出世。消息傳出,對美國輿論界及那些對克隆人類一直心存疑慮的科學家們造極大的震撼。參〈邪教欲复制人類世界上第一個克隆人今年將出世〉《大紀元》,200119日;下載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1/1/9/n31889.htm〉。

88 Brannigan, Michael C. Ethical Issues in Human Cloning: Cross-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83.

89 Brannigan, Michael C. Ethical Issues in Human Cloning: Cross-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 127, 161-62.

90 The author of the article, Carson Strong, is a Professor of Philosophy in the Department of Human values and Ethics at the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in Memphis. Brannigan, Michael C. Ethical Issues in Human Cloning: Cross-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 148.

91在歐美社會出現的「精子銀行」,專門收集諾貝爾得主和一些「優秀」青年男子的精液,並以高價賣給不育夫婦,以及一些不願結婚又想生育的單身女子,藉人工受孕生育優資的下一代。此外,無論捐精或捐卵者的身份若沒有嚴謹地保密,亦會牽涉到道德的問題。參Robin Gill, ed.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Christian ethics. (Cambridge, U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1), 266-67.

92 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70

93 潘博士認為,若果人省覺自己的有限與罪性,尊重「己所欲,施予人」的倫理標準,遺傳工程所帶來的種種倫理問題,便有根基可循。參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70。而Reinhold Niebuhr則指出基督徒的社會倫理與人的罪性相連,且與驕傲有關。Cole-Turner, Ronald. Ed. Beyond Cloning: Religion and the Remarking of Humanity. , 103-4.

94 雷斯特、夏非尼著,匯思譯:《複製—神蹟或危險》,頁40–41。另參Brannigan, Michael C. Ethical Issues in Human Cloning: Cross-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82.

95 雷斯特、夏非尼著,匯思譯:《複製—神蹟或危險》,頁58。另參Nussbaum, Martha C. & Sunstein, Cass R. Clones and clones: facts and fantasies about Human Cloning. , 56.

96 詳參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頁178

97 同上。

98 Cole-Turner, Ronald. Ed. Beyond Cloning: Religion and the Remarking of Humanity., 98.

99 Cole-Turner, Ronald. Ed. Beyond Cloning: Religion and the Remarking of Humanity. (Harrisburg, Pa.: Trinity Press International, 2001), 101. 再者,由於有神論者與無神論者的倫理觀存在著很大的分歧,特別是基督徒,不能用不擇手段去達到自己的目的。我們必須持守應有的倫理觀念,不可被世俗化,否則,就好像昔日以色列人曾被「迦南」化一樣!

100 Cole-Turner, Ronald. Ed. Beyond Cloning: Religion and the Remarking of Humanity. (Harrisburg, Pa.: Trinity Press International, 2001), 49.

101 羅秉祥:《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香港:宣道,2000),頁239241–42

102 同上,頁239

103 Peterson, James C. Genetic Turning Points: The Ethics of Human Genetic Intervention. , 281.

104 黃煥彰、倪筱芬:〈基因工程與複製人倫理議題之探討〉,頁5。下載自〈www.taiwanwatch.org.tw/magazine/v5n1/v5n1-001.pdf〉,下載日期(2010/4/14)。

105 黃煥彰、倪筱芬:〈基因工程與複製人倫理議題之探討〉,頁6。下載自〈www.taiwanwatch.org.tw/magazine/v5n1/v5n1-001.pdf〉,下載日期(2010/4/14)。

106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1996),頁190

107羅秉祥:《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頁251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