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Main Menu

Globale Christenheit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peziale Themen Theologie des Gottesdienstes 梁淼然:初探崇拜插花的歷史及對華人教會的意義和影響
梁淼然:初探崇拜插花的歷史及對華人教會的意義和影響 PDF Drucken E-Mail
Geschrieben von: Publisher   
Freitag, den 09. Dezember 2016 um 14:25 Uhr

初探崇拜插花的歷史及對華人教會的意義和影響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梁淼然

1. 引言

本文題目為《初探崇拜插花的歷史及對華人教會的意義和影響》,筆者希望藉著這論文探討崇拜插花的起源和歷史,以及其對華人教會的意義和影響。

訂定此題目的原因並不是筆者熱愛插花,而是基於心中一直以來的一個疑問,筆者在英國信主的教會首次看見教會崇拜的插花,後來畢業回到香港後的教會卻沒有插花,之後進了神學院到了一所宣道會教會實習再次見到崇拜插花,筆者一直心裡都在疑問「為何有崇拜插花?它的意義在哪裡?為何有些教會有插花,有些教會卻沒有呢?」,筆者曾經為此問了很多牧者、同學及神學院老師,也不太清楚其答案,甚至筆者曾經問了很多在教會負責崇拜插花的弟兄姊妹,他們也竟然不知道崇拜插花背後的意義,筆者實在感到驚訝,他們以插花事奉神,卻不知道其意義,也從沒上過有關插花事奉的主日學,那麼他們只是按照教會的安排及吩咐去做,而不是因著其意義而去事奉神,這實在令人有點難過和扎心。

今天的華人教會,不少信徒只是循例的每週參加崇拜,卻對崇拜沒有深入的認識,[1] 當問及弟兄姊妹,有多少人曾經受過有關「崇拜」的教導,每次的回應都是寥寥無幾;[2] 插花也是!現今弟兄姊妹對崇拜插花的認識實在缺乏,他們一般只有外在的插花技巧,但在其他方面,如插花的歷史和意義、每種花的含義、顏色傳遞的信息等等,卻毫不認識。

基於以上種種的原因,筆者盼望透過此論文可以探究此課題,一方面可解決筆者一直以來存在心中的疑問;另一方面,也希望將這些知識在將來服侍的教會好好教導弟兄姊妹,特別是負責插花事奉的信徒們,好讓他們明白事奉背後的意義,更好地以插花事奉神。

在此論文,筆者會先簡述崇拜插花的歷史,然後會探討崇拜插花對華人教會的意義,最後更會分析崇拜插花對華人教會的影響。

2. 簡述崇拜插花的歷史

崇拜中向神祇獻呈鮮花,在古代社會已普遍流行,[3] 例如,古代希臘人會製作花串、花環、花束或將花卉放在籃子內,作為送給神祇的禮物;[4] 而古印度人奉獻給佛祖的,是用一個窄頸的瓶盛著盛開的蓮花,蓮花象徵著宇宙,水象徵「生命之水」;至於中國,則在主前500年已開始花藝,但於唐代(主後618-906年)隨著佛教的傳入,才開始用鮮花供奉在佛像前。[5] 古代使用鮮花於宗教上,是由於花卉的象徵意義,多過作為裝飾用途。[6] 從以上的世界歷史來看,花卉早已是人帶往廟宇或宗教場所奉獻給神的禮物。這是出於一種自然的感情表達:「人不會空手去朝見他的神。」[7]

初期教會並沒有將鮮花獻於神或人,更不會將花帶到墓前,因為獻花是異教的風俗,直到北非殉道者泊泊多雅(Perpetua)死前在異象中看見天堂的景象,她形容她要去的地方是「一個闊大的地方,如同一個美麗的花園,園中有玫瑰花及各種花卉。」[8] 因著殉道者深信花卉與美麗的天堂是相關的,使當時的基督徒覺得花卉是象徵天堂的花園。自此,基督徒也會在殉道者及信徒的墓前獻上鮮花,表達對死者的愛和思念,所以在基前擺放鮮花成為了基督教的傳統。[9]

自四世紀以後,教會多將禮堂建在殉道者的墓旁,使這獻花的傳統,漸漸演變成崇拜中擺設鮮花的習慣。然而另一說法是,中世紀的教會是宗教、政治和生活中心,所以教會節期往往成為社區中的活動,每逢節日,信徒便會用花環來裝飾十字架,進殿時也會沿途撒放花朵,這種節期性的獻花,發展到十九世紀,便漸漸成為每逢主日崇拜中出現的獻花傳統。[10]

十二世紀以前,教會使用鮮花來作裝飾,是把花卉插在牆壁上,或懸掛在十字架上,而不是置於聖壇上。根據1688年一位法國作家所寫的一篇關於聖壇的文章,提及直到十二世紀才有聖壇鮮花,他記載「鮮花仍然擺放在教會祭壇上。」[11] 由此可見,到了十二世紀才開始把鮮花放在聖壇上。

有人或許會問:「崇拜插花是否聖經的教導?」或「聖經有沒有規定教會崇拜必須擺設鮮花呢?」其實,聖經從來沒有規定教會崇拜必須擺設鮮花,也沒有這方面的教導,崇拜插花一般被認為是從社會的文化傳統,甚或可能從異教風俗吸納過來(即上文所提及),才成為了教會的習慣。[12]

雖然這些傳統來源難以詳細考究,但崇拜插花對華人教會來說有著多方面的意義和影響,在下文將會仔細探討其對華人教會的意義和影響。

3. 崇拜插花對華人教會的意義

經過筆者多方面的研究,發現崇拜插花對華人教會來說,有著不少重要的意義,筆者將云云資料整理後,最少可歸納出以下五方面的意義。

3.1 裝飾上帝的殿

第一個最基本的意義當然是作為教會的裝飾,以賽亞書六十章13節清楚指出「利巴嫩的榮耀,就是松樹、杉樹、黃揚樹,都必一同歸你,為要修飾我聖所之地,我也要使我腳踏之處得榮耀。」因此教會擺放鮮花和植物就是要美化上帝的殿,裝飾教會,讓教會更美,使上帝的殿得榮耀。[13] 這意義在現今華人教會尤其重要,因為現在的教會,尤其香港地少人多、租金高昂,一般很少可以興建非常龐大宏偉的座堂式建築,如英國的古老大教堂,而是只能夠在一些商業大廈租用一些狹小的單位,[14] 所以信徒不能夠因著宏偉的座堂建築而感到崇拜的莊嚴及優美,因此,崇拜插花成為教會的一個重要佈置。

每星期的崇拜中,不少教會都在聖壇上擺設美輪美奐的花卉,這些花卉無論在花葉選材、顏色配搭、造型擺設上,都經插花者用心構想及精心編插而成,[15] 所以崇拜插花是絕不能馬虎進行的。聖壇花卉的裝飾,最首要的是「和諧」,也就是插花者需全面了解聖壇所在的教會,聖台、教會的大小、固定的建築材料,如:牆身和座椅的質料、顏色、燈光和自然光的角度、強度,聖台內的帷巾、聖桌布、燭台的大小、造型和數量(若有)、會眾席與聖壇的距離、當天的崇拜信息主題和禮儀節期顏色等等。在考慮這些不變和可變因素後,才構思花瓶及花材的顏色、造型、大小和所象徵的意義,設計出一盤互相配襯、配搭合宜的花卉。[16]

3.2 敬拜與讚美主

另一個意義是用插花來敬拜和榮耀神,榮耀神是教會最重要的責任。[17]在公禱書之萬物頌寫到「地上之青草樹木皆當讚美主、頌揚主......。」[18] 上帝是宇宙萬物的創造者,一切被造之物皆當向上帝敬拜和讚美,祂臨格在奉祂名聚會的人當中。鮮花能表達出上帝的榮美和恩德,它更象徵著屬靈的喜樂及信徒對上帝的忠誠。適當地使用鮮花的象徵意義,不但表達出插花者的心意,更是代表信徒對上帝的敬拜和讚美。[19] 換句話說,除了以詩歌、宣召、讀經、讚美、講道、奉獻、祈禱等等,來敬拜神之外,也可用插花事奉來敬拜神。

教會插花為要敬拜和榮耀上帝,[20] 因此插花者不必是插花專家。凡是信徒,只要存有一個奉獻之心,就是從未有插花經驗的人也可,只要稍有一些插花知識,略懂一些基本插花技巧,再加上自己的心意來設計,相信每位信徒皆能勝任為插花員,[21] 而且插花員並不是姊妹的專利,弟兄也可以參與插花事奉的。

3.3 增加崇拜氣氛

第三個意義是用插花來增加崇拜氣氛,讓人更能投入敬拜的場景或節期。教會擺放鮮花在聖所、聖壇和聖台上,除了可增添教會的美麗之外,也有助提升整個崇拜的莊重和威嚴,尤其在節期中,合適的鮮花更能增加敬拜的氣氛,也能使會眾對整個崇拜更加投入和印象深刻。[22]

每種鮮花的類型也有一些象徵意義,稱為「花語」,[23] 也就是一種約定俗成,某些花或葉所代表某些特定含意[24] 適當地使用花語能更配合崇拜的節期和主題,如在棕枝主日,教會以棕枝來插花,甚至信徒每人手上也會拿著棕枝來帶出約翰福音十二章13節的內容,記念耶穌基督昔日謙卑地騎著驢駒進入耶路撒冷的情景。[25] 因此,插花者必須熟習「花語」,雖然會眾不一定完全了解花語(需要教育他們)的信息含意(詳細請看第4.4部份),但插花者的設計,必須與崇拜的信息配合,故在選花前,宜先作了解,如香柏代表堅定不變;茉莉花代表純潔、友善等等。而不同的節期會配合不同的顏色,因為每種顏色背後也有一些象徵意義,如:白色代表光明、純潔和無罪;紫色代表受苦、尊貴和懺悔;黑色代表嚴肅、黑暗和死亡等等,[26] 所以,插花者必須明瞭不同顏色在信仰上的意義,才能更配合崇拜的主題。

由此可見,聖壇花卉也可以是崇拜中一篇無言的信息,與講者、詩班、主席等,互相配搭事奉。[27]

3.4 獻給主的禮物

另一個意義是用插花來作為生命的禮物獻給主,是信徒對上帝愛的回應。[28] 聖壇上擺放的鮮花,是一份具生命的禮物,是信徒的奉獻,表達我們對上帝的感謝。[29] 在敬拜中,我們呈獻從自然界得來的各種基本元素,加上技巧和心思,將其轉化為祭物奉獻給主。[30] 因此,有些教會安排將崇拜插花成為一個「感恩捐」的奉獻,弟兄姊妹可以認捐某一週的獻花來表達對上帝的感謝。(附件一:筆者收集了一些教會的奉獻封是設有獻花感恩捐以作參考)

要注意的是,崇拜內的花卉設計,是以含有基督教教義的造型為依歸,而不應講求花藝流派,更不是個人風格的表現或花藝競賽,而是代表信徒將一份生命中佳美的禮物獻呈給主。[31] 因此,崇拜插花的藝術和投巧與一般家庭插花或商業插花是不同的,尤其在心態上,前者為要敬拜榮耀神,但後者卻是榮耀自己或取悅他人。

3.5 記念已故親友和永生的盼望

第五個意義是用獻花來記念已故親友和永生的盼望。[32] 聖壇上擺放的鮮花,象徵基督徒都從主裡得了新生命,信徒如同種子埋在地裡死了,因著基督而再生,長出美麗芬芳的生命花朵,[33] 而將來當我們經過死亡之後也會與主基督一同得著長存的新生命。當信徒看見這美麗、芬芳的鮮花,可使其記念「信者得永生」這寶貝的應許。[34] 所以,有些信徒在獻花認捐中標明是要記念某已故的親友,[35] 一方面是表達對親人的思念,另一方面是記念永生的盼望。

4. 崇拜插花對華人教會的影響

經過筆者多方面的整合和分析,嘗試提出崇拜插花對華人教會的一些影響,現歸納出以下七方面的影響。

4.1 信徒一般忽略教會環境佈置和崇拜插花的重要性

華人教會多偏重頭腦、理性的講道,近年亦著重熱情投入的詩歌敬拜,但對以非言語的方式來彰顯上帝榮美的禮儀環境卻不大著重。然而,信仰的精神往往是靠非言語的觸覺來領悟的。教會內的環境佈置,尤其是奪目的聖壇裝飾,如插花,在傳遞信仰方面其實十分重要。[36]

加上,在西方有些英文書籍是有關每星期崇拜的「插花指引」,[37] 提供文字解釋每個節期的意義和插花見議,並有圖片顯示每星期的插花樣本以供參考,這對插花事奉的初學者來說非常有幫助,讓他們起初可跟著一些指引來一步一步學習崇拜插花,但可惜以筆者所見,華人教會暫時非常缺乏這類中文的插花指引書,[38] 盼望不久的將來有更多這類型的書籍出版,成為信徒們的祝福。

由此可見,各項環境佈置和崇拜插花的問題是我們華人教會一直未曾注視,或有所忽視的領域,[39] 實在有需要加強這方面的教導。

4.2 信徒參與插花事奉和奉獻但不知其意義

主日崇拜的奉獻鮮花,有些教會是由花店專人插花(問題是他們未必是基督徒,不會帶著敬拜奉獻的心來插花),在崇拜前半小時送到教會,有些則由教會中有擅長花藝的信徒每月或每週輪流插花。[40] 若插花者對崇拜禮儀一知半解,又不明白顏色與節期的配搭,缺乏配襯聖壇週遭環境的藝術眼光,聖壇前的花卉便無法輔助崇拜,為會眾帶來培育,甚至會對崇拜造成負面影響。[41]

到目前為止,大部份神學院都沒有將崇拜學定為神學生的必修科目,以致從神學畢業出來的傳道人,雖然要帶領每週的崇拜聚會,卻沒有足夠的崇拜神學訓練。[42] 因此,當信徒問及有關崇拜各項細節背後的意義時,就如聖餐的重要性、宣召的目的、或此文有關「崇拜插花的意義」時,牧者也未必能夠教導弟兄姊妹,但可怕的是崇拜每週也有弟兄姊妹在插花事奉,更有不同信徒進行認捐奉獻,他們在參與事奉和奉獻,卻不知其背後的意義,[43] 這實在有點徒然。[44] 所以,牧者自己對崇拜的禮儀應有正面的認識和了解,[45] 並且有必要加強這方面的教導,以致信徒們能更加了解崇拜插花這課題,筆者一方面提議神學院將「崇拜學」定為必修科,另一方面,提議堂會可舉辦一些有關「崇拜插花」的主日學,來幫助有心志插花事奉的弟兄姊妹對這方面有更深入的認識。教會也應購備有關教會插花的參考書籍,如《教會插花藝術》,放置於教會的圖書館,讓事奉人員可用作參考和學習有關知識。[46]

4.3 信徒要避免將敬拜神的焦點轉離到花身上

上文第3.3部份提到插花有助提升崇拜氣氛,也讓會眾能夠更加投入於崇拜和節期當中,享受與神同在的時刻,[47] 但假若弟兄姊妹將一些過份誇張或標奇立異,甚至喧賓奪主的鮮花用來插花,讓弟兄姊妹的焦點完完全全地放了在那些插花身上,而離開了敬拜神的焦點,這不單沒有幫助到信徒們敬拜神,反而是令他們分心了在其他事情上。[48] 而插花所放的位置也十分重要,假若那些花放在講台的正中央,而剛巧把講員的面孔掩蓋了,這也會影響會眾不能專心傾聽牧者的講道,甚至阻礙了牧者與會眾的眼神接觸。[49] 因此,負責插花的事奉者要小心使用花的類型及留意擺放的位置,以免信徒將敬拜神的焦點轉離到花身上。有一個重要的原則是,任何一種對我們在靈裡敬拜神有幫助的事物,都應受到鼓勵;相反,若果任何一種東西或活動,只引致我們去注意它本身,而不是使我們把注意力投注神和祂的榮耀,這種東西或活動就應除去。[50]

4.4 信徒未能明白該插花想表達的信息

崇拜插花其中一個重要意義是要透過鮮花的類型、其顏色的意思、甚至是插花的方式來表達一些信息,帶人更投入於崇拜的節期和氣氛之中(詳情請看本文第3.3部份)。不過,很多信徒對聖壇花卉在崇拜中應扮演的角色、對不同節期、禮儀傳統和每種鮮花背後象徵意義的不了解,結果,崇拜插花只能展現插花者的個人風格、喜好、或由即興靈感併湊而成,充其量只扮演美化教會的功能而已,[51] 而信徒卻未能明白該插花想表達出的信息和意義,這是十分可惜。因此,教會實在有必要加強這方面的教導,以下是一些筆者的提議,例如開設「事奉人員訓練班」、「崇拜插花的歷史和意義」[52] 等等的主日學課程,[53]又或在崇拜場刊的「牧者心聲」中寫一系列有關「崇拜插花知多少」的分享,讓弟兄姊妹加深對崇拜插花的認識。牧者還可以在崇拜開始前的五分鐘,一般信徒已經來到教會等待崇拜的開始,可以有一個五分鐘的「崇拜冷知識」分享,讓他們一步一步逐漸認識更多有關崇拜和插花的真諦,好讓他們能以更正確的認知和態度來參與崇拜敬拜神。

4.5 插花事奉人手長期不足

很多教會都有一個相同的現象,就是插花員固定了是這兩三人,就永遠是這兩三人,週復週、年復年,直到當中有人一旦病倒、移民或轉會,便後繼無人,結果是另一位插花員要負起更重的責任,甚至連崇拜插花也沒有了。這都是由於教會沒有好好的插花培訓計劃,所以教會應組織一個插花事奉組,由教牧人員及組長釐定全年工作計劃和財政預算,公開招募信徒加入,並定期開設崇拜插花訓練班或崇拜事奉人員訓練班等等,好讓更多弟兄姊妹能參與在插花事奉中,也能透過這些訓練班促進主內的情誼和團契。[54]

要記得,崇拜事工不單是安排人手填滿每周的事奉人員名單,也是為著人能得屬靈好處的事奉,而崇拜的事奉人員更是牧者傳道的牧靈對象。[55]

4.6 感恩捐成為信徒之間的比較和苦毒

近年,教會主日及宗教節期所用的鮮花都是由教會信徒奉獻或供應的,傳統上多是出於記念已故親友而奉獻,但近年也有是為了「感恩」而奉獻(所以有些教會稱之為感恩捐),[56] 如兒子找到工作、太太的重病得醫治等等。[57] 有些教會的做法是每星期按固定金額來奉獻,如五百元;但也有些教會的做法是按感動來自由奉獻,即沒有規定金額,可以是二十元或一千元都沒問題,他們這樣做是為了讓一些較為貧窮或已退休的信徒也能夠獻花感恩捐,而不會因為五百元太多而沒有能力奉獻。不過,不論是前者或是後者的做法,他們一般也會將感恩捐的名字(請看附件二:印有感恩捐名字的教會場刊)印在每星期的場刊上,有些教會更會將全年的名字和奉獻金額印在教會的壁報板上,[58] 教會這樣做一般是想增加透明度及鼓勵更多弟兄姊妹奉獻,但問題是,這樣也會令弟兄姊妹之間容易產生比較和壓力,誤以為有奉獻的比沒有奉獻的人更為屬靈和敬虔。沒有固定奉獻金額的教會就更容易產生比較的問題,比較某人可能奉獻得比自己多而感到不高興,好像有比下去之感,造成弟兄姊妹之間的苦毒。所以教會必須小心處理金錢上的事宜,並要積極教導信徒們有關奉獻的意義和正確的心態,[59] 以減少他們彼此間的比較和苦毒。

4.7 不適當地處理崇拜後的鮮花

主日崇拜後的鮮花該如何處理呢?有些教會將鮮花留在原位,直至下次崇拜前才更換,結果每個週六的下午,那些回來參加團契的團友就被那些凋謝的花朵陪伴著團契,令人感覺不太好。有些教會則讓獻花的人拿回家,但問題是既已奉獻予主,就不應再屬於自己的了,所以這做法也不太合宜。[60]

有教會在崇拜完畢之後,鮮花就留下來給下午舉行的婚禮使用,傳統上婚禮中所用的鮮花是由新婚新人奉獻或由其親友奉獻,與崇拜時所用的鮮花有不同意義,是表達著新人對上帝的感謝,而不單是為了把場地佈置得更美。因此,盡量不要使用上午主日崇拜用過的鮮花於婚禮中,更何況崇拜使用的鮮花在顏色或意義上未必適合在婚禮中使用。而最不能接受的是,有些教會竟然在接著下一個主日崇拜中沿用在上主日已經使用過(置放過在聖壇上)的鮮花,雖然花仍盛放不謝,而且可以省些金錢,但若細心思想,當我們請客吃飯時,尚且不會用上週吃餘未變壞的食物來款客,更何況是用來奉獻給上帝的鮮花。[61]

西方教會有個美好的傳統,就是把主日崇拜的獻花送給有病的肢體、安老院的長者、送到病者家中,或是送到醫院病床前,並以一張卡紙寫上:「這是今天崇拜的鮮花,特地送來給你,讓你知道我們在今早的崇拜中也曾為你代禱。」[62] 由於他們因有身體毛病未能出席崇拜,送上崇拜鮮花能深深表達對他們的關愛和掛念,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安慰,也讓他們明白到崇拜就是整個生活和生命的整體。[63]

5. 總結

上帝是一切真善美的源頭,教會在世上的使命,就是以各種方式和渠道,向世人宣揚主的真理及彰顯祂的榮美,[64] 而崇拜插花便是榮耀讚美主的其中一個方式。

經過筆者的研究和分析,一方面認識了崇拜插花的一些歷史和傳說,另一方面,也整合了崇拜插花對華人教會的五個意義和七大影響,筆者發現即使插花在整個崇拜只屬於一個非常少的部份,甚至是微不足道,有些教會更沒有安排崇拜插花,但原來它對華人教會有很重要的意義(詳細請看本文第3部份),由外在的裝飾到心靈上的敬拜也牽涉在其中;加上它對華人教會有著多方面的重要影響(詳細請看本文第4部份),有些是正面的,但有更多是我們現在正在做但卻是存在誤解或問題的,很需要我們的關注和更新,以致信徒們能夠更正確和全面地以插花來敬拜榮耀神。

《崇拜:認古識今》一書寫到「不認識崇拜的真正意義,難望崇拜聚會得以更新」,[65] 崇拜插花也一樣,若信徒不知道插花的意義,他們的事奉和認獻也只是徒然。因此,所有信徒(特別是有心志插花事奉的)應該致力學習,認識崇拜插花究竟是甚麼一回事,而不是隨意找一個懂插花的人便參與事奉,這樣,便能讓弟兄姊妹對插花事奉和認獻有更深的認識,幫助他們更好的敬拜上帝和得著崇拜插花的應有意義。

崇拜禮儀中的一切安排,包括:信息宣講、經文誦讀、詩歌唱頌、禮序編排,甚至禮堂設計、聖壇裝飾等等,都是互相配搭、息息相關的,以便崇拜者能從不同向度,進入與上帝同在及活潑相交的靈性氛圍中,只要其中任何一部份出現岔子,崇拜生活便受到虧損。[66] 因此插花者必須好好學習每個節期的內容、所需要的氣氛、選取花材的類別和配搭花材的顏色,以致能夠連繫崇拜其他的部份,讓人更能投入於敬拜主的當中。

總括而言,好的崇拜插花應該是花卉設計美觀,與崇拜節期顏色和信息有良好的配搭,能融入崇拜的禮儀中,成為其中互為緊扣的一環,既能提升崇拜者的屬靈觸覺,又能加強愛慕親近上帝的心,[67] 讓人更投入地敬拜崇高榮耀的神。

6. 中文參考書目及文章

中華聖公會港澳教區。《公禱書》。香港:中華聖公會港澳教區1979

王敬軒譯。《禮拜之意義》。香港:信義宗聯合出版部,1957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香港:基督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文字事工委員會2013

朱裕文。〈教牧在崇拜事奉中的角色〉。黎本正主編。《聖樂與崇拜事奉》。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2001

何嘉敏。《尊主為大:再探崇拜與聖樂的觀念與實踐》。加拿大:國際種籽2016

胡忠銘。《禮拜的更新》。台南市:人光出版社,2000

韋柏著。何李穎芬譯。《崇拜:認古識今》。香港:宣道,2006

孫玉芝。〈教會節期插花談〉。《信義宗神學院通訊》第125期(20112月),頁4-5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香港:道聲1994

張永信。《崇拜:神學、實踐、更新》。香港:天道1991

郭立特著。陳錫輝譯。《基督教的崇拜》。香港:道聲出版社,1988

郭鴻標。《朝聖心曲-崇拜與聖樂對靈命成長的作用》。香港:天道書樓,2008

楊文傑。《信義有心人-教會禮儀服務分享集》。香港:道聲,2012

雷本講述。吳羅瑜編譯。《朝見永生神-集體崇拜的再思》。香港:天道,1993

黎本正。《崇拜領導職事探討》。香港:建道神學院,2007

潘凱玲。〈教會節期插花藝術〉。《建道聖樂通訊》第51期(2016年夏),頁1-4

羅德。《基督教著名婦女小傳》。香港:聖書公會-基督教輔僑出版社1953

譚子舜。〈禮儀實踐進路〉。譚靜芝主編。《神是我們的神》。香港:建道神學院,2008

譚靜芝主編。《聖樂與崇拜》。香港:香港聖樂促進會,2014

7. 英文參考書目及文章

Gent, Barbara and Betty Sturges, The Altar Guild Book. Connecticut: Morehouse- Barlow, Co., 1982.

Inman, Jack. Floral Art in the Church. Tennessee: Abingdon Press, 1968.

Lang, Paul H.D. What an Alar Guild Should Know. Missouri: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1964.

Sayers, Susan. Flowers for the Church Year. West Sussex: Kevin Mayhew Ltd, 1991.

Taylor, Jean. Flowers in Church. London: Mowbray, 1976.

 



[1] 雷本講述,吳羅瑜編譯:《朝見永生神-集體崇拜的再思》(香港:天道,1993),頁2

[2] 雷本:《朝見永生神-集體崇拜的再思》,頁8

[3]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香港:基督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文字事工委員會2013),頁193

[4] Jack Inman, Floral Art in the Church (Tennessee: Abingdon Press, 1968), 9.

[5]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香港:道聲1994),頁2

[6]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2

[7] Jean Taylor, Flowers in Church (London: Mowbray, 1976), 145.

[8] 羅德:《基督教著名婦女小傳》(香港:聖書公會-基督教輔僑出版社1953),頁7

[9]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3

[10]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3

[11] Jean Taylor, Flowers in Church, 147.

[12]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4

[13]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4

[14] 張永信:《崇拜:神學、實踐、更新》(香港:天道1991),頁28

[15]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2

[16]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5

[17] 何嘉敏:《尊主為大:再探崇拜與聖樂的觀念與實踐》(加拿大:國際種籽2016),頁34

[18] 中華聖公會港澳教區:《公禱書》(香港:中華聖公會港澳教區1979),頁14

[19] Paul H.D. Lang, What an Alar Guild Should Know (Missouri: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1964), 108.

[20] 孫玉芝:〈教會節期插花談〉,《信義宗神學院通訊》第125期(20112月),頁4

[21]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126

[22] 中華聖公會港澳教區:《公禱書》,頁14

[23] 潘凱玲:〈教會節期插花藝術〉,《建道聖樂通訊》第51期(2016年夏),頁1-4

[24] Susan Sayers, Flowers for the Church Year (West Sussex: Kevin Mayhew Ltd, 1991), 7.

[25]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8

[26]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6

[27] 楊文傑:《信義有心人-教會禮儀服務分享集》(香港:道聲,2012),頁110

[28]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10

[29] Barbara Gent and Betty Sturges, The Altar Guild Book (Connecticut: Morehouse- Barlow, Co., 1982), 24.

[30] 譚靜芝主編:《聖樂與崇拜》(香港:香港聖樂促進會,2014),頁14

[31]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4

[32]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123

[33]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4

[34] 王敬軒譯:《禮拜之意義》(香港:信義宗聯合出版部,1957),頁15

[35]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4

[36]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2

[37] Susan Sayers, Flowers for the Church Year, 9-59.

[38] 有關花道和插花藝術的中文書籍在市面上甚多,但有關崇拜插花的中文指引書實在極少。

[39]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iv

[40]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20

[41]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2-193

[42] 何嘉敏:《尊主為大:再探崇拜與聖樂的觀念與實踐》,頁8-9

[43] 胡忠銘:《禮拜的更新》(台南市:人光出版社,2000),頁226

[44] 筆者曾經訪問了一些在教會插花事奉的肢體有關插花的意義,他們確實不太知道其背後的意義。

[45] 朱裕文:〈教牧在崇拜事奉中的角色〉,黎本正主編:《聖樂與崇拜事奉》(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2001),頁25

[46]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137

[47] 郭鴻標:《朝聖心曲-崇拜與聖樂對靈命成長的作用》(香港:天道書樓,2008),頁19

[48]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10

[49]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8

[50] 雷本:《朝見永生神-集體崇拜的再思》,頁36-37

[51]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2

[52] 筆者經過這專文研究後,確實打算將來若有機會,在教會舉辦四堂有關崇拜插花的主日學,讓弟兄姊妹認識崇拜插花的歷史和意義。

[53] 胡忠銘:《禮拜的更新》,頁227

[54]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133-135

[55] 譚子舜:〈禮儀實踐進路〉,譚靜芝主編:《神是我們的神》(香港:建道神學院,2008),頁144

[56]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20

[57]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123

[58]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123-124

[59] 黎本正:《崇拜領導職事探討》(香港:建道神學院,2007),頁4

[60]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130-131

[61]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131

[62] 陳少愛:《教會插花藝術》,頁131

[63] 郭立特著,陳錫輝譯:《基督教的崇拜》(香港:道聲出版社,1988),頁11

[64]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2

[65] 韋柏著,何李穎芬譯:《崇拜:認古識今》(香港:宣道,2006),頁7

[66]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2

[67] 林崇智:《生命禮儀-循道衛理宗的聖洗禮、聖餐禮、婚禮、殯葬禮》,頁194

 
Globale Christenheit und Kontextuelle theologische Reflex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