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Main Menu

Globale Christenheit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peziale Themen Eschatologie 葉翠瑩:從基督教神學角度回應伊斯蘭教的末世觀
葉翠瑩:從基督教神學角度回應伊斯蘭教的末世觀 PDF Drucken E-Mail
Geschrieben von: Publisher   
Montag, den 11. Oktober 2010 um 09:51 Uhr

從基督教神學角度回應伊斯蘭教的末世觀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葉翠瑩

  1. 引言

伊斯蘭教徒現時約佔全世界人口百份之十九,約十一億,是世界上第二大的宗教。1信徒的人數正是不斷的增加,估計到2060年時,伊斯蘭教將取替基督教成為世上最大的宗教,因此向伊斯蘭教徒傳福音是基督徒不可忽視的責任。2 伊斯蘭教徒都認為伊斯蘭教是世上最真的宗教,改信其他宗教被認為是大逆不道,對耶穌的認識也有限制和存在成見,因此向他們傳福音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在伊斯蘭教的信仰中,教徒對末日和盼望末期來到也是相當重視的。本專文希望從基督教神學角度回應伊斯蘭教對耶穌再來及最後審判的觀念,從而展開與伊斯蘭教徒的對話,帶領他們歸向基督。筆者會先從古蘭經對耶穌的再來、末日的審判和天堂地獄的觀念出發,再把他們引進基督教的真理中。3

 

2. 耶穌的再來

    1. 伊斯蘭教的觀點

從伊斯蘭教的角度看,耶穌(爾撒)只是真主的僕人及先知,帶著一個神聖的使命被差往一個特別的群體中宣告。4 耶穌並非先存、永恆,也非神性,他只是靠阿拉的力量行了很多神蹟,他沒有死在十字架上,許多穆斯林都相信他是肉身升天的,他末日會再來。5 他沒有被釘及被殺,而是被安拉拯救升天,因此他沒有經歷肉身的死亡。6 在末日來臨前,安拉的仇敵韃渣(Dajjal)軟化身為人來殘害眾回教徒,隨後先知爾撒(耶穌),改名叫馬迪(Mahdi:意思即解放者),便從天上來救助,擊敗剿滅韃渣及其軍兵,殺掉世上所有的豬。7 耶穌的再來是末日及審判即將來臨的記號。8 他再來是帶領基督徒歸信伊斯蘭教及摧毀全世界的十字架。9 他會革新回教,並毀滅一切教會與聖殿,殺盡一切的不信者,隨後建立太平國度四十年之久。10 耶穌再來後也會結婚及成為王,之後肉身也會死去。因此,從伊斯蘭教的角度看,耶穌只是人,而耶穌的再來則被描繪成一位報復的戰士。11

 

2.2 基督教的觀點

回應伊斯蘭教的觀點,如耶穌只是一個人,不是天使,為何他在天上經過二千多年肉體也不會腐朽的呢?這實在是一不尋常的斷言。從基督教的觀點看,耶穌卻是神,有神的靈在當中,「耶穌對他們說、你們是從下頭來的、我是從上頭來的.你們是屬這世界的、我不是屬這世界的。」(約八23),祂是從上頭來的而不是由塵土所做,耶穌的再來便有絕對的可能。12 耶穌是全能的神,父神給他預備了身體(來十5),他由聖靈感孕來到世上而成為人,用自己的血,在十字架上救贖罪人一切罪惡(太一21、來二914-15)。13 基督升天之時,天使告示門徒,祂必會再來,「加利利人哪、你們為甚麼站著望天呢.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們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徒一11)。14 耶穌的回來會像祂離開時一樣,是看得見的,有形有體的,因門徒也看見祂被接到天上去,並且祂的再來是有榮耀的特質,祂是滿有能力和榮耀駕雲降臨(太廿四30、可十三26、啟一13-16),會有天使隨從祂和天使長吹號。15

耶穌來的目的是要完全擊敗魔鬼的勢力(帖後二8),並要審判世人,帶領選民進入永遠的天國(可十三27、太廿五3146)。16 祂要戰勝一切邪惡的勢力,並要作王(林前十五24-25)。17 祂會坐在榮耀的寶座上審判萬國(太廿五31-46),神將這審判的權柄交給子:「父不審判甚麼人、乃將審判的事全交與子。」(約五22),基督將審判活人及死人。18 祂不是對死人靈魂的審判,而是對復活之後整個人的審判,陰間要交出死人來,基督要按公義和恩典的原則劃分綿羊和山羊,對山羊執行刑罰(太廿五41-46),對綿羊則安慰賜恩(太廿五33-40)。19

基督的再來確是帶給信徒盼望。耶穌再來是神救贖計劃的完結篇和句號,罪惡的勢力會得到應得的公義審判(彼後三1-13、啟十二7-11)。因基督的受死、復活、升天、再來,信徒也有復活的盼望,信徒從死裡復活,經歷生命的轉化,接他們到祂所預備的地方,永遠享受與祂同在的福樂(林前十五35-37、帖前四13-18)。20 無罪的基督代替人受了咒詛,以復活得勝死亡(林前十五54),解除了死的咒詛。21 基督的復活是新人類生命「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023),耶穌的復活也確保信徒也與耶穌一樣,得著身體的復活(林後四14),信徒也得稱為義(羅四25),不再停留在死亡之中,沒有罪需要抵償,沒有罪責要受刑罰,耶穌的復活連於信徒的重生和帶給信徒有活潑的盼望,復活的生命完全適合與神相交和順從神,甚至在今生,基督的復活也給予信徒能力事奉和順服神。22

因此,耶穌在基督教中不是像伊斯蘭教中,只被理解為普通的人或是真主的使者,祂卻是神,祂的復活勝過了死亡的致命性、勝過審判、咒詛,叫耶穌從死裡復活的靈也住在信徒裡面,信徒必死的身體也可活過來,基督的再來及掌權不像俗世的王權,而是引領人進入應許之地,耶穌是基督教的信仰,不是盼望的結束,而是盼望中的確據。23

 

 

 

  1. 最後的審判

3.1伊斯蘭教的觀點

伊斯蘭教提及末日的到來都是很突然的。24 末日甚麼時候來到除了上帝之外沒有人會知道的,但那日子會有廿五個兆頭將顯明出來,如地震、日月星辰變亂、洪水及其他患難。25 安拉的仇敵韃渣(Dajjal)要起來反對迫害回教徒,叫信徒離開他們的信仰,兩個族群(GogMagog)會毀滅地球,耶穌即馬迪會降臨,太陽會由西面升起,這些都代表末日即將的來臨。26 日子一到,天使長伊斯拉斐吹起頭一次的號筒,所有的人類和生物都會死亡,其後再吹號筒,所有的死人便復活起來,包括已死的飛禽走獸、眾天使都復活過來,眾人都同受審判。27 人們將被檢閱,任何的秘密,都無法隱藏(古蘭經691518)。神會為每個人取出一個本子(古蘭經1714),這本功過簿不論小罪大罪,都毫不遺漏,一切加以記錄(古蘭經1849) 28 每一個人都被稱在一個叫“Hisab” 的天秤上,如他的善行重過他的惡行,就會被放在右邊,然後上天堂去,但如他的惡行更重,則被判到左邊,下到地獄去受刑。29 善功的分量較重者為成功的(古蘭經7823102);用右手接功過薄,因為行過善便會在樂園中(古蘭經6919248479) ;善功的分量較輕者將因生前不信神而虧折自身(古蘭經7923103);從背後接功過薄將入於烈火之中,因為不信真主(古蘭經692535841012),他的歸宿是深坑(古蘭經10189) 30 真主是公正的審判者,他會獎勵信奉他及行善事的,對於不信及行惡事者則有刑罰。31 得救與否的決定權都是操於真主的手中。32 古蘭經描述審判的日子對信徒及行善者是不懼怕的,「信道的人、猶太教徒、拜星教徒、基督教徒,凡確信真主和末日,並且行善的人,將來必定沒有恐懼,也不憂愁。」(古蘭經569)。惟有不能赦免的罪是拜真主以外的神,即使他有好的行為也不能赦免。33

虔誠的回教徒不必受審判,因在審判的日子,有一些人作他們的中保為他們代禱,以致真主開恩特赦他們,這些代禱者就是先知和使徒們。34 進入樂園的人包括:信奉真主及遵守聖道的人(古蘭經4613);行善者(古蘭經5610);用自己的財產和生命為神(真主)而奮鬥,殺身成仁的穆斯林(古蘭經3157) ;在艱難時施捨,能抑怒又能恕人者,且為自己的罪惡而求饒(古蘭經3134136);秘密地和公開地分捨神(真主)所賜給他們的財物的,以德報怨的人 (古蘭經132223) ;常守拜功的;保守貞操的,除非對自己的妻子和奴婢;堅守自己所締的盟約的;秉公作証的;謹守拜功的(古蘭經702235) 35

一切不信的異邦人都不能赦罪,他們必定沉淪到火獄去,異邦人所拜的偶像和一切魔鬼都被丟去地獄的火去,而犯罪的回教徒則被暫時送到地獄裡去受苦。36 進入火獄的人也包括:不信正道和否認神(真主)的蹟象的人(古蘭經5865719) 、迫害穆斯林而不悔過的人(古蘭經8510) 、使任何神明與真主同受崇拜者(古蘭經1739) 37 在火獄上懸掛著一條橋叫西辣(Sirat),這橋非常細小,只有頭髮的七分之一,真回教徒能穩步渡過進入天堂,而異教徒必滑跌下墜火獄受永刑。38

在伊斯蘭教的角度中,他們是以信心和行動為得救的憑據,其行為是根據上近百千的律法,因此沒有任何一個回教徒能肯定他有得救的把握。39 雖然伊斯蘭教也強調真主是有慈愛和憐憫的,在古蘭經6160:「行一件善事的人,將得十倍的報酬;作一件惡事的人,只受同樣的懲罰;他們都不受虧枉。」,真主對行善事的人有更大的報酬,而對行惡事的只受相等的懲罰,但「得救與否」最後的決定權都是操在真主的手中及在審判時才能知道。40 真主對信徒的愛就像君王對其子民的施捨與愛憐一般,未曾有作出十字架的犧牲,他們也認為尊榮的真主為人在十字架上捨己也是不必要和多餘的。41 他們認為真主是全能的,不可能卑微至成為人及以不名譽的刑罰處死。42 對回教徒來說,得救是不存在的,回教只有「成功」和「失敗」,「信心」不是基於可蘭經、穆罕默德或阿拉的律法及應許,如回教徒說肯定自己得救,便是不敬不順服阿拉最後主權的大罪。43 人要得救必須靠自己的努力,他們不能稱穆罕默德是救主,也否定耶穌為救主,只有阿拉才是救主。敬虔相信和遵守教規的,他們「或許」可期待來世的福份,一般穆斯林只能說「主若願意」將來便可以得救。44 所以一般穆斯林對他們的來世也會有恐懼,但這缺乏得救的把握對他們來說並不是弱處,反而叫他們繼續的順服和遵守律法。而唯一保證他們能上天堂就是為「聖戰」(Jihad)而死的人(古蘭經3157-158)。45

 

    1. 基督教的觀點

在末日來臨前都會有一些的預兆,如打仗和打仗的風聲,民攻打民,國攻打國(太廿四6-7)、飢荒、地震、瘟疫、天地有災難和異象(太廿四29)、許多人愛心冷淡、基督徒受信仰的逼迫和患難(太廿四9)、假冒基督的人和迷惑萬民(太廿四23-26),也有敵基督的出現,殺害所有不拜獸像的人(啟十三15)。末日時,天地一切也要廢去(太廿四35)。46

耶穌再來的日子是沒有人知道、隨時、和突然的(太廿四36-39)。47 當耶穌再來時,便要執行最後的審判,審判是普世性的,不論信徒或非信徒也要在最後的審判時復活及受審(太廿五32、來九27)。對不信者、不義的來說,審判是可怕的,但對信徒、義者來說,末日是盼望、伸冤的時候,也是神兒女身份顯露的時間。48 已死的基督徒先復活,與活著的基督徒一起被提到空中與耶穌相遇(帖前四15-17)。49 不義的的人固然要受審判,按其惡行受報,義人也要於審判台前,所有的秘密也要揭露出來(啟二十11-15)。50 所有人都要按著他們在世上的生活受審(林後五10)。惡的天使也要受審判(彼後二4)。51 基督徒的身體會改變成為榮耀、不朽壞、屬天的、永存的身體(林前十五42-52)。52 審判結束後,判決是永久不能撤銷的,義人將往永生和天堂去,不義的人將受永刑和往地獄去。(太廿五4653

基督教與伊斯蘭教最大的分別是信徒擁有得救的把握,信徒不是以行為得救的。信徒所受的審判是一個評估並賜予不同程度的賞賜的審判(林前三12-15),但他們不會永遠被定罪和進入永死,因為「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羅八1),因著耶穌基督在十字架的代死,凡信耶穌的都是不被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那聽我話、又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約五24),信徒在末日所顯露的罪都是已經被赦免了的罪,在末日那時是歸榮耀給神的時刻,因祂滿有豐富的恩典。54 因此,人得救是需要救主基督在十字架的救贖才得實現,救恩是神的恩典加上人的信,否則人無法自救,行為與得救沒有直接的關係,善行乃順服與委身的表現。55

基督教除了強調神是公正、威嚴,也強調神是愛,神的愛不是遙不可及,而是耶穌降生成人拯救罪人,伊斯蘭教所論及的神雖也描述成慈愛,但他僅對行善的人施慈愛,沒有論及愛罪人,但基督教所論及的神則是愛所有的人,包括罪人,是無條件的愛,基督徒對神的順服都是基於對神愛的回應,相反伊斯蘭信徒遵行真主的旨意,是為了避免地獄的刑罰,是為了自己生存的問題。56 而基督教所看的得救是救人脫離罪和死亡,路德說:「那裡有赦罪,那裡也有生命與幸福」,罪使人致於死及與上帝分離,藉著赦免便能實現與上帝相交,進入生命和承受永生,得救也使人的生命在今世不住地變化。路德也堅決主張人的「德行」不能得到神的祝福,只會叫人自以為義,「人須先得神的祝福才可以行善事的」,擁有神的愛和恩典才能行善。 57

 

  1. 天堂與地獄的觀念

4.1 伊斯蘭教的觀點

在樂園中可享受永恆的恩澤和永居其中,沒有恐懼和不再憂愁,真主會清除他們的怨恨及成為弟兄,在那裡不感覺疲乏,辛苦 (古蘭經154748353435) 58 樂園裡有很多肉體的享受,如有宴飲的酒、常飲不醉、有舒適的床、有美麗的處女在床邊陪伴等(古蘭經2253153656-573747-485618)。59 信道而行善者能安居在最優美的居住之地,他們能享受他們所意欲的幸福和所愛好的一切,這裡也有賢淑、純潔、美目、年齡劃一的處女作妻子,也有長生不老的僮僕輪流服侍,穿的是綾羅錦緞的綠袍和絲綢的衣服,戴的是銀鐲、金鐲和珍珠。60 樂園是一個很平安和快樂的地方,「他們在樂園裏,聽不到惡言和謊話,但聽到說:「祝你們平安!祝你們平安!」(古蘭經5625-26),也得到主的祝福:「樂園的居民在那日確是從事于愉樂的。他們和自己的配偶,在樹蔭下,靠在床上。他們在樂園中,將有水果,並有他們所要求的恩典。『平安!』這是從至慈主發出的祝辭。」(古蘭經3655-58)。61 因此,這樂園都是男人的世界,吃喝玩樂和性樂是主要的活動。62 此外,古蘭經也沒有提及樂園有神(真主)的同在。63

古蘭經中也表示進入樂園的人也有層次之分,有些人會比其他人更受尊崇和更接近神,進入樂園者會根據他們的信心和內心的純潔而被安排進入不同的層次中,「和那些領先的,(他們在今世和後世)都將是領先的,他們將被帶近(他們的主),在幸福的樂園中。」(古蘭經5610-12),為真主犧牲生命的將進入樂園的最高層次。64

在火獄中,終日有火焚燒,非常痛苦和可怕。65 (真主)要把鐵圈和鐵鏈放在不信道者的頸上,他們將被拖入沸水中,在火中被燒(古蘭經407172) ,他們的內臟和皮膚將被沸水溶化,受鐵鞭的抽打;他們每想逃出火獄,都被攔回去(古蘭經221922) 66 在火獄的人也是飲血食土,不斷被蛇及蝎子咬。而火獄有七層,每層都有一定的懲罰。67 進入火獄的那一層則視乎其不信的程度和罪惡,偽信者必墮入火獄的最下層(古蘭經4145)。在火獄中除了受著火燒的痛苦,最大的痛苦也是在真主前的羞辱(古蘭經3192)。68

 

    1. 基督教的觀點

基督教所論及的天堂與伊斯蘭教最大的不同,天堂不是現今物質世界的延續,也不是主要為男人享樂的地方,而是當中有神與所有信徒的同在。「天」在聖經中被理解為神的居所,耶穌教導門徒禱告時說:「我們在天上的父」(太六9),耶穌也是從天上來,並且升到天上去,為信徒預備一個永恆的居所,「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那裡、叫你們也在那裡。」(約十四2-3)。69 天堂更有神的同在,與人永遠同住:「看哪、 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 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 神。」(啟廿一3),神的同在叫人更充分認識神。70 因有神的同在,天上一切的福份也隨之而來,一切的惡都會完全被除去,「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廿一4)。71 神的同在和與神的契通交往叫人真正享受平安與喜樂,而不是天堂本身。72 天堂更是一個有神榮耀的地方,有神的榮耀光照,不再需要太陽或月亮來照亮。73

而聖經所描繪天堂的生活就是安息在上帝的裡面,得著永遠的平安。74 安息不是活動的止息,而是基督徒天路歷程的完成,是與肉體、世界和惡者奮戰的結束的(來四9-11)。75 在天堂中,信徒也敬拜讚美神(啟七9-10)、事奉神(啟廿二3)。而聖經論及天堂的活動時,都是以團體複數來形容的,如筵席、婚宴,因此神的救贖最終是群體,而不單是個人的福樂,天堂的生活是信徒集體的活動,是信徒享受與神與人真正團契相愛的時刻(啟廿一3、廿二4)。76 此外,聖經也強調復活後的生命是不再有嫁娶的,也沒有性關係(太廿二30)。77

不信者復活受審後以後會到地獄去,受永遠的刑罰,有不滅的火永遠燃燒著,所受的刑罰是永恆的。78 魔鬼、敵基督和假先知也被扔到火湖中(啟十九20),死和陰間也被扔到火湖裡(啟廿十14),不信者被扔到火和硫磺中,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遠,蟲是不死的,火也是不滅,人都要哀哭切齒(啟十四9-11、可九47-49、太廿五30)。天堂和火湖之間更有深淵限定,人在死後不能從天堂到火湖去,或從火湖到天堂去(路十六19-26)79 而地獄與天堂最大的分別也是沒有神的同在,永遠與神的榮耀隔絕,永遠在沒有神的孤寂當中,身心靈也是極端的痛苦。80 但地獄的永刑與神的良善和慈愛是沒有矛盾的,神不願一人沉淪(彼後三9),並不把任何人送進地獄去,神造人是希望與人團契,祂也提供了獲得這團契的機會,嘗到地獄的痛苦是人的選擇,是他的罪叫人在地獄當中。81

因此,基督教所論及的天堂比伊斯蘭教更為超越,天堂的福樂不應只是今生逸樂之延續,天堂遠超在世之喜樂,因信徒有神的同在,而地獄不只是身體的受苦之處,更是因與主全然隔絕而有的孤寂。82

 

5. 總結

縱觀伊斯蘭教的信仰核心,都是建基於宣示阿拉的獨一性,阿拉有無比的權能,與信徒的關係只有主僕的關係,遵守伊斯蘭教法和行善是得救唯一的道路,對伊斯蘭教徒來說,只有真主才能知道他能否上天堂,信徒面對末世是沒有得救的確據和恐懼的。伊斯蘭教徒當對耶穌的身份有重新的認識和了解,基督教所論及的神不但是有威嚴能力和公義的,更是對罪人滿有憐愛的神,在創世以來已為全人類預備了救恩,基督耶穌不是普通的人和使者,祂是神為全人類所設立獨一的救主和榮耀的君王,83 因著耶穌被釘死在十架承擔了眾人的罪和祂榮耀的復活,信徒才能有得救的把握,耶穌的再來帶來信徒的盼望,信徒不是靠行為得救,而是靠相信耶穌得稱為義,神的愛、耶穌復活的大能和聖靈叫信徒在現世中能過著得勝罪惡的生活,到主再來的時候,更能像耶穌一樣身體復活,永遠享受與主同在的福樂中。

 

 

 

 

 

 

 

 

 

 

 

 

參考書目

Arvind Sharma. “Apostolic Islam and apostolic Christianity: An Eschatological Comparison.” Dialogue and Alliance 19(2005)1, 39-46.

Dodge, Christine Huda. The Everything Understanding Islam BookA Complete and Easy to Read Guide to Muslim Beliefs, Practices, Traditions and Culture. Avon, MA : Adams Media Corp., 2003.

Erickson, Millard J. 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0

Geisler, Norman L. Answering Islam : The Crescent in Light of the Cross. Grand Rapids, Mich. : Baker Books, 2002.

Jomier, Jacques. How to Understand Islam. London : SCM Press, 1989.

Poston, Larry. “The Second Coming of Isa: an Exploration of Islamic Premillennialism. Muslim World, Vol. 100 Issue 1,Jan2010, 100-116.

Suermann, Harald. The Rational Defense of Christology within the context of Islamic Monotheism. Leuven : University Press, 2000.

Van Gorder, A. Christian. No God but God : A Path to Muslim-Christian Dialogue on God's Nature. Maryknoll, N.Y. : Orbis Books, 2003.

王永信。〈認識今天的回教〉。《大使命》第43期(20034月),頁1-2

古德恩著。張麟譯。《系統神學:教會論與末世論》。E. Brunswick, NJ : 更新傳道會,2009

任以撒。《系統神學》。香港:基道,1993

安撒靈。《 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香港 : 安撒靈,2002

沈介山。《信徒神學》。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1993

韋恩‧格魯登。《聖經教義與實踐:基督與救恩》。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2002

唐佑之。《末事論—未來的盼望》。香港:真理基金會有限公司,2008

章力生。《末世論》。香港:宣道出版社,1991

莫爾特曼著。曾念粵譯。《盼望神學:基督教終末論的基礎與意涵》。香港:道風書社,2007

許道良。《超越與轉化:簡明基督教系統神學》。香港:天道,2004

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香港:天道,1992

黃光賜。〈「死亡之路」—回教與我〉。《往普天下去》(20034),頁23-24

奧連著。謝受靈、王敬軒譯。《基督教之信仰》。香港:道聲出版社,1999

雷恆。〈穆斯林需要福音〉。《今日華人教會》第224期(200012月),頁17-20

蘇穎智。《異端辨惑》。香港:恩福製作中心,1997

1雷恆:〈穆斯林需要福音〉,《今日華人教會》第224期(200012月),頁17

2王永信:〈認識今天的回教〉,《大使命》第43期(20034月),頁1

3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香港:天道,1992),頁175-176

4 Harald, Suermann, The Rational Defense of Christology within the context of Islamic Monotheism (Leuven : University Press, 2000), 273.

5雷恆:〈穆斯林需要福音〉,頁19

6 Larry, Poston, “The Second Coming of Isa: an Exploration of Islamic Premillennialism. Muslim World, Vol. 100 Issue 1,Jan2010, 108-109.

7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香港:天道,1992),頁56

9雷恆:〈穆斯林需要福音〉,頁19

10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頁56

11 A. Christian, Van Gorder, No God but God : A Path to Muslim-Christian Dialogue on God's Nature (Maryknoll, N.Y. : Orbis Books, 2003), 140.

12 Van Gorder, No God but God : A Path to Muslim-Christian Dialogue on God's Nature, 140.

13安撒靈:《 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47

14任以撒:《系統神學》(香港,基道書樓,1993),頁261

15Erickson, Millard J. 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0),515-516

16任以撒:《系統神學》,頁262

17章力生:《末世論》(香港:宣道出版社,1991),頁147

18Erickson, Millard J.《基督教神學卷三》,532-533

19任以撒:《系統神學》,頁262

20許道良:《超越與轉化:簡明基督教系統神學》(香港:天道,2004),頁267

21沈介山:《信徒神學》(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1993),頁564

22韋恩‧格魯登:《聖經教義與實踐:基督與救恩》(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2002),頁498-500

23莫爾特曼著,曾念粵譯:《盼望神學:基督教終末論的基礎與意涵》(香港:道風書社,2007),頁215-216220234

24 Sharma, Arvind, “Apostolic Islam and apostolic Christianity: An Eschatological Comparison. Dialogue and Alliance 19(2005)1, 40.

25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頁56

26 Christine Huda, Dodge, The Everything Understanding Islam BookA Complete and Easy to Read Guide to Muslim Beliefs, Practices, Traditions and Culture (Avon, MA : Adams Media Corp., 2003), 155.

27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頁56

28安撒靈:《 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66-167

29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頁57

30安撒靈:《 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67

31 Dodge, The Everything Understanding Islam BookA Complete and Easy to Read Guide to Muslim Beliefs, Practices, Traditions and Culture, 156.

32黃光賜:〈「死亡之路」—回教與我〉,《往普天下去》(20034),頁24

33 Jacques, Jomier, How to Understand Islam (London : SCM Press, 1989), 46.

34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頁57

35安撒靈:《 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68

36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頁57

37安撒靈:《 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70-171

38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頁57

39黃光賜:〈「死亡之路」—回教與我〉,《往普天下去》(20034),頁23-24

40 Norman L., Geisler, Answering Islam : The Crescent in Light of the Cross (Grand Rapids, Mich. : Baker Books, 2002), 127-128.

41雷恆:〈穆斯林需要福音〉,頁19

42安撒靈:《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47

43黃光賜:〈「死亡之路」—回教與我〉,《往普天下去》(20034),頁23-24

44雷恆:〈穆斯林需要福音〉,頁19

46安撒靈:《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74

47安撒靈:《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74

48Erickson, Millard J.《基督教神學卷三》,529-533

49安撒靈:《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74

50沈介山:《信徒神學》,頁547

51Erickson, Millard J.《基督教神學卷三》,534

52安撒靈:《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74

53Erickson, Millard J.《基督教神學卷三》,535

54古德恩著,張麟譯:《系統神學:教會論與末世論》(E. Brunswick, NJ : 更新傳道會,2009),頁295-296

55 蘇穎智。《異端辨惑》,255

56 Van Gorder, No God but God : A Path to Muslim-Christian Dialogue on God's Nature, 33-34.

57奧連著,謝受靈、王敬軒譯:《基督教之信仰》(香港:道聲出版社,1999),頁306-310

58安撒靈:《 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69

59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頁57

60安撒靈:《 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69-170

61 Dodge, The Everything Understanding Islam BookA Complete and Easy to Read Guide to Muslim Beliefs, Practices, Traditions and Culture, 157-158.

62黃光賜:〈「死亡之路」—回教與我〉,頁24

63安撒靈:《 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70

64 Dodge, The Everything Understanding Islam BookA Complete and Easy to Read Guide to Muslim Beliefs, Practices, Traditions and Culture, 158.

65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頁57

66安撒靈:《 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71

67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頁57

68 Dodge, The Everything Understanding Islam BookA Complete and Easy to Read Guide to Muslim Beliefs, Practices, Traditions and Culture, 159.

69Erickson, Millard J.《基督教神學卷三》,573

70唐佑之:《末事論—未來的盼望》(香港:真理基金會有限公司,2008),頁56

71Erickson, Millard J.《基督教神學卷三》,575-576

72沈介山:《信徒神學》,頁577

73Erickson, Millard J.《基督教神學卷三》,575-576

74奧連:《基督教之信仰》,頁454

75Erickson, Millard J.《基督教神學卷三》,576-577

76許道良:《超越與轉化:簡明基督教系統神學》,頁275-276

77Erickson, Millard J.《基督教神學卷三》,580

78唐佑之:《末事論—未來的盼望》,頁62-63

79安撒靈:《 伊斯蘭,基督教,真理 : 從伊斯蘭的古蘭經與基督教的聖經看這兩大宗教的異同》,頁175

80唐佑之:《末事論—未來的盼望》,頁61

81Erickson, Millard J.《基督教神學卷三》,591-592

82唐佑之:《末事論—未來的盼望》,頁65

83雷恆:〈穆斯林需要福音〉,頁20

 

 
Globale Christenheit und Kontextuelle theologische Reflex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