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Main Menu

Globale Christenheit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peziale Themen Theologie der Arbeit 黃進宜: 從創造神學的進路探討管家精神在職場實行的可行性 (下)
黃進宜: 從創造神學的進路探討管家精神在職場實行的可行性 (下) PDF Drucken E-Mail
Geschrieben von: Publisher   
Dienstag, den 20. Februar 2018 um 13:36 Uhr

從創造神學的進路探討管家精神在職場實行的可行性 ()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黃進宜

1.0 管家精神

在舊約希伯來文聖經,並沒有跟Stewardship(管家精神) 意思相同的字詞。但在「七十士譯本」中卻用上希臘字oikonomos來翻譯新約書卷裏steward的意思,形容主理及負責家中事務的人。例如宮中作家宰的亞希煞(王上四6;王下十八1837;代上廿九6;賽卅六322;卅七2;斯一8) ,就是指管理家戶的根本事務和維持日常運作的人。其中可從耶穌給人宣講和比喻中找到oikonomos的意思(路十二42;十六18) 。摩西作為被神委作以色列家的領導者,管治神國子民(民十二7-8),更是符合管家精神的意思。

在希臘舊約聖經裏用oikanomia(英譯為stewardship) 只有兩次,都在同經卷的段落中,有關神喻以賽亞向家宰舍伯那警示的話,舍伯那是王宮裏官員(oikonomos) (賽廿二15-25) 。第19節希伯來文macabh是舍伯那的辦公之處,而第21節希伯來文memshalah是統管耶路撒冷百姓和猶大家的意思,希臘人則以oikonomia作該兩字意思的翻譯。舊約聖經中多次以memshalah引用為王的統治或國度(王上九19;王下二十13;賽卅九2;耶五一28;但十一5) ,或神的主權(詩一○三22;一一四2;一四五13)

據此,管家精神(stewardship) 的意思是,官員或帝王所有掌權和管治的責任。但依據上述舊約聖經的引申,管家精神是關聯到以色列人對神的認知,並其國與神的關係。對此作進一步理解時,則需按舊約經卷中,古希伯來歷史和文化,當時的人對生命和產業的態度,作為神學理解的前設處理。[1]

舊約聖經裏記載著,神是天地萬物的創造主,萬物都是衪所有的,也是衪掌管的。這是以色列人對神信仰的認知(詩廿四1;伯四一11;賽六六1) 。而神委託人去管轄萬物,並生養眾多,治理全地(創一28) 。然而,這裏有兩個顯然的理據依從,第一,神創造的人能轄管萬物,其所有所為都是藉著神而得而行;順從神的意願而行,是舊約經卷中以色列人對神和自己的理解,是信仰的基要。第二,希伯來人知道地上產業並不是他所有的,他只是在地上的客旅,所享用的其實是神所有的(利廿五23) 。簡言之,神才是大地和產業的擁有者,神委任人作為衪的管家(steward) ,管治及使用其地上產業。[2]

舊約聖經並不以全人類為向道依歸,卻以神的選民-以色列人為記載的中心,因此以色列人負有忠心於神的責任,神與以色列人所建立的獨有關係,就是建立在約(covenant)之上。神宣告只要以色列人順從衪的話和遵守所立的約,以色列人就是屬祂的人,並為衪的聖民和祭師(出十九5-6) 。神與以色列人的獨有關係,也建基在神把以色列人從埃及為奴之地救贖出來的經歷。而以色列國民都知道,神給以色列人的救贖,並不是其國有何超卓或寶貴之處,當中純是出於神給他們的神聖恩典,並守信於神與先祖所做盟誓,而幫以色列人脫離埃及王的捆綁(申七6-8)

2.0 管家精神的人物

5.1 聖經的故事-約瑟

約瑟將哥哥的惡行向父親告發(創三七2),可見他容不下不道德的行為,有判斷是非的能力。他亦將異象與哥哥分享(創三七5-8)。約瑟提醒我們在職場上作管家,應有夢想,並向上帝求夢想的實現,不應被眼前的能力與困難局限,但與人分享異象時也需抱謙虛的態度,免招妒忌。以至約瑟的哥哥把他賣到埃及。作管家應盡力辦好主人委託的事。約瑟被賣到埃及後,工作令主人十分滿意(創三九5下)。約瑟因被主母誣告而下監,在監獄中他為酒政解夢(創四○9-15),可見約瑟在任何環境中,也善用神給他的恩賜。後來得酒政的推薦,約瑟為法老解夢(創四一16)。約瑟說明他解夢的能力在乎神,可見他在外邦帝王面前也不忘榮耀神。

約瑟為法老解夢後,事業由谷底反彈,得以治理全埃及地(創四一44)。約瑟的經歷提醒我們,無論身處任何工作環境,都應把握每一個機會,盡心盡力完成任務,把工作做到最好,實踐管家精神,利己利人。即使在逆境中仍需忠心做事,並可能會因禍得福。然而,約瑟沒向兄弟心懷怨恨而復仇,因為他看懂神當中的恩典,為要讓他看見兄弟為曾賣他而懊悔(創四四) 、拯救遭逢飢荒的全家(創四六)。約瑟做到前塵莫追究,榮耀見證神。

約瑟在一生中都倚靠神,他經歷不是一帆風順,從被兄弟推進坑裏後出賣,再被主母誣告而下監,他仍是相信神而堅持、沒有放棄。神還賜他智慧而管治埃及,壯大埃及國土、資源(創四七13-26) 。約瑟就是為神作見證,好管家的榜樣。

5.2 企業的故事-樊卓雄[3]

樊卓雄是香港物業管理行業的老行尊。他在行內逾30年經驗,見證著行業逐步邁向專業化與多元化。早在1982年,他加入房屋署,投身物業管理行列,1990年後轉到大型物業發展公司工作,至1997年加入新昌管理集團,便率先為集團引入革新,把「全面優質管理」概念(Total Quality Management, TQM)引進為服務標準,對業務、管理,以至行業發展上開拓了新的道路。

樊卓雄看準行業服務須要以系統化模式來運作,除了建立自家的新昌管理系統外,還以多項國際管理系統認證,如ISO 90012000品質管理系統、ISO 100022004顧客服務管理系統、ISO140011996環保管理系統、五常法系統等,以提升服務需要。企業在樊卓雄的領導下,於2003年掛牌成為香港聯合交易所的上市公司-新昌管理(02340) ;樊氏亦在同年916日獲委任為新昌管理集團(Synergis)的執行董事及董事總經理。在優質管理服務水平和質素要求的執行之餘,樊氏認定管理人要以企業家的思維,以宏觀角度來管理通盤生意,部署好業務策略,帶領企業持續增長。而其後他確為新昌管理帶來很多突破性機遇。如獲香港賽馬會委任為設施管理經理、為香港國際機場行政大樓提供設施管理服務、取得上海世界博覽會香港館的管理和運營服務合約等,成功建立企業的品牌形象。

然而在2015325日新昌管理宣布,廉政公署於集團總辦事處及其為翠湖花園提供物業管理服務的所在地執行搜查令,集團董事總經理樊卓雄及翠湖花園場地經理代表同日被廉署拘捕,兩人各自已獲保釋外出,且並未被檢控。於2016929日涉䅁維修商承認2005年至2014年間,就沙田翠湖花園翻新工程,向法團主席黎國樑、管理公司新昌管理服務的僱員許鈞碧、新昌管理集團僱員樊卓雄行賄約共4,500萬元。[4]案件尚在進行中。

從樊卓雄的奮鬥經歷所見,原先他是公司老闆的好管家(steward /oikonomos) ,主理及負責企業事務頭頭是道。然而以希伯來文memshalah總結樊氏的故事,卻是較為恰當的。

i) 作為一個好管家,為企業從一家只管理公營房屋的公司,搖身成為上市公司,後獲委任為新昌管理集團的執行董事及董事總經理。這是企業大股東給與樊卓雄的認同和獎賞(好僕人的故事 太廿五14-30)

ii) 然而樊氏涉嫌觸犯防止賄賂,串謀收受利益之事,已違背了管家對主人須持守的誠信本份,並且損害主人的利益和聲譽。希伯來文memshalah含意是王的統治或神的主權,樊卓雄陷入自稱作王的惡,而不是如古希伯來人對自己只是受托方,神才是背後主人的態度而當管家(steward /oikonomos),並陷進魔鬼的詭計中。

5.3 管家精神的迷思

從約瑟對神倚靠的經歷,他被定為忠心於神的人,為神效力的好管家。就是因為約瑟在工作上忠於法老,人們當時因飢荒求糧,最後得在埃及被奴役。因為當時的人要把自己和自己的地都賣給法老,還要進貢田產的五分之一予法老(創四七23-26) 。這當中約瑟要為被奴役的以色列人負責嗎?他所行是否都出於神的旨意呢?當時飢民為了生存,在無可奈何下也得接受任何條件。Virgil Smith提出神所驅使人的動機,會有傾向於罪的情形,正如約瑟最後領悟他被出賣到埃及的經歷,在神的旨意裏原來是要救更多的人,而不是一趟個人恩怨的事情(創五○18-20),最終神就會給局面挽回過來。[5]

樊卓雄在競爭激烈的營商環境中,我們看他是在節節順境的事業途徑中,然後因他一時的貪念而墜落低谷。但在複雜的世界中,好管家又怎去面對各種有形或無形的陷阱呢?好管家在做決定時,就是按黑與白、是與非的準則處理便行嗎?但世事就是那樣清楚能被分辨嗎?Brain E. Porter認為那些自義不會犯罪的領導人,在行事過程中勢必產生傷害;正如耶穌要法利賽人/稅吏的指示,是悔改的態度,而不是因個人公義(路十八9-14) [6] 因為人靠自己是不能勝過罪的。

3.0 管家精神的可行性-創造神學的進路

本節將探討管家精神在職場的可行性。從上文我們知道管家精神的重心:明白自己只是神在地上,受托管理萬物而能在當中享用的管家;人藉著對神恩典的信守,順從祂意願而行,神必施予拯救和祝福。

以下,將提出有關職場的管理者被受關注的三項元素,被視為將影響企業管理表現的,作為本節探討的內容,當中包括:「領導風範」、「革新精神」和「工作標準」。

6.1 領導風範(Leadership)

領導風範的功能,是歸因於他在企業工作的視野(Vision) 、授權履行(Empowerment) 和互信執行(Trust) [7] 這些都需要三個方面的協作性:企業管理者、他的上層領導,和他的下屬,這都是影響企業和業務發展的生態結構。然而,信徒領導還必須相信神的帶領,倚靠衪進入世界(太廿八18-20) 。信徒管理者須關注的「關係的動力」(Relational Power) [8] 是他們和下屬產生互信(Trust)和互動(interaction) 所需要的。管理者究竟如何去建構企業視野呢?Sashkin(1995) 提出五點領導力的顯性行為,[9] 以發酵領導風範的條件,歸納為:收集其他人的意見,無論是從被動(聆聽) 或主動(推廣和交流) 的,以至持守某些風險的決定。企業員工在革新計劃進路的過程中,得以學習和成長,而一種新行為的產生也使領導層從中而成熟。因此領導風範是關系到企業的生產力的。領導的風格、一言一行的明確性,除有利於企業生態健康發展,對團隊管治也帶來正面影響。[10]

在創造天地的記載中,我們看到神怎樣顯露衪領導的風範。從始祖犯罪以後被逐出伊甸園,而神仍堅持衪對人類的計劃,及至後來差派耶穌救贖世人。人類作為創造主委任的管家,神要人依從衪看為好的事而行。人得按神所定的道德秩序,以維持世界和好進步,避免士師時代的道德倫亡,每況愈下。企業發展也需要對社會負責,基督徒得持守與神所立的約,帶領企業以合符道德法規的方向邁進,相信神會繼續供應,並在困難中施予救贖。

6.2 革新精神(Transformation)

William Edwards Deming認為合作才能帶來革新,因為革新需由個體啟動而至於組織,[11] 革新也不會突然出現;正如聖經提及要把舊我根除以成為新我(西三9-10) ,又以天國裏誰為大(可九34-35) 耶穌給門徒的教導,合作相交才能有分。新經濟學人(New Economics 94-108) 提及革新是從企業體制以外的深層次知識(profound knowledge) 的介入而產生的。進一步的解釋是,危機(crisis) 會催使革新的出現。

Deming的管理哲學認為革新帶來人與人之間的和諧(New Economics 95) [12]企業能得到市場擴張、業務合約等的獎賞,達到互贏的局面(New Economics 126) [13] 也利好個人的家庭生活。施洗約翰勸人分享給缺乏的、官不濫權、稅吏不貪,革新令社會和諧昌盛(路三7-14)。聖經卻提醒革新會帶來喜樂(加五22-33) ,同是也須受苦(羅五3-4)

企業管理者需要有革新精神,維持企業的競爭性,就是內部的人事和諧和對外業務的擴展。一個忠心良善的僕人突然收到主人的五千銀子(太廿五14-30),會發揮所長去回應主人所賜,而不以畏懼等負面理由去逃避。神所定的天命秩序,在首三日的創造已出現了。祂按自己看為好的人和物,按其心意做分配、區分。得五千銀子和得二千銀子的僕人,代表主人分配予各人所得的本錢。[14]新經濟學人提到危機會催使革新的出現,管家精神要人去勇敢面對,因為神已把當有的才幹賜給人。那得五千和二千銀子的僕人在給主人交帳時,得到主人稱許;好比在夏娃出現以後,神才看人為好。管理者得珍惜神所賜才幹,為企業在革新中勇敢面對,要承擔管理責任(太廿五21,23)[15] 將來向神交帳。

6.3 工作標準(Work Standards)

所謂標準,是用於比較的一種大家均可接受的基礎或尺度。工作標準(work standards)是指一個訓練有素的人員完成一定工組所需的時間,他完成這樣的工作應該用預先設定好的方法,用其正常的努力程度和正常的技能(非超常發揮),所以也稱為時間標準[16]

制定工作標準的關鍵是定義正常的工作速度,正常的技能發揮,例如,要建一條生產線,或者新開辦一項事務性的業務,需要根據需求設計生產運作能力雇用適當數量的人員。假定一天的生產量需達到1500個,則必須根據一個人一天能做多少個來決定人員數量。但是,一個人一天能做的數量是因人而異的,有人精力旺盛,動作敏捷,工作速度就快,還有一些人則相反。因此,必須尋找一個能夠反映大多數人正常工作能力的標準。這種標準的建立,只憑觀察一個人做一個產品的時間顯然是不行的。必須觀察一定的時間、做一定數量的產品,並觀察若幹個人,然後用統計學方法得出標準時間。此外,即使經過這樣的一些步驟建立起了工作標準,在實際工作開始之後,也仍需不斷地觀察、統計,適時地進行修正。

創世記有兩個創造記載(創一1-3、二4-25) ,反映神與邪惡勢力爭鬥,由亂到序。神並沒有在一刻間完成衪創造的傑作,而是在六天時間裏,有計劃地去勝過黑暗、深淵和空虛混沌的。神要受造物相互間的協作,達到其功能秩序後,才看為好。這反映神要「萬事互相效力」(羅八28) 。作為神委托管理萬物的管家,衪就是要人仿傚衪顧及其他人或物的需要,用愛去護理而不可一意孤行。企業釐定的工作標準,是為了工作效益、公司盈利等原因。管理者須要明白企業的環境、人力和設備等種種條件,而衡量有關工作標準的可行性,實現每年預期收益。是否現有設備能承當生產所需?是否員工獲得足夠培訓而承當生產效益?職場上的管家承擔這項護理責任,得有足夠勇氣去克服種種攔阻。

4.0 結語

創造神學分析神在創天造地的過程,䢖構出當中的創造秩序,在功能、道德和天命方面引申聖經的教導。聖經對管家精神(stewardship)的定義,希臘文(oikonomos)是主理及負責家中事務的人,而希伯來文(memshalah)是王的統治/國度或神的主權。以色列人清楚memshalah的精義,他們是創造主委托的管家,要聽神的心意而行,履行神與先祖所立的盟約(covenant) 。但約瑟因效忠法老,最後以色列人在埃及被奴役;樊卓雄因個人私利,致使企業商標和業務受損,個人面臨判罪的結果。在世界當神忠心善良的管家,現實看來並不是簡單的是與非問題;難怪耶穌會把弔詭的故事(十六1-13:不義管家) 鋪陳比喻,給信徒琢磨思考。

因此,筆者試以管理者三種行為條件,包括「領導風範」、「革新精神」和「工作標準」,以創造神學的進路去研究管家精神。從創造秩序的理據中反映,上述三種管理者行為也是體現管家精神的元素,都存在合神心意要求的闡釋。道德責任而至領導風範的建立,企業營運和諧。知曉天命而至為神負責,勇敢解脫危機。協作人事功能而至標準訂立,實現企業任務。結論清

Zuletzt aktualisiert am Dienstag, den 20. Februar 2018 um 13:40 Uhr
 
Globale Christenheit und Kontextuelle theologische Reflex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