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Main Menu

Globale Christenheit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禮儀師之奏鳴曲》的電影報告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吳常健

 

0 0 1 477 2721 Home 22 6 3192 14.0 96 800x600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JA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Calibri;}

○○九年,以描述從事入殮、替死者淨身工作的 「禮儀師」為主題的影片《電影原文的意思是: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1] 整部電影主要描述男主角是本木雅弘,飾演禮儀師「小林大悟」(下稱為:大悟),在他的樂團解散後,面對前途茫茫,於是選擇回鄉,尋找工作過程中誤打誤撞成為禮儀師。從起初大悟厭惡這份工作,面對死者家屬和朋友的漫罵,甚至影片發展到中場他的妻子離他而去,但大悟仍然堅持繼續禮儀師工作,漸漸大悟領悟出人生道理,敬業樂業仍然撐下去,為不同階層的死者化最完美的妝上路。

電影中幾段葬禮儀式,每一段背後都訴說了一個故事。大悟第一份工作便要面對一個死在家中、身體開始腐爛的獨居老婦人。故事一個接一個發展下去,劇情在最初段是很輕鬆,漸漸轉至交待禮儀師的專業和戲中的人物之間關係。電影的中段至尾段並沒刻意拍出灰暗及令人過份悲傷的喪禮情境。反之每一個死者在禮儀師的專業打扮下都美麗的離去。而中段大悟的妻子-美香,無意中發現丈夫從事禮儀師這份職業,她感到無法接受,選擇離開大悟。然而妻子的離去沒有讓大悟對工作起放棄之嫌。反而使他全情投入工作當中,並漸漸對禮儀師的工作有新的體會。最後,面對曾經痛恨的至親離世,大悟放下恩怨,用自己的雙手表達了最後的愛意。

整部電影交待了身為一個禮儀師的實際工作,就是為死者收屍、化妝、淨身、送行。為在生的人呈現死者最美或最能代表的一面。電影在這些情節上都描寫的非常細緻,把那種對死者的尊重,對生人送死者人生最後一程的的莊嚴拍出來。而禮儀師為每個死者淨身和化妝儀式的時間長而寧靜,每個步驟都很講究,從中不難看出日本人對死者那份尊重和尊嚴。禮儀師的專業更無聲地贏取了劇中一些對這職業抱厭惡感的人。

死亡是甚麼?死亡是什麼意思呢?死亡的本質是什麼?如何理解一個人已經死了?從醫學的角度,趙克輝醫生指出一些明確的診斷指標來判定一個人的死亡,如腦細胞死亡身體再沒有呼吸及脈搏。[2] 生命或死亡的意義不在乎它本身是一件外在客觀的事件, 而在於我們如何去理解死亡。死亡引出一個存在性的意義,既是:人是什麼?這些關乎人生問題更把人引向另一個同樣根本甚至更根本的問題, 即「死亡是什麼的意思」。死亡又是否如那位焚化爐老操作員所說般「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呢?本文將探討範圍集中於死亡和神學關係課題上,作為看完這部電影後的反省,同時也嘗試從基督教神學角度理解死亡的關係。

整套電影劇情來到近尾聲很深刻的一幕:浴場婦人的離世。大悟為她化妝後送到火葬場老操作員(既是每天會到浴場出浴的他)臨別蓋棺前說:小心上路,後會有期!令筆者深刻印象是當隔著火化爐,這老操作員看著棺木,他跟浴場婦人兒子說:死亡不是一個終結, 死亡只是一扇門,穿越了這扇門便會去到另一個境界。何以他如此篤定將會與離世死者相見的一天?筆者認為死亡是一個複雜神秘的課題。但又如孔子說: 「未知生,焉知死」,生和死似乎是每一個人都必須經歷的階段,人更應該嚴肅態度去探討這人生重要課題。死亡的本質多少是模糊,死亡的特點是生者在生時完全清晰理解牠的本質,死去的人卻又永遠不把死亡的點滴轉告生者,死亡似乎永遠一個迷。如Anderson指出死者好比一盤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賽五十三12;伯三十16;撒下十四14),它將人一切在世活動終止(詩六5)。[3] 以色列民也沒有積極尋找死亡的解釋。相反以色列民重視生命,認為生命是人與上帝彼此之間關係的最佳表達。[4]

值得留意是這老操作員提及死者將去到另一個境界!反映他對死亡的看法,他認為死亡就是人的生命在這世上的終結,靈魂卻仍然存活在另一個境界。換句之,對老操作者而言,死亡只是身體的死亡,而靈魂仍然存在。這種看法與希臘傳統相似,蘇格拉底曾指出生命和死亡是彼此對立,死亡不能對靈魂造成任何威脅,靈魂是不巧的,並且死亡讓人歸回神。[5] Bartholomew指出這種觀點認為人是由身體和靈魂兩部分構成的模式,稱為二元論,死亡只能威脅到身體,而不是靈魂。[6] 筆者認為身體與靈魂的本質是截然不同,但卻是彼此互動。死亡是否只能威脅身體?正如屋與主人之間可以很緊密聯繫,當房子被毀並不表示涉及主人同樣被毀。我們應該先要問身體與靈魂是什麼關係?若靈魂本質上不同於身體的本質,是否可順理成章推理靈魂也無法被摧毀呢?

從神學角度,生命的終止可理解為肉體的死亡或靈性的死亡,既自罪惡進入世界以來,人與神的關係被破壞(羅五121718;林前十五22)。[7] 自亞當與神分離以來,死亡便進入人間。每一個人的原罪都源於亞當的犯罪(羅三23,五12),死亡成為每個人必不可免的結果(羅六23;來九27)。死亡對人生命的各方面帶來直接的影響,始祖叛逆神帶來全人類原罪(詩篇五十一篇),強調人類從生命開始的一刻就已經有罪。原罪也導致人類身體的死亡與疾病。所以罪的結局帶來死亡,人屬靈生命與神終止團契,不僅是指身體自然停止操作。

因此死亡不僅是人生終結時的事,人與生命之源的神關係隔離的一種生活。上帝是生命的源頭,祂賜人和萬有生命,當祂收回生命時,萬物都歸於無有(詩一百零四29)。死亡對人是否是一個咒詛或刑罰?筆者認為死亡不是一個咒詛,雖然死亡確實對人造成威逼,它將人與自己、與他所屬群體、與上帝隔離。[8] 而聖經指出死人的住處被描述是在地下(sheol創四十二38;箴十五24;結二十六20),一個被遺忘之地(詩八十八12)。在地下(sheol的人既不記念神,也不頌揚神(詩六5,三十9,一一五17),[9] 也不為神所顧念(詩八十八511;賽三十八18)。死者與神永遠隔離,置身於神在歷史中的活動之外。

換言之,地下(sheol)的權勢佔領了凡與上帝隔離無關係的每一個個體。舊約時代末期,在以色列人中間已有一種盼望,神終會將人從地下(sheol魔爪之下解救出來。[10] 可見死亡不僅是地域也是種權勢,死亡的威力所涉及甚廣。筆者認為自人類文化和物質生活的各方面均在其陰影籠罩之下(羅八15;來二15)。死亡統治一切不屬神的人(羅八6)。任何不是連於基督的人都是活在死亡之中(約三16-18;約壹五12)。聖經指出惟有基督能夠制服這死亡,最後使它俯首就範(林前十五2627;啟六8,二十1314)。上帝賜下愛子耶穌基督,為人釘身十架上,藉耶穌一次的獻上,人悔改轉向上帝,因信耶穌就可以與神修復破裂的關係,擁有永遠的生命(約壹五12)。

因此筆者認為死亡不單不是神對人的咒詛,它某個程度上是神對人的心意(伯五26;創二十七2;四十六30;四十八21;五十24)。死亡反而終止人繼續停留在自己的罪裡。[11] 聖經指出上帝的能力凌駕死亡權勢之上。當耶穌論及死亡時,祂沒有掩飾死亡及其效應,但死亡卻是向上帝國敞開。上帝是一切生命的源頭(羅四17;提前六16)。唯有人將自己的生命連接在神的生命上,才能真正的活著(約十五5)。基督的復活帶來救恩(林前二2;十五1-4;羅一3;三21-26;四24-25)。[12] 耶穌是第一粒果子,祂是第一個睡了的人中甦醒的,確保屬於祂的人都將復活。死亡對人不是咒詛,神只咒詛蛇罷了![13]

總的而言,死亡是每個人必然的結果。從神學反省角度,罪的結局帶來死亡,使人與神終止團契因為死亡不僅是指身體自然停止操作,更是人與生命之源的神關係隔離的一種生活。若人要與上帝重新修復關係,上帝賜下愛子耶穌基督,為人釘身十架上,人需要悔改轉向上帝,信耶穌就可以與神修復破裂的關係,並擁有永遠的生命(約壹五12)。因此筆者認為當我們面對喪失親友的哀喪者,一方面我們應該認同和同理他們的悲傷與痛失。而另一方面,也幫助他們從死看生,嚴肅思考生與死的課題。探討過程中幫助他們看見死亡因基督一次獻上,祂已制服了,使死亡俯首就範(林前十五26-27。死亡不能再威脅屬於上帝的人,人上帝的關係重新复和



[1] HELEN <禮儀師奏鳴曲> <<淺評集>>20111022日;下載自

[2] 趙克輝, Pathology of Death Lecture Notes on Lesson6-5.

[3] 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 Oxford, Basil: Blackwell, 1986), 39.

[4] 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37-38.

[5] 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37.

[6] Bartholomew J. Collopy, Theology and the Darkness of Death,” Theological Studies 39:1(Mar. 1978), 22.

[7] Alexander T. Desmond and Brian S. Rosner, New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1), CD-ROM.

[8] 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39-41.

[9] Ray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39-40.

[10] Walter A. Elwell and Barry J. Beitzel, Baker Encyclopedia of the Bible (Grand Rapids, Mich.: Baker Book House, 1988), 602-03.

[11] Nicolaos P.Vassiliades, The Mystery of Death270-71.

[12] William C.Weinrich, “God Did Not Create Death: Athanasius on the Atonement,” CTQ 72:4 (Oct. 2008): 303-4.

[13] S. Anderson, Theology, Death and Dying, 46.

 
« StartZurück12345678910WeiterEnde »

Seite 2 von 21
Globale Christenheit und Kontextuelle theologische Reflex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