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Life Ethics Stem-Cell Research 馮錦鴻:胚胎幹細胞研究的倫理初探
馮錦鴻:胚胎幹細胞研究的倫理初探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hursday, 15 July 2010 18:58

胚胎幹細胞研究的倫理初探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馮錦鴻

1. 引言

 

人類在科技文明史裡,已經歷三次影響深遠的革命 : 第一,二百年前的「工業革命」;第二,近代的「半導體和電腦革命」;第三,十多年前開始進行的「人類基因體解碼計劃」。無疑地, 憑著電腦的無窮威力,第三次革命己將傳統的生物科技和藥物研發,推向一個新的里程碑。自二十世紀開放分子生物學研究以來,隨著現代醫學知識與生物科技的突飛猛進,對於目前仍折磨著人、使人痛苦難當的很多疾病問題,人們越來越有信心藉著現代科技的幫助,最終必尋找到解決之道。

 

英國政府主導的一個醫學專家小組曾發表一篇有關醫療還建 (Therapeutic cloning )的評估報告,文中認為人類胚胎實驗在醫學用途的潛在好處勝於它所引發的倫理顧慮,並建議政府修改法令,容許複製人類胚胎及使用人類胚胎作為研究幹細胞 (Stem cells) 的來源,期日後能製造出人類的器官組織以醫治病人。[1]

 

2. 幹細胞的研究

 

在深入此一領域之前,我們必須了解甚麼是選殖(Cloning)及醫療選殖(Therapeutic Cloning)?何謂幹細胞(Stem cells)、幹細胞的來源及應用?

 

a. 選殖(Cloning

 

選殖(亦稱克隆、無性繁殖;在桃莉事件後,最為一般人耳熟能詳的稱呼是「複製」)指涉兩種不同的程序:

 

i. 胚胎選殖(Embryo cloning[2]

 

胚胎選殖是指以人工方式從處於卵裂階段的胚胎中分離出一或多個細胞,然後加以培養、發展成具有相同遺傳訊息的多個胚胎之技術。因為它的操作機制類同於自然的雙胞胎發展,故亦稱為人工雙胞胎化(artificial twinning),目前已成功的施用在多種動物的育種上。

 

ii. 成體基因選殖(Adult DNA cloning[3]

 

成體基因選殖是指將某成體細胞的細胞核置換到一個去核的卵細胞中,進而啟動胚胎發生程式發育出一個與原先成體具有相同遺傳訊息的新個體。此無性繁殖技術,因19972月英國羅斯琳實驗室成功培育出桃莉(Dolly)而成為科學研究的熱潮。

 

b. 醫療選殖(Therapeutic Cloning[4]

 

醫療選殖的目標是希望藉著對細胞分化機制的瞭解與研究,以選殖(即無性繁殖)方式製造出醫治病人所需要的器官或組織。至於整個醫療選殖構想的具體化,尚有一些必須被克服的技術問題存在,其中包括:在實驗室萃取、培育幹細胞時,如何做到無損幹細胞的完整性,以及如何刺激、調控幹細胞分化成病人所需要的某一特定組織器官。

 

c. 幹細胞(Stem cells[5]

 

幹細胞是指具有無限制分裂能力,同時亦可分化成特定組織的細胞,在細胞生物發育階段為較原始的細胞。因此,在生物學上,幹細胞是屬於非特化細胞(unspecialized cells),它們存在於胚胎、胎兒組織、出生嬰兒的臍帶血及某些成人組織(例如腦、骨髓)中,是生物體內尚未分化成特定細胞類型(例如神經、肌肉、骨骼、結締…等細胞)的最根本細胞,具有進一步分化發展出特化細胞、組織與器官的潛能。由於幹細胞的分化潛能,生物醫學家希望將來可以利用從幹細胞取得的組織,植入人體藉以取代受損或生病的細胞,以治療許多可怕的疾病,例如糖尿病、中風、帕金遜症與肝炎等等。

 

另外,因著幹細胞充滿著無限的可能,它得以經培養過程而不斷行細胞分裂至無窮盡的週期,並產製各式各樣特異細胞。因此利用幹細胞培育出病人需要的器官乃被科學家視為未來醫療上的一大福音。此外,在結合無性複製科技(甚至加上基因治療技術)的情況下,更能製造出無需擔心異體排斥,具有病人自身遺傳訊息的正常所需器官。因此,在促使科學進步、救助受苦病患的意向與目標下,探索幹細胞分化機制的奧秘,並期做到能隨人意控制特定器官的生成,乃成為現代醫學研究的新熱潮。

 

d. 幹細胞的來源及應用[6]

 

迄今為止,人類的「豐富潛能」幹細胞有二個重要的研究來源。一、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醫學中心Dr. Thomson 研究小組,其豐富潛能幹細胞直接分離自胚囊期人類胚胎的內細胞質塊(inner cell mass of human blastocyst),即前文的胚胎選殖(Embryo cloning)。這些胚胎來自於不孕症患者接受體外受精(IVF) 後過剩的胚胎。經捐贈者夫婦同意後,Dr. Thomson 分離出胚胎的內細胞質塊,培養產生幹細胞源。二、相對的,約翰霍浦斯金醫學中心Dr. Gearhart 研發的幹細胞,則是在取得捐贈者同意後,從妊娠中止的胎兒取出其卵巢或睪丸組織進一步培養而成。

 

體細胞核轉移(Somatic cell nuclear transfer; SCNT) ,即前文的成體基因選殖(Adult DNA cloning),它是分離幹細胞的另一種方式。SCNT 的動物實驗中,研究者把正常動物受精卵細胞的細胞核取出,加入營養液,在培養基內培養,接著在嚴密的實驗室條件下,把體細胞置入培養皿中的受精卵細胞旁,讓二者融合為一,此一融合細胞即具有完全的細胞特性,也就是完整潛能。這些完整潛能細胞不久後會發育成一個胚囊。取出這個胚囊的內細胞質塊,在理論上也會發育成一系列的幹細胞源。

 

幹細胞的研究在科學及醫學發展上具有重要的意義。人類豐富潛能幹細胞在醫學上最受期待的是利用其源源不斷複製的細胞或組織進行所謂的「細胞治療」(cell therapies)。許多疾病導源於細胞功能喪失,或組織破壞所致,而必須使用捐贈器官或組織作替代性治療。但是在需求者遠多於捐贈者情況下,許多患者往往不得如願。而經由人類豐富潛能幹細胞源發展出各式各樣的細胞,則成為細胞及組織補充療法的新來源。例如,把心臟病患者體細胞與已摘除細胞核的捐贈者受精卵細胞融合,形成胚囊,再進一步利用由內細胞質塊發展出的豐富潛能幹細胞形成的心肌細胞,由於細胞核來自患者本身,因此作心肌移植時自然不會有排斥作用的產生。

 

除了「細胞治療」外,幹細胞讓我們更了解人類發展過程中的複雜機制。其中一個關鍵性的工作,是確認出細胞分化過程中參與細胞決策制定(decision-making) 的主要因素。我們知道基因開與關是導致細胞分化的核心,但現今科學界仍不清楚基因為何開、為何關,也不明白「決策制定」基因的真相。現今人類最大的二大威脅--癌症與畸形,都是由於細胞分化或細胞分裂異常所致。了解正常細胞運作過程,即可進一步明白疾病發生的機轉。再者,人類豐富潛能幹細胞研究另一個貢獻,是改變新藥開發及藥物安全測試的觀念。爾後,新藥開發必須經過各種幹細胞源的試驗確認其安全性及治療效益,才有可能進一步實施動物及人體試驗。

 

3. 幹細胞研究的爭議

 

雖然,美國科學雜誌將幹細胞的研究推舉為一九九九年度最重要的科學進展,然而幹細胞的研究涉及嚴重的法律與倫理議題,在各國已經引起重大爭議,如美國維吉尼亞州諾佛克市「瓊斯生殖醫學研究所」就曾經以志願者捐贈的人類精、卵混合受孕造出胚胎後,萃取其幹細胞供醫學研究使用。在過程中,研究人員為了抽取幹細胞,破壞了其中四十個胚胎,如果胚胎也被視為具有人的特質,無異於四十個人已經命喪黃泉。

 

幹細胞取得的方式,主要涉及胚胎如何加以保護,連帶影響到胚胎幹細胞研究方式的道德性。目前國際上大抵採取兩種管制模式。第一種模式對胚胎採取絕對的保護,不管是人類的胚胎或是細胞,只要他具有發展成人的潛能 (Totipotenz),就應該與「人」一樣受到絕對的保護。第二種管制模式則是相應於人類幹細胞的發展階段採取相對的保護措施。採第二種管制模式的以英國最為著名,根據英國的「一九九○年人類受孕與胚胎學法案」,人類的胚胎具有特殊的地位,但該地位與成人或小孩並不相同,胚胎保護與學術研究的利益可以兩相權衡。因此對於分化十四天以內的胚胎,在必要的範圍內可以進行研究,但必須得到「人類受孕與胚胎學委員會」的許可,以及提供精子與卵子創造胚胎的人表示同意。不僅原本在試管中培養,用於人工生殖的胚胎,於受孕後多餘的胚胎,可用於實驗,英國政府在去年經過專家團體評估後,更進一步容許為了研究的目的製造胚胎,以及利用複製的方法培養胚胎,然後從中萃取幹細胞。[7]

 

可是「支持生命」的固體反對胚胎研究,認為藐視生命並間接鼓勵墮胎,將造成宗教及倫理上的危機。天主教羅馬教廷在八七年頒佈的「有關尊重生命肇始及生殖尊嚴的指示」中,開宗明義這樣說 :「教會訓導當局無意以專家身份干預某一類型的實驗科學」,而只是「本著傳揚福音的使命和牧民職責,就人性尊嚴和人的完整使命提出相關的倫理訓導」。香港教區關俊棠神父更進一步將人性尊嚴,提升到對生命的尊重層面,認為人無權去玩弄生命於股掌。他認為在西方,科學家在治理大地的前提下,常以各種方式,左右生命的自然過程,以優生的狡辯,而損害生命,這些情形是屢見不鮮。對此,羅馬天主教大學生物倫理中心主任沙基澤蒙席亦有同樣看法,他指出科學家不應、改變動物的生態,皆因人類、有責任尊重生命、重視大自然。至於複製技術的應用方面,科學家尤應三思而謹慎處理,避免視生命為實驗品。[8]

 

然而,在醫療界(包括病人團體及科學界)則支持研究,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前威斯康新大學湯姆生(James Thomson)博士,成功地從胚胎中分離出幹細胞,並於體外繼續培養。胚胎幹細胞本身能分裂,也能分化成各式各樣的細胞,在組織細胞的再生及修補上,躍進一新的領域。未來希望從試管中取出幹細胞經培養後,植入患者受損傷部份,即能修補受傷組織,達到治療功能。有關人士認為胚胎幹細胞將為治療糖尿病、阿茲海默氏症、帕金森症等患者帶來一絲希望。再者,前美國克林頓政府也曾裁定聯邦經費可用於胚胎衍生出細胞研究,而非胚胎本身,為非胚胎本身,為胚胎研究打開一片天空。

 

現時,美國布殊政府對幹細胞研究,內部也持不同意見。部份官員強調強調幹細胞研究,將帶給眾多患者新希望,而另一些官員則擔心此決定將使布殊政府疏遠和保守派、反對墮胎團體及羅馬天主教等選民間的距離。因此,決定胚胎細胞使用的指導原則,並非單純僅從醫學角度考慮即能解決,也須從多方面來考慮,如政治、宗教、商業、法律及病人權益等團體的觀點。[9]

 

4. 科學研究的倫理思考

 

在目前科學環境裡,提起科學研究的倫理思考,會有一些困難,因為科學研究往往很容易停留在重實用而不重精神價值,再者,在經濟掛帥的前提下,極盡能力加以迴避。人本心理學家指出人類心態發展的過程中,從基本的身體需要逐漸發展至社會層面,再而達到精神層面,有些人在發展的過程中,只停留在身體或社會上的需要而已,而不再往上提升。專門研究價值之發展的學者也表示,某些人的道德觀之發展,只停留在自我滿足的階段,缺乏良知的探求,在現實與價值間有一不可跨越的鴻溝。[10]

 

在現今的世界中,我們必須承認科技的發展向來是走在倫理與法律之前,特別是生物科技在過去短短數十年間的發展已嚴重衝擊到有數千年演進歷史的倫理學。從過去到現在,科學技術與倫理道德間的關係有著很大的改變。過去在實用主義的觀點下,科學是中性(neutral)且與道德無關的,科學與道德間之關係呈現出間接而鬆散的狀態。[11] 人類習慣以為被造的世界定律中沒有道德標準,科學與道德無法拉上關係,所以人類往往採用抽離的外在道德準繩,來評價那些應用科學的範疇。[12]

 

因此,現今有些人認爲我們應將科學技術與其應用嚴格地區分開來,即科學研究本身是價值中立的,只是科研成果的社會應用才涉及到倫理道德。但是這一說法只適用於古代的自然科學,原因是近代以來的科學不僅含有純思辨的理論知識,而且也包含著有目的性的實際的行爲。近代科學中的經驗概念有別於其他的經驗類型,前者不是指被動地接受客體的作用,而是指通過實驗主動積極地對事物的進程進行實際的干預,對研究物件進行人爲的侵入,「實驗」已成爲現代自然科學的一個重要的生成因素,這是近代自然科學的一個特點。在這種情況下,科學研究中的行動與人類其他行爲一樣,只要是行動,則勢必就要與一個關涉行爲後果的「責任」的道德概念相聯繫,勢必就要受到法律與倫理的制約,科學實驗的行動當然也不例外。如果實驗涉及到人,[13] 按照倫理學原則,人權則高於一切科學研究的興趣。科學家的目的固然是要探索真理,但不能因此就可以無所顧忌地對待被研究的客體;科學的事業是崇高的,但不能因此就可以違背行爲主體最基本的消極義務,不能違背普遍的道德約束力。總之,道德與法律禁止一切爲了科學的目的而損害他人的事情。科學研究與道德的關聯就在於,一個有責任意識的科學家在判別一個研究專案之時,不僅要著眼於其理論目標,而且還要考慮到爲了達到此目標所使用的手段的合法性,並進而顧及到投入這一手段可能産生的後果。[14]

 

5. 科技發展與聖經信仰

 

至於科學與信仰的關係,在個人而言,我認同一位學者的見解:神容許人在歷史中從不同的科技理論和實踐去體驗正確(或錯誤)的科技研究方向或內涵。因此,科學真理必須由科學方法去確定。宗教信仰不應該侵犯科研的獨立自主性,否則會很容易陷入「宗教與科學之爭」漩渦中。然而,我們必須清楚爭議的本質是甚麼,究竟是科技知識和理論的爭論,抑或是有科研價值以及其對社會的影響。前者屬於科學知識理論的專業範疇,後者則是超越科研的社會、倫理與宗教等問題。因此,科學理論解釋事物現象,科學家的科技成就並不代表他對社會學、倫理學、哲學與宗教學就有正確的認識。[15]

 

從聖經信仰角度來看,聖經既是神的話語,也是基督徒的信仰準則及行為規範,信徒有必要依循聖經的教導和原則,對今日科技所提供的價值取捨及生活方式作進一步的神學反省。若當某一料技應用的後果是貶抑人性,令人與人的關係物化時,基督徒應本著聖經的啟示中神所賦予人的定位價值和使命去批這科技的應用。

 

從履行管理大地的任命來看,科學家的苦心孤詣及成就,是值得肯定的。但聖經告訴我們,人雖有管理萬物的召命,但人本身卻不是萬物的主。作為萬物的管家,他最終仍要向創造的主負責任。其次,人雖然管理萬物,但他卻不能把他人物化,視之為萬物之一來管理。人雖然是神的形象,又是受這萬物的冠冕,但他也是墮落的人,他是在神的恩典中墮落。雖然他受命看管大地,但他卻是最終受了咒詛。因著人自己的墮落,人與自然、人與他人以及人與上帝的「我 - 你」關條也直接受到破壞與扭曲。新約的時代,耶穌基督在世的日子以「受苦的僕人」,跟隨祂的信徒在基督裡新職分正是「僕人的職分」,因此,我們似乎更應扮演服侍者過於主宰者的角色。

 

最後,我們必須知道,現今的醫療科技發展是有其限制性的。聖經告訴我們,死亡是因一個人的罪而進入世界(羅五12),在這之前,人很可能不會死亡。 保羅強調的雖然是人類靈性方面的死,但人犯罪後,身體必定也經歷了某種變化,以致最終必會死亡。在人未犯罪以前,創世記告訴我們人類同樣需要食物(創一 29),暗示人體需營養維生。神可能以生命樹果子所代表的供養,使人長生不死。在人犯罪之前,人可隨意支取這供養(創二 16);可是當人類的始早亞當犯罪後,其中一個被逐離樂園的原因,就是為免他們因吃到生命樹的果子而永遠活著(創三 22)。要等到新天新地降臨,不再有死亡時,生命樹的果子才會再次讓天國的子民隨意擷取(啟廿二 1~2)。

 

在這樣的大前提下,所有醫療技能都是神賜予我們維持生命的供應,可是,醫學只能有限度地拯救人類生命。人墮落後,靈性的死亡只有藉著聖靈才可更生(羅八1~2)。人類基因組計劃、以治療遺傳病為首務,醫學和遺傳工程的進步,最終可能成為神的工真,用以改善罪和敗壞所帶來的後果。生命的延長合乎神的語意,因為神不願意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三9)。因此,接受自己救治能力有限,我們才不會為求救治而不擇手段,不惜逾越一些基本的道德界限。[16]

 

6. 胚胎的幹細胞是不是人?

 

絕大部份保守派聖經學者都認為當卵子受精後,生命已經開始了。有人甚至認為即使試管嬰兒中的受精卵,也是有生命的,此受精卵雖然是在試管中受精,但仍具有人的生命,所以也不能隨時毀滅。[17] 宣道會在最近印製的【紀律手冊】中,也清楚提及,生命始於卵子受精的時候,在腹中的胎兒已是有生命的個體、也是神覆庇的對象,能夠被分別為聖。神創造了生命,因此生命是屬神的、是神所賜的。沒有人有權奪去胎兒的生命。[18]

 

現代科學也證實精卵融合的剎那,即是一個新的、獨立人類生命的開始。不管是從遺傳基因學的角度,或從個體發生的律法,都揭示出「生物體自精卵融合開啟一個獨立新生命的那一刻起,就立即由其遺傳訊息調控著胚胎發展計劃,並經由一連串毫無中斷的階段逐漸達其生命狀態的最後型式。而且,雖然胚胎在朝向最後型式的過程中,歷經漸趨複雜的各個階段,但仍保持著相同的同一個體性」。[19] 因此,透過現代生物學的研究,我們更能肯定地指出人的生命自其孕育、出生、長大、成熟、衰老以致死亡,是一個連續、毫無中斷的過程,是自始即擁有人性尊嚴的一位人」。從基督教的奧秘來說,道成肉身姑於永恆進入歷史的那一刻。我們絕對不能說,道成肉身的最初階段並不是神為「人」,只是神成為胚胎而己,神既然與生命的初階段聯合,這最初階段的生命價值與尊嚴就必須獲得我們應有的尊重及維護。[20]

 

19994月在醫學倫理研究重鎮Hastings Center的報告中公佈了胚胎幹細胞研究,所應遵循的研究倫理原則,[21] 這些研究倫理的提出之基本前提為這些幹細胞已是潛在生命或生命的一種,就如同某些因宗教信仰而吃素,但可以吃未受精過的蛋,不過對受精過的蛋,卻視為生命,而避免食用一樣,其根本精神,在於對潛在生命(也即未出生,但已受精過),應視為生命加以敬重。[22] 因此,若我們是敬重生命的話,我們就必須把生命的痛苦降至最低程度,胚幹細胞雖然尚無感覺,不過對此類細胞的研究則必須給予一個無痛的環境。原因是幹細胞即將發展成為胎盤,且其內在細胞群也將發展為胚胎的幼形,在自然情況下就是一種潛在生命,已具有道德地位。

 

7. 未來的展望

 

人類幹細胞的新治療領域,距離臨床應用,仍有一段漫長的時程有待克服。只是隨著人工生殖技術的發展,以及在現今人類對細胞分化機制的有限了解下,胚胎乃被科學家視為研究幹細胞最便捷、最具潛力的管子。雖然,效用是非常吸引,但效用的考慮是有其限制的。作為具有道德志識的人,我們斷不可因效用而忘卻道德的考慮。

 

因此,我們應反對需破壞人類胚胎的幹細胞研究,然而,我們卻要支持對抗威脅人類生命疾病相關的科學研究,因此,科學界的當務之急是找出最佳的幹細胞來源,其中包括「成人幹細胞」(Adult Stem Cell)。根據生物學與醫學上的了解,幹細胞並非只能從胚胎取得,在出生胎兒的臉帶血及成人身上的骨髓、腦 .…..等某些組織中都可以萃取出幹細胞,甚至科學家也提出把已分化成熟的成人組織回復成似幹細胞狀態的構想。

 

因為幹細胞可來自胚胎或成人組織,成人幹細胞一般來自血液、骨髓、皮膚或腦組織。雖然,有些料學家提出胚胎幹細胞優於成人幹細胞,但近年在美國的幹細胞研究中,兩三且研究人員在動物實驗中發現:老鼠骨髓中的幹細胞能分化成心肌細胞並修補受損的組織。另外,科學家可以從胎盤中分離出幹細胞,另一組人員則發現從脂肪組織中可找出幹細胞,進而可分化成骨頭、軟骨及肌肉等組織,令科學界相當興奮。[23] 因此,照當前的科學知識與技術看來,雖然似乎有著較大的困難與限度,甚至有些仍停留在假設的階段,卻不需扼殺任何人的生命,因此其不僅只在技術上,在道德上也是真正可行的。

 

在細胞治療方面,假如我們能從患者身上分離出成人幹細胞,控制其分化方向,然後再移植回患者體內,除了達到治療效果外,也可避免免疫排斥現象產生。最近,美國匹茲堡大學的研究發現,人體骨髓內的幹細胞可轉化為心臟肌肉或血管,有助修復受損的心臟。英國《泰晤士報》網上版報道,研究人員將二十名患有嚴重心臟病的病人分為兩組,其中一組接受手術治療,另一組利用從自體髖骨抽取的幹細胞,移植到受損心臟位置。六個月後,接受自體幹細胞移植治療的一組病人,心臟可泵出較多血液到身體其他地方,顯示治療功能較佳。[24]

 

8. 結論

 

在廿一世紀中,生物科技的發展確實使人類活得更健康、更好,更有潛力去影響我們的未來、改變人類的命運。因著生物科技發展的結果,有學者相信「人類」主宰地球的時代即將結束,取而代之的是所謂的「後人類」(meta-human)時代。[25] 雖然生物科技的發展引發諸多爭議,但技術先進國家仍投注龐大的人力及物力,從事新技術與新產品的開發,並積極爭取智慧財產權的保護。未來國際的競爭將被科技優劣取代,誰能掌握與民生福祉直接相關的生物科技,就能掌握經濟優勢及權力。 [26] 另外,今天大多數的人在唯物論觀點影響下視生命為不過是複雜機器,再加上自由市場觀念影響,人體的任何一部份或全部,甚至靈魂,均可能成為交易的商品。然而,我們除了應瞭解生物新科技操作原理、應用方式及其背景知識之外,更應知道,科學技術的應用在為生活帶來便利與福祉的同時,也可能對社會、人類與環境帶來不良的後果。[27] 可是今天最遺憾的就是科技發展幾乎完全受市場經濟支配的情況下,我們的社會是否有足夠的道德智慧、勇氣去監管並指導科技的發展與應用,才是我們極須深切關注的問題所在。

 


[1] The report of the CMO's Expert Group on Therapeutic Cloning - Stem Cells: Medical Progress with Responsibility was published on 16 August 2000, TIME \@ "dddd, dd MMMM yyyy" Tuesday, 30 August 2005, TIME \@ "h:mm am/pm" 4:13 PM, download from: http://www.publications.doh.gov.uk/cmo/progress/stemcellresearch/index.htm.

[2] EMBRYO CLONING OF HUMANS, Monday, May 17, 2004, 11:48 am, download from: http://www.religioustolerance.org/clo_intr.htm.

[3] HUMAN ADULT DNA CLONING, Monday, May 17, 2004, 11:50 am, download from:  http://www.religioustolerance.org/clo_intra.htm.

[4] THERAPEUTIC CLONING, Monday, May 17, 2004, 11:55 am, download from:  http://www.religioustolerance.org/clo_ther.htm.

[5] HUMAN STEM CELLS, Monday, May 17, 2004, 11:58 am, download from:  http://www.religioustolerance.org/res_stem1.htm.

[6] 宋永魁、鄭博仁:<人類幹細胞 - 廿一世紀醫學新視野>Monday, May 17, 2004, 11:52 am, 下載自: http://www.cgmh.com.tw/new1/new9006-101.htm.

[7] 陳英鈐:<幹細胞研究--生物醫學研究的新大陸還是胚胎的殺戮戰場>Monday, May 17, 2004 11:26 am,下載自www.libertytimes.com.tw/2001/new/jul/14/today-o1.htm

[8] 天主教公教報,第2768期,22 March 2000http://kkp.catholic.org.hk/lo/lo2768.htm

[9] 許英昌:<胚胎幹細胞何去何從>Monday, May 17, 20043:38 pm,下載自:http://kkp.catholic.org.hk/lo/lo2768.htm

[10] 戴正德:<醫學研究的倫理思考>Monday, May 17, 2004, 11:26 pm,下載自http://www.med-assn.org.tw/ltk/89430906.htm

[11] 作者不詳:<生物科技對倫理的衝擊>Monday, May 17, 2004, 4:49 pm,下載自http://www.biol.ntnu.edu.tw/NSC/bionetwork/biorelative/introduction.htm

[12] 艾金遜著,匯思譯:《基督教應用倫理》(香港:天道,2002),頁150

[13] 有關胚胎幹細胞是不是人的討論將於本文後段有較詳細的討論。

[14] 20010824日科技日報記者,何自英訪問中國社會科學院應用倫理研究中心副主任甘紹平博士,有關<克隆人是倫理災難嗎?>Friday, 14 May 2004, 12:25 pm,下載自:http://fxwl.myrice.com/science/bio/030.htm

[15] 江丕盛:<複製或創造?>,《複製人- 祝福抑咒詛》(香港:基道,1998),頁23-24

[16] 潘柏滔:<人類基因組計劃的倫理初探>CGST JOURNAL, No. 30, January 2001,頁173

[17] 蘇穎智:《跨世紀倫理地圖》(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1),頁81

[18] 《宣道會紀律手冊》(香港:宣道聯會,2003),頁15

[19] Serra, A. and Colombo, R. ‘Identity and Status of the Human Embryo: the Contribution of Biology’, in Dunstan, G. R. (ed.), The Status of The Human Embryo : Perspectives from Moral Tradition . London : King Edward's Hospital Fund for London, c1988.

[20] 江丕盛,頁36

[21] a. 囊胚細胞務必視為胚胎一樣加以敬重。

b. 完全的知情同意務必勵行,也即捐贈囊胚細胞之夫妻或婦女務必告知該組織細胞在研究上之用途及研究過程。

c. 研究過程不能有任何複製人,生殖或任何新生命種類之培育實驗。

d. 在試管細胞之取得與培殖上,絕不能違反已被接受的動物或人類試驗之倫理原則。

e. 任何研究務必在全球平等及公義的關懷下從事。

f. 任何研究務必取得倫理諮詢委員會及公司審查委員會的允准。

 

[22]戴正德:<醫學研究的倫理思考>Monday, May 17, 2004, 11:26 pm,下載自http://www.med-assn.org.tw/ltk/89430906.htm

[23] 許英昌。

[24] 蘋果日報國際版,26/04/2004

[25] <生物科技對倫理的衝擊>

[26] 孫玉苓:<生物科技發展的另類衝擊>Monday, May 17, 20046:23 pm,下載自:http://203.204.110.36/pig/9008/14.html >

[27] <生物科技對倫理的衝擊>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