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Main Menu

Globale Christenheit




Designed by:
SiteGround web hosting Joomla Templates
Home People Martin Luther 黃志昂:閱讀報告:九十五條論綱及其解釋
黃志昂:閱讀報告:九十五條論綱及其解釋 PDF Drucken E-Mail
Geschrieben von: Publisher   
Samstag, den 17. Februar 2018 um 11:59 Uhr

閱讀報告:九十五條論綱及其解釋

推介人:郭鴻標博士
作者:黃志昂

馬丁路德。〈九十五條論綱〉。伍渭文主編。雷雨田、劉行仕譯。《路德文集第一卷》。香港:香港路德會文字部,2003,頁79-92

馬丁路德。〈九十五條論綱的解釋〉。伍渭文主編。雷雨田、劉行仕譯。《路德文集第一卷》。香港:香港路德會文字部,2003,頁137-290

內容

馬丁路德的兩篇著作〈九十五條論綱〉和〈九十五條論綱的解釋〉都是關於當時補贖禮中的贖罪券,後者進一步解釋前者的各條論綱。贖罪劵是中世紀的產物,與補贖禮有關,用以寬減或取代誠心悔改的罪人之補贖。[1]

九十五條論綱的目的是更正贖罪劵販子大量鼓吹的錯誤神學。路德以聖經作首要的基礎,輔以教父和神學家的觀點,對他認為已經失去功能的悔罪系統(告解禮)作神學反思。所以,筆者同意論綱的中心主題是關乎因著真誠的、內在的、愛神的悔改而來的外在行為。[2] 雖然路德以神學去論述他的觀點,但激發他著手寫出論綱相信是出於牧養關懷。論綱第1415313281-90條提及到信徒的良心受著贖罪劵宣傳的困擾,文中流露出他對牧養關懷的關注。

筆者嘗試把九十五條論綱視作一篇論文,把它整出大綱分段。作分段的原因是論綱中每一點與上下文是有文法和邏輯的關係,而不是九十五個獨立的論點,從而更清楚去發現論綱的神學主題。大綱如下:

 

 

1-4 終生悔改

42-51 贖罪劵的正確教導

5-9 教宗赦罪的權柄

52-55 更應看重講道和福音傳揚

10-19 煉獄

56-66 功德寶庫

20-26 教宗總赦的權柄

67-80 反駁錯誤的神學和主張

27-38 贖罪劵的錯誤教導

81-90 平信徒的質疑

39-41 錯誤教導引起的誤解

91-95 總結

悔改的神學

路德一開始(第1-4條)論到終生悔改,這正中贖罪券問題的核心。路德認為主耶穌要求的「悔改」(太四17)不是指補贖禮,因為「補贖禮是外表的,其前提是內心悔改。」(頁143以贖罪券代替因悔罪而作的補贖,即使沒有被濫用,都負面地影響著真誠的、內在的、愛神的悔改,因為它是赦罪的捷徑。它對悔改和受罰的心態造成不良影響,就是否定真誠痛悔的必要、恨惡懲罰、忽視好行為(第39-41條)。

教宗權的神學

路德指出「基督沒有關於補贖禮的訓示,但這也是教宗與教會合法制定的,因而教會可以隨意變通。」(143文中看出路德尊重教宗,沒有要求廢除教宗授權的贖罪券,但認為它只是人的制度下的產物,不能無窮放大它涵蓋的補贖範圍。於是,路德毅然直接限制授權贖罪券的教宗對赦免罪咎的權力。(第5-9條)

路德認為各種懲罰[3]147-151)當中只有第五種「教會施加的教規處罰」是歸教宗的。這是基於他對鑰匙職的討論,他否定教宗的「神權」,但還是承認教宗在教會制度下的權力。

而贖罪券的功能被販子扭曲後,引起幾個神學的議題:煉獄、救恩、功德寶庫

煉獄的神學

路德反對把補贖法規延伸到煉獄,也反對其刑罰等同煉獄的刑罰。(第1011條)因為地上法規只及於生者。(第8條)即贖罪券的效能不能赦免煉獄的刑罰。

論到煉獄,路德是非常小心的。因為否定煉獄是被視為異端,所以路德表明他確信煉獄的存在。但他是不同意亞奎那主張它在大地下面這麼確切,而贊同奧古斯丁的看法,相信靈魂的避難所是隱秘的,模糊得使人難以猜度。(頁177

路德站在中世紀教廷官方的神學,無奈承認「煉獄」的存在。但他巧妙地賦與它新的觀念,指「煉獄」等同恐懼。它的刑罰就是瀕臨絕望的惶恐。(第1516條)

救恩神學

路德指出贖罪券販子的教導誤導,使信徒以為持有贖罪券就有得救的把握。(第32條)錯誤的教導說:「贖罪券的第一大恩是對所有罪孽的總赦,沒有甚麼恩典可被視為比它更大的了。」(頁228)路德指出贖罪券總赦的功效是謬誤(第21條),甚至最輕微的小罪也不能赦免(第76條),它的恩惠只及補贖法規的懲罰(第34條)。

路德引用徒十五11認為得救只能寄望耶穌基督。(頁225)在論綱總結的部分,路德引用徒十四22,指信徒應努力跟從元首基督,經歷刑罰、死亡和地獄,因此,有信心透過許多艱難進到天國。(第9495條)

功德寶庫的神學

路德反對發放贖罪券的功德寶庫是基督或聖徒的功德。(第56-58條)聖徒並沒有留下未經賞賜的功德,因為林前三8:「各人要照自己的功夫得賞賜」。而且,他們在最完美的行為中,所做的都沒有超越被吩咐的。(頁254-255)另外,關於基督的功德,路德認為基督是教會的寶藏,而不是贖罪券的寶藏。基督的救贖是珍貴的,卻不是濫用作免除地上刑罰。因為沒有經文肯定和理性證明,基督的功德是贖罪券寶藏。(頁258

  1. 貢獻

路德這兩篇著作對當時的悔罪系統作出嚴厲的批評和糾正,筆者認為他還修正了贖罪券帶來的兩個大問題,就是「倫理道德」和「靈修神學」的問題。

第一,贖罪券的買賣基本上是一個倫理道德的問題,以金錢購買贖罪券代替告解禮中的補贖。就像是人犯了法要坐牢作為懲罰,但贖罪券可代替坐牢,以金錢代替當受的懲罰。告解禮本是叫人「醒察自己的過犯」,「認罪悔改」,「甘心受當得的懲罰」,以致在神的恩典下「罪得赦免」。可是,一般人性對刑罰逃避和恐懼的心態卻被利用,使補贖禮成為斂財的工具,亦把它變成了「商品」。

販賣的過程,為了銷情更好,不惜渲染刑罰的痛苦、赦免的寬廣、機會難逢、功效神奇。即使贖罪券販賣是教會體制容許,但這樣的促銷亦言過其實,欺詐信徒敬虔的心和金錢。販子違背良心,吹噓贖罪券所沒有的功能(總赦、沒有更大的恩典等等)。而且他們誇大煉獄的痛苦,迫使信徒在煉獄恐懼的心理折磨下購買贖罪券去抵銷刑罰。路德雖未主張廢止贖罪券販賣,但他指出它只及於人所定的補贖禮,已使它的效能由無所不赦,變成只能赦免教會法規的懲罰。這樣幫助不少貧窮和缺乏的人,免受販子的壓榨。

第二,贖罪券亦帶來靈修神學的問題。贖罪券背後被扭曲的悔罪神學,引致信徒對信仰敬虔的深遠影響:對罪的輕忽、虛假的悔意、逃避承擔後果的心態、甚致以為可以用錢買救恩。信徒心裡不可能經歷神赦罪的平安,只會擔心購買的贖罪券是否足夠去抵銷補贖的要求。人與神的關係不斷地被打擊,在人看來,神是苛刻的,並且無法體會神的愛。路德指正,耶穌要求的是真心認罪悔改,它比補贖更重要。從悔改中,經歷神在愛裡的赦免。這樣才是悔罪系統正常運作。

本來是屬靈生命的成長,從自醒、認罪、悔改,以致更像基督。可是,把刑罰和赦免商品化,使信徒以扭曲的途徑輕易的得到最終的結果──宣赦,不用經歷認罪悔改的過程,以致悔罪過程的屬靈元素和生命成長完全被丟棄。這樣培育出來的信徒是任性的,不用跟隨法規,因為錢可解決;不懂體恤別人,因為習慣了不用承擔後果;不懂分別是非,因為習慣了歪理。路德以神學更正在悔罪過程中人與神的關係,挽回信徒以真誠悔改去面對律例和懲罰。

討論的地方

關於「煉獄」的存在。路德雖宣稱自己確信煉獄的存在,但筆者認為路德是不認同煉獄的存在。原因有四個,第一,他完全沒有提出經文支持他所說的確信,這與他一貫所說要以聖經作首要的基礎有矛盾。第二,迴避討論煉獄的細節,例如煉獄之火和地位。(頁177)第三,把「煉獄」的懲罰等同地獄的懲罰,同樣沒有經文支持,只說是大家一致認同。第四,否認煉獄存在會被認為是異端。第五,進煉獄的人所受的懲罰與地獄的相同,似乎有不合理或矛盾的地方。路德認為進煉獄的人是必然得救的,只是這類人的信心不足。(頁190)他們還未像天父一樣完全,進天堂前需要在煉獄煉淨。所以進煉獄的人是信而不足,而進地獄的人是不信的。雖無經文記載,但筆者認為兩者的懲罰不應相同,不只是時間上不同。因為煉獄是進天堂前煉淨的過程,而地獄是終極的懲罰。兩者懲罰的目的不同。所以,筆者認為路德論述煉獄的懲罰和地獄的相同,似乎有不合理或矛盾的地方。

對於煉獄的聖經基礎,天主教指出幾處經文:馬加比二書十二43-45,太十二32,林前三15和彼前一7。筆者下面遂一討論。

馬加比二書十二43-45,為亡者祈禱和獻贖罪祭,天主教以此作為支持煉獄存在的經文。因為到天堂的人沒有罪,不需要為他們禱告;到地獄的人,為他禱告也沒有用。所以,必定有亡者在第三個狀況,這才需要為他們祈禱和獻贖罪祭。對基督新教來說,當然可以說馬加比二書不是正典聖經,不能作為建立教義的文獻。天主教的回應是新教不認同煉,於是把馬加比書除在正典以外。筆者嘗試查看經文,指它不能夠支持煉獄的存在。第一,舊約中,贖罪祭不是為死者而設。贖罪祭的條例是為自己(或長老代表全會眾)所犯的罪獻祭贖罪,而且當事人是知道自己所犯罪。(利四章)贖罪祭有如舊約版本的認罪悔改,以具體的獻祭去表達。因此,為亡者獻贖罪祭是有待商榷的做法,因為不可能為別人認罪悔改,為亡者更不可能。第二,如果馬加比二書這段的記載有違舊約的教導,那麼這只是一個敘事文的事件,所以不必地把它看作一個規範、命令或榜樣。就如創世記三十四章雅各之子用計殺示劍族,當中的記載的內容並不是信徒學習的榜樣。

太十二32,耶穌曾經親口說,假如有人褻瀆聖,不論今世或在來世,都不會被赦免的。天主教指這裡暗示著:有些罪過可在今世得以赦免,另一些則在來世得以淨化。筆者不同意這樣說法,第一,「今世及來世」合起來的意思,表示「永遠」較合經文的原意,因為31節與32節是同義平衡,31節指對聖靈的褻瀆必不得赦免,32節重述不得赦免,就是以言語冒犯聖靈,同樣是永遠(今世來世)都不得赦免。[4] 把「今世」和「來世」分開來解釋,有點玩文字遊戲,在字眼上找漏洞,把自己的說話放進耶穌的口中。第二,即使在永恆中有些罪是可以得著赦免,為何必定是以煉獄受苦的方式作補贖?第三,假如犯了罪是需要受懲罰才得以赦免,在世時的補贖懲罰是特別禱告、禁食、捐獻和朝聖等,但是,在世未補贖的罪,在離世後,就要在煉獄承受地獄一樣的刑罰。為何補贖的懲罰在離世後變得嚴厲了那麼多?

關於林前三15和彼前一7,天主教指這些經文間接談及煉淨的火。林前三15所述的時間是「那日子」(林前三13),即是主再來審判的日子。而火的功能是分辨各人在世的服事,在基督的根基上建立的,是否有永恆的價值。在時間和功能上,這火與煉獄之火似乎不能混為一談。彼前一7的「火」是比喻中的喻依,「百般的試煉」是喻體。這「火」是用作修辭,與煉獄之火更沒有關係。筆者認為天主教對這兩節經文的理解是先有煉獄教義,再讀入經文,所以不能支持有煉獄。

~~~ ~~~



[1] 補贖禮是告解聖禮的一部分,通常以特別禱告、禁食、捐獻和朝聖等作為所認之罪的補償,以滿足神公義的要求。告解禮包括痛悔(contrition)、認罪(confession)、補贖(satisfaction)、宣赦(absolution)。

[2] Berndt Hamm, The Early Luther: Stages in a Reformation Reorientation (Grand Rapids: W.B. Eerdmans Pub. Co., 2014), 93.

[3] 第一,永恆的懲罰第二,煉獄之罰第三,自覺的和福音處罰第四,上帝的嚴懲與責罰第五,教會施加的教規處罰第六,神的公義所求。

[4] John Nolland, The Gospel of Matthew: a commentary on the Greek text (Grand Rapids, MI; Carlisle: W.B. Eerdmans; Paternoster Press, 2005), 505.

 
Globale Christenheit und Kontextuelle theologische Reflexion, Powered by Joomla! | Web Hosting by SiteGround