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Main Menu

Global Christianity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Life Ethics Abortion 陳玉清:從基督教道德倫理的觀點思考及評論墮胎問題
陳玉清:從基督教道德倫理的觀點思考及評論墮胎問題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Publisher   
Tuesday, 09 July 2013 11:21

陳玉清:從基督教道德倫理的觀點思考及評論墮胎問題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陳玉清

 

1. 引言

「墮胎」長久成為普世性爭議的問題, 是因關乎生死, 所以在道德倫理中至為重要; 而這個議題的立場可分為「贊同生命權」Pro-Life)的不應墮胎, 因胎兒是有生命的; 及「贊同選擇權Pro-Choice可以墮胎,[1] 認為母親應有選擇權, 因胎兒不是人或只是潛在的人。另外些特殊情況, 如危及母親的性命、被強姦、亂倫等情況, 母親的選擇權更凌駕胎兒的生存權。

另一方面, 科學、法律、文化潮流、宗教、社會倫理等, 都影響人對墮胎道德倫理的判斷, 這判斷取決於人有不同的價值觀, 及對墮胎認知和詮釋上的分歧就如何界定未出生胎兒的是「人」與「非人」, 生命何時開始等都嚴重影響人類判斷墮胎是否殺了一個人; 因此, 母親的選權常與胎兒的生存權對立, 成為社會倫理的爭論點。基於基督教倫理的觀點, 胎兒生命的主權在神手裡(139), 人是照祂的形像被造 (1:27), 生命尊貴, 深具價值和意義, 父母是受託管理( 12:9-10); 因此, 本文嘗試從基督教道德倫理的觀點為依歸, 對比一些其他觀點, 加以分析及評論墮胎的道德問題。

2. 婦女墮胎現象及成因

基督教國家以前普遍是反對墮胎, 直至二次大戰後各國才逐漸改變觀念, 接受墮胎合法化,[2] 其中一個原因是受自由民主及個人主義之風影響2008, 全球計每3名出生嬰兒就有1名被墮胎(Guttmacher Institute 2012)。

2010, 在香港嬰兒出生與墮胎的比例是5:1(立法會秘書處2011), 但非法及在境外的墮胎數字並未計算在內。[3]

墮胎的成因很多, 不同國家也有不同的政治文化、社會經濟、家 庭及個人因素: 例如中國推行生育計畫「一孩政策」,[4] 超生的被重罰, 因此懷第二胎的婦女常被迫墮胎, 目前中國是全世界唯一「強制墮胎」的國家; 傳統文化重男輕女的中國及印度, 也導致大量的「墮女胎」現象出現[5] ; 另外, 越來越多國家的法例通過不同程度的墮胎合法化: 如中國(2010);美國、加拿大(2007); 澳洲、德國(2007)等大國, 在懷孕任何時期及不需特別理由下, 墮胎也是合法, [6] 這些都鼓勵了性濫交、婚前/外性行為, 法例為墮胎開了方便之門;另外, 女性主動避孕觀念薄弱, 墮胎成本低也是誘因; 其他社會及家庭因素包括: 丈夫或男友不願負責任, 婦女被遺棄而經濟、能力上無法獨力撫養孩子; 或害怕因孩子的出生而失去丈夫或男友,[7] 成為單親媽媽; 或母親未成年, 未有心理準備、家人/男友要求其墮胎等; 其他因素包括胎兒出現健康或殘缺問題、因懷孕危害母親精神或身體健康, 或因姦、亂倫而成孕等。據統計, 撇除政治文化因素, 因社會及家庭因素而墮胎的有93%, 因性罪及母胎健康理由的只有7%;[8] 因此, 政府及志願團體致力提供相關的服務, 在香港,「家計會」提供了性教育、避孕及善後醫療服務等[9],「媽媽的決擇」幫助未婚媽安排領養等,[10] 及時解決或舒緩婦女懷孕及生產的壓力, 可惜仍然有不少人, 視墮胎為直接解決問題的方法。

3. 同意墮胎的觀點:

墮胎既關於生死的問題, 那些同意墮胎的論點大部分是基於相信胎兒是 低於人類或只是潛在的人, 認為墮胎不算是殺人, 或要胎兒成長到某一階段才可算是人, 所以認為可以在懷前期墮胎, 另外就以母親的自主權先於胎兒的權利等為藉口, 以下是他們的論據:

3.1胎兒是低於人或是潛在人:

3.1.1未有知覺前不算為人:

胎兒要成長到4個月開始(胎動期)才算為人, 因胎兒那時可自己 活動, 有人的基本價值, 人只可在人格(personality)續漸發展後, 有了心智活動才算是人, 另一些認為胎兒沒有具備意識﹑情感﹑理智等人格特徵,並非人。[11]

3.1.2依附母體期不是人:

兒在5個月或前須依附母體才能生存, 在此前墮胎不算是殺人, 到了胎兒移出子宮後仍能(viable)才是人, 表示胎兒能不再依附母體仍能生存。[12]

3.1.3聖經依據:

認為兒未能呼吸時不是人, 若神把氣收回,就沒有生命等(34:14-15);「有生命的活人」(2:7) 是神將生命賜給人時, 人才能呼吸, 因此呼吸便成了生命的起頭, [13] 又認為兒的價值比孕婦為低(21:22:23), 以證明兒只是潛在人, 並未享有整全人的價值。

3.1.4 法律依據

美國等最高法院把兒定為「潛在生命」, 因此兒不能享有已出生的人的生存權, 所以可以墮胎[14]

3.2效益主義

效益主義逃避討論胎兒是不是人, 只著眼墮胎是否帶來最大的效益或最大的善, [15] 而這效益把胎兒的價值基於不同處境來考量, 反而不考慮胎兒為最大效益, 如中國政府為達控制人口,強迫超生的婦女墮胎; 重男輕女的要滿足自身或家人的快樂, 不生男的就墮胎; 其餘效益考慮如發現胎兒有健康或殘障問題, 或危害母親的健康; 或避免造成家庭經濟或心理負擔, 或因懷孕影響母親學業或事業發展

3.3 女性生育自主權

現代婦權運動推動及維護女性的自由和尊嚴, 贊成婦女擁有身體自主權為基本人權, 尤其一些受過高等教育後現代, 認為與男性同有獨立思考能力, 自覺有權主宰自己的身體, 可自己作出適當選擇是否墮胎拒絕國家立法規範其行為, 因此胎兒的生死在取決於母親的「生與不生」; 加拿大定墮胎為女性「人身安全」權利,[16] 尤其在一些民主自由的國家強調生育是婦女的「隱私權」, 不能隨意侵犯, [17]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女哲學教授Judith J. Thomson就在〈為墮胎辯護〉一文中指出:「即使承認胎兒是一個人,孕母仍有拒絕胎兒使用她身體的權利, 若母親不同意, 就沒有義務維繫胎兒的生存權, 她說「最多說孕母不夠良善,但不能說她錯,[18] 孕母的自主權凌駕一切考

3.4德行論
純稡從德行倫理角度看墮胎行為是否合乎愛、忠誠、謹慎、負責等美德(virtue),或相反是冷酷、自私、輕率、不負責任等惡行(vice), 所以德行論不爭論胎兒何時是人、是否符合效益、孕婦是否有自主權等, 此理論不反對墮胎,
以愛和負責任作為選擇的前提, 若果是出於自私等不道德動機, 仍遭到譴責。[19] 德行論者可以一時同情當父母的困難贊成墮胎, 一時贊成懷孕是美好和有價值的事, 不應墮胎。

4. 基督教倫理對墮胎的觀點

4.1胎兒是完全的人

4.1.1科學研究:

認為可以在懷孕初期墮胎的人, 是假定了早期的胎兒完全不人。 卵子受精後, 由各自23條染色體已變成46,一切遺傳基因資料, 包括性別已全備於受精卵內, 遠超於細胞組織, 就算一些有缺陷的如4547條染色體的生命, 由出生至死亡染色體也不會改變, 生物學家和醫學家已證實, 所有透過性繁殖的有機生命, 是在受孕一刻開始, [20] 是神奧秘創造給與父母的禮物(17:25), 因此胎兒是人是無容置疑, 對有生命的胎兒, 無論是正常或有缺陷的, 殺害胎兒絕對違反道德倫理。

4.1.2 胎兒有位格已是人:

人格(personality)是人的屬性、意識、是內裡存在的, 人格受環境模塑; 而位格(person)是人的本質, 胎兒受精的一刻已具備位格, 是神創造時賦與人的本體, 「胚胎有人的靈魂, 精子卻沒有」,[21] 胚胎因此能發展出與正常成人同樣生理本質的結構, 表示真正地存在著, 因此判斷胎兒是否人, 應以其位格而不是人格, 否則沒有人格或意識的人如嚴重弱智的人就被判為不是人了。 [22] 因此胎兒是人就應有其生存的權利。其他論點要到「胎動期」, 「能養活期」才是人就變得荒謬, 因胎兒沒有停止過活動, 只是早期太細小母親感覺不到, 時代轉變, 科學不斷進步, 「能養活期」越來越早, 因此不能以此為標準

4.1.3 經文引證:

聖經雖然沒有直接討論墮胎, 但有經文論及胎兒被創造的情況, 給我們清晰生命的概念: (139:13-16)記載胎兒是神奇妙的創造, 因此創造後的胎兒就應與亞當一樣同是有生命的人類, 並且尚未度一日」的受精卵, 已把他寫在生命冊上了, 胎兒的現況(139:13)人的過去(139:1)、現在(139:2-3)、未來(139:10)有其連貫性, 都是同一人;[23] 另外(51:5)大衛說他母親在罪中懷了他, 因此生命在母腹中即受孕時已開始, 因「懷的孕是從聖靈來的」(1:20), 從母腹裏就被聖靈充滿了。」(路1:15, 聖靈充滿的, 不可能細胞組織。所以胎兒一開始已有靈魂, 及受外界影響會有所反應, 如「歡喜跳動(1:44), (6:9)指出人停止呼吸, 生命仍存在, 另外也有醫學個案, 證明有人昏迷停止呼吸後仍可以蘇醒等, 因此生命的時段不止是能呼吸的時段, 胎兒的生命不止於出生後。在(21:22:23)是解釋對早產的婦人作出賠償, 原文yahtzah 指分娩的意思, [24] 其他對生命的傷害就以命賠命, 因此母親與胎兒的生命價值是同等重要, 十誡中「不可殺人」(20:13), 表明祂非常重視人的生命, 「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流無辜人血的手」(箴6:16-17, 胎兒就是那無辜的人, 因此墮胎嚴重地違反道德倫理, 是神所憎惡

4.2 神的義超於法律:

成為社會最高的準則, 我們在這規範下生活視為有良好品德的公民, 律又常隨著人的心意而轉移, 以前墮胎是非法的國家現在改為合法,合法了也可因應需要又作出修訂,[25] 因此法律只是最低標準, 來規範大多數人的行為而變得較合理, 但法律在倫理的議題上可以不道德, 就如賭博合法化, 因此法律的不穩定性、不道德性不能有效地代表生命的價值, 所以不能作為標準來判斷胎兒一時是人,一時非人。

Hauerwas 認為墮胎決定是來自個人背後的道德概念, 律只是社會道德的起點, [26] 倫理道德有更高的理念, 但未必一定要立法, 基督教倫理強調愛和公義, 以效法耶穌為目的, 在地上實踐天國, 聖經提到神的國「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14:17), 墮胎既不能出神的義, 殺了自己所懷的生命又何來有和平與喜樂? 律法的功用只能顯明和譴責罪, 但罪又扭曲了它的功用,[27] 因此「神的義是在律法以外顯出來」(3:21), 只有愛才能完全了律法(13: 8-10), 無論有何困難, 母親決定不墮胎是基於對生命的愛及負責任的道德倫理, 超越一切的法律

4.3 生命價值是最高的效益:

4.3.1神的賞賜: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他所給的賞賜。(127 : 3),

神的賞賜原是美好, 女本是父母的祝福, 除了使父母同經歷成長外, 胎兒未來可以對家庭或社會的貢獻帶來高效益, 人不能預知出生後嬰孩的命運, 只是罪帶來惡果, 效益倫理的原則是要獲取最大的善和最少的惡, 可惜它不能確立寶貴生命是最大的效益, 其價值遠超孕母等人所付的時間、金錢、事業、學業等; 墮胎剝奪胎兒的將來、犧牲其未來的價值、和否定神的創造和賞賜, 並且殺掉生命是最大的惡, 是愚昧和不合道德倫理的行為

4.3.2墮胎帶來負能量

國家為了控制人口, 婦女或家人為了學業、事業、經濟理由而墮胎都是自私輕率和破壞了社會的道德倫理, 並帶來一連串的負面影響婦女墮胎後容易產生沮喪、焦慮、內疚、悔恨等情緒, 八至九成婦女常想起殺害了胎兒, 陰影終生難以磨滅,[28] 嚴重時影響身心健康工作和生活墮胎不單險的行為, 而且可產生嚴重的後遺症。根據世衛資料, 2008年全球因墮胎喪命的婦女佔母親死率13%,[29] 另外人工流產同時會引至子宮出血、發炎等症狀而導至不孕, 但聖經對婦女的應許女人若常存信心愛心、又聖潔自守、就必在生產上得救。」(提前2:15)

一些東方國家推行計畫生育, 容易出現因重男輕墮女胎的現象, 形成性別歧視及男女比例失衡; 在中國出生男女比例已達到119:100, 據估計到2020年全國將有三至四千萬適婚男無法娶妻, [30] 這帶給社會巨大的壓力, 並容易引發罪行; 墮胎又與性罪息息相關, 鼓勵了賣淫嫖娼, 濫交、婚前性行為等, 漸漸把社會文化推向墮落的邊緣, 聖經描述私慾既懷了胎, 就生出罪來, 罪既長成, 就生出死來(1:15), 明顯地, 墮胎帶來了身體及靈性的死亡

4.3.3不能低估生命價值

「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 你未出母胎, 我已分別你為聖, 我已派你作列國的先知。」(耶1:5, 神對人的呼召和計劃是從母胎開始的, 神看每一個人都是重要的; 胎兒就算有健康或殘障問題, 都不能否定有其生命價值, 物競天擇的定律下, 很多時不健全的胎兒會自然流產, 但如能存留到出生, 也是在上帝的計劃內出生, 便有生存的價值, 父母有責任愛惜及撫育他成長, 這是人倫的基礎; 而聖經中提到「耶穌過去的時候,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約9:1-3)。「耶和華對他說,誰造人的口呢,誰使人口啞、耳聾、目明、眼瞎呢?豈不是我耶和華麼?」(出4:11,可見神有祂的美意。因此胎兒就算有缺陷, 也不應殺害他, 否則就等於認為現存的傷殘弱智人士不應生存於世, 破壞神的計劃, 同時墮入優生學的危險中, 所有胎兒同是天父的創造, 以及耶穌的福音為普世而設, 讓人類變得平等; 再者, 一些傷殘人士在奧運中獲得佳績, 失明人士在音樂上特別出色等, 都為父母帶來驚喜, 不能否定其價值, 神對人類生命的計畫包括創造、救贖和保護, [31] 是神在創世之先的藍圖, 因此墮胎是有違神在人身上的計畫與旨意, 破壞了神建立的道德倫理。

4.4 身體自主權與胎兒生存權

4.4.1婦權主義與自主權

歷史中, 女性長期受壓, 隨著社會不斷的進步, 婦女漸漸醒覺自身的權利, 爭取自主權是無可厚非的, 但到後現代強調個人主義、個人權利多於義務時是出現倫理問題的根源; 六十年代, 婦解份子推動性革命, 性自由歪風成為墮胎的誘因[32] 婦權分子提倡的身體自主權, 以此為道德的前提, 其中包括生育自主權及墮胎權, 為了維護自己身體的權利就否定了胎兒的生存權, 只要符合法例, 便心安理得, 她們濫用了民主自由的機制, 出人類自我中心的罪性, 就如聖經說: 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6:8); 另一方面, 她們又存著矛盾, 一方面意圖抵擋男性的操控, 另一方面重演男性霸權的角色,[33] 縱然相信胎兒是潛在的人, 但仍以強橫、割裂、冷酷無情等姿態對待胎兒, 性自由及支持墮胎開戰, 然而, 基督教倫理是透過愛活出信仰, 及運用自由來讓別人得益處, [34] 墮胎帶來毀滅性的後果, 能與人建立和諧的倫理關係

另外, 婦女作出墮胎的決定, 同受胎兒與家庭之間的關係互為影響, 特別是一些未婚或弱勢母親, 是否墮胎的決定受制於男友、丈夫或家人的影響, 很多時未經深思熟慮及計算利弊得失, 因此婦女常在無法獲得充足的資訊和資源下, 作出了錯誤的決定, 她們的自主權其實是在沒有選下而作出的決定, 實在可悲; 現今許多墮胎的動機, 正正源自潛藏了藐視女性的意識, [35] 因此這決定權也絕非單一來自自主權, 更遑論其自主權是否乎合道德倫理。

4.4.2母親的健康

遇到一些特殊情況, 如胎兒危害母親的健康, 當二者生命只可選一的時候, 比較生命實體與潛藏生命時, 先拯救母親是合情合理的選擇, 維繫了最大的善; 但也有聽過, 母親放棄自己生存的權利, 為了拯救腹中胎兒的生命, 這時母親運用了她的自主權是為了愛, 沒有不道德, 就如一些偉人為救別人, 犧牲了自己的生命, 他們的愛都是偉大的, 超乎一般道德倫理
4.4.3
強姦與亂倫

強姦、亂倫是不幸的例子, 母是基於在非自願及受創傷的情形下懷孕, 會得到較多人的同情, 所以大多數國家在此情況墮胎都完全合法或在某些條件下合法的,[36] 讓母親行使自主權; 在宗教的立場上, 天主教會在堅持倫理原則下反對墮胎, 墮胎就等於殺人, 不認同在任何特殊處境下放棄原則, 對墮胎的被姦者及醫生同樣加以責或懲罰, 但亦有教會認為應對受害人表達仁慈的一面, 不應受罰, [37] 但反墮胎立場不變。

在基督教的立場, 按聖經「不可姦淫」(出20:14;申5:18)及不可亂倫(利18)的原則, 二者都是罪, 但神沒有拒絕因罪而生的胎兒, 神吩咐何西阿接納妻子在淫亂中生的兒女(何1:2; 另外, 猶大與他瑪亂倫所生的兒子(創38:1-30)更成為耶穌的先祖(1:3; 在人道立場, 個人不贊成律法主義的一刀切, 不應譴責因此墮胎的婦女, 應對她們有更大的包容; 聖經沒有提及不可墮胎, 但表達了對胎兒生命的尊重(139), 從另一角度, 要未出生的兒承擔「父親」的罪孽, 也非公平; 因此如果能生產下來更好, 讓人領養或寄養, 就可平衡母親與胎兒雙方權利的問題; 這無疑對母親有很大的心理壓力, 要轉念認定胎兒是無辜、把個人傷痛轉化成愛去勝過仇恨, 只有神的愛及聖靈的能力、家人及教會的支持和鼓勵、社會配套及支援等, 幫助受害人實踐最大的道德勇氣, 使咒詛變為祝福

4.5德行倫理應建基於真理

德行論作者Hursthouse逃避評論胎兒是否人、墮胎的利弊、孕婦是否有自主權等爭議性議題, 但這無助解決墮胎的倫理道德; 此理論只著眼在墮胎是否合乎愛、忠誠、謹慎、負責任等主觀的判斷裡, [38] 以此立論為可以墮胎的基礎是危險及武斷的, 當沒有定下胎兒是人的前設、有生命價值這真理, 及認知神創造胎兒的過程、對人的計劃等根據時, 便沒有客觀的道德準繩, 不贊成也不反對模糊立場, 使這理論不能在法律上為墮胎提供參考意見

康德(Immanuel Kant)認為感性的幸福和利益不能成為道德的根據, 要先服從公認的人類理性, 這便是人類高於禽獸的道德本質; 根據這理論, 一般人公認在通常情況下墮是不道德的, 若自己是胚胎, 也不想被殺, [39] 因此墮胎是不合乎社會道德規範, 而要回復神所賜的人類理性, 應從聖經真理作為基礎。

4.6 責任和義務倫理

康德的倫理學中提倡義務論, 是指行為中表現一些重要的道德特質 , 就是把權利放在次要, 最重要的是實踐對他人或自己達至良好效益的義務, 如對任何一方作出傷害也是不道德的。[40] 因此不能否認, 孕母對腹中的胎兒有著道德上的責任和義務, 胎兒是因她的性行為而出現 婦女如不想懷孕, 有責任做足安全避孕措施; 一旦懷孕, 必須先要考慮胎兒的利, 及衡量自身墮胎的風險; 現代女性可以選擇不生育或計劃生育, 避免去到最後墮胎的地步, 墮了胎就不能逆轉

另外,當代神學家(Hauerwas S.) 從社群倫理角度指出, 「聖經是非常重視對婦女及兒童的看顧, 將婦女與兒童對立, 是不合聖經的。」[41] 同時, 墮胎二分為贊同選擇權生命權是過於簡化, 二者最終責任同落在孕母身上, 實在對她們不公平。 男人、教會及社會應承擔起照顧婦女和教養兒童的責任。[42] 況且, 男人是胎兒的父親, 若有行使, 也有與母親同等的責任和義務, 讓胎兒出生及照顧他成長。 聖經中常強調人的義務多於權利(25:31-45), 人類活在群體中有責任向神、向自己及別人負責; 兒女是神所賜, 並托付父母管理的(1:28), 父母只有管理權而沒有取回生命權, 因此父母需要用信心愛心完成應盡的責任, 樹立道德倫理佳模, 成為下一代的榜樣。

另外, 政府志願機構有義務提供醫療、育兒指導、宿舍以及將嬰兒轉介給合資格的家庭領養, 或改善託兒服務等, 都有助舒解孕母所面對的壓力和困難; 論到教會的責任, 可以提供經濟支援、關懷輔導、幼兒託管、屬靈教導等, 理解她們的處境, 幫助他們度過難關, 孕母及其家庭同行, 讓父母感受到生兒育女是來自神的召命[43]

5. 結論:

現代社會強調個人權利, 民主自由呼聲高漲, 自主權高於一切, 政客、婦權份子、自由主義者等致力推動墮胎合法化, 但合法不代表道德; 「權利」為道德的前提, 反而是貶損了人生命的價值和尊嚴, 胎兒的生命價值和意義被剝奪了, 墮胎者身心靈嚴重地受創, 同時也失去尊嚴 對於人類的態度和思想, 法律無法規管, 只有神的話語可改變人, 真理叫人得自由( 8:32); 論到聖經有關生命倫理, 一些學者認為有關經文只是描述性, 對現代處境再沒有規範性,[44] 認為是不合時宜、不能作準 ; 但聖經權威的教導是歷久常新, 她的描述性同樣有規範性; 聖經中的道德倫理更乎合效益和幫助人完成責任 , 當人認定神是愛, 才能尊重生命的價值和意義, 不輕言墮胎; 同時, 在追求公義時而不忽略對人的憐憫

參考書目:

1.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書樓,1997

2. 羅秉祥《繁星與道德》,香港: 三聯,1993

3. 斯托得《當代基督教與社會》,校園,1994,第15章。

4. 洪子雲。《墮胎的倫理反思,香港: 燭光網絡47

5. 福蘭克納著,黃慶明譯《倫理學》台北:有志圖書出版公司,1972

6. 吳庭亮博士〈基督徒對墮胎及自殺的態度調查結果〉,《生命倫理研討會文集》,第2012期。

7. 陸君樂:〈七國墮胎條例一覽〉,《陽光網絡》,20081163

8. 〈普世教會新聞〉,《公教報》, 2009.4. 5 下載自 <http://kkp.catholic.org.hk/gl/gl3398/gl3398_03.htm

9. Maureen Condic,When Does Human life Begin? A Scientific Perspective, US.:

Westchester Institute, 2008.

10. Churchwhile Assembly, Social Statement, US: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 1991.

11. Barbara MacKinnon, Ethics: Theory and Contemporary Issues, chapter 9, 3rd ed. Wadsworth, 2003.

12. Judith Jarvis Thomson, “A Defense of Abortion”, in MacKinnon B. edited,Ethics: Theory and Contemporary Issues, 3rd ed., Wadsworth, 2003.

13. Rosalind Hursthouse, “Virtue Theory and Abortion” in LaFollette H. edited, Ethics in Practice: An Anthology, Blackwell, 2002.

10. Stanley Hauerwas, “Abortion, Theologically Understood”, Available from , 2006/2/21>

11. http://occr.christiantimes.org.hk/art_002.htm

12. http://www.yushanth.org.tw/chyushanth/rd/schoolpapers/011/11-7.htm

13. http://cueric.tripod.com/article/newpage314.htm

14. http://www4.stut.edu.tw/project/bioethics/?p=32

15. 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title/n576

16. 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title/n615

17.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206051601130

18. http://atheism.about.com/od/abortioncontraception/p/AbortionEthics.htm

19. http://www.pregnantpause.org/lex/world02.jsp

96 800x600 Normal 0 10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1] Churchwhile Assembly, Social Statement, US: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 1991, 2.

Available from <http://202.60.252.57/file.php/170/Lesson_5-5_ELCA_on_Abortion1991.pdf>

[3] 吳庭亮博士:基督徒對墮胎及自殺的態度調查結果〉,《生命倫理研討會文集》,第2012期,頁35

[4] 陸君樂:〈七國墮胎條例一覽〉,《陽光網絡》,20081163

[5] 陸君樂:〈七國墮胎條例一覽〉,《陽光網絡》,20081163

[6] http://www.pregnantpause.org/lex/world02.jsp

[7] Barbara MacKinnon, Ethics: Theory and Contemporary Issues, chapter 9, Wadsworth, 3rd ed., 2003.

Available from <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title/n866>

[8] http://www.pregnantpause.org/numbers/whyabort.htm

[9] http://www.famplan.org.hk/fpahk/zh/template1.asp?style=template1.asp&content=home/mainpage.asp

[10] http://www.motherschoice.com/?locale=zh-HK

[11] 洪子雲:墮胎的倫理反思〉燭光網絡4711

[12] 洪子雲:墮胎的倫理反思〉燭光網絡4711

[13]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書樓,1997) ,頁147

[14]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頁154

[15] Barbara MacKinnon, Ethics: Theory and Contemporary Issues, 3rd ed.,Wadsworth, 2003,Chapter 9.

[16] 陸君樂:〈七國墮胎條例一覽〉,《陽光網絡》,20081163

[17] http://www.pregnantpause.org/debate/obamachoice.htm

[18] Judith Jarvis Thomson, “A Defense of Abortion”, in MacKinnon B. edited,Ethics: Theory and Contemporary Issues, 3rd ed., Wadsworth, 2003,175-185.

[19] Rosalind Hursthouse, “Virtue Theory and Abortion” in LaFollette H. edited, Ethics in Practice: An Anthology, Blackwell, 2002, 94-103.

[20]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頁160

[21]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頁156

[22]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頁157

[23]洪子雲:墮胎的倫理反思〉燭光網絡4711

[24]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頁155

[25] 陸君樂:〈七國墮胎條例一覽〉,《陽光網絡》,20081163

[26] Huebner, Harry J. An Introduction to Christian Ethics.History,Movements, People.Waco,Texas: Baylor University, Press, 2012, 619-620.

[27]斯托得著,李永明譯:羅馬書(台北﹕校園書房1999),頁269

[28]史畢卡博士:墮胎對心身的影響調查〉,《基督日報》 2009-04-09

[29] http://www.who.int/reproductivehealth/topics/unsafe_abortion/en/

[30] 陸君樂:〈七國墮胎條例一覽〉,《陽光網絡》,20081163

 

[31] Churchwhile Assembly, Social Statement, US: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 1991, 2-3.

[32] http://www.krt.com.hk/modules/news2/article.php?storyid=159

[33] http://tw.myblog.yahoo.com/kwchan-thomas/article?mid=1627&sc=1

[34] Churchwhile Assembly, Social Statement, US: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 1991, 3.

[36] http://www.pregnantpause.org/lex/world02.jsp

[37]〈普世教會新聞〉,《公教報》, 2009.4. 5 下載自 <http://kkp.catholic.org.hk/gl/gl3398/gl3398_03.htm>

[38] Rosalind Hursthouse, “Virtue Theory and Abortion” in LaFollette H. edited, Ethics in Practice: An Anthology, Blackwell, 2002, p. 94-103.

[39] http://www.ncu.edu.tw/~phi/teachers/lee_shui_chuen/course_onnet/bethics02.html

[40] 蘭克納著,黃慶明譯:《倫理學》(台北:有志圖書出版公司,1972),頁25-34

[41] Stanley Hauerwas, “Abortion, Theologically Understood”, 2006.2.21. Available from

<http://lifewatch.org/abortion.html>

[42] Churchwhile Assembly, Social Statement, US: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 1991, 3.

[43] Churchwhile Assembly, Social Statement, US: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 1991, 3.

[44]蘭克納著,黃慶明譯:《倫理學》(台北:有志圖書出版公司,1972),頁25-34

 
Global Christianity and Contextual Theological Reflect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