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Main Menu

Globale Christenheit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Sexuelle Ethik Sexuelle Kultur 魏漢傑:初探基督教的自慰倫理
魏漢傑:初探基督教的自慰倫理 PDF Drucken E-Mail
Geschrieben von: Publisher   
Dienstag, den 23. Juni 2020 um 17:21 Uhr

初探基督教的自慰倫理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魏漢傑

 

1. 引言

「自慰落在福音派性道德的灰色地帶之內。」[1]這是一個道德上較模糊的議題,在福音派性論理的論述中,亦難以找到共識,更沒一套自慰的神學倫理可供信徒參考。[2]

但教會中亦有不少信徒關注這個議題,筆者曾經在一個青年團契中擔任導師,團友大部份是大專生。在一些弟兄小組中,這些團友曾經表示他們曾經有自慰的經驗,他們大部份認為自慰是一件正常的事,因為這是人類的基本需要。

根據「香港基督徒沉溺行為調查2010」,有76.8%的男性未婚基督徒,和55.9%的已婚基督徒,每月為了滿足性慾,有多於一次自慰或性幻想,而當中有13.6%的男性未婚基督徒,和1.3%男性已婚基督,每日最少有一次為滿足性慾而自慰或性幻想。[3]

數據顯示香港有接近八成的單身男性基督徒,以及五成半的男性已婚基督有自慰的沉溺行為,當中基至有部份人會頻密地自慰;但這個統計數字只能顯示出男性基督徒的自慰情況。有調查指出香港有自慰行為的男性人數(43.8%)大約是女性的兩倍(21.4%)[4]而美國印弟安納大學的一項調查數據亦顯示,18-24歲的女性有大約65%有自慰的習慣。[5]綜合以上兩項資料,筆者估計香港女性基督徒中,相信有不少人有自慰的習慣。

這個行為似乎在基督徒與未信主的人中是十分普遍的,但教會討論這個議題的機會似乎不多。可能因為傳統觀念認為自慰是一個墮落的行為,中國古代的思


想普遍認性是骯髒的東西,中文自慰亦可稱作「手淫」或「自瀆」,淫和瀆都是貶義詞,他們認為骯髒的東西是有害的,所以他們相信自慰是有害的。有部份宗教亦認為自慰是「不道德」「淫穢」的「褻瀆」行為。[6]例如伊斯蘭教是完全禁止自慰的,而有些基督教的教派也認為自慰是一種罪惡。[7]以前的歐洲人認為自慰會導致失明、手掌長毛、精神病或失聰等問題。[8]所以,或許大部份傳統筆人牧長受華人傳統思想的影響,亦認為自慰是一個「淫亂」的行為。

但根據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網頁的內容,他們認為自慰是一種正常及自然的行為,對健康和心理也不會造成影響,反而可能舒緩性壓力的作用。[9] webmd.com認為自慰是愉快、滿足、可接受和安全的健康性行為,這是一個經驗性趣(sexual pleaseure)十分好的途徑,可以在整個人的一生中進行。有學者也認為自慰能夠增強性健康(sexual health),因為透過自慰,你可以明白自己在性方面的喜好,並且可以讓你的伴侶知道,這樣可以增進你們的性關係中的親密程度。[10]此外,亦有人認為性需要是人類的基本需要,就像餓了要吃飯,渴了要喝水一樣,而人從性成熟到結婚的時間很長,但這段時間的性需要卻往往是最大的,所以透過自慰舒緩性慾亦是很正常的現象。[11]

綜合以上的資料,筆者發現現代社會對於自慰的態度是正面的,他們不但接納自慰為正常的事,在醫學或輔導的場境中甚至會以此為治療的手段,可能是因為從科學的角度,証實了自慰不會影響健康;而自慰行為在信徒或非信徒中亦十分普遍。但華人傳統文化或基督教對自慰的觀念相對較為保守,但年青信徒在社會文化的衝擊下,亦會關注這一方面的議題,筆者相信這是一個好機會讓教會再思關於自慰的教導;雖然在非信徒群體中這是一個已經普遍被接納的觀念,但筆者認為自慰與性有著密切的關係,需要小心處理這個行為,所以筆者會在下文中,會從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四大神學支柱來探討這個議題,盼望能回應一群追求過聖潔生活的年青信徒的訴求。

2. 自慰的定義及原因

自慰亦可以稱為自瀆或手淫。這是為了引起性衝動(sexual arousal)和快感(pleasure)而刺激自己的性器官以達至性高潮的行為。[12]引起自慰行為有以下的原因:自慰能夠幫助沒有性伴侶人士或性伴侶不願意發生性行為人仕,釋放隨著時間而累積在性方面的壓力(sexual tension)[13]特別在青春期的男女,自慰能舒緩性緊張。[14]除了以上原因外,自慰亦會被用在醫學方面。在身體檢查或精液捐贈的過程中,醫生會建議病人自慰以取得精液樣本;另外,為了治療有性功能障礙問題的病人,性治療師會建議病人自慰。[15]

3. 聖經教導

對於「自慰」聖經沒有明確或直接的「規範式(normative)」教導,[16]所以,筆者只能從間接或相關經文來研究聖經對於自慰的論述。

創世記38:6-10

胡志偉牧師說「俄南事件」聖經對自慰「間接而作的描述式的事件」。[17]這是其中一段可能與自慰有關聯的經文,它為當代基督徒提供了一個歷史性的處境,而從俄南的名字演變出來的字—「Onania」,在古代甚至是「自慰」的同義詞。[18]這段經文告訴讀者,俄南不願意盡弟弟的責任,為他的哥哥珥立後,當與他嫂嫂同房時遺精在地,他這個行為在上帝眼中看為惡,因此上帝使他死了。

表面上俄南似乎是因為遺精在地這個行為而帶來上市的懲罰,但一些解經家認為俄南的死,並不是因為遺精,而是因為他遺違反了古代希伯來的法律規定。因為在申命記25:5-10中規定「兄弟同居若死了一個沒有兒子,死人的妻不可出嫁外人,他丈夫的兄弟當盡弟兄的本份娶她為妻,與她同房。婦人生的長子必歸死兄的名下,免得他的名在以色列中塗抹了。」所以,俄南被懲罰是因為他拒絕了承擔傳統家庭的責任和關懷(Levirate Responsibilities);似乎是他的動機出了問題,而不是行為本身的錯誤。[19]

除此之外,從經文中,俄南的行為並非自慰,而是「體外射精(coitus interuptus)」,[20]從上文中提及自慰的定義來看,似乎是另一種行為模式,不屬於這個研究範疇。

林前6:18

這段經文保羅教導哥林多信徒要遠避淫行,因為行淫是得罪自己的身體。胡志偉牧師從經文的上下文來解釋這節經文,他認為這節經文所提及的淫行是「針對婚姻以外的嫖妓、婚外情與濫交,並非直接指向自慰。」[21]

馬太5:27-30

而另一段較常提及的經文是馬太福音5:27-30,這是一段反對基督徒自慰的經文,經文中主耶穌說看見婦女便動淫念的,這人已經在心裏與她犯姦淫了。主耶穌在這裏是譴責強烈的性慾(lust/sexual desire),從希臘文中「淫念」ἐπιθυμῆσαι 是指「強烈地想擁有一些東西」,聖經指的是一種「強烈的慾望」。引用這節經文支持自慰是罪的人,認為一個人有自慰的行為是不可能沒有強烈的性慾,所以自慰毫無疑問是罪。[22]

淫念(lust)成為了聖經界定自慰是否犯罪的主要因素;「如果是因為有淫念(lust)而自慰,便是犯罪的行為;但如果自慰不牽涉淫念(lust)是可以接受的。

3.1. 甚麼是淫念?

NASE聖經詞彙索引中,「淫念」的意思是渴望(desire)或充滿激情的渴望(passionate longing),它是一個道德上中性的字(morally neutral),有時指對某種好東西的渴望,而耶穌基督在這節經文中的意思,根據學者Luz(1985),這是指「故意有目的地與另一個人破壞婚姻。」同樣地,學者Ridderbos(1978)認為這是指「故意有意識地盯著而引起的渴望。」一般來說,以上的解釋意味著淫念(lust)是「有目的和帶渴求性的視覺感知」。[23]

而胡志偉牧師對淫念(lust)的理解是一種陷溺於性幻想的慾望—「貪慾」,就是雅各書1:14-15中提及的那一種放縱性的私慾。他從羅馬社會對於「色情」的看法來理解,並引述曾思瀚博士的言論「羅馬社會並不以任何與性有關的行為為羞恥。現代社會所認為的『色情』,對於羅馬人而言,稀鬆平常一點也不稀奇……」[24]所以,他認為耶穌所反對的是,容讓『一瞥』轉變為動機的內心態度。換句話說,胡牧認為男性看見異性身體而引起性慾是正常的生理反應,但若信徒容讓這些慾望佔據他們的思想便成了主耶穌所譴責的「淫念」。[25]

利未記15:16-18

有學者以利未記15:16-18認為聖經是容許自慰的。經文的內容是這樣的:

「人若夢遺、他必不潔淨到晚上、並要用水洗全身。無論是衣服、是皮子、被精所染、必不潔淨到晚上、並要用水洗。若男女交合、兩個人必不潔淨到晚上.並要用水洗澡」

有釋經學者認為「夢遺」是「非自願性的」,但學者Murphy主張「夢遺」並不單指在睡眠中遺精,聖經也沒有說是「非自願性」或是「自願的」。所以,經文中「夢遺」的意思,並不是一定指「在睡眠中自發的性高潮而引至射精」,而是氾指「精液離開身體」。[26]

因此,這段經文的意思是「不論甚麼行為(包括自慰)而引致精液離開身體,那人及被精液碰到的東西都被玷污」。學者認這是在「禮儀上(ceremonial)」的不潔淨,而不是「道德上(morally)」的不潔淨,意味著任何關於性或性感的東西都要嚴格與崇拜神分開。暗示在性方面的自我約束(self-control)[27]

筆者認為這節經文沒有交待「遺精」的原因和動機,並不一定等於容許「自慰」,因為經文的重點是禮儀上的潔淨,提醒以色列人甚麼是潔淨,並且要分別為聖敬拜上帝,釋經學者以這作為理據支持聖經容許自慰為理據並不妥當。

3.2. 小結

綜合以上的經文,筆者認為聖經並沒有清楚地界定自慰為罪,也沒有表達這不是罪。但卻清楚地說明若不壓止看見婦女時所引起的性渴求便是犯罪,間接地界定了有「貪慾」的自慰就是犯罪。

4. 教會傳統

華人教會對於「自慰」的教導十分少,甚至視之為「禁忌」,[28]胡牧認為華人教會將「聖潔」理解為「性潔」,所以避談「自慰」。[29]保守的教會相估信自慰是罪,若信徒觸犯了,需要認罪悔改;但有持開放態度的堂會認為這不是道德問題。[30]

奧古斯丁對於自慰的看法是「非自然的事情(unnatural)」,因為它不能導致生育。而中世記的猶太教,他們凡典籍《塔木德經》也譴責自慰這種行為,認為這是與俄南所犯的罪一樣,甚至禁止男性在小便時觸碰他們的性器官。中世紀的基督教也認為自慰等同俄南的罪,當時的教皇里奧九世(Pope Leo IX)下令禁止。到了中世紀晚期,反對自慰的態度繼續盛行,阿奎那(Thomas Aquinas)視自慰為十分嚴重的罪,因為他認為自慰「非自然」的的罪,但卻視強姦和亂倫為「自然的」罪,他主張嫖妓是必須的,因為可以排去性慾(lust)而避免自慰。到了文藝復興時期,由於對生物學錯誤的理解,當時的人相信人類生命所有的原素都在精子裏,而女人只是精子的孵化器,所以當時的教會反對男性自慰,認為這是摧毀生命的行為。到了1758年,一位天主教神經科醫生(Neurologist) Samuel Tissot出版了一本書Onania,他在書中表示自慰會引致過量的血流向腦部,因而會令人精神失常,之後有大量的醫學著作認為自慰是各種心理病或疾病的主要成因;到了1967年,天主教堅持從生育的角度來反對自慰。[31]

4.1. 韋約翰(John White)

1977年一位基督徒作家韋約翰(John White),他曾是一位精神科醫生,退休後專注於寫作屬靈書藉,並積極參與推動靈恩運動。胡志偉牧師稱他為「禁止派」的代表。[32]在他的著作「Eros Defiled」中,他認為自慰與精神病某程度上有一定的關係,患上某類的早期精神分裂症可能會導致自慰的次數增加。

The onset of mental illness is sometimes accompained by an increased frequency of masturbation. It is not true that masturbation causes mental illness. Its increasing frequency seems to be a result rather than a cause of some forms of early schizophrenia. Early in depressive illness it may either increase or decrease in frequency.[33]

除此之外,一些寂寞或充滿憂慮的人,會以從自慰尋求安慰;在家裏感到壓力的兒童,在青春期中感到痛苦的青年人,妻子懷了孕的丈夫,都傾向會自慰;亦有人為了能入睡而自慰,亦有人因為感到貪乏或沮喪而自慰。[34]

韋醫生反對自慰的其中一原因是基於「性」的定義,他認為「性」主要的目的是「結束單獨(end aloneness)」,男女透過性建立一份穩定的關係,彼此認識和相愛。[35]但自慰卻有讓人好像活在荒島上的感覺(You may not be an island, yet in a sense you are living on an island alone.),自慰者以為透過自慰能滿足那份對親密關係的強烈渴求,好像渴望有人能分享你的小島,並且為你的孤單帶來終結一樣,但韋醫生卻認為自慰把這份渴求消減了。[36]

雖然韋醫生認為自慰不是好事,但他卻沒有把自慰看成十惡不赦的「罪」,在他的著作「Eros Defiled」中,他給有自慰行為的基督徒五項建議,其中一項是「不要過份嚴重地看待自慰這個問題」,因為聖經沒有明確地禁止自慰,但卻清楚地禁止人犯某些罪,所以韋醫生認為上帝關心那些罪多於自慰,因此基督徒應該要盡力保守自已不要陷於那些罪中。[37]

此外,由於韋醫生不能在聖經找到關於自慰的論述(...that I know no references to Masturbation in Scripture.),他曾認為自慰是「蒼白的灰色陰影」(pale shade of grey)[38]但他在後期的著作「Eros Redeemed」中,毫不含糊地主張自慰是罪,他說「自慰是罪,但卻不是嚴重的罪惡,不像驕傲那麼嚴重,但仍然是罪。(masturbation is sin. It is not a grave sin, not nearly as serious as pride... but still it is sin.)」[39]他所持的原因是人身體的設計應該是用來榮耀神的,而不是被設計來自慰的。第二個原因是自慰是「拜偶像」的一種形式,群醫生認為我們的身體應當奉獻給上帝,但自慰卻是奉「身體的感覺(bodily sensations)」為神。[40]最後一個原因是自慰破壞了(sexuality)其中一個目的—溝通,使人逃避與他人或神的溝通,讓人陷入非真實世界,並漸漸對罪盲目。[41]

4.2. 史密德(Lewis Smedes)

史密德(Lewis Smedes)卻持相反的意見,他並不完全否定自慰—「在道德上這不是錯誤的(It is not morally wrong)」,[42]甚至認為可以「容許」青春期的青年及已婚人士自慰。[43]史密德(Lewis Smedes)同意自慰是一個長期性逃避責任和與性聯合(sexual union)的歡愉的行為,也是一個自我中心的行為,但他主張不用過度地責備種自我中心的行為,因為每一個跟伴侶發生性行為的人,其動機也是為了在性行為中尋找自我滿足感,「情色的愛情(erotic love)」在本質上是以「自我為中心」的動力,並且為了實現這種自我滿足而接近他的伴侶。[44]

雖然如此,他卻認為如果以一生以自慰代替正常的性行為是不對的;他亦認為如果自己對性的需求迫使我們忽視伴侶的需求也是不對的。[45]

4.2.1. 青春期的青年

自慰對於大部青年人來說,自慰是性釋放的過渡階段(passing phase of sexual release),這是他們他們從孤獨走向尋求與另一個人的建立親密關係的過期。青年人在這階段中未能有足夠的學識及經濟條件建立一段親密關係,但他在生理上的需要及能力卻快速地成長,甚至已經發展成熟,為了對應生理上和社會層面上的落差,自慰便成為一個解決方法。[46]從以上的論述,史密德(Lewis Smedes)似乎認為自慰是青春期男女無可避免的事,但他也承認自慰通常會變成「難以控制(compulsive)」的習慣,所以他鼓勵父母需要幫助青年人從自慰過渡到建立異性親密關係的階段。[47]

4.2.2. 己婚人仕

史密德(Lewis Smedes)認為在正常的婚姻狀況下,自慰破壞了性伴侶(sex partnership)的關係,「逃避」建立親密關係所帶來的挑戰,換句話說是逃避你的伴侶,因此是一種「廉價不忠(cheap infidelity)」。[48]在這個處境下,他反對自慰。

但在其他的婚姻狀況下,他認為自慰是合法的行為。第一個情況是丈夫或妻子已離世,在這個處境下,自慰成為他們惟一的方法來滿足身體需要,史密德(Lewis Smedes)認為這是一個自然和好的方法來滿足他們基本的需要。[49]

另一個類似的情況是當配偶因為疾病或無能,因此不能與另一半建立正常的性關係時,伴侶可以透過自慰得到滿足。第三個情況是當伴侶因為一時的爭執而導致短暫分開時,自慰成為了一個臨時方案,暫時取代性交(sexual intercourse)[50]總括來說,史密德(Lewis Smedes)是容許在伴侶缺席的情況下自慰。

4.3. 葛倫斯(Stanley Grenz

葛倫斯(Stanley Grenz對於自慰持「中間派」的立場。[51]筆者綜合了他的論述,嘗試分辨自慰的影響和優點。

4.3.1. 影響

首先,自慰往往離不開性幻想、偷窺主義和色情物品,若不加以控制,可能會導致思想污染(mental pollution)或侵略性行為。[52]第二,自慰可能會漸漸變成習慣,甚至成為「強迫性(compulsive)」行為,這樣為自慰者帶來罪疚感(guilt)或自卑(self-abasement)[53]第三,過度自慰可能會導致未來性角色失調(maladjustment);亦可能會令自慰者的婚姻關係出現問題,或使自慰者成為一位單身的癡狂者(fetish or obsession)[54]

4.3.2. 優點

如果在控制的範圍內自慰,它能為自慰者提供另一個途徑處理「壓抑性能量(pent-up sexual energy)」,這樣可以減低自慰者使用更危險甚至作侵略性的行為。亨特林格(Hettlinger)認為「在自慰和嫖客之間作一個負責任的選擇是一種成熟的表現。」同樣,自慰比婚前性行為是一個更好的選擇。[55]

葛倫斯說「自慰手淫的行為本身既不是道德的也不是不道德的。 而是要始終考慮自慰者的背景和意圖。」[56]如果自慰的目的只是偶然釋放青春期發育時(有時成人也有相類凡情況)被壓抑的性能量,這是個人成長中的一個過渡性的階段,自慰是可以被接受的;但偶然的釋放變成了一種「強迫性(compulsive)」的行為時,自慰便沒有正面的價值了。
縱使適切地自慰,自慰者最終也「不能被滿足(unfulfilling)」,因為高潮只是性的一部份,所以,自慰只有階段性的價值,它永遠不應該被賦予作為成熟的人類性行為的積極表現的地位,青年人應積極學習與伴侶建立親關係。

 

5. 理性

在這一個部份,筆者嘗試從心理學和社會兩個層面探討自慰。

5.1. 心理層面(psychological dimension)

外國學者認為「自慰」是健康的,它是人類成長過程的一部份(it is part of a typical developmental trajectory.)[57]他們更認為有大部的青件人將自慰與性成癮(sexual addition)混淆,因此為了清晰地把兩者區分,學者把「健康自慰(health masturbation)」稱為「發展規範性自慰(developmentally normative masturbation)」,這種自慰不同於性成癮是因為它不會引起功能性或心理障礙。[58]

另外,為甚麼他們會用「發展規範性自慰(developmentally normative masturbation)」來描述「健康自慰(health masturbation)」呢?他們是根據調查和研究,認為自慰行為並不是特別普遍也不是特別罕見,這個行為在未婚的大學生中才較為普遍,而在有自慰行為的人當中,只有3-6%的人有性成癮(sexual addiction)的問題。[59]從以上的數據,由於自慰的年齡層集中於青年人,他們可能認為青春期身體激素而引起自慰的行為,認為這是成長過程中的一個行為而已。

5.2. 社會層面(social perspective)

從社會層面來說,現代的流行文化中有很多色情資訊,例如:在電影或電視劇的情節中,有很多色情凡意識形態;廣告或網上也有很多色情的訊息存在。另外,現代人對性的態度越來越開放,在學校的性教育課中,老師不是教導學生不要有婚前性行為,而是要有安全性行為。在色情文化氾濫的情況下,信徒較容易受到性刺激。[60]

另一方面,由於社會轉型,在工業化的城市中,大部份青年人較遲結婚,在2000年的一個統中,男性結婚年齡的中位數是27歲女性是25歲,所以年青人單身的狀況亦較長。因為他們接受教育的時間越來越展,畢業後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才可以有穩定的經濟基礎組織家庭,[61]但他們生理上其實已經發展成熟,但卻因為未能建立家庭而不能滿足親密關係的需要。

6. 經驗

大部份有自慰行為的青年人,每次自慰時都會有性幻想、觀看色情影片或照片的習慣。而筆者曾接觸過的成年自慰者,可能會因為工作壓力過大而自慰,但在過程中也不能避免會觀看色情物品。

基於以上的原因,有自慰行為的信徒都有罪咎感(guilt)和羞恥感(shame),他們會嘗試用意志來禁止,但越禁止卻越失敗;在追求聖潔的教會群體中,實在難以尋求幫助。

7. 總結

綜合以上的資料,筆者認為要界定自慰是否合乎基督教倫理是十分困難的,因為當中牽涉自慰者的意圖和處境,而每一個人也有不同的處境,所以不能一概而論。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聖經清楚地說明若有不適當的意圖—不壓止看見婦女時所引起的性渴求,便是犯姦淫罪。所以,若自慰行為中有任何「貪慾」,或企圖將女人或男人「物化」,這樣的自慰行為毫無疑問是不合符聖經教導。

而青春期的男女,單純地為了釋放壓抑的性能量,而不牽涉任何性幻想或色情物品,自慰是可接受的行為。除此之外,我們亦不能忽視「社會文化」對自慰行為的影響力,性開放的潮流文化越來越普及,筆者質疑自慰者真的能不受色情圖象影響而自慰?

所以,筆者認為教牧可以在兩方面幫助信徒:首先需要教導並幫助信徒建立親密關係;另一方面教牧亦可以積極地與信徒同行,認識他們的處境,了解他們自慰的意圖,並給予適切的意見,避免信徒因自慰而犯姦淫,甚至有性成癮的問題。

8. 書目

Arterburn, Stephen, and Fred Stoeker. 好男人性戰實錄: 青年篇 : 克勝的理論與策略. 香港: 天道書樓有限公司, 2004.

Foster, David Kyle, and 蘇靜枝. 從性轄制得釋放 = Sexual healing. 台北: 基督教以琳書房, 2009.

Grenz, Stanley J. Sexual Ethics.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1999. http://gen.lib.rus.ec/book/index.php?md5=D7567F288618102EFBB624750C35EE63.

Johnson, James R. “Toward A Biblical Approach To Masturbation.” Journal of Psychology and Theology 10, no. 2 (1982): 137–146.

Jennifer Robinson, “Your Guide to Masturbation,”WebMD Medical Reference, 2016 Nov 12, download at http://www.webmd.com/sex-relationships/guide/masturbation-guide#1

Kwee, Alex W., and David C. David. “Theologically-Informed Education About Masturbation: A Male Sexual Health Perspective.” Journal of Psychology and Theology 36, no. No. 4 (2008): 258–269.

Sanford, Keith. “Toward a Masturbation Ethic.” Journal of Psychology and Theology 22, no. 1 (1994): 21–28.

Smedes, Lewis B. Sex for Christians : The Limits and Liberties of Sexual Living. Grand Rapids : Eerdmans, 1989. http://archive.org/details/sexforchristians00smed.

White, John. Eros Defiled: The Christian & Sexual Sin.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sity Press, 1977.

hite, John. Eros Redeemed. Eagle, 1993. http://archive.org/details/erosredeemedbrea00whit.

心理精神科主任. “關於男性自慰:讓你重新認識~.” 每日頭條, n.d. https://kknews.cc/zh-hk/health/5969knl.html.

胡志偉. “怎樣看「自慰」?.” 時化論壇 (January 3, 2017).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7786&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胡志偉. “「自慰」是罪嗎?.” 時代論壇時代講場 (March 28, 2013).

關啟文, and 洪子雲. 愛與慾: 基督教性神學初探. 香港: 基道出版社, 2003.

區祥江,<未婚男性基督徒性沉溺的教牧關懷>,(香港:香港基督徒沉溺行為調,201010);下載自 (下戴日期06/08/2017)

“Masturbation - Two Views.” Christian Medical Fellowship - Cmf.org.uk. Accessed June 13, 2017. http%3A%2F%2Fwww.cmf.org.uk%2Fresources%2Fpublications%2Fcontent%2F%3Fcontext%3Darticle%26id%3D481.

「自慰」是罪嗎? / 胡志偉 -《時代論壇》Christian Times.” Accessed June 13, 2017.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77502&Pid=1&Version=0&Cid=145.



[1] Alex W. Kwee and David C. David, “Theologically-Informed Education About Masturbation: A Male Sexual Health Perspective,” Journal of Psychology and Theology 36, no. No. 4 (2008): 259.

[2] Alex W. Kwee and David C. David, “Theologically-Informed Education About Masturbation: A Male Sexual Health Perspective,” 259.

[3] 區祥江,<未婚男性基督徒性沉溺的教牧關懷>,(香港:香港基督徒沉溺行為調,201010);下載自<http://www.truth-light.org.hk/myimage/lifeethics/conference/survey/2010_addiction/2010_addiction_05_rev_concern.pdf>(下戴目期06/08/2017)

[4] Tang, C. S., & Lai, F. D. (1997). Assessment of sexual functioning for Chinese college student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6(1), 79.

[5] http://www.nationalsexstudy.indiana.edu/graph.html

[6] 〈查詢性與生殖健康問題—自慰〉,(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2017年);下載自

http://www.famplan.org.hk/fpahk/zh/template1.asp?content=eservices/faqbyid.asp&id=66〉(下載日期 2017/06/17)。

[7] 心理精神科主任, “關於男性自慰:讓你重新認識~,” 每日頭條, n.d., https://kknews.cc/zh-hk/health/5969knl.html.

[8] 心理精神科主任, “關於男性自慰:讓你重新認識~,”

[9] 〈查詢性與生殖健康問題—自慰〉,(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2017年);下載自

http://www.famplan.org.hk/fpahk/zh/template1.asp?content=eservices/faqbyid.asp&id=66〉(下載日期 2017/06/17)。

[10] Jennifer Robinson, “Your Guide to Masturbation,”WebMD Medical Reference, 2016 Nov 12, download at http://www.webmd.com/sex-relationships/guide/masturbation-guide#1

[11] 心理精神科主任, “關於男性自慰:讓你重新認識~,” 每日頭條, n.d., https://kknews.cc/zh-hk/health/5969knl.html.

[12] Jennifer Robinson, “Your Guide to Masturbation,”WebMD Medical Reference, 2016 Nov 12, download at http://www.webmd.com/sex-relationships/guide/masturbation-guide#1

[13] Jennifer Robinson, “Your Guide to Masturbation,”

[14] 胡志偉, “「自慰」是罪嗎?,” 時代論壇時代講場 (March 28, 2013).

[15] Jennifer Robinson, “Your Guide to Masturbation,”

[16] 胡志偉, “怎看自慰」?,”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7786&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17] 胡志偉, “怎樣看「自慰」?,”

[18] Alex W. Kwee and David C. David, “Theologically-Informed Education About Masturbation: A Male Sexual Health Perspective,” P261

[19] Alex W. Kwee and David C. David, “Theologically-Informed Education About Masturbation: A Male Sexual Health Perspective,” P262.

[20] James R. Johnson, “Toward A Biblical Approach To Masturbation,” Journal of Psychology and Theology 10, no. 2 (1982): P138.

[21] 胡志偉, “怎樣看「自慰」?,”

[22] Alex W. Kwee and David C. David, “Theologically-Informed Education About Masturbation: A Male Sexual Health Perspective,” P262.

[23] Keith Sanford, “Toward a Masturbation Ethic,” Journal of Psychology and Theology 22, no. 1 (1994): P26.

[24] 胡志偉, “怎樣看「自慰」?,”

[25] 胡志偉, “怎樣看「自慰」?,”

[26] James R. Johnson, “Toward A Biblical Approach To Masturbation,” P144.

[27] James R. Johnson, “Toward A Biblical Approach To Masturbation,” P144.

[28] 胡志偉, “怎樣看「自慰」?,”

[29] 胡志偉, “怎樣看「自慰」?,”

[30] 胡志偉, “怎樣看「自慰」?,”

[31] Keith Sanford, “Toward a Masturbation Ethic,” P28.

[32] 胡志偉, “怎樣看「自慰」?,” ,

[33] John White, Eros Defiled: The Christian & Sexual Sin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sity Press, 1977). P34.

[34] John White, Eros Defiled: The Christian & Sexual Sin, P36.

[35] John White, Eros Defiled: The Christian & Sexual Sin, 36.

[36] John White, Eros Defiled: The Christian & Sexual Sin, 37.

[37] John White, Eros Defiled: The Christian & Sexual Sin, 45.

[38] John White, Eros Defiled: The Christian & Sexual Sin, 43.

[39] John White, Eros Redeemed (Eagle, 1993), http://archive.org/details/erosredeemedbrea00whit. P141.

 

[40] John White, Eros Redeemed, P142.

[41]「自慰」是罪嗎? / 胡志偉

[42] Lewis B. Smedes, Sex for Christians : The Limits and Liberties of Sexual Living P162.

[43]「自慰」是罪嗎? / 胡志偉

[44] Lewis B. Smedes, Sex for Christians : The Limits and Liberties of Sexual Living (Grand Rapids : Eerdmans, 1989), http://archive.org/details/sexforchristians00smed. P161.

[45] Lewis B. Smedes, Sex for Christians : P161.

[46] Lewis B. Smedes, Sex for Christians : The Limits and Liberties of Sexual Living, P161.

[47] Lewis B. Smedes, Sex for Christians : The Limits and Liberties of Sexual Living, P164.

[48] Lewis B. Smedes, Sex for Christians : The Limits and Liberties of Sexual Living, P246.

[49] Lewis B. Smedes, Sex for Christians : The Limits and Liberties of Sexual Living, P245.

[50] Lewis B. Smedes, Sex for Christians : The Limits and Liberties of Sexual Living, P245.

[51]「自慰」是罪嗎? / 胡志偉

[52] Stanley J. Grenz, Sexual Ethics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1999), http://gen.lib.rus.ec/book/index.php?md5=D7567F288618102EFBB624750C35EE63. P214.

[53] Stanley J. Grenz, Sexual Ethics, P214.

[54] Stanley J. Grenz, Sexual Ethics, P214.

[55] Stanley J. Grenz, Sexual Ethics, P215.

[56] Stanley J. Grenz, Sexual Ethics, P215.

[57] Alex W. Kwee and David C. David, “Theologically-Informed Education About Masturbation: A Male Sexual Health Perspective,”, 260.

[58] Alex W. Kwee and David C. David, “Theologically-Informed Education About Masturbation: A Male Sexual Health Perspective,”, 260.

[59] Alex W. Kwee and David C. David, “Theologically-Informed Education About Masturbation: A Male Sexual Health Perspective,”, 260.

[60] Alex W. Kwee and David C. David, “Theologically-Informed Education About Masturbation: A Male Sexual Health Perspective,”, 260.

[61] Alex W. Kwee and David C. David, “Theologically-Informed Education About Masturbation: A Male Sexual Health Perspective,”, 260.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para-margin:0in;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serif;}

Zuletzt aktualisiert am Dienstag, den 23. Juni 2020 um 17:23 Uhr
 
Globale Christenheit und Kontextuelle theologische Reflex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